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联石化弃购广东润丰石化拟买印尼油田


From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090506/2009050603132628.html


每经记者  范铁  发自广州

        中联石油化工(00346,HK)公布,决定放弃收购广东润丰石化的60%股权,因为收购公司的资产估值已经少于3.55亿元人民币。中联石化在宣布收购润丰石化失效利空消息的同时,宣布将于1~2月内迅速完成印尼油田的收购动作。

        宣布利空消息的同时,宣布迅速完成印尼油田的收购动作,可谓用心良苦。

石油大亨许智明双管齐下

        中联石化在公告中称,由于计划收购的广东润丰石化于2009年2月底止,其资产净值估值少于3.55亿元人民币,不符合收购先决条件,故收购广东润丰石化60%股权的交易已告失效。

        而在上月中旬,中联石化董事局主席许智明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将定向增发约2亿股收购润丰石化60%股份,本次收购需要投入的资金大约为2.8亿元左右。而按3.55亿元估值计算,60%的股权估值应为2.13亿元,需溢价31%。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双方初步协议约定,收购完成后,润丰石化将承包经营3年,中联石化不参与公司的具体经营活动。此则进一步加大了中联石化的收购风险,综合投资效益考量或是中联石化选择放弃的关键因素。

        昨日中联石化公告中的核心信息还包括,中联石化就全面收购印尼公司PTHarpindo(PTHK)及 PTSumateraPersadaEnergi(SPE)委任PrideGlobal为代理,代理将协助公司于5月内与两间公司订立收购协议。同时代理 将收取PTHK及SPE收购代价2%的费用,准备1个月内收购印尼两个石油开采区块股权。

        昨天下午,广东润丰石化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公司正就中联石化放弃收购事件进行商讨,但具体内容不便透露。

难以兼顾公司短长效益

        2008年中联石化盈利20多亿港元,目前的市盈率是1倍多,且只有1亿元的一年期债券,没有其他任何贷款或负债。但其手中的主要资产——已探明储量的马达加斯加共和国3113油田和2104油田,勘探开发相关工作仍在进行当中,还未真正大规模产生效益。

        今年初,中联石化股价出现异动,1月19日午后泻9%至0.78港元,主动沽盘近七成,许智明连番增持股份,仍无助股价走势。如何平衡好短期与长期效益,保持股价长期稳定,是摆在许智明面前的现实难题。

        “目前除了比较扎实地在做非洲项目,我们也在物色有效益的企业,能真正为公司石油化工业务做好配套、并占领市场的项目。”许智明此前表示,而“今后在内地的投资也将集中在化工方面。”

        然而随着润丰石化收购暂停,许智明打通产业链,为迅速占领市场做好准备的算盘不得不重新拨弄。

中聯 石化 棄購 廣東 潤豐 擬買 印尼 油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763

接盘紫金“弃购项目” 金川全球找矿疾行

http://www.21cbh.com/HTML/2010-9-21/0OMDAwMDE5ODY0OA.html

紫金矿业和金川集团这对“老冤家”,在收购非洲刚果(金)铜钴矿项目上,前者刚走,后者就卷土重来。

9月20日,国内第二大钴矿供应商刚果(金)项目某负责人在“2010中国自主创新百强企业”会议间隙告诉本报记者,紫金矿业败走非洲后,金川集团正接棒紫金矿业,洽购刚果(金)Platmin Congo Limited所属铜钴矿项目。

紫 金矿业于9月7日宣布,鉴于与中非发展基金建议共同出资收购Platmin Congo Limited收购协议已于2010年8月31日到期,而截至2010年8月31日收购协议约定的先决条件尚未全部满足,协议各方亦未就新的延期协议达成 一致意见,紫金决定不再延长本交易。

紫金矿业方面未对外解释上述收购项目失败的具体原因,外界至今对于紫金矿业以外折戟非洲的原因也不得而知。紫金矿业副总裁蓝福生仅对本报记者表示,公告中所称的“先决条件尚未全部满足”是指该项收购未获得刚果(金)方面的有效批准。

上述权威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紫金矿业收购Platmin Congo Limited铜钴矿项目失败的原因,在于其法律程序有缺陷,无法具备收购所必需的完整的法律手续。

目前,紫金矿业的老对手金川集团,正与Platmin Congo Limited洽购后者所控制的Deziwa 铜钴矿项目及Ecaille C铜钴矿项目。“收购正在进行,实际上,在这个项目上,金川与紫金一直是竞争关系。”上述人士说。

除了刚果(金)铜钴矿项目外,金川集团还正计划通过全面收购方式,与紫金矿业争夺加拿大大陆矿业公司(Continental Minerals Corp))第一大股东之位。

接棒紫金矿业

今 年5月7日,紫金矿业宣布将与中非发展基金联合Copperbelt所持有的Platmin Congo Limited全部已发行股份及Copperbelt集团内部应收账款,从而获得Deziwa 铜钴矿项目及Ecaille C铜钴矿项目的控股权,收购总花费约为2.84亿美元。

但紧接着,5月10日,刚果(金)矿业部长的幕僚长Alexis Mikandji Penge称,该项联合收购协议,“违反有关规定,在刚果(金)没有效力。”

8月3日,紫金矿业将收购截止日延长至8月31日,该项收购协议合同原本截止至7月30日。

“自刚果(金)政府宣布紫金矿业的收购合同没有效力后,我们就认为这项收购没戏了。”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该人士解释,紫金矿业从一开始就无法具备刚果(金)政府要求提供的全部法律手续,而这并非延长日期就能满足的条件。

曾有外界人士认为紫金矿业上述收购失败与政府延迟审批,导致收购无法按期进行有关。

浙江华友钴业有限公司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紫金矿业上述收购与国内政府审批无关。“我们公司在刚果(金)有两个铜钴矿,国内政府在审批上比我们预计的要快,因为海外收购总的来说是受政策支持的,只要企业收购手续和资质都正常。”

上述刚果(金)项目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此次收购失败,甚至将给紫金矿业今后在刚果(金)收购资源带来持续不利影响。

上文中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紫金矿业被迫放弃收购计划后,Platmin Congo Limited又对Deziwa 铜钴矿项目及Ecaille C铜钴矿项目进行了重新招标,金川集团再次获得洽购机会。

公开资料显示,金川集团是我国最大的镍、钴生产企业。目前,金川集团已形成年产13万吨镍、40万吨铜、10000吨钴、3500千克铂族金属和270万吨化工产品、3万吨镍盐的综合生产能力。

据本报记者了解,金川集团是活跃在刚果(金)矿业领域的主要中国企业,并以铜、钴资源为主要目标。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金川集团曾与紫金矿业竞购Deziwa 铜钴矿项目及Ecaille C铜钴矿项目,但紫金矿业以较高报价获得收购机会。

“金川洽购成功的可能性较大,依然是以控股为目标。”上述刚果(金)项目负责人表示。

金川全球找矿

在国内,金川集团是海外收购镍、铜、钴资源的领军企业,目前镍、钴资源储量居全国第一。

金川集团方面多次对媒体表示,公司面对的是加拿大、俄罗斯、澳大利亚等产镍大国和智利、扎伊尔等产铜、产钴大国,这些国家拥有高新技术、雄厚财力、规模实力和很强国际竞争力的跨国公司,因此,金川有必要进一步获得更多资源。

