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獨家|共享辦公整合潮來襲,Wework與裸心社合並

4月12日早上,共享辦公企業裸心社的員工被告知,公司將與WeWork合並。不過與裸心社合並的主體是WeWork China 而非集團WeWork Global。

第一財經記者獨家獲悉,WeWork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Adam Neumann現身裸心社進行合並的相關演講,將此事稱之為合並而非收購,其表示,兩個公司價值觀契合,這是最佳的選擇。

據接近裸心社消息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裸心社的員工並沒有被WeWork團隊整合或遣散,而員工也將成為股權持有人,並將全程參與WeWork對新員工的訓練。兩個公司的合並期預計為半年左右,今年年內,裸心社還將是獨立運營。

兩大共享辦公的合並

WeWork是來自美國的共享辦公巨頭,也是共享辦公領域的啟蒙者,於2016年7月正式進入中國市場。WeWork聯合辦公空間2010年創立於紐約,現已覆蓋全球71座城市,200多個辦公地點,擁有超過21萬會員。目前,在中國,WeWork的辦公空間集中在上海和北京兩個城市。

2018年2月,WeWork大中華區總經理艾鐵成宣布將進入深圳,以及廈門、成都、蘇州、杭州等8個城市。艾鐵成甚至表示:“今年底之前,WeWork會有更多的店開業。如果中國(擴張)不比全球速度快幾倍,就是我的工作沒做好。”

為了開拓中國市場,WeWork在中國成立了獨立的公司,投資也是獨立的投資。2017年7月,軟銀集團及私募基金弘毅向WeWork投資5億美元,並設立中國WeWork公司。這5億美元將專款專用,用於WeWork在中國市場的擴張。

第一財經記者曾采訪艾鐵成,軟銀和弘毅在盈利和資金回報周期上有什麽要求?艾鐵成回答:“(軟銀和弘毅)與我們的理念非常一致,這種回報就是未來幾年整體的增長。我們的首要目標就是擴張。”不過盈利和財務數據艾鐵成不願多談。

在此邏輯下,WeWork把裸心社收入麾下不難理解,一切為了擴張和規模。

裸心社的創辦則頗有意思,其創始人——高天成,在2005年來到中國發展。當他在繁華喧鬧的上海工作時,非常思念南非的遼闊空間。他花了6年時間,終於找到避暑聖地——莫幹山。在高天成和他的合夥人盧家寶、賴怡凡以及他的夫人葉凱欣的努力下,裸心谷在2011年10月開幕了,這個定義為野外奢華酒店的裸心谷曾經一房難求,一度成為中國最熱門的度假旅遊品牌之一。從2015年開始,裸心希望通過自己獨特的理念和方式, 創造出新的工作生活方式, 裸心社應運而生,其希望創新立異與獨具設計感的聯合辦公空間,為創業者、中小企業,和跨國大公司提供一個平臺。

第一財經記者從接近裸心社的消息人士處獲悉,目前裸心社的員工員工也將成為股權持有人,並將全程參與WeWork對新員工的訓練。兩家公司的合並期預計為半年,今年年內裸心社還是獨立運營。

截至發稿時,Wework對此未予置評。

資本整合潮來襲

此前,裸心社方面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還表示,裸心社還計劃和摩拜單車、灣流國際等進行跨界合作,互相導流客源。截止至目前,裸心社在中國、越南、澳大利亞、英國等國家和地區擴張,其在上海有17家店、在北京有6家店。

第一財經記者註意到,裸心社的資本運作一直存在,但是其融資道路走得並不順暢。裸心社於2016年11月宣布獲得基匯資本的B輪首批融資以打開亞洲市場。2017年年中,裸心社宣布將與JustCo合並,幾乎同時,啟動C輪融資。但目前,裸心社與JustCo合並計劃被擱置,C輪融資仍未能完成。

裸心社聯合創始人、董事長高天成此前表示,隨著市場競爭日益激烈,合並和融資輪對於共享辦公空間而言至關重要。他打算在投資者的支持下,繼續迅速擴張。然而如今,裸心社的前程已變。

第一財經記者多方采訪了解到,裸心社過去一年在中國運營不佳,人員流失較為明顯。加之融資並不十分順暢,因此對於裸心社而言,談妥一個價格來出售共享辦公業務算是一個不錯的出路。而對於WeWork而言,可以擴大業務版圖,提升自身市場估值。甚至有業內分析估測,此次與裸心社的合並易完成後,WeWork中國的估值將超過25億美元。

共享辦公的資本潮依然來襲。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第一季度,共享辦公共獲得約19.3億元融資。1月11日,氪空間宣布完成6億元Pre-B輪融資,是中國共享辦公領域最大單筆現金投資。3月27日,夢想加空間宣布正式完成總規模達3億元B輪系列融資。3月28日,米域MIXPACE宣布完成B-1輪融資,4億融資款已到賬,並將在近期逐步落實B-2輪融資。資本運作的頻繁也加速了並購潮的來襲,2018年1月3日,優客工場完成對洪泰創新空間全資並購。同年3月9日,完成對無界空間的並購。3月26日, 優客工場和wedo聯合創業社聯合發布消息稱, 雙方即將完成合並。

隨著小企業生命周期的變短和新一代中國工作者對辦公需求的升級,產品化、提供完整服務、方便拎包入駐的聯合辦公逐漸受到了更多企業的青睞。聯合辦公空間品牌米域,和裸心社、wework也稱為市場競爭對手。

米域創始人、CEO馮印陶認為,隨著聯合辦公各品牌產品定位細分逐漸明晰,領跑梯隊品牌,特別是資金實力雄厚、產品特色鮮明、運營能力強的品牌將聚攏資源占據優勢。經過整合後,行業內會最終剩下4、5家較強品牌。米域認為,本土品牌更理解中國用戶的需要,特別是廣泛的、在一線城市8090後工作者的升級需要,本土企業將最終勝出。近似產品品牌合並後,市場玩家數量減少,資源將進一步向有特色、有能力的品牌聚攏。

獨家 共享 辦公 整合 潮來 來襲 Wework 與裸 裸心 心社 社合 合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23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