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周航的“腥風血雨”與賈躍亭的“飛升之劫”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421/162733.shtml

周航的“腥風血雨”與賈躍亭的“飛升之劫”
周路平 周路平

周航的“腥風血雨”與賈躍亭的“飛升之劫”

昨晚,易到三位聯合創始人正式宣布辭職。從牽手到決裂,周航與賈躍亭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麽?

賈躍亭坐不住了。

周航突如其來的“叛變”讓陷入困境的樂視雪上加霜。周航對樂視與賈躍亭的公開喊話,成了易到提現危機之後的又一重磅炸彈。

1

事情的最新進展是,包括周航在內的易到三位聯合創始人昨晚宣布辭職,而曾操盤“易到14億貸款案”的樂視控股CFO吳輝也被報道早已離職。

賈躍亭昨晚開始對股民喊話,他把樂視當前的危機形容為非上市體系正在歷經“飛升之劫” ——一個玄幻小說里才能看到的詞匯。但不得不說,賈躍亭的話術簡直滴水不漏,他有意識地將公司主體進行了區分,避免易到等陷入困境的業務對樂視網的沖擊。

一、

除了樂視外,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周航很早之前就離開了易到。這是一個公開的秘密,但對於樂視和周航,這是穩定情緒的權宜之計,互有所求,心照不宣。

易到三位聯合創始人周航、楊蕓、湯鵬在昨日辭職聲明中提到,去年6月之後,三人均陸續淡出易到管理層,為避免引發外界過度猜測,影響融資,就以名留實走的方式(創業家註:對外保留職務,保留人事關系並領取象征性薪酬)淡出,而易到由樂視派駐的以彭鋼為首的團隊管理。外界猜測多時的傳聞總算有了蓋棺定論。

0689ed70bed8437909eb19905022a9b8

不過,自從易到賣給樂視之後,直到今天雙方決裂,易到也沒有再宣布獲得新的融資。而與此同時,一直到周航加盟順為資本,樂視和周航也都還在堅守著這個“秘密”。

2

當時有太多的細節表明,周航早已經離開了易到。包括周航頻繁來往國外,匿去“易到用車”簽名,朋友圈不再發易到推廣,甚至易到的法人代表也進行了更換。即便如此種種,在周航和樂視的口中,人們依然不會聽到周航離開易到的字眼。

周航與賈躍亭終究不是一路人,雙方在易到的交易達成之前只吃過一次飯,周航公開承認與賈躍亭存在分歧,他也沒法理解樂視的生態化反和跨界顛覆。

周航與易到是貌合神離,他言談之間傳遞著自己要離開的信息。”在這次風波發生幾個月前,一位曾與周航多次接觸過的知情人士曾向創業家透露,“如果他鐵了心留下來,你問什麽,他一定會說易到這好、那好,但交流時,他就說不喜歡樂視的做法。”

4月19日傍晚,周航的一封公開聲明,宣告了他與樂視和賈躍亭走向決裂。周航“提醒”樂視要承擔起社會責任,甚至直言樂視挪用了易到13億元。友誼的小船算是徹底沈入海底。

據《中國企業家》報道,雙方最終撕破臉面的直接原因是股權談判的破裂,周航獲得了投資人的支持試圖重掌易到,但樂視覺得給出的價格低得離譜,甚至荒唐。

據說,看到周航的公開信後,賈躍亭大怒,當晚便聚集了十余人,包括樂視控股和易到高管,以及兩三名法務和律師,緊急商討應對之策。其中一條是,樂視把周航的“叛變”比喻為現代版的“農夫與蛇”。

根源要回溯至2015年10月,滴滴已經和快的合並,與uber激戰正酣,而出行領域的先驅易到沒扛住,把70%的股權賣給了當時風頭正盛的樂視,為今日的爭端埋下禍根。

二、

在馬雲的湖畔大學開學典禮上,周航被請上了臺。對於這個號稱只講失敗的創始人課堂,周航是難得的案例。

界面曾描述了周航在湖畔大學遭遇的尷尬一幕。周航在臺上講的“失敗教訓”遭到了底下學員的嗆聲,認為周航“講得不夠痛”,有所保留。臺下的人對“航叔”只把失敗歸結到“互相不喜歡”感到不滿,甚至一位學員站起來直呼:“我不贊同你的觀點。”