我 国镍、铜、钴资源稀缺,也是金川集团全球找矿的主要动力。据本报记者了解,我国是贫钴国家,已探明的钴资源可开采储量是4.09万吨,仅占世界钴资源的 1.03%,而钴资源的消耗却达到12000吨/年以上,占全球消耗量的25%。我国铜、镍资源对外依存度均超过50%。

目前,金川集团先后成立了澳大利亚金田镍业有限公司和中金镍业有限公司、南非金川资源有限公司、加拿大金川资源有限公司等海外控股子公司,还在菲律宾、南非、赞比亚、刚果(金)、澳大利亚、美国等国家和地区设立了驻外机构和办事处。

不久前,金川集团副总经理包国忠表示,公司目前还正在寻求在印尼、菲律宾、南非、加拿大、古巴和澳大利亚收购镍矿的可能性;寻求在智利、秘鲁、哈萨克、刚果(金)、菲律宾收购铜矿的机会。

包国忠还表示,公司正计划对菲律宾南部的Nonoc镍矿进行开发,其中包括在该矿区兴建一座镍冶炼厂。

据记者了解,金川集团已就开发Nonoc矿区签署协议,计划投资总额在12亿至13亿美元之间。

此外,为了与紫金矿业争夺加拿大大陆矿业公司的控制权,金川集团拟以约28.2亿元人民币收购加拿大大陆矿业公司全部股权。

这意味着,金川集团需要大量资金来支撑其海外业务步伐。而上市或将助推金川集团海外收购步伐。

金川集团董事长杨志强曾在8月份对媒体表示,公司的科技板块希望明年在上海A股上市,科技板块主要是指金川集团的新材料公司。

今年7月,金川集团刚刚举行了兰州金川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的揭牌仪式,该公司也是金川的科技板块上市平台。

此外,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中非发展基金将为金川集团在非洲的资源收购提供资金支持。


接盤 紫金 棄購 項目 金川 全球 找礦 疾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175

五礦棄購伊奎諾克斯始末

http://stock.hexun.com.tw/2011-05-09/129423200.html

 一場全球業界矚目的跨國併購行動,何以在三週時間,從公開亮相忽然轉向終止?

  4月4日,一項涉資63億加元(約430億元人民幣)的敵意收購由中國五礦集團旗下在香港上市的五礦資源有限公司(metals Resources Limited,下稱五礦資源,01208.HK)公開發起。

  當日,五礦資源以每股7加元的價格對澳大利亞、加拿大兩地上市的伊奎諾克斯公司(Equinox erals Limited,ASX/TSX:EQN)進行敵意收購。這也成為中國企業迄今為止在海外發起的最大一起敵意收購項目。

僅過22天,該要約便因競爭者的出現而被五礦資源放棄。4月26日,五礦資源發佈公告稱,在伊奎諾克斯建議其股東接納巴裡克公司的要約計劃後,決定 撤回此前的收購要約。此前一天,伊奎諾克斯公告稱,該公司董事會已同意世界最大黃金生產商巴裡克黃金公司(Barrick Gold Corporation,TSX/NYSE:ABX)對該公司提出的73億加元(約500億元人民幣)收購方案。

  五礦資源首席執行官安德魯·米歇爾摩爾(Andrew Michelmore)表示,五礦資源對伊奎諾克斯的價值進行了詳盡評估,「雖然我們認為伊奎諾克斯的資產與五礦資源的戰略相當吻合,但巴裡克的出價超出了我們最為認可的價值」。

  伊奎諾克斯在贊比亞的Lumwana礦山是世界上最大的銅礦之一,目前年產能為14.5萬噸,預計未來五年內升至26萬噸。另外,該公司在沙特阿拉伯的Jabal Sayid銅礦項目將於2012年正式 投產,預計年均產量近6萬噸。

  該收購意味著五礦資源首次進軍非洲銅礦帶及中東地區。此次收購還將拓展五礦資源的現有生產項目組合,並大幅延長其營運礦山組合的開採壽命至2030年以後。

  即便如此,五礦資源依然決定在競爭者出價後的第一時間宣佈放棄競價。「這跟集團操作還是五礦資源操作無關,資金也不是制約因素,問題的關鍵是商業價值的判斷。」五礦有色金屬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五礦有色)副總經理、五礦資源非執行董事徐基清對《財經》記者說。

  醞釀已久的收購

  對於收購伊奎諾克斯,澳大利亞人米歇爾摩爾已醞釀許久。

  早在2009年6月五礦有色完成對澳大利亞礦業公司OZ erals收購併成立MMG(erals Metals Group,後被五礦資源收購)之時,米歇爾摩爾的管理團隊就已經把伊奎諾克斯列為潛在收購目標。

  在給《財經》記者的郵件回覆中,米歇爾摩爾表示,「伊奎諾克斯位於贊比亞的Lumwana銅礦具有世界級銅礦的潛力,而其規模也符合五礦資源發展的需求。同時,贊比亞提供了良好的投資環境。」

  全球銅市場的價格波動帶來了階段性收購時機。2009年底,希臘債務危機爆發,進而引發歐洲主權債危機,給世界經濟的復甦蒙上了陰影。受此影 響,國際銅價迅速下滑,伊奎諾克斯股價從年初最高4.47加元跌至2月底的3.31加元。五礦有色旋即與MMG成立聯合小組,著手對伊奎諾克斯進行調查和 評估。

  2010年7月,聯合小組完成了對伊奎諾克斯的評估,提出了一份價值超過40億加元的收購計劃,折合每股超過4加元。

  MMG的收購計劃卻為快速變化的市場形勢所累。在倫敦銅庫存持續減少及全球銅市供應趨緊的支撐下,銅價振盪上漲,倫敦金屬交易所銅價連創新高。2010年9月,伊奎諾克斯股價每股超過5加元。MMG遂暫停收購進程。

  「第一次嘗試收購從準備到決定擱置經歷了近半年的時間,最終放棄是因為當時的股價上漲太快,超出了我們的估值。」曾為伊奎諾克斯項目評估小組成員之一的徐基清對《財經》記者說。

  徐基清稱,還有兩方面原因讓收購計劃一直處於擱置狀態。2010年第三季度末,五礦集團著手推進海外資源戰略,利用五礦資源向母公司五礦有色收購MMG資產,從而將五礦資源打造為其有色金屬海外投資平臺。這也被彼時的五礦有色、五礦資源、MMG作為第一優先級事務。

  此外,伊奎諾克斯於去年10月開始,斥資12.5億澳元(約合12.3億美元)對澳大利亞Citadel礦業公司進行收購。Citadel主要 資產Jabil Sayid銅金礦位於沙特阿拉伯,該項目於2009年12月完成可研報告,並於2010年5月取得開採許可證,但並未投產。該交易的達成意味著五礦方面必 須重新對伊奎諾克斯進行評估。

  時間窗口再現

  當收購時機再次出現時,五礦資源決定出手。

  今年2月28日,伊奎諾克斯發佈公告,宣佈斥資48億加元收購加拿大倫丁礦業公司(Lundin ing),後者市值約為38億加元,在歐洲經營銅、鋅及鎳礦,並持有位於剛果的大型銅鈷礦Tenke-Fungurume的24.5%股份。今年1月,倫 丁剛剛宣佈和因梅特礦業公司(Inmet ing)的價值90億加元(約合91億美元)的重組計劃。

