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從大疆看智能硬件的發展趨勢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5/0713/150971.shtml

大疆

上周六,百度新聞 The BIG Talk 新飛行時代的論壇上,智能飛行器的明星們集體亮相,臨近中午的時候,火箭背包出場,這是火箭人第一次在中國的表演。飛行器一直在子超的心目中屬於航模,屬於一個興趣所產生的產業鏈。在美國的《輕公司》雜誌2015年消費電子行業全球十大創新企業的名單中,前三位有谷歌,特斯拉和大疆。能夠在海外和谷歌、特斯拉齊名,所有的科技類小夥伴們想想也會很開心的。大疆代表著智能飛行器領域的標桿,我們先看看大疆在這次的亮相中給我們傳遞了一些什麽信息,子超會逐一給大家分析。

無人機的本質

無人機是將日常工作和生活從二維世界拓展到三維世界的智能載體和智能節點。

大疆表示:“無人機是將日常工作和生活從二維世界拓展到三維世界的智能載體和智能節點。”這段無人機的定義概括的非常經典,首先是日常工作和生活,就是說無人機先滿足特殊工作需求,然後才是老百姓的生活需求,生活需求可能要放在後面階段再說。第二個是從二維世界拓展到三維世界,這是說無人機擴展了人們的控制領域。這樣的改變相當於人們工作和生活的場景的改變,因此無人機開辟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也就是一個藍海市場。智能載體是說無人機的最初衷的價值,也就是目前最有價值的應用方向。而智能節點則是告訴大家這才是無人機的未來,每一個節點都可以鏈接一個應用,也就是鏈接一個場景,因此無人機的價值和發展才剛剛開始,而且大有可為。從這一點上看也啟發了我們如何找準一個智能硬件領域,必須要具備藍海和可持續化發展兩個點。

無人機的核心

無人機分三部分:Hardware硬件+Software軟件+Senseware感知件

無人機的核心是智能,但凡智能硬件都會有硬件,軟件和傳感器三部分組成。無人機也不例外,無人機分三部分:Hardware硬件+Software軟件+Senseware感知件,硬件就像人的骨頭和皮膚,感知件就像人的神經系統,而軟件就是人的大腦,是指揮中心。每一個場景,大腦都會設計出一個全新的指揮系統,去組織我們的感知件和硬件去工作,當收集到數據後,再通過大腦把數據分析出來。當然指揮和分析的一體化程度標誌著無人機智能化的水平。因為指揮、收集和分析數據的整個流程才是一個完整的智能大腦,如果再加上分析結果後的再次指揮,就有點感覺像未來的無人戰鬥機了。完全智能短期內是無法達到的,我們對數據的複雜分析和再指揮可以通過人腦來輔助完成。很長一段時間無人機都會走輔助和配合人去做一些事情的任務和使命,這也是無人機軟件應用的一個大方向。

無人機的智能載體方面

大疆從2011年到2015年市場銷售額飛速增長了100倍,占據了全球70%的無人機市場份額。

大疆無疑是目前全球發展最快的科技公司之一,美國首批500家拿到無人機使用牌照的公司,50%使用的是大疆的無人機。從2011年到2015年市場銷售額飛速增長了100倍,占據了全球70%的無人機市場份額。這樣的市場份額不得不讓大疆去考慮作為一個領先者如何帶領無人機這個行業真正走向大眾消費市場,畢竟現在無人機的應用還集中在商業和小部分極客的人群中,何時才能真正的讓老百姓每天都在用,這是大疆需要考慮的問題。大疆表示:“一項新的技術品類氛圍三個階段,前期是技術驅動,後期是產品驅動,末期是模式顛覆,作為智能載體的無人機仍然處於技術驅動階段的前期。”同時大疆也表示對無人機性價比的看法“唯性價比思路及單純牟利的目的是對無人機行業的矮化。”對於一個行業,在技術的積累期就開始追求性價比,從長期看是對這個行業的上海,但從資本層面,從產品的微創新層面,性價比也是後來者的秘密武器,利弊各半。

