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巡組:中國鋁業公司一些領導內外勾結吃里扒外 0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10-18/954231.html

中國鋁業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葛紅林表示,毫不留情地查辦黨員幹部親屬違規經商辦企業案件,認真地查辦每一個問題線索,對查實的問題嚴肅處理、毫不含糊、絕不姑息。

10.thumb_head

根據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的部署,中央第十三巡視組向中國鋁業公司反饋巡視情況。10月18日上午,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成員、辦公室主任黎曉宏傳達了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巡視工作的重要講話精神,中央第十三巡視組組長朱保成,副組長孫來燕、王海沙、崔瑛向中國鋁業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葛紅林反饋了專項巡視情況。之後,朱保成同誌代表巡視組向中國鋁業公司領導班子進行了反饋,葛紅林同誌主持會議並作了表態發言。

按照中央統一部署,2015年6月30日至8月30日,中央第十三巡視組對中國鋁業公司進行了專項巡視。中央巡視組認真貫徹落實中央巡視工作方針和《中國共產黨巡視工作條例》,聚焦全面從嚴治黨,突出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把紀律和規矩挺在前面,緊扣“六大紀律”和“四個著力”開展監督檢查,把發現問題、形成震懾作為主要任務,廣泛開展個別談話,受理群眾來信來訪,調閱有關文件資料,深入了解情況,順利完成了巡視任務。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聽取了巡視情況匯報,並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報告了情況。

朱保成同誌指出,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鋁業公司黨組能夠深入貫徹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精神,認真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加強黨風廉政建設和紀檢監察工作。但幹部群眾也反映了一些問題,主要是:一是管黨治黨不力,黨風企風堪憂。黨管企業落實不力,重經濟指標、輕黨的建設,履行“一崗雙責”不到位。黨的紀律規矩松弛,對於違紀案件遲遲不處理或處理偏輕偏軟。存在著管黨治黨不嚴、不講規矩等問題,導致企業正氣不張。二是頂風違紀時有發生。部分企業和領導人員存在公款旅遊、超標準接待、超標準配備公務用車、公車私用等“四風”和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三是違規選人用人問題突出。在選人用人方面不堅持原則,對下屬企業領導人員放松放任,致使個人淩駕於組織之上。執行制度不嚴,選人用人工作不規範。個別領導人員“帶病提拔”。四是違規決策、管理不善,造成國有資產損失。利益輸送問題嚴重,一些領導人員內外勾結,吃里扒外。同時,巡視組還收到反映一些領導人員的問題線索,已按有關規定轉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及有關部門處理。

朱保成同誌代表巡視組提出了五點意見建議。一是聚焦全面從嚴治黨,落實“兩個責任”,強化責任擔當,將黨風廉政建設納入考核內容,督促各級領導班子成員切實履行“一崗雙責”。堅持“一案雙查”,把黨的紀律挺在前沿,認真核查處理各類違紀問題線索,確保件件有落實。二是要將巡視整改與“三嚴三實”專題教育和民主生活會結合起來,針對巡視發現的問題,聯系思想和工作實際,認真對照檢查,深入剖析根源,落實從嚴從實要求,確保整改實效。三是嚴格落實黨管幹部原則,加強黨務幹部配備,強化制度執行力,嚴肅整改選人用人方面存在的突出問題。四是強化重大項目投融資風險評估,認真查找廉潔風險點,提出防範措施;嚴格落實“三重一大”決策制度,對違規造成國有資產損失的行為倒查到人,嚴肅問責,挽回損失。五是鞏固和深化專項治理成果,建立供應商、銷售商交易系統和信息公開平臺。繼續深化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專項治理,建立健全整治“四風”的長效機制。

朱保成同誌強調,中國鋁業公司黨組要嚴格按照中央要求,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堅持黨要管黨、從嚴治黨,切實擔負起落實全面從嚴治黨的主體責任,擔負起巡視整改落實的主體責任,高度重視巡視反饋意見,對巡視指出的問題立行立改,認真研究分析,分門別類處理。主要負責人要切實擔負起第一責任人的責任,抓早抓小,管好班子,帶好隊伍。對巡視整改落實情況,中國鋁業公司黨組要以適當形式向社會公開,接受幹部群眾的監督,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將適時組織開展監督檢查。

