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上外中東研究所主任朱威烈:美國重心移離中東是嚴重戰略誤判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1/4712759.html

上外中東研究所主任朱威烈:美國重心移離中東是嚴重戰略誤判

一財網 楊小剛 2015-11-17 07:24:00

美國戰略重心東移,導致美國在中東建立的主導權影響在下降縮小。這是美國最大的戰略判斷失誤所致。但中東對美國的利益、對全球的利益、對國際和平,都至關緊要。奧巴馬政府的全球戰略調整造成了中東地區的秩序失控,這個誤判後果非常嚴重,客觀上導致地區反恐形勢更趨嚴峻。

10月中旬前後,敘利亞總統顧問夏班女士訪華,北京之行後,到上海造訪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朱威烈送了她一本《習近平談治國理政》,並告訴夏班,中國的很多外交思想在這本書里,她和陪同的敘利亞駐華大使都表示很重視。

朱威烈是上外中東所名譽所長、上海高校智庫上外中東研究中心主任。前幾天,他剛從中東回國,並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中東很多精英人士早在阿拉伯世界動蕩前已經感覺到,改革已成為一種必須,並很看重中國的改革開放經驗。近年伊朗總統魯哈尼、埃及總統塞西都明確提出要學習中國的治國理政經驗。

“中國在處理改革、發展、穩定的關系問題上,確實形成了一套寶貴經驗。中東精英人士的需求,實際上表明了西方那套政權更叠、武力幹預、制裁遏制的做法行不通。中國的治國理政不是要向外輸出模式,而是有許多值得借鑒的地方已經受到他們的認同。”朱威烈對本報記者表示。

對於11月13日法國巴黎發生的恐怖襲擊,朱威烈認為這是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境外勢力對各國反恐行動的連續反撲;並認為美國的重心從中東轉向亞太,是一個嚴重的戰略誤判;當前的國際反恐力量必須形成合力,否則反恐預期目標很難實現。

第一財經日報:這次發生在巴黎的恐怖襲擊,至少造成129人被害,350多人受傷。這距離1月發生在巴黎《查理周刊》辦公室被襲擊、造成12人死亡的事件並不久遠。恐怖襲擊為何頻頻在法國發生?

朱威烈:恐怖襲擊並不只是發生在法國。從10月底俄羅斯的客機在埃及西奈半島墜毀,到前幾天黎巴嫩首都南部發生的造成37人死亡的自殺式爆炸襲擊,再到這次巴黎襲擊,目前看都跟is有關。

自從9月底俄羅斯開始針對is開展空襲行動以後,美國領導的反恐聯盟也行動起來,無論是敘利亞境內還是伊拉克境內的is都遭到重創,無力在當地組織反擊。但is畢竟是一個跨國境、跨地區的組織,最近在約旦、黎巴嫩和法國出現的恐怖活動,都是is組織境外分支成員發起的連續反擊。

當然,最近針對法國的幾次襲擊,跟法國近來加大對is的空襲,特別是與當地的《查理周刊》刊登侮辱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畫有關。自從1月《查理周刊》辦公室被蒙面槍手襲擊、造成12人死亡後,這次被襲擊的音樂廳距離《查理周刊》辦公室也很近,只有500多米。

這個刊物最近還刊登了諷刺俄羅斯客機空難的漫畫,引起俄羅斯政府和民眾的強烈譴責。

從深層次來看,這本刊物出現的這些侮辱性事件,既奚落了俄羅斯,也是對伊斯蘭教的褻瀆。他們對外宣稱是自由,但這是絕對的自由,鼓吹和宣揚絕對自由的概念在國際關系中是有害的,對當前開展的國際反恐更是非常不利。任何一個國家都應該是法治的國家,任何一種自由都是在法制框架內所允許的自由,不能對其他國家或公認的、合法的宗教進行侮辱,這必然會引起對象國民眾或信眾的反感。這種侮辱伊斯蘭教先知的做法,實際上是在播種仇恨,恰恰會被極端組織和恐怖組織所利用。

但是,恐怖襲擊本身是絕不可原諒的,因為受害對象都是無辜平民。現在法國處在巨大的悲痛之中,中國和整個國際社會都站在法國和法國人民一邊,表示巨大的哀痛和支持,都將加大對is的打擊。我們要註意的是不要把恐怖主義與特定的民族宗教掛鉤,要強調標本兼治,而不應搞雙重標準,違背國際法準則,制造事端,給恐怖分子和極端組織提供用來實施暴恐活動的口實。這在當前國際反恐行動中,是特別應該註意的事情。

日報:在打擊is勢力上,俄羅斯跟美國有什麽不同嗎?

