ZKIZ Archives


「像做期貨一樣開礦山」 澳大利亞首富的財富過山車

http://www.infzm.com/content/81755

編者按:從本期開始,南方週末推出「世界各國首富系列報導」,我們通過實地採訪,揭開代表性國家知名企業家非同尋常的財富聚散之道,展現全球經濟起伏時他們的浮沉與自我變革。

尚未挖出一塊鐵礦石,他就靠一個故事以火箭般速度躋身澳大利亞超級富豪行列,並成為澳大利亞首富。

儘管不懂漢語,但他為那些「紙上」的鐵礦石先找到了中國買家,又憑這個「中國故事」找到歐美資本。這把「空手道」,有人大呼精妙,也有人斥為忽悠。

現在,中國經濟增速放緩,這位澳大利亞首富不得不通過大規模裁員和削減投資支出以自救。

「我很震驚!FMG發生什麼事了?」FMG的一位前職員在Facebook上寫道。

這是2012年9月初,澳大利亞第三大鐵礦石生產商FMG(Fortescue Metals Group)為減少公司運營成本,宣佈大規模裁員,一些資深的高管也在被裁之列。其股價也應聲跌至近三年來的最低點。

在火箭般躥入世界超級富豪行列後,安德魯·弗裡斯特(Andrew Forrest,下稱安德魯)的資產正在迅速縮水。

安德魯是FMG的老闆,51歲,是2010年澳大利亞首富。2012福布斯富豪榜上,其資產為53億美元(約340億元人民幣)。

他人生中的這場「過山車」,起與伏都是因為中國。16年前他第一次來中國,此後其命運與財富便與這一東方古國緊緊地綁在了一起,中國需求和美國資本是他成功的兩大因素。

安德魯所創造的財富奇蹟,有三個字很重要,那便是——講故事。即使現在他因全球經濟不景氣而陷在麻煩之中,卻依然信心滿懷,「鐵礦石一直都會是一個盈利的領域。」他在接受南方週末記者採訪時稱,「悲觀的人難道還能發現比過去十年的中國發展更快的市場?」

「勘探狂」的賭局

安德魯的財富積累過程令人匪夷所思地快。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一直到2007年在澳大利亞礦石界突然聲名鵲起並成為澳大利亞首富時,他的FMG實際上還沒有挖出一塊鐵礦石。

FMG是他從2003年以840萬澳元(合人民幣5000餘萬元)收購的澳大利亞一家小型上市公司——聯合礦業加工公司改名而來。

隨後,安德魯開始在西澳的皮爾巴拉地區進行勘探,勘探總範圍不及整個地區的10%,那裡曾是澳大利亞前兩大鐵礦石生產商——也是全球第二和第三大鐵礦石企業——必和必拓與力拓(合稱「兩拓」)放棄的地方。

當時,採礦業正處於不溫不火的狀態。安德魯從一開始就密切地注視著中國和印度等新興經濟體的發展。他意識到,皮爾巴拉的豐富資源,正是新興經濟體發展所需要的。

但是,開礦需要巨額資金——在幅員遼闊的澳大利亞,從開採到鐵路、港口的建設都需要私人投資完成,基礎設施因此成為礦業投資最大的挑戰之一。

安德魯最初的想法是利用上述兩大鐵礦巨頭的鐵路和港口開發分散的地質資源,但人家「根本就不買賬」。如果自己來建造這些基礎設施,安德魯估計前期就需18.5億澳元的資金,而當時FMG的市值尚不足2000萬澳元。

而且,FMG當時的「領地」面積不足500平方公里,如果為了這一小塊礦藏去修建鐵路和港口,得不償失。

這是一場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安德魯開始了他的賭局。

安德魯的第一步,是專門派出一組人員,尋找收購每一塊空地,拓展自己的「疆域」,面積越大,礦藏被發現的可能性才越大。

與此同時,FMG開始了一系列在鐵礦業內被認為是瘋狂的勘探。

因為,基礎設施的融資必須得到勘探結果的支持。FMG提供給南方週末記者的數據顯示,2003年末至2005年底,FMG僅花在勘探上的錢就達1.7億澳元(合人民幣10億餘元),此間其曾連續四個季度蟬聯澳大利亞上市公司勘探費用支出榜首。