無人機的智能節點方面

“無人機+”:無人機與行業結合等於行業的升維創新

大疆希望未來無人機不只是飛行器,而是有更多的無人機的應用,未來無人機與行業結合等於行業的升維創新。這里子超蹦出了一個詞匯叫“無人機+”,這是和“互聯網+”對應的,這個詞應該是子超第一個使用的,請各大無人機公司使用這個詞的時候記得寫上創造者的名字。子超講未來是場景消費的時代,每一個場景都是一個應用,無人機結合的行業結合將大大擴展了無人機的智能節點,鏈接所有能連接的行業,也是對這個行業的一個升級和創新。對於大疆無人機未來的場景開發,大疆通過MobileSDK,OnboardSDK,經緯Matrice100開放式飛行平臺,Guidance視覺傳感導航系統,等於搭建了一個完整的無人機應用一站式開發平臺,讓所有的開發者開發相關的應用場景,通過無人機來作為智能節點,對接所有的行業應用場景。一個單品無人機很容易複制,一個穩定性高的無人機系統複制是有門檻的,一個無人機的開放式飛行平臺則是後來者很難趕上的。一些簡單的應用中可以看出無人機開始和虛擬現實結合,新一代避障技術也更加智能和安全,這些也都會成為無人機的基礎技術之一,未來的“無人機+”之路,這些基礎性技術突破將非常重要。

BIG論壇一上午的時間,大疆創新副總裁潘農飛、深圳零度CEO楊建軍、Parrot公司CMONicolasHalftermeyer依次登臺演講,無人機的行業是最早走出國門的一批,因此大疆等無人機公司對於無人機的發展更具有戰略性和全球性,也值得所有做智能硬件的公司和創業團隊去學習和思考。大疆給子超的沖擊還是很大的,不論是市場的認可度還是對整個無人機領域的理解。通過大疆的啟發,子超總結了一些關於智能硬件的思考,分享給大家。

子超總結做智能硬件的標準:四有兩必須

四有:好奇心; 酷; 新的場景; 已有場景的優化

兩必須:便宜和安全

下面具體說一下做智能硬件的“四有兩必須”標準:

好奇心

一個智能硬件產品如果不能激發你對它的好奇心,這個產品本身就是一個失敗的產品,在小白用戶的思維里,智能硬件一定是先智能的,那麽你的智能如果達不到讓小白用戶有好奇心的級別,就說明本身產品所謂的智能還達不到用戶所感知的智能。舉個例子,蘋果做手表,本身智能手表已經老生常談了,蘋果進入比較晚,但是因為是蘋果,所以大家對於蘋果手表都有好奇心,都希望去嘗試。另一個例子就是老羅的錘子手機和老周的奇酷手機,因為一個是跨界的營銷大師,一個是對互聯網產品無限執著的產品經理,人們都會對他們的產品產生好奇心和期待,因為一把手而讓智能硬件擁有好奇心屬性的情況並不多,上面說的三個例子也是讓人醉了。

現在的90後,00後追求的是酷炫的效果,不管是“然並卵”還是“小時代”,一個產品的極致就是第一眼看上去很酷,作為智能硬件更是如此。追求時速60公里把手伸到車窗外的感覺,還有就是一見鐘情的觸電感,智能硬件的工業設計從蘋果的簡約到德國的機械感,再到美國的懷舊,日本的精心,韓國的可愛,在不同的風格和不同的定位上給用戶一個酷的感覺,用一句話來說就是給我一個喜歡你的理由?然而中國的大部分智能硬件產品只能是臣妾做不到啊!酷,並不是不出錯的完美,而是偏執的瘋狂。前不久小牛電動的電動車,從外觀上看並沒有望京大街上80%的小摩托好看。相反,有一種複古的摩托車線條和結構都非常粗礦,有一點點像幾十年前的第一代或者第二代的小摩托,但是大家就是喜歡。酷,其實就是拿捏這個時代你要找到的人群的內心缺失,不一定是大師的設計,更像一個心理學家的作品。

新的場景

什麽是新的場景,我沒有在外太空接吻,更沒有在飛船上進行過船震,也依然沒有體驗過火箭背包的鋼鐵俠般的自由飛行。這些都是新的場景,只不過子超舉了一些直觀的例子,然這些對於智能硬件然並卵。什麽是新的場景,無人機,對於在陸地上生活的人們是無法感受島國對於海洋的感知,然而所有的人們又無法感知到無人機給我們帶來的新的場景,送外賣,空中360度拍攝,撒農藥,救災。這是因為一個智能硬件產品而開辟了一個全新的行業,而這個行業又鏈接了更多的行業,讓這些行業因為有了無人機而更有生命力。“從0到1”的過程是最為艱難的,其實智能硬件也是這樣,在產品經理的世界里有先抄襲,再微創新,最後通過不斷的執著與積累沈澱,升華出全新的場景,這些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是一瞬間的靈感,這個靈感是隨機的,也是必然的,因為這是你對生活的觀察和思考,是對自己的領域的沈澱與升華。80%所謂的新的場景都是“偽的新場景”很多通過人們的大腦憧憬硬生生造出來的場景都不是人們需要的,很多甚至非常的逆人類日常行為,所以新場景必需是真正人們的剛需。

