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平安證券認罰


2013-05-13  NCW  
 

 

主動設立3億元投資者利益補償基金,暫停IPO資格的行政處罰從內部原定的

六個月變成三個月

◎ 本刊記者 張冰 符燕豔 鄭斐 文對平安證券的處罰,最終採用了巨額賠償與輕度行政處罰並行的方式。

5月10日下午3時,平安證券深圳總部召開新聞發佈會,平安證券副總經理周強宣佈,出資設立“萬福生科虛假陳述事件投資者利益補償專項基金” ,獨家出資3億元,先行賠付投資者損失。

半小時之後,中國證監會周五的例行新聞發佈會在北京召開,會議通報了對平安證券的處罰,暫停保薦資格三個月,沒收萬福生科承銷保薦費用2550萬元,並處2倍罰款。目前處罰正處於告知階段,待正式公佈處罰意見後,開始計算處罰日期。

證監會新聞發言人稱, “證監會鼓勵平安證券的先行賠付方案,在平安證券暫停資格後,所有在審項目暫停(中止) ,允許企業更換保薦機構,撤不撤材料取決于企業。 ”平安證券目前共有20家企業申報材料,中止審查一家。

對平安證券的行政處罰,與原先內定暫停六個月保薦承銷資格相比較輕,但平安證券建 立“投資者利益補償基金”這一方式,在中國資本市場是首例。

“總體上平安證券損失在四五億元,絕大部分用于補償投資者,處理還算比較公平。 ”業內人士評價。

補償並處罰

在新聞發佈會上,平安證券公佈了對萬福生科(湖南)農業開發股份有限公司(300268.SZ,下稱萬福生科)的補償範圍和政策。平安證券董事長楊宇翔表示, “在預估和多種計算方法下,3億元足以補償損失,並略有盈餘。 ” 對於處罰的金額,楊宇翔表示這是監管機構裁定的,平安證券不做回應。

2012年9月,萬福生科因財務造假被稽查。未經審計的公司自查顯示,2008年至2011年,萬福生科累計虛增收入7.4億元,虛增營業利潤1.8億元,虛增淨利潤1.6億元。公司涉嫌利用虛假的財務記錄上市。

證監會判定,保薦萬福生科上市的平安證券“未能勤勉盡責” 。

平安證券公佈的補償範圍分為三個時間段買入萬福生科並因賣出或持有股票產生虧損的投資者,一是2011 年9月14日 起, 至2012年9月15日 前 買 入,且在2012年9月15日之後賣出或持有; 二是2011年9月14日起,至2012年10 月26日前買入,且在2012年10月26日之後賣出或持有;三是2011年9月14日起,至2013年3月2日前買入,且在2013年3月2日之後,因賣出或持有股票產生虧損的。

同時符合上述兩項或以上情形的,分別計算每種情形下的補償金額,按有利於投資者的原則確定補償金額。

補償金額等於投資差額損失、投資差額損失部分的傭金和印花稅以及資金利息之和。投資者基於股東身份取得的收益,包括紅利、紅股、公積金轉增所得的股份及持股期間出資購買的配股、增發股和轉配股,不沖抵其補償金額。

楊宇翔說,補償範圍和金額的計算是依據最高法院的有關規定和相關法律及以往案例。 “如果投資者走訴訟程序,恐怕不會得到比這個更好的結果。比如印花稅是按千分之三的最高傭金費率來計算的。 ”楊宇翔說。

平安證券補償公告稱,補償基金採取 “先償後追”方式,即平安證券先行以基金財產償付符合條件的投資者,再通過法律途徑向萬福生科虛假陳述事件的主要責任方及其他連帶責任方追償。

目前,萬福生科董事長夫婦已質押了個人持有的3000萬股萬福生科股份在證券投資者保護基金。

投資者可以選擇接收賠付方式,也可以不接受轉為起訴。監管當局建議投資者接受先行賠付,以儘快獲得賠償。

證監會還對萬福生科的保薦代表人處以30萬元罰金並終身禁入,並首次處罰了保薦業務負責人、內核負責人及保薦協辦人。相關審計機構等則在被處以罰金外,還被吊銷了證券業務資格。

激進流水線

平安證券為平安集團旗下公司,成立于1995年10月,註冊地為北京,總部設在深圳。截至2011年12月31日的註冊資本為30億元,淨資產71.33億元,總資產 274.09億元。