重金投入終於有了效果。2004年6月的一個星期三,FMG勘探總監艾蒙·海農陪一名工程師調研鐵路線路時,發現一處地方疑似有礦,隨即通過衛星電話告訴安德魯「可能有重大發現」——這一塊後來取名為「斷云」的地方,成了FMG開發的第一個地區。

中國買家和美國資本

產礦帶確定了,就好比房地產開發商有了地,並證明適合蓋樓,接下來就該融資並正式開工了。顯然,按照正常思維,找投資人是當務之急。但安德魯卻沒有這樣做,而是賣起了「樓花」——那些尚未挖出的鐵礦石。

他的第一站便是中國。這期間,中國移民劉曉東加入了安德魯的團隊,劉來自鋼鐵世家,熟悉投資與營銷,他列出一份對FMG感興趣的企業清單,隨後與安德魯以及其核心團隊成員逐一拜訪。

據劉曉東介紹,由於FMG是新面孔,再加上其他大的供應商給鋼廠施加壓力,鋼廠大都不夠積極,常常只是派一個部門經理接待。為了說服他們,FMG需要花費比對手多得多的精力,但他們樂此不疲,因為行動原則是「只要有人願意見我們,就立刻啟程」。

為了對潛在客戶證明FMG鐵礦石的質量,必須進行一系列的試驗。FMG除了在澳大利亞開展試驗之外,也在中國尋找合作對象,以增加可信度。位於長沙的中南大學由此和FMG建立了聯繫;2007年,安德魯甚至被該校聘為客座教授。

說服鋼廠購買還不知道能否開採的鐵礦石,看起來就像天方夜譚。但是,在當時中國經濟一片紅火、鐵礦石異常緊俏的大背景下,對難以得到鐵礦石配額的中國地方鋼廠的遊說,取得了良好效果。

2004年10月,河北文豐鋼鐵宣佈和FMG簽署長期購貨合同,約定在20年內每年向FMG採購200萬噸鐵礦石,並因此支付了1000萬澳元的預付款。同月,FMG又與江蘇豐立、江西萍鄉鋼鐵等公司簽署長期供貨合同,合同同樣規定中方企業需要預付大筆款項。

這好比是在做期貨交易。一年後,唐鋼、首鋼、本鋼和華菱都與FMG簽訂了協議,截至2006年7月,FMG已經把4500萬噸的年產量,賣掉了88%。當月,FMG的股價就上漲到了9澳元左右,而在2004年初,FMG股價不到0.1澳元。

2007年12月21日,FMG的股價達到了歷史高點逾13澳元。也就是說,4年時間,FMG的股價上漲了130多倍。安德魯因此躋身澳大利亞超級富豪之列。要知道這個時候,FMG還沒有挖出第一塊鐵礦石。

安德魯並沒有因此止步,為了籌到更多的錢,他又將勘探取得的成果和已經鎖定的中國客戶作為籌碼向歐美融資。2005年2月,FMG與一些美國投資機構達成協議,發行了8000萬美元可轉債券。

一年之後,FMG的融資總額創下新的紀錄,達到20.5億美元。

而一直到2008年5月15日,FMG終於向中國運出了第一船礦石。第二年,中國華菱鋼鐵收購了FMG 17.4%的股份並成為其第二大股東。

「攪局者」安德魯

「吃下」中國市場的龐大需求,然後轉手向歐美市場融資進行礦山開發,開採的礦石則賣到中國收穫暴利——這一精妙的「空手道」,讓不懂漢語的安德魯在 幾年時間內成為澳大利亞第三大鐵礦石生產商。外界也因此對他褒貶不一,讚歎其高明者有之,罵其「大忽悠」者亦有之。安德魯對此通常一笑了之。

安德魯的出身其實頗為顯赫,其家族在珀斯天鵝河殖民地開發過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後來該殖民地成為西澳大利亞州,安德魯的曾祖父大衛及兄弟約翰共同收購、開發了西澳北部的廣袤土地,約翰後來成為西澳大利亞第一任州長。

約翰當年決定動用高於該州預算6倍的資金來抓住該州的第一次淘金熱,利用英國貸款修建了從珀斯到卡古裡的輸水管道,這是當時世界上最長的管道,因成本巨大而備受質疑,100年之後,繼承了他血脈的安德魯似乎也繼承了祖輩的冒險基因。

