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白粥多舊魚 茶怪老作

http://milkteamonster.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11.html

昨天吃午飯,我到一家粥店打算吃碗白粥,可惜老闆娘說,店子不賣白粥,只賣瑤柱白粥。好了,我乖乖地買了瑤柱白粥,用膠匙攪來攪去,發現全碗僅有的瑤柱只 有兩條粉絲般粗,這不在話下,我原先打算吃的白粥,變成鹹粥,吃完還要喝水來解渴。

普遍認為,加了瑤柱,店子可以索價高得多,在那些環頭 環尾的住宅區,白粥每碗四元,加入貴價海味的瑤柱白粥,可賣十元。材料成本事小,店鋪租金事大,賣貴了得來的額外收入可以用來抵住高昂的租金成本。

食 家唯靈說順德菜在香港絕跡,就是因為手工精巧的順德菜用料簡單,沒有鮑参翅肚,賣不起錢,所以餐館不肯做。我看,很快連白粥、菠蘿包這類傳統港式食品都要 拜拜。連鎖麫包店裡只有鮮油菠蘿包、特色波羅千層。可以賣貴得多,但是畫蛇添足之後,失去了原來的特質。

店子希望提高收入是值得鼓勵的, 不過,提高收入有很多種方法。為何法國人可以賣清水也索價十幾元一支呢? 他們不會怕你嫌唔抵,硬要加入天山雪蓮、燕窩以及野生白松露,造出一種不倫不類的飲品。

一件平平無奇的香蕉蛋糕,星巴克賣十六元,星巴克 也不會棄香蕉蛋糕不賣,轉賣有機合桃南瓜香蕉千層。他們不單只賣得貴,亦不用增加額外成本在有機合桃和南瓜上,毛利豈不是更高。

為什麼別 人能,本地的店子就不能?

問題在於店子和客人的價值觀。店子肯唔肯專心做好一件事,即使它簡單如清水、香蕉蛋糕、白粥? 我賣清水,我就要造出最靚的清水,造白粥、香蕉蛋糕也是一樣。另一方面,客人又願意欣賞你的心血,即使這些心血是應用在簡單如清水、香蕉蛋糕、白粥上乎? 我吃白粥,我就是希望吃一碗好吃的白碗,即使付出多一點也不在乎。

現在的情況是相反,店子沒有心機造好白粥,只希望弄個綽頭來提高收 入。另外,客人也沒有興趣來欣賞好白粥,即使有,他們也不願意多付一點錢。連累我這個不介意付十元吃白粥的異類,付了錢吃不到白粥,更換來一肚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