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什麼都敢、什麼都學 就是我的人生解藥 青光眼藥之父邱春億 81歲繼續挑戰糖尿病眼疾

2015-10-14  TWM

來自台灣的邱春億,約40年前發明了青光眼藥,造福廣大患者;81歲的他,仍不斷思考如何嘉惠更多眼疾患者,並且希望將發明成果,獻給他的故鄉。

在一場由台灣生物產業協會舉辦的新藥開發研討會中,他神來一筆提出建議:「台灣是隱形眼鏡王國,或許可考慮在隱形眼鏡裡裝上藥,把它變成一種藥物載體。」乍聽之下,有點誇張,但在場專家沒人可以忽略他的意見,因為,說話的人是邱春億。

「它是本世紀的靈丹妙藥!」一九七八年,美國CBS晚間新聞主播以這樣的口吻報導「左旋滴目樂」,這個在當年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青光眼新藥,發明者就是在台灣土生土長的邱春億。

刻苦的新竹囝仔

赤腳上小學 自動自發苦讀勤學在近期遠足文化出版的邱春億自傳《創新的視界》封面上,有這樣一句描述,「我對於我想要做的無中生有的事情,從未猶豫過。」的確,即使四 十三歲那年就發明新藥,在國際間被譽為「青光眼藥之父」,但他的腳步沒有停下;七十歲,提出治療乾性黃斑部病變的點眼藥;八十歲,還要挑戰糖尿病引起的視 網膜病變。

發表過三百多篇論文,專利發明三十件以上,雖然已經八十一歲,邱春億一直堅持「挑戰未知,無中生有」。接受《今周刊》專訪時,他娓娓道來自己從零開始的一生。

邱春億出生於新竹,在十一個兄弟姊妹當中排行第十,童年家境並不富裕,和許多同年代的台灣子弟一樣,有過赤腳上小學的經驗;考上新竹中學後,雖然學校規定必須穿著黑色皮鞋,但「礙於成本」,他穿的不是「一雙鞋」,而是各自零買、長相不同的「兩隻鞋」。

兒時經常看見媽媽、姊姊們一起編草帽貼補家用,這樣的身教,讓邱春億從小就非常獨立,「我覺得,只要自己肯學,不管什麼,一定都能學會。」學、肯學、盡可能地學,成了他自小認知的人生解藥。

兼五份差的研究生

跨界食品業 還研發煉油機器邱春億回憶,他就讀台大藥學系時,就兼了兩份家教;在台大藥理學研究所時期,更同時做五份工作,而且領的都是正職的薪水。當時每人平均月薪 大約是一千元,可是他的五份正職工作所得,加上研究生的薪水,一個月可以領到六千元,不可思議的是,「這些工作,原本都是我根本不懂的領域。」「但是我什 麼都敢、什麼都學。」邱春億說,當年的企業老闆普遍認為「台大學生什麼都會」,所以即使邱春億讀的是藥學,食品廠仍找他去工作。於是,他每天凌晨就起床, 研讀工作所需的相關書籍、論文,「二點一到,自動起床,從沒賴床過。」至於自學苦讀的成果,邱春億這麼說:「當時,我不但幫公司研究如何從黃豆抽取黃豆 油、精製時如何脫色脫臭,還自己研究機械學,幫公司設計生產設備,告訴鐵工廠我要用多大的油桶、用多厚的鐵皮,才能做出精製油的機器。」未知的領域,從來 不是邱春億的禁地,而是他永遠樂於闖蕩的戰場。

取得碩士學位後,一九六四年,邱春億到美國范德堡大學攻讀博士。對於研究,他的思惟和別人迥異,首先是要求跨領域。他說,多數人在做研究時,喜歡用和自己 同科系出身的人,這樣他們才有共通的語言,容易舉一反三,不會浪費時間在溝通上,「可是我一定要用不同領域的人,我學藥理,我的研究室要用化學、動物、物 理等不同科系的人,因為他們可能異想天開,給我一些新的刺激。」

