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老男孩徐小平:寧可錯投五個不放走一個

http://www.yicai.com/news/2012/05/1736739.html

的人生其實充滿了失意,只是這些失意都被他積極的性格所掩埋。一個不能越過挫折繼續前行的人,錯過的不單單是風景,還有未來。徐小平偏偏是那個不肯停下的人,所以,他的未來即使是在56歲的現在,也只是剛剛開始。

徐小平

1956年生於江蘇泰興,曾在江蘇省泰興市襟江小學學習。

1983年畢業於中央音樂學院。

1983至1987年,先後任北京大學藝術教研室教師、北京大學團委文化部長、北大藝術團藝術指導。

1987年至1995年,在美國、加拿大留學、定居,並獲加拿大薩斯卡徹溫大學音樂學碩士學位。

1996年1月回國,建立創業實驗田新東方諮詢處,從事新東方出國諮詢和人生諮詢事業。

2006年離開新東方,創立「真格」天使投資基金。

2011年12月真格基金和紅杉資本聯手。

主要著作:《職場新物種》、《美國簽證哲學》、《美國留學天問》、《圖窮對話錄——我的新東方人生諮詢》、《黃金是怎樣煉成的——對一個成功者的賞析與非議》、《騎驢找馬》等。

愛好:既酷愛美食又總怕體重增加。

自認為最值得驕傲的財富:兩個兒子與幸福和美的家庭。

每次見到徐小平,總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樣子。喜歡手舞足蹈的說話,興奮時會不停地冒出習慣性口語「你知道嗎?」「ok?」明明已經56歲的人了,臉上卻時常出現男孩才有的天真表情。於是,除了「徐老師」這個嚴謹的稱號,徐小平又多了一個稱號「老男孩」。

「我失敗過,我瘋狂地愛過,我也沮喪地恨過;我參與創建的新東方,從需要我照顧的新興企業,變成了一家不再需要我嘮叨的大公司;我的兩個兒子,從脆 弱易怒的少年,變成了成熟好學的青年。」這個老男孩已經走過的人生,用他寫在他的再版書《圖窮對話錄》前言裡的這段話來描寫最合適不過。

徐小平,江蘇泰興人。40歲以前,輾轉國內外,知道他的人並不多。「我22歲才上大學、32歲才出國、40歲才回國創業、50歲才算成功。」 56歲的徐小平,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在50歲以後如此耀眼。

不做不行

徐小平並不是一個運氣一直都好的人,他的人生其實有著太多的失意。「只是我從來不願意提起。」不是他想要迴避,而是他覺得那些失意的痛楚,放在心裡會更加激勵他前行。

在徐小平的時間表上,1995年11月9日,是一個特殊的日子。那天,久別的老友俞敏洪降落在溫哥華機場,撥通了徐小平的電話。那時候,俞敏洪已經是新東方的老闆,而徐小平失業在家,生活窘困。

曾經在一條起跑線上的兩人,一個如今身揣2萬美金,全世界見朋友。一個想請老友喝杯咖啡盡盡地主之誼,到了咖啡館卻為了找一個免費的停車位拉著老友兜圈子。那時候,徐小平的內心到底有多失落,誰也不知道。

後來,在俞敏洪的遊說下:「回國吧!」「我可以投資30萬讓你去搞音樂,賺了,你還我錢。賠了,就當我投資失敗。」簡單的幾句話,落寞很久的徐小平 突然就高興起來。「老婆,我有錢了!」掛掉電話,徐小平在租來的房子裡唱了很久自己創作的歌。這之後,就有了我們都知道的人生導師「徐老師」。雖然和歌唱 明星夢有些差距,但是在教育界徐小平也是腕了。

隨著新東方越做越大,徐小平和俞敏洪、王強被譽為「三駕馬車」,名氣也越來越響。可是,這時候,徐小平對自己的人生萌生了新的想法。尤其是2001 年徐小平在推進公司內部的企業治理時,力度過分了一點,於是被俞敏洪提議股東投票,讓徐小平離開了董事會。這之後,徐小平寫下了《圖窮對話錄——我的新東 方人生諮詢》。