“航叔”原本是一個行業開創者。在滴滴和快的都不見蹤跡的時候,江湖上流傳的是易到的傳說:國內首個共享出行的平臺,加上優良的乘車體驗,易到成功俘獲了一眾城市白領。

而周航更是被外界描述為情懷滿滿的知識分子。喜歡文學和哲學,喜歡哈耶克和《通往奴役之路》,沒事寫寫文章。

在創業上周航有點另類,他不屑於價格戰,強調原創,專註產品,把“共享汽車社會”的理想作為易到用車的終極願景。

但不能否認的事實是,周航把易到做失敗了。

固執和保守是周航複盤出來的教訓。易到並非沒有跑出來的機會,但周航認為他對用戶的需求把握得最準,不應該去挑戰出租車政府管制的體系,所以易到從始至終都沒有進入出租車市場。當然,他也不願意靠資本活著。

“雖然他有合夥人,但我覺得能夠與他一起相互支持、激發的搭檔並沒有。”周航好友、航班管家創始人王江曾對創業家說,“他一個人在戰鬥,付出的努力和辛苦就會比我們大,所謂的出錯概率也會比較大,一個人戰鬥就是這樣。”

但周航低估了形勢的發展。當易到還守著自己的地盤緩慢開墾時,滴滴和快的都拿著風投的海量資金進場。他所處行業的競爭實在過於激烈和殘酷:這是一個拿幾十億美金燒錢的行業,回看十年都絕無僅有。這個行業的選手們也都彪悍十足:無論程維,還是卡蘭尼克,無一不驍勇善戰。只有周航看起來,像個性情溫和的文人。

“我其實融錢一直都不困難,像2014年C輪的時候,我們有機會拿很多錢,當時應該說有機會拿到非上市融資里面最大的錢。但是我們沒要。為什麽沒要?一方面考慮股權會稀釋很多,另外很重要的就是我們對競爭形勢的估計。我們沒有想到如此的慘烈。”周航2015年10月在接受創業家采訪時如是說。

很多人事後回顧,如果不是2015年資本瘋狂湧入,也不至於造成如此慘烈的補貼大戰。而易到或許能因此緩過來,避免當下的悲劇。但這種假設已經沒有多少意義,而周航則用“腥風血雨”來形容創業本身。

“我覺得年輕的創業者也沒什麽好抱怨的,大家都是同一起跑線。雖然你覺得可能太過於叢林社會了,弱肉強食,優勝劣汰,速度很快,也很殘酷,但是我覺得創業本身就不是過甜蜜的小日子,本身就是一場腥風血雨,急風驟雨。本來就是一個波浪起伏的人生,你怎麽還能指望著一個甜蜜的小日子呢?”

三、

對於賈躍亭來說,這無疑是一場更加猛烈的腥風血雨。去年11月,賈躍亭發布了五千多字的“罪己詔”。這是外界首次看到樂視高層坦承戰略失誤。

樂視蒙眼狂奔多時,各路問題引發連鎖反應,從業務到錢,再到人,樂視陷入泥潭已近一年之久。

錢是這家企業最急缺的東西。賈躍亭為這家企業構畫了一個宏偉的藍圖,從最早買版權到後來做手機,從做電視到開始造汽車。人們贊賞樂視網早年大量購買版權的眼光,但另一方面,人們卻在為樂視造車感到憂心忡忡。

這個耗資巨大的工程耗費了樂視上百億的現金流,其命運也是一波三折,從工廠停建風波,到後來裁員風波。而今年初,融創火線馳援樂視150億元時,孫宏斌明確表示這筆錢不涉及樂視汽車,因為他也“看不懂”。

微信圖片_20170421165806

被看作是整個樂視生態地盤的上市公司樂視網,也遭遇困境。作為當年A股市場的首家視頻網站,樂視享受到了超高的市盈率。當資本環境向好時,堅挺的股市源源不斷地為樂視其它業務輸送養分。而如今,賈躍亭卻不得不想方設法穩定上市公司的業務。

在缺錢的日子里,人也在散去。今年春節後,包括樂視超級汽車聯合創始人丁磊、樂視體育總裁張誌勇、樂視體育COO於航、樂視全球投融資業務主管鄭孝明等多名高管離職。

樂視的持續動蕩引發了連鎖反應。2016年5月,樂視網曾打算收購樂視影業100%,確定的初步價格為98億元。近一年後,融創中國150億火線馳援樂視網,樂視影業融資後的估值為70億元左右,估值在縮水。亞足聯也在最近停止了與樂視的合作。

