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地方養老金入市:羊入虎口還是保值增值?

http://www.eeo.com.cn/2011/1224/218699.shtml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歐陽曉紅 近期,中國部委高層官員動議地方養老金入市之風頻頻吹起。同時,吹起的還有業內人士對養老錢「羊入虎口」為股市買單的擔憂之聲。

不過,事實是由於投資受到嚴格限制,地方養老金年均收益率不及2%,面臨著「縮水」的狀況,那麼,養老金管理難題將如何破解?

12月22日,一位人社部官員稱,「國家正在積極研究地方養老金的保值增值問題、制定相關配套政策,但尚無時間表。」

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博導文宗瑜說,有些省份的養老金統籌工作尚未完成,短期看,入市可能性幾乎不存在。

2%與9%

目前,總額約2萬億養老金分佈在全國2000多個縣市級統籌單位,呈「碎片化」行政管理狀態。

在地方行政管理體制下,2萬億養老基金只能存入財政專戶、銀行,收益率不足2%,扣除通貨膨脹率後,十年年均收益率為負數。而相較之下,投資方向包括固定收益類產品、股票和直接股權投資的全國社保基金10年投資的年均收益率超過9%。

如此差距,亟待保值增值的2萬億養老金似乎視社保基金為學習榜樣。「『十二五』規劃已提出『積極穩妥推進養老基金投資運營』,為此,有關部門醞釀將 省市區管理的一部分基本養老保險基金集中起來,按一定比例投資到各類金融資產。」12月20日,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戴相龍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 保障國際論壇說。

人社部社會保障基金監督司司長陳良亦坦言,各方在地方社保基金的未來投資運營問題認識上,趨於一致,未來應出台相關政策,逐步規範形成相關的投資品種。

此前,12月15日,中國證監會主席郭樹清建議全國近2萬億元的養老保險資金學習社保基金進行投資。

實際上,由於地方政府普遍缺乏資產管理經驗,成立一家專業資產管理公司代理投資行為的呼聲漸起。市場有消息稱,中國一些官員正試圖建立某種機制如成立一個類似於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的機構,由其代表地方政府管理2萬億元養老金中的一部分投資國內股市。

據悉,人社部對養老金的投資運用已研究論證數年,其在上報相關方案中,曾提議養老險以類似全國社保基金的方式進行運作,但決策層一直未對此表態。

據財政部相關數據顯示,2010年全國社會保險基金收入17070.6億元,支出13309.9億元,結餘3760.7億元,年終滾存結餘為2.143萬億元。

事實上,為形成穩定的基金來源渠道,提高保障能力和水平;決策層已開始加強養老金管理的制度建設。2010年1月2日,國務院發佈《關於試行社會保 險基金預算的意見》(國發[2010]2號),決定在全國建立社會保險基金預算制度,單獨編報社會保險基金預算。值得一提的是,2號文件的五項原則之一是 收支平衡,留有結餘,即社會保險基金預算堅持收支平衡,適當留有結餘。

至於入市比例,考慮養老金較高的流動性要求,戴相龍認為,應該低於全國社會保障基金,高於商業養老基金。那麼,以2010年結餘3760.7億元為 基準測算,養老金可入市資金約在750億至1128億元之間;若以年終滾存結餘2.143萬億為基準測算,可入市資金約在4280億至6430億之間。

然而,按照2號文件的要求,國家要求養老金收支平衡,適當留有結餘;並未強求較高回報的投資收益。這或許令「養老金入市」充滿不確定性。

操作難題

聯想近期資本市場持續低迷,養老金入市的動議讓市場解讀有「救市」或「托市」之意。

有觀點認為,雖然此時點建倉,或許可以切中股市觸底反彈時機,但更令人擔憂的是,在A股市場未能破解制度瓶頸之前,養老金若以普通投資者身份入市可 能會鎩羽而歸。「證監會特別關注更多資金入市活躍市場,當然這也關係養老金的保值增值,但那可能是一個各方協調的漫長過程。」中國企業年金網CEO蘇志鋼 說,「另外,各地方政府從未披露養老金的收支情況,其還是行政管理,距市場化投資還很遠。」

