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新麗傳媒、快樂購物擬上市,馬化騰、於正成股東

http://bbs.iheima.com/thread-43696-1-1.html

今天是中國證監會規定的IPO預披露的最後一天,新麗傳媒和快樂購物同時披露了招股書。

6月30日晚9時許,「藍鯨財經記者工作平台」微博曝光證監會發佈的23家股東榜預披露名單,稱:「30日訊,晚間證監會再發23家預披露名單,新麗傳媒擬登陸上交所,公司股東榜星光閃耀,胡軍、宋佳、陳凱歌、李光潔等赫然在列。」隨後又曝出張嘉譯(原名張小童)、海清(原名黃怡)也榜上有名。在曝出的招股說明書中,陳凱歌、海清、李光潔分別入股1407.7萬、300萬及100萬。

根據《證券法》第二十一條、《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管理辦法》第五十八條和《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創業板上市管理暫行辦法》第四十四條的規定,申請文件受理後、發行審核委員會審核前, 發行人應當將招股說明書(申報稿)在中國證監會網站預先披露。

新麗傳媒招股說明書發現,眾多名人、大佬均是該公司「股東」,著名導演陳凱歌,著名演員胡軍,導演孔笙,演員李光潔,演員宋佳等紛紛在列。

馬化騰、陳凱歌、胡軍現身新麗股東榜
新麗傳媒擬登陸上交所,從經營數據上來看,新麗的體量大致是華策影視的一半。2013年,新麗傳媒的年營收4.43億,淨利潤1.27億,華策影視的數據分別是9.2億,淨利潤2.58億元。

這家公司的股東榜可謂群星閃爍,馬化騰、陳凱歌、王長田、胡軍等等都出現在了招股書上。

創始人曹華益在新麗傳媒持股32.7756%,光線傳媒為第二大股東,持股27.6420%。

第四大股東喜詩投資,持股9.59%,這家有限合夥企業的出資人包括導演陳凱歌、演員李光潔、製片人余征(於正)、編劇趙冬苓等演藝圈人士。

馬化騰的名字也出現在股東名單上,他是新麗傳媒第五大股東世紀凱旋的法人代表,世紀凱旋在新麗佔股4.08%。

此外,萬達影視也在新麗持股0.408%。演員胡軍為第六大自然人股東,持股0.2856%。

快樂購物年營收超30億,聯想、紅衫持股

湖南廣電旗下的快樂購物同一天披露招股書。

快樂購物主要通過多元化的營銷模式,利用公司搭建的集電視、網絡、外呼等業務為一體的虛擬平台完成商品銷售,屬於電子商務行業。

芒果傳媒持有快樂購物54.11%的股份,而湖南廣播電視台持有芒果傳媒100%的股權。

快樂購物的第二大股東是聯想控股旗下一隻基金——弘毅投資產業一期基金,持股19.7%,這只基金的出資人包括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聯想控股等等。紅衫資本也投資了快樂購物,佔股5.47%。

2013年,快樂購物營收31.5億元,淨利潤1.8億元。

文章綜合娛樂資本論、 中國影視資源門戶

新麗 傳媒 快樂 購物 上市 馬化 化騰 騰、 、於 於正 正成 股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4268

股份綁定陳凱歌,5億《妖貓傳》賺錢難,新麗電影總裁李寧卻說……(獨家專訪)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8-01-04/1179287.html

每經影視記者 蓋源源 實習生 張玉路

每經編輯 杜蔚

很多人說,這麽些年,陳凱歌再也沒拍出《霸王別姬》那樣高度的電影,2005年那部《無極》更是讓他意想不到地“招黑”。《無極》是陳凱歌第一次嘗試奇幻大片,至今他似乎仍活在那個奇幻的世界里。

▲《霸王別姬》在豆瓣電影評選的前250部電影中排名第二(豆瓣/圖)

所以,每當有人問起他如何定義“奇幻”,他都會想起《無極》的那段臺詞:“真正的速度是看不見,就像風起雲湧、日落月升,孩子什麽時候長出第一顆牙,就像你不知道什麽時候會愛上一個人。這個就是奇幻。”

奇幻的電影夢,生長於陳凱歌心中,他嘔心瀝血六年,於2017年賀歲檔帶來了《無極》之後第二部東方奇幻《妖貓傳》。然而,《妖貓傳》並未票房口碑雙贏,截至2018年1月4日10時許,該片票房5.02億元,以票房收益計算尚不能覆蓋2.5億元的制片成本。

陳凱歌與《妖貓傳》的主要出品方新麗傳媒是獨家合作關系,雙方將獨家合作7部電影,至今已完成三部。新麗傳媒2017年再次報送了IPO申報稿,陳凱歌通過喜詩投資間接持有新麗傳媒247.48萬股。

