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Sue識韓風:韓妹選友重義氣 張厚耀

1 : GS(14)@2013-06-08 15:08:45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30607/18287021

                              很多人都會問我:「韓妹,你香港朋友多還是韓國朋友多?」我會很老實答你,是香港朋友多。我比較喜歡跟香港朋友來往,因為與他們一起很舒服自在,不用區分甚麼前輩後輩的規矩,也沒有尊敬語這種複雜的說話方式。在韓國,你一定要超級注重長輩跟晚輩的關係,如果你亂叫長輩名字、沒有使用尊敬語的話,那怕即使彼此只相差一歲,也會被人認為沒家教!沒禮貌!所以我從小就有種「只有同年紀的人才可以稱為朋友」的觀念,然而我很少在香港遇到1990年附近出生的韓國人,他們不是大姐姐就是小弟弟,令我在韓國人圈子裏,能選擇的朋友真是少之又少!相反,香港流行的西方自由文化卻令我自由自在,一點拘謹也沒有,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令我越來越多香港朋友。

                                                                                                                                                                                 小妹想藉着這篇文章介紹我的最好朋友兼最佳拍檔Myra Tang!如果各位讀者有看我上一集的蘋果動新聞(介紹PSY那一篇),應該記得跟我學韓文的Myra!她在短片裏只出現短短幾十秒,不認識她的人可能會覺得她古古怪怪的,怎麼無端端會多了一個女孩呢?是不是要搶阿Sue鏡頭?想太多了吧……這位看上去冷若冰霜的女孩,與我同是1990年但冬天出生,可是她與我這和藹可親的形象差別可大了!究竟是甚麼原因讓我們走在一起?我們倆不是讀同一間中學,她是港島人,我是九龍人,遇見的機會率少於5%……哈,亂算出來的,不要太認真!我們其實是在網絡世界的Xanga認識的,那時所有同學們都有玩Xanga,每天放學回家也很勤力地更新,每晚也努力追看朋友的日誌。那時我的Xanga看上去都美美的,擺滿很多趣怪生活照,自然引來一些網友的注意。鄧小姐也常來看我的日記,然後我們在中六開始互相交流,互相欣賞對方,不知不覺就成為了網友,但我們未至於熟絡到要約出來見面,始終我和她也是慢熱的女孩,我們才不會做這種狂妄的事!哈哈!
直到三年前,我們在一個雜誌Event遇見了,當時她是一位全職模特兒,看她高高瘦瘦就知道是模特兒材料!我們一見如故,在談到日後自己想做甚麼的時候,沒想到我和她是這麼的志趣相投!當時我想創業開辦網上購物專賣Vintage女裝,但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如能與志同道合並肩同行,實在難得!我們就是這樣走在一起了。可惜,剛開始的時候,反應未如理想,收入不夠維持生活,我們又不想再依靠父母照顧,就決定要實際點出去找工作,也就在這時候,剛好遇上Alazizi這間畫廊,我得到了店長這個職位!而鄧小姐則重拾畫筆,開始了她的畫畫生涯。真沒想到她還有繪畫天份,她的繪畫風格超獨特的,她有自創的特定臉孔,畫裏的那個不男不女Character,名為Pee Pee Pan。我問她為甚麼用「Pee Pee」,這個英文是小便的意思呀。在我一再追問下,她開始了她的一連串偉論,解釋她的名字與背後意念是有關連的,由於小便是排解的動作,她透過畫Pee Pee Pan去表達和抒發自己的所見所聞,而Pee Pee Pan的樣子總是很呆呆滯滯的,原因是因為他在思想中。咳咳!藝術家果然是藝術家,她說的東西正常人是不會明白的,當然我與她一起的這些年,早已習慣了。嘿嘿!我從來也沒遇過這麼奇怪的女生,她還會自己跟自己說話,確實是有點神經不正常,可是她是我遇過最有義氣的朋友,忍不住想說句經典又老土的對白,就是想與她──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剛剛提到我很喜歡香港的自由風氣,不像韓國那麼多禮儀規矩。可是比起韓國,香港人與人之間又好像少了點人情味,每個人看上去都是酷酷的,走在街上,絕不會有叔叔嬸嬸與我開心談話,我也沒看過年輕人主動幫老人家過馬路或拿東西。韓國人是非常充滿愛和同情心的民族,也非常重義氣。我在韓國乘車或吃飯時,都會有些長輩跟我講人生道理,有時路過的韓國嬸嬸更會問我:「你穿這麼少!不夠暖的啊!」當我在充滿「情」的文化下長大,我選擇朋友時也更看重「情」這個字,所以當我遇到這位又搞笑又有義氣的Myra時,就知道她是再也找不到的義氣朋友。
Sue 韓風 韓妹 妹選 選友 友重 義氣 張厚 厚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99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