壞消息在一個接著一個。

樂視把周航的“叛變”形容為現代版的農夫與蛇。我們沒有辦法去了解賈躍亭此時的心境和真實想法。但我們可以看到樂視在發生的一些顯性變化,過去一年時間,樂視的發布會次數銳減,但樂視網的停牌次數卻陡增。根據創業家的不完全統計,樂視在最近半年時間,停牌次數已經達到了四次。在2016年,樂視網在交易日的停牌天數達到125天。而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樂視和賈躍亭幾乎沒有再提七大子生態的概念。

但這並不妨礙賈躍亭訴說著樂視的光榮與夢想,他極力地為自己辯解:現實並非大家所看到的那樣,樂視的未來一片形勢大好。賈說,創業如登山,離山頂越近,前路越發陡峭,腳步也越發沈重。

不過,堵在門口要賬的供應商和專車司機似乎並沒有這麽樂觀。在他們眼中,多麽宏大的生態都不如把幾千元的余額取出來重要。

而賈躍亭又能否度過這次“飛升之劫”,登上山頂? 時間會給出答案。

賈躍亭 周航 樂視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周航 航的 腥風血雨 與賈 賈躍 躍亭 亭的 飛升 升之 之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350

獨家披露:FF高管與賈躍亭“開撕”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1208/166337.shtml

獨家披露:FF高管與賈躍亭“開撕”
王丹薇 王丹薇

獨家披露:FF高管與賈躍亭“開撕”

“當得知我們不同意留下時,賈躍亭威脅我說要在媒體上讓我顏面掃盡,這是赤裸裸的敲詐勒索。”

來源 | 棱鏡

作者 | 王丹薇

編輯 | 楊顥 張伯玲

“我很開心,在FF的日子終於熬過去了。”

在11月22日,美國感恩節的前一天,當騰訊《棱鏡》在洛杉磯見到Stefan Krause時,他這樣形容現在的心情。

Stefan Krause於今年3月加盟樂視集團創始人賈躍亭投資的電動車公司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簡稱FF),目前正在經歷一場與賈躍亭的分手大戰。

此前,Stefan Krause曾在寶馬和德意誌銀行擔任C級高管。2016年底,賈躍亭與Stefan Krause初次接洽,不久,雙方就作為互補的“最佳拍檔”亮相公眾視野。然而,2017年11月11日,法拉第未來的一封措辭嚴厲的“閃電辭退”信,讓這兩人一拍兩散。

Stefan Krause緊隨其後在網絡上發布個人聲明,稱其已經在10月14日主動辭職並已立即生效。Stefan Krause稱,FF的聲明毫無事實根據,扭曲了他對FF所做的貢獻,他將保留維護自身利益的各種法律權利。

按照Stefan Krause的說法,與賈躍亭經歷的控制權之爭、FF的債務處理方式,讓其堅定了離開的想法。在他看來,賈躍亭在加州的創業,以及圍繞樂視、FF的新聞,讓外國商業社會未來在和這類中國公司打交道的時候,都會追加一個問號。

在談話中, Stefan Krause最常提到的,是自己當時作為法拉第未來CFO和COO的角色,在公司治理層面,應該承擔什麽樣的責任和義務,而這些似乎和賈躍亭的部分“指令”格格不入。

事實上,在賈躍亭和Stefan Krause心中,對於去年12月以來,二人從“蜜月”到“分手”的交往經歷,都有著根深蒂固的己見。騰訊《棱鏡》采訪多方信源,以求還原這近一年來,雙方真實的交往合作情況和分手的原因,解構出賈躍亭在管理上以及FF在經營上遇到的問題。

微信圖片_20171208191123

(Stefan Krause)

24小時博弈與開撕

11月11日,賈躍亭和Stefan的“對戰”剛一發布,即在網絡上引起熱議。有人不解賈躍亭為何在FF的A輪融資最關鍵的時刻,和外籍高管鬧翻;有的人隔岸觀火,覺得這場跨國的“辦公室政治”好像“孩子打架”;還有人認為,這不過又是一次FF高管離職,只不過這次格外高調。

