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匹凸匹“轉移”資產案波瀾再起 增資撤銷鮮言仍被索賠2億

如果不是上海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下稱“上海一中院”)的送達起訴狀副本公告,外界至今也都不會知道,因為核心資產以增資手段被“轉移”,匹凸匹(600696.SH)將與原董事長鮮言以及子公司一起對簿公堂,向鮮言索賠近兩億元。

對重大訴訟瞞而不報,匹凸匹這一行為則已涉嫌信披違規,對於其中原因,公司方面也難以自圓其說。當訴訟被曝光,隨之而來的卻是公司前後說法自相矛盾。而更為緊迫的是,這家公司經營陷入困頓已有多年,作為僅有的核心資產,荊門漢通置業有限公司(下稱“荊門漢通”)、湖北漢佳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湖北漢佳”)名下擁有的兩塊土地被轉移之後,匹凸匹竟然至今沒有完成財產保全。

訴訟前後自相矛盾

上海一中院官網日前的兩則公告顯示,匹凸匹以“關聯交易損害責任糾紛”為由,將鮮言、荊門漢通、荊門漢達實業有限公司(下稱“荊門漢達”)、湖北漢佳等六被告上法庭,要求索賠1.44億元和0.54億元,合計1.98億元。7月14日,上海一中院已正式受理此案,並將於12月1日開庭審理。

而這起近兩億元的訴訟,在立案近兩月後才得以被媒體曝光,隨後,匹凸匹倉皇停牌後補充披露了具體訴訟信息。

按照匹凸匹的說法,今年7月6日,在事先不知情的狀況下,公司突然收到控股子公司荊門漢通的通知,荊門漢通旗下子公司荊門漢達和湖北漢佳已經完成增資事項,並於6月28日完成了工商變更登記。增資對象分別為深圳柯塞威大數據有限公司(下稱“柯塞威大數據”)、深圳柯塞威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柯塞威網絡科技”),分別增資6000萬元和3000萬元。

這筆增資帶來的直接後果則是匹凸匹的核心資產被轉移,兩家子公司的實際控制權也拱手讓給柯塞威大數據和柯塞威網絡。若增資完成,後兩家公司將分別持有荊門漢達、湖北漢佳75%的股份,而匹凸匹的持股量都將驟降至25%。

實際上,這一場華麗的資產騰挪大戲與匹凸匹前實際控制人鮮言有直接關系。柯塞威大數據和柯塞威網絡均於2016年3月26日註冊成立,註冊資本均為1000萬,“落地”於同一間辦公室,法定代表人都是張求春,同為深圳柯塞威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下稱“柯塞威金融”)的子公司,而註冊於2015年5月的柯塞威金融,99%的股份來自鮮言。也就是說,在離開匹凸匹之後不久,鮮言以科威系下兩家子公司為通道,試圖轉移上市公司核心資產。

匹凸匹在9月14日的訴訟公告中稱,就是為避免被告隱匿或轉移財產,公司才延遲披露本次訴訟。但這一說法實際難以自圓其說。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臧小麗律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作為上市公司,重大訴訟及時披露是法定職責。不管持有什麽理由,匹凸匹也不應不公告。

“上市公司作為原告在起訴被告的時候,如果擔心對方轉移財產,是有應對策略的,也有法定渠道的。”臧小麗告訴《第一財經日報》,如果擔心鮮言轉移財產,在起訴時匹凸匹可以申請訴訟保全或者訴前保全,而不是隱瞞訴訟。

對於這一訴訟,匹凸匹尚存諸多自相矛盾之處。隨著時間的推移,按照匹凸匹的說法,其起訴索賠的條件似乎已經發生變化,且與其起訴的前提有所齟齬。

匹凸匹在上述公告中自稱,如果在本案開庭審理之前,被告已順利撤銷了2016年6月28日對湖北漢佳的增資事項,公司將依據相關法律規定與原告達成和解並撤訴。匹凸匹董秘吳延坤也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訴訟的目的不是要錢,而是保全公司資產,要求鮮言賠償僅是一種訴訟策略。

但讓人疑惑的是,實際上,目前這兩筆增資已經撤銷。本報查閱匹凸匹半年報發現,在匹凸匹立案後不久,7月28日公司控股子公司荊門漢通召開了2016年第一次臨時股東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撤銷荊門漢達實業有限公司及湖北漢佳置業有限公司增資的議案》。

