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顛倒黃白】特朗普和希拉里,誰當總統更益我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8755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7月21日,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在克利夫蘭的最後一天,唐納德·特朗普接受本黨總統候選人提名;一星期後,7月28日,在費城的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閉幕式上,希拉里·克林頓也接受了本黨提名。至此,大選決戰正式開打。同時,國內互聯網上也是議論紛紛:特朗普和希拉里,誰當總統對中國比較有利?

這一問題,於特朗普確實有討論余地;對希拉里來講卻無甚意思。個中緣由,要從美國的國民性講起。

美國早期移民有兩類。一類是來發財的,以當年聚居在矽谷附近的淘金者為代表。缺吃少穿,風餐露宿。好不容易有幸淘到金蛋子,沒有女人共享欣喜,反有盜賊執意搶奪。所以聽到各國官員感嘆自家怎麽就沒能出個矽谷,筆者很想反問:你們是完美詮釋了“人為財死”的美國西部淘金者的後代嗎?雖說“見財就上”的基因各國都有,但數量和密度不足以引發質變啊。

如今再發現金礦,政府肯定第一時間接管。只有互聯網——英語 World Wide Web,很多美國人稱作Wild Wide Web,這一說法又來自 Wild Wide West(廣闊狂野的西部)——有二十年時間,美國政府放手不管,網上交易甚至不收稅。於是淘金者的後代奮勇沖入廣闊狂野的網絡,百萬富翁成批湧現;當然也有更多的人創業失敗,甚至輸掉褲子。

另一類移民則是來發現新世界的,以當年住在波士頓周圍的清教徒為典型。他們認為北美新大陸是上帝賜予的應許之地,相信美國是山頂上的城市(City upon a Hill),這城市的光芒將照亮世界。

兩類移民,對應了有著種種說法的美國外交兩種傾向:實用主義和理想主義,地緣政治和價值觀,高層秘密談判和“人民力量”,等等。對於具體的政治人物來說,兩種傾向多少都會有一些,並不截然可分。但大致來講,特朗普的一個重心是發財,希拉里則在追求實惠的同時尚有所謂理想。

特朗普聲稱要禁止穆斯林移民入境;在黑人與警察對抗時他毫不猶豫地支持後者,似乎對少數族裔不利。但穆斯林和黑人都有支持他的,更不要說華人。媒體很樂意報道這種“反常”。報道透露了一條信息:“反常”支持者有個共同點,他們都很想build wealth(積累財富)。積累財富只能靠自我奮鬥,這些人就跟強調國家福利的族裔兄弟分道投票了。

對內如此,對外談到中國,2016年3月里特朗普接受《華盛頓郵報》采訪時,評論版編輯問他:對南海局勢,美國應該怎麽辦?特朗普的第一句話是“我們對中國有貿易杠桿嘛”。

而奧巴馬和希拉里,是有著所謂“照亮世界”理想的。奧巴馬最關心的是氣候變化,人類能否繼續在地球生存;而希拉里,從她1969年在衛斯理學院畢業典禮致辭並因此上了《生活》雜誌以來,就一直是女性平權的標誌。這分別是他倆關心的最大問題。希拉里能否當選總統目前未知,但我們可以奧巴馬為鏡鑒。

希拉里任國務卿後的首次出訪,是到東亞並來了北京。出訪之前,美國國務院就放出風聲:兩國要談的首要問題是氣候變化,臺灣問題沒排上日程。2009年11月,奧巴馬首次訪華,在上海公開表示,他這次的目的就是中美帶頭,合作搞定年底召開的哥本哈根氣候會議。這是美國總統首次明言中美關系在俄美關系之上,雖然奧巴馬出於平衡考慮,7月里先訪問了莫斯科。為了他最關心的氣候大事,其他問題再緊迫也是第二等。亞洲的盟國怎麽想,俄羅斯又會怎麽想,奧巴馬一時顧不上這些地緣政治的考量。

希拉里任國務卿期間,為了推動女性平權,她做了大量的傳統外交之外的事。比如推動各國合作,向非洲贈送1億新式爐子。非洲和印度的數億婦女在沒有煙囪和其他通風措施的火堆上燒飯,她們和身邊帶著的幼童因此長期吸入煙灰,帶來嚴重肺部疾病。這是一個大國的外交部長要關心的嗎?但這就是希拉里(同時也有助於奧巴馬的減排目標)。

(作者為旅美學者)

顛倒 黃白 特朗普 特朗 希拉 誰當 總統 更益 益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898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