  受此影響,伊奎諾克斯股票從前一交易日收盤的每股6.27加元暴跌超過9%,當天收於每股5.73加元。此後,由於市場擔心收購倫丁可能會產生高達30億美元的債務,伊奎諾克斯股價連續下跌,3月最低跌至每股4.84加元。這一價格重回五礦資源認可的估值區間。

  4月4日,在伊奎諾克斯收購倫丁的報價到期前一週,五礦資源宣佈展開對伊奎諾克斯的敵意收購,其每股7加元的報價較該公司前一個交易日的收盤價溢價23%。

  「伊奎諾克斯對倫丁公司的收購,意味著五礦資源必須在2011年4月宣佈對伊奎諾克斯的要約」,米歇爾摩爾在郵件中稱。

  五礦資源在公告中稱,收購伊奎諾克斯的前提條件是,後者取消收購倫丁的計劃。

  業內人士分析稱,伊奎諾克斯與倫丁的交易一旦達成,將迫使五礦資源提高報價,亦會攤薄五礦資源的持股比例。MMG在未被五礦資源收購前,就已經開始收購伊奎諾克斯股票。截至敵意收購前,五礦資源已持有伊奎諾克斯4.2%的股份。

  五礦資源的收購計劃遭到了伊奎諾克斯的抵制,後者認為其要約是「明顯的機會主義」,23%的溢價是基於伊奎諾克斯發起對倫丁收購後下跌的股價計算而得,而按要約發出前20日的平均加權價格計算,溢價縮水到9%。

  伊奎諾克斯董事長彼得·湯姆塞特(Peter Tomsett)稱,「五礦資源提出如此低價,嚴重低估了我們的價值,並無視公司的發展潛力,尤其是在銅價不斷走強的情況下。」

  股票波動反映了投資者們的意願:他們對伊奎諾克斯收購倫丁表示擔憂,對伊奎諾克斯被收購卻似乎樂於接受。在五礦資源宣佈收購計劃後,伊奎諾克斯 礦業股價連續兩天攀升,該公司在加拿大多倫多股票交易所的股價4月5日收於7.56加元,在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的股價收於7.43澳元,均高於五礦資源報 價。伊奎諾克斯當日市值達到65億加元,而五礦資源的市值僅為25億加元。

  但是,對於這筆以小搏大的收購,五礦資源早有資金安排。

  4月12日,五礦資源公佈收購計劃的融資安排。其中46億美元來自三家中資關係銀行的債務融資,大部分年期超過六年;6億美元來自一家中資機構股權投資;大股東五礦有色將提供一筆不少於7億美元的無抵押收購融資貸款,年期五年;餘額將以公司現金儲備支付。

  意外的競爭者

  「我們當初在做預案時,就設想過一些競爭對手,但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是一家非基礎金屬公司。」徐基清說。

  就在五礦資源公佈要約計劃,尚未正式出價之前,4月25日,加拿大巴裡克黃金公司與伊奎諾克斯同時發佈公告稱,雙方已就一份涉資73億加元的收購方案達成初步協議。

  總部在加拿大多倫多的巴裡克黃金公司是一家以黃金勘探和開發為主的跨國礦業公司,2010年年產黃金776.5萬盎司,銅約16.7萬噸,凈利潤32.7億美元。

  在這份協議中,巴裡克將以每股8.15加元的價格收購伊奎諾克斯股份。該報價相對於2月25日伊奎諾克斯宣佈收購倫丁公司當天的多倫多股價溢價 30%,相對於五礦資源宣佈收購前的最後一個交易日4月1日的股價溢價42%。總收購方案比五礦資源的方案多出10億加元,增長16.4%。

  對於這樣一份更加豐厚的報價,伊奎諾克斯方面頗為滿意。伊奎諾克斯主席湯姆塞特稱,「巴裡克考慮到公司的價值和潛力,向我們的股東給出了一份具有吸引力的報價。我們對這一交易非常滿意。董事會與財務顧問、法律顧問一起,對我們可行的選擇進行了全面的評估,最終確定這筆交易是讓我們的股東實現價值的極好時機。」

  伊奎諾克斯首席執行官克雷格·威廉姆斯(Craig R. Williams)也向股東推薦這份收購方案,他表示,巴裡克的報價反映了公司的價值,「這是在銅價處於歷史高位時期,伊奎諾克斯股東可大幅溢價進行現金交易的好時機。」

  而根據上述協議,伊奎諾克斯同意撤回對倫丁公司的要約收購,並且不持有倫丁股份,原定於5月6日舉行的關於收購倫丁的股東大會因此取消。協議同時規定,伊奎諾克斯不能主動徵求其他要約,但有權審議第三方提出的收購建議。這也意味著,五礦資源仍有機會繼續出價。

  但是五礦資源迅速決定放棄。米歇爾摩爾對《財經》記者解釋稱,放棄伊奎諾克斯收購計劃的根本原因是基於估值。「我們非常遺憾沒能讓伊奎諾克斯成 為五礦資源的資產,我們本可以隨時提高我們的報價,但是正如我們那時(宣佈放棄的公告)所說,巴裡克的報價高出了我們最樂觀的估價,而更高的報價則可能損 害我們的股東價值。」

  據瞭解,中國五礦集團總裁周中樞也表示了對這一決定的支持:「我們與五礦資源一樣對沒有成功收購伊奎諾克斯感到失望,因為我們堅信收購該公司對於五礦資源來說有重要的戰略意義,但我們認為五礦資源的決定是明智的。」

  量力而行的止步

  拋開不知內情的議論與猜測,業界人士更傾向認為,無論是對於五礦資源,還是背後的五礦集團來說,放棄伊奎諾克斯並未對其資源戰略造成重大影響。

  某位接近五礦資源的金融界人士透露,「很快還會有交易報出來」。對此,徐基清不置可否,但他表示,這次交易與過去五礦集團洽購諾蘭達以及收購OZ erals沒有什麼不同,「只是資源戰略中的一步」。

  徐認為,本次案例對五礦今後的資源戰略是很好的指導。在全球經濟從金融危機的陰影中逐漸復甦的情況下,資源的稀缺性與旺盛的市場需求正推動世界 資源價格走高,資源領域的併購愈發激烈,競爭對手無處不在。在明確了企業戰略的前提下,遵循商業化運作模式,對收購量力而行,這對中國企業進行海外併購頗 為重要。

  力拓因收購加鋁而陷入困境,以及OZ erals遭遇金融危機瀕臨破產的例子也給了五礦很大啟示。此次收購中,為避免負債收購給公司未來經營帶來財務風險,五礦資源將負債上限設定為70%,並 且索洽的融資多為中長期。「如果按公告中的融資結構算,不止這個比例。」徐基清的另一身份是五礦有色的財務總監,他解釋說,「但欠大股東(五礦有色)的 錢,可適當延期,甚至以註資方式從負債中消抵」。徐告訴《財經》記者,保障現金流是財務穩定的關鍵。2010年,僅MMG的資產就產生了超過4億美元的凈 利潤,在產資產也可產生豐厚現金流。

