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近擇盟,遠擇立,關系視頻聚合之生死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128/149014.html

黑馬說:如果你要想在視頻領域贏得戰爭,要麽打獨播戰略,要麽一邊燒錢購買版權一邊砸渠道,否則就趁早收拾鋪蓋回家。此時問題來了,沒錢沒爹的創業者們該怎麽辦?

文/samy  騰訊微視高級商務經理

編輯/i黑馬

上周和一業界朋友吃飯(他是負責國內某知名視頻APP渠道推廣),聊到目前這幾大視頻APP每日的新增激活數據,簡直快把我嚇了一大跳。他說現在做的不好的視頻app每天的新增激活也是在70萬以上,好的能夠到130萬的日新增。我一開始還不信,後來他跟我說,第一,你看芒果TV,自從《我是歌手》第三季開播以來,直接將芒果TV在appstore的排行榜拉到Top1,而且很有意思的數據是,如下圖紅框所示,芒果TV的排行曲線和《我是歌手》開播時間的周期是基本吻合,也就是說,在開播當天左右會拉到一個曲線高峰,而在其他時間,排名則有所下滑。


\靠的是什麽,靠的就是版權大劇獨播,這個拉力和勢能之大,就在appstore的曲線走勢就能感受到。同樣的數據,在愛奇藝的appstore曲線也是一樣,我們可以看到下圖紅框曲線高峰,正好是卡在《爸爸去哪兒》第二季的開播時間。

\第二個,我們再來看一個數據,同樣是appstore總榜排行,以2015年1月25日的數據為例,在前20的排行中,僅視頻應用就占了4個,分別是芒果TV、騰迅視頻、愛奇藝和優酷;除去剛才我們提到的芒果TV和愛奇藝,騰迅視頻和優酷的曲線雖然沒有前兩者那麽明顯,但是大體是有同樣特點的。

綜上兩個數據現象,說明什麽呢?說明如果你要想在視頻領域贏得戰爭,要麽打獨播戰略,要麽一邊燒錢購買版權一邊砸渠道,否則就趁早收拾鋪蓋回家。那麽對於一直關註創業領域的鄙人來講,此時問題來了,沒錢沒爹的創業者們該怎麽辦?我觀察到兩類走向:

1)以開迅視頻為代表的聚合類視頻廠商

百度視頻和360影視,之所以不列為探討對象,是因為他們不具備參考性。除此之外,早期聚合類視頻比較多,現在剩下有開迅視頻,其他的還有諸如暴風影音、100TV等。從公開市場渠道的累計下載數據來看,開迅視頻應該是最大的,保守估計應該在1.2億以上。在燒錢的版權戰爭愈演愈烈,獨播成為內容方趨勢戰略的雙重不利競爭壓力下,傳統聚合類廠商如何破局呢?

6個字:近擇盟,遠擇立。

近擇盟

在短期規劃內,選擇和那些有意在短期內快速建立自己渠道優勢的內容方結盟。實戰的案例,就是我們探討的開迅視頻和芒果TV的戰略合作。通俗點來說,芒果TV將其獨播版權內容,以同步的形式,在開迅視頻上露出,開迅視頻的用戶可以選擇網頁播放和全屏播放兩種播放模式,選擇網頁播放模式,則引導用戶至芒果TV的頁面端,如果是全屏播放模式,則直接在本地平臺上觀看。

我們試著來分析為什麽這樣一套聯盟策略是有效的:

首先,從芒果TV的層面來看,最大的需求就是用戶和播放數據的迅速拉升,但是作為新興的獨立應用產品,單憑一己之力,很難迅速獲取獨立的APP用戶,也就很難支撐其獨播戰略能夠在一個相對穩定的環境中推行。此時,選擇一個合適的,沒有“地緣沖突”的第三方來導流是最好的方式。

其次,從開迅視頻的層面來看,在視頻野蠻生長時代,依靠抓取接口的方式來獲取全平臺的內容,但是隨著各大視頻網站對版權的保護,傳統的業務方式已經略顯被動,因此,需要和版權方達成有充分保障的合作協議,因此,找到一個願意輸出版權內容的合作方,不管怎麽個輸出方式,都可以探討接觸。

上面從宏觀層面,背景趨勢,現實壓力等方面促使聯盟策略走向可能,最終的臨門一腳,還需要考量兩個方面:

\第一,用戶層的匹配程度是否一致

芒果TV目前的用戶和湖南衛視的觀眾屬性具有很高的吻合度,這是毋庸置疑,而湖南衛視的王牌節目,無論是綜藝類的《快樂大本營》、《天天向上》、《快樂男聲》,還是電視偶像劇,如《陸貞傳奇》、《天天有喜》、《花非花霧非霧》,基本都是偏向娛樂、年輕、甚至90後特質,比如《天天向上》的平均用戶就是在21.73歲,《快樂男聲》的平均用戶年齡更低,在20.29歲。

開迅視頻的用戶群體年齡正好也是屬於15-24歲之間,從產品的彈幕功能,其實就可以很好的說明這點。相比其他的視頻,如搜狐視頻,其彈幕基本是閑置狀態,而經我觀察,開迅的彈幕打開率比較高,尤其是動漫類節目,一點也不遜於A站、B站。此外,開訊視頻在用戶活躍度以及用戶黏性方面,和芒果TV的產品特性也基本保持一致。

第二,技術層面的匹配程度
 

\之所以要提到“技術”,是因為一般人可能不太會看到這個細節,如果是簡單的導流,拉個接口就可以。但是從結盟的戰略高度看,具備足夠強大的技術實力的合作方,一定是個加分項。我之前出差杭州,有幸在當地小夥伴的介紹下,對杭州的創業生態有大致的認識,簡單來說,杭州互聯網創業分為阿里系和虹軟系。阿里就不用多說,基本是出來繼續圍繞阿里的生態搞電商,虹軟是一家全球,在專業影像和多媒體軟件技術方面享有盛譽的公司,而開迅視頻的創始人則是前虹軟亞太區的副總裁。因此,從11年創立開迅到現在,其技術積累和實力,可想而知。

遠擇立

簡單的說,就是找到立足於根本的核心競爭力。原因很簡單,第一,以渠道資源換取版權內容輸出資源不是長久之計,等芒果TV用戶養大之後,很有可能面臨過河拆橋的風險;第二,在沒有足夠內容預算和親爹的條件下,拋棄媒體思維,轉視頻社交可能是一條出路。

此前我在一篇名為《如何在媒體內容型產品中做社交》中,提出要在視頻產品中積極創造一種“情境社交性”,放在具體的視頻產品中,就是讓弱關系甚至純陌生關系的用戶能夠在同一個場景下同時觀看一部電影,圍繞著同樣的電影場景,產生社交的互動,認識新的朋友,進而沈澱關系,相約下次一起看電影的時間。這樣,就解決了單純視頻產品用戶黏性很弱的問題。我認為,所謂社交,不是簡單的增加了“評論”、“關註”或者“彈幕”就完事了,而是要真正的在產品中,哪怕就是一個功能,把它做到極致,給用戶提供最愉悅的社交體驗感。

2)以“視頻頭條”為代表的主打個性化短劇的新興聚合視頻廠商

“視頻頭條”是2014年最悲催的科技公司“快播”的離職員工,走出來創立的第一個產品。該產品聚合多家視頻網站的內容,涵蓋性感美女、社會新聞、娛樂八卦、奇趣搞笑等短視頻,主打免流量觀看功能,堪比視頻版的“今日頭條”。對於這樣一個做個性化推薦的視頻聚合模式,之前和一個投資朋友也看過同樣類型的項目,叫“必趣”,當時的判斷是對這樣的模式是否能夠成功複制“今日頭條”感到擔憂:
 

\第一,純媒體形式的ugc短視頻是否能夠行得通還是一個有待驗證,早期的56、酷6,以及2014年的短視頻微視、秒拍都是活生生的案例;

第二,視頻的消費成本和文字的消費成本,不可同等相比,用戶是否會保持足夠的耐心和時間去不斷的刷各類短視頻;

第三,隨著3G或者4G的普及,流量資費的下降,用戶對免流量的價格彈性是否有足夠的高?

當然以上的3點內容僅僅是我當初對創業者提出的擔憂,也許是多慮了,但是至少這個方向是值得探索的。畢竟人們還是更加願意看到自己感興趣的內容,而不是千篇一律或者和自己無關的信息,視頻也是一樣。

無論接下來市場如何發展,環境如何變化,圍繞著版權生產、分發以及內容生產出來後的組合、分發,這些模式的創新永遠不會停止下來,影響用戶最終選擇的,我認為依然是產品基礎面,而這一背後則暗含了團隊所掌握的技術實力以及對人性的洞察和人文的關懷。

本文作者:samy  騰訊微視高級商務經理
歡迎關註作者微信公號:我這一輩子(ID:wo_zheyibeizi)

本文不代表本刊觀點與立場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近擇盟,遠擇立,關系視頻聚合之生死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128/149014.html

黑馬說:如果你要想在視頻領域贏得戰爭,要麽打獨播戰略,要麽一邊燒錢購買版權一邊砸渠道,否則就趁早收拾鋪蓋回家。此時問題來了,沒錢沒爹的創業者們該怎麽辦?

