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四支柱換成四車輪 茶怪老作

http://milkteamonster.blogspot.com/2011/02/blog-post_6416.html

普遍認為,香港經濟需要有四大支柱,喻意有了那些柱,我們就四平入穩。問題是,她怎可能前進呢? 不可能。試想,要推一張餐桌,多麼費力,如果要推得遠,假設你要搬家,斷不能沿途推桌,這麼不會將餐桌下的那四大支柱弄壞才怪。世界不停變,我們真正需要 的,可能是四個車輪,可以讓經濟在不同的路面前進,甚至曉轉彎,不妨將經濟產業比喻為四個車輪。不是死固固的柱,行駛久了,輪胎損耗多了,有需要時可以換 胎。我不是說,將四大產業換走,這是不切實際的。只是,將常常掛在嘴邊的四條柱,改為四個輪,說不定,能激發更多新思維。

支柱 換成 車輪 茶怪 怪老 老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268

Pershing Square三季度虧5%,JCP虧損50%,回補40%康寶萊空倉換成看跌期權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8795

Ackman的Pershing Square在三季度致投資者的信中披露的業績顯示,三季度Pershing Square扣除費用後淨虧損5.4%,這使得本年度至今的收益率收窄至0.5%。

造成業績虧損的主要原因是Ackman在JC Penny的投資虧了50%(詳見華爾街見聞此前的報導「索羅斯vs.Ackman 又一場大戰爆發」;"Ackman拋售全部J.C.Penney股份 花旗接手")。此外,在談到更加引人關注的做空康寶萊的投資(詳見華爾街見聞此前報導「紫禁之巔:索羅斯大手筆購入康寶萊,聯手Icahn和Leob逼空Ackman」)時,Ackman透露,「為了最小化所謂逼空或其他技術性因素導致監管機構迫使我們回補倉位的風險」,Pershing Square在最近幾週回補了超過40%的康寶萊的空頭倉位,代之以更長期的衍生品持倉,主要是OTC市場的看跌期權。Pershing Square最初號稱持有10億美元的康寶萊空倉。

在談到JC Penny的困境和看起來很美的扭虧計劃時,Ackman表示:

扭虧計劃本身是充滿風險的,這需要一個精誠合作的董事會、一個有著豐富扭虧經驗的CEO和所有股東的支持與自信心。沒有這一切,我們仍然看空JC Penny的前景。

關於康寶萊股價在第三季度從45美元上漲至70美元:

股價上漲的主要動力看起來是多頭堅信政府監管機構不會採取行動,公司將繼續帶來強勁的利潤和現金流,並以回購股票的形式回饋投資者,這可能將迫使包括Pershing Square在內的空頭回補其倉位。

Ackman在信中特別針對DA Davidson分析師Tim Ramey的觀點做了駁斥:

Tim Ramey看多報告中的高度明確的細節讓投資者相信他其實扮演了康寶萊的代言人。儘管整個9月過去了也沒見PwC完成對康寶萊財務報表的重新審計,但多頭顯然仍繼續預期重新審計將很快完成,隨後一個大規模股票回購計劃將出現。

Ackman還質疑了康寶萊以4%的收益率發行20億美元投資級債券的能力。

儘管Ackman仍然信心十足,但他的對手們顯然認為Ackman回補空頭倉位的動作是認輸了。

Zerohedge認為:

Ackman被迫回補倉位解釋了康寶萊最近幾週的上漲。

但與在JC Penny上認賠出局不同,Ackman仍然決定繼續做空是個錯誤。

首先,還剩60%的空頭倉位並不意味著多頭不會繼續逼空,Ackman以外的康寶萊空頭也會因此而紛紛回補倉位。其次,有人會好奇誰賣了看跌期權給Ackman嗎?