  米歇爾摩爾認為,五礦資源有良好的盈利能力,加之母公司的強大融資能力,將對未來五礦資源進行國際併購提供有力支撐。不過,他強調這並不意味著收購時會不計代價。

  此次收購伊奎諾克斯,46億美元融資計劃順利落實,給了米歇爾摩爾率領的國際團隊極大信心,也給了行業一個強烈的信號:恪守價值投資策略的五礦資源,已經獲得五礦集團的認可,並將持續踐行資源戰略。

  「大股東與我們的關係,就好像是嘉能可(Glencore)與斯特拉塔(Xstrata)的關係。」米歇爾摩爾曾在私下場合對徐基清說。

  斯特拉塔公司為全球礦業巨頭之一,比肩必和必拓、淡水河谷、力拓、英美資源。該公司在快速成長的過程中一直得到大股東嘉能可的支持,這讓斯特拉 塔即使在自身現金不足的情況下,也可以執行現金收購,同時避免自己被敵意收購。斯特拉塔的礦產品交由嘉能可銷售,後者擁有發達的銷售渠道,斯特拉塔還頻繁 收購大股東嘉能可的優質資產,並將其價值在資本市場上放大。

  「我們並不在意眼前的得失。」徐基清說。五礦集團要力爭五年內進入世界礦業第二陣營,在5年-10年內進入第一陣營,五礦資源則是戰略的執行者。

  米歇爾摩爾則在給《財經》記者的郵件中轉述了五礦集團總裁周中樞的表態:「五礦資源有很多合適的增長選擇,包括澳大利亞Dugald River這樣的未開發項目。五礦集團承諾將支持五礦資源,使其不斷擴張並給我們以及全體股東帶來長期回報。」

五礦 棄購 購伊 奎諾 克斯 始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393

五礦棄購伊奎諾克斯始末

http://stock.hexun.com.tw/2011-05-09/129423200.html

 一場全球業界矚目的跨國並購行動,何以在三周時間,從公開亮相忽然轉向終止?

  4月4日,一項涉資63億加元(約430億元人民幣)的敵意收購由中國五礦集團旗下在香港上市的五礦資源有限公司(metals Resources Limited,下稱五礦資源,01208.HK)公開發起。

  當日,五礦資源以每股7加元的價格對澳大利亞、加拿大兩地上市的伊奎諾克斯公司(Equinox erals Limited,ASX/TSX:EQN)進行敵意收購。這也成為中國企業迄今為止在海外發起的最大一起敵意收購項目。

僅過22天,該要約便因競爭者的出現而被五礦資源放棄。4月26日,五礦資源發佈公告稱,在伊奎諾克斯建議其股東接納巴裡克公司的要約計劃後,決定 撤回此前的收購要約。此前一天,伊奎諾克斯公告稱,該公司董事會已同意世界最大黃金生產商巴裡克黃金公司(Barrick Gold Corporation,TSX/NYSE:ABX)對該公司提出的73億加元(約500億元人民幣)收購方案。

  五礦資源首席執行官安德魯·米歇爾摩爾(Andrew Michelmore)表示,五礦資源對伊奎諾克斯的價值進行了詳盡評估,「雖然我們認為伊奎諾克斯的資產與五礦資源的戰略相當吻合,但巴裡克的出價超出了我們最為認可的價值」。

  伊奎諾克斯在贊比亞的Lumwana礦山是世界上最大的銅礦之一,目前年產能為14.5萬噸,預計未來五年內升至26萬噸。另外,該公司在沙特阿拉伯的Jabal Sayid銅礦項目將於2012年正式 投產,預計年均產量近6萬噸。

  該收購意味著五礦資源首次進軍非洲銅礦帶及中東地區。此次收購還將拓展五礦資源的現有生產項目組合,並大幅延長其營運礦山組合的開採壽命至2030年以後。

  即便如此,五礦資源依然決定在競爭者出價後的第一時間宣佈放棄競價。「這跟集團操作還是五礦資源操作無關,資金也不是制約因素,問題的關鍵是商業價值的判斷。」五礦有色金屬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五礦有色)副總經理、五礦資源非執行董事徐基清對《財經》記者說。

  醞釀已久的收購

  對於收購伊奎諾克斯,澳大利亞人米歇爾摩爾已醞釀許久。

  早在2009年6月五礦有色完成對澳大利亞礦業公司OZ erals收購併成立MMG(erals Metals Group,後被五礦資源收購)之時,米歇爾摩爾的管理團隊就已經把伊奎諾克斯列為潛在收購目標。

  在給《財經》記者的郵件回覆中,米歇爾摩爾表示,「伊奎諾克斯位於贊比亞的Lumwana銅礦具有世界級銅礦的潛力,而其規模也符合五礦資源發展的需求。同時,贊比亞提供了良好的投資環境。」

  全球銅市場的價格波動帶來了階段性收購時機。2009年底,希臘債務危機爆發,進而引發歐洲主權債危機,給世界經濟的復甦蒙上了陰影。受此影 響,國際銅價迅速下滑,伊奎諾克斯股價從年初最高4.47加元跌至2月底的3.31加元。五礦有色旋即與MMG成立聯合小組,著手對伊奎諾克斯進行調查和 評估。

  2010年7月,聯合小組完成了對伊奎諾克斯的評估,提出了一份價值超過40億加元的收購計劃,折合每股超過4加元。

  MMG的收購計劃卻為快速變化的市場形勢所累。在倫敦銅庫存持續減少及全球銅市供應趨緊的支撐下,銅價振盪上漲,倫敦金屬交易所銅價連創新高。2010年9月,伊奎諾克斯股價每股超過5加元。MMG遂暫停收購進程。

  「第一次嘗試收購從準備到決定擱置經歷了近半年的時間,最終放棄是因為當時的股價上漲太快,超出了我們的估值。」曾為伊奎諾克斯項目評估小組成員之一的徐基清對《財經》記者說。

  徐基清稱,還有兩方面原因讓收購計劃一直處於擱置狀態。2010年第三季度末,五礦集團著手推進海外資源戰略,利用五礦資源向母公司五礦有色收購MMG資產,從而將五礦資源打造為其有色金屬海外投資平臺。這也被彼時的五礦有色、五礦資源、MMG作為第一優先級事務。

  此外,伊奎諾克斯於去年10月開始,斥資12.5億澳元(約合12.3億美元)對澳大利亞Citadel礦業公司進行收購。Citadel主要 資產Jabil Sayid銅金礦位於沙特阿拉伯,該項目於2009年12月完成可研報告,並於2010年5月取得開採許可證,但並未投產。該交易的達成意味著五礦方面必 須重新對伊奎諾克斯進行評估。

  時間窗口再現

  當收購時機再次出現時,五礦資源決定出手。

  今年2月28日,伊奎諾克斯發佈公告,宣佈斥資48億加元收購加拿大倫丁礦業公司(Lundin ing),後者市值約為38億加元,在歐洲經營銅、鋅及鎳礦,並持有位於剛果的大型銅鈷礦Tenke-Fungurume的24.5%股份。今年1月,倫 丁剛剛宣佈和因梅特礦業公司(Inmet ing)的價值90億加元(約合91億美元)的重組計劃。