中國證券業協會排名顯示,平安證券保薦與承銷業務收入2010年、2011年連續兩年排名第一。在投行業內,平安證券一度被譽為 “最大膽的投行” ,原因是平安證券無論什麼項目都敢接,都能包裝,包括大型投行看不上眼的中小項目,其中埋藏了一些有問題的企業。

由於項目普遍偏小,平安證券在保薦和承銷IPO 項目時,建立了“流水線”般的工作制度,投行部門人員高達400人,項目周轉速度明顯快于對手。

投行的內控部門一般獨立于投行部門,而平安證券為了提高效率,一度將二者合二為一。

與此同時,平安證券內部的激勵機制也異常激進,對於保薦人承銷保薦的項目,平安證券給予大比例提成,當年即兌現,這更加激發了平安證券投行人員拉項目的動力。

2010年,平安證券成為中國證券行業的明星,共承銷了61個項目,不但把中金公司擠下冠軍寶座,甚至比當年排名第二的中信證券還多12個項目。2010 年,平安證券承銷保薦等財務顧問類收入24億元,營業收入38億元。

但轉折點也隨之到來。 2010年12月,平安證券保薦的勝景山河在過會後上市前夕被爆財務造假而上市折戟。此案發生後,平安證券內部調整,通過稽核發現投行的潛在風險,採取 “風險連坐、獎金遞延、加大違規處罰”等措施。

2011年的平安證券 IPO 業務仍盛極一時,完成34家 IPO 以及7家再融資項目的主承銷發行,發行家數和IPO 承銷收入均位居行業第一。中小企業板、創業板 IPO 累計突破100家。2011年平安證券證券承銷收入19億元。

但此時平安集團對平安證券的看法已發生了轉變,當年投行部的獎金沒有兌現,大批投行人員轉投華林證券等券商,平安證券總經理薛榮年最終去職轉任華林證券的董事長。

“投行的這些盈利對平安集團不算什麼,但出了案子對品牌損害太大。 ”這是平安集團董事長馬明哲當年的看法。

2012年,平安證券承銷業務收入10 億元,排名退居行業第三。投行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重也從前兩年的63% 下降到37% 。戰略已然調整,但過去的激進結出的惡果,隨著接二連三的造假案被曝光,令平安集團猝不及防。

重經濟處罰

暫停保薦資格被認為是最嚴厲的處罰在今年初,監管層一度形成意見,要暫停平安證券六個月的保薦資格。

“前有勝景山河,現有萬福生科,後來又有海聯訊造假,不處罰怎麼說得過去?否則還怎麼處罰其他券商?”市場人士稱。同期還在等待處罰的還有因保薦隆基股份、上市不久就業績大跌違反了證監會相關規定要被暫停資格三個月的國信證券等。

過去對於證券公司投行業務的違規 處罰多採用處罰保薦人、對公司出具警示函等措施,僅在1999年對申銀萬國證券採取過一次暫停投行保薦資格一年的處罰,原因是東方鍋爐編造文件欺騙上市案。2001年 IPO 實行通道制度,申銀萬國只分到兩條,至今申銀萬國投行業務也無起色。

暫停證券公司保薦資格,投行手中的項目勢必要轉投他人,新項目也無法拓展,如果暫停時間短暫,投行尚可支持,但如果暫停半年或者更長時間,投行將損失巨大,甚至很可能因此一蹶不振。

正因如此,從平安證券到平安集團的高管多次前往監管層進行溝通協商,希望能夠尋求一條路徑豁免、減輕處罰。

“我們主動提出了要成立投資者賠付基金,對萬福生科受損投資者進行補償,希望免于暫停保薦資格的處罰。 ”平安證券內部人士說。

業內人士表示,平安證券主動認罰 希望尋求行政和解的方法是中國證券市場首例,將為以後類似案件樹立標杆。

斌瀚律師事務所的一位律師強調,對於經濟犯罪的懲罰,國外基本的法律原則是偏向更多用經濟賠償來代替行政處罰、拘留、刑檢等處罰。因為經濟犯罪的目的是為了經濟利益,因此通過經濟懲罰甚至是懲罰性的賠償來抵償不當得利的投機心理,也能更好保護受損投資者的經濟利益。

對於證券市場的違法案件,美國SEC 往往採用行政和解方式結案。即由SEC 作為一方當事人,與提議和解的涉案當事人進行談判,達成和解,作為SEC 同意和解的對價,提議和解的當事人將拿出高額的賠償金或者處罰金。

