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黃怒波再說冰島故事

2013-07-08  NCW
 
 

 

□ 本刊特派記者 李昕 發自巴黎6月下旬,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組織民企代表對比利時和法國進行訪問。代表團裡面有柳傳志、朱新禮、郭廣昌、馬蔚華、俞敏洪等企業家,也有吳建民等前外交官員,共40多人。6月25日的巴黎各大媒體,都有中國企業家的大幅報道。

北京中坤投資集團董事

長黃怒波一向能說。他在冰島買地建賓館也堪稱傳奇。2011 年起,他開始申請以800萬美元購買冰島300平方公里土地,被冰島政府拒絕。

《紐約時報》在今年3月一篇長文中,如此描述他要買的地塊: “早上11點,孱弱的陽光才剛剛照亮天空。雪季從9月開始,可能下到5月為止。 ”言及中國商人要在這裡建高爾夫球場的想法,在風雪里艱難站立的當地人笑著說, “在這裡打高爾夫很困難。 ”投資終究是投資,錢還是有人要的。產權所有者均已同意,舊冰島政府拒絕之後,六個冰島城市打算分塊購買這塊地,再集體出租給黃怒波的中坤集團。6月6日,黃怒波向冰島新政府的產業部再次遞交長期租地的要求。

6月25日,代表中國企業家俱樂部在巴黎資本峰會上發言時,黃怒波再說冰島故事。

“冰島故事,就是中國商人想‘走出去’的故事。你說,我買了地也不能搬出去,中國的海軍陸戰隊也不搬進來,為什麼不讓買?歐洲現在自身發展有問題,失業率高、產業陳舊。還不願開門! ”他說。

在全場的哄笑中,黃怒波繼續“控訴” : “中國知道冰島就三件事:火山爆發、國家破產和中國人買地。現在冰島中國遊客暴增,連賓館都訂不上,地價都漲了幾倍,還是不許我買。 ”

黃怒波是最受法國記者關

注的企業家之一。中國企業家代表團與法國總統見面後,路過記者群時,許多扛著攝像機的記者找黃怒波過去提問。

“他們就想拐著彎問中國

人來法國幹什麼,是不是要把法國買走?這市場經濟在法國,確實也需要再設計呀。 ”黃怒波說。話到最後,黃怒波嚴肅 起來: “三年前在美國抄底時買 了很多物業賺錢,五年後也會在巴黎、歐洲繼續找機會,發展旅遊和現代服務業。 ”


黃怒 怒波 再說 冰島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4919

黃怒波:電商把傳統行業打得一塌糊塗!

http://www.iheima.com/thread-10816-1-1.html

十年內,中坤下面所有的企業都會把盈利還給社會,做成一個社會型企業。這一輩子人也就無憾了。這樣又好玩,又能掙錢。而如果你天天想著就是能掙錢,你就永遠沒有文化,在紅海裡永遠有人跟你打。

從宏村到南疆,從美國到冰島,中坤投資集團董事長黃怒波用獨特的商業思維,打造了自己的世界級旅遊王國。作為中國新一代儒商代表,他玩登山、寫詩歌、做慈善,在不同的領域內都遊刃有餘。日前,黃怒波做客黑馬營,與學員們進行了一次深度交流,講述創業歷程,分享如何帶好團隊,如何才能借「勢」成功的經驗,也對中坤集團「為社會再多做一些」的核心理念進行了精彩詮釋。

構建能抗風險的產業模式最近網上出現了一條新聞,報導宏村裡面的一個旅遊度假村,說是因為環保沒有達標,政府下令停止營業。這個新聞題目挺嚇人的,但是仔細看就會發現,其實我還在營業。我先給大家講一講宏村的來龍去脈。1996 年,我剛創業時就做了宏村,為什麼做呢?因為我在中宣部工作的時候,第一批中央講師團成立我就參加了,那是 1985年,到講師團教了一年的大專。回到中宣部以後始終忘不了這個村子,太美了,但是也太破了。後來從中宣部辭職下海,出來幹什麼?什麼也不懂,像你們現在多幸福,有黑馬營,我們那時哪有這個概念,那時候「信息」這兩個字都覺得很新鮮。所以,出來不知道幹什麼。但是想決不會就在機關裡窩一輩子。當然,不是說在機關就不好,只是我這樣的人趕上了改革開放,就覺得還有另外一種活法,就不安分了。所以,我覺得你們這些創業的人都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敢於把自己生活的水攪渾,然後找出自己的一個出路來。

