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上市公司收買會計政策 頻炒不聽話注會

From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s/20080606/02584954238.shtml每經記者 古暘 發自上海 中國註冊會計師協會日前發佈2007年報審計情況快報透露,2007年年報審計期間,共有147家上市公司變更了會計師事務所。這幾乎占到深滬 兩市公司總數的1/10。其中,有20家上市公司變更事務所後,被出具的審計報告意見類型發生了變化,其中8家2006年年報被出具了非標意見審計報告, 2007年卻被出具了標準審計報告。 上市公司為何頻換會計師事務所?從非標到標準,背後隱藏著怎樣的秘密?《每日經濟新聞》為此展開調查。 更換“注會”成風 “找一家聽話的會計師事務所,總比找一家不聽話的要來得實際。”一位券商評述。 目前,不止擬上市企業在尋找適合自己的甚至聽話的會計師事務所,已上市公司也已通過行動來表達了他們同樣的願望。 據中國註冊會計師協會最新的年報審計快報顯示,2007年年報審計期間,共有147家上市公司變更了事務所,幾乎占深滬兩市公司總數的1/10。而在2003和2004年,這一數字是75家和86家。不過,2005年和2006年則驟然升為142家和154家。 該數位連續三年維持高位,可見上市公司“炒注會”已蔚然成風。 “更換會計師事務所的現象,其實並不奇怪。”上海財經大學會計學院副教授錢逢勝在接受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如此表示。 他認為,現在大部分更換會計師事務所的行為,屬於正常調整。 根據中注協公佈的快報顯示,事務所變更的主要原因包括:按照國資委要求,國有上市公司實行招投標選擇事務所,中央企業集團統一財務審計機構,審 計機構滿5年強制輪換事務所,有40家上市公司變更事務所,約占全部變更事務所的1/4以上;由於地域(距離遠、溝通不便)、時間(前任事務所繁忙)等限 制更換事務所,約15家;由於公司重組、大股東變更、實際控制人要求上市公司變更事務所的有13家;專案審計人員轉所引起的事務所變更,例如,中准所吸收 海南從信大部分審計人員,承接了海南從信12家上市公司年報審計業務;其他原因中,包括前任事務所連續審計多年,聘期屆滿,A、B股審計統一審計機構變更 事務所等。 事務所競爭慘烈 “但是,現在會計師事務所的生存狀態不容樂觀,競爭導致的更換也不在少數。”錢逢勝說,“四大事務所(德勤、普華永道、畢馬威、安永國際)進來 以後,對國內會計師事務所衝擊很大,他們還和優秀的內資事務所合併,搶奪我國客戶資源。由此,國內事務所丟失了很多客戶,生存狀態堪憂。當然,這跟國內事 務所自身的實力和能力也有一定關係。” 雖然“四大”的收費遠高於內資事務所,但這並不妨礙他們擁有最優質的客戶資源,來華的跨國公司、大型國有企業和其他優秀本土公司都傾向於把業務交給“四大”。那些打算上市的企業請了“四大”後,上市之路相對就要輕鬆許多,畢竟市場對他們的認同度將大為提升。 “現在的國內事務所,兩極分化很嚴重。好的事務所忙都忙不過來,客戶自己找上門來;沒有品牌的小事務所則是到處挖客戶,甚至不惜靠打折、返點等手段來搶單。”上海某上市公司董秘這樣形容。 可以說,“競爭慘烈”是當前國內會計師事務所生存環境的真實寫照。 據相關統計資料顯示,目前我國有會計師事務所將近5000家,執業註冊會計師超過5萬人,非執業註冊會計師超過7萬人,而上市公司不到1600家。雖然事務所還有其他生存途徑,但A、B股所有上市公司的業務也不是一個小數字。 從中注協最新披露的資訊顯示,截至4月30日,為1570家上市公司2007年年報出具了審計報告的會計師事務所只有64傢俱有證券資格。可見,集中度還是比較高。這樣,其他事務所的生存空間更小了。 為了生存,那些實力偏弱、品牌度較差的會計師事務所,只好通過其他非正規手段來達到招攬生意的目的。而擁有著眾多選擇餘地的上市公司,則可不緊不慢地找到自己“滿意”的事務所。“狼狽為奸”、損害投資者利益的事情,就在這種供需不平衡的土壤中逐漸生根發芽。 公司收買會計政策 “更換會計師事務所的原因很多很複雜,比如事務所之間競爭激烈,上市公司與事務所的合作‘不愉快’,大股東要求更換等。但是,上市公司收買會計政策,則是一個普遍的原因。”PWC(普華永道)的一位審計經理說。 據瞭解,在目前的審計市場上,由於牽涉到各方利益團體,因此這些具有關鍵作用的方面有時候卻有著非正常的需求。他們有時候要求會計師事務所提供的不是高品質的而是低品質的乃至虛假的審計報告。 “用我們的行話說,上市公司更換會計師事務所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收買會計政策。這個意思就是指,上市公司更換與其在會計政策上意見不一致的事務所,轉而聘用意見一致的事務所。”錢逢勝副教授說。 DTT(德勤華永)的一位做過多家上市公司IPO和年報審計專案的審計經理則向記者分析說,在實際操作過程中,上市公司的收買會計政策是一個比較普遍的現象。 “當我們按照慣常的審計原則和審計方法進行審計時,客戶可能會提出他們自己的一種想法或審計方式。這時,能說服客戶的,我們就儘量說服,如果雙 方溝通不了,我們往往會兩種方式都計算。如果計算結果相差不大,不會產生比較嚴重的原則問題,我們會通過流程進行適當的變更;如果改動的結果會產生很大的 風險,我們則會拒絕客戶的要求,甚至拒絕這個項目的繼續更進。”該審計經理說。 浙江杭州的一家內資事務所負責人則向記者表示,“四大”因為有著自己的品牌和優質客戶,所以在碰到上市公司收買會計政策時,往往不會處於弱勢低位。