《妖貓傳》是否收到了如期的市場效應?新麗傳媒如何看待綁定陳凱歌大導演的合作?2018年新年前夕,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獨家專訪了新麗傳媒高級副總裁、新麗電影總裁李寧。

“《妖貓傳》票房不達預期 電影市場壓力很大”

新麗傳媒在行業首創性地與電商平臺京東深度合作,開展《妖貓傳》的宣發。新麗傳媒向京東投放了整個電影宣發費用的60%~70%,而京東也調動了全平臺的資源進行深度營銷,光是《妖貓傳》的電影券就派發了一億元。

其實,京東的投入還不止在平臺上看到的那些,李寧告訴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京東這次還投放了上億的廣告,這是京東站外的廣告費。我在電影發行工作十八、九年,沒有見過這樣大的跨界行為。”

▲地鐵等公共設施鋪滿了《妖貓傳》的巨幅海報(《妖貓傳》官微/圖)

京東對《妖貓傳》銷售到底有多大幫助?李寧坦言:“最後的轉化還沒有算出來,因為是滾動的。究竟最終的數據怎麽樣,月初(2018年1月)京東會開一個發布會講。這次合作整體上雙方都比較滿意。”

不過,在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2017年12月29日專訪李寧時,《妖貓傳》上映8天票房只有3.86億元。元旦檔期過後,截至2018年1月1日下午4點半,該片票房升至4.8億元,但《妖貓傳》增加的1億元票房僅占元旦檔期總票房的8.5%。對此,李寧也比較坦誠,他說:“《妖貓傳》的票房沒有達到預期。”

每經影視:12月29日《妖貓傳》3.78億元的票房,您是否滿意呢?

李寧:我認為面對當前的電影市場,3.78億這個數字已經很好了,因為電影市場本身面臨的壓力就很大。我們也不是和《芳華》同期PK,因為和它也不是同檔期、同題材的電影。我們沒有和《芳華》同檔期PK的概念,我們希望中國電影都很好,每個電影都大賣。

▲正在熱映的影片實時票房情況(CBO中國票房/圖)

每經影視:與《妖貓傳》同期上映的是《機器之血》和《心理罪之城市之光》,目前看《妖貓傳》是比這兩部電影票房高一些。

李寧:現在的檔期都是這樣的,競爭已經到白熱化了。《機器之血》是進口大片、大制作,《心理罪之城市之光》是強IP,也有流量級大明星。如果我們連這兩部都打不過,又怎麽能和引起社會廣泛關註的《芳華》比呢?我肯定是把同檔期的電影比下去就行了。現在那兩部的電影票房不太理想,我們這個電影票房也沒有達到預期。但綜合考量的話,我們對結果還是很滿意的。而京東的營銷活動也確實對票房起到了很大的助力。

每經影視:您覺得票房沒達到預期的原因是什麽呢?

李寧:綜合原因就是片子太多了,觀眾分流了。而現在的大盤總量也不是很高,沒有國慶檔和春節檔那麽火熱。

“有授權衍生品分紅 海外發行收入仍有空間”

《妖貓傳》的聯合出品方有新麗傳媒等7家,新麗傳媒主投並主控發行。以該片5億元的票房計算,制片方的分賬票房為1.78億左右,並不能覆蓋該片2.5億元的制作成本,何況以這部影片全球發行的姿態來看,宣發費用不菲,有業內人士分析稱:“《妖貓傳》的宣發投入也上億了。”

除了票房,《妖貓傳》還有哪些其他收入?制片方對海外發行收入預期如何?在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專訪李寧的時候,陳凱歌即將前往日本,從日本開啟《妖貓傳》的海外市場發行。

每經影視:這次京東的營銷活動,有一些獨家定制的衍生品銷售,新麗傳媒參與分成嗎?

李寧:我們有授權分紅。我們將《妖貓傳》產品授權給了京東。它那邊每一個商家要使用《妖貓傳》元素的話,都必須要經過我們的授權。落實到不同的品牌,具體的品類不太一樣。電影的衍生產品,比起好萊塢這些,中國還是差得很多。

▲京東自營商家與《妖貓傳》的授權合作(京東/圖)

每經影視:《妖貓傳》是全球發行的片子,海外發行怎麽運作?圍繞著它的收入構成是什麽樣?

李寧:這個電影和常規電影的收入還是一樣的,無非就是這幾種:票房收入、新媒體銷售收入、國內外的衍生品收入、海外的發行收入,實際上我們這個電影是合拍片,我們在澳洲新西蘭東南亞各地都會陸續上映,還有日本。我們找到了日本的東寶發行。二月份會做大規模的商業發行。歐洲我們已經在銷售了,有幾家已經在簽約了。新媒體版權賣給了愛奇藝,所以愛奇藝是聯合出品方。

每經影視:北美發行是什麽情況?