儘管2002年教師節,徐小平再次被俞敏洪請回董事會,但是,徐小平已經受傷了。2006年,新東方上市,徐小平和新東方的一些創業元老陸續離開董事會。

「這個過程沒什麼不愉快,但顯然俞敏洪也沒特別地挽留我。」說到這裡,徐小平是有些失意的。不過,離開,是徐小平自己的選擇。作為股東,那時候的徐小平成了僅次於俞敏洪的「中國第二最有錢的老師」。

「我覺得每年賺二三十萬不過癮,所以,出來創業是不得不做的事情。」離開時,徐小平曾問朋友盧躍剛「下一步做點什麼。」盧躍剛說:「很簡單,做你不得不做的,做你愛做的。」

於是,早就迷上了天使投資的徐小平開始做天使投資,創立真格基金,而且把王強也「忽悠」了進來。

「我和王強如果不做這些事,我們的生活非常痛苦。」其實,在徐小平眼裡,教師是一種比較孤獨的職業。教師和學習音樂、創業一樣,徐小平認為只是他人生的一個階段。「我可以選擇去教書,但是我選擇去投資更快樂。」

徐小平非常欣賞的一個人是PayPal的創始人之一Peter Thiel。

Thiel在30歲左右手裡握有1億美元的資產,但是卻不知道要把這些錢怎麼辦?於是他用50萬美金佔有了facebook10.08%的股權。假 設Thiel手裡現在還有facebook3%股權,現在的市值就是30億美元。「從沒有比創造財富、創造事業更刺激的事情了。」Thiel的情況和徐小 平很像。

不過,雖然不在新東方了,但是徐小平依然稱:「朋友就要交俞敏洪這樣的,創業合作夥伴也要找俞敏洪這樣的。」

男人之間的情誼,尋死覓活還是為了一個事業。所以,淡出新東方,2009年有一次徐小平見到俞敏洪,甚至流著眼淚告訴俞敏洪:「我想念你。」

栽種夢想

新東方輝煌了徐小平的40歲,真格基金則開啟了徐小平的50歲。

「我把『Integrity'翻譯為真格。有人把它譯為誠信,但我覺得這個詞的內涵遠遠超過誠信,它包含著素質的完整性。一個人要做成事兒,他必須 要動真格的。青年人創業失敗率是很高的,你可以丟了公司,但不能丟人;財務可以破產,但是你的人格和信用不能丟,『真格』不能破產。」

可是,瞬息萬變的市場,滿腹激情的創業者,真的能成就一個天使投資人的夢想嗎?天使投資,有人甚至將其和運氣畫等號,在天使投資領域投資,能賺錢本身就好像奇蹟一樣。

不過,徐小平並不這麼認為。

天使的商業模式是「無罪推定」,低價快速介入,給小團隊一個VC不會給的價錢,同時相信人、鼓舞人、幫助人。

雖然,一個種子期的創業項目可能除了一個「想法」之外一無所有,但是,徐小平相信,種子總有一天會發芽,要是好多的種子都發芽,並且開花結果了,即使有枯萎的一批,但是存活下來的,對栽種、澆水、施肥的園丁來說,也是大豐收。

所以一上手,徐小平就讓投資界大吃一驚。5年間為30多個項目投資2000多萬美金,這在天使投資領域絕對是投資數量多的。而且和天使投資領域的大腕雷軍只投自己熟悉的產業不同,徐小平涉獵廣泛,新技術教育公司、電子商務網站、娛樂媒體和電影等,只要覺得行,就投。

這種「快、狠」的投資風格,最開始的時候,讓這個老男孩嘗盡了苦頭。因為老男孩投資堅信一個哲學,就是投人,不投商業模式、商業計劃書,是優秀創業者本人。因為他覺得自己做投資的優勢就在於曾從教10年,閱人無數,最懂的就是人,而不是某個想法。