安德魯的童年在皮爾巴拉安斯樂小鎮附近的明德魯牧羊場度過,後來在西澳大利亞的首府珀斯讀中學與大學,畢業之後,在珀斯和悉尼做起了股票經紀人。

隨後,安德魯創辦了一家名為安納康達(Anaconda)的鎳礦公司並擔任董事長。但其與大股東的關係並不融洽,據澳大利亞當地媒體報導,部分原因是,鎳礦並沒有他描述的那樣回報豐厚。不久他便不得不辭職離開。

此後,安德魯才創辦了FMG,並扮演了一個「攪局者」角色。在FMG,任何人都沒有獨立辦公室,安德魯自己的格子間就在助理對面,重大決策通常僅需 要鏈條很短的溝通。與「兩拓」的氣氛截然不同。「安德魯一走進來,整個房間都有種跳躍的感覺。」他的一個合作夥伴這樣評價他,「別人都是晚上做夢,他白天 也做夢,而且能讓你和他一起做夢。」

在回顧與「兩拓」的較量時,安德魯喜歡引用聖雄甘地的一句名言,「最初他們忽視你,然後取笑你,後來打擊你,但最終你贏了。」

事實上,安德魯確實是一個不服輸的人。很少有人知道,童年的安德魯患有嚴重的口吃,這一度讓他成為同齡孩子欺負的對象。為了克服這一毛病,安德魯拚命訓練自己。他報名參加辯論賽,逼迫自己說話,而今,外人從他流利的談吐中,已經看不出一點口吃的痕跡。

樂觀的冒險家

南方週末記者在位於澳大利亞東珀斯的FMG總部,隨處可見「中國風」:大紅的燈籠,滿清時代的帽子、屏風、鼎、刺繡等。FMG公共事務部經理 Nathan Vass向南方週末記者介紹,2007年,FMG開始在中國設立專門的辦公室,開始時只有兩三個員工,主要是協助總部和中國的一些研究機構展開合作,而今 員工已經增加了十幾個,工作的內容不僅包括和中國客戶的溝通,還負責在中國採購一些大型採礦和運輸設備。

而據FMG駐華首席代表霍演介紹,迄今為止,FMG在中國南車、北車集團、大連重工、廈門重工等,採購的設備已經超過了20億美元。

但是,在依託鐵礦石成為超級富豪之後,這位天生的冒險者也必須承受冒險的代價——2012年以來,中國需求疲軟,FMG的日子也不好過了。

據路透社報導,鐵礦石價格的持續下跌,使得依靠借債擴張的FMG陷入了債務危機,目前該公司債務總額已經高達45億美元(約280億元人民幣)。公司股票甚至一度被暫停交易,股價在2012年8月底一度跌至三年以來的最低點。

近日,FMG宣佈將削減投資支出16億美元,暫停產能擴張計劃,同時宣佈裁員數千人。FMG的外部事務負責人Julian Tapp、聯席公司秘書兼投資者關係負責人Rod Campbell等均在一週內失去了他們的工作。

據路透社報導,FMG正在與幾家國際金融機構接洽試圖進行債務重組。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和摩根大通(JP Morgan)已經同意接手FMG債務重組工作,其償還第一筆債務的期限可能被推遲至2015年11月。這將暫時緩解FMG短期資金壓力。

不過,對於FMG的未來,安德魯卻非常樂觀。在他看來,鐵礦行業一直會是一個盈利領域,隨著鐵礦石價格的下跌,一些投資者會離開,全球範圍的生產就會放緩,但不久價格又將回升,「所有的困難,不過是短期的」。

在接受南方週末記者採訪時,安德魯的手一刻也沒有離開過他的黑莓手機,停頓的間歇,他也是忙著埋頭回覆工作郵件。

因為失望於工黨政府未能妥善處理好澳大利亞與中國之間的雙邊關係,2012年8月,安德魯倡導澳大利亞商界的領袖們主動約見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展開了一場「遲得令人絕望」的對話。

這位如今已能說幾句中國話的超級富豪如此解釋他這麼做的原因:「澳中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之一,今後它將影響到每一個澳大利亞人的生活水平,並在一個較輕的程度上影響到每一個中國人。」


像做 期貨 一樣 開礦 大利 首富 財富 過山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66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