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医药央企“五变三”兑现在即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8/161173.html


国药集团重组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下称上海医工院)已无需再做额外猜想。

“在走最后的履行程序,国资委对这件事的态度已经明确,就是支持重组。”1月7日,国药集团负责此事的一位高层对本报记者表示,一切顺利的话,春节前就将由国资委统一发布信息。



将上海医工院纳入国药集团的医药版图,是继去年9月国药集团重组中生集团之后,国药打造央企医药平台的重要一步。这也意味着,本报2009年4月率先独家报道的,医药央企“5变3”,最终成为现实。

国资委主任李荣融11月底在央企调研中曾表示,要真正成为有国际竞争力的大企业,必须真正有几个制高点在手上。大集团要有战略眼光,一定要抓好研发,要积极收购有科研实力与人才的企业或院所,拿住行业制高点。

在上述人士看来,这正是国药重组上海医工院的逻辑所在。

不过,上海医工院纳入国药后,也面临着如何定位的问题,之前其作为独立央企序列企业,能够单独获得国家相关部委的资金支持,但是加入国药后,其是否能再享受到这种待遇,还很难说。

重组进程

“在国药集团现有的医药版图中,已经拥有国药控股(01099.HK)的商业网络,中生集团的生物资源优势,如今再补充进上海医工院的科研资源,可以说国药已经在各个医药产业链都站在了制高点的位置。”上述人士表示,这也符合国资委对于国药央企医药平台的定位和要求。

在这两桩大型重组进行前,国药集团的优势更多的体现在医药商业领域。中生集团是国内最大的疫苗和血液制品龙头企业,上海医工院是国资委下属的17家大型科研院所之一,科研实力雄厚。两家特色央企的纳入,对于国药集团打造完整的医药产业链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记者了解到,此次重组医工院,与此前国药重组中生集团的路径类似,即将后者的国资股权无偿划拨给国药集团,国药集团无需掏出真金白银。上海医工院也将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按照国资委对央企重组的规划,医工院这种科技型央企必然要进入相关领域的大型企业,而不会单独存在。

同时,国资委为了推动此事,还将专门拨出一笔资本预算金予上海医工院,促进其科研的发展。这也意味着,重组完成后,上海医工院除了从传统的科技部等渠道获得科研资金支持外,还将收到国资委资本预算金的支持。记者获悉,这笔资本预算金高达10亿元。

在此前刚刚公布的央企国有资本经营预算中,用于推进中央企业产业布局和结构调整等方面的预算支出为59亿元。按照国资委的部署,到2010年,中央企业将从140家左右减少到80至100家。同行业内“大吃小”的并购无疑是减少数量的重要方式之一。

1 月7日,国药集团新闻发言人朱京津告诉本报记者,对于双方的重组,主要是由国务院国资委来决定,目前没有太多消息可透露。但记者自一位接近国资委的人士处 获悉,目前国药集团与上海医工院成立了联合重组小组,国药集团这边主要是由总经理佘鲁林牵头负责,上海医工院由院长、党委书记周斌牵头。

定位难题

上海医工院并入国药集团,为医药科研院所首次并入产业集团。尽管医工院下属有两个企业:现代制药(600420.SH)股份有限公司和现代药物制剂工程研究中心有限公司,但是在央企序列上,上海医工院的身份是科研院所。

作 为独立的研究院所,其与国内多家医药行业企业都有深入的合作。而且多家医药企业均从合作研发中获得收益。比如,“蒽环类系列抗肿瘤抗生素”使浙江海正医药 迅速壮大;抗高血压普利类新药使华海制药成为“世界普利药物专家工厂”;恒瑞医药借助医工院研发成果成为国内抗肿瘤化学药物领先企业;创新药物“头孢硫 眯”在白云山制药独家生产,每年销售近3亿元。

创新药物与制药工艺重点实验室就设立在医工院,而且国家有关部委也在该院设立国家上海新药安全评价研究中心、国家医药工业信息中心、国家药物制剂工程研究中心、国家药品包装材料检测中心等4个国家级中心。

上 述接近国资委的人士表示,“上海医工院并入国药集团,其身份也就从央企一级序列研究机构,变成国药集团下属的二级子公司。”其他企业再与医工院合作,也就 必须通过与国药集团打交道。国药集团本身也在大力发展医药工业,其研发成果是否会与其他企业分享?朱京津对此表示,双方是否重组国资委都未公布,谈这些还 为时尚早。
醫藥 央企 五變 變三 兌現 在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746