  受此影響,伊奎諾克斯股票從前一交易日收盤的每股6.27加元暴跌超過9%,當天收於每股5.73加元。此後,由於市場擔心收購倫丁可能會產生高達30億美元的債務,伊奎諾克斯股價連續下跌,3月最低跌至每股4.84加元。這一價格重回五礦資源認可的估值區間。

  4月4日,在伊奎諾克斯收購倫丁的報價到期前一週,五礦資源宣佈展開對伊奎諾克斯的敵意收購,其每股7加元的報價較該公司前一個交易日的收盤價溢價23%。

  「伊奎諾克斯對倫丁公司的收購,意味著五礦資源必須在2011年4月宣佈對伊奎諾克斯的要約」,米歇爾摩爾在郵件中稱。

  五礦資源在公告中稱,收購伊奎諾克斯的前提條件是,後者取消收購倫丁的計劃。

  業內人士分析稱,伊奎諾克斯與倫丁的交易一旦達成,將迫使五礦資源提高報價,亦會攤薄五礦資源的持股比例。MMG在未被五礦資源收購前,就已經開始收購伊奎諾克斯股票。截至敵意收購前,五礦資源已持有伊奎諾克斯4.2%的股份。

  五礦資源的收購計劃遭到了伊奎諾克斯的抵制,後者認為其要約是「明顯的機會主義」,23%的溢價是基於伊奎諾克斯發起對倫丁收購後下跌的股價計算而得,而按要約發出前20日的平均加權價格計算,溢價縮水到9%。

  伊奎諾克斯董事長彼得·湯姆塞特(Peter Tomsett)稱,「五礦資源提出如此低價,嚴重低估了我們的價值,並無視公司的發展潛力,尤其是在銅價不斷走強的情況下。」

  股票波動反映了投資者們的意願:他們對伊奎諾克斯收購倫丁表示擔憂,對伊奎諾克斯被收購卻似乎樂於接受。在五礦資源宣佈收購計劃後,伊奎諾克斯 礦業股價連續兩天攀升,該公司在加拿大多倫多股票交易所的股價4月5日收於7.56加元,在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的股價收於7.43澳元,均高於五礦資源報 價。伊奎諾克斯當日市值達到65億加元,而五礦資源的市值僅為25億加元。

  但是,對於這筆以小搏大的收購,五礦資源早有資金安排。

  4月12日,五礦資源公佈收購計劃的融資安排。其中46億美元來自三家中資關係銀行的債務融資,大部分年期超過六年;6億美元來自一家中資機構股權投資;大股東五礦有色將提供一筆不少於7億美元的無抵押收購融資貸款,年期五年;餘額將以公司現金儲備支付。

  意外的競爭者

  「我們當初在做預案時,就設想過一些競爭對手,但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是一家非基礎金屬公司。」徐基清說。

  就在五礦資源公佈要約計劃,尚未正式出價之前,4月25日,加拿大巴裡克黃金公司與伊奎諾克斯同時發佈公告稱,雙方已就一份涉資73億加元的收購方案達成初步協議。

  總部在加拿大多倫多的巴裡克黃金公司是一家以黃金勘探和開發為主的跨國礦業公司,2010年年產黃金776.5萬盎司,銅約16.7萬噸,凈利潤32.7億美元。

  在這份協議中,巴裡克將以每股8.15加元的價格收購伊奎諾克斯股份。該報價相對於2月25日伊奎諾克斯宣佈收購倫丁公司當天的多倫多股價溢價 30%,相對於五礦資源宣佈收購前的最後一個交易日4月1日的股價溢價42%。總收購方案比五礦資源的方案多出10億加元,增長16.4%。

  對於這樣一份更加豐厚的報價,伊奎諾克斯方面頗為滿意。伊奎諾克斯主席湯姆塞特稱,「巴裡克考慮到公司的價值和潛力,向我們的股東給出了一份具有吸引力的報價。我們對這一交易非常滿意。董事會與財務顧問、法律顧問一起,對我們可行的選擇進行了全面的評估,最終確定這筆交易是讓我們的股東實現價值的極好時機。」

  伊奎諾克斯首席執行官克雷格·威廉姆斯(Craig R. Williams)也向股東推薦這份收購方案,他表示,巴裡克的報價反映了公司的價值,「這是在銅價處於歷史高位時期,伊奎諾克斯股東可大幅溢價進行現金交易的好時機。」

  而根據上述協議,伊奎諾克斯同意撤回對倫丁公司的要約收購,並且不持有倫丁股份,原定於5月6日舉行的關於收購倫丁的股東大會因此取消。協議同時規定,伊奎諾克斯不能主動徵求其他要約,但有權審議第三方提出的收購建議。這也意味著,五礦資源仍有機會繼續出價。

  但是五礦資源迅速決定放棄。米歇爾摩爾對《財經》記者解釋稱,放棄伊奎諾克斯收購計劃的根本原因是基於估值。「我們非常遺憾沒能讓伊奎諾克斯成 為五礦資源的資產,我們本可以隨時提高我們的報價,但是正如我們那時(宣佈放棄的公告)所說,巴裡克的報價高出了我們最樂觀的估價,而更高的報價則可能損 害我們的股東價值。」

  據瞭解,中國五礦集團總裁周中樞也表示了對這一決定的支持:「我們與五礦資源一樣對沒有成功收購伊奎諾克斯感到失望,因為我們堅信收購該公司對於五礦資源來說有重要的戰略意義,但我們認為五礦資源的決定是明智的。」

  量力而行的止步

  拋開不知內情的議論與猜測,業界人士更傾向認為,無論是對於五礦資源,還是背後的五礦集團來說,放棄伊奎諾克斯並未對其資源戰略造成重大影響。

  某位接近五礦資源的金融界人士透露,「很快還會有交易報出來」。對此,徐基清不置可否,但他表示,這次交易與過去五礦集團洽購諾蘭達以及收購OZ erals沒有什麼不同,「只是資源戰略中的一步」。

  徐認為,本次案例對五礦今後的資源戰略是很好的指導。在全球經濟從金融危機的陰影中逐漸復甦的情況下,資源的稀缺性與旺盛的市場需求正推動世界 資源價格走高,資源領域的併購愈發激烈,競爭對手無處不在。在明確了企業戰略的前提下,遵循商業化運作模式,對收購量力而行,這對中國企業進行海外併購頗 為重要。

  力拓因收購加鋁而陷入困境,以及OZ erals遭遇金融危機瀕臨破產的例子也給了五礦很大啟示。此次收購中,為避免負債收購給公司未來經營帶來財務風險,五礦資源將負債上限設定為70%,並 且索洽的融資多為中長期。「如果按公告中的融資結構算,不止這個比例。」徐基清的另一身份是五礦有色的財務總監,他解釋說,「但欠大股東(五礦有色)的 錢,可適當延期,甚至以註資方式從負債中消抵」。徐告訴《財經》記者,保障現金流是財務穩定的關鍵。2010年,僅MMG的資產就產生了超過4億美元的凈 利潤,在產資產也可產生豐厚現金流。

  米歇爾摩爾認為,五礦資源有良好的盈利能力,加之母公司的強大融資能力,將對未來五礦資源進行國際併購提供有力支撐。不過,他強調這並不意味著收購時會不計代價。

  此次收購伊奎諾克斯,46億美元融資計劃順利落實,給了米歇爾摩爾率領的國際團隊極大信心,也給了行業一個強烈的信號:恪守價值投資策略的五礦資源,已經獲得五礦集團的認可,並將持續踐行資源戰略。