比如一些華爾街的著名機構包括高盛,都曾採用過接受和解、付出高額罰 金或賠償金的方式來解決案件。

2012年7月,中國最大民營船企熔盛重工創始人兼董事局主席張志熔涉嫌內幕交易,也是通過行政和解的方式解決,退還不當得利並處1倍罰款。

中國現行法律並不認可這種懲罰性的經濟賠償方式,民事賠償的原則是經濟賠償不超過實際損失額。

而 《美國證券交易法》第21A (a)條規定,允許 SEC 在美國地區法院提起訴訟,尋求從事證券欺詐者支付所獲得利潤或所避免損失3倍的民事罰款。


平安 證券 認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563

美贊臣認罰1200萬美元終止在華行賄調查 “第一口奶”余波仍存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7/4662163.html

美贊臣認罰1200萬美元終止在華行賄調查 “第一口奶”余波仍存

一財網 陸琨倩 2015-07-29 19:21:00

賈克布森表示,正在放緩的中國經濟、更多的品牌進入市場、更低的乳制品價格創造了競爭環境。他說,第二季度看到了中國市場正在朝著進口產品轉向,這些是以犧牲本土生產的產品為代價。但賈克布森坦言,進口產品的快速增長不足以完全抵消在中國本地分裝產品的銷售放緩。

從2013年調查至今,美贊臣終於在美國當地時間7月28日披露,同意支付1200萬美元,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對其在華行賄指控進行和解。

美贊臣7月29日向《第一財經日報》確認,已接到美國司法部的正式通知,相關調查正式結束。 美贊臣營養品公司首席執行官卡帕·賈克布森(Kasper Jakobsen)表示,“很高興與美國證券交易監督委員會達成最終協議。”

SEC在文件中指稱,美贊臣在2008年到2013年間,在中國以207萬美元行賄,並從中獲得了777萬美元利潤。

賄賂金額達207萬美元

這宗調查其實是源於2013年。SEC在在美國當地時間7月28日披露的一份聲明講述這次調查的情況,SEC稱,美贊臣在中國通過一個名為“代理補貼”的基金來運轉這些不正當的支付。首先,他們將資金提供給第三方經銷商,之後,雖然這些資金屬於經銷商,但美贊臣員工在行使這些錢怎麽花費,對如何運用這筆資金,給經銷商提供具體的指導。

SEC指出,這五年間,有207萬美元用在了不正當支付,對象是公立醫院的保健專業人士。這些不正當的支付讓美贊臣從中獲得了777萬美元利潤。“美贊臣的內審制度未能保證美贊臣在中國的不正當支出行為。”

對於這份指控,美贊臣沒有承認或者否認,只是同意了和解調查。賈克布森稱,“中國是美贊臣最重要的市場之一,我們有信心繼續保持在中國市場的長期增長。”資料顯示,美贊臣已經為此解雇了在中國的高級職員,加強會計審核等。

記者了解到,這宗行賄事件其實是被央視曝光,當時央視報道,天津醫院的醫生護士受企業賄賂,強行給孩子餵“洋奶粉”的報道揭開“第一口奶”的內幕,所謂“第一口奶”,其實是各個奶粉品牌搶奪消費市場的重要陣地,當時卷入調查的還有多美滋。事件曾經讓多美滋“深表歉意”,為了解決事件,多美滋中止了涉事的項目,還任命了新的高管負責處理事件。

乳業專家宋亮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認為,這次賄賂事件的罰款對美贊臣在中國的業績影響有限,因為關註事件的主要是資本市場,而中國消費者對此並不是十分關心。

價格競爭

不過,事件卻已經在悄悄影響產業重構。

有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經過“第一口奶”事件後,雖然給很多洋品牌敲響了警鐘,但在中國的二三線城市,仍有不少品牌在以更隱秘的方式在搶奪“第一口奶”,這種爭奪,讓曾經碰壁的洋奶粉望而止步。有奶粉品牌負責人就透露,發生事件之後,公司明確規定不能踩界,但因為競爭對手不斷在做,所以導致份額受到影響。

因此,不做“第一口奶”可能意味著份額難以保證,因為這宗事件,曾經位列全國第一、二名的洋奶粉品牌多美滋與美贊臣在近兩年都受到沖擊,其中多美滋最近披露即將下嫁雅士利。歐睿咨詢給本報提供的數據顯示,在2012年,美贊臣與達能(擁有多美滋)在中國的份額分別為11.3%和9.7%,但到2015年,兩者的份額分別下跌到9.3%和8.1%。