钢铁央企四变三 鞍钢重组攀钢启动

http://www.21cbh.com/HTML/2010-5-25/xNMDAwMDE3ODgxNg.html
鞍钢和攀钢终于将迈出跨区域重组的实质步伐,钢铁业四大央企将变局成三。5月24日,本报记者获悉,鞍钢与攀钢 的重组方案已于上周五获得国资委批准,重组将在直接划拨的基础上成立鞍钢集团公司,总部设在北京,现有鞍钢、攀钢则成为大集团旗下的其中两个子公司。当 天,为鞍钢集团持有62.79%股权的鞍钢股份(000898.SZ;00347.HK)在深市、港市双双停牌。攀钢内部管理人士告诉本报 记者,经历双方去年以来整一年的谈判交流,最终重组方案整体与初定时基本一致。而鞍钢修成正果,在于其当时“真金白银”地提供了现金选择权。“其 实国资委最初确实有意让宝钢来重组我们,如果没有后来的现金选择权,宝钢内部估计也不会出现意见分歧。但鞍钢乐意出钱,并且之前就在二级市场上拿出几十亿 购买了攀钢系的股票,不然两家也未必走得到一起。”他说。此前攀钢系下属三家上市公司攀钢钢钒、攀渝钛业和ST长钢整合成一家时,确定鞍钢 集团公司担任该次重大资产重组现金选择权第三方,其后又向有选择权股东追加提供了一次现金选择权申报行权权利,可谓情意真切。早在去年初, 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就对本报记者表示,最值得关注的并购重组在于鞍钢攀钢之间,因为涉及大型央企跨区重组,有标杆意义,后又被明文写进《钢铁产业调整振兴 规划》。对于双方关系,鞍钢集团总经理曾用“鼎力支持”、“无私帮助”这样的词汇,来形容这两家相距甚远、同样手握大量资源、又颇有渊源的 企业的关系。如今国资委获批,也印证了他不久前关于“产业重组今年会有实质性进展”的承诺。更大的背景则是,产业政策明确指出,将支持宝 钢、武钢、鞍钢成为中国钢铁业三家特大型钢铁企业。宝钢已重组广钢,湛江精品钢铁基地将于6月启动,武钢虽在等待批复,但防城港项目仍是其大西南战略的核 心,而鞍钢若非加大联合重组力度,恐难跟上既定发展步伐。目前,鞍钢集团的产能为2500万吨,攀钢集团产能为1000万吨,如果鞍钢接下 来又能顺利拿下1100万吨的本钢,合并后产能可达4600万吨,将超过河北钢铁集团去年产能4020万吨和宝钢集团的3887万吨。“作 为攀钢人,我们希望鞍钢的重组能够有实际良好的效果,而不是仅仅做大非做强。”上述攀钢管理人士告诉本报记者,“鞍钢的到来意味着有更大的企业背景和更多 的资金注入,尤其是对我们西昌基地的建设推动。”攀钢打造的西昌新基地,将耗资150亿元左右,至2012年打造成年产400万吨铁、 360万吨钢、350万吨热轧板、钒渣近20万吨的新钒钛钢铁基地。仅今年第一批固定资产投资计划,总额就超过50亿元,其中矿产资源开发项目占比 50%。据本报记者了解,此次重组方案获批后,实质性操作预计将在一至两个月内正式启动,首先的疑问,将是鞍钢集团会派驻何人前往攀钢担任 高管。
鋼鐵 央企 企四 四變 變三 鞍鋼 重組 攀鋼 啟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738

獨家內幕》金溥聰子弟兵一席話 馬總統隨即拍板證所稅一夕數變三場聚會掀起台股風暴

2012-6-11  TWM




這場讓台灣股市跌得七葷八素,全部股民人仰馬翻的證所稅鬧劇,究竟誰在主導?

三場聚會,各方勢力相互角力,其中關鍵的一句:「改革的腳步不可以停止」,為這場大戲就此定調。

撰文‧劉俞青

證所稅三天五版本,搞得人仰馬翻,股市跌得七葷八素,投資人叫苦連天;究竟,是誰在幕後主導這場鬧劇?

三場聚會,或許已經決定這場台灣資本市場二十多年來,最大的一場風暴。

六月四日中午十二點半,台北市忠孝東路上的喜來登飯店,十七樓「請客樓」餐廳的包廂裡,一頓二個小時的飯局,一場攸關全台灣八百萬股民的證所稅協商,就在這裡進行。

出席者包括四個小時前才剛交接上任的新財長張盛和、金管會副主委吳當傑、國民黨黨鞭林鴻池,以及主要的國民黨籍財委會立委:賴士葆、蔡正元、曾巨威、盧秀燕等幾乎全員到齊。

第一場飯局

在喜來登 林鴻池與誰熱線?