只可惜,「曾經投過看起來有激情有理性的創業者,後來事實證明此創業者僅僅是能言善辯,而不是真正能做事的人。我交了學費,現在會區分這兩者了。」

其實,誰都有迷失期。就連孫正義也不能免俗。據薛蠻子說,當年雅虎成功之後,孫正義一舉成為世界首富,一下子同樣模式的投了500多個,後來一年半之內幾乎全部死光光,賠了10億美元以上。

所以說,投資界沒有神,只有相信自己的人,才能種下夢想,收穫夢想。

不過,直到今天,徐小平也沒能在投資上變得謹慎一些。「寧可錯投五個也不放走一個。」

2011年年底,徐小平總結自己,「五年應該給自己一個成績單了。其實每年到了年初都不想再投了,因為花了很多很多錢。血淋淋的,都是我自己的錢。」

但是,5年的艱辛布道,也為徐小平贏來了掌聲。「以我老婆的臉色為標誌,第一年是黑色,第二年是灰色,第三年是紫色,現在終於有了紅色。」這個老男孩的灰色幽默總是能恰到好處地讓人走進他的內心世界。

當天使遇上VC

也許是玩投資遊戲玩得太入迷了,「我問自己,也問大家,真格基金想不想做大做好?」「想。」「紅杉能不能幫助真格基金做大做好?」「能。」「那麼要不要跟紅杉合作?」「要。」

於是,2011年12月1日,徐小平和沈南鵬在北京舉辦新聞發佈會,宣佈完成真格基金二期融資。徐小平創立的真格基金出資1530萬美元,佔股 51%,沈南鵬擔任創始合夥人的紅杉資本中國出資1470萬美元,佔股49%。徐小平在會上宣佈,真格將告別過去的1.0時代,進入2.0時代。

而且,向來神秘的高盛高華證券有限公司董事長、厚朴投資董事長、PE界的大人物方風雷也出現在會議現場,他是來給自己即將出任這家基金公司總經理的女兒捧場的。面對此情此景,徐小平自己都覺得耐人尋味。

天使遇上VC,而且紅杉還是業內赫赫有名的大腕,真格的立場究竟會怎樣?故事還沒開始,已經有人在議論紛紛,稱新東方系的真格將轉換為紅杉系投資風格,稱真格以後的業務只要撿紅杉剩下的都夠了。

對此,徐小平不是沒有考量。「首先,真格佔股51%是我堅持的。真格大,還是紅杉大?肯定是真格大。取名字的時候,到底叫做真格紅杉還是紅杉真格,我還請大師給我看過,最後還是叫真格基金。」

其實,與其說是真格借紅杉的光,不如說是紅杉借真格的光。近些年,投資市場的風向已經從VC開始向天使吹。越來越多的投資人直呼,VC越來越不好 做。「後期好的項目越來越少,估值也越來越高,輕易不好接盤。」「一年好幾萬個千萬人民幣利潤的公司,能上的就三四百個。人家出了10倍,你敢不出15倍 嗎?花錢花得直哆嗦,心裡還沒譜。」

就連有名的投資人薛蠻子在2011年也在微博上公開自己的電子郵箱,公開徵集創業者的商業計劃書,這比他打拐和抗癌傳播得更加迅速。但是薛蠻子拒絕 了VC的合作邀請,為什麼?「我想投就投,不想投就不投。我貪心,好不容易找一項目,自己拿百分之百,結果折騰半天我才拿20%,被其他合夥人分了一大半 走,我吃飽了撐的?」而且誰不知道,薛蠻子是和錢最沒仇的一個人。

所以,天使的市場好過VC是事實。儘管如此,徐小平膨脹的夢想讓他和自己鬥爭了半年後,決定犧牲一些自由的時間,開始和VC比翼齊飛。把薛蠻子沒有 接的活,接下來。但是徐小平堅持真格不是紅杉的一個部門,紅杉只是他的一個LP。徐小平要的還是當初的那個自己,做天使投資,投得好,一百倍、一千倍,是 VC無法比擬的。