文宗瑜表示,最大的問題是,有些地方的養老金還沒有做完省級統籌,這就意味著雖然證監會入市動議方向很明確,但由於省級政府掌握財力與實權,且證監 會不算政府行政序列單位,最後響應證監會的地方政府可能不多。他舉例說,如果某個省份願意配合證監會的工作需要耗時走一套相關程序,如由省政府提議,省委 研究,再經省人大通過。

此外是運行機制,文宗瑜解釋,地方養老金與社保基金完全是兩個概念,前者每月都在對外支付,但社保基金目前無需對外支付,其風險壓力自然不及養老基金。同時,不容忽視的問題是,地方政府從未披露過養老金收支信息。此背景下,很難精確計算可以拿出多少比例的養老金用於投資。

不過,中長期看,讓養老金進入一個成熟的資本市場無疑是明智之舉,但現實問題是現在A股市場大起大落,仍處初期發展階段,市場機制建設有待完善。因 此,「證監會最需要考慮的不是解決資金入市,而是從改革機制入手,特別是構建退市與處罰機制;市場不缺錢,缺的是公平交易機制以及信心。」文宗瑜建議。

地方 老金 入市 羊入 虎口 還是 保值 增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96

才出狼穴又入虎口?馬航將經由烏克蘭航線改至經敘利亞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0537

馬航修改了吉隆坡飛往倫敦的MH4航班的飛行路線,不再經由烏克蘭,但他們這次選擇了另一個武裝沖突高發地——敘利亞!!!7月初新華網報道敘利亞反對派開始擁有自己的航空力量,而近幾日敘利亞內戰還在升級。 對於修改MH4飛行路線,馬航解釋道,MH4飛行計劃采用的是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批準的路線,根據敘利亞民航局發放的通知,敘利亞領空沒有受到限制。一直以來,MH4所行路線都是ICAO批準的。馬來西亞航空公司自始至終堅持將乘客和機組人員安全放在首要位置。 此前,據華爾街見聞網站報道,今年6月底,“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L)發言人Abu Mohammed al-Adnani發表聲明,正式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建一個伊斯蘭“哈里發”,即伊斯蘭帝國。ISIL組織領袖Abu Bakr al-Baghdadi自稱為哈里發領袖,全世界的穆斯林都應該歸順於他。 7月初,據新華網報道,世界上最年輕的空軍——伊斯蘭陣線空軍初見端倪。敘利亞反對派開始擁有自己的航空力量,他們在Kshesh空軍基地內操作多架繳獲的L-39ZA輕型攻擊教練機。反對派在戰機機腹下掛載了GSH-23L雙23機炮,給飛機塗上綠色黃色相間的雙色迷彩,並在垂直尾翼上塗裝了極端組織標識。 近幾日敘利亞內戰升級,敘利亞活動人士表示,政府軍發動進攻,以奪回被伊斯蘭激進分子占領的一個油氣田,三天戰鬥已造成310多人死亡。 前幾日,據《今日美國》報道,馬航自7月25日起停用墜毀的MH17的航班號,改為MH19。
才出 出狼 狼穴 穴又 又入 虎口 馬航 經由 烏克蘭 烏克 航線 改至 至經 敘利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7110

才出狼穴又入虎口?馬航將經由烏克蘭航線改至經敘利亞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0537

馬航修改了吉隆坡飛往倫敦的MH4航班的飛行路線,不再經由烏克蘭,但他們這次選擇了另一個武裝沖突高發地——敘利亞!!!7月初新華網報道敘利亞反對派開始擁有自己的航空力量,而近幾日敘利亞內戰還在升級。

馬航, 烏克蘭, 敘利亞

對於修改MH4飛行路線,馬航解釋道,MH4飛行計劃采用的是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批準的路線,根據敘利亞民航局發放的通知,敘利亞領空沒有受到限制。一直以來,MH4所行路線都是ICAO批準的。馬來西亞航空公司自始至終堅持將乘客和機組人員安全放在首要位置。