事實上,在FF聲明發布的前一天(11月10日),雙方已經經歷了焦灼博弈的24小時,緊張的談判到最後,迎來了並不太美好的大反轉結局。

消息人士對騰訊《棱鏡》表示,在博弈中,賈躍亭的底線是Stefan Krause不可以在融資關鍵時刻對外宣稱辭職。而Stefan Krasue也開出了自己的要求清單,騰訊《棱鏡》尚未獲知這份清單的具體內容,但是從事態的發展來看,這份清單也許觸犯了賈躍亭的底線。

Stefan Krause對騰訊《棱鏡》表示,直到發聲明的前一天,賈躍亭仍在挽留他和Ulrich。“當得知我們不同意留下時,賈躍亭威脅我說要在媒體上讓我顏面掃盡,這是赤裸裸的敲詐勒索。”

一位接近該事件發展的FF內部員工也似乎被老板突如其來的聲明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在TA眼中,當時Stefan和Ulrich極有可能回來上班,“雙方的談判也似乎快要達成一致”,而辭退聲明“橫空出世”時,TA只能在社交賬號上留下一串無奈的省略號。

另一位接近該事件人士對騰訊《棱鏡》表示,對於這封言辭激烈的辭退信,公司90%以上的知情人都是反對的,“實際上,當時的對外聲明有兩個版本,一版溫和,一版嚴厲”,最後仍是按照賈躍亭所希望的方式毫不客氣地表達了出來。

FF方面對於騰訊《棱鏡》提出的聲明前一天的細節問題,以及聲明撰寫的過程,只用了“並不了解相關情況”作為回應。

微信圖片_20171208191132

11月15日,Stefan將在入職之初,賈躍亭“送”給他的特斯拉Model S歸還。一位FF前員工對騰訊《棱鏡》表示,老賈對高管出手大方,送特斯拉提供高檔住宅是標配。

名車豪宅陽光海灘,賈躍亭在洛杉磯的生活一度被外界瘋傳為紙醉金迷。“賈躍亭對物質生活沒有太多追求。”一位FF前高管對騰訊《棱鏡》表示,“賈躍亭‘豪宅’里昂貴的紅酒的確不少,但是奢華物質都是用來招待門客的。”

和許多前高管一樣,入職之初,賈躍亭通過鄧超英(長期擔任FF要職的華裔高管)將特斯拉頂配車的鑰匙交給Stefan Krause,“當時他們說這是賈躍亭送給我的禮物,但是考慮到公司的經營狀況,我並沒有接受,我曾經提出自己花錢買下此車,但是手續一直沒有完成,這輛車名義上還是公司資產。”

FF的發言人則回避了“是否曾經為饋贈禮物”的提問,僅對騰訊《棱鏡》表示,這輛車屬於公司資產,Stefan在職期間,享有使用權。

至此,因為“會加速公司拿到A輪融資”而來的Stefan Krause,最終因為“阻礙公司融資順利進行”的行為而“被踢出局”。

FF債務危機引發的不安

Stefan Krause沒有來上班的消息,在十月下旬,已經在FF內部傳開。當時,員工們幾乎都知道,“為公司融資四處奔走”,近幾個月一直代表公司領導層與他們溝通工作進展的Stefan,“已經好幾天沒來過公司了”。

一位消息人士對騰訊《棱鏡》表示,Stefan的確已經在10月14日向公司遞交了辭呈,“公司的HR也知會Stefan稱,公司知道他14日起不再擔任FF的任何職務”。

根據加州法律,Stefan和FF簽訂的勞工合同為自願合同,沒有期限限制,雙方自願在任何時候知會對方終止合同,不必經過對方同意。

但FF為騰訊《棱鏡》提供的公司內部郵件記錄證明,Stefan Krause在10月14日之後,仍在公司組織召開會議:“Stefan先生在10月17日還通過CEO Office(總裁辦公室)否認自己辭職的謠言。”更有FF內部人士對騰訊《棱鏡》表示,在這幾次會議中,Stefan Krause試圖“挖”走一些人才,另起爐竈。

微信圖片_20171208191143

Stefan Krause則對騰訊《棱鏡》表示,在10月14日後,的確回過公司,和公司管理層開會,不但如此,自己還和Ulrich一起去過賈躍亭的私宅開會。

“公司管理層不少人希望辭職,我們和賈躍亭商量,在什麽樣的情況下,管理層不會離開,這樣我和Ulrich也會回來。14號後,我共回過公司三次,在第一次會議的開始,我就向管理層宣布,自己已經辭職,三次會議,我們都在聊,在什麽條件下,大家還願意留下,這些會議賈躍亭沒有參加,但是他知道會議的進行,我們也把討論的結果遞交給賈躍亭了。”他說。