葛紅林同誌表示,中央巡視組反饋的問題,是實事求是的真實揭示、一針見血的深刻剖析,問題之多、問題之大,令人震驚,令人警醒,中國鋁業公司黨組誠懇接受,將堅決行動,以嚴抓、嚴改、嚴問責的態度,徹底有效地整改,做到整改事項“項項有人盯、事事有回音、件件有著落”,寸土不讓地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四風”問題,毫不留情地查辦黨員幹部親屬違規經商辦企業案件,認真地查辦每一個問題線索,對查實的問題嚴肅處理、毫不含糊、絕不姑息,用實實在在的成效,讓巡視組滿意,讓幹部群眾高興,讓黨組織放心。

葛紅林同誌指出,中國鋁業公司黨組要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巡視工作的重要講話精神,制定“問題不查清不放過、責任不追究不放過、損失不追回不放過、整改不見效不放過”的工作目標,提出“每位黨組成員帶頭整改、每周例會督促整改、每月警示深化整改、每個企業層層整改”等四項工作要求。通過每月一次的黨風廉政建設警示教育大會,進一步喚醒黨員幹部的黨章、黨規、黨紀意識,進一步築牢小節、規矩、紀律、法治四道防線,真正在認識上明底線、知敬畏,思想上不敢腐、不想腐,內化於心,外化於行,永葆清廉本色,讓中國鋁業公司充滿“三嚴三實”的新風正氣。

葛紅林同誌強調,要通過整改,進一步推進從嚴治黨。要從嚴落實“兩個責任”,更加堅決地落實黨管幹部,更加有效地完善體制機制,實現全方位、全覆蓋的從嚴治黨。一是將從嚴治黨內化於心外化於行,二是將從嚴治黨落實到履職盡責上,三是將從嚴治黨落實到幹部隊伍建設上。要發揚長征精神實現戰略轉型,要將危機感轉化為緊迫感,緊迫感轉化為緊張的工作狀態和快節奏的工作效率,讓“耽誤效率就是耽誤中鋁生命”的理念深入人心。中國鋁業公司領導幹部必須聽從基層的呼喚,領出一個高效率,導出一個好風氣,幹出一個新成效。要借力整改,整出不畏艱難的工作鬥誌,整出敢於擔當的工作精神,整出超常規的工作效率,堅決打贏扭虧脫困、轉型升級攻堅戰。

中央第十三巡視組全體同誌和中央巡視辦有關同誌,中國鋁業公司領導班子成員出席會議,中國鋁業公司總經理助理,總部各部門負責人,公司巡視組組長,中國鋁業、中國銅業、中國稀有稀土領導班子成員,中鋁所屬在京單位領導班子成員列席會議。京外實體企業領導班子成員及有關中層幹部通過視頻參加會議。

  •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 劉小英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中巡 巡組 中國 鋁業 公司 一些 領導 內外 勾結 扒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5053

中鋁前高管是如何“吃里扒外”的:進口壟斷權換了高球卡與別墅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09082.html

不受監督的特權,就像高速行駛的汽車卻遭遇剎車失靈,最終難免車毀人亡。

在中國鋁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國鋁業”,601600.SH)原副總裁、中鋁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下稱“中鋁國貿”)原總經理李東光(正廳級)的人生履歷中,權力與尋租相伴相生,直至其鋃鐺入獄。

近日,《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獨家獲得的李東光的生效判決書顯示,對其的七宗受賄指控,全部與特權關聯。

自2002年開始,中國政府對氧化鋁的進口實行調控,只有中國鋁業公司(下稱“中鋁”)、中國五礦集團公司兩家央企和其他六家地方企業,擁有氧化鋁的一般貿易進口資格。國內其他企業要想獲得氧化鋁資源,只有兩個途徑:從上述8家企業直接購買或者委托它們代理進口,抑或依托與有進口權公司關系密切的中間代理商采購。