  「大股東與我們的關係,就好像是嘉能可(Glencore)與斯特拉塔(Xstrata)的關係。」米歇爾摩爾曾在私下場合對徐基清說。

  斯特拉塔公司為全球礦業巨頭之一,比肩必和必拓、淡水河谷、力拓、英美資源。該公司在快速成長的過程中一直得到大股東嘉能可的支持,這讓斯特拉 塔即使在自身現金不足的情況下,也可以執行現金收購,同時避免自己被敵意收購。斯特拉塔的礦產品交由嘉能可銷售,後者擁有發達的銷售渠道,斯特拉塔還頻繁 收購大股東嘉能可的優質資產,並將其價值在資本市場上放大。

  「我們並不在意眼前的得失。」徐基清說。五礦集團要力爭五年內進入世界礦業第二陣營,在5年-10年內進入第一陣營,五礦資源則是戰略的執行者。

  米歇爾摩爾則在給《財經》記者的郵件中轉述了五礦集團總裁周中樞的表態:「五礦資源有很多合適的增長選擇,包括澳大利亞Dugald River這樣的未開發項目。五礦集團承諾將支持五礦資源,使其不斷擴張並給我們以及全體股東帶來長期回報。」

五礦 棄購 購伊 奎諾 克斯 始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394

中鋁棄購南戈壁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9-07/100434232_all.html

 9月3日,中鋁股份有限公司(02600.HK/601600.SH,下稱中鋁)在要約時限到期前一天宣佈棄購南戈壁資源有限公司(01878.HK,下稱南戈壁),與南戈壁大股東的鎖定協議亦告終止。

  原本這項旨在獲得蒙古南戈壁省一處煤炭資產的收購計劃在今年7月15日前完成。4月12日,中鋁宣稱與南戈壁大股東Turquoise Hill Resources Ltd.(原名艾芬豪,Ivanhoe Mining Ltd.)簽訂了鎖定協議,將以8.48加元/股(約65.97港元/股)收購南戈壁不超過60%,但不低於56%的普通股,總出資不超過10億美元。中鋁在此次棄購公告中給出的解釋是,這樁交易在可接受的時間內取得監管批准的可能性較低。

  沒有人對棄購感到意外。在經歷了兩次要約延期之後,市場已普遍預期這一交易難以順利完成。南戈壁股價已對此作出了充分反應,從交易宣佈到交易終 止,南戈壁股價幾乎單邊下跌,足足跌去了近70%。這體現了市場預期的準確——中鋁的要約收購從一開始就顯得草率,因為蒙古的政治局面及經濟制度一貫複雜 棘手,此外,還疊加了政府今年5月頒發了新外國投資法,南戈壁與蒙古政府關係糟糕,以及煤炭市場行情不斷走低等一系列不利因素。

  對於中國而言,蒙古擁有極為豐富的礦產資源和便利的地理位置,「比起非洲,蒙古是中國企業更應該去爭奪的地方」,不乏礦業資產交易人士持此觀點。但熟悉該國礦業投資環境的人士也一直在提醒「蒙古很難成事」。

強勢蒙古政府

  此次謀求收購南戈壁,本是熊維平主掌中鋁之後主導的首次海外重大收購,符合其近年來煤電鋁一體化的發展思路。但就在公佈要約收購消息後,便很快遭遇來自蒙古政府的阻力。

  蒙古礦產資源和能源部於4月16日在烏蘭巴托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要求暫停由南戈壁的全資附屬公司SouthGobi Sands LLC擁有的若干許可證的勘探及開採活動。南戈壁旗下惟一一個已經運行的煤礦敖包特陶勒蓋(OvootTolgoi)的許可證也在暫停之列。這一暫停舉動 針對的正是中鋁的收購計劃。蒙古政府稱需要檢閱擬進行的所有權變動。而南戈壁在收購事前並沒有向蒙古政府進行過諮詢。南戈壁總裁兼首席執行官 Alexander Molyneux將蒙古政府的這一行動視為「敵意」。數天後,中鋁宣佈,在獲得蒙古政府的監管批准之前,不準備收購要約南戈壁的股票。

  暫停許可證只是開始,隨後蒙古政府開始重新制訂其外國投資法。多數業界人士認為,中鋁的收購是修法的主要驅動力,儘管蒙古政府否認這種說法。5 月17日,蒙古國家大呼拉爾(議會)通過了《關於外國投資戰略協調法》,這項新法律將礦產資源、銀行金融和新聞通訊三個行業確定為具有戰略意義的領域。外 國投資者及其利益相關方和第三方簽訂股份買賣或轉讓協議,需通過在蒙註冊企業向政府提出申請;購買三分之一或以上的戰略企業股份需政府同意;對於戰略企業 董事會的組成、對企業決議的否決、礦產品交易、礦產品價格等方面的相關協議需獲政府同意;外資參股戰略企業超過49%,外資投資超過1000億圖格里克 (約合4.8億元人民幣)需政府提交國家大呼拉爾討論決定。

  蒙古對外關係部部長贊登沙塔爾(G.Zandanshatar)曾公開表示,這項新法律與礦業領域關係更為密切。蒙古礦產資源和能源部則於5月 30日宣佈,南戈壁的許可證暫停已獲解除,惟有關新法律及敖包特陶勒蓋的許可證將由內閣及大呼拉爾討論。而大呼拉爾一年只召開兩次,能否被排進議程是未知 數。多個蒙古政府監管機構由於狀況不明朗,也不願意向南戈壁提供相應的批文,其中甚至包括環境影響評估方面的審批。

  針對收購遭遇的政策變故,7月初,中鋁宣佈將要約期延後一個月。南戈壁也公告稱已向蒙古政府提交投資爭端通知,包括但不限於蒙古礦產資源和能源 部未能履行與南戈壁若干勘探許可證有關的開採前協議。但後續局面始終未能改觀。在8月中旬南戈壁二季度業績電話會上,Alexander Molyneux表示,新外國投資法還在調整,可能仍會發生變化,自己並不清楚蒙古政府到底將如何去審查和考慮這一收購。在第二次要約延期 後,Alexander Molyneux毫不諱言個人的悲觀看法——這一收購已經很難完成。他還透露,中鋁已有一個月沒有與南戈壁進行有實質意義的接觸。

  一位接近本次交易的人士告訴財新記者,中鋁是不得已選擇的棄購南戈壁。中鋁與南戈壁一直有溝通,但隨著事態發展,兩家公司之間的溝通作用已經不大,需要的是政府層面的溝通。他還透露,中鋁曾寄希望於中國政府出面與蒙古方面進行協調,但這一願望未能實現。

  但仍有不少市場人士認為,中鋁的棄購有主動意願,持續低迷的煤炭市場和南戈壁不斷走低的股價,令其需要重新檢視當初的要約收購決定。近半年來, 國內煤價不斷下跌且港口庫存位於高位。南戈壁股價則自4月2日的60.5港元/股跌至9月5日收盤時的17.78港元/股,縮水70.6%;而中鋁的收購 價較目前股價已溢出73%。「中鋁可能也覺得貴了」,一位資深礦業投資人士認為。

