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名人品味》收藏田黃三十年 市值高達十億元 世界第一!陳國和見證歷史的玩石人生

2011-4-4  TWM




珍貴而稀少的田黃,是古代帝王送給臣子作為嘉獎的禮物,但隨著歷史演進,田黃散落在世界各處,陳國和收藏了百餘件田黃,不僅見證了明清時代的歷史,更豐富了他的人生。

撰文.許瀞文 攝影.吳東岳淡出經營權、退居日盛企業集團總裁的陳國和,今年初春之際,在收藏界引發一陣騷動,他秀出收藏三十年、共一百三十六件的田黃,市值高達十億元,堪稱世界第一。

收藏品價格漲超過百倍

近 年屢創中國文房拍賣天價的田黃,比鑽石、翡翠還稀有,陳國和情有獨鍾,收藏田黃多年至今,數量、質等堪稱世界第一。開幕當天「寒舍主人」蔡辰洋、立法院長 王金平、國民黨前主席吳伯雄等人都前來朝聖。承展的國立歷史博物館表示,「不敢說是絕後,但一定是空前。」不同於翡翠、鑽石的高知名度,田黃對許多人來說 相當陌生。田黃是一種壽山石,從山上滾落到田中,經過數千萬年的演化,吸收土壤中的礦物質,成為各種不同的顏色,當中又以黃色最尊貴,獨產於中國福州。因 為硬度只有二至三度,還有中國「軟寶石」之稱,因為田黃石「無根而璞、無脈可尋」,所以特別珍貴,因此有「黃金易得、田黃難求」的說法。

年 輕時就喜歡蒐集玉石的陳國和說,「玉石種類太多,有時難分真假,因緣巧合下,經友人介紹田黃,一看就覺得特別投緣,且只產於明清兩個朝代,考究容易,數量 又稀少,轉而開始蒐集田黃。」國立藝術大學兼任講師吳金洋強調,壽山石是一種資源稀少產品,已經越來越少,尤其是田黃,幾近絕產,當初大家不斷挖掘田黃的 那片地,現在中國政府已經把它蓋成公園,福州這個地方,要挖到田黃機率幾乎等於零,而陳國和的手中居然有百餘件田黃,市值超過十億元。

吳金 洋指出,田黃是中國人獨愛的印石,大多都是北京、故宮、上海博物館等有收藏,但數量不多,在中國經濟尚未崛起前,田黃價格不算貴,大概百來萬就買得到。自 從二○○三年中國經濟迅速起飛後,收藏家變多了,田黃變得又貴又難買,陳國和驕傲地說:「從當初開始收藏到現在,粗估價格增加兩個零。」藝術無價,再貴也 不賣怕不怕買到假貨?陳國和說,他背後有個顧問團,包含已故的名篆刻家王北岳、寒舍主人蔡辰洋,都是他智囊團兼好友,買東西前大家會先討論、交流,不怕買 到假貨。

花了三十多年時間,收藏百餘件田黃,大多是陳國和從拍賣場買回來的,也有些是拿自己心愛的珍寶和別人「以物易物」,像他就曾經拿齊白石的字畫、顧景舟的茶壺,去跟收有田黃的收藏家交換。

當中有個被雕刻成雙魚造型的田黃,是屬於田黃中等級最高的,稱為「田黃凍」,質地清澈可透過光,是陳國和最喜歡把玩的田黃。

陳 國和笑著說,因為自己是雙魚座,看到這個就決定要買下來,託朋友到香港拍賣場搶標,自己則與朋友現場手機連線,不管價格多少,一定要得標,到最後終於把心 愛的雙魚田黃帶回家,價格多少?陳國和笑著說:「這是藝術品,藝術無價啦,講到錢就俗氣了。」除了雙魚田黃凍,陳國和最愛還有一個平頂方章,這個方章不僅 有明末清初名家加持,質地透明,還重達二二三克,是少數方正的田黃。陳國和說:「這個方章是田黃中難得的極品,因為形狀方正、雜質少,給我五億元,我也不 會賣!」