2005年之後,擁有進口資格的企業變為20家,但限制依舊嚴格。直至2013年7月,氧化鋁進口限制政策才放寬為對氧化鋁自動進口許可證實行網上申領。

正是在這十余年間,尤其在氧化鋁供應緊張的幾年里,諸如中鋁等企業一些擁有話語權的高管,借此特權大規模尋租。這也是李東光(正廳級)、中鋁原總經理孫兆學(副部級)等人先後被查的根源。

2015年年底,李東光因受賄罪,被河北省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3年,涉案金額近1795萬元。2016年年初,在法定期限屆滿前,李東光未提出上訴。

由於連年虧損,中鋁曾一度被稱為“央企虧損王”:中國鋁業2014年年報顯示,其當年巨虧162億元,也打破了此前A股公司的虧損紀錄。2015年中央第十三巡視組對中鋁進行了專項巡視。巡視組指出,中鋁利益輸送問題嚴重,一些領導人員內外勾結、吃里扒外。

李東光案首次將這一央企內存在的貪腐及典型權力尋租方式曝光。

在向李東光的行賄名單中,有兩家企業值得關註:其一,曾向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劉鐵男巨額行賄的山東南山集團再次現身;其二,曾向“貴州首虎”、貴州省委原常委、遵義市委原書記廖少華行賄的鋁業大鱷——上海雙牌鋁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曾超懿也出現在其中。

李東光“權力的遊戲”

2001年中鋁成立。同年中國鋁業成立,中鋁為控股股東。有關司法文書顯示,中國鋁業成立之初,中鋁持股比例為95.92%;2001年12月,中鋁持股比例變為44.35%;至2014年9月,持股比例降低到38.56%。

中鋁國貿原為中鋁的全資子公司。2004年6月,中鋁將中鋁國貿的股份轉讓給中國鋁業,中國鋁業在中鋁國貿持股比例為81%。

2001年中鋁設立之初有九個部門,其中之一是市場貿易部。中國鋁業則有10個職能部室,營銷部為其中之一。按照中鋁和中國鋁業內部規定,中國鋁業的營銷部與中鋁的市場貿易部為兩塊牌子一班人馬,前者實際上承擔著後者的所有職能,負責中鋁所有產品的銷售工作。

中鋁國貿以代理方式負責中鋁整體的進出口業務。

1960年出生的李東光,是河南汲縣人,畢業於鞍山鋼鐵學院冶金機械專業。2001年3月,剛過不惑之年的李東光被任命為中鋁國貿的副總經理。2004年,他升任中鋁國貿總經理,同時被任命為中鋁市場貿易部主任即中國鋁業營銷部總經理。

2013年5月,李東光被任命為中國鋁業副總裁,兼任中鋁國貿總經理。

半年之後的2013年11月19日,中國鋁業發布公告稱,李東光因個人原因接受有關部門調查。據了解,次日,河北省滄州市公安局以涉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將李東光刑事拘留。當年12月15日,司法機關以受賄罪將其逮捕,並關押至當地的青縣看守所。

知情人介紹說,李東光的權力在中鋁體系內非常之大,尤其是氧化鋁的營銷采購方面。一般而言,有氧化鋁需求的公司需要自下而上層層審批,先向中國鋁業的下屬公司提出供貨申請,下屬公司定出供應量後報中國鋁業營銷部下屬的氧化鋁處,氧化鋁處複核審批後上報到營銷部副總經理,副總經理審批同意再報到總經理即李東光處。

實際上,最終決定權在李東光一人手中,而他往往會主動安排下屬對有關系公司的需求予以解決,這種自上而下的方式更加無法監督。

按照中國鋁業內部流程,長期和年度的需求合同需要報中國鋁業總裁辦審批,但李東光仍然擁有決定性的話語權。而對於臨時追加的合同,則只需要李東光一人就可拍板。

在氧化鋁進口限制期間及氧化鋁需求過剩的當口,李東光手中的權力被放大。知情人說,可能因為他的一句話,很多需求企業便可獲得豐厚的利潤。

雖然擁有先天的政策優勢,但是作為央企,作為國內經營鋁業的龍頭企業,中鋁長期虧損的局面難以得到扭轉,一度排名央企虧損名單首位。究其原因,不僅在於鋁業產能過剩,更在於中鋁經營管理不善,甚至是吃里扒外。