但是,內資的小事務要被動很多,有時候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他還表示,上市公司需要虛假的審計報告,其實一些地方政府也有著同樣的需求。有時為了政績或其他利益,一些領導人甚至會直接干預,於是,事務所就只好按上市公司要求,出具一份標準意見的審計報告。“這也是一種無奈之舉。”公司與事務所的博弈 “說到底,這實際上是上市公司與事務所之間的博弈。”錢逢勝副教授說:“上市公司有自己的要求,而事務所為了聲譽,則想把審計報告儘量做到符合標準。所以,誰最先妥協,這就要看誰最退不下去了。” 就在這場博弈中,上市公司的“炒注會”數量在逐年增加,雙方抗衡的格局也顯得愈發具有火藥味。“從提高風險意識方面來說,這可能是個好現象。”中央財經大學會計學院丁瑞玲教授如此評述。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其實雙方並不想頻繁“分手”。 隨著管理層對上市公司更換會計師事務所的監管越來越透明和制度化,上市公司“炒注會”的隱行成本和風險也在提高,畢竟管理層並不想看到頻繁更換事務所。 事務所也不太願看到同行被解聘,如果無正常理由就解聘,就意味著有審計風險,一般也不願意接手。 證監會幾年前就已明確表示,上市公司不按規定程式就更換事務所,或要求事務所出具指定意見的審計報告等行為,均屬違規之列。 綜上所述,不到萬不得已,雙方都不會輕易“分手”。 “這就要看雙方各自的底牌在哪里了。比如已經兩年虧損,第三年審計出來還是虧損就要被退市的上市公司,他們的底牌就是,第三年的審計報告認可該年度扭虧為盈。否則,在出年報之前,可能就要找個理由炒掉事務所。”錢逢勝副教授說。 博弈的結果,就是讓會計師事務所強者更強,弱者更弱。對於上市公司,帶來的也許就是公司治理上的一定進步。這何嘗不是廣大投資者所願意看到的呢? 中注協:密切關注 中注協發佈的快報顯示,在出具的非標報告中,帶強調事項段的審計報告的主要內容中,有60份審計報告是針對上市公司或其子公司持續經營能力存在 重大不確定性的;有19份是針對上市公司存在的關聯方擔保、訴訟等不確定性事項;有11份是針對上市公司受到相關監管部門立案調查及要求整改的。 從保留意見的內容來看,主要是審計範圍受到限 制,無法就應收賬款、預付賬款等專案實施函證,無法確認應收款的可收回性;無法核實長期股權投資及 投資收益專案;存在訴訟等不確定性事項;無法就壞賬準備、子公司資產減值準備計提的合理性做出合理的判斷;持續經營能力存在重大不確定性等。 從無法表示意見的內容來看,主要是針對上市公司持續經營能力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審計範圍受到限制,無法判斷公司按照持續經營能力編制的財務報表是否適當,無法證實公司債務重組、資產重組能否成功,無法判斷關聯方佔用資金的可收回性、預計負債計提的充分性等。 中注協表示,將密切關注事務所變更情況,要求後任事務所在發生變更後5個工作日內向協會報備,並向9家未及時報備的事務所發出了提示函,要求事 務所及時向中注協報備變更情況,謹防“炒魷魚、接下家”的行為。涉嫌“炒魷魚、接下家”行為的事務所,中注協將在2008年執業品質檢查中重點關注,並將 對2007年年報審計情況進行更深入分析。 案例·擬上市企業 找個聽話的事務所,難! “沒想到,花錢找會計師事務所還這麼費事。”昨日,上海一家從事新能源開發和生產的民營企業董事長老葉告訴記者,他為了能儘快上市,正四處與各 類仲介機構談判。“我和不下十家會計師事務所談過了,能答應我一些條件的事務所,可惜沒有做上市審計的資格,有資格的事務所,卻不願意輕易答應。” 老葉的企業是典型的家族式民營企業,主營業務轉到新能源開發和生產還不到兩年。現在趁牛市還未遠去、創業板即將推出的大好時機,老葉加快了企業上市的步伐。 不過,相關政策規定卻阻礙著他快速上市的腳步。“雖然企業已存在了近10年,可擬上市那塊資產的主營業務需要至少連續三年的盈利經營資料,而我轉到新能源上還不到兩年。急啊!”老葉私下向記者訴苦。 他告訴記者,他已經找好了一家據說“能量很大”的財務顧問公司幫他實現上市夢。不過這家公司暗示說,他必須有一份拿得出手的財務審計報告。言下之意,便是要找一家“聽話”的會計師事務所。 這正是令老葉最近頗感頭痛的事情。“雖然現在一時還找不到合適的會計師事務所,但我想總會找到,大家都是受益者,何樂而不為呢?” 案例·上市企業 連夜趕制財務報表,忙! 一位交往多年的券商朋友,私下向記者講了一個他曾經親眼所見的故事。 那還是在幾年前的某個傍晚,他正好有事去找某上市公司證券部的領導朋友。湊巧的是,第二天就是這家公司上一年度年報的公佈日。他走進辦公室,看到裏面一片繁忙。因為都是老熟人,對方也沒回避他。 “明天就要出年報,今天再加加班,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一開始也沒特別在意。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發現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我就看到他們在不停打電話,又不停修改各種財務資料。我就隨便問了一下朋友,都什麼時候 了,還要改那麼多數字。朋友直接告訴我說,主要是為了把去年的年報和今年的一季度報表都同時做好,把相關賬目調整好,前後都能對上就行。我們也並不知道很 多,反正這是老闆最新的意思。” 他又問:“那審計報告怎麼辦?” “今天他們也要加班了,直接發傳真給他們確認就行了。審計報告只是一個形式罷了,問題不大。”對方回答。 第二天,一份修飾過的財務報表就出來了。
上市 公司 收買 會計 政策 頻炒 炒不 聽話 註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07