李寧:我們正在獲取一個大的公司,來代理我們的北美地區,希望能夠覆蓋到更大的受眾。我們歐美市場是有專門的公司在做這樣一件事情。日韓是在日本的合作夥伴角川公司手里,東南亞和港澳臺地區是在香港英皇電影手里。

每經影視:未來這個片子在海外發行是比較盛大的。那您對《妖貓傳》全球票房的預估是什麽呢?

李寧:沒有。因為海外都是由代理公司在做,我們也無法預測。只是說我們的努力和電影的品質,應該可以讓這個影片的票房再高一點。今天(12月29日)是上映的第八天,票房有接近四個億。這個成績在國產片中不算很好,但也算是很亮眼的成績了。到現在為止,已經是陳凱歌最好的成績。

▲《無極》的北美票房情況(Box Office Mojo/圖)

“國產電影要有冒險賭博精神 與凱歌導演的合作親密無間”

新麗傳媒與陳凱歌的合作非常緊密,據新麗傳媒今年報送的IPO申報稿,雙方將獨家合作7部電影,目前已經完成《搜索》《道士下山》《妖貓傳》三部。

不僅如此,陳凱歌與新麗傳媒還有股份綁定。新麗傳媒的第四大股東是喜詩投資,其以1582.35萬元出資額持股9.59%。陳凱歌是喜詩投資第三大股東,以1407萬元出資額持股15.64%。因此陳凱歌間接持有新麗傳媒247.48萬股。

不過,從雙方已經合作的三部作品看,陳凱歌電影收益並不那麽樂觀。《搜索》相對成本較小,2012年上映票房1.7億元,制片方應該賺錢。但《道士下山》成本1.6億元,累計實現收入1.7億元,只能算基本平手。到了雙方合作的第三部《妖貓傳》,目前來看也不一定能讓制片方賺錢。對此,新麗傳媒方面如何看待?

▲《搜索》《道士下山》《妖貓傳》的評分(豆瓣電影/圖)

每經影視:《妖貓傳》制作成本2.5億元,宣發成本也很大。以現在的情況看來,很難覆蓋成本,您如何看這個事情?

李寧:我到現在還是很有信心的,因為我還有海外的收入。中國電影現在就在艱難過度的過程中,正是有了凱歌電影這樣的創作,所以它還在一點一點前進。我們當然不希望賠錢,我們還是希望掙錢的,所以我們也在努力。

每經影視:我個人覺得這部電影很好,比去年賀歲檔張藝謀導演那部魔幻巨制《長城》好,有東方特色。但票房,兩部片子差距大。

李寧:感謝你的支持。但這個電影和《長城》是不一樣的。《長城》是全世界的明星和頂級特效,投入是在1.8個億美金左右。而且它是特效動作片,是好萊塢的類型片。我們這個電影是個中國片,是傳承中國歷史文化的電影,是一部有文藝高度的電影。我們沒有大場面的場景、也沒有特技特效,只有貓這些是特效做的。我們更多講的是人文的故事。但現在觀眾能不能接受,我們是不確定的。觀眾能不能接受長安的美學、接受楊玉環的故事,我認為是未知的。因為沒有人這樣做過。要不然就是武俠片、要不然就是魔獸片,要不然就是偵探動作片,這種題材,以詩人為背景的題材,中國在哪里呢?

▲《長城》全球票房情況(Box Office Mojo/圖)

每經影視:所以還是得看觀眾口味,對《妖貓傳》褒貶不一,甚至分化兩極。

李寧:有一千萬的中國觀眾來看凱歌的電影,有來自業內媒體贊揚的聲音,我們就覺得很欣慰了。電影一個是商業屬性,一個是藝術屬性。對這部電影,在藝術屬性上我非常滿意。我很自豪能夠參與到這部電影,它一定能留在中國電影的史冊上。這是一部真正的講述中國人的故事的電影,講了一個唐朝詩人的故事,講了中國文化傳入日本的故事。我覺得只有凱歌導演做的到,從這點講,我個人是很滿意的。從生意上來講,每個公司都希望掙錢,這是KPI的硬指標。但談到中國電影的現狀,現在有幾個電影公司是賺錢的呢?賺錢的還是少數。我們也有賺錢的電影,《妖貓傳》也還在努力之中,未來也還會走下去。我覺得它現在的狀態沒達到預期,但我也還是基本滿意的。

每經影視:《妖貓傳》目前排片越來越少了,不到10%,它票房想要大幅起來可能也比較困難了吧?