而且,徐小平做了一件事,更加堅定了他對真格的立場。和從前的自由不同的是,現在徐小平喜歡的項目,紅杉也要看。但是紅杉每週一開會討論項目,好的項目因為時間就錯過了,所以,「我和沈南鵬商量,弄了個一票肯定權。要是我看到喜歡的項目,寧可我自己出錢,也要投。」

雖然真格和紅杉合作了,但是我們看到,徐小平投資的那股「快」和「狠」勁一點沒有退去。儘管在時間上,徐小平失去了一些自由,但是在精神和思想上,他依然自由。

走向浪漫主義的未來

如今,徐小平似乎更加的忙碌了。單是記者約訪,就等候了2個月。

我們看見,現在的徐小平正在不知疲倦地推進他的天使投資事業。56歲的人,馬不停蹄地奔波在國內外。今天在清華,明天在賓大,後天在哈佛。他有一個計劃,想把真格基金在國外的辦公室安在名校周邊。斯坦福、哈佛、MIT、賓大、哥大、伯克利都是徐小平中意的高校。

他計劃在未來十年每年投資20家公司,總共投資200家,從中催生三五十家上市公司,「我要追求做中國最偉大的天使投資人,幫助中國青年創業。」

想當初,當徐小平在美國失業的時候,李開復已經在美國的大學裡拿到了PHD學位;當徐小平剛剛開始在新東方糾結地奮鬥的時候,薛蠻子已經從UT斯達康套現1.2億美元。對徐小平來說,他的成功來得有點晚,所以,他想要拚命地抓住好不容易屬於自己的夢想。

我們不得不說,徐小平在骨子裡有著一種天生的浪漫主義情懷,就好像他和沈南鵬合作,也被認為是浪漫主義情懷作祟。熟悉徐小平的人都知道,不管他去到哪裡,不變的總是滿腔的激情,和演講完畢後總想唱唱自己的歌的熱情。

「我會一直假裝自己特別成功。」這是徐小平每次陷入回憶時都會說起的話。是的,來得不夠痛快,來得有點晚的成功讓這個曾夢想唱自己的歌的人,總是不能釋懷。不過,已經不要緊了,他如今的努力沒有必要假裝成功。

「要是新東方早上市5年,我可以做別的企業,再造一個『新東方』;要是再晚上5年,我就什麼都不做,到處旅遊,建幾所希望小學得了。」所以,命運有時候真的是奇怪的東西,他總是靜靜地等在那裡,等待那個有準備、有希望的人到來。

談起自己的未來,徐小平說:「我自己的天使項目,今年本來是有一個計劃要上的,但因故推遲了。明年開始,應該每年都會有項目公司上 市。至於何時退出,我並沒有具體想法。我迄今為止的所有投資,都沒有合夥人與分紅壓力,所以沒有退出問題,我傾向於和公司共同成長。我的投資風格,除了 『投得快,管得少』之外,今後可能還會有一個風格,『只管進,不管出』。」

無論何時,徐小平的那股勁總是能鼓舞到別人。曾經,投資一聽音樂網CEO杜雪騫推薦的垂直B2C網站維棉,徐小平在新浪微博上給林偉發了私信,約他見面聊聊。在隨後僅20分鐘的溝通後,徐小平決定投資1000萬元人民幣,他提的唯一一個問題是「你們今後會只做襪子嗎?」

也許這就是浪漫主義下信賴的力量。李開復曾經說:「天使跟VC合作,利弊非常明顯。利益就是更多的錢、更多的資源、更規模化,但付出的代價就是:這 個VC不投的項目會發出很強烈的負面信號。VC沒投,天使也不投了。這樣外部就會有質疑。」不過,如今看來,徐小平的身上沒有這種質疑,所以,即使他和紅 杉合作,真格還是那個真格。