朱威烈:中東反恐已經形成俄羅斯與美國領導的兩元格局,出現對抗與合作並存的新常態。俄羅斯主導的反恐聯盟包括敘利亞、伊拉克和伊朗,已經在開展情報、安全和軍事合作。

今年9月底俄羅斯出兵敘利亞,對is、支持陣線等恐怖勢力實施空中打擊,目前看來成效顯著,不但使持續4年多的敘利亞亂局再次回到政治解決的軌跡,而且導致地區反恐格局發生新的變化。

要說美俄有什麽不同,最大的不同是俄羅斯跟敘利亞是盟國關系,俄羅斯入敘反恐,受到敘利亞主權政府的邀請,從國際法上看,是合法的。而美國組織的反恐聯盟不一樣,不是以聯合國為主導,而是由美國為主導。美國領導的多國空襲動機也不單純反恐,還有想借敘反政府武裝甚至極端組織搞掉巴沙爾·阿薩德領導的敘政權的目的。這是因為俄美兩國對敘利亞當前的主要矛盾認識不同:是巴沙爾還是恐怖主義?這也是敘利亞危機長期得不到解決的重要原因之一。

眼下,是否將敘利亞政府軍納入到打擊is聯盟中來,依然是美方和俄方的大分歧。如果將巴沙爾政權包括進來,那就意味著過去一年多時間美國領導的反恐路線錯了,這是美國很難接受的。正因為此,各域外大國和地區國家還無法在敘利亞問題上形成合力,在當前通過聯合國平臺推動政治解決敘利亞問題過程中也將是一大障礙。

美國打擊is堅持不派地面部隊,在伊拉克僅靠缺乏訓練、士氣低落的伊政府軍隊,在敘利亞則堅持不與巴沙爾政府合作。美國在打擊is上的這種“只襲不滅”的態度,一定程度上放任了該組織的蔓延。美國雖已對敘利亞拉卡省進行了多次轟炸,但美國國內也承認這樣的轟炸收效甚微。is不僅沒有走向消亡,反而在策劃組織更多的暴恐活動。俄美的分歧,也導致國際反恐難以形成合力。

日報:在打擊“伊斯蘭國”勢力上,美國為何如此消極?

朱威烈:這跟美國的全球戰略重心轉移有關。奧巴馬的前幾任政府中東政策都很明確,奧巴馬主政以來,把“亞太再平衡”戰略列為美國的戰略重心,在中東許多核心矛盾都沒解決的背景下,美國在中東實際上呈收縮態勢。

美國戰略重點東移,在中東采取的是“依靠代理人”政策,盡量不投入軍力、財力,對敘利亞危機的政治解決、空襲is都處於被動應對,並無明確的戰略計劃和時間表,實際上放棄了地區秩序的主導權。

當前的中東亂局美國難辭其咎。此前美國在中東發動伊拉克戰爭,策劃推動一系列所謂的革命,都是根據其自身的好惡標準,以推翻某個對象國的個人或社會政治制度為目的,卻從不顧及當事國的安全穩定和民眾利益。這種打了就跑、不管戰後滿目瘡痍的國家建設,造成了現在的中東亂局。

比如,美國2011年從伊拉克匆忙撤軍,留下一個按照教派與民族組建起來的權力機構,這實際上打開了一個民族沖突和教派沖突的“潘多拉盒子”。事實上,伊拉克戰後的社會狀況、安全狀況比2003年以前要差。

美國戰略重心東移,導致美國在中東建立的主導權影響在下降縮小。這是美國最大的戰略判斷失誤所致。但中東對美國的利益、對全球的利益、對國際和平,都至關緊要。奧巴馬政府的全球戰略調整造成了中東地區的秩序失控,這個誤判後果非常嚴重,客觀上導致地區反恐形勢更趨嚴峻。目前,中東反恐雙頭格局已經形成,如仍因為一己之私而遲遲形不成國際反恐合力,就很可能使中東亂局持續。

編輯:楊小剛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上外 中東 研究所 研究 主任 朱威烈 朱威 美國 重心 移離 嚴重 戰略 誤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046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