而且隨著行業格局轉變,國內奶粉價格競爭激烈已經讓洋奶粉們倍感壓力。不久之前,美贊臣調低了全年預期,將銷售增長區間從7%下調至0%-2%,第二季度,美贊臣的銷售下降了3%,銷量同比下降了5%,其中,亞洲業務銷售同比下降了10%。美贊臣稱,主要有兩個因素拉低銷量,其一是競爭對手在數個市場發起價格戰,導致公司在一些國家市場份額受到負面影響,其二是3月在香港發生的民間事件,導致銷量繼續維持在低於去年的水平。

賈克布森表示,正在放緩的中國經濟、更多的品牌進入市場、更低的乳制品價格創造了競爭環境。他說,二季度看到了中國市場正在朝著進口產品轉向,這些是以犧牲本土生產的產品為代價,這些進口產品在新的母嬰店、電商等新通路上銷售。他認為,目前仍很難判斷中國的價格戰將持續到什麽時候。美贊臣今年已經在中國推出了荷蘭全進口奶粉介入競爭。但賈克布森坦言,進口產品的快速增長不足以完全抵消在中國本地分裝產品的銷售放緩。

宋亮認為,“第一口奶”事件讓外資品牌認識到政策風險對奶粉行業有致命影響,因此未來可能會降低洋奶粉對中國的投資風險,通過跨境電商代替現有的國內生產業務,而且美贊臣在國內國外的價格體系不一致,國內屬於高價體系,通過這次事件,美贊臣已經在調整它的策略,以更多的進口產品代替國內產品,以規避風險。

編輯:陳姍姍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贊臣 認罰 1200 美元 終止 在華 行賄 調查 一口 余波 波仍 仍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5116

中央深改組:完善刑事訴訟中認罪認罰從寬制度

完善刑事訴訟中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又邁出實質性一步。

7月22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十六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改革試點方案》。

會議稱,完善刑事訴訟中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涉及偵查、審查起訴、審判等各個訴訟環節,要明確法律依據、適用條件,明確撤案和不起訴程序,規範審前和庭審程序,完善法律援助制度。選擇部分地區依法有序穩步推進試點工作。

實行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可以節約人力物力,縮短訴訟周期,推動案件繁簡分流,從而解決案多人少的矛盾,節約有限的司法資源。

但有分析認為,開展這項試點,要兼顧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被害人合法權利,發揮好律師作用,加強對辦案全過程的司法監督和社會監督,防止發生無辜者被迫認罪和權權交易、權錢交易等問題。

對此,中國政法大學刑訴法教授洪道德向第一財經記者表分析:首先,這一制度不能改變刑事犯罪的案件性質和適用罪名,不管被告人認罪認罰的態度有多好,該制度只能影響量刑;其次,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應該在法定的量刑區間內進行,不可能寬大“無邊”;再次,在程序上看,“在案件哪些階段認罪認罰可以適用”這一問題應該被考慮。個人認為,不管在哪個階段認罪認罰,都不能代替在審判階段認罪認罰。最後,並不是所有案件都適用這一制度。比如一些犯罪行為情節特別惡劣,沒有得到被害人的諒解的情況,即便被告認罪認罰,也不應該適用這一制度。

對於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中辯護律師應該發揮的作用,洪道德認為, 一方面,辯護律師可以向被告人解釋說明這一制度的好處,也容易取得被告人的信任;另一方面,律師可以利用這一制度為被告人爭取最大限度的從寬處理的結果。

“刑事訴訟中認罪認罰從寬政策,還要註意政策不要完全倒向被告一方,必須兼顧被害人合法權利和社會公眾的基本需求。但這一方面可以把民事賠償和和解制度配套使用。”洪道德表示。

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是我國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制度化,也是對刑事訴訟程序的創新。

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就提出,要完善刑事訴訟中認罪認罰從寬制度。

2016年初召開的中央政法工作會議明確要求,2016年要在借鑒訴辯交易等制度合理元素基礎上,抓緊研究提出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試點方案,經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後,選擇有條件的地方開展試點。

中央 改組 完善 刑事 訴訟 認罪 認罰 從寬 制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6723