文/samy  騰訊微視高級商務經理

編輯/i黑馬

上周和一業界朋友吃飯(他是負責國內某知名視頻APP渠道推廣),聊到目前這幾大視頻APP每日的新增激活數據,簡直快把我嚇了一大跳。他說現在做的不好的視頻app每天的新增激活也是在70萬以上,好的能夠到130萬的日新增。我一開始還不信,後來他跟我說,第一,你看芒果TV,自從《我是歌手》第三季開播以來,直接將芒果TV在appstore的排行榜拉到Top1,而且很有意思的數據是,如下圖紅框所示,芒果TV的排行曲線和《我是歌手》開播時間的周期是基本吻合,也就是說,在開播當天左右會拉到一個曲線高峰,而在其他時間,排名則有所下滑。


\靠的是什麽,靠的就是版權大劇獨播,這個拉力和勢能之大,就在appstore的曲線走勢就能感受到。同樣的數據,在愛奇藝的appstore曲線也是一樣,我們可以看到下圖紅框曲線高峰,正好是卡在《爸爸去哪兒》第二季的開播時間。

\第二個,我們再來看一個數據,同樣是appstore總榜排行,以2015年1月25日的數據為例,在前20的排行中,僅視頻應用就占了4個,分別是芒果TV、騰迅視頻、愛奇藝和優酷;除去剛才我們提到的芒果TV和愛奇藝,騰迅視頻和優酷的曲線雖然沒有前兩者那麽明顯,但是大體是有同樣特點的。

綜上兩個數據現象,說明什麽呢?說明如果你要想在視頻領域贏得戰爭,要麽打獨播戰略,要麽一邊燒錢購買版權一邊砸渠道,否則就趁早收拾鋪蓋回家。那麽對於一直關註創業領域的鄙人來講,此時問題來了,沒錢沒爹的創業者們該怎麽辦?我觀察到兩類走向:

1)以開迅視頻為代表的聚合類視頻廠商

百度視頻和360影視,之所以不列為探討對象,是因為他們不具備參考性。除此之外,早期聚合類視頻比較多,現在剩下有開迅視頻,其他的還有諸如暴風影音、100TV等。從公開市場渠道的累計下載數據來看,開迅視頻應該是最大的,保守估計應該在1.2億以上。在燒錢的版權戰爭愈演愈烈,獨播成為內容方趨勢戰略的雙重不利競爭壓力下,傳統聚合類廠商如何破局呢?

6個字:近擇盟,遠擇立。

近擇盟

在短期規劃內,選擇和那些有意在短期內快速建立自己渠道優勢的內容方結盟。實戰的案例,就是我們探討的開迅視頻和芒果TV的戰略合作。通俗點來說,芒果TV將其獨播版權內容,以同步的形式,在開迅視頻上露出,開迅視頻的用戶可以選擇網頁播放和全屏播放兩種播放模式,選擇網頁播放模式,則引導用戶至芒果TV的頁面端,如果是全屏播放模式,則直接在本地平臺上觀看。

我們試著來分析為什麽這樣一套聯盟策略是有效的:

首先,從芒果TV的層面來看,最大的需求就是用戶和播放數據的迅速拉升,但是作為新興的獨立應用產品,單憑一己之力,很難迅速獲取獨立的APP用戶,也就很難支撐其獨播戰略能夠在一個相對穩定的環境中推行。此時,選擇一個合適的,沒有“地緣沖突”的第三方來導流是最好的方式。

其次,從開迅視頻的層面來看,在視頻野蠻生長時代,依靠抓取接口的方式來獲取全平臺的內容,但是隨著各大視頻網站對版權的保護,傳統的業務方式已經略顯被動,因此,需要和版權方達成有充分保障的合作協議,因此,找到一個願意輸出版權內容的合作方,不管怎麽個輸出方式,都可以探討接觸。

上面從宏觀層面,背景趨勢,現實壓力等方面促使聯盟策略走向可能,最終的臨門一腳,還需要考量兩個方面:

\第一,用戶層的匹配程度是否一致

芒果TV目前的用戶和湖南衛視的觀眾屬性具有很高的吻合度,這是毋庸置疑,而湖南衛視的王牌節目,無論是綜藝類的《快樂大本營》、《天天向上》、《快樂男聲》,還是電視偶像劇,如《陸貞傳奇》、《天天有喜》、《花非花霧非霧》,基本都是偏向娛樂、年輕、甚至90後特質,比如《天天向上》的平均用戶就是在21.73歲,《快樂男聲》的平均用戶年齡更低,在20.29歲。

開迅視頻的用戶群體年齡正好也是屬於15-24歲之間,從產品的彈幕功能,其實就可以很好的說明這點。相比其他的視頻,如搜狐視頻,其彈幕基本是閑置狀態,而經我觀察,開迅的彈幕打開率比較高,尤其是動漫類節目,一點也不遜於A站、B站。此外,開訊視頻在用戶活躍度以及用戶黏性方面,和芒果TV的產品特性也基本保持一致。

第二,技術層面的匹配程度
 

\之所以要提到“技術”,是因為一般人可能不太會看到這個細節,如果是簡單的導流,拉個接口就可以。但是從結盟的戰略高度看,具備足夠強大的技術實力的合作方,一定是個加分項。我之前出差杭州,有幸在當地小夥伴的介紹下,對杭州的創業生態有大致的認識,簡單來說,杭州互聯網創業分為阿里系和虹軟系。阿里就不用多說,基本是出來繼續圍繞阿里的生態搞電商,虹軟是一家全球,在專業影像和多媒體軟件技術方面享有盛譽的公司,而開迅視頻的創始人則是前虹軟亞太區的副總裁。因此,從11年創立開迅到現在,其技術積累和實力,可想而知。

遠擇立

簡單的說,就是找到立足於根本的核心競爭力。原因很簡單,第一,以渠道資源換取版權內容輸出資源不是長久之計,等芒果TV用戶養大之後,很有可能面臨過河拆橋的風險;第二,在沒有足夠內容預算和親爹的條件下,拋棄媒體思維,轉視頻社交可能是一條出路。

此前我在一篇名為《如何在媒體內容型產品中做社交》中,提出要在視頻產品中積極創造一種“情境社交性”,放在具體的視頻產品中,就是讓弱關系甚至純陌生關系的用戶能夠在同一個場景下同時觀看一部電影,圍繞著同樣的電影場景,產生社交的互動,認識新的朋友,進而沈澱關系,相約下次一起看電影的時間。這樣,就解決了單純視頻產品用戶黏性很弱的問題。我認為,所謂社交,不是簡單的增加了“評論”、“關註”或者“彈幕”就完事了,而是要真正的在產品中,哪怕就是一個功能,把它做到極致,給用戶提供最愉悅的社交體驗感。

2)以“視頻頭條”為代表的主打個性化短劇的新興聚合視頻廠商

“視頻頭條”是2014年最悲催的科技公司“快播”的離職員工,走出來創立的第一個產品。該產品聚合多家視頻網站的內容,涵蓋性感美女、社會新聞、娛樂八卦、奇趣搞笑等短視頻,主打免流量觀看功能,堪比視頻版的“今日頭條”。對於這樣一個做個性化推薦的視頻聚合模式,之前和一個投資朋友也看過同樣類型的項目,叫“必趣”,當時的判斷是對這樣的模式是否能夠成功複制“今日頭條”感到擔憂:
 

\第一,純媒體形式的ugc短視頻是否能夠行得通還是一個有待驗證,早期的56、酷6,以及2014年的短視頻微視、秒拍都是活生生的案例;

第二,視頻的消費成本和文字的消費成本,不可同等相比,用戶是否會保持足夠的耐心和時間去不斷的刷各類短視頻;

第三,隨著3G或者4G的普及,流量資費的下降,用戶對免流量的價格彈性是否有足夠的高?

當然以上的3點內容僅僅是我當初對創業者提出的擔憂,也許是多慮了,但是至少這個方向是值得探索的。畢竟人們還是更加願意看到自己感興趣的內容,而不是千篇一律或者和自己無關的信息,視頻也是一樣。

無論接下來市場如何發展,環境如何變化,圍繞著版權生產、分發以及內容生產出來後的組合、分發,這些模式的創新永遠不會停止下來,影響用戶最終選擇的,我認為依然是產品基礎面,而這一背後則暗含了團隊所掌握的技術實力以及對人性的洞察和人文的關懷。

本文作者:samy  騰訊微視高級商務經理
歡迎關註作者微信公號:我這一輩子(ID:wo_zheyibeizi)

本文不代表本刊觀點與立場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