珍品出借辦展推廣藝文

除了自己本身收藏,陳國和也樂於和其他人分享,他說:「只要有親朋好友結婚,我都會送上蒐藏的印石,印章上並刻好夫婦的名字,變成一種永恆的紀念。」曾經送過芙蓉石、白荔枝、壽山石、白芙蓉對章等,現在的價值當然也增加不少。

如 果有天寶貝女兒關穎出嫁,是否也打算送一個田黃、刻上名字給女兒,當作祝福呢?陳國和笑說:「我送給她知識,知識就是力量,她會更有智慧、勇氣去面對人 生。」這次之所以捨得將珍藏的田黃拿出來與大家分享,陳國和說,他希望能多培養台灣年輕人的藝術氣息,他發現有很多台灣人連歷史博物館都沒踏進來過。史博 館也與不少學校合作,邀請全校同學一同來看展覽,讓更多年輕人認識歷史文物,從了解古物中得到知識。

陳國和說,雖然自己本身是企業家,父親是建築師,女兒關穎在娛樂圈發展,三代都從事不同工作,但唯一不變的是對藝術的執著與熱愛。

陳國和

現職:日盛企業集團總裁、日盛金控名譽董事長經歷:日盛金控董事長、工商建研會理事長收藏成績:資歷達30年,為清翫雅集成員,以田黃、茶壺、鎏金佛和古玉收藏最具系統

 


名人 品味 收藏 田黃 三十 十年 市值 高達 十億 億元 世界 第一 陳國 國和 見證 歷史 的玩 石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76

【麻煩大了】殺豬的玩地產財技終歸是浮雲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0941

盡管在過去的180多天里預計要虧去7億港幣,但對雨潤,這仍然算不上什麽新聞。

只要看看中國CPI就能得到上述結論。至2015年7月,中國消費者物價指數已連續10個月處於“1時代”,其中前半年的累計升幅同比僅有1.3%,而政府部門全年調控目標是3%。請註意,6月份的CPI環比漲了0.2個百分點,還是托豬肉價格反彈所賜。鑒於豬肉價格之於一籃子采集樣本的權重,不少經濟學家曾將CPI戲稱為“消費者豬肉指數”。

所以,當有著每年5565萬頭生豬屠宰產能且連續經年穩居全球頭把交椅的雨潤食品,在7月14日發出九位數的半年財報預警時,確實沒有什麽值得驚訝的地方。

好吧,就算過去三十多年里中國人均年度豬肉消費量已猛增7倍至39公斤,但事實卻是,以三年一個峰谷周期定律,2015年就像之前的2003、2006、2009和2012年一般,是一個消費小年,從上遊的養殖戶到中間無論規模大小的屠宰企業,都是一個緊日子。

其實2014年便已不安生了。全國3786家規模以上屠宰及肉類加工企業中有351家出現虧損,占比接近十分之一,特別是牲畜屠宰企業的虧損面更同比增長了12.3%。按中國肉類協會的官方說法,全行業利潤同比下挫4.5%的狀況是“多年以來少有的”。而轉過年來,即便有春節這個財神爺襄助也依舊無濟於事。名聲和贏利能力一直居雨潤之上的雙匯發展,一季度凈利還同比大幅縮水了14.55%。由此可見,香港上市整十年的雨潤食品在公告中稱“虧損主要原因是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經濟結構轉型,高端餐飲及肉類消費市場疲弱”,等等等等,倒也不是一味推托。

有人算過一筆賬,以每頭豬屠宰利潤而言,當下還能多賺出近40元,但架不住屠宰總量上滑坡——來自農業部的數據,無論是生豬存欄、能繁母豬存欄、育肥豬存欄,均呈單邊下滑態勢,並直接導致全國規模以上生豬定點屠宰量已至8年來的最低值。當然,由於豬肉零售市場價格近幾個月走強,一斤肋排的價格已達28元,精瘦肉也要18元起,農民飼養欲望有望得到扭轉。