李寧:當然會比較困難了,這是每個電影都要面臨的問題。當你面對下一個檔期的時候,你還能保持多大的放映空間。這個跟你的票房表現、商業屬性、宣發手段、觀眾選擇都有關。我們是投資方,也怕賠錢。我們希望有一個好作品的前提下,有一個好票房,希望有更多中國觀眾喜歡這個電影,讓更多的創作者認為中國傳統文化、詩歌這樣的題材是能夠拍的。這些東西都是我們做的深層次思考。中國國產電影是要有冒險精神、賭博精神的。中國不管什麽檔期,廝殺都非常激烈的。

▲1月4日《妖貓傳》的排片情況(CBO中國票房/圖)

每經影視:新麗傳媒公司也不是靠一部電影賺錢。

李寧:我們公司有兩個板塊,一個電視劇,一個電影。我是負責電影的。今年我們有四部電視劇作品,《我的前半生》《白鹿原》《風箏》《剃刀邊緣》。電影有《悟空傳》《羞羞的鐵拳》《妖貓傳》《情聖》。我們可以負責任地說,在質量上,我們從沒有欺騙過觀眾,都是精品。票房有高有低、收視率有高有低,這都是正常的。商業運營和商業定位,我們也沒有大的錯誤。所以我們會堅持精品,賺不賺錢,就賭吧。賭得起就繼續做,賭不起就離場,轉行唄。但新麗會繼續堅持下去。今年其實是我們電影電視劇雙豐收的大年。

▲《我的前半生》頗受好評,引發網絡熱議(骨朵數據/圖)

每經影視:那凱歌導演的項目,就是完全按照他的想法來是吧?

李寧:完全尊重。因為凱歌導演是我們的良師益友,他有自己獨到的想法。當然了,我們也要努力去協調好他的步伐。我們現在的合作是親密無間的,而這種情感是建立在我們對凱歌導演作品的認可,以及對他本人的認可上的。我們會堅持合作下去。

每經影視:所以你們不會因為《妖貓傳》的票房不達預期,而對凱歌導演有什麽想法是嗎?

李寧:完全不會有。而且不能以現在的票房就給我們蓋棺定論。我們目前面對的市場環境還是比較兇險的。不是陳凱歌的作品是這樣,所有導演都一樣。

股份 綁定 陳凱歌 陳凱 妖貓 貓傳 賺錢 新麗 電影 總裁 李寧 卻說 獨家 專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966

股份綁定陳凱歌,5億《妖貓傳》賺錢難,新麗電影總裁李寧卻說……(獨家專訪)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8-01-04/1179287.html

每經影視記者 蓋源源 實習生 張玉路

每經編輯 杜蔚

很多人說,這麽些年,陳凱歌再也沒拍出《霸王別姬》那樣高度的電影,2005年那部《無極》更是讓他意想不到地“招黑”。《無極》是陳凱歌第一次嘗試奇幻大片,至今他似乎仍活在那個奇幻的世界里。

▲《霸王別姬》在豆瓣電影評選的前250部電影中排名第二(豆瓣/圖)

所以,每當有人問起他如何定義“奇幻”,他都會想起《無極》的那段臺詞:“真正的速度是看不見,就像風起雲湧、日落月升,孩子什麽時候長出第一顆牙,就像你不知道什麽時候會愛上一個人。這個就是奇幻。”

奇幻的電影夢,生長於陳凱歌心中,他嘔心瀝血六年,於2017年賀歲檔帶來了《無極》之後第二部東方奇幻《妖貓傳》。然而,《妖貓傳》並未票房口碑雙贏,截至2018年1月4日10時許,該片票房5.02億元,以票房收益計算尚不能覆蓋2.5億元的制片成本。

陳凱歌與《妖貓傳》的主要出品方新麗傳媒是獨家合作關系,雙方將獨家合作7部電影,至今已完成三部。新麗傳媒2017年再次報送了IPO申報稿,陳凱歌通過喜詩投資間接持有新麗傳媒247.48萬股。

《妖貓傳》是否收到了如期的市場效應?新麗傳媒如何看待綁定陳凱歌大導演的合作?2018年新年前夕,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獨家專訪了新麗傳媒高級副總裁、新麗電影總裁李寧。

“《妖貓傳》票房不達預期 電影市場壓力很大”

新麗傳媒在行業首創性地與電商平臺京東深度合作,開展《妖貓傳》的宣發。新麗傳媒向京東投放了整個電影宣發費用的60%~70%,而京東也調動了全平臺的資源進行深度營銷,光是《妖貓傳》的電影券就派發了一億元。

其實,京東的投入還不止在平臺上看到的那些,李寧告訴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京東這次還投放了上億的廣告,這是京東站外的廣告費。我在電影發行工作十八、九年,沒有見過這樣大的跨界行為。”

▲地鐵等公共設施鋪滿了《妖貓傳》的巨幅海報(《妖貓傳》官微/圖)

