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兩部委核實娃哈哈2015年繳費212項共7412萬元

杭州娃哈哈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宗慶後近期接受媒體采訪感慨稅費負擔重,其中光各種費就達500多種。

這一問題引起財政部和國家發改委的關註。針對娃哈哈集團提供了所屬131家企業2013年以來曾發生過的533項繳費項目,兩部委委托浙江省等25個省(區、市)財政、價格及其他部門進行了核查。

最終發現,2015年娃哈哈集團及所屬企業實際繳費項目為317項,如果將這些費用對應國家收費口徑,實際為212項,繳費金額7412.07萬元。如果扣去經營服務性收費和協會商會會費等非政府性收費項目後,政府收費項目為29項,不過總金額仍高達6014.59萬元。

盡管實際收費項目並沒有500項之多,29項政府收費也低於市場預期,但在經濟下行壓力下,企業費用負擔仍較重。

對此,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將同有關部門組織對涉企收費進行新一輪清理規範,研究提出取消、停征和減免一批涉企收費項目,切實加強和規範經營服務性收費管理,治理各類“紅頂中介”收費的具體措施,進一步減輕企業負擔。

收費533與212之差

為何哇哈哈集團提供的533項收費,和最後有關部門核查的212項收費有如此大的差距?這主要是統計口徑之差。

哇哈哈提供的是533項收費,是所屬131家企業2013年以來曾發生過的繳費項目。

而財政部等核查的企業2015年實際繳費項目為317項。

而且,在這317項收費中,由於企業統計口徑與國家收費目錄清單口徑不同,如,國家批準設立的計量檢定費1項行政事業性收費,企業按照計量器具的不同,分別記錄為水表檢定費、流量計檢定費、溫度計檢定費、砝碼檢定費等64項收費。剔除這些重複計算後,2015年娃哈哈集團及所屬企業的繳費項目為212項。

對於533與212兩個數字之差,財政部有關負責人作了解釋。

一方面是因為2015年娃哈哈集團及所屬企業沒有開展如資產評估、開業公告、商標註冊等業務,也沒有相關繳費;另一方面是因為國家及地方近年已經取消或停征部分收費項目,如工商註冊登記費、原產地證書費、海關監管手續費、征地管理費、檔案保管費等。

政府收費29項

根據核查結果,在哇哈哈集團及所屬企業的212項收費7142萬元中,非政府性收費共183項。其中,經營服務性收費148項(1236.30萬元);協會商會會費、訂刊費等其他收費35項(161.17萬元)。

也就是說,在212項收費中,政府收費一共29項,6014.59萬元。

這主要來自三部分。一是政府性基金2項,全部為國家設立項目,共3456.43萬元;二是行政事業性收費26項,其中,國家設立22項,地方設立4項,共2185.25萬元;三是國有資源有償使用收入(排汙權出讓收入)1項,為國家設立項目,共372.91萬元。

盡管政府收費項目相對來說並不多,但政府收費項目金額占收費總金額比重為81%,因此企業費用負擔仍主要是來自於政府收費。

宗慶後近期公開表示,2015年娃哈哈集團實現營業收入495億元,利稅115億元,上繳稅金56億元。

那麽,7142萬元費用占企業營業收入比重為0.14%,占利稅比重為0.62%,占稅金比重為1.2%。

不過,2016年娃哈哈繳納的政府費用會明顯減少。

浙江省財政廳稱,2015年娃哈哈集團所屬在浙江39家企業繳納的地方水利建設基金,總金額為3113.2萬元。浙江省自2016年4月1日起,減按70%費率征收該項基金;2016年11月1日起,全面停止征收該項基金。

宗慶後近期在接受浙江衛視采訪時也表示,2016年1~11月已經交各種費用4000萬元。

這相比於2015年全年7412萬元的繳費額,有較明顯的下降。

財政部有關負責人稱,2016年娃哈哈集團尚無全年數據,但從2016年1-9月數據看,較2015年同期在繳費項目和金額上,均有一定程度減少。

清費專項督查

娃哈哈交212項費,是否出現政府亂收費行為?

財政部有關負責人稱,在核查過程中,雖然尚未發現亂收費問題,但貴州省財政、價格部門發現,國家於2015年1月1日取消工業產品生產許可證審查費,由於地方有關執收部門收到文件的時間滯後,導致在2015年初向企業收取了一筆工業產品生產許可證審查費,省財政、價格部門已要求執收單位向企業辦理退付。

財政部表示,目前,我們要求各省(區、市)再開展一次全面自查,舉一反三,堅決杜絕此類問題。財政部、國家發改委將進行專項督導檢查。

上述負責人稱,娃哈哈集團反映的問題,說明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企業對繳費負擔的感受更加敏感。我們將繼續強化“放水養魚”意識,采取有效措施,增加企業在清理規範收費方面的獲得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