宏村也是這樣,我知道這個村子好,他們知道我做企業,就派我當年的一個朋友過來找我,說這個村子不錯,你就做旅遊吧。那時候所有人都反對,我也沒有多少錢,但最後我答應了。當時簽的合同是 17 萬元一年,簽完以後,人家說碰到北京傻子了,我們一年經營 4 萬元都拿不到,他拿 17 萬元給我們。但是,老天是公平的,你們記住這句話,你們不可能什麼都會失去,也不可能什麼都得到。這時我就遇到了好人,第一個好人是清華大學的一位教授,專門研究古村落的,他知道我簽了宏村以後,第一時間找我,說小夥子,一定要做保護規劃。什麼叫保護規劃呢?古村落進去以後,家家戶戶要量,房子多寬多長、什麼磚什麼瓦,要做記錄,以後要修。當時我也沒錢,政府也沒有錢,我就幫政府做,做了沒兩年聯合國的專家來了,這個專家是個日本人,很有意思,他在這裡就不走了,在湖邊抽煙。他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文化遺產專家,他出來是看各個國家的遺產是不是夠格,我的宏村沒有申請,國家沒有申報,但是這個專家偶爾走到這兒立刻呆住了,他說你應該申報遺產。

申報遺產是有規定的,第一個規定就是有沒有保護規劃。所以你看,雖然你覺得傻乎乎的,替政府拿了錢,但是起到了作用。當時的周莊就很有名了,它申報世界文化遺產了,但是沒有保護意識,沒有保護規劃。這個保護規劃半年是搞不出來的,這需要天天在屋子裡量。我們到聯合國一報就批准了,在世界人類文化遺產中唯一以古村落為主題的就是宏村,這個一拿回來就有影響了,第4 年我的門票收入就已經超過 400 萬元,從17 萬元到 400 萬元。然而,這個時候問題也出來了,老百姓全部眼紅了,說這個傢伙,怎麼錢讓他一下子賺走了,他們在牆上寫標語「北京人滾出去」。市委就找我,說不能這麼做,得改協議。那個時候的政府沒有什麼意識,現在的政府一般不會這麼做。我很爽快地就同意了,而且一步到位,把門票收入的 33% 給老百姓,大家一下子驚呆了。

這時候全體老百姓就對我特別尊敬,因為把錢還給他們了,沒有一個單位能做到這樣。但是誰也沒有料到,到去年,我已經把門票收入做到過億元,所以創業的時候一定要想想周邊的上下線,都要讓他們有錢掙才是安全的。如果我不給他們,他們千方百計會把我抓起來,把這個拿走。一直到現在,每換一任市長、市委書記,都要把中坤的協議調出來看一看,為什麼?都不甘心,因為宏村現在全國年收入排名第五,在安徽排第二。而且,它是一個世界文化遺產,怎麼能讓商人管世界文化遺產呢?國家文物局多少次要把中坤趕出去,但是遭到了老百姓和當地政府的反對,說黃怒波來之前我們連縣級保護單位都不是,直至拿到了世界文化遺產,才變成了國家級保護單位。

現在宏村的保護模式成了中坤的範本,後來我們建了一系列酒店,又重建唐代的一個廟,做了一個大型實景演出《宏村·阿菊》。我的大型演出今年是剛剛開演,想不到現在每天就賣到七八百張票,一張票 200 塊錢,全是靠散客。最關鍵的是這個節目就把酒店全部帶起來了,遊客來黃山必須來宏村,來宏村必須看《宏村·阿菊》,複合型的產業互補性特別強,帶動周邊都是滿的,帶動老百姓家庭旅館也是滿的,所有人都受益。所以,這個模式出來以後就解決了可持續發展、可持續旅遊的經濟模式。你們要是創業,我建議一定要考慮具備抗風險能力的產業模式。單一的門票經濟模式可能收入有個瓶頸,但是我的酒店上來了,同時我蓋了十幾萬平米的別墅沒有賣,為什麼?我在等遊客到一定的高度,我這文化產業區成熟的時候,我要賣到三四萬元一平米,現在只能賣兩萬。各位都是很優秀的創業者,我就把實際案例告訴你們,比老師講的理論有用。最後它構成的抗風險能力極強,如果有戰爭,所有的行業都完蛋,如果再來 SARS,所有的行業也完蛋,除此之外,它一定得火。回到開始的問題,網上說我沒有通過環評,確實沒通過,為什麼?我這個項目已經蓋得差不多了,已經在經營了。2009 年來了一場大旱,政府也沒通知我,把我這個水庫改成水源地了,縣裡的環保極其嚴格,我的項目已經要驗收了,這兩天就出問題了。但環保部門天天下令說你必須停止演出。可以,那誰來賠我?做企業創業的時候,過程艱難這些就不說了,恩恩怨怨的,但是你看到勝利成果的時候,你還要看到想都想不到的風險。