銀聯商務認罰逾2600萬元 稱絕大部分收單業務問題整改完畢

針對央行昨日對發布的銀行卡收單業務違規處罰決定,銀聯商務26日回應,堅決支持和執行央行維護銀行卡收單市場秩序的相關文件精神。已成立專項整改小組,並部署全轄整改落實。目前,絕大部分突出問題已整改完畢。

7月25日,央行官網發布公告,對通聯支付及銀聯商務的銀行卡收單進行業務檢查中發現嚴重違規現象,依法沒收上述公司的違法所得,並處罰款共計3700多萬元。

具體來看,通聯支付及銀聯商務因存在“未落實商戶實名制、變造銀行卡交易信息、為無證機構提供交易接口、通過非客戶備付金賬戶存放並劃轉客戶備付金、外包服務管理不規範”等問題,分別被沒收違法所得約303.4萬元和613.4萬元,處以罰款約1110.13萬元和2653.70萬元。

銀聯 商務 認罰 2600 萬元 絕大 部分 收單 業務 問題 整改 完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198

過期劣質肉回鍋重做 上海福喜認罰1698.4萬進“黑名單”

上海市食藥監管局消息,日前,嘉定區市場監管局已對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依法作出警告、沒收違法生產的食品、沒收違法所得、罰款1698.4萬元、吊銷和註銷相關食品生產許可證的行政處罰。

徐匯區市場監管局已對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的上級公司歐喜投資(中國)有限公司作出警告、罰款730.1萬元等行政處罰。

兩公司罰款合計人民幣2428.5萬元。

對於處罰,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和歐喜投資(中國)有限公司表示接受,並表示會按期繳納罰款。

此外,嘉定、徐匯兩區市場監管局將按規定,把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和相關責任人員納入上海食品嚴重違法失信“黑名單”。食品安全監管部門表示,將繼續按“四個最嚴”的要求,從嚴查處食品安全違法犯罪行為。

今年7月1日,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對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和福喜食品有限公司(註冊在河北廊坊)犯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作出二審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司法審判結束後,嘉定區市場監管局、徐匯區市場監管局立即啟動了對“上海福喜案件”涉及的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和其上級公司歐喜投資(中國)有限公司的行政處罰程序。

資料顯示,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隸屬於美國osi集團,後者是世界上最大的肉類及蔬菜加工集團,也是麥當勞、百勝集團等重要的全球合作夥伴之一。

上海福喜是上海市政府批準成立的一家美國獨資企業,其位於上海市嘉定區馬陸工業區內,主要從事為國際知名快餐連鎖店提供肉類、海鮮、米面制作及蔬菜產品的生產和加工業務。公開資料顯示,企業占地面積21000平方米,擁有形成二條生產流水線的加工車間,一條是雞肉加工生產線,另一條是牛肉/豬肉加工生產線,具有年產超過12000噸凍肉制品的生產規模。osi集團分別在山東乳山、河北廊坊、昆明和上海開設了工廠,其亞太總部位於上海。

2014年7月,上海食藥監部門表示,已經會同公安部門查處媒體曝光的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涉嫌使用過期原料生產加工食品的問題。目前該企業已被查封,涉嫌產品已被控制。

這家公司被曝通過過期食品回鍋重做、更改保質期標印等手段加工過期劣質肉類,再將生產的麥樂雞塊、牛排、漢堡肉等售給肯德基、麥當勞、必勝客等大部分快餐連鎖店。在記者提出質疑後,其工作人員甚至侃言:“過期也吃不死人”。

過期 劣質 回鍋 重做 上海 福喜 認罰 1698.4 萬進 黑名單 黑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7437

“不認罰”牽出趙薇夫婦港股市場運作往事……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11-16/1162092.html

每經影視記者 袁東

每經編輯 杜蔚


頭頂明星光環的趙薇夫婦(趙薇及黃有龍)在資本市場早就打響了名頭,而在近期受到中國證監會的行政處罰更是讓他們站在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黃有龍趙薇夫婦(視覺中國/圖)

昨日晚間,新華社也對趙薇夫婦因收購萬家文化(已更名祥源文化)過程中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而面臨證監會處罰一事發表了名為《趙薇夫婦收購“大戲”面臨證監會處罰 監管“鷹眼”將持續關註》的文章。文中提到,業內專家分析,根據證券法相關規定,針對信披違法違規,本案已為頂格處罰。 證監會相關部門負責人15日表示,監管部門一直以來都對信息披露違法違規保持高壓態勢。並購重組作為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重要方式,證監會將持續關註其過程中的信息披露質量。