被Ackman質疑的Tim Ramey也發佈報告諷刺Ackman:

出售價外看跌期權給Ackman的對手方真是幸運。因為這些期權有很大可能最終一文不值。

Zerohedge進一步揣測說:

這個神秘的對手有沒有可能是那個叫Icahn的傢伙呢?(詳見華爾街見聞此前報導「Icahn VS.Ackman:金融電視節目史上最偉大口水戰系列」;「Icahn VS.Ackman:紫禁之巔的「逼空之戰」

Pershing Square 三季度 5% JCP 虧損 50% 回補 40% 寶萊 空倉 換成 看跌 期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6239

“很多人為了低調,都換成了普通車牌” “京A”車牌變遷記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0043

上世紀90年代轎車並不普及,京A車牌便主要發給了駐京的黨政機構。某種程度上說,掛京A車牌代表著公家。

相對於私企老板的高調,一些黨政機構越來越不想用京A車牌,許多公務用車車牌開始呈現多樣化趨勢。

站在被告人席的宋建國,頭發花白,神情落寞,他的眼里也不再有擔任北京市交管局局長時的誌得意滿。

2015年5月25日,原北京市交管局局長宋建國涉嫌受賄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公訴機關指控,2004年至2014年4月間,宋建國利用其先後擔任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局長、北京市交管局局長的職務便利,為多人在辦理“京A”車牌事項上提供幫助,並涉嫌收受賄賂折合人民幣2390余萬元。

宋建國案情的曝光,讓京A車牌一時成為眾矢之的。京A車牌為何有如此大的魔力?京A車牌自從出現以來,它背後隱藏了多少身份、特權,以及財富?作為首善之都,北京市又是如何將車牌分配給不同機構和個人的?

掛京A車牌=“公家”車?

“北京市交管局內部有一個規定,交管局局長可以審批京A8車牌,副局長可以審批京A車牌。”在宋建國一案的庭審現場,2002年至2011年任北京市交管局車管所所長的李長征證實,“作為車管所所長可以審批京A帶一個字母的號牌”。

宋建國正是利用手中握有的交管局長權力,圍繞“京A”牌照的審批,與有需求者進行利益交換。一個典型個案是:2007年與宋建國相識的個體戶李國良,買了一輛奧迪A6。他找宋建國幫忙,一周後便得到一個京A8車牌。從2008年到2011年,宋建國總共幫李國良辦理了十幾副京A或京A8車牌。

京A車牌最早出現在1994年8月1日,當時北京市啟用、換發“九二式”車牌和行駛證。按公安部相關文件,對北京市車輛註冊登記發牌代號給了A、B、C三個字母。北京市按順序對61萬輛(其中包括30萬輛小型汽車)機動車進行了核發。

京A是北京最早開始發放的車牌號段,上世紀90年代轎車並不普及,京A車牌便主要發給了駐京的黨政機構。某種程度上說,掛京A車牌代表著公家。

至於京A8車牌,社會上流傳一種說法是,京A8是部級領導身份的標誌。據《時代周報》報道,京A8車牌源於上世紀90年代一位高層官員的選擇。這位官員選用了一輛奧迪A8L為非公務座駕,並且選了此前甚少被用的京A8車牌,從那時起,京A8打頭的車牌才被預留為中央機關公務車備用號段。

2015年6月2日,南方周末記者在中國人民大學的地下停車場發現,有兩輛京A8號牌的奧迪公務用車,其他都是私家車。

中共十八大後,八項規定的出臺,不僅讓各黨政機構的公務車變得簡樸實用,領導們的車牌也不再像以往“一看便知”。一位省部級領導的秘書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以前很多部級領導都是京A8車牌,但現在很多人為了低調,都把車牌換成了普通車牌。”

一位已退休的部級幹部也向南方周末記者確認:“各部委辦現職一把手的車牌為京O,其他人就不一定了。”兩位國務院不同部委的處長也向南方周末記者確認,他們的部長都是乘坐京O牌照車輛。

“車牌太好,怕麻煩”

因為“京A”車牌落馬的並不只有宋建國一人。此前,包括北京市車管所原副所長宋海燕在內的多名警務人員已因“京A”號牌被查獲。

宋建國之所以可以利用京A車牌進行權錢交易,原因在於上世紀90年代並未實施“車牌終身制”,大量“京A”車牌在車輛報廢後被交管部門回收。北京交管部門後來開啟新號段供新車選擇,但“京A”等老號段車牌在回收後並未再投入重新流通。