根據與會人士透露,一坐下來,寒暄沒兩句,由立委蔡正元帶頭,拿出一份新的版本,這個版本是當天早上在經歷台股大跌二百點的壓力下,國民黨立委在財委會開 會現場協商出來的最新版本。其中最關鍵的,是已經扣除了讓市場大戶最跳腳的「綜所稅五百萬元以上」和「上市櫃公司三%以上大股東」。

顯然,雙方有備而來,沒有太多折衝,張盛和很快點頭,表示可以接受,只對「稅率一○%」,還有「持有一年稅率減半」兩個小細節有意見。

短暫拉鋸之後,最後雙方各讓一步,「稅率應會尊重財政部堅持的一五%」,而「一年減半」則由財政部讓步過關。

敏感的是,這場飯局,每位成員各有身分,代表不同勢力;包括代表金管會的吳當傑,席間還出去打了好幾通電話,請示主委陳裕璋;另外,張盛和也代表行政院的態度,但詭異的是,黨鞭林鴻池也頻頻接電話,林鴻池代表誰?不得而知。

林鴻池是協商高手,這一次,證所稅風暴,幾乎每位國民黨財委會立委都聽過林鴻池走到身邊,好言好語地說:「別這樣啦,總統那邊有指示,希望……。」林鴻池電話線的另一端到底是誰?很多國民黨立委笑一笑,不願多談。

我們問林鴻池本人,他也迴避不願多說,但這位「足以代表總統」的神祕人物,透過林鴻池與國民黨財委會立委溝通,建立這條「特殊管道」,試圖主導戰局,恐怕是許多國民黨立委心中不能說的祕密。

其實,六月四日這天須再度至喜來登飯店坐下來重擬版本,是因為四天前另一場飯局的影響。五月三十一日晚上六點多,一輛輛黑頭車駛進位在金華街上的行政院長 陳冲官邸,出席者包括副院長江宜樺、祕書長林益世、陳裕璋、張盛和(當天張才剛被宣布是財長,但還沒上任),以及國民黨團總召、財委會立委等人。

話沒說兩句,陳冲端出事先準備好的資料,也是這次宴會的主要目的,就是好幾套證所稅版本。

第二場飯局

地點金華街 誰擬版本?

經過當天在場人士刪減討論之後,就有了後來的行政院「共識版」,包括對綜所稅五百萬元以上及大股東課稅,都出現在這個版本中;也就是這個版本,讓隔天台北股市立刻重挫三百點,才有後來的喜來登飯局,大家必須重新協商,重起版本。

弔詭的是,當時前財長劉憶如已經請辭下台,接手的張盛和在幾個小時前才被公布,連大印都沒接下,「請問,陳冲這個版本是誰擬的?」轉述的人笑一笑,還是不多說。

事實上,證所稅風暴延燒至今,市場上從大戶到小股民,許多人忍不住怒罵:「為什麼這時候莫名其妙說要課證所稅?」另一場由馬英九召開的會議上,或許有人跳出來給了答案。

四月二十五日晚上,當時劉憶如第一次端出的財政部版本,才剛剛在股市掀起滔天巨浪,為了平息風暴,馬英九邀集財經首長和國民黨團立委開會。

令人意外的是,會議上出現了一位特殊人物,與這場會議並無太大關聯的國民黨組發會主委蘇俊賓竟然在座,而他在會議上的一句關鍵性發言,更成為全場的焦點。

第三場會議

蘇俊賓疾呼改革腳步不能停蘇俊賓的身分特殊,外界普遍認知,他是國民黨外交事務特別顧問金溥聰刻意栽培的子弟兵,他會出席這場會議,已經讓與會人員側目;但據轉述,現場一位財經首長發言表示反對,他說,「此時課徵證所稅,第一時機不對,第二技術不對」。

話才說完,蘇俊賓接著被總統指定發言,他像呼口號一樣疾呼:「改革的腳步不可以停止。」語畢,全場靜默數秒鐘,而馬英九隨即拍板定案,要行政院迅速通過此案。

這場會議結束,幾位出席人員相互調侃:「誰敢擋證所稅,就是反改革。」從此,「反改革」成了流行語,在立法院流傳。

答案已經呼之欲出。這場讓所有股民傷透荷包、台灣經濟景氣大開倒車的證所稅鬧劇,讓全台灣人民一起為「改革的腳步」,付出慘痛的代價。

獨家 內幕 金溥 溥聰 子弟兵 子弟 一席 席話 馬總 隨即 拍板 證所 所稅 稅一 一夕 夕數 數變 變三 三場 聚會 掀起 臺股 風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35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