FF發言人對騰訊《棱鏡》表示,“在近幾個月和投資機構的密切接觸中,Stefan先生的一些失職、瀆職甚至涉嫌違法的做法令公司創始人賈躍亭先生是否傷心失望,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賈躍亭先生仍誠心挽留過他, 並希望他能夠改正錯誤,並繼續在公司管理崗位上並肩作戰。”

一位消息人士對騰訊《棱鏡》表示,賈躍亭在10月14日後努力希望留住Stefan Krause的原因,主要在於,當時FF正在接受一個潛在投資方的盡職調查,“在Stefan和Ulrich都遞交了辭職信後,FF仍對那個投資方稱,Stefan和Ulrich都在公司擔任要職。”

他承認,公司總裁辦確有發出過 Stefan Krause否認辭職的郵件,“公司希望在洽談Stefan Krause去留的過程中,不要引起外部猜疑和恐慌,這封郵件是FF起草,Stefan Krause顧全談判的大局而默認的”。

一種觀點認為,Stefan Krause在公司最關鍵的時候辭職離開,並“有意走露了風聲”,是對賈躍亭的“逼宮”。

但直接促使Stefan Krause離開的,應該是FF財務危機重重對其造成的連帶責任。FF每半個月的工資成本在450萬美元到500萬美元之間。前述消息人士向騰訊《棱鏡》透露,“FF的財務極不透明,有時是臨發工資的前幾個工作日,賈躍亭才從不知何處弄來一筆資金,這讓很多公司外籍高管感到很不安”。

根據加州法律,只要有一次工資未發遲發,而公司沒有遣散員工的話,那麽公司負責人則要被追究法律責任。上述消息人士對騰訊《棱鏡》表示,Stefan Krause遞交辭職信的前一天,即10月13日周五,公司賬戶上仍沒有16日需要發放工資的款項。“Stefan Krause作為CFO,如果周一(16日)沒錢發工資,也不遣散員工的話,那麽需要承擔法律責任。”

控制權之爭

早在2016年末,FF和Stefan Krause即開始接觸。2017年CES上,Stefan Krause和不少業界人士一樣,因為看到了FF展出的91車型而頗為振奮。

微信圖片_20171208191150

一位歐洲知名傳統車企高管對騰訊《棱鏡》表示,FF對於電動車的構想超過特斯拉以及目前在做的其它電動車初創公司。“電動只是載體,汽車作為下一個最有潛力的智能平臺,其價值無須贅述,車聯網方面,FF的產品理念走在前面。”

一位美國底特律傳統車企工程師在對FF理念肯定的同時,也對騰訊《棱鏡》表達了理想和現實之間差距的擔心: “雖然FF方向沒問題,但是實現起來,和現實跨度太大。”

一位FF內部員工對騰訊《棱鏡》說,“賈總(賈躍亭)對工期和產量的把握在公司內外都屢遭質疑,如果拿iPhone手機和電動車對行業的改變以及產品問世後的制造量做比較,那麽兩者在供應量和制造環節實際上有天壤之別,電動車要在短期實現產量的爆發性增長幾乎不可能。”

除了生產環節的障礙,FF在融資和債務等多方面亦面臨挑戰。一位消息人士對騰訊《棱鏡》表示,Stefan和賈躍亭在CES期間相談甚歡,彼此認為對方的短板正是自己的價值所在。

三月,Stefan的加盟為FF既“吸睛”也“吸金”。和以往知名高管入職FF的高調宣傳一樣,3月7日,在賈躍亭微信公眾號上,署名YT Jia(賈躍亭英文名)的作者發布了“世界級大咖 前寶馬全球CFO Stefan Krause出任FF全球CFO”的文章。

Stefan和賈躍亭也度過了幾個月的“蜜月期”,公司內部也認為Stefan的到來是FF的新希望。除了CFO的職位,賈躍亭將首席運營官COO的職位也授予Stefan。一位FF前員工對騰訊《棱鏡》表示,Stefan加入公司後,不管賈躍亭在不在美國,都一直是Stefan以領導的身份和員工做融資進展、工廠建設等情況的溝通。

然而,雙方的第一條間隙發生在數位投資人要求以賈躍亭出局為入股條件之後。消息人士對騰訊《棱鏡》表示,賈躍亭認為是Stefan從中作梗,企圖和外部投資人一起將FF低價收購,而Stefan自己擔任新公司的CEO。