起訴目標已經實現,其向鮮言等人索賠的前提,已經不複存在,而且荊門漢達、湖北漢佳撤銷增資的時間,早於其此次披露一個半月。在對方已撤銷增資之後才進行披露,其背後動機委實可疑。

“已經撤銷了就不存在損失,但如果沒有變更回來,就存在不確定性。”廣東環宇京茂律師事務所律師劉華浩向《第一財經日報》分析,在撤銷之後,還要看鮮言等人,有沒有通過增資事項,利用自身地位對上市公司權益進行侵害。

此外,值得玩味的是,在向上海一中院起訴前,匹凸匹已經就資產轉移在湖北荊門相關法院提起了訴訟,並增加了在荊門漢達董事會的席位,糾紛看似已“和平解決”,匹凸匹隨後為何又在上海二次起訴外界目前尚不得而知。

“增資雖然撤銷了,但在沒有落地之前,訴訟還不能撤銷,萬一要是在這個過程中發生變故,沒有完成撤銷增資,再次起訴很麻煩,不可控因素也會更多。”9月13日,匹凸匹董秘吳延坤對《第一財經日報》稱。

兩個月未能完成的財產保全

經營陷入困頓多年,作為僅有的核心資產,荊門漢通、湖北漢佳名下擁有的兩塊土地,被以增資的手段“轉移”之後,匹凸匹竟然至今沒有完成財產保全。

匹凸匹公告顯示,上述案件立案之後,該公司已向上海一中法院申請了訴訟財產保全,但截至目前,法院尚未完成相關財產保全。但對於未保全的原因,公告並未進行說明。

“申請財產保全,需要很多手續,法院也要經過一定程序。”9月13日,對於至今沒有進行財產保全的原因,吳延坤如此解釋。

事實是否果真如此?本報記者向浙江裕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副主任厲健了解到,對於財產保全,提出申請後,需由上市公司提供擔保並繳納財產保全費(上限5000元),再由法院結合情況安排保全法官采取措施。匹凸匹立案兩個月財產尚未保全,其中具體原因值得探究。

今年7月12日,因股權轉讓糾紛,欣泰電氣控股股東遼寧欣泰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遼寧欣泰)被另一名股東起訴,要求凍結銀行存款9000萬元或查封等值財產,遼寧欣泰所持欣泰電氣4766萬股股份迅疾被凍結。

“財產保全一點都不複雜,為了防止保全錯了,侵害到其他人合法利益,只要提供足額的擔保,法院就會保全。”劉華浩說,保不保全的決定權在法院,而擔保並非必需條件,如果保全的財產歸屬清晰,即便沒有擔保,法院也會進行保全。但一般情況下,不提供擔保的保全難度很大。

對此,吳延坤稱,在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時,就已按要求提供了擔保物。

對於匹凸匹上述舉動,有投資者認為,申請兩個月尚未完成財產保全,荊門漢通等撤銷增資之後,該公司仍然堅持起訴,其背後的目的,可能是想通過訴訟的方式,脫手湖北漢佳、荊門漢通名下的土地資產。盡管增資已經撤銷,但工商變更仍未辦理完畢,屆時就可以未能撤銷變更,由鮮言等人履行賠償的方式,實現變相出售上述資產的目的。

“目的不是為了要錢,而是為了保全資產,而且鮮言他們會賠錢嗎?”吳延坤稱,索賠只是一種訴訟策略,要求撤銷增資的訴訟,僅止於增資事項無效,起不到財產保全的作用,律師研究後建議,要實現財產保全,就必須以受到損失為由,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以避免訴訟期間財產被轉移。

而問題在於,涉及荊門漢通、湖北漢佳的財產保全,至今尚未完成,而增資雖已撤銷,但工商變更並未辦理。吳延坤稱,該公司與鮮言等人,在撤銷增資上已經達成一致,但撤銷增資不同於減資、股權轉讓,執行起來相對複雜,法院判決或調解後,出具正式法律文書,工商部門才能正式辦理。

匹凸 凸匹 轉移 資產 波瀾 再起 增資 撤銷 鮮言 言仍 仍被 索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480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