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紅博愛身世起底:紅會特批的「總發包商」

http://www.21cbh.com/HTML/2011-7-4/5MMDcyXzM0ODU5MA.html

郭美美炫富事件,從八卦新聞演繹為公共事件。

浮出水面的中紅博愛資產管理公司最符合郭美美的微博描述:「負責與人生保險或醫療器械等簽廣告合約,將廣告放在紅十字會免費為老百姓服務的醫療車上。」

中紅博愛串聯起紅十字會、商業系統紅十字會、郭美美,成為漩渦核心。

7月4日,商業系統紅十字會副秘書長李慶一告訴記者:「我們已經被中國紅十字會暫停一切業務。」當記者問及中紅博愛的「博愛小站」項目沿革,他只解釋稱:「這都是歷史問題。」

「博愛小站」是市場化的方式運作公益事業的典型項目,中國紅十字會秘書長王汝鵬對這一模式相當認可。但郭美美事件以來,這一模式受到廣泛質疑,其中可能涉及的利益輸送讓紅十字會屢次發表聲明否認。

中紅博愛法定代表人翁濤對本報記者稱,獲「特許資格」的中紅博愛幾近停滯。

公益項目市場價值難變現

「在2008年奧運會期間博愛小站最鼎盛的時候,全國也只有30多輛車」

命運多舛的博愛小站項目起始於2006年。紅十字總會2006年「53號」紅頭文件是《中國紅十字會「關於紅十字博愛服務站進社區」的批覆》,委託商業系統紅十字會承辦,並指定一家國企參與。

本報記者查詢得知,2007年5月11日,紅十字博愛服務站進社區活動正式啟動,首鋼集團西曼公司出資捐贈了廂式無動力車,也就是郭美美所稱的「醫療車」。當時的計劃是:在全國兩萬個社區固定擺放。

上述「國企」指的正是首鋼,西曼是首鋼旗下的特種車輛生產廠。當時投入車身的首鋼並沒有成熟思路,使項目處於半停滯狀態。半年之後的2007年9月,香港上市公司民豐控股開始接手,並公告稱與王鼎公司成立合資的「民豐博愛公司」,運作博愛小站。

但民豐控股也未能發掘出王汝鵬所稱的「公益項目的市場化價值」。2008年8月18日,民豐控股宣佈終止合作關係。博愛小站重新回到王鼎公司手中。

王鼎公司本身就是「市場化運作」產物。李慶一本人是王鼎公司副總經理,他稱,商業系統紅十字會獲批成立後,由於沒有撥款,副會長王樹民旗下王鼎公司出資,以彌補商紅會人員和經費不足問題。

民豐博愛公司「胎死腹中」後,2008年6月,王鼎公司與北京聖華傑廣告傳媒有限公司合資成立了現在的中紅博愛公司。與民豐博愛一樣,王鼎持有中紅博愛30%股份,出資額為1500萬元。實際由聖華傑公司墊付了這1500萬,王鼎公司並未出資。

聖華傑比首鋼、民豐控股更有運作經驗,拉到了一家國內重量級保險企業作為參與方,為其提供了廣告位,並由保險公司派出志願者服務社區,同時也推廣保險業務。上述保險企業視此為一項營銷手段,並表示將進一步推進博愛小站的建設。

中紅博愛法人代表翁濤告訴記者:「首鋼實際沒有投入幾輛車,退出後,新增的車輛都是參與機構買的。不過,在2008年奧運會期間博愛小站最鼎盛的時候,全國也只有30多輛車。」

這一數量與紅會推廣之初「20000個站點」的設想相去甚遠。或許是因為推廣較慢,2010年之後,勉強維持的博愛小站又陷入停滯。

2011年3月,聖華傑也無心戀戰,

將股權出讓給北京方圓偉業投資有限公司,中紅博愛法人代表變更為溫敏伊。溫敏伊與郭美美相識二人年齡相仿。

但這筆交易並未實際完成,最終這70%股權落入深圳物華手中。翁濤和王軍分別持有深圳物華90%和10%的股權。翁濤稱,郭美美男友是中紅博愛公司前董事王軍。炫富事件發生後,王軍已辭去董事職務。

市場化的尷尬

翁濤堅稱:「多家大企業5年都沒做起來的事情,不能算是一個賺錢的項目」

翁濤一直不願透露收購聖華傑70%股權的對價,只是表示:「當初只是計劃投一兩個億,希望能夠帶動更多的機構加入進來。」

翁濤表示,這次參股中紅博愛,他與商紅會簽訂的協議是30000個博愛小站,固定資產投入需30億,每年的運營成本還將有20億元。「如果不能產生商業價值,可能中國沒幾個企業能夠投得起。」

按翁濤的思路,每個博愛小站一輛車成本在5萬元左右。3萬個博愛小站,每個小站配一個工作人員,每月工資2000元,即是一筆巨大開支。人工成本一年當超過7.2億元。

但 由於郭美美事件的影響,翁濤承認,類似那樣與保險公司搞商業活動的思路將難以實施,博愛小站是否能做下去也很難說。但他表示:「公司近期將公佈中紅博愛項 目的商業計劃,包括與紅會、商紅會所簽署協議,以及我們的經營設想,希望吸引有興趣的人士一起來運作。也可以讓大家看到,我們用了紅會多少資源。」

翁濤堅稱:「多家大企業5年都沒做起來的事情,不能算是一個賺錢的項目」。同時,他對外高調承認郭美美是王軍的女朋友,並稱名車豪宅等均是王軍所送,事實上把郭美美置身於紅十字會之外,把問題攬到了博愛小站這一市場化公益項目之上。

按照翁濤的說法,中紅博愛相當於獲紅會特批的總發包商,郭美美事件令本來前景不明的項目更加無人問津。紅十字會這塊金字招牌,竟也無法換取豐厚利益,這是翁濤力證郭美美未從紅會獲利的核心證據。

據他稱,國家民政部、衛生部等部委對博愛小站項目相當支持,但僅停留在政策層面,並未投入真金白銀。而紅會又意圖「覆蓋1.8億人」,從這一項目幾屆合作方來看,紅會只求速推,並未考量合作方的運作能力,其目的似乎漸漸偏離了項目本身。

特別是此番入股的深圳物華,臨時組建,背景複雜。深圳物華成立於2011年3月,為了收購「博愛小站」項目而專門成立。商紅會和紅十字總會將一項重大公益工程交給它們,令輿論質疑是否存在利益輸送。

王汝鵬在公開回應中表示:「市場化運作的公益項目要讓公益慈善組織獲得公益資源,不花錢辦好事;也要讓承辦企業有一定的回報,保證可持續性。」

中紅博愛尚未實現商業價值,卻已刺痛公眾神經。中紅博愛浮出水面,將成為紅十字會「透明化」的開端嗎?

紅博 身世 起底 紅會 特批 發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14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