Stefan Krause對騰訊《棱鏡》否認了這一說法:“我進入FF以來,接觸了數十個投資方,最終也有五個左右的投資方進入了最後的談判階段,他們之中的確有人提出,投資的條件是賈躍亭出局,但是這不是我的主意。”

FF的領導權,是賈躍亭的底線。11月2日,賈躍亭在與騰訊《棱鏡》獨家對話時表示,“死也不會交出FF控制權”,並強調“在產品設計上,自己會‘獨斷專行’”。

FF目前對外仍然宣稱公司尚沒有正式任命CEO,前述消息人士對騰訊《棱鏡》表示,賈躍亭曾經給包括前福特高管和Stefan Krause在內的幾位加盟高管許諾過CEO的職位,但是從來沒有兌現。

賈躍亭 樂視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獨家 披露 FF 高管 與賈 賈躍 躍亭 開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548

FF前高管與賈躍亭逐鹿中國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8-03-16/1199741.html

_____2018-03-16___91242.thumb_head

[Krause預計,一般電動車工廠的投資可能在10億美元左右。不過EVelozcity對工廠的設計有一個全新的理念,如果按照這種理念來布局生產線,那麽工廠的投入可能會大幅降至5億至6億美元。而中國代工工廠生產的電動車,未來也計劃供應出口]

就在賈躍亭投資的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下稱“FF”)在中國積極拿地準備建廠造車時,曾被賈躍亭“趕走”的FF前首席財務官Stefan Krause和FF前首席技術官Ulrich Kranz新創立的電動車公司Evelozcity正悄然布局在中國生產制造電動車。

Krause日前在北京瑰麗酒店的莊園俱樂部(Manor Club)接受了第一財經記者的獨家專訪。這是Krause首次在中國公布EVelozcity的細節,據透露公司已經融得10億美元資金,第一輛量產車將於2021年上市。

賈躍亭曾經的“救世主”

這位被稱作是FF曾經的“救世主”的德國人,具有長達20年財務和汽車領域的背景,先後任職於寶馬汽車和德意誌銀行。2017年初在美國的CES上第一次見到FF的概念電動車FF91,大為驚喜。他與賈躍亭一拍即合,於當年3月加入FF,幫助賈躍亭實現“造車夢”。

接下來的事盡人皆知,FF遭遇了重大的資金鏈問題。

去年11月,FF突然發布公告稱,上任九個月的首席財務官Stefan Krause正式被“開除”,理由是他“阻礙公司正常融資的順利進行”,存在失職、瀆職甚至涉嫌違法的行為,嚴重損害公司和投資人的利益。Krause也承認他已於10月14日辭職,不過他指責FF編造事實惡意誹謗,並表示將采取法律手段。與Krause同時被“開除”的還有加入FF不久的首席技術官,寶馬i系列之父Ulrich Kranz。

在離開FF不到一個月,Krause就在美國註冊了一家名叫EVelozcity的電動車公司,Kranz和FF前設計主管Richard Kim共同加入。今年年初,FF對Krause和EVelozcity提出起訴,理由與Uber和谷歌Waymo案相似,都是指控前高管盜走了公司的技術,自立門戶。

因為不知道Krause喜歡喝哪種咖啡,工作人員在他面前放了兩杯咖啡,一杯加糖加奶,一杯黑咖啡。他拿起那杯不帶奶的,喝了一口,開玩笑地說道:“喝那麽多咖啡是讓我保持清醒嗎?”

這杯咖啡一喝就是近兩個小時。喝完咖啡他就要飛回美國洛杉磯。令記者欣喜的是,Krause很放松,全程都面帶笑容,即使在談到FF的經歷時,也並未讓這位久經“商場”的老將“談虎色變”。

2021年量產車上市

Krause近期密集到訪香港、北京等地,一方面是和投資人見面,但他還有個更為艱巨的任務,為他的新公司尋找中國生產合作夥伴。

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EVelozcity目前有充裕的資金,國際投資人中有歐美和中國的投資者,也有亞洲其他地區的投資者。公司的主要目標是電動車的設計,電池的軟件控制等電子系統的開發,品牌的建設和銷售等。生產制造將交給傳統汽車生產工廠完成,因為他們更加專業。”