京東對《妖貓傳》銷售到底有多大幫助?李寧坦言:“最後的轉化還沒有算出來,因為是滾動的。究竟最終的數據怎麽樣,月初(2018年1月)京東會開一個發布會講。這次合作整體上雙方都比較滿意。”

不過,在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2017年12月29日專訪李寧時,《妖貓傳》上映8天票房只有3.86億元。元旦檔期過後,截至2018年1月1日下午4點半,該片票房升至4.8億元,但《妖貓傳》增加的1億元票房僅占元旦檔期總票房的8.5%。對此,李寧也比較坦誠,他說:“《妖貓傳》的票房沒有達到預期。”

每經影視:12月29日《妖貓傳》3.78億元的票房,您是否滿意呢?

李寧:我認為面對當前的電影市場,3.78億這個數字已經很好了,因為電影市場本身面臨的壓力就很大。我們也不是和《芳華》同期PK,因為和它也不是同檔期、同題材的電影。我們沒有和《芳華》同檔期PK的概念,我們希望中國電影都很好,每個電影都大賣。

▲正在熱映的影片實時票房情況(CBO中國票房/圖)

每經影視:與《妖貓傳》同期上映的是《機器之血》和《心理罪之城市之光》,目前看《妖貓傳》是比這兩部電影票房高一些。

李寧:現在的檔期都是這樣的,競爭已經到白熱化了。《機器之血》是進口大片、大制作,《心理罪之城市之光》是強IP,也有流量級大明星。如果我們連這兩部都打不過,又怎麽能和引起社會廣泛關註的《芳華》比呢?我肯定是把同檔期的電影比下去就行了。現在那兩部的電影票房不太理想,我們這個電影票房也沒有達到預期。但綜合考量的話,我們對結果還是很滿意的。而京東的營銷活動也確實對票房起到了很大的助力。

每經影視:您覺得票房沒達到預期的原因是什麽呢?

李寧:綜合原因就是片子太多了,觀眾分流了。而現在的大盤總量也不是很高,沒有國慶檔和春節檔那麽火熱。

“有授權衍生品分紅 海外發行收入仍有空間”

《妖貓傳》的聯合出品方有新麗傳媒等7家,新麗傳媒主投並主控發行。以該片5億元的票房計算,制片方的分賬票房為1.78億左右,並不能覆蓋該片2.5億元的制作成本,何況以這部影片全球發行的姿態來看,宣發費用不菲,有業內人士分析稱:“《妖貓傳》的宣發投入也上億了。”

除了票房,《妖貓傳》還有哪些其他收入?制片方對海外發行收入預期如何?在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專訪李寧的時候,陳凱歌即將前往日本,從日本開啟《妖貓傳》的海外市場發行。

每經影視:這次京東的營銷活動,有一些獨家定制的衍生品銷售,新麗傳媒參與分成嗎?

李寧:我們有授權分紅。我們將《妖貓傳》產品授權給了京東。它那邊每一個商家要使用《妖貓傳》元素的話,都必須要經過我們的授權。落實到不同的品牌,具體的品類不太一樣。電影的衍生產品,比起好萊塢這些,中國還是差得很多。

▲京東自營商家與《妖貓傳》的授權合作(京東/圖)

每經影視:《妖貓傳》是全球發行的片子,海外發行怎麽運作?圍繞著它的收入構成是什麽樣?

李寧:這個電影和常規電影的收入還是一樣的,無非就是這幾種:票房收入、新媒體銷售收入、國內外的衍生品收入、海外的發行收入,實際上我們這個電影是合拍片,我們在澳洲新西蘭東南亞各地都會陸續上映,還有日本。我們找到了日本的東寶發行。二月份會做大規模的商業發行。歐洲我們已經在銷售了,有幾家已經在簽約了。新媒體版權賣給了愛奇藝,所以愛奇藝是聯合出品方。

每經影視:北美發行是什麽情況?

李寧:我們正在獲取一個大的公司,來代理我們的北美地區,希望能夠覆蓋到更大的受眾。我們歐美市場是有專門的公司在做這樣一件事情。日韓是在日本的合作夥伴角川公司手里,東南亞和港澳臺地區是在香港英皇電影手里。

每經影視:未來這個片子在海外發行是比較盛大的。那您對《妖貓傳》全球票房的預估是什麽呢?