極端淡定的學者

實驗成功會先懷疑 失敗也不受挫原來,就連做自己專精的學術研究,他也要自找麻煩似的加入未知元素,試著激盪出前所未見、無中生有的結果。

事實上,邱春億當年發明轟動世界的「左旋滴目樂」,就是一個百分之百無中生有的過程。在此之前,邱春億從未接觸過眼科藥理,一九七五年,一位研究生交給他 一篇名為《自主神經藥物與眼壓關係 》的博士論文,內容、條理、邏輯皆差,他忍不住花了一個周末自己動手整理,甚至就像當年苦心研究食品工業一樣,自行推敲出適當的藥理基礎。

他沒想到,當年醫學界根本沒人做過相關的綜合分析與理論詮釋,這篇論文很快引起轟動,也進而走到新藥開發的過程。

而在整個研發過程中,邱春億給許多人的最深刻印象,就是這位改寫醫學歷史的學者,一路走來,始終保持極端淡定的平常心。

「在家裡,我從來都感覺不到他的情緒激動。」邱太太笑說,她能體會邱春億的壓力,「畢竟,一個外國人在美國當上大學的系主任,要讓這些人心服口服,就得比 別人多一倍的努力,但他在家裡,從來沒有疲累的樣子,生活極度規律,我也從來沒聽過他抱怨。」對於自己高度沉穩的情緒,邱春億也有一番解釋,「實驗如果出 現好的結果,我的第一個想法是先懷疑:是不是做錯了?」實驗成功不急著高興,那麼,實驗失敗呢?「那也不必難過。」他說,遇到結果不如預期時,腦袋裡第一 個跳出的念頭是,「其中必有蹊蹺,只要能夠釐清,就可能有新發現。」這種近似於勝不驕敗不餒的超高EQ,讓他在發明「左旋滴目樂」之後,繼而開發出副作用 更少的「右旋滴目樂」。

由於生物的分子大多是左旋性,所以過去學界認為,只有左旋藥物才有療效,但邱春億卻希望親手證明右旋無效,沒想到這樣的實驗,竟發現右旋滴目樂同樣有效,他也再一次「無中生有」。

去國多年,邱春億對故鄉台灣始終有一份感情。在八○年代開發右旋滴藥物的期間,「我曾希望把右旋滴目樂拿到台灣來研發,提升台灣的醫療水準,沒想到台灣藥證處不敢批,結果二○○一年,它在中國上市。」

心繫故鄉的台僑

寫信提醒總統 對SARS提建言愛台灣的他,也曾向前總統陳水扁去信寫道,「我們要學美國,把生技當作重點發展產業,如果政府心態不改變,有再好的頭腦和研發,也做不出 新東西!」○三年,台灣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疫情嚴重,邱春億再寫信到總統府說,「SARS病毒在溫度降下來之後會更活躍,所以不能隨便退 燒;否則醫生以為病人燒退了、病也好了,其實病情反而惡化。」他建議讓病人退燒的同時,在胸部局部加熱(SARS死因多出自肺功能衰竭),以殺死病毒。

他很高興看到台灣政府有因應動作,規定藥房不能賣退燒藥,病人發燒就要到醫院接受治療。

彥臣生技藥品董事長黃中洋認為,邱春億和其他學者不同之處,在於「選題以實用性為考量」。因為有些學者做研究、寫論文,有很高的成就,但不一定能造福人 類;而青光眼、黃斑部病變,以及糖尿病所導致的視網膜病變,是成年人致盲的三大原因,青光眼之外,後兩者也正是邱春億目前著眼的主要目標。

通常一種藥物從開始研究到上市,整個過程大約是十二年,而邱春億的乾性黃斑部病變點眼藥,已接近研究尾聲,預計二、三年後上市,可造福為黃斑部病變所苦的大眾。

接下來,邱春億還從彥臣生技的一種新專利化合物中,找出可能用在治療糖尿病所引起視網膜病變的療方。

糖尿病患者約有三分之一會有這類困擾,因此他希望協助台灣業者研究開發,如果成功,同樣能讓廣大群眾受惠。

高齡八十一歲的邱春億,每天早上做二十分鐘體操後,和夫人一起出外散步四十分鐘,這樣的生活形態也維持了數十年。無論生活、研究的步調,甚至對於年輕時就開始藥理研究,對未知領域的探索,希望「無中生有」的熱情始終如一,他不只樂在其中,更對人類有顯著的貢獻。

何謂左旋?

