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歐盟會裂解嗎?就看明年法荷德大選 政治震撼》英國不玩了 帶動史上最大脫歐潮

2016-07-04  TWM

英國脫歐之後,歐盟崩解的潘朵拉寶盒已經打開,各主要國家蠢蠢欲動。 在存亡關鍵時刻,歐盟官僚若還用強硬的態度看待脫歐,恐怕將導致這個趨勢加速。

英國脫歐公投將徹底改變歐洲的政治版圖。六月二十三日之後,毀滅性的政治地震隆隆作響,震央英倫三島的既有政治派系瞬間崩潰,玩火自焚的英國首相卡麥隆搞垮了他自己與保守黨;但是勝利的脫歐派也立即出現內訌,領導大量議員席次的前倫敦市長強生,竟然不邀請脫歐派大功臣、英國獨立黨黨魁法拉吉加入後續協商。

當然,一向擁歐、反英的蘇格蘭,隨即啟動獨立公投的準備,更讓大不列顛陷入史無前例的分裂危機。

英國大地震已經是無法扭轉的事實,如今大家最關注的是英國脫歐的骨牌效應到底有多大,最終,會不會導致歐盟的崩解?正如同英國獨立黨黨魁法拉吉在開票之前宣示:「歐盟崩解的潘朵拉寶盒已經打開。」不管是一九五一年成立的歐洲煤鋼共同體,或者從一九九二年「馬斯垂克條約」穩健大步整合的歐洲統一大業,如今淪為瀕臨失控的統獨大戰。

未來兩年歐盟核心大國的選舉,將出現「統獨公投」的全面決戰。英國脫歐進入痛苦又複雜的政治動盪期;同時,歐洲大陸將要面臨政權交替的高峰期。

明年三月,荷蘭國會全面改選,四月二十三日及五月七日(兩輪投票)法國總統大選,九月底德國的聯邦國會與總理改選換屆,南邊的義大利在一八年五月、北邊的瑞典在一八年九月都要全面改選;加上剛剛在六月二十六日舉行的西班牙大選,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歐蘭德,以及現今枱面上的歐盟領袖,都可能消失在政治舞台上。歐盟、甚至歐元,都面臨了生死存亡的嚴苛考驗。

但是,崩解的危機也驚醒歐洲人民。過去幾年,許多像卡麥隆這樣的政黨領袖玩弄與歐盟的談判,藉此蓄積自身的政治實力,如今卡麥隆一夕崩盤,給了歐洲各國的投機政客最佳的警告。

留就留、走就走,大家都得講明立場,沒有言行不一的灰色地帶,統獨決戰的結果,反而可能創造出一個更團結的歐盟。

法國〉最關鍵的國家

若脫歐公投過關 歐盟就玩完了英國脫歐之後,歐盟崩解與否的最關鍵戰役,在明年四月二十三日的法國總統大選。眾人關注焦點中的焦點,則是極右派的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 FN)黨魁瑪琳雷朋(Marine Le Pen)的政策方向與支持度。瑪琳雷朋目前支持度領先現任總統歐蘭德(左派社會黨),也超越可能重出江湖的前任總統沙科吉(右派共和黨)。她支持脫歐,在英國脫歐公投後說:「比起英國,法國應該脫歐的理由,至少多出一千倍!」瑪琳雷朋隨後用推特高喊:「多年來我公開主張,法國以及歐盟各國,都應該對歐盟的去留舉行公民投票!」瑪琳雷朋認為,英國的脫歐公投是整個歐洲新浪潮的開端,而這個新趨勢將無人可以阻擋,她盛讚倫敦前市長強生,以及脫歐派勇敢的抉擇,並且興奮地高喊:「接下來就看法國了!」的確,法國如果也舉行脫歐公投,而且也獲得超過半數的同意,那麼,歐盟就玩完了。

瑪琳雷朋聲勢如日中天,去年底在法國的地方選舉中,她領軍的民族陣線在第一輪投票中,竟然拿到全國最高票,幾乎顛覆法國社會黨、共和黨主導的兩黨政治架構。因為政治危機太大,兩大老牌政黨緊急聯手,才在第二輪的投票中擠走瑪琳雷朋的民族陣線。

瑪琳雷朋高喊法國脫歐公投(Frexit)已長達三年,政治實力與日俱增,她主張明年四月大選,選民如果支持她進入艾麗榭宮(法國總統辦公室),她將在當選後六個月內舉行「留歐╱脫歐公投」,並且旗幟鮮明地支持脫歐。

瑪琳雷朋認為,二○一七年法國總統大選,最關鍵的議題必然是脫歐。

相較於蠢蠢欲動的法國,明年三月將要舉行國會大選的荷蘭,處境極為尷尬。

荷蘭〉最後的防火牆

脫歐派未成氣候 民意支持留歐荷蘭執政黨是歐盟的強烈支持者,也是歐盟政治運作的核心;但是荷蘭與英國的關係極為緊密,不論是經濟貿易或是金融交易,阿姆斯特丹與倫敦都是焦不離孟的戰友,更不要說兩國共同創造了聯合利華、皇家殼牌石油等龍頭跨國企業。