只是不同的是,如今面對投資失敗,徐小平比5年前坦然多了。「我搭上了青年人的高速超音飛機,或者說我跟青年人一起做夢。即使老了,我投一點資,我分享了青年人的青春。」


男孩 小平 寧可 錯投 投五 五個 個不 放走 一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590

對外直投五年翻番 中企海外大掃貨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2/4747790.html

對外直投五年翻番 中企海外大掃貨

一財網 郭麗琴 重華 閻彥 2016-02-04 00:46:00

根據官方統計,“十二五”期間中國對外直接投資規模是“十一五”的2.3倍。2015年末,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首次超過萬億美元大關。

中國化工集團公司(下稱“中國化工”)3日宣布,願以約43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瑞士農業化學和種子公司先正達。此次交易有望成為中國企業在海外最大一筆收購。

中國化工此次大手筆收購,是中國企業近來大舉出海的縮影。根據官方統計,“十二五”期間中國對外直接投資規模是“十一五”的2.3倍。2015年末,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首次超過萬億美元大關。

值得關註的是,如今中企出海已經學會利用海外的會計、金融、法律、公共關系等第三方機構,同時又能做到不被老外“牽著鼻子走”。

有央企負責投資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如今企業內部的專業人才儲備已經可以做到和海外第三方機構一起針對同一個項目同時做方案,然後企業比較內部方案和外部方案的優劣綜合出最優方案,這既能有效發揮海外第三方機構的能力,又能防止被個別第三方機構“忽悠”。

中國企業海外最大收購案

先正達3日發表公報稱,中國化工同意以每股480瑞郎(約470美元)的價格收購該公司全部股權,這其中包含每股465美元的現金要約價格以及交易交割時支付的每股5瑞郎(約4.9美元)的特別分紅。

收購完成後,先正達總部仍將設在瑞士巴塞爾,公司管理層也將繼續保留。先正達董事會已於2日簽署了交易協議,表示該交易符合公司全體股東利益,並向股東一致推薦這項收購計劃。如果該計劃得到股東批準,中國化工預計將於今年年底前完成收購。

多位化工界資深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先正達是僅次於孟山都和杜邦、排名世界第三的種子公司,是當仁不讓的農業化學品行業巨頭。此前,多家跨國巨頭都垂涎於它,但最終中方是離終點最近的。去年5月,全球最大的種子公司孟山都曾以每股449瑞郎提出收購先正達,但先正達以股價被低估為由拒絕了該提議。

本次交易有望成為中國企業在海外最大一筆收購,標誌著全球農化行業洗牌加速。

先正達董事長德馬爾說,中國化工提出的收購要約,肯定了先正達的業務質量與潛力,包括其在行業領先的研發和制造能力。這項交易把可能因收購帶來的運營中斷風險降到了最低,並有助於公司對於全球市場,尤其是中國及其他新興市場的開發。

中國化工當天也在其官方網站發布了這一消息。中國化工董事長任建新表示,此次交易不局限於雙方利益,還將保障全球農民和消費者利益最大化,共同為全球市場持續增長和糧食需求提供安全、可靠的解決方案。

聯合國貿發組織官員梁國勇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解釋說,對於中國這樣一個農業大國來說,先正達具有特殊的價值。這家公司規模不算大,母國瑞士高度市場化,沒有政府幹預和政治因素,收購容易成功。

“我覺得,僅就先正達來說,它和中國化工的業務,在農化領域有比較強的協同效應。這個溢價是合理的。”梁國勇說。

海外“買買買”須防“忽悠”

由於中國的世界500強企業主要是央企,因此這些企業操刀的大並購案也備受關註。其中在資源和能源領域的並購案例是最多的,但在其他領域也呈現全面開花的局面。

在資源領域,五礦集團在2014年完成了中國金屬礦業史上迄今實施的最大的境外並購項目——秘魯拉斯邦巴斯銅礦項目。該項目的最終交割支付金額為70.05億美元。轉入2016年,該項目已經正式投產,第一批銅礦石已經運回中國。

在能源領域,2016年1月6日,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迄今為止最大的海外並購項目正式完成交割。完成這宗價值約合234億元人民幣的水電站項目交易後,三峽集團將成為巴西第二大私營發電企業。

