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每個人都非常尊重李革”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5/1002/152230.shtml

2003年,我認識了李革博士。一年之後,我投資了他創辦的藥明康德。當時藥明康德大約有300名員工,15個客戶。我們的關系很好,經常 一起討論很多問題。

比如人才培養。一次晚餐,我和李革聊起這個話題。當時藥明康德大概有400多個雇員,我們的計劃是未來3~4年有上千名雇員。

我對他說,管理400人和4000人是很不一樣的,一個好的人力資源體系對於吸引人才、培養人才很重要,尤其是對於藥明康德這樣的公司,人力資源很關鍵。如何既能讓科學家發揮創造力,又能保證相關流程的精確性?李革當時可能沒意識到,但他很快開始思考這個事。他們花了一年時間,設計人力資源體系,想把藥明康德打造成醫藥行業最好的雇主。這個設計很前衛,不同於過去。人力資源體系是他們成功的基石。有了這套體系,當上千名科學家在從事某一項工作時,可以將其分解成很多個步驟,比如說有100個步驟,那麽科學家們可以在這100個步驟間調動流轉、交互發展,而不是每天都重複同樣的工作。

2007年,藥明康德在紐交所上市 。對於中國醫藥產業來說,這是一個里程碑事件。有幾千人的團隊在相互協作,為全球大藥廠和生物公司提供臨床前的服務。

藥明康德上市前,作為董事會成員,我和李革有很多緊密的互動。藥明康德上市後,我離開了董事會,但我們依然有很多的合作。比如我們一起在美國做投資,也一起在中國做投資。以中國為例,我們一起投資了華領醫藥、天演藥業等公司。其中華領醫藥是一家創新模式的新藥研發公司,它的目標是讓中國消費者用支付得起的價錢購買到好的藥物,目前開發的產品包括適用於中國患者的II型糖尿病藥物。天演藥業則是一家還很年輕的公司,創始人羅培誌是一個非常獨特的人,我們認為他的技術是他那個領域最好的。它的技術平臺對於藥明康德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

富達投資藥明康德的時候,它還是一家很 小的公司。我們為什麽會投資它?這要說起另一個故事。1997年,我認識了剛從美國回到中國創業田溯寧。他知道創建一個好的公司,不僅需要好的技術、管理等元素,在中國市場還要學會靈活變通。李革也是一樣,既了解公司運營所需的元素,也知道要有中國特色。他們都有能量、熱情、方向和遠見,會暢想未來的很多種可能。我們投資藥明康德的原因正是李革,而我們投資的目的,則是利用中國本土相對便宜的博士生資源,將海外同樣的服務用1/3的價格來實現。對於未來如何發展,雖然當時我們並沒有完美的計劃,但是李哥看到了很多可能,也做了很多設想。

李革總是說我們繼續走,繼續向前,一定會有好的結果,會有新的技術、新的想法、新的路徑、新的創業者從藥明康德產生出來,最終政府也會意識到中國一定需要科技和創新。在那之後,會有更多的錢投入到新的技術及新的創業者中。很幸運的是,這個判斷是對的。

每個人都非常尊重李革,他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把好的技術帶回中國,在中國做事,並且在全世界獲得了影響力。他改變了臨床前研究的一些規則。早期藥明康德只會做化學,現在服務範圍貫穿從藥物發現到推向市場的全過程。如果你註意看中國醫療當代史,你會發現藥明康德是一個最重要的角色。但很多人可能還沒有意識到它的重要性。

在擔任藥明康德董事時,我還擔任著阿里巴巴董事。亞信、阿里巴巴以及藥明康德,都是平臺型公司,我們喜歡平臺型公司。在中國,富達還投資了很多其他平臺型公司。在李革、田溯寧、馬雲等人身上,我們也看到了好的創業者特質,比如遠見、專註、有真正的責任感等。如果他們想的只是賺錢,那就很沒意思。他們知道自己的優勢,也知道自己的弱點。他們善於把握機會,渴望去改變中國人的生活。我很高興能夠與這麽多聰明的人一起工作。他們為很多人提供了工作,也為這個國家的人帶來更美好、更健康的生活。我很高興來到這里,作為中國的客人,參與她的變革,讓她更美好。雖然在中國,還有很多問題與挑戰,但也存在著巨大的機會,這讓我很興奮。

版權聲明:本文由富達亞洲風險投資管理合夥人歐栢德(Daniel Auerbach)口述,葉靜整理,i黑馬原創。如需轉載請聯系微信號zzyyanan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每個 人都 非常 尊重 李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278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