此前,據華爾街見聞網站報道,今年6月底,“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L)發言人Abu Mohammed al-Adnani發表聲明,正式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建一個伊斯蘭“哈里發”,即伊斯蘭帝國。ISIL組織領袖Abu Bakr al-Baghdadi自稱為哈里發領袖,全世界的穆斯林都應該歸順於他。

7月初,據新華網報道,世界上最年輕的空軍——伊斯蘭陣線空軍初見端倪。敘利亞反對派開始擁有自己的航空力量,他們在Kshesh空軍基地內操作多架繳獲的L-39ZA輕型攻擊教練機。反對派在戰機機腹下掛載了GSH-23L雙23機炮,給飛機塗上綠色黃色相間的雙色迷彩,並在垂直尾翼上塗裝了極端組織標識。

馬航, 烏克蘭, 敘利亞

近幾日敘利亞內戰升級,敘利亞活動人士表示,政府軍發動進攻,以奪回被伊斯蘭激進分子占領的一個油氣田,三天戰鬥已造成310多人死亡。

前幾日,據《今日美國》報道,馬航自7月25日起停用墜毀的MH17的航班號,改為MH19。

才出 出狼 狼穴 穴又 又入 虎口 馬航 經由 烏克蘭 烏克 航線 改至 至經 敘利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295

埃爾多安從叛軍精英部隊虎口脫險 多虧了這一通電話

16日淩晨,土耳其西南部地中海沿岸度假勝地馬爾馬里斯(Marmaris)上空由遠及近傳來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三架載著約40名政變軍精英部隊的西科爾斯基直升機掠過天空,他們的目標是正在當地度假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要求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這些軍人知道,此次行動不成功,便成仁。

而就在精英分隊打算活捉埃爾多安之時,在安卡拉和伊斯坦布爾,他們的政變同夥正在用坦克、直升機和F-16戰機攻占大橋、電視臺和政府大樓; 作為人質的土耳其陸軍司令兼總參謀長阿卡爾將軍(Hulusi Akar)正在被曾經的副手拿槍指著頭。在所有人措手不及的時候,政變方看起來似乎占了絕對上風。

精英部隊在埃爾多安所在地降落後與其身邊的禁衛軍發生交火,但最後被擊退。他們不知道的是,在他們抵達之前,埃爾多安已經成功脫身。突擊隊最終沒抓到埃爾多安,空手而回。

這個時候,埃爾多安已經在禁衛軍小分隊的保護下在距離馬爾馬里斯一個多小時路程的達拉曼機場坐上了飛往伊斯坦布爾的商務機。路透社援引土軍方知情人士稱,埃爾多安的飛機在飛行期間還遭到了叛軍至少兩架F-16戰機的鎖定和追趕,不過,埃爾多安的軍方支持者指派的另外兩架F-16戰機戰機很快便前來護航,政變方的戰機也隨即被逼退。

最高目標的脫身,便意味著政變方已經輸了一半。

淩晨4點,埃爾多安的飛機降落在伊斯坦布爾阿塔蒂爾克國際機場,受到大批支持者和軍方擁躉的歡迎,從這一標誌性時刻起,政變軍幾乎大勢已去。

回顧整個過程,政變軍抵達馬爾馬里斯抓捕埃爾多安前,首先占領了伊斯坦布爾的兩座大橋(博斯普魯斯大橋和法提赫·蘇丹穆罕默德大橋),隨後占領電視臺,宣布宵禁,F-16戰機向議會大樓和總統府開火。

實際上,政變開始後,總參謀長阿卡爾將軍被挾為人質,第一軍區總司令登達爾(Umit Dundar)守住了機場並且第一時間通知了總統,催促其盡快飛回伊斯坦布爾(此人在埃爾多安回到伊斯坦布爾之後被任命為代理總參謀長)。

根據《土耳其自由報》的報道,登達爾在通話中表示自己站在埃爾多安一邊,國內“正在發生一次大型政變,安卡拉的局勢已經失去控制”,要求總統回到伊斯坦布爾的總統府,並稱自己會為總統的行程提供保護。