中鋁轉型難

  對於中鋁來說,棄購南戈壁雖可視為審時度勢的理性之舉,但仍重創了其「蒙古戰略」。幾乎與收購南戈壁同步,中鋁還於4月23日宣佈擬有條件收購 永暉焦煤股份有限公司(01733.HK,下稱永暉焦煤)29.9%的股份,收購金額達23.92億港元。永暉焦煤的主要業務是蒙古焦煤的中國進口和物流 業務,與南戈壁在產業鏈上銜接緊密。

  「棄購南戈壁對中鋁的蒙古佈局肯定有影響。收購南戈壁在前,永暉焦煤在後。現在很容易讓人聯想後一樁交易能不能成。」一位接近永暉焦煤的人士向財新記者表示。

  中鋁可謂陷入一個內憂外患的局面。最近交出的半年報亦十分難看,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虧損達到32.53億元人民幣。截至6月30日,集團的資產負債率高達69.54%。

  如此財務狀況的中鋁是否適合大舉進行上游收購?市場對中鋁的發展方向也看法矛盾。鋁價徘徊在成本線附近,鋁板塊面臨嚴峻挑戰,如果想要讓業務多 元化、上游化,向煤、鐵礦發展,則需要大量資金,也承擔巨大的財務風險。有資深投資人士向財新記者表示,以中鋁現在的情況,不宜繼續尋求海外資源收購;但 只靠原先的主業,中鋁也很難扭轉頹勢。

  「海外資源收購還是得一步一步做吧,做得好當然好。但(南戈壁這樁交易)如果做成了反而是壞事,不如不做。」一位中鋁內部人士如此認為。他將中鋁定位為資源類公司,認為比起成本控制,更關鍵的是資產質量。

  中鋁前任總經理肖亞慶在任上提出了「多金屬國際化」發展戰略轉型思路,而熊維平近年來強調最多的是煤炭板塊和鐵礦石板塊的發展。中鋁的上游轉型思路清晰,實踐之路卻跌跌撞撞。

  不過也許下一輪機會就要來臨。隨著資源商品價格的下跌和全球經濟前景的持續不明朗,礦業資產的估值也在走低。有礦業界人士向財新記者分析,目前是進行資產收購的合適時機,但他同時認為,大部分中國公司不會在現在出手,原因是受制於自身財務狀況。

  對於中鋁來說,在自己並不熟悉的上游領域,國際市場上可供投資收購的資產十分有限。在國際礦業巨頭必和必拓、力拓等多年精心耕耘過的地盤裡,中 國後來者要想獲得價廉物美的資產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南戈壁的收購即是一例,其資產難稱優良,當初除了中鋁之外,鮮有感興趣的買家。此外,對收購時機以及收 購標的的政治經濟風險進行綜合考量並做出正確判斷,這是完成一樁成功收購的關鍵能力。

對蒙投資風險遞增

  失去中鋁這個買家之後,南戈壁首先要做的是修復與蒙古政府的關係,恢復正常生產運營。今年二季度,南戈壁的原煤產量銳減至27萬噸,比2011年同期減少了69%,環比減少75%;營收841.2萬美元,同比減少82%,環比減少79%。

  摩根大通的分析報告對南戈壁的生產恢復頗為樂觀,「面對被中鋁收購導致的憂慮已正式消除,相信南戈壁能重新專注於恢復旗下核心煤礦的生產及營運。」而對於大股東Turquoise Hill來說,出售南戈壁的願望不會改變。在力拓控股Turquoise Hill之後,這一資產愈發顯得不那麼重要。「有人在等著撿便宜。」前述礦業投資人士告訴財新記者。

  這位人士對財新記者還數次提到了蒙古的官員腐敗問題,「新政府上台,要撈油水。」在蒙古,中鋁這樣的大型國有企業被視為「錢袋子」,這為商業運作打了不少折扣。

  「在蒙古做項目說到底都是個人的事」,一位熟悉蒙古投資環境的人士表示,他將蒙古的情況稱為寡頭資本主義。從項目能否得到批準到勞工入境,每個環節都需要應付蒙古的大小官員們,否則就可能面對無盡的拖延。

  按照反腐NGO組織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佈的2011年世界廉政指數,蒙古排在183個國家中的第120位,中國則排名75位。今年8月2日,蒙古前總統、蒙古人民革命黨主席那木巴爾·恩赫巴亞爾(Nambaryn Enkhbayar)因腐敗被當地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四年,成為蒙古國自1921年建國以來第一位被捕獲罪的國家元首。

  此外,收購南戈壁在蒙古舉行大選前兩個多月宣佈,也成為各政黨試圖在政治上得分的工具。對這一收購發難可以迎合蒙古國內的資源民族主義情緒,比起在蒙古浸淫多年的日韓企業,近年蜂擁進蒙古的中國投資者似乎更不受蒙古民眾歡迎。

  歐亞集團(Euroasia Group)的中國及蒙古事務分析師馬暘認為,儘管5月頒佈的新法律適用於所有國家,但可能會更加針對中國。他認為,考慮到中國對於蒙古經濟的重要性,蒙 古不會遠離中國,但需要保證掌控這個國家礦業資源的是烏蘭巴托而非北京。但正是比鄰的「大胃口」客戶——中國,幫助礦產資源豐富的蒙古走上了高速的經濟發 展之路。2011年蒙古經濟增長率超過17%,礦業收入佔GDP的五分之一,政府收入的三分之一。在引進外國投資者的多個礦業項目中,蒙古國民都享有股權 或現金形式的分成,但他們仍對政府拚命把礦產資源和土地賣給外國人感到憤怒。

  艾芬豪創始人羅伯特·弗裡德蘭(Robert Friedland),曾在本世紀初拿下蒙古的數個礦業資產,其中包括世界級的奧尤陶勒蓋銅金礦(OyuTolgoi)。但那樣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羅伯特在今年4月成功地退出Turquoise Hill,而想從力拓接盤的中鋁卻沒有這樣的運氣。

  位於烏蘭巴托的金融機構Origo Partners MGL分析師Dale Choi向財新記者表示,對於新政府而言,現在是重新思考新外國投資法並平衡各方利益的好時機。但歐亞集團的分析報告則認為,在大選之後,民粹主義可能給 蒙古的投資環境帶來更多的風險。在7月大選中獲得大呼拉爾相對多數席位的民主黨,在競選期間將自身打造成為一個培育中產階級和低稅收國家的政黨。

  據蒙古方面的統計,截至2011年,在蒙古投資的中國企業達5639家,佔全部在蒙投資企業數的49.4%;中國對蒙古投資存量達到28.5億美元,佔蒙古外資總額的48.8%,居首位。

  中國企業大約從2005年開始投資蒙古礦業,但並未在大型項目上獲得突破。神華集團已對同在南戈壁省的塔本陶勒蓋(TavanTolgoi)煤 礦西區(下稱TT項目)謀求數年,儘管在去年曾經傳出過神華中標的消息,但目前這一資產的歸屬仍不明朗。一位神華集團高層曾無奈表示,蒙古政府總在變。有 蒙古政客稱將爭取今年年內確定T T項目的外國投資者名單,但前述熟悉蒙古礦業投資的人士認為「這沒有可能性,蒙古國政客把說謊發揮到了極致」。