都怪月亮惹的禍?人家雙匯今年第二財季明明就有了明顯反彈不是。上周包括天邦股份、牧原股份在內的A股“豬板塊”也表現得十分活躍。而雨潤的問題這家公司自己就很清楚,只不過個中沒有一條能稱之為新聞,特別是今年3月23日隨著掌門人祝義才被以“協助調查”的名義遭警方監視居住之後,或許連口吐蓮花的底氣都沒有了。

想數年前,光大證券某分析師僅僅因為沒有調高其評級,便在電話中受到該公司董秘呵斥,稱“走著瞧”。這一瞧,果然了得,從2011年至2014年,雨潤食品營業額就從323.15億港元探到了191.58億港元,不見了足足41%。2014年的雨潤食品相較之前兩年確屬贏利,只那紙面上的5694.1萬港元凈利潤卻是在將遼寧、湖南兩家子公司出售換得3.5億港元凈收益上取得的,再加上一以貫之的政府各類補貼,不必拿國際奧數冠軍,兩廂一算任誰都心知肚明了。

一個財務手段而已。對於祝氏,對於雨潤,上述做法並不複雜,作為一個曾經將“負商譽”發揮到淋漓盡致的企業,這種表面文章甚至無須浪費太多腦細胞。

說破天,這原本就是屠宰食品公司偏懷揣一顆地產雄心,盡管一度以財技將泡沫吹至最大,最終卻因外部生態環境及遊戲規則的改變而走向沒落的老套故事。

關於雨潤動輒許以百億投資廉價獲得土地和政府相關貼補的消息已是不勝枚舉,而這些投資除了大批以“在建工程”方式存在之外,唯一的好處就是替祝老板積攢了足夠的銀行質押籌碼。問題是,當三四線城市的土地價格開始逼近其真實價值時,七個杯子兩個蓋的把戲也自然玩到了盡頭。

雨潤好不容易在2014年9月高調殺入杭州住宅市場,以4.18億拿下塊地,結果9個月後還是以4.4億轉讓他人了事。至於宣稱180億投資城市綜合體,先看看選址:徐州、淮安、宿遷,盡在蘇北人均消費力不強地區。

當雨潤終於下定決心不再做囤地的主兒時,偌大的攤子此時早已化身吞金獸,需要不間斷的現金流才能保證心臟不會驟停。即便今年6月祝氏家族果斷出售旗下南京中央商場部分股權換回8個億,那也只是杯水車薪了。

自2012年公司歷史上首現經營現金流赤字,雨潤的財務狀況一直在惡化,公司股價也從每股20港元跌到抹去後面的一個零。現在,連提供審計服務的畢馬威,都以“不作出意見”作為自己的審計結論。確實,如果上市公司自身已明白無誤開始提示無法持續經營的風險,就不必再勞煩外人多說什麽了吧。

事實上,早在情況還沒有徹底變壞之時,已有投資者明言:對於一個毀滅價值的機器,談估值太奢侈了。

2015年上半年,預虧7億港幣。對於雨潤,這並不是新聞。

麻煩 大了 殺豬 豬的 的玩 地產 財技 終歸 浮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6208

頭文字的玩飄移!紅跑有民建聯加持?

1 : GS(14)@2017-07-29 03:30:18

常言「高手在民間」,看來所言非虛。網民King Hong Chan在「馬路的事討論區」facebook群組上載短片,片中一架沒載客、貼有民建聯車身廣告的紅色市區的士,晚間在一滿佈雨水的迴旋處路面「表演」飄移,至少在迴旋處繞一圈才離開。上載片段的網民留言笑稱:「紅跑車手話,我已經搽咗愛膚堅喇喎!#真喺高手在民間」,但並無標明何時何地拍攝。有網民和應指該紅色市區的士是「真正紅跑」;有人引用本地樂隊太極《紅色跑車》的歌詞:「紅色的跑車像是帶着神秘」。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728/20104533
頭文字 的玩 飄移 紅跑 跑有 民建聯 民建 加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898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