電商把傳統行業打得一塌糊塗

現在我們手裡大概有 150 多個景區,世界文化遺產、國家級保護景區、5A 景區,古村落大概 150 多處,遍佈中國。葡萄酒莊園兩個,一個是在北京,2400 畝地。這個地在延慶,當時征的時候,是龍輝葡萄酒的一個文化帶,當時他們跟我說這個地方適合做文化帶,我就做了。現在看來又賺了,因為土地可以流轉了。中國的古村落太多了,但是很多人沒有認識到它的價值,我們城市化才 50%,到 70%、80% 的時候,很多城市都要消滅掉周邊的村。古村落原來你看有多遠,現在環城道打通,從我們這兒到那邊半個小時就能到。這個行業不是傳統行業,已經變成了新興的朝陽行業。

下一步怎麼做呢?我在企業傢俱樂部年會上跟廣西官員談對廣西旅遊經濟的看法,他們挺吃驚的,我怎麼談呢?現在的旅遊景區大部分是中小企業和個人在投,投幾十萬、幾百萬元,上也上不去,退也退不出來,營銷沒有能力,勉強生存。下一步我建議就是規模化,標準化,還有託管化和加盟化。下一步我可能在廣西選 100 至 200 家景區,你加盟我,託管給我,後面的投資我按統一的標準繼續投。或者你賣給我,或者我在你的指導下繼續投,但是整個經營、管理、營銷在我一個體系,全球營銷。我今年開始發展會員村,你有一張卡,在全中國的任何景區都可以有折扣,實現互聯網化。這個跟如家不一樣,如家有別的在那兒學,連鎖酒店拚命壯大。景區只有一個,你去了西藏還得去新疆,因為不一樣,你去了黃山還要去廬山,它具有不可替代性。景區沒有重複,尤其是你要劃地域的時候。今年整個經濟發展降速,但是我的景區收入以 30% 的遞增速度在增長,現在根本不宣傳,為什麼?人來得太多了,當跨過一個瓶頸時,你就不用天天營銷了。

以後旅行社不會再有了,為什麼?中間商不會再有了,傳統的商業就是這樣被顛覆的,電商直接把貨送到你家裡,網上直接成交了。同樣,你以後也直接去我的景區了,根本不需要旅行社。你到我的酒店入住,參加我的詩歌演講朗誦班、我的戶外徒步,都由中坤負責。為什麼? 1000 平方公里裡面所有的服務都是中坤的,交給我太順理成章了。交給我以後,我連續不斷做活動,比如我可能會推出服裝,中坤的品牌,全世界採購定製。所以,產業的模式最後會帶動發現無限的商機。全世界都知道宏村,我要用它的影響力來進行營銷。我要把所有的景區最後做成有序的產品,以後當然互聯網都解決掉了,網上虛擬旅遊、網上交易,你在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到宏村是什麼樣的。從古村落最後走到21 世紀新興產業上,這當中產生了多少商機?我有這麼多古村落,我憑什麼不做畫冊和網站呢?從藝術家的角度拍,我一年賣掉1 萬本畫冊也是大錢,就是放在我的景區網站上,我的網站點擊量很高,也是沒有問題的。所以,旅遊的產業大家可以看裡面帶來無限的生長機會。對我這樣的老土來說,我現在都不會上網、也不會發短信,但是我知道互聯網的厲害,為什麼?因為我的北京大鐘寺(中坤廣場)就是被互聯網打敗的,40多萬平米從招商建起來就是慘淡經營,商家進了 95%,但就是交不起租金,為什麼?他賣不出衣服,顧客都是到店裡一拍照就走了,回家網購。