國家電網公司在能源領域的並購則更令人矚目。目前,國家電網投資運營了菲律賓、巴西、葡萄牙、澳大利亞、意大利、中國香港等6個國家和地區的骨幹能源網,境外資產突破人民幣1000億元,累計實現利潤人民幣190億元。

在航運領域,2016年的1月12日,中國遠洋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向希臘方面提交了有約束力的收購要約,希望獲得該國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的多數股權。此舉有望為現金拮據的希臘政府送去“救命錢”,並將比雷埃夫斯港打造成中國對歐出口的物流樞紐。

在基礎設施建設及運營領域,澳大利亞政府在2015年4月批準了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收購澳大利亞第三大建築公司約翰·霍蘭德集團。據媒體報道,此次中方共出資1.5億澳元(約合人民幣7億元),收購約翰·霍蘭德集團100%的股份。

國企頻頻出海,會否出現“花冤枉錢”的情況,此前一直是民眾關心的焦點。業內普遍認為,對於中企來說,海外並購不僅是要獲得資源,還要確保並購項目能夠持續盈利。同時,還要廣泛利用海外的會計、金融、法律、公共關系等第三方機構,按照現代化收購的方式對方案的每一個細節進行全局布置。

據記者了解,在積攢了多年的海外經驗後,中企“錢多人傻”的局面已經大大改善。前述央企負責投資人士對記者說,如今企業內部的專業人才儲備已經可以做到和海外第三方機構一起針對同一個項目同時做方案,能夠做出綜合比較防止被“忽悠”。

以國家電網為例,近年來,國家電網在海外的項目均取得良好收益,年均投資回報率在12%以上,境外投資項目無一虧損、全部盈利。五礦集團國有資產重組專家劉立軍也曾稱,五礦在2009年成功並購的澳大利亞礦業公司OZ經營情況良好,不僅讓五礦早就收回了成本,而且還是翻幾倍收回來了。

官方數據還只是一部分

中國化工此次大手筆收購,是中國進入資本輸出時代的一個寫照。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沈丹陽幾天前在月度例行發布會上稱,2015年,雖然面臨國際經濟發展低迷的外部環境,中國企業進行國際並購投資仍然保持活躍,呈現出數量多、金額大、涉及行業和國家廣泛等特點,出現了一大批的大型並購項目。

據初步統計,2015年,中國企業累計實現對外投資7350.8億元人民幣 (折合1180.2億美元),同比增長14.7%。其中,中國企業實施的海外並購項目總共有593個,累計交易金額401億美元(包括境外融資),其中直接投資338億美元,占84.3%,幾乎涉及國民經濟的所有行業。

由於統計口徑問題,中國官方公布的數據,可能還只是中國企業對外投資的一部分。

清華大學中美關系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周世儉曾在商務部負責相關事務。他對本報記者表示,大量中國企業註冊地在香港、英屬維爾京群島這樣的地區,這些地區對外投資金額都未能納入現有的中國對外統計數據中。還有一些民營企業的跨境投資並未在商務部門登記,因此也未能計算在總額之內。

如果根據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的數據,由於經濟轉型推動國內戰略並購交易強勁增長,去年中國企業海外並購交易數量增長40%,金額增長21%,均創歷史新高。其中,有114筆並購交易的單筆金額超過10億美元,數量同樣創下新高。

如今,“十三五“規劃已明確提出堅持開放發展新理念,構建全方位開放新格局的新目標。規劃強調,支持企業擴大對外投資,推動裝備、技術、標準、服務走出去,深度融入全球產業鏈、價值鏈、物流鏈,建設一批大宗商品境外生產基地,培育一批跨國企業。這意味著在“十三五”期間,中國將進入對外投資新時代,實現從商品輸出大國向資本輸出大國的歷史性轉變。

編輯:顧鄉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對外 直投 投五 五年 翻番 中企 海外 大掃 掃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95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