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人過留痕】第一次討債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2987

1973年夏天,我離開了就讀的第六中學走向社會。我不是讀不起書,而是怕學校派我去浙江兵團。我家裡兄弟兩個,按照當時政策,是要去一個外面的,但我父母捨不得我遠離家鄉,就叫我輟學了。當然,當時還有個很費解的思潮,認為讀書沒用,認為隨便有一份什麼樣的工作,都要比讀書好,都比讀書來得重要。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拉板車,運輸社設在南門的雙蓮橋,社裡有七八輛車,大的兩輛,小的大概是五輛。因為力氣大,我被分配去拉大車。大車我們叫單噸車,就是可以載重在一噸以上。單噸車是個什麼概念呢?就好像跑長途的「雙節拖斗」,神氣,是強大的人才能伺候的。拉板車是有固定裝束的,一塊大方布,對折成三角,紮在腰上,既是腰帶,也可以當圍裙,順便也擦擦汗。拉板車最瀟灑的時候是停在酒家門口喝生啤,丟一毛錢,粗碗往稻桶裡一舀,仰脖子咕咚咕咚,喉嚨裡都是歡快的感覺,漏酒也肆意地掛滿嘴邊,結束時還配有響亮的「氣嗝」,享受。

拉板車最吃力的要數上中山橋。中山橋陡,像拉起來的滿弓,起得快落得也快,不像有的橋,逐漸的過程太長,覺不出橋的意思。中山橋不一樣,平地上一路過來,以為沒有橋,但突然就陡了起來。所以,我們拉出了經驗,起勢時屏住呼吸緊鉚幾步,像百米賽跑,頻率一點都不能松,鬆一下就會倒溜。真要是不幸倒溜了,再把它繃住就非常的困難。所以,要緊就要緊到底,一直要緊到橋頂,這口氣才敢鬆。其實也只稍稍地松半口氣,因為緊接著馬上要下橋。下橋不能一瀉千里,瀉得舒服了就容易打跳,因此,即便是下橋,即便是瀉,雙腳也要像磁鐵一樣吃住,用腳和弓背製造出阻力,讓板車一點點住下走。這一上一下的過程全靠小腿的功夫,沒有小腿的功夫,起勢時咬不住勁,下落時也剎不出阻力。因此,拉板車的人小腿肌肉都比較好,像饅頭一樣。多年後我練上健美,練友們都說小腿的肌肉難練,只有我心裡明白,練友們是不得要領,是沒有找到好的訓練辦法,或者說他們還沒有拉過板車,他們要是把板車拉到中山橋試試,不出三月,小腿都有可能粗過大腿。

運輸社是有工資的概念的,按計件工算,一天一塊三毛八,拉板車有,沒拉就沒有。雖然有了工資,但經常的也會被其他東西代替,比如拉肥皂,分幾粒肥皂;拉白糖,分幾斤白糖;好在大車平時都是重載,拉生鐵部件的多,就是這東西沒用,咬不下背不動。這樣,這一塊三毛八也常常被欠起來,拉了幾個月的板車,我一共被欠了十七八塊錢,等到我後來不拉板車了,這十七八塊便成了我的心病。

我也曾想過算了,運輸社也不容易,但我心裡想算了,夜裡卻睡不著覺,人也一天天地消瘦下來。後來思想再三,我決定去討回這筆錢。我找到運輸社的負責人,我現在還能想起來他叫永明,我是直接找到他家的,好像在百里坊的一個菜場裡面,今天說起來那都是「貧民窟」。我叫他永明老司,他見了我愣一愣,很是難為情,可能是怕隔壁鄰居知道,他拚命把我拉到外面,他說,有話好說,不要高聲。我想我高聲幹什麼?俗話說,有理不用高聲。我就輕輕地跟他說,我別的不要,只要欠我的工資。他說,我確實沒有錢,我和你商量商量,要麼我東西和你兌一點,要麼我有幾個給幾個?我只好說,東西我不要,那就有幾個給幾個吧。他就把口袋翻出來給我看,就六塊九,他說,我都給你了。我相信他是真實的,已經傾其所有了,我也沒有再說什麼,很不好意思地回來了。