在當時建大鐘寺(中坤廣場)的時候就考慮到這個風險,因為我在美國已經看到傳統的商超紛紛完蛋,像拉斯維加斯,金融危機後第一個出問題的就是度假,第二商場。所以現在下決心改寫字樓,商場改大型寫字樓極簡單。政府也高興,為什麼高興呢?北京海淀現在沒有寫字樓資源了,企業就進不來,企業進不來稅收就進不來,你看這又找著了跟地方經濟成長的複合增長點,因為它就在三環。

但是你想一想,現在三四線城市拚命還在蓋商務樓,這不是找死嗎?電商一定會把傳統行業消滅得一塌糊塗。所以,各位如果說還在傳統行業裡,一定要小心一點電商,這個東西是不可抵擋的。你在創業的時候,或者你在做傳統行業的時候,一定要聽聽我今天的話,我所有講的都是我正在發生的及正在改變的。

把大鐘寺(中坤廣場)改造成寫字樓以後,我再引進戰略合作夥伴低成本的資金,把高成本的資金剔掉以後,我的房租又上來了,10 塊錢,它就把我現有的債和利息都覆蓋住了。中坤負債率已經到 10% 了,我的旅遊地產現在有多大規模呢? 100 多個景區、一百多個古村落不說,我 200 多萬平方米的設施都建完了,我需要錢的時候把景區盤活,這個才叫百年企業,為什麼?我的員工不用再愁破產了,高科技競爭太激烈了,現在很多傳統互聯網已經成老古董了,你永遠在紅海裡競爭,你睡不著覺,包括阿里巴巴、包括百度,還不知道你們哪一個黑馬蹦出來把他們幹掉了,你們下一屆的同學可能又把你們幹掉了,這就是行業的進步。但是我的古村落誰能把我幹掉?宏村永遠都在,這個才是百年企業。所以,這個行業就讓我的員工後半生高枕無憂。我現在在每個地塊都把一個舊宅給了我的高管。

團隊強大,企業方能不敗創業沒有團隊不行。我跟你們不一樣,我不是科班出身,我創業的時候根本不知道什麼叫企業。現在的團隊都是我帶出來的,跟我一樣都是從機關、學校出來的,沒有一個是經商的。到現在我還開玩笑,大家都不像商人,但是就這個團隊一直跟了過來。中坤到現在基本沒有空降兵,很多孩子都是十幾歲進來,現在都當爸爸媽媽了。

當初還有一些一起從中宣部出來的人「叛變」了,沒錢的時候好辦,一掙到錢就出問題了,我找到檢察院、公安局,告訴他們,是想滾蛋還是被抓起來,他們也反過來對我說,是我們告你行賄,還是把股份給我們。最後有一天喝醉了,越想越想不通,就到辦公樓裡去,基本上都是他們的人,會計、司機全都「叛變」,我連夜調了一批保安來,一夜之間把整個辦公室封鎖,把他們的電腦全部打開,才發現他們做了多少事情,一下子所有的證據都在這兒,真是你死我活,最後他們全部滾蛋,把股份退出來。當然,每個企業都會有這樣的裂變,你們也會。所以,要有精神準備,裂變不是個壞事情,中國的企業野蠻生長就是這麼過來的。所有的合夥人到最後都會發生裂變,要有心理準備,就是個利益問題,要主動裂變,把規則講好,怎麼玩,或者坐下來說我們各走各的,還能做朋友,千萬不要打,一打就是你死我活。現在中坤的股份基本都是我的,但是工資極高,而且高管別墅我都給,為什麼?這是不動產,上市主要為瞭解決他們,我說你們拿到這些股份以後,不願意玩了可以退出。所以,最終要把這些問題全部解決掉,最關鍵的是讓團隊信任你,他跟著你,你不會忽悠他,你不會最後把錢卷跑了。此外,你還要把一線的權力讓給他,很多老闆都會本能地說我是老闆,什麼都得我做,只有我做了我才放心。而且老是貶低部下,說你怎麼這麼笨,你看我。當你有權力的時候,你會發現絕對的權力就有絕對的腐敗,你有絕對的權力時,你就會絕對忽視別人。但是,團隊到了一定程度,高管的年薪三五百萬元的時候,他對年薪就沒有需求了,他要的是尊嚴、存在感。所以,我的辦法是我去登山,你們幹活。願意不願意幹?這個事好玩嗎?好玩,想幹嗎?干,幹錯了沒關係,咱們中坤這麼多年來是有底蘊的,翻不了車。再幹,就給每個人成長機會,每個人都有存在感、尊嚴感。還有就是企業的榮譽感。好多員工一進中坤,下班回家不摘牌子,在地鐵裡也戴著,我說你為什麼還戴著?他說我驕傲,因為我是中坤的。當企業做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一定要讓員工有團隊的榮譽感,所有的這些加起來,你的企業才有可能不敗。