在收到消息之後,埃爾多安已經被轉移到下榻酒店附近的另一家酒店,並在那里與CNN土耳其語頻道進行了FaceTime連線,號召民眾上街支持政府。此時已是16日淩晨00::26分。

隨後,各大清真寺打開了擴音器,號召信眾上街遊行反對政變行為,在伊斯坦布爾的塔克西姆廣場,反對政變的民眾與叛軍扭打,在機場附近,示威者直接躺在叛軍的坦克下。在安卡拉警察總部外,政變軍人開始向示威者開槍射擊,直升機也朝博斯普魯斯大橋開火。

隨著民眾上街支持政府、忠於總統的軍隊展開反擊、政變軍在伊斯坦布爾博斯普魯斯大橋將雙手舉過頭頂投降,政變宣告失敗。6000多名涉嫌參與政變的軍方人士、警察、法官、檢察官均遭到埃爾多安政府的清洗,其中包括40多名發起政變的軍官。

埃爾多 埃爾 安從 叛軍 精英 部隊 虎口 脫險 多虧 了這 一通 電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690

從歃血為盟到分道揚鑣,流量殘存者如何虎口奪食?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218/161290.shtml

從歃血為盟到分道揚鑣,流量殘存者如何虎口奪食?
一本財經 一本財經

從歃血為盟到分道揚鑣,流量殘存者如何虎口奪食?

從PC到移動互聯網,一批搭乘紅利期快車的互聯網金融,曾急速崛起。

本文由一本財經(微信 ID:yibencaijing)授權i黑馬發布。

從PC到移動互聯網,一批搭乘紅利期快車的互聯網金融,曾急速崛起。

而如今,流量紅利消失,一個瘋狂的、傳奇般的流量時代,惶惶然結束。

獲客成本從幾元飆升到幾千元,甚至上萬元,站在十字路口的互聯網金融,仿徨無措……

瓜分殆盡的流量,再無新鮮感的用戶,流量巨頭壟斷後的瘋狂剝削,面對這片無魚可撈、拼殺慘烈的血海,互聯網金融,如何生還?

以下是一本財經特別策劃,流量系統專題第二篇,流量壟斷之後,第三方流量和平臺在夾縫中求生存……

01 新流量崛起

“騙子!取關!”