在李東光被查一年後,2014年9月15日,中紀委宣布,時任中鋁二把手的總經理孫兆學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曾有媒體報道稱,孫兆學與李東光之間存在利益輸送。但在李東光案司法文書中,未出現其與孫兆學的利益輸送行為。2014年12月23日,中紀委通報稱,經查,孫兆學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牟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額賄賂;與他人通奸。依據有關規定,經中央紀委審議並報中共中央批準,決定給予孫兆學開除黨籍處分;由監察部報請國務院批準給予其行政開除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當年12月底,最高檢發布消息,孫兆學案已進入偵查階段。

根據孫兆學的簡歷,其除了中國鋁業原總經理的職務外,還擔任過中國黃金集團總經理,並在山西有22年的工作經歷。截至目前,官方尚未發布孫兆學案的具體案情。

在孫兆學、李東光被調查後,2015年6月30日至8月30日,中央第十三巡視組對中鋁進行專項巡視。10月18日,中央巡視組向中鋁反饋了巡視意見。巡視組指出,中鋁存在管黨治黨不嚴、不守規矩等問題,導致企業正氣不張。頂風違紀時有發生。部分領導人員存在公款旅遊、超標準接待等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違規決策、管理不善,造成國有資產流損失。利益輸送問題嚴重,一些領導人員內外勾結、吃里扒外。

中紀委發布巡視意見後不久,中國鋁業進行了新一輪的人事調整,中國鋁業總裁羅建川辭職;副總裁、財務總監謝尉誌,監事張占魁以及獨立非執行董事馬時亨也相繼離職,其中張占魁與馬時亨原本終止任期時間均為2016年6月30日。

司法文書已證實,李東光在中鋁任職期間,存在權力尋租,接受了相關企業的巨額利益輸送。一些知情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透露,巡視組反饋的中鋁一些領導人員內外勾結、吃里扒外,也與李東光有關。

頂風違紀打高爾夫球

多名熟悉李東光的人士介紹,他最大的愛好就是打高爾夫球。長期在北京任職,李東光成為京城周邊多家高爾夫球場的知名常客。

李東光不但自費去打高爾夫球,還曾動用公款。2015年7月,中鋁公開通報了2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典型案例,第一起即為李東光公款組織旅遊、打高爾夫球。通報稱,2012年12月10日至13日和2013年8月21日至23日,中鋁國貿借舉行會議之機,分別組織公款旅遊、娛樂演出、高爾夫球比賽,並發放高檔紀念品,共花費276.81萬元。中鋁國貿的三名高管受到嚴厲處分。此外,由於李東光已經落馬,且案件已經開庭審理,中鋁對此予以合並處理,對李東光作出開除黨籍、解除勞動合同的處分。

十八大後,中央八項規定出臺,違法違紀案例定期被曝光。前述人士說,即使在這一背景下,李東光依舊癡迷於高爾夫球。一些與其有工作交往的人投其所好,送給他價值不菲的高爾夫球會員卡。

司法文書顯示,2008年上半年,北京中煤順通國際煤炭銷售有限公司董事長袁曉斌找到李東光,提出準備以長期合同的方式從中國鋁業下屬的晉北鋁業采購氧化鋁,為了獲得一個穩定的銷售渠道,希望能與中鋁國貿簽訂長期的銷售合同。李東光研究後稱,這一合作對於中鋁國貿的業務也有好處,於是在一次公司例會上提出,這一合作可以進行,由公司主管副總經理具體安排。2008年6月、12月,中鋁國貿與中煤順通公司簽訂了三份合同,袁曉斌提出的合作得以實現。

在雙方洽談合作期間,袁曉斌得知李東光打高爾夫球這一“雅好”,安排下屬王某花費37萬元,辦理了一張疊泉鄉村俱樂部的高爾夫球會員卡。王某在李東光辦公室將這張會員卡送出。2010年夏天,為了繼續搞好關系,袁曉斌得知李東光在北京海澱區萬柳高爾夫俱樂部也辦有會員卡,於是用自己的信用卡為這張會員卡充值10萬元。