李寧:沒有。因為海外都是由代理公司在做,我們也無法預測。只是說我們的努力和電影的品質,應該可以讓這個影片的票房再高一點。今天(12月29日)是上映的第八天,票房有接近四個億。這個成績在國產片中不算很好,但也算是很亮眼的成績了。到現在為止,已經是陳凱歌最好的成績。

▲《無極》的北美票房情況(Box Office Mojo/圖)

“國產電影要有冒險賭博精神 與凱歌導演的合作親密無間”

新麗傳媒與陳凱歌的合作非常緊密,據新麗傳媒今年報送的IPO申報稿,雙方將獨家合作7部電影,目前已經完成《搜索》《道士下山》《妖貓傳》三部。

不僅如此,陳凱歌與新麗傳媒還有股份綁定。新麗傳媒的第四大股東是喜詩投資,其以1582.35萬元出資額持股9.59%。陳凱歌是喜詩投資第三大股東,以1407萬元出資額持股15.64%。因此陳凱歌間接持有新麗傳媒247.48萬股。

不過,從雙方已經合作的三部作品看,陳凱歌電影收益並不那麽樂觀。《搜索》相對成本較小,2012年上映票房1.7億元,制片方應該賺錢。但《道士下山》成本1.6億元,累計實現收入1.7億元,只能算基本平手。到了雙方合作的第三部《妖貓傳》,目前來看也不一定能讓制片方賺錢。對此,新麗傳媒方面如何看待?

▲《搜索》《道士下山》《妖貓傳》的評分(豆瓣電影/圖)

每經影視:《妖貓傳》制作成本2.5億元,宣發成本也很大。以現在的情況看來,很難覆蓋成本,您如何看這個事情?

李寧:我到現在還是很有信心的,因為我還有海外的收入。中國電影現在就在艱難過度的過程中,正是有了凱歌電影這樣的創作,所以它還在一點一點前進。我們當然不希望賠錢,我們還是希望掙錢的,所以我們也在努力。

每經影視:我個人覺得這部電影很好,比去年賀歲檔張藝謀導演那部魔幻巨制《長城》好,有東方特色。但票房,兩部片子差距大。

李寧:感謝你的支持。但這個電影和《長城》是不一樣的。《長城》是全世界的明星和頂級特效,投入是在1.8個億美金左右。而且它是特效動作片,是好萊塢的類型片。我們這個電影是個中國片,是傳承中國歷史文化的電影,是一部有文藝高度的電影。我們沒有大場面的場景、也沒有特技特效,只有貓這些是特效做的。我們更多講的是人文的故事。但現在觀眾能不能接受,我們是不確定的。觀眾能不能接受長安的美學、接受楊玉環的故事,我認為是未知的。因為沒有人這樣做過。要不然就是武俠片、要不然就是魔獸片,要不然就是偵探動作片,這種題材,以詩人為背景的題材,中國在哪里呢?

▲《長城》全球票房情況(Box Office Mojo/圖)

每經影視:所以還是得看觀眾口味,對《妖貓傳》褒貶不一,甚至分化兩極。

李寧:有一千萬的中國觀眾來看凱歌的電影,有來自業內媒體贊揚的聲音,我們就覺得很欣慰了。電影一個是商業屬性,一個是藝術屬性。對這部電影,在藝術屬性上我非常滿意。我很自豪能夠參與到這部電影,它一定能留在中國電影的史冊上。這是一部真正的講述中國人的故事的電影,講了一個唐朝詩人的故事,講了中國文化傳入日本的故事。我覺得只有凱歌導演做的到,從這點講,我個人是很滿意的。從生意上來講,每個公司都希望掙錢,這是KPI的硬指標。但談到中國電影的現狀,現在有幾個電影公司是賺錢的呢?賺錢的還是少數。我們也有賺錢的電影,《妖貓傳》也還在努力之中,未來也還會走下去。我覺得它現在的狀態沒達到預期,但我也還是基本滿意的。

每經影視:《妖貓傳》目前排片越來越少了,不到10%,它票房想要大幅起來可能也比較困難了吧?

李寧:當然會比較困難了,這是每個電影都要面臨的問題。當你面對下一個檔期的時候,你還能保持多大的放映空間。這個跟你的票房表現、商業屬性、宣發手段、觀眾選擇都有關。我們是投資方,也怕賠錢。我們希望有一個好作品的前提下,有一個好票房,希望有更多中國觀眾喜歡這個電影,讓更多的創作者認為中國傳統文化、詩歌這樣的題材是能夠拍的。這些東西都是我們做的深層次思考。中國國產電影是要有冒險精神、賭博精神的。中國不管什麽檔期,廝殺都非常激烈的。

▲1月4日《妖貓傳》的排片情況(CBO中國票房/圖)

每經影視:新麗傳媒公司也不是靠一部電影賺錢。

李寧:我們公司有兩個板塊,一個電視劇,一個電影。我是負責電影的。今年我們有四部電視劇作品,《我的前半生》《白鹿原》《風箏》《剃刀邊緣》。電影有《悟空傳》《羞羞的鐵拳》《妖貓傳》《情聖》。我們可以負責任地說,在質量上,我們從沒有欺騙過觀眾,都是精品。票房有高有低、收視率有高有低,這都是正常的。商業運營和商業定位,我們也沒有大的錯誤。所以我們會堅持精品,賺不賺錢,就賭吧。賭得起就繼續做,賭不起就離場,轉行唄。但新麗會繼續堅持下去。今年其實是我們電影電視劇雙豐收的大年。

▲《我的前半生》頗受好評,引發網絡熱議(骨朵數據/圖)

每經影視:那凱歌導演的項目,就是完全按照他的想法來是吧?