指物質在化學結構上的不同性質。具有光學活性的化合物,利用平面偏極光測試時,如果偏極光向左旋轉,表示是「左旋性」;偏極光向右旋轉,則為「右旋性」。

邱春億

出生:1934年

經歷:美國德州農工大學藥理暨毒理系系主任、醫學院助理院長及副院長等學歷:美國范德堡大學藥理學博士、台大藥理學碩士家庭:已婚,育有二女

撰文 / 孫蓉萍


什麼 都敢 敢、 都學 就是 我的 人生 解藥 青光 眼藥 之父 父邱 邱春 春億 81 繼續 挑戰 糖尿病 糖尿 眼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4623

專家:空氣汙染會導致幹眼、過敏性結膜炎兩大眼疾

霧霾之下,戴個口罩就萬事大吉了嗎?科研結果發現:霧霾不僅傷肺,而且傷眼。

北京市眼科學與視覺科學重點實驗室梁慶豐等多位專家近期完成的“重視環境因素相關眼表疾病的研究”項目顯示,近年來,隨著環境汙染問題的加重以及現代生活方式的改變,由環境因素導致的眼部不適也在逐漸增多。“對於直接暴露於外界環境下的眼表組織,其影響是顯而易見的”,空氣汙染會導致“幹眼和過敏性結膜炎兩大眼表疾病”。

梁慶豐介紹,隨著工業化的發展,地球上的生命賴以生存的土壤、空氣及水資源都已經受到不同程度的汙染。尤其是某些化學汙染物,是自然界在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內難以自潔恢複的。“這些汙染物包含了許多化學毒性物質和對人體過敏的物質。在眼科領域,這些汙染物所造成的最直接影響就是對眼表組織的損害。”

研究發現,目前,由這些環境因素所導致的眼表疾病的發生率逐漸升高,發病人群逐漸年輕化。

研究顯示,環境汙染的來源主要有幾方面:工廠排出的廢煙、廢氣、廢水、廢渣及噪音;人類生活中排出的廢煙、廢氣、噪音、贓水及垃圾;交通工具(如燃油車輛、輪船及飛機等)排出的廢氣和噪音;大量使用化肥、殺蟲劑及除草劑等化學物質的農田在灌溉後流出的水;礦山廢水和廢渣等。

梁慶豐介紹,我國的大氣汙染屬於煤炭型汙染,主要的汙染物是煙塵和二氧化硫。此外,還有氮氧化物和一氧化碳等。這些汙染物主要通過呼吸道進入人體內,不經過肝臟的解毒作用,直接由血液運輸到全身。與此同時,這些汙染物還會作用於體表和眼表,從而產生一定的危害性。這種危害可以分為慢性中毒、急性中毒及致癌作用三種。

臨床調查結果顯示,幹眼是目前最為常見的眼表疾病之一。其中,幹眼在亞洲人群中的發病率約為17%~33%,而白種人的幹眼發病率相對較低,約7.0%~14.6%。

臨床研究證實,幹眼發生的誘因或外因主要為環境因素。其中,環境汙染如煙塵和細顆粒物等可導致幹眼疾病的發生。

研究人員此前對上海地區2009~2012年幹眼患者的門急診就診數據,與同期的氣象和環境數據,包括氣溫、相對濕度、風速、可吸入顆粒物、細顆粒物、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及臭氧等汙染物進行對比分析,結果發現,幹眼的發病與氣溫、相對濕度、風速、二氧化氮及臭氧密切相關。

此外,某些極端的氣候環境也可造成幹眼患病率的增加,如較高的海拔、強烈的紫外線、較大的風沙、極幹燥的氣候、炎熱的溫度等。

調查研究表明,汽車司機、農民、戶外工作者及礦業工作者的幹眼癥患病率較高。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溫度、濕度和風速對淚液的蒸發率影響較大;汙染的空氣、高粉塵及高溫環境下的工作人群眼表幹燥,幹眼發病率高。