多年後的今天,我做起了生意,生意有賒有欠,討債成了我生意的主要內容。對不講信用的人,我每年年底的日子都是很糾結的,幾萬幾萬的債,記紙上都是利潤,討又討不回來。現在欠債的人心理素質都很好,大有「債多不愁,蝨多不癢」的氣魄。要麼是賴皮,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要麼是劍拔弩張相持,你敲了他幾下門,他打出電話說,我明天也去你家敲幾下門;要麼他反過來還凶了你,有本事你去告,告一告你一分錢也不用想拿到!我只得收斂一點點,端住他們的下巴說好話。我感慨,現在的人和過去的人怎麼這麼不一樣啊。我討的也是血汗錢啊。

人過 留痕 第一次 討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351

浙江義烏推行“用權留痕”防止領導決策“任性” 0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11-15/962525.html

浙江義烏推行“用權留痕”:會議過程要求錄音;會議討論發表意見,主要領導必須末位表態,以便班子成員充分發表個人意見;每位班子成員必須鮮明表達個人意見,由專人負責將各成員的個人意見及理由如實記錄,並且會議記錄要經過與會人員審核簽字;會議音像、記錄等重要資料必須專人保管、存檔備查。

在浙江省義烏市交通局,新設計的集體決策會議記錄表格細致規範,內容除了會議時間、會議地點、參加人員、記錄人、研究決策事項的基本信息外,還包括每個班子成員就某個決策事項的發言觀點、表決意見、個人簽字,以及集體決策結果和負責落實責任人等。

“這套表格的記錄內容與涉及相關決策事項的原始證據一起裝訂成冊,讓人對事項決策過程一目了然,並且由單位機要人員存檔備查,也方便今後有效追責。”義烏市紀委派駐交通局紀工委書記王珊斌說。

長期以來,中國一些地方領導幹部在重大決策、重要幹部任免、重要項目安排和大額資金使用的“三重一大”集體決策程序中,存在專權擅權搞一言堂的問題。近日,義烏市在試點的基礎上,在全市各級黨組織推行實施“三重一大”集體決策痕跡管理辦法。

今年5月,義烏市選擇當地國土、建設、交通、教育、蘇溪鎮等8個部門單位進行“三重一大”事項痕跡管理試點。從試點的情況看,由於用權必須留下痕跡,而且可複原、可追責,領導幹部決策行為變得謹慎規矩,少數“一把手”專權擅權問題得到有效遏制,黨的民主集中制得到有效落實。

義烏市紀委負責人說,現行制度規定較為籠統,給一些思想不純者留下較大的違紀空間。建立實施集體決策痕跡管理辦法,可有效監督和檢查權力運行,促進領導幹部、特別是“一把手”規矩用權。

據了解,義烏市這套痕跡管理辦法突出規範決策程序以及決策過程中必須做到的留痕記錄。比如,會議過程要求錄音;會議討論發表意見,主要領導必須末位表態,以便班子成員充分發表個人意見;每位班子成員必須鮮明表達個人意見,由專人負責將各成員的個人意見及理由如實記錄,並且會議記錄要經過與會人員審核簽字;會議音像、記錄等重要資料必須專人保管、存檔備查。

此辦法還強調,除遇重大突發事件和緊急情況外,屬“三重一大”事項都應以會議形式集體討論決定,不得以傳閱或個別征求意見等方式代替集體決策,保障決策過程的民主和結果的公正。

義烏市國土局局長虞秀軍說,痕跡管理越具體,權力運用就越慎重。因此每次國土部門議事決策會議都進行錄音留痕。“以前不是沒有制度規章,但缺乏有效約束。痕跡管理可制約領導幹部個人意願的隨意發揮,無論是對‘一把手’還是其他班子成員都有強力約束作用。”