然而,這項規定為權力的介入留下空間——如果要再使用京A號牌,通過交管局、車管所的內部審批,即可實現報廢車牌的重啟。宋建國手中的權力甚至形成了“圈子腐敗”。經查明,宋建國的司機楊常明於2009年8月至2012年8月間,分別為多人辦理“京A”機動車號牌提供幫助,收受人民幣共計43.8萬元。

民眾似乎已經形成了某種潛意識:京A車牌代表公家,也即代表權力。越來越多的個人開始想辦法,透過交管部門負責人,獲得京A車牌使用權。

新啟用的京A車牌更多流向個人,追求京A車牌的人則多數有炫耀心理。在北京一次飯局上,司機小江(化名)就聽同學炫耀:“我們老板的賓利車就掛著京A8車牌。”

京A車牌至今非常有市場行情。有媒體報道,在北京市車管總所停車場,仍有“京A”車牌在偷偷倒賣,“京A帶字母”的號牌開價10萬至16萬元,普通“京A”車牌開價20萬至30萬元,“京A8”則要價60萬至80萬元。

相對私企老板的高調,一些黨政機構越來越不想用京A車牌,許多公務用車車牌開始呈現多樣化趨勢。“單位車庫里京A的牌照屈指可數,我知道的只有一輛,是單位某位領導個人的車,一款老桑塔納。”北京市某事業單位一位科級幹部透露,“因為車牌太好,怕麻煩,他最近才換車。”

“雖然大部分副部長是京A牌照,但剛提拔起來的還有用京K和京Q車牌的。”國務院某部委的一位處長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還有一個常與軍隊打交道的部領導,用的是武警車牌。”

許多部委辦的公務車本來也不是京A車牌。經常跟部委打交道的司機小江透露,國務院某部的公務車是以京K開頭,另一個部門是京L開頭。

司長買車也要搖號

中國人使用車牌的歷史並不長。1901年冬天,匈牙利人李恩時將兩輛汽車帶入上海。次年1月,經當時公共租界工部局討論,決定暫時先給這兩輛進口“自動車”發放臨時號牌,由此開啟中國機動車號牌歷史。

在1949年以前,機動車號牌沒有統一標準,完全是各地方政府自行決定號牌樣式。新中國成立後,公安機關統一規範機動車號牌大小、標色和材質,並按照全國省、直轄市、自治區序列號進行排序。

如今正在使用的是“九二式”車牌,於1994年夏天頒發。“九二式”只有一行字,字體大了許多。車牌號的第一個是漢字,代表車輛“戶口”所在省區簡稱,如北京就是京,上海是滬;第二個是英文,代表車輛所在地的地市一級代碼,A是省會,B是該省第二大城市,依此類推。

北京的汽車牌照並非按行政區劃分號段,而是按時間順序。從京A開始,用完這個字母的序號後就啟用一個新字母。北京目前使用的汽車牌照包括:京A、京B、京C、京E、京F、京G、京H、京J、京K等。其中,京B代表出租車,京G則是郊縣車。由於D和I容易和其他字母混淆,北京車牌序列中並沒有這兩個號段。此外,按照慣例,O是警車牌照,北京也不例外。

2002年,北京還短暫啟用過個性化車牌。“02式”車牌的優點是把號段容量擴大到幾千萬,同時實現個性化選號,最大程度滿足了車主的心理需求。然而,由於沒有大規模征求社會意見就匆匆發放,導致出現IBM、BTV、SEX、USA911等搞笑版本車牌,不得不暫停發放。

2011年北京車牌施行搖號政策之後,普通市民買車再也不能想買就買,京城車牌一時成為更加稀缺的資源。據南方周末記者了解,北京的各級黨政機構,購買車輛有不同的渠道。

“中央單位都是從國管局批指標。”上述國務院某部委處長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但是單位現在不讓添新車。舊車報廢了,新的也不讓買。”北京市某郊區食藥局公務員小麗(化名)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我們單位是2013年底成立的,車是那時買的。我們當時就買了一輛皮卡。”