士多大王頻炒燶樓名鑄淪銀主盤

1 : GS(14)@2017-04-08 19:37:26

■許金祥09年購入的名鑄低層J室,剛由銀主接管放售。 資料圖片



【本報訊】要數樓市「黑仔新星」,非有「士多大王」稱號的佐敦紹萬有士多老闆許金祥莫屬,連環炒燶7個新盤,大旺市賣樓卻造出「八賣八蝕」奇迹。他於過去6年動用逾兩億元買入多個新盤單位,涉及7個樓盤共9個單位,其中8伙先後蝕賣,賬面慘蝕逾3,000萬元,尖沙嘴名鑄一伙亦剛淪為銀主盤。消息指,名鑄低層J室,實用面積1,123方呎,剛由銀主接管放售,現叫價3,200萬元,呎價28,495元。土地註冊處資料顯示,許金祥於2009年9月以2,664萬元買入單位,曾借三按,最終無力供款被債主收樓,淪銀主盤。資料顯示,許金祥早於1992年已涉足樓市,首次買樓是在中半山豪宅區,以428萬元買入曉峰閣3座高層A室,持有單位僅年多,1993年9月以540萬元沽,獲利逾百萬元。第二層樓是馬鞍山帝琴灣,於1998年3月以763萬元買入凱弦居10座某單位。



輸凸逾680萬

多年來,已知許金祥曾買入的住宅物業最少25個,總樓價約3.45億元。他縱橫樓市逾20年,早期從未失手,其中沽出13項物業獲利逾2,300萬元。惟輸錢皆因贏錢起,許金祥於2010年開始掃入多個貴價新盤,涉及7個樓盤共9伙,於2015年底至2016年底先後沽出8伙,部份淪銀主盤,全屬蝕讓,賬面勁蝕逾3,000萬元,輸得最轟烈是大圍名家匯3伙,賬面勁蝕1,537萬元。以前炒樓所賺的利潤不但一鋪輸清光,且輸凸逾680萬元。據知,他仍持有兩個單位,包括帝琴灣及峻弦。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407/19982637
士多 大王 頻炒 樓名 名鑄 鑄淪 淪銀 銀主 主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950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