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舌與劍7:這是獨立,不是民豬 橡谷智庫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e1afd0102v2tg.html

     由於我的文章總是受到阻攔,我所以只好把主改成豬。

     所以,你說我痛恨極權嗎?吼吼。

     言歸正傳。

     還有金融業的人和我爭論香江問題,我才醒悟,幾乎所有的人沒搞明白那里發生了什麽事,還在用民豬情懷量度。

      你知道那里發生了什麽事嗎?

      簡言之,就是中國人大公布了普選方案,前提是要經過1200人選舉委員會推舉的被選舉人,才有資格被選舉。而反對派、美國、英國不同意。

      就這麽簡單。

      那麽,為什麽中國要選舉委員會推舉呢?因為中國需要愛國愛黨的人來執政香港。

      大陸天真的自由分子認為,既然你讓它普選了,為什麽不讓他們徹底的選呢?

      我們想象一下,香港如果實行一人一票的真正普選,就變成立法獨立、司法獨立、行政獨立、財稅獨立,甚至外交是不是中央政府還有沒有資格都成為了問題,因為各種勢力可以脫軌歸屬於歐美日各國,各說各話。只剩下大陸駐港部隊,算是名義上我們軍事還在,而軍費卻是大陸負擔的。

      你認為這是什麽狀態?

       這是獨立,不是民豬!

       最好的結果,也只是邦聯的體系,你認為中國政府會接受嗎?

     很多人對政體糾纏不清,問說:美國的州長難道是聯邦政府說了算嗎?不是州府里面的人選出來的嗎?

     如果你仔細研究美國的政體就會明白,聯邦政府插手各州府的各個層面,聯邦警察也就是FBI根據聯邦法律插手各地治安、參眾兩院制定的聯邦法案管制各地司法、國稅管理所有州郡。地方的自治和聯邦政府的相互關系,這才是聯邦體系的核心。

      一國兩制留下的弊病有很多。

     如果你要我提建議,好的,我同意香港真正普選,但是把香港的立法權、司法權、稅權全部納入大陸體系,這就發生了嚴重的沖突,因為大陸和香港的基本制度完全不同。

     所以,鄧公才提出了一國兩制。

     在這樣一個妥協的基礎上,必須有一個妥協的行政權選擇辦法,人大這個決議案,在這個背景下,絲毫沒有問題。

     沒什麽好談的。

    占中訴求,沒有一個站在整個國家地區制度背景下考慮雙方利益的,均屬於扯淡,目的不清,動機不良。

     歐美如此激動的插手,是因為他們懂得,真正的國家體制是怎麽一回事,當一個立法、司法、稅務、行政全部獨立的香港出現,不亞於在中國身邊安了一個巨型炸彈。歐美勢力可以堂而皇之的影響幹涉香港的選舉勢力,選出傾向於自己的行政政府,以此形成的地緣政治動蕩,將可能動搖整個中國的穩定。

     是的,有個讀者罵我:老王,你就為了一己之私,為了自己家人,不顧馬教的邪惡,支持中共,不為了長遠的民族利益去奮鬥。

    我告訴您:我的所有牽掛,都在這一己之私,我的家人不會活千年,他們只有百年之內的壽命。對於我這一刻,中共能夠給到我父母妻女一個穩定的生存環境,我就支持它;它讓我看到任何溫和改良的跡象,我支持它。

    任何可能動蕩這個國度,讓我的家族處於危險之中的,我都不可能支持。

    除非我帶領整個家族離開。

    長遠利益與我無關,更何況我不認為後來者就一定不是混蛋。

    你聽懂了嗎?

 

    

舌與 與劍 這是 獨立 不是 民豬 橡谷 谷智 智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401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