“實行‘三重一大’集體決策痕跡管理,可增強領導幹部的紀律規矩意識。”制度反腐專家李永忠說,這種探索實踐十分寶貴,有利於黨的民主集中制落實。

  • 新華網
  • 劉小英
  • 記者 謝雲挺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浙江 義烏 推行 用權 留痕 防止 領導 決策 任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9845

【風月留痕】《取西經》叫回水,不如睇《9個半星期》

1 : GS(14)@2015-10-08 02:27:05

在家裏關上房門,兩口子看甚麼情色或色情片無謂講究,反正劇情不是重點,亦不會看得完。但要選一套300人一起看的情色片好難,一、唔可以冇嘢睇,完場被叫回水;二、不能太沉重,最好激情與浪漫場面要混合得好,舔盡男女觀眾的舌頭;亦不能太文藝,過於深奧,始終觀眾有老有嫰。鹽花院線第一場選了一套浪漫性喜劇《取西經》,其實是一部不錯的商業片,全場笑聲此起彼落,最深刻的是那意淫的哈密瓜,的確令女人垂涎欲滴;可惜犯了幾個大忌,男主角完場才變得英俊;最期待的溫馨床戲有得聽冇得睇,尤其結尾一幕,畫面從門口慢慢移到睡房,床上纏綿對話讓人想入非非,可惜等到鏡頭入到房間內,兩人已呼呼入睡,難怪一完場,大家起身走人,男觀眾大叫回水。


難得300人一起看三級片,除了片要好看,最好看的戲莫過於男女觀眾的反應,究竟哪些情節,都能讓男女硬直身子,強忍至心裏叫救命的急屎樣,才是難能可貴。



《9個半星期》意淫手法夠溫馨

或多或少,鹽花院線選《取西經》未能滿足我的味蕾,若我能選片,我會選擇八十年代經典《9個半星期》(9 1/2 Weeks)。與《取西經》一樣,同樣探討性與愛之間的關係與角力,迥異之處,就是《9個半星期》以男性主導,男主角以變態、熟練的性愛癖好,讓女主角陷入情網。《取西經》床戲經常只得上半身,《9個半星期》卻以唯美拍法令性愛鏡頭點到即止,卻能令人心裏發癢,手法更見高章。要知道後期電影的濕身戲和food sex都是仿效這套電影。更惹人討厭的是,男主角Mickey Rourke一開首就以他那英俊的臉孔和挑逗的眼神俘虜女觀眾。男的是金融才俊,女的是剛失婚的畫廊助理,在雜貨店中偶遇,失婚婦人怎能敵得過俊男的窮追不捨?誰知被追到手後,才知對方性變態,她從抗拒到接受,誤以為是愛,觀眾與女主角一樣,有幾幕令人難捨難離。最激情的是男主角要開放女主角的身心,陽光普照的一天和她跑上鐘樓野戰,又在滂沱大雨的晚上,二人在無人暗黑的樓梯上,既借梯攀上,又像在洗衣機中翻滾再翻滾,暗黑的畫面配以雨聲,激情的氣氛令畫面不致於太露骨。那暗黑中近攝濕透了的白恤衫內的那透點,相信男女觀眾與主角一樣,內心翻滾。當然,《9個半星期》手法高章之處,就是意淫手法夠溫馨,讓觀眾在浪漫的氣氛中回氣。戲中最著名一幕就是玩冰滴:她伸出舌尖,感受那冰水滴下來的一刻冰涼,她對他性愛的渴望,猶如在沙漠上肌渴絕望之際,對水的渴望一般,無論女主角抑或觀眾,無法忘懷冰塊在她肌膚上滑動,他那挑逗、似有還無地在她身上殘留的曖昧;在雪櫃前一幕,她閉上眼睛被餵吃,那可遇不可求的粉紅櫻桃、像美臀般充滿彈力的果凍,大口地灌下牛奶,任其在肌膚上流竄,這些美味佳餚,比《取西經》中「口交」哈密瓜一幕,更令人心癮難耐。