幹眼的臨床癥狀主要包括眼幹澀感、燒灼感、異物感、視疲勞、視物模糊、眼紅、眼癢、畏光、刺痛及分泌物增多等。幹眼癥狀可時輕時重,早期癥狀為異物感,病情繼續發展則會有燒灼感、視力模糊及波動不適等,嚴重的幹眼癥患者可出現明顯的視力下降,進而影響工作和生活,甚至導致角膜潰瘍,直至失明。

上述研究項目介紹,過敏性結膜炎是過敏性眼病最常見的類型之一。近年來,由於眼部化妝品的使用、角膜接觸鏡的佩戴及空氣汙染加重等因素,致使其發病率進一步上升。在過敏性結膜炎患者所處的環境中,往往都有不同程度的工業汙染。

眼癢是大多數過敏性結膜炎患者的主要癥狀。另外,可伴隨有結膜充血、水腫,有黏液性分泌物,眼瞼皮膚紅腫等癥狀,並且越靠近眼眥的部分,情況越嚴重,患者一般沒有眼痛,也無明顯視力障礙,瞳孔反射正常。

梁慶豐等專家表示,對於幹眼的預防,首先要註意用眼衛生。戶外環境汙染時,應佩帶防護眼鏡避免煙霧和刺激性氣體,或減少外出。在電腦前佩戴角膜接觸鏡的人,也最好使用透氧程度高的品種。對於過敏性結膜炎,一般采用眼部冷敷,以降低局部溫度、收縮血管、減輕瘙癢及灼熱等癥狀。局部用藥治療,具有起效快、副作用小的特點,是治療過敏性結膜炎最常見的方法。

專家 空氣 汙染 染會 導致 幹眼 眼、 過敏性 過敏 結膜炎 結膜 兩大 眼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264

右眼貼大紗布王菲眼疾求醫

1 : GS(14)@2016-11-10 07:39:48

【變獨眼龍】■即使王菲低下頭,但仍可見她右眼貼了大紗布。DV圖片





【旺角】現年47歲的王菲前年與分手11年的謝霆鋒世紀復合,雖然與霆鋒各有各忙,但二人感情有增無減,霆鋒每有空檔都會飛往北京陪伴。向來行蹤飄忽的王菲,雖然大部份時間留在北京,就連早前為年底的上海演唱會舉行記者會,亦安排在北京舉行。不過,上月初她亦有應邀到巴黎出席時裝周,上月26日更被本報發現她秘密在港,素顏加便服現身旺角一間視力中心求診。



【鬧市落車】■王菲上月底突然現身旺角,為眼疾求醫。DV圖片

【鬼祟上樓】■王菲急步搭電梯上樓,怕被人認出。DV圖片

【急步離去】■王菲在視力中心求診一小時後離去。DV圖片

■經理人陳家瑛(左)指王菲去做近視手術。資料圖片

正值繁忙時間

當日約黃昏6時,本報發現王菲的七人車停泊在旺角鬧市,未幾便見素顏和頭戴cap帽、穿T恤襯淺灰色闊褲的王菲與助手一同下車。雖然當日是星期三,但正值放工時間,加上旺角人流長期多,故王菲下車後一直低着頭,明顯怕被途人認出,之後她與助手齊齊行入惠豐中心,再搭電梯直上9樓一間視力中心求診。由於診所應診時間至6時,故王菲抵達診所時已沒有其他人候診,不過王菲依然高度戒備,全程耷低頭坐,等了一會便入房見醫生。記者所見,該診所主要為病人做白內障、視網膜及黃斑點手術。據知,徐子珊前緋聞男友謝偉業亦是這間眼科中心的執業醫生,平時亦有不少藝人光顧。王菲大約在診所逗留了一小時,離開時乘電梯亦一直低頭,記者發現她右眼多了一塊大紗布。當她抵達地面層,即急急腳走上已停泊在大廈門口的七人車,直返位於深井皇璧的寓所。


「做近視手術」

對於王菲去旺角視力中心求診,其經理人陳家瑛昨短訊回覆本報:「王菲去做近視手術,冇乜大件事,謝謝大家關心。」採訪:楊浩賢、皓騫攝影:梁繼光、羅德光、陳辰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1109/19827245
右眼 貼大 紗布 王菲 眼疾 求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472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