Krause還向記者介紹道,EVelozcity在美國也是同樣的運作模式,生產由合作夥伴完成。第一批量產將在美國,然後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將在中國生產。至於是利用現有汽車生產線,還是新建生產設備,具體細節還有待商議。

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Krause這次訪問中國,已基本敲定生產合作夥伴,將於近日公布。此外,EVelozcity還計劃於近期在中國設立辦公室,並且招募工程師和供應鏈人員以及采購人員。辦公室主要負責與合作夥伴公司共同管理供應商網絡,貼近市場,了解中國客戶的需求,並且做質量管控的工作。公司的目標是今年將全球員工規模從目前的100人擴張至300人左右。

Krause預計,一般電動車工廠的投資可能在10億美元左右。不過EVelozcity對工廠的設計有一個全新的理念,如果按照這種理念來布局生產線,那麽工廠的投入可能會大幅降至5億至6億美元。而中國代工工廠生產的電動車,未來也計劃供應出口。

“EVelozcity會盡可能多地把生產交給合作夥伴,而專註於產品設計,采購零部件工作由合作夥伴來做。EVelozcity會將美國先進技術帶來,而不是自己把所有的事情都做掉。”Krause認為只有這樣才能發揮各自的專長。

根據Krause的設想,汽車的底部就像一塊滑板,電池附於汽車底盤。在底盤之上,因為不再需要發動機廂,司機的位置可以在碰撞安全距離許可的情況下,盡量靠前,這樣乘客會具有更大的空間。而乘客也不必再繞到車後部打開行李箱放行李,而可以直接帶到車中,如嬰兒車等。EVelozcity首批將開發三款不同功能的車型,包括一款城市代步車、一款共享出行用車,以及一款短距離送貨車,續航里程都在250英里左右,且車內軟件可以升級,適應未來自動駕駛的趨勢。

Krause預計,首輛量產車將於2021年上市,爭取在2019年發布概念車。屆時如果生產線實行三次倒班制,年產量預計可達30萬輛。

法拉第未來的“追殺”

但這一設計理念並非前所未聞。2016年FF推出概念車FFZero1時,就已經宣布了可變平臺生產架構(VPA)。FF高級研發副總裁Nick Sampson曾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基於一個相同的平臺開發不同種類的車型,這將極大地節省投資成本。”

鑒於目前FF和Evelozcity之間的訴訟案仍在進行中,Nick Sampson拒絕向第一財經記者對此做出評論。

中國政府正在大力發展電動車。這也令中國電動車市場的競爭變得更加激烈。Evelozcity選擇此時加入電動車混戰,可見手中還是有“王牌”可出。

Krause承認,自己是“後來者”,但是他認為,Evelozcity的定位會為他們贏得優勢。“我們的電動車定價將會在5萬美元以下,我們相信3.5萬美元是市場的‘甜蜜點’。”特斯拉的Model 3起價就是3.5萬美元。

Krause相信中國市場的潛力之大能夠讓所有的市場參與者在公平競爭的前提下共同發展。不過他也認為,未來汽車行業一定會是優勝劣汰的行業,充滿著整合兼並的機會,投資者也將在退出過程中獲取利益。

根據研究機構Statista的數據,2017年中國電動汽車銷量達到了創紀錄的57.9萬輛,但這一銷量仍然僅占中國汽車整體市場的不到2%。機構預測,目前全球40%的電動車領域的投資發生在中國,到2030年,中國電動車銷售將占到全球的一半。

Strategy Analytics中國高級分析師李建宇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未來七八年內,新造汽車企業與傳統車企之間的競爭將更加激烈。“電動汽車的銷量已經非常強勁,一些地方政府去年年底減少甚至取消了生產和銷售的補貼。”李建宇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但這並未影響新造互聯網汽車初創公司繼續投入新一代電動汽車的研發和量產,以迎合不斷增長的市場需求。”

Krause沒有對FF起訴的最新進展做出評論。但是他曾發表聲明稱,FF的起訴是誹謗和無中生有,現在律師在處理這些事情,這並不會影響到公司的業務開展,Evelozcity仍將在中國大力進行市場布局和招聘。

對於在FF的經歷,Krause認為非常有價值,對他個人的發展仍有很大幫助。“至少我知道了什麽是可以做的,什麽是不能做的。你不可能一個人把所有的事情都做了。”Krause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經驗是從成功中獲得的,也是從失敗中汲取的。比如有些人和你的意見不一樣,這也是非常正常的。”