登山教會我從容放達

登山回來以後,我的精神也影響著企業所有人,我說有什麼可怕的呢?死都死多少回了,你企業做敗了還可以再做,但是在山上,一個失誤就有可能再也回不來了。2010 年登山的時候遇到了雪崩,我站在那兒腦子一片空白,十幾分鐘後,雪慢慢落了,我發現我還在,嚮導還在。所以,經歷了這麼多以後,把這個堅強的東西傳達給他們,沒有什麼關係,即便是破產了又怎麼樣,不要拖累銀行、不要拖累債權人和員工就行。你要用一種遊戲的心態,然後還要做資產,把很多錢還給社會。最後,員工就感覺到了跟著你做,人生就有意義。

我的戰略夢想是在十年內把整個北歐的板塊完成,見效益。我希望五年內把北歐的板塊形成,美國的板塊不錯,中國的做好,這樣的話,我們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度假公司。那時候我希望成為全球受尊敬的度假品牌,這是我企業的戰略夢想,我認為這十年我能做到。
再一個,十年內把我的企業變成一個社會型企業,為什麼叫社會型企業?比如說最近我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他們找我,希望帶頭做一個案例,說你們中國人跑到非洲去挖金子、挖礦、買石油,但就是不管理,你能不能做點什麼?我說這是國家的事,關我什麼事呢?遺產辦的領導說在非洲選一個世界文化遺產點,你把它保護起來,做一個示範,給中國人正名。我想這儘管是國家的事,但是國家不管,咱們民企也要做,我打算成立一個公司,幫助把它利用起來,把遊客帶過來。在非洲做一個示範,告訴世界,原來世界文化遺產可以這麼利用這麼保護。同時,在中國的幾個景區,每個景區的門票收益拿出一定比例定向捐到這個項目上。所以我說十年內,中坤下面所有的企業都會把盈利還給社會,做成一個社會型企業。這一輩子人也就無憾了。

最後,我現在在做「21 世紀人類臉譜行動」,在全世界看看世界文化遺產,全世界 160 個國家和地區有 758 處世界文化遺產,每一處遺產象徵著什麼?訪問不同的人,瞭解它的過去、看看當下、看看未來。這個行動對我是一個財富,對我的部下和我的品牌是極大的促進。當然,我後面也有團隊支撐我。一到法國,我就查法國大革命,錄音錄像;北京電影學院每次派學生跟著我,這孩子從來沒有出過國,我負責帶著他,訪問幾萬人,寫了 1000 萬字的日記,是不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同時,會給我在全球推廣我的度假帶來無上的榮譽,人們可能不知道黃怒波是誰,但一說就是走完全世界看世界臉譜的那個人。這樣又好玩,又能掙錢。而如果你天天想著就是能掙錢,你就永遠沒有文化,在紅海裡永遠有人跟你打。我現在不怕別人跟我打,為什麼?我已經有品牌了,有管理經驗了,所有人一定會說給黃怒波。假如我託管 1000家景區的時候,大家可以想像一下,1000 家一個月收入怎麼也得過 10 億元,而且一做就是 50 年,哪有這麼大的產業呢?下一步我打算把鄉村旅店做成度假賓館,1 萬元也可以加盟,10 萬元也可以加盟,你可以用自己的產品,分紅給你,這個就可以無限長大。把這個解決了,我就放心了,因為這裡面有成長的故事可講。

所以,講了這麼多,也就是一個土豪的想法,原來我說過我是二流的企業家、三流的詩人,我說我做不了一流企業家。如果我看不上一個人,這個地方我就不做,再怎麼樣也免談,我也不懂互聯網、不懂金融。我覺得最有意思的就是我做的這些景區,做的每一個能養一兩百人以上,我把我的所有夢想實現了。否則的話,你永遠是一個商人,你做不了企業家。

作者:張慕梁
黃怒 怒波 電商 傳統 行業 打得 得一 一塌 糊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1917