同樣因為氧化鋁業務的需求,鑫恒集團董事長楊毅為李東光在萬柳高爾夫俱樂部辦理了價值35萬元的會員卡;雙牌鋁業董事長曾超懿亦曾為其在海南辦理高爾夫會員卡。

南山集團再上行賄名單

在向李東光利益輸送的人員中,不乏業內知名企業。司法文書顯示,山東南山集團也出現在向李東光行賄的名單內。河北省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判決顯示,在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劉鐵男受賄案中,南山集團及其董事長宋作文成為劉鐵男最重要的行賄人之一,總計行賄金額754萬元。

2005年下半年開始,全國氧化鋁供應十分緊張,貨源緊俏。國內大量鋁業企業絞盡腦汁尋找貨源。南山集團涉及的產業領域廣泛,鋁業市場也是其發展重點之一。南山集團分管工業企業的總經理程某稱,由於氧化鋁供應緊張,當時該集團的電解鋁廠甚至面臨停產。得知中鋁國貿掌握著氧化鋁進口許可證,程某與公司另一高管找到李東光,懇求他幫忙協調。

為了能盡快辦成此事,程某向宋作文請示,希望能批準給李東光送些錢。宋作文批準後,給李東光送錢的事情由程某具體執行。程某先後通過南山集團財務部門,為李東光辦理了三張銀行卡,卡內金額分別為2萬元、10萬元、30萬元。

2006年3月到5月,程某三次在李東光辦公室談幫忙聯系氧化鋁貨源事宜,臨走時給李東光留下一兜禮品,其中包括裝在信封中的銀行卡。之後,李東光沒有退還這三張銀行卡,其中2萬元及10萬元的銀行卡一直放在家中,未曾使用。

收了南山集團送來的“禮物”,李東光高度重視起這一業務。2006年5月,他指示公司主管副總經理,要求盡快從國外渠道進口氧化鋁,以最快速度給南山集團供貨。李東光特別提出,進口這批氧化鋁時,只要不賠錢就行。近一個月時間內,南山集團需要的氧化鋁從國外運回。中鋁國貿與南山集團下屬的鋁業企業簽訂合同,向其供應了5萬噸砂狀冶金一級品氧化鋁。這一供貨解了南山集團的燃眉之急。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從一些鋁業企業界人士處獲悉,2005年到2006年的這次氧化鋁供應緊張情況,成為該行業的一個小分水嶺。一些沒有渠道搞定氧化鋁貨源的中小鋁業企業因此虧損或倒閉;而一些有渠道拿到氧化鋁貨源的鋁業公司借此機會獲利頗豐,甚至變為業界大鱷。

800萬元別墅的虛假退房

除了南山集團,另一鋁業大鱷——雙牌鋁業法定代表人曾超懿也出現在向李東光行賄的名單中。曾超懿還曾向“貴州首虎”貴州省委原常委、遵義市委原書記廖少華行賄。

陜西省西安市檢察院指控,2006年上半年至2008年上半年,廖少華接受貴州省安順黃果樹鋁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曾佐橋、雙牌鋁業法定代表人曾超懿請托,為兩公司投資建設氫氧化鋁生產項目提供幫助。其間,廖少華先後4次在辦公室分別收受曾佐橋、曾超懿給予的人民幣100萬元。曾超懿是曾佐橋的侄子。

曾超懿與李東光大約在2004年相識,雙牌鋁業的主要業務是購買氧化鋁原料和銷售鋁錠,氧化鋁原料需要從中國鋁業及其下屬公司購買,同時將生產的鋁錠再銷售給中鋁國貿。李東光與曾超懿認識後,相處愉快,曾超懿也認為李東光一直很照顧雙牌鋁業。

在2005年下半年至2006年上半年,全國氧化鋁供應緊張期間,曾超懿也感受到了巨大的生產經營壓力。此時,他希望李東光這位“好友”能在采購氧化鋁方面幫上忙。

李東光表示,當時中國鋁業控制的氧化鋁確實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在近一年時間內,在李東光的安排下,中國鋁業與雙牌鋁業簽訂了三份氧化鋁供應合同,向雙牌鋁業供應了8.6萬噸氧化鋁。