2016年3月,春節後剛開工幾周,王明遠運營的一個微信自媒體大號,推送了一條互金平臺的活動廣告,沒想到,後臺頃刻間被用戶憤怒的留言吞沒。

看著“取消關註人數”下面的數字嗖嗖上升,友融傳媒CEO鐘萍覺得兩年前另一種極致的瘋狂,恍如隔世。

兩年前,一篇名為《馬雲哭了,顛覆余額寶的神器來了》的噱頭文章,就受到幾萬用戶熱捧。

鐘萍見過最極端的例子:客戶投放10萬的軟文廣告,微信渠道回報千萬量級的投資額。

曾經的瘋狂追捧,到如今的遊街吊打,簡直經歷了天堂與煉獄。

兩年前,第三方流量渠道的崛起,不是歷史的意外,而是市場的必然。

彼時,百度壟斷PC端80%流量,在百度“競價排名”、“品牌專區”的機制下,所有人如掉入一個巨大黑洞中,生還無望。

實際上,投資、理財、P2P,關鍵詞就那麽幾個,在爭食之下,價格開始飆至離譜。

一次點擊甚至高達幾十元,從點擊到轉化再到註冊,最終留存只有千分之幾,一個獲客成本高達數千,甚至上萬。

而品牌專區的價格,也水漲船高,每個月從幾萬元,漲到百萬元。

從百度到今日頭條,再到超級APP微信,所有的流量都開始價位飆升。

“有時候,我們覺得在給流量巨頭打工,我們掙的那些收益,全部被巨頭收割”,某知名平臺的運營負責人稱,為了獲客,每年支出超過公司總支出的50%,甚至更高。

“2013年底,已有互金平臺開始和銀率網接觸,溝通是否有合作的可能”,銀率網前銷售人員余力回憶,在毫無推廣的情況下,互金平臺已主動來敲門。

銀率網一直對接傳統金融行業,對於當時出生草莽、打發野蠻、動輒30%收益的互金平臺,抱著謹慎態度。

直到資本加持。

2014年,這一年,30多家互金平臺獲得風投青睞,投資金額超過30億,互金行業成為最吸金風口。

“看到風投陸續跟進,我們才選擇進一步接觸”,余力坦然,資本成了助燃劑,互金行業的火苗噌地躥高,已露燎原之勢。

市場覺醒,資本入場,一切只欠東風。

新的流量模式,就此破土發芽:有借著移動端興起的記賬工具型,如挖財、隨手記;有微信生態圈中的公眾號、自媒體聯盟;有切細分領域的資訊社區,如網貸之家、網貸天眼;有返點、送券的返利網、券媽媽……

第三方流量和互金平臺,橫刀立馬,含血決意與流量巨頭一戰。

流量的終極戰役,吹響號角。

02 歃血為盟

流量巨頭強勢,一般只能在其規則之下玩,創新有限。

第三方渠道和平臺攜手,頻出奇招,打出了諸多奇跡般的“反擊戰”。

“互聯網金融養活了一大批金融自媒體號”,高川是一家廣告公司主管,這兩年接了大批互金平臺的單子,投了一圈後發現,還是微信自媒體的投資回報率(ROI)最高。

效果有多離譜?

高川記得有一次,隨便挑了幾個自媒體給一家平臺做投放,“一個晚上湧進去的用戶,擠到平臺宕機,註冊頁面都打不開”。

2014年,正是文摘、編輯類自媒體的天下,不需要原創、深度,即使是複制粘貼拼湊內容,也能輕易獲得粉絲。

那時還有“標準文案”:標題黨+硬廣。

一個有噱頭的標題,加上極富煽動力的文字,配上鮮亮的圖片,就成了收割用戶的“大殺器”。

高川對兩個爆款文案最有印象:

一個是《再見,余額寶!》,將P2P的理財產品對標余額寶,重點要寫出,相較之下翻了幾倍的收益。

“90%的平臺都套用過這個模板”,高川說,“當時在微信搜‘余額寶’,滿屏都是P2P的軟廣”。

此時,投資人對互聯網理財的概念,還停留在橫空出世的余額寶,其他互金平臺想要迅速打開市場,基本上要“蹭一蹭”余額寶的名氣。

“最瘋狂的時候,螞蟻金服還給一家互金平臺發過律師函,警告不許再用余額寶做文章”,高川稱,這個警告並沒有實際效果,“再見,余額寶”文案,一致沿用至今。

899777352194711279

另一個爆款文案模板,是模仿微信紅包。

如果一個用戶,有未收取的紅包,一般會在列表中顯示:[微信紅包]:恭喜發財,大吉大利。

公眾號就模仿這個設置,在後臺文章摘要中,輸入一模一樣的幾個字。

結果一大波好奇用戶“被套路”,點進去,領了一張互金平臺的投資紅包、或者加息券。

這個文案是2015年除夕前出現的,一直火到5月份。

“只要媒介給整理好財經自媒體列表,我們就只管閉著眼睛投”,高川念念不忘那個草莽的時代“ROI輕松過百”(推廣費1塊錢,就可換100塊投資額)。

而鐘萍註意到,雖大平臺也會主動找上門,但合作更多的,是一些中小互金平臺。

被流量巨頭拒之門外的小玩家,終於找到掙紮生存下去的新法門。

“2015年,僅是互金客戶的新媒體營銷業務,就給我們帶來了3000萬的利潤”,鐘萍稱。

而愛錢進、點融網、洋錢罐等一批互金平臺,自始至終牢牢抓住微信的流量紅利。

除了新媒體之外,其他第三方流量平臺,也爭先恐後加入到這場狂歡中。

“目前在理財領域,有兩個方式最能撬動用戶”,高川說,“一個是財商教育,一個是記賬工具”。

據易觀智庫數據顯示,在2015年末,主流記賬理財APP活躍人數達到1620萬人;9個月後,這個數字變為3311萬。

挖財、隨手記、網易有錢等,就是從簡單的記賬工具,演變為理財、資產管理流量入口,一路攀升。

與此同時,網貸之家、網貸天眼等專業的第三方平臺也隨著行業崛起,返點、返券的返利網、券媽媽,也上線了互金理財產品。

2016年,網貸行業成交量突破2萬億,貸款余額超過8000億,第三方流量平臺功不可沒。

微信自媒體和互金平臺歃血為盟,頻出奇兵,收割巨量用戶,在流量巨頭口中奪食,重獲大片疆土。

03 分道揚鑣

這個利益同盟,卻在2016年初,出現了間隙。

“同一個平臺,ROI從100跌到20”,高川稱,自媒體渠道,投資效果出現斷崖式下跌。

移動互聯網紅利消失,流量傳奇不再。

 

高川粗略估計,可以合作的金融類垂直賬號有500個左右,每家都已被各種互金廣告輪番轟炸幾十次,“可是存量用戶就這麽多,一遍遍的清洗後,再想挖出新用戶就極為困難”。

而這些文摘號也開始漲價,雖還有一定效果,但性價比越來越低。

文摘號的時代結束,深度原創開始崛起。

愛微幫創始人周惠認為,優質賬號,深度內容,依然搶手。

他舉了個例子,2016年,有平臺花費2萬費用,投資一個3萬粉絲的優質號,最終獲得53個用戶、600萬投資資金。

在2016年洗牌期,平臺還能獲得300的ROI,相當驚人。

內容的“方便面時代”結束,吃多了方便面,終會營養不良——內容迎來了深度回歸,這也是內容創業火爆背後的核心邏輯。

“一要有優質的內容,二要和用戶建立情感聯系,這樣的號,才能殺出重圍”,鐘萍稱,新媒體也開始了轉型升級。

流量放棄了粗放型經營,開始了精耕細作。

而互金圈玩家,此時正經歷行業自誕生以來最難捱的時光——某租寶額被打回原形,成為行業潰爛的傷疤,難以愈合。

投資人惶惶如驚弓之鳥,行業名聲陷入泥潭;監管政策隨即出鞘,更是雪上加霜。

此時,一提到P2P,就想到跑路,互金行業被貼上“高危”標簽,與之合作的流量平臺也會自砸招牌,比如券媽媽,就因推薦的產品屢次出現問題,被戲謔為“雷媽媽”。

“我們緩了好幾個月,除了幾家大品牌的,其他P2P廣告都不敢接”,鐘萍回憶,不止微信公眾號,整個媒體、廣告都對互金噤若寒蟬。

此時,雙方開始出現間隙,若即若離。

部分第三方流量平臺,開始註意到,流量已牢牢扼住互金的咽喉,“得流量者得天下”。

當流量成為核心競爭力,為何還為別人做嫁衣?

“手中有流量,我們就計劃自己做一個產品”,友融傳媒去年推出了愛米理財,目前投資額已過10億,“有80%的客戶,都來自於我們自己的公眾號引流”。

挖財、隨手記等移動端APP,在形成流量、社群後,也開始賣理財產品;導流生意為主的51理財CEO劉思宇也透露,即將上線現金貸產品。

原本親密的合作夥伴,突然成了某種意義上的競爭對手。

某互金的CEO略帶惆悵地說:“商場上,似乎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前一刻,還是同仇敵愾的盟友,下一刻,就可能成為競爭對手。

前有流量巨頭壟斷,後有盟友的分道揚鑣,互金平臺,在這場流量終極戰役中,最終淪落到腹背受敵…

逼至絕路的互金行業,是否還有生還余地?他們各出奇招,自尋生路,殺出一條屍橫遍野的血路。敬請關於一本財經流量系列選題第三篇《殺出流量絕境》。

流量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歃血 為盟 盟到 到分 道揚 流量 殘存 如何 虎口 奪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606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