李寧:完全尊重。因為凱歌導演是我們的良師益友,他有自己獨到的想法。當然了,我們也要努力去協調好他的步伐。我們現在的合作是親密無間的,而這種情感是建立在我們對凱歌導演作品的認可,以及對他本人的認可上的。我們會堅持合作下去。

每經影視:所以你們不會因為《妖貓傳》的票房不達預期,而對凱歌導演有什麽想法是嗎?

李寧:完全不會有。而且不能以現在的票房就給我們蓋棺定論。我們目前面對的市場環境還是比較兇險的。不是陳凱歌的作品是這樣,所有導演都一樣。

股份 綁定 陳凱歌 陳凱 妖貓 貓傳 賺錢 新麗 電影 總裁 李寧 卻說 獨家 專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967

第二大股東光線傳媒擬33.17億清空股權 董事長曹華益獨家回應:新麗傳媒放棄IPO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8-03-11/1198101.html

_____cfp.thumb_head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每經記者 牟璇 每經編輯 姚治宇

作為影視劇老大哥的新麗傳媒,自2012年啟動IPO後多年來卻一直沒能圓到A股夢。而如今,市場上又傳來了其第二大股東準備出售股權的消息。

光線傳媒3月11日晚間公告稱,擬以33.17億元的對價將持有的新麗傳媒27.64%股份出售給林芝騰訊,本次交易後,光線傳媒將不再持有新麗傳媒的股份。此次光線傳媒作為第二大股東轉讓其持有的新麗傳媒全部股權,這一重大變動勢必對新麗傳媒的IPO進程造成重大打擊。有投行專業人士就此表示:“應該是新麗傳媒暫停IPO了,不然在這個關鍵節點是不可能轉讓股權的。”

對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致電新麗傳媒董事長曹華益並發送短信詢問:“光線轉讓公司股權,是否意味著新麗傳媒放棄IPO了?”曹華益向記者回應:“是的,放棄IPO了。”

光線傳媒將獲利22.66億元

根據3月11日晚間光線傳媒發布的公告,光線傳媒與林芝騰訊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擬以33.17億元的對價將持有的新麗傳媒27.64%股份出售給林芝騰訊,此次交易後,光線傳媒將不再持有新麗傳媒的股份。

工商資料顯示,林芝騰訊是騰訊產業基金100%控股的子公司。

光線傳媒在此交易前一直是新麗傳媒的第二大股東,2013年10月25日,光線傳媒與新麗傳媒及其股東王子文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公司以自有資金8.29億元受讓新麗傳媒27.64%的股份。光線傳媒表示,此次交易公司將取得22.66億元的投資收益(未扣除所得稅)。

按此次交易來計算,新麗傳媒的估值達到了120億元,而在光線傳媒2013年入股時,新麗傳媒的估值還僅為30億元。

同時,光線傳媒還發布了與新麗傳媒簽訂戰略合作協議的公告,約定結成戰略合作夥伴關系,利用各自優勢資源共同開發電影、電視劇項目。

對於光線傳媒來說,此次交易也算得上是“欣然離場”,2013年入股至今,4年多時間便可獲得22.66億元的投資收益。光線傳媒的公告也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後,公司能夠全額回收初始投資成本並取得很好的投資收益,增加公司現金流,將對公司當期業績產生積極影響。

但另一方面,對於新麗傳媒來說,自2012年便開始漫長的IPO之路,並且陳凱歌、胡歌、張嘉譯和海清等一大批明星都直接或間接持股新麗傳媒,但新麗傳媒自2012年啟動IPO後已經“苦熬”多年。而此次第二大股東的變動無疑對新麗傳媒的IPO進程有著重挫。

一位不願具名的投行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原則上來說,報到會里的項目,股權結構就不能再動了,尤其是第二大股東這麽大股權變動,如果動了的話,需要撤回材料,然後做股權變更,然後再重新申報重新排隊。

而長城證券收購兼並部總經理尹中余則對記者表示:“這個可能是上不了了,如果上得了,誰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賣的。”

董事長稱新麗傳媒放棄IPO

與此同時,一位接近新麗傳媒的行業內人士也向記者表示:據其了解,新麗傳媒決定暫時放棄A股IPO,騰訊後續可能會接手新麗傳媒。而對於光線來說,這個投資收益也是非常不錯的,並且後續光線跟新麗仍然有長線合作。