Krause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FF最後沒有在他的帶領下取得成功,當然非常遺憾。但是他對FF的貢獻也是有目共睹的,他一手建立起了一支非常了不起的團隊,並且一起度過了一段非常艱難的日子。他還表示,很高興看到FF獲得新的融資,“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FF 高管 與賈 賈躍 躍亭 逐鹿 中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1557

樂視網:已與賈躍亭及其關聯方達成三項抵債方案

樂視網4月11日發布公告稱,與睿賈躍亭及其關聯方存在應收賬款、其他應收款等關聯欠款。截至2017年12月31日,關聯方對上市公司的關聯欠款余額為700099.54萬元(上述財務數據未經審計,最終以審計值為準)。

針對非上市體系關聯公司的債務問題,公司已與債務方達成以下三項抵債方案:

(1)樂帕持有樂視金融100%股權,樂帕已與公司下屬子公司新樂視智家簽署了零對價的股份轉讓協議,股權結構上樂視金融成為了新樂視智家的全資子公司。公司已聘請第三方專業評估機構對樂視金融股權進行評估,將參考估值結果確定以資抵債金額,暫按14.00億元作為估值結果。

(2)樂視控股以持有新樂視智家的股權進行質押,為新樂視智家取得中國民生信托有限公司貸款合計11億元,現階段對樂視控股質押的股權即將進入司法拍賣程序,拍賣所得資金用以償還非上市體系關聯公司欠款。

(3)新樂視智家以9290.00萬元價格以資抵債受讓樂視電子商務經營的網站(樂視商城)及相關資源、知識產權等資產。

此外,公司正在積極與樂視非上市體系進行協調,責成關聯方切實解決上市公司對非上市體系公司因歷史關聯交易形成的關聯應收款,緩解公司資金壓力。

視網 已與 與賈 賈躍 躍亭 及其 關聯方 關聯 達成 三項 抵債 方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098

樂視網:無法確認FF資金來源與賈躍亭未履約借款有無關系

4月17日晚間,樂視網回複深交所問詢函稱,公司目前無法確認 FF 的資金來源與我公司關聯方應收款項、賈躍亭未履約的相關承諾借款是否存在直接或間接關系。公司正在積極與樂視非上市體系進行協調,責成關聯方切實解決上市公司對非上市體系公司因歷史關聯交易形成的關聯應收款,緩解公司資金壓力。

樂視網稱,公司將繼續對賈躍亭、 Faraday Future 及其關聯方與睿馳汽車關聯關系及投資款項資金來源進行質詢、 核查。同時,公司也將持續關註該事項的進展,如進一步獲取相關信息,公司將嚴格按照有關法律法規及其規章制度進行披露。

消息面上,有媒體報道稱,恒大集團董事長許家印已確認投資了賈躍亭旗下的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來),並成立了專門的汽車團隊。目前尚不清楚這是許家印個人投資,還是恒大投資。對此,恒大方面並未予以否認,只是回應稱“不太清楚”。此外,報道稱,除FF外,新樂視智家最近也會有資本介入,且已經進入最終簽字環節,最快將於近期公布。考慮到最近騰訊與新樂視智家有版權合作,外界猜測騰訊或將是熱門投資人選之一。據一位接近樂視的知情人士透露,資方主要來自孫宏斌的“朋友圈”,每家投資金額不會太多,並且會簽署嚴苛的投資條款。

此前,樂視網發布公告稱,新樂視智家電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樂視智家”)將按照90億估值以現金及債權增資不超過人民幣30億元,這筆融資從今年年初就已經開始。3月29日,樂視網發布公告稱,“此前確定的各增資方擬按照120億以上估值進行融資,擬調整為90億。”這筆30億元的融資,大部分來自幾大投資方,另一部分將通過債轉股的形式募集資金。

樂視網今日放量漲停。盤後龍虎榜數據顯示,當日買賣該股的資金均來自遊資營業部。其中,方正證券北京安定門外大街營業部凈買入超1億元,中信證券上海分公司凈買入4460萬元,中國中投杭州環球中心營業部及銀河證券北京阜成路營業部凈買入額均超2000萬元;賣出方面,紅塔證券上海驪山路營業部凈賣出2588萬元。

 

視網 無法 確認 FF 資金 來源 與賈 賈躍 躍亭 亭未 履約 借款 無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48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