從政治角度來看,荷蘭與德國是歐盟的最後堡壘,而從經濟與金融觀點來看,荷蘭不能沒有英國。

由於荷蘭是明年第一個舉行全國大選的歐盟國家,因此各界都在關注荷蘭是否也會啟動脫歐公投。

荷蘭極右派政黨自由黨黨魁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高聲主張應該舉行公投,但是他的政黨目前只有二○%的支持度,還不成氣候;加上荷蘭的主流政黨都是歐盟的受益者,荷蘭的民意也普遍支持留歐。因此,在英國公投之後,荷蘭對歐盟的支持,給了歐盟關鍵的時間來處理災難,以及預防崩潰危機擴大。

著名的民意調查公司 Ipsos Mori在今年三至四月,對歐盟二十八個國家做了全面的調查,民調對象高達二萬五千人,探測各國對於「留歐╱脫歐公投」的民意,以及到底有多少人支持脫歐。

德國〉最重要的成員

但民調也顯示 有三成四支持脫歐結果令人驚嚇無比,義大利與法國都有高達五成的民眾認為應該舉行公投,而且超過四成贊成脫歐;瑞典、比利時、波蘭支持脫歐的比率也高得嚇人;甚至連歐盟最核心的德國,也有高達四成選民贊成舉行公投,三成四表明支持脫歐。

照這個趨勢演變,歐盟崩解危機已經迫在眉睫,因此,英國脫歐後,歐盟的六個創始國外交部長立刻集會,達成「快刀斬亂麻」的共識,要求加速英國脫歐談判。德國財政部長薛伯勒表明「留就留、走就走」,既然選擇離開,就必須放棄護照權、單一市場准入、人口自由流動等優惠,不會給予英國腳踏兩條船的瑞士模式、挪威模式。顯然歐盟初步的策略,是手術式地割除毒瘤,讓英國陷入混亂與災難,來消除歐陸本土高漲的獨立派氣焰。

但是,歐盟官員、或者被統稱為「布魯塞爾官僚」的決策官員們,正是引發脫歐情緒上升的「根源」,他們對於解決歐洲的經濟困境毫無幫助;相反的,基於人道立場推動的勞工社會福利,以及這次引爆危機的難民政策,卻引發了重大的民怨。

歐盟自己才是導火線!

「布魯塞爾官僚」應負起政治責任這些布魯塞爾官員都有豐富的政治資歷,也從各國政府不斷獲取更大政治權力,卻對歐洲困境束手無策。

義大利的新興政黨「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M5S)對於英國脫歐公投的評論,或許具有高度代表性。該黨的下議院副議長麥歐在英國脫歐公投前後,持續高聲批評布魯塞爾官員的僵化與腐敗,他們不僅要推動義大利的脫歐公投,甚至還要求舉行全歐洲範圍的「歐元公投」。

這個在六年前才創設的新政黨,反全球化、疑歐、顛覆傳統政治架構,成立才第四年就取得二五%的選票。五星運動黨的三十七歲女性候選人瑞姬,在六月十九日以六七%的極高票贏得羅馬市長選舉;六月二十日,三十一歲的雅本迪諾再以五五%的高票,代表該黨奪下北邊大城杜林的市長寶座。

對於梅克爾、以及珍惜歐盟整合果實的政治人物來說,要撲滅瘋狂擴散的脫歐野火,「留就留、走就走」的鷹派態度,可能有火上加油的反效果;如果聽到五星運動等新興政黨的聲音,真正的解法,反而是引發眾怒、卻一直躲在後面的「布魯塞爾官僚」們,應該要負起政治責任,對憤怒的歐洲選民鞠躬下台。

這些官員,包括歐盟委員會主席榮克(Jean-Claude Juncker)、歐洲理事會主席塔斯克(Donald Tusk),及一票擠在布魯塞爾歐盟總部的卸任各國總理、財政部長等,他們在歐盟存亡的關鍵時刻,能不能做點實際的貢獻,至少必須證明布魯塞爾有消防隊的功能,否則,歐盟哪有存在的價值?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歐洲煤鋼共同體、馬斯垂克條約歐洲煤鋼共同體:歐盟最早前身,1951年由法國、西德、義大利、比利時、荷蘭及盧森堡六國依據《巴黎條約》聯合成立,為歐洲歷史上第一個擁有超國家權限的機構。

馬斯垂克條約:正式名稱為《歐洲聯盟條約》,為歐盟據以成立之基礎條約。條約內容包含《歐洲經濟與貨幣聯盟條約》和《政治聯盟條約》兩部分,於1992年2月7日至10日由歐共體成員在荷蘭的馬斯垂克簽訂,1993年11月1日正式生效。

撰文 / 乾隆來

歐盟 裂解 就看 明年 荷德 大選 政治 震撼 英國 不玩 玩了 帶動 史上 最大 脫歐 歐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01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