這個說法也得到了新麗傳媒董事長曹華益的確認。以下是記者和曹華益的溝通過程。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給曹華益發布短信:“光線轉讓公司股權,是否意味著新麗傳媒暫停申請IPO了?”曹華益回答到:“是的。”

記者:“意思是新麗傳媒放棄IPO了嗎?”曹華益回到:“放棄IPO了。”隨後,記者再度詢問:“騰訊將成為新麗傳媒第一大股東了嗎?”稍後,曹華益再次回應:“是的。”

從目前情況來看,騰訊此前以旗下世紀凱旋持有新麗傳媒4.08%股權,而此次林芝騰訊受讓了新麗傳媒27.64%的股權後,騰訊將合計持有新麗傳媒31.72%,較新麗傳媒董事長、第一大股東曹華益33.31%的持股比例,僅低了1.59%。

不過,盡管新麗傳媒暫時無緣A股,但從整體業績表現來看,依然是非常突出。根據此次光線傳媒的公告顯示,新麗傳媒2017年營業收入為16.70億元,凈利潤為3.49億元。而根據新麗傳媒此前公布的招股說明書來看,新麗傳媒2014年~2016年的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1.31億元、1.17億元、1.56億元。因此,新麗傳媒2017年的凈利潤較2016年可謂大幅增長。

二大 股東 光線 傳媒 33.17 清空 股權 董事長 董事 華益 獨家 回應 新麗 放棄 IPO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1366

閱文集團上半年盈利增近1.5倍,收購新麗傳媒協議達成

8月13日晚間,閱文集團(00772.HK)發布了上市大半年後的首份半年報,閱文集團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上半年的總收入達人民幣22.829億元(3.450億美元1),較2017年同比增長18.6%;經營盈利達到人民幣5.674億元(8,570萬美元),同比增長142.2%,閱文旗下兩大主營業務板塊各有增長,在線閱讀業務收入同比增長13.3%至人民幣18.509億元(2.797億美元),版權運營業務收入則同比大增103.6%至人民幣3.170億元(4,790萬美元)。作為行業龍頭,閱文集團的財報也基本反映了行業的發展狀況,中文在線(300364.SZ)今年的半年報預告現實,其凈利潤也實現了135.47%-153.93%的增幅。

閱文集團聯席首席執行官吳文輝接受第一財經記者獨家采訪時表示:“從業績可以看出,我們正根據既有長遠規劃穩步前進,在線閱讀及版權運營兩大業務皆呈現良性發展態勢。版權運營收入的增長也反映了我們的IP開發運營取得了階段性的進展。未來,隨著閱文集團綜合實力的進一步提升,將與更多作家、產業合作夥伴共享產業發展紅利。”財報披露信息顯示,閱文集團已與國內知名的電視劇、網絡劇和電影制作公司新麗傳媒達成全資收購協議。

吳文輝表示,在產業環境持續向好的同時,憑借協同高效的全產業鏈布局和運營,閱文集團版權運營實現了較快增長。得益於授權改編電視劇及網絡劇、動畫、遊戲、電影及漫畫的版權授權收入增加,集團版權運營的收入同比增長103.6%至人民幣3.170億元,包括影視劇、動畫等形式在內。

而收購新麗傳媒則是閱文集團深度布局IP全產業鏈開發的舉措之一。據悉,閱文集團已與國內電視劇、網絡劇和電影制作公司新麗傳媒達成全資收購協議。自此,閱文集團的內容庫將與新麗傳媒的劇本開發及制作能力打通,加速閱文旗下IP影視化開發步伐。

根據雙方所達成的最終協議,新麗傳媒既有的管理團隊將會繼續負責電視劇、網絡劇和電影制作業務,並有權對原創內容進行挑選,包括從閱文以外的平臺選取素材。與此同時,新麗傳媒將在閱文集團幫助下,接觸閱文集團的內容庫、作家平臺及編輯隊伍等資源。“收購新麗對閱文來說是一個能將自身內容實力向下遊延展的稀缺機會,使閱文能夠進一步深入IP價值鏈,優化為作家和用戶提供的服務。我們相信此次聯合將為閱文股東創造重要的長期戰略價值。”閱文集團聯席CEO梁曉東表示。

CIC灼識咨詢執行董事朱悅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從閱文等網文公司的財報以及一系列戰略布局可以看出,網絡文學三大趨勢已然確立,即內容多元化,資本助推作用明顯、網文IP全產業鏈開發穩步推進。”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樂琰

閱文 集團 上半年 上半 盈利 增近 1.5 收購 新麗 傳媒 協議 達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24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