  而數年前,首鋼等中國企業在蒙古開發的圖木爾泰鐵礦項目曾遭遇因執政黨更迭項目被收歸國有,且至今仍未得到解決。■


中鋁 棄購 購南 戈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199

德爾未來:棄購博昊科技擬僅購烯成石墨烯79.66%股權

德爾未來11日晚間公告,公司撤回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並募集配套資金申請材料,對交易標的做出重大調整。公司將不再收購博昊科技70%股權,擬購買廈門烯成石墨烯科技有限公司79.66%股權。

公告稱,公司就不再收購鎮江博昊科技有限公司70%股權已與博昊科技主要股東達成意向,正式協議正在協商確認中,待最終簽訂後將履行相應決策程序。

方案調整為,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廈門烯成石墨烯科技有限公司79.66%股權。截至本公告日,公司與交易對方就標的公司估值、交易對價、盈利承諾等相關條款正在協商。標的公司目前已經完成審計工作,但評估工作正在推進當中,尚未取得預估值。

公司股票將自8月12日(星期五)上午開市起繼續停牌。

德爾未來曾於今年3月24日發布了《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並募集配套資金報告書》(草案),擬計劃以每股16.28元的價格發行股份並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博昊科技70%股權及烯成石墨烯79.66%股權,並募集配套資金。核算下來,博昊科技整體估值高達5.19億元,而烯成石墨烯整體估值為3億元。

此前有媒體質疑,德爾未來對博昊科技采取高溢價收購方式。博昊科技原本是德爾未來的參股公司,在2015年2月被上市公司德爾未來以7135.5萬元增資參股時,其整體估值還僅為23785萬元,尚不足此次德爾未來再次收購時的5.19億元一半。

德爾 未來 棄購 購博 博昊 科技 擬僅 僅購 購烯 烯成 石墨 79.66% 股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904

工業富聯333.3萬股遭棄購 棄購金額創A股史上最高

5月29日晚間,富士康工業互聯網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工業富聯”)發布新股發行結果顯示,公司網上棄購新股數量為217.07萬股,網下棄購新股數量為116.23萬股,網上網下合計棄購數量為333.31萬股,棄購金額達4590萬元,這一金額創下A股新高。

據證券時報報道,在富士康之前,遭棄購股數最多的新股為華能水電。彼時華能水電以2.17元的發行價發行18億股,網上網下合計有449.75萬股新股遭到棄購,相應的棄購金額達975.96萬元。

江蘇銀行棄購股數則達327.63萬股,該公司發行的新股數量為11.54億股。

棄購股數超過100萬股的還有上海銀行、華安證券、江蘇租賃、中國電影、中國核建、中原證券、貴陽銀行、中國銀河、白銀有色等。

工業 富聯 333.3 萬股 股遭 遭棄 棄購 金額 股史 史上 最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960

傳中保監喝停 安邦棄購喜達屋 資金多源自高風險產品 海外投資超越上限

1 : GS(14)@2016-04-02 17:42:37

【明報專訊】近年在海外收購方面所向披靡的安邦保險集團,突然撤出對喜來登酒店母公司喜達屋的競購,市場一片嘩然,市傳中國保監會未有放行,安邦被迫退場。內地有分析指出,安邦在境外大舉併購,已經觸及保險公司境外投資上限,亦有外媒指它大部分資金源自高回報的投資型保險產品,變相是用高槓桿進行海外投資,以致引起監管部門出手,避免觸發連鎖風險。



明報記者 武君

安邦集團昨日表示,基於種種市場考量,決定不繼續推進140億美元收購喜達屋的提案。喜達屋為著名酒店喜來登及度假村品牌集團,早於去年11月已同萬豪簽訂122億美元的收購協議,但今年3月,安邦突然殺出,令喜達屋摒棄和萬豪協議。且安邦頻頻提價,最新更傳加至140億美元,且全部現金支付,遠優於萬豪的現金加股份的收購建議。

多次提價競購 最新加至140億美元

就在喜達屋有意接納安邦出價之際,安邦卻出乎意料放棄,原因耐人尋味。安邦並未回應記者為何退出收購。但據內地媒體《財新網》此前報道,中保監對安邦近期的海外併購並不支持,因已經觸碰了保險機構境外投資不得超過上年底總資產的15%的限制。

安邦由2014年溢價收購紐約華爾道夫酒店開始,頻頻進行海外投資,截至目前,已經完成收購的境外保險公司和地產項目逾300億元人民幣。就在競購喜達屋的同時,還進行了另一項併購,以65億美元收購黑石集團的策略酒店集團,且該交易還在審批中。

龐大的收購資金來源之一就是保費。英國《金融時報》曾援引一名接近交易人士表示,只有當收購資金來自保費時,保監會才會介入,其他渠道的資金無需獲得監管批准。又稱,安邦保險很大一部分屬於投資型保險產品(俗稱萬能險),且和其他公司不同,公司資金來自財險投資型產品的佔比非常高。

北京工商大學經濟學院保險學系主任王緒瑾表示,因財險以短期險種為主,對現金流動性要求比壽險更高,而房地產行業回報期較長,短期資金錯配長期投資,財險投資產品的流動性風險較壽險大。

學者﹕短期資金錯配長期投資

內地保險公司大多將資金投向存款和國債等穩定資產,回報不高;動輒年收益率在5%至6%的萬能險,需要不斷的投資來支撐。近年其他保險公司亦大力推出投資型保險產品,因此作風都進取不少,去年包括中國平安和中壽在內的保險公司共斥資300億美元收購海外一線城市房地產,是2014年的2倍。王緒瑾認為,安邦退出交易原因暫未可知,但或釋出信號,即在國內投資環境改善,以及監管嚴控風險下,保險機構海外疾馳及舉牌的步伐,或將稍作放緩。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60402/news/ec_eca1.htm
傳中 保監 監喝 喝停 安邦 棄購 購喜 喜達 達屋 資金 多源 高風險 高風 產品 海外 投資 超越 上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9011

傳中投棄購百勝中國

1 : GS(14)@2016-05-22 11:35:35

【明報專訊】《路透社》引述消息表示,中投支持的財團與持有肯德基及必勝客的百勝中國洽商收購一事,談判破裂。



報道表示,中投財團放棄收購百勝中國業務,主因是該財團希望擁有百勝中國業務的控股權,但百勝擔心這將對其收益產生負面稅收影響而拒絕接受。

消息人士稱,另一個終止談判的原因,是該財團認為有關投資是一項資本密集型業務,惟憂慮中國經濟減速,或影響投資回報率。

欲奪控股權 百勝拒絕

早前有報道表示,中投支持的財團正與百勝餐飲進行談判,準備收購百勝的中國業務,包括遍佈全國的肯德基和必勝客門店。該收購財團還包括美國私募基金KKR &Co和霸菱亞洲等,而除了中投財團,日前外電報道,新加坡淡馬錫也有份競購百勝中國股權。

百勝計劃至今年底分拆7205間在華餐廳業務,據年度核心利潤約10億美元估算,百勝中國業務估值約80億至110億美元(約620億至852億港元)。

消息又稱,百勝中國業務約20%股權的第二回合競購預定本月底前進行。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60522/news/eb_ebc1.htm
中投 棄購 百勝 中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102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