已有場景的優化

對於新的場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對於已有場景的優化確實非常多的,有句話是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在互聯網產品發展的成熟階段這句話是錯誤的,因為人們對互聯網的新的產品的期待度和滿意度的要求都提高了。但是對於智能硬件來說,才剛剛是起步階段,人人都可以通過現有的硬件或者對周圍的產品產生抱怨,只要總結了為什麽會有這樣的抱怨,結合這一些進行改進方案,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對於現在的智能硬件發展期還是非常合適的。比如媒體人善於發現新奇的點,更適合做智能硬件的產品經理。再比如對於生活質量要求比較高的小夥伴們也非常適合做智能硬件,因為周圍的產品的智能與否直接影響人們的生活的質量。360最近發力了智能硬件,基本上全部都是圍繞著已有場景的優化這條來做的,我們講創新都是講創新從邊緣開始切入,那麽智能硬件大家也可以從小的硬件,常用的硬件開始改變,比如說插座,行車儀,攝像頭等等,找到這些小的產品的微創新的改進點進行改進,產品會有不錯的引爆效果。

便宜

便宜就是說的洋味十足一些叫性價比,是小米把這個詞匯發揮到極致的,當然他們還發明了參與感,其實參與感很簡單,買得起的產品,大家都願意參與,從這里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就是產品必需足夠便宜,第二個就是產品必須有剛需,否則只是便宜是賣不動的。這里提到了剛需子超就多說一下,有人說剛需是個偽命題,子超想說剛需分為兩個點,第一個點是設計出來的剛需,就是酷不酷,沖動不沖動,上面說的“四有”都是可以設計出來的,但還有一個點就是是不是真正用戶需要的,這個是需要考察產品經理的敏感度的問題,不是簡單的問卷可以達到的。很多領域都已經很飽和了,為什麽有些企業依然可以打進去,因為飽和的感覺是個假的繁榮,也許是老百姓真的希望有一種需求沒被滿足,大家都在等這個產品的出現,這就是我們常說的“人們的戰爭”。便宜程度需要看情況,如果有產業鏈可以成本價,如果沒有產業鏈支持的,我們就無法去用“免費模式”掙錢,建議小公司被大公司包養更好一些,或者更快速的融資壯大自己。

安全

安全可以是質量的過關,也可以說不威脅用戶的利益或者生命。質量過關就不說了,很多可穿戴手表,帶上系統穩定性還不如簡單的電子表,連最基本的手表看時間功能都不穩定,經常死機或者重啟,要不就自動關機,我們做智能硬件的,首先你要先保證硬件部分過關,否則做什麽都沒有意義,智能是在硬件基礎上的智能。另外,比如一些智能硬件對用戶的一些隱私數據進行了封裝轉移,這些也都是不道德的,涉及威脅到了用戶的利益,還有一些戶外的智能自行車等,如果做不好質量的檢測與定期的維護,都是會威脅到用戶的生命的。安全問題是一個大的問題,在未來,智能硬件都會成為大的萬物互聯的一部分(IOT),因此每一個智能硬件都是一個電腦,都是一部智能手機,安全是重中之重,尤其是在一些高精密的智能硬件上,安全更為重要。智能硬件的安全和便宜是用戶最關心的基礎問題,這也是為什麽被子超定義為兩必須的元素。

子超提出的智能硬件“四有兩必須”的標準,對於大部分智能硬件,滿足四有里面的兩個元素已經算是非常不錯的了。真正做智能硬件還是要找準用戶的痛點剛需,否則上面說的”四有兩必須”也只是讓錯誤方向上的智能硬件死的慢一些。

作者介紹:

楊子超,愛部落輕日記社區創始人兼CEO,8年互聯網產品經理,連環創業者,TMT自媒體人,百度百家作者,搜狐《超聲波沙龍》發起人兼主持人,《創業家》黑問社區明星導師,2014ELIFE校園黑馬創業大賽的北京賽區導師。

本文作者楊子超,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i黑馬觀點和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zzyyanan授權。

從大 大疆 疆看 智能 硬件 發展 趨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293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