戲中當然不乏激情戲,雨中階上翻滾的一幕,成為後期電影模仿的對象。

冰滴是另一經典情節。鏡頭近攝冰水在肌膚上滑動,女主角伸出舌尖,對那冰水就如對男主角性愛的渴望。



撰文:陳芷慧編輯:謝慧珊美術:吳子豪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51007/19322942
風月 留痕 西經 回水 不如 個半 星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2871

【風月留痕】性愛電影 女角名字的啟示

1 : GS(14)@2016-03-30 14:43:42

女人躺在床上,名字真是十分重要,至少叫喊起來,可以令人為之一振。英國記者Jon Millward曾經做過一個天下男人均認為是最偉大的調查:深入研究一萬位女優的特點。其中發現最多人起用的女優名字,頭五位分別是:聽起來便覺可愛的Nikki、有仙氣的Angel、甜美的Candy、性感的Amber、Alexis。不過讓我最感興趣的卻是soft porn性愛電影中女主角的名字,深入研究,便知絕非亂改,每個名字背後都有故事,我們先來分享A至C的名字。



A:Anastasia

男主角Grey的姓氏,已道出《Fifty Shades of Grey》故事的精髓:男女主角性與愛、對與錯,浮游於灰色地帶的關係。從姓氏的精心挑選,我相信男主角Christian與女主角Anastasia的名字更非無心之舉。整套電影都在挑戰宗教信仰、社會價值觀,從Christian這個「基督徒」名字可窺一二。又有人嘗試從聖經中尋找50這個數字的意義,居然是拯救的意思,這就有趣了,因為Anastasia正有重生之意,不少信徒會以此命名於復活節或春天出生的嬰孩。


《Betty Blue》中的Betty,令人聯想起卡通人物Betty Boop,同樣是性與自由的象徵。

B:Betty

現在很少見到父母為孩子取命Betty,它更位列網上最討厭女生名字的榜首,因為Betty是上世紀二十至五十年代最常用的名字之一,現在太老氣喇!然而,翻查Urban Dictionary便知,叫得Betty的女人,一定是位hot chick,即辣妹!1986年有一套經典的法國電影《Betty Blue》(巴黎野玫瑰),Betty是位歇斯底里的女人:深愛着一個喜歡寫作的工人,會為他以打字機打出手稿寄往出版社,卻會因吵架而在男友面前燒屋;揭起裙襬以真性器官代替中指,辱罵欺負男友的老闆;最後更因懷孕失敗而患上精神病挖出自己眼球。Betty,是自由、熱情、性感的象徵。當導演首次看到短髮厚唇的Beatrice Dalle,就認定她是Betty了。而Beatrice Dalle身穿跌膊紅裙的一幕,令人相信是參考Betty Boop的形象而塑造。在那個爵士樂flapper的三十年代,Betty Boop正是最先象徵性與思想自由奔放(carefree spirit)的卡通人物,與Betty Blue的意義相合。但弔詭的是,Betty與Beatrice字源相同,而現實中的Beatrice與Betty一樣,懶理世俗眼光,盛傳她與導演、男主角皆有一手,後來又嫁給服刑中的囚犯,在監獄進行婚禮。


《本能》中由莎朗史東飾演的Catherine,名字有innocent的意思。

C:Catherine

在《本能》電影中,戲裏戲外爭論已久的就是莎朗史東飾演的Catherine究竟是否無辜。電影最後一幕,給觀眾留有幻想空間,但床下的冰刀,又讓人相信她就是兇手。不過,Catherine這個Anglo-Saxon的名字,對美國和英國人而言,都有innocent的意思,除了解作天真無邪,同時是否在暗示Catherine的無辜?有趣的是,很多人說《本能2》是J.G. Ballard所寫的《Crash》(1996年由David Cronenberg拍成電影)的延伸,而Catherine是Ballard常用的名字,因為Catherine正是他太太,在Ballard眼中,是個自然、擁有好奇心的女性。



撰文:陳芷慧編輯:陳國棟美術:利英豪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0330/19549094
風月 留痕 性愛 電影 女角 名字 啟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879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