中國鋁業氧化鋁處負責人證實,雖然雙牌鋁業是中國鋁業的長期客戶,但這三份合同全部是由李東光批準後簽訂的,屬於不太正常的現象。

曾超懿對於李東光的幫助心存感激,他最終將其變為實際行動。2009年夏天,李東光受曾超懿邀請前往海南。在此之前,曾超懿就向李東光提出,一起在海南買房。此次一起來到海南,李東光和曾超懿選中了三亞市清水灣的金色果嶺別墅區,李東光挑了一套300多平方米的別墅,“我現在手頭比較緊張,你先幫我墊一下房款,但這事不要跟別人說。”曾超懿心領神會。

金色果嶺別墅由雅居樂地產控股有限公司開發,位於三亞市陵水縣,距離海灘僅兩三公里,風景怡人。

買房期間,曾超懿還得知,辦理這個別墅區的高爾夫球會員卡可折抵房款,於是花費20.8萬元為李東光辦理了一張高爾夫球卡。這一別墅總計房款達794萬余元,全部由曾支付,房子最終登記在李東光妻子名下。

多名知情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透露,李東光每年秋冬季都會抽時間到這棟豪宅度假,高爾夫球活動更是保留項目。

2013年9月,自感可能被查的李東光突然找到曾超懿,表示要將這一豪宅退還給他,“現在風聲緊,我有可能被調查,房子退給你”。曾超懿雖然接受了這一提議,但他認為,李東光並不是真心要退還。隨後,曾超懿安排妻子李某寫了一份代持協議,協議內容為代持期間房屋所有權仍然屬於甲方(甲方處空白,未填寫姓名),李某應配合甲方辦理有關這一房產所涉及的各類事項。甲方認為條件成熟時,可以隨時要求恢複行使房屋的所有權。

2013年11月14日,在雙方辦理房屋過戶時,曾超懿將這份代持協議交給李東光,李東光簡單看了看就將協議收下。大約一周後,李東光即被調查。

除了上述受賄事實,李東光最大一筆受賄款金額達842.5萬元。這筆受賄款依然與氧化鋁購銷有關。

在氧化鋁進口主體資格受限制期間,中間商成為“沒有直接關系”的需求企業采購氧化鋁的主要渠道之一。

2002年,李東光結識了珠海鴻帆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顏鐵軍。當時顏鐵軍告訴李東光,他的公司作為代理,替四川廣元一家鋁業公司采購氧化鋁,希望在業務上能得到李東光的幫助。李東光給了顏鐵軍一些現貨合同。

依然是在2005年下半年開始的氧化鋁供應緊張期間,已經與李東光熟識的顏鐵軍再次找到李東光,提出應該抓住這次機會,想辦法替其采購,鴻帆公司就能多賺代理費,他可以分出一些利潤。經過商談,李東光與顏鐵軍將“好處費”的比例定為20%。

在李東光的安排下,中國鋁業、中鋁國貿和鴻帆公司、四川某鋁業企業簽訂了多筆采購合同。在合同執行前,中國鋁業還和鴻帆公司、上述四川鋁企專門簽訂三方協議,約定由鴻帆公司同時代理上述四川鋁企與中國鋁業結算貨款。僅在2005年到2007年的兩年時間內,鴻帆公司共從這一代理業務中獲得利潤4658.01萬元。

顏鐵軍自然沒有忘記對李東光的承諾。

司法文書顯示,從2006年7月開始,到2008年12月,顏鐵軍指示公司財務部門5次給李東光匯款,單筆最大金額250萬元,最少一次也有80萬元。顏鐵軍支付李東光的“好處費”總計842.5萬元。

在李東光和孫兆學先後被查、李東光案宣判,以及中國鋁業部分高管人事調整之後,中鋁也進行了內部改革,大規模淘汰劣質資產。2015年年報及2016年一季報顯示,中國鋁業終於擺脫了“虧損王”的帽子。今年一季度,實現盈利1900余萬元。

而中鋁是否能根除中紀委直指其存在的“吃里扒外”現象,不僅僅要在企業經營上做文章,更為重要的是,在其上層監管層面,需要繼續剔除特權與“一言堂”,在其公司內部盡快全面建立健全對審批權的監督管理機制。

中鋁 高管 如何 扒外 進口 壟斷權 壟斷 換了 高球 卡與 別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506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