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註意到,在11月10日,黃有龍通過旗下港股公司發布公告稱打算向中國證監會提交陳述和申辯意見並要求舉行聽證會。而該公司也稱中國證監會將複核申辯人提出的事實、理由和證據。

正是由於黃有龍通過旗下港股公司的公告,才提醒投資者其實趙薇夫婦在港股市場還曾投資(或曾經投資過)眾多的股份。在此,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將為您呈現趙薇夫婦的港股極為複雜的資本運作情況。

通過阿里一次套現10億港元

讓趙薇在資本市場一炮而紅的公司非阿里影業(01060,HK)莫屬。

早在2014年12月,趙薇夫婦就以每股1.6港元的價格,耗資30.88億港元買入了阿里影業19.3億股股份,持股比例9.18%,並成為了阿里影業的第二大股東,當然大股東是馬雲旗下的阿里巴巴集團。

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註意到,在趙薇夫婦入股阿里影業後,阿里影業的股價在短時間里開始暴漲,於2015年4月股價一度漲至了最高的每股4.9港元,這也讓趙薇擁有了娛樂圈女股神的頭銜。

而就在2015年4月份,趙薇夫婦就分別兩次減持阿里影業1.92億股及6400萬股股份,減持價格均為3.9港元,共計套現10.37億港元,減持後趙薇夫婦持有阿里影業的股份比例降為7.96%。而在當時,上述的7.96%阿里影業股份市值仍有61.6億港元。

此後,趙薇夫婦仍在不斷減持阿里影業的股份。根據阿里影業最新年報數據,趙薇夫婦已經不在公司主要股東名單之列。目前最大股東仍是阿里巴巴集團,持股為49.49%。

▲阿里巴巴杭州濱江園區(視覺中國/圖)

值得註意的是,阿里影業在2016年的經營數據也並不理想,在2016年度公司收入9.05億元人民幣,持續經營的虧損就達9.76億元人民幣。而阿里影業的股價也從此前高點的4.9港元一路下滑至了每股1.21港元(截至11月15日收盤)。

持有順龍控股市值約合11億港元

在上文可以看到,黃有龍正是通過順龍控股(00361,HK)發布了打算向中國證監會提交陳述和申辯意見並要求舉行聽證會的公告。而黃有龍(趙薇作為配偶,是一致行動人)正是順龍控股的控股股東。

在2016年11月,黃有龍認購了順龍控股35.11億股股份,初始認購價為每股0.114港元,耗資約4億港元。目前黃有龍持有順龍控股67.5%的股權。而黃有龍也是順龍控股的主席。

▲黃有龍(左)馬雲(中)(視覺中國/圖)

順龍控股是一家從事高爾夫球相關產品的公司,主要從事設計、開發、制造及買賣高爾夫球具、桿頭、球桿及高爾夫球袋和配件的業務。公司成立於1998年,雇員超過1000人,並在廣東省及山東省設有生產設備。

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註意到,順龍控股的收入從2013年以來就逐年遞減,從2013年的4.34億港元減至了2.03億港元,而2015年和2016年公司也是處於虧損狀態,分別虧損9107萬港元和1.44億港元。而黃有龍在順龍控股2017年的年報上也指出,隨著全球經濟放緩及預期來年經濟增長減慢,高爾夫球市場面臨重大挑戰,客戶購買力嚴重下挫,造成了公司收入大幅下跌。

從黃有龍接手順龍控股以來,該公司的股價一直處於橫盤震蕩走勢,目前股價為0.32港元(截至11月15日收盤),公司市值為16.6億港元。

虧本近五億港元甩賣金寶寶

對於經常混跡與資本市場的趙薇夫婦來說,也不是都是在賺錢,也有失手的時候,
其中金寶寶(01239,HK)(現已改名為“TEAMWAY INTL GP”)在2016年6月17日,趙薇夫婦以每股0.3港元的價格溢價買進了金寶寶21億股,耗資6.3億港元;

不過買進後其股價一路下跌,而趙薇夫婦又在今年7月7日以0.067港元的價格割肉了所持有的所有金寶寶股份,這一來一去虧損達4.89億港元。

▲趙薇在酒莊 圖片來源:@趙薇

有趣的是,就在趙薇夫婦剛一甩賣金寶寶的股份,公司就宣布修改公司名稱並指出:“建議更改公司名稱將更準確的反應公司未來的計劃及發展。”不過改名字也是沒有救公司的股價,目前公司股價更是跌至了0.055港元(截至11月15日收盤)。