在北京,還有大大小小的國外駐華機構。聯合國糧食計劃署駐華辦事處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我們的車牌是外交部審核發放的。可以以個人名義購買,但有個前提,你必須是外交官才行。”

對於黨政機關的個人,並不像外交官那樣有特殊優待政策。特別是自去年公務車改革推行之後,司局長也不再有專車。他們多數在搖號政策之前就購買了私家車,沒買車的只能參加搖號。

外交部一位駐外領事館參贊透露:“我都搖了四五年了,還沒搖到號。”

很多 為了 低調 換成 普通 車牌 變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9132

響應普京號召 莫斯科要把所有微軟軟件換成本國軟件

據彭博報道,此前俄羅斯總統普京呼籲俄羅斯國內減少對國外科技公司產品的依賴,作為一個響應,首都莫斯科市決定將把所有的微軟軟件,替換為俄羅斯本國軟件,這將會涉及到幾十萬臺個人電腦。莫斯科市負責信息技術的官員Artem Yermolaev對媒體表示,莫斯科市將首先從郵件系統開始。

在大約六萬臺個人電腦上,微軟提供的Exchange Server和Outlook郵箱客戶端工具,將會被替換成為俄羅斯國營電信運營商PJSC開發的郵件軟件。未來,莫斯科當局計劃在一共六十萬臺電腦上替換微軟的郵件軟件。

微軟在全世界最暢銷的兩個軟件分別是電腦操作系統Windows和辦公軟件Office,未來莫斯科也準備替換這兩個軟件,不過操作系統和辦公軟件開發難度比較大,要尋找到俄羅斯國內理想的替代產品並非易事。

對於美國軟件和互聯網公司來說,俄羅斯正在變成一個不甚友好的市場。比如谷歌此前遭遇了俄羅斯政府反壟斷部門的調查,上述的搜索引擎Yandex指控稱,谷歌作為安卓系統的開發商,要求俄羅斯的安卓手機廠商同時預裝谷歌的全套軟件,此舉損害了競爭對手。隨後在八月份,俄羅斯反壟斷部門對於谷歌開出了675萬美元的罰款單。

大約五年前,俄羅斯也曾經對微軟公司發起反壟斷調查,但調查結果表明,微軟並未有違規行為。當時,俄羅斯官員還曾表示,將會安排開發本國的電腦操作系統,減少對於微軟Windows的依賴。據稱,俄羅斯將會投入500萬美元的資金,將會根據國際上的開源操作系統Linux,開發適合俄羅斯的操作平臺。

響應 普京 號召 莫斯科 莫斯 要把 所有 微軟 軟件 換成 本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6940

換新後的Note7首炸燒穿了飛機地毯 美國運營商主動表示可換成其他手機

據CNBC報道,美國電信運營商Sprint宣布,將主動為用戶更換三星Galaxy Note7,屆時用戶可將該款手機在旗下任何一家門店更換為其他任何設備。同時,美國其他主要運營商Verizon、AT&T和T-Mobile宣布將執行相同政策。

Sprint發言人表示,用戶如果要更換比三星Note7更貴的設備,需要支付差價。

這幾家運營商是在三星Note7再次出現起火事故後宣布此項措施的。此前據路透社報道,美國時間10月5日早上,一部更換後的三星Note 7智能手機在美國西南航空公司的一架客機上出現冒煙的情況。該乘客表示手機冒煙前,他已經按照機組人員的要求將手機關機,放在自己的口袋中。他將手機扔到飛機的地板上,手機“冒出了濃煙”。後來他的同事返回機艙尋找自己私人物品,他稱那臺手機已經燒穿了飛機上的地毯,還燒焦了地板表層。 對此,美國消費品安全委員會(CPSC)和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正在啟動新的調查。

三星電子上月宣布,由於電池缺陷導致部分手機容易起火,將在全球10個市場召回至少250萬部Note 7智能手機。

目前,三星還未對此事發表評論,但三星之前曾表示,正在等待調查結果,確認在飛機內起火的設備是否確實是三星Note7。

換新 新後 後的 Note7 首炸 炸燒 燒穿 穿了 飛機 地毯 美國 運營商 運營 主動 表示 換成 其他 手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763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