值得註意的是,另一位女股神,被譽為“中國女股神”的劉央仍持有金寶寶10.53%的股份。

合夥虞鋒買過雲鋒金融及中國創意控股

在順龍控股和金寶寶上,趙薇夫婦都曾買成了第一大股東,阿里影業也曾買成過第二大股東。除此之外,趙薇夫婦還在其他港股上進行了較為“低調”的投資。

在2015年11月10日,將在香港創業板上市的中國創意(08368,HK)便與趙薇簽訂了基礎投資協議,中國創意以每股0.39港元的價格向趙薇配售5400萬股股票,總價格是2106萬港元,而趙薇將持有中國創意4.5%的股份。此外,雲鋒基金的創始人虞鋒也以相同的價格認購了與趙薇相同數目的中國創意股票。

▲趙薇(視覺中國/圖)

而在8天後,中國創意上市,開市就以每股4.4港元開盤,這可比此前0.39港元的配售價足足漲了10倍有余。隨後該股股價最多漲至了8.5港元,不過隨後中國創意股價一路下滑,目前(11月15日收盤)股價僅為0.295港元。由於趙薇持股不足5%,因此並不知道此後趙薇的中國創意交易情況。

除與著名投資人虞鋒一起投資了中國創意外,趙薇夫婦還和虞鋒一起持股了雲鋒金融(00376,HK),此外黃有龍還是雲鋒金融的非執行董事。黃有龍與虞鋒都是通過持股Jade Passion Limited而持有雲鋒金融的股份。Jade Passion Limited持有雲鋒金融55.97%的股份。

·相關鏈接
趙薇夫婦的大麻煩可能是這個……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道,截至11月14日,有至少十位律師向投資者展開了征集集體索賠的法律服務,其中包括知名證券維權律師、上海漢聯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宋一欣。據宋一欣預測,鑒於萬家文化收購案影響到的投資者數量,最終的索賠金額可能是巨大的。廣東環宇京茂律師事務所謝良則表示,過去類似的已經打贏的案件,投資者總的索賠規模最終動輒幾千萬甚至過億。

央視財經報道稱,浙江一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厲健表示,第一被告肯定是萬家文化。因為它是上市公司,龍薇傳媒和趙薇夫婦等人的相關信息,都是通過萬家文化發布出來的。此外,由於龍薇傳媒、趙薇夫婦等人也是被證監會處罰、認定信息披露違規的,所以也會被列為共同的被告,要求承擔連帶的賠償責任。

第一批公開發布征集聲明的律師事務所包括:北京大成(上海)律師事務所、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北京盈科(上海)律師事務所、浙江堅定律師事務所、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上海市東方劍橋律師事務所、上海漢聯律師事務所、廣東環宇京茂律師事務所、江蘇頤華律師事務所、浙江裕豐律師事務所等。

另有媒體報道稱,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王智斌表示,目前其經手的、材料已齊全的投資者超過30人,僅上周五一天新增了200多個咨詢的投資者。

▲網友的不滿(微博/圖)

厲健表示,根據司法解釋,和處罰告知的內容,初步確定,索賠條件是2017年的1月12日到3月31日期間,買入萬家文化的股票,並且在4月1日之後,把股票賣掉,或繼續持有的股民,可以參加索賠。

不過,謝良表示,“因為投資者索賠需要以證監會處罰決定為依據,如果黃有龍和趙薇提出申辯和聽證,可能會延長索賠進程。”

而從以往的案例來看,趙薇夫婦申辯成功的概率很低,但之前也有成功申辯的案例。

雖然,投資者索賠能否成功還不得而知,但趙薇做為一個家喻戶曉的明星,其商譽、品牌價值、信用值必然會受到影響。

財經作家皮海洲也表示,向趙薇提起訴訟可以向各類公眾人物尤其是影視明星們敲敲警種。目前的股市有不少公眾人物以及影視明星涉足,甚至由此引發股價的波動。但趙薇事件提醒這些公眾人物與影視明星,涉足中國股市一定要合法合規、守法守規,不然,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論你是公眾人物還是影視明星,都將被依法追究法律責任。因此,在向趙薇索賠的問題上,投資者索賠的金額越大,其警示意義也就越大。

認罰 牽出 趙薇 夫婦 港股 市場 運作 往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12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