黃怒波:跟風投做是吃毒藥

1 : GS(14)@2011-03-27 17:14:23

http://www.iceo.com.cn/renwu/35/2011/0327/213315.shtml


【中國企業家網】(記者 李聰)中坤集團董事長黃怒波從十年仕途到一朝下海,從掘金地產到度假王國,他堅持特立獨行,始終追尋內心的自由。面對投資風潮,黃怒波說,資金鏈有問題時,不要跟風投做,那是吃毒藥,叫飲鴆解渴。
與很多經歷磨難終成大業的人一樣,黃怒波也曾飽受艱辛挫敗。在他兩歲時,父親被打為「右派分子」而自殺,13歲時,母親因煤氣中毒而去世。16歲的
時候,他面對黃河將原名「黃玉平」改為「黃怒波」1977年,21歲的黃怒波從插隊的寧夏農村考入北大中文系,29歲就成為中宣部幹部局處長。
在仕途起步之時,黃怒波卻又大膽下海。為了積累第一桶金,黃怒波倒賣過複印機、玩具娃娃,後來依靠做房地產收穫了「第一桶金」。有了第一桶金墊底,黃怒波開始了旅遊地產的試驗,第一步他投資了400萬元開發安徽黟縣宏村旅遊。
而如今,中坤投身商業地產和旅遊地產,打下了自己的天地。但他對暴富沒有期待,對上市沒有興趣,對風投也敬而遠之。黃怒波的經營之道是什麼?
近日,黃怒波在接受新浪《財經面對面》採訪時,闡明了自己的經營理念,並對當下房地產形勢做了自己的判斷。

以下為訪談精要:

談政府關係:與老百姓的關係更重要

主持人:中坤做旅遊地產,除了您個人的眼光和成功的模式之外,是不是跟地方政府的關係非常重要?
黃怒波:當然重要,對我來說,我認為最重要不是跟地方政府的關係,我們這麼多年是跟老百姓的關係,比如說宏村,最早簽的門票,他們說一年給我17
萬,我們先交一筆保底數,然後你每年遞增5%,我一看也行,其實他們現在告訴我,他們當年才7萬塊錢的門票收入,他們特搞笑,北京來這麼一個傻子,要17
萬就給17萬。但我們做到第三年、第四年,已經到了400萬門票,老百姓眼睛就紅了,政府眼睛也紅了。
主持人:你當初給的太少了。
黃怒波:說你這個不行啊,掙這麼多給我們這麼點,就開始矛盾了。我說可以修改,按說不應該修改協議,當初你不知道我的風險,我可能什麼錢都沒了呢?
你掙著錢了。但是你反過來想,你讓老百姓掙不著大錢你掙大錢,你也別想好好掙錢。再一個,人家祖祖輩輩的產業,我們就有點文化,有點外來的眼光,還是拿人
家的資源,一度讓到40%給政府。你想不到40%的門票給政府和老百姓,大家都想不到,但是我心想我給你讓你10%幾,你明年還不是跟我打嗎,我一下子讓
到底線,讓到別人在那兒接了,別的企業來也不過如此,他們也很感動,從此就風平浪靜。就是說你要把你以後的利益一定要跟村民結合起來你才安全,跟政府不
行。
很多人會跟政府搞地,靠政府強勢壓,第一,這個東西不是中坤的本意,我們不就成了奸商了嗎?依靠政府。第二,他們不懂,你強壓沒解決問題,你沒跟村
民的關係沒解決掉,所以你做一個項目旅遊地產,我對海南講過,一定不能忘了原重點,你全把海外的大投資商進來,大酒店起來了,原住民在你們村那麼窮,只能
給你揀垃圾,當警衛,這個社會能穩定嗎?所以一定要考慮到旅遊地產,考慮跟當地老百姓共同受益。

談轉型:要忍耐不要暴利

主持人:我們想先從2008年中坤的轉型開始,那時候可能正是住宅地產如火如荼的時候,但是中坤卻宣佈轉型,要做商業和旅遊地產,為什麼會放棄住宅這塊?
黃怒波:在那個時候中國的房地產是非常熱門的一個行業,做什麼都行,都能賺,主要是你來建設。所以那時候我說做電視機、做飼料的,幹什麼的人都來做房地產,那時候我就想會有問題,不好玩兒了。
2005年,那時候就覺得會有問題。一個市場如果每個人都去做,說明這個市場太容易了,說明他的競爭門檻比較低,反過來這個市場一定會有問題,那時
候就想不能這麼做。我當時想了一條做持有,持有是考慮到中國城市土地的稀缺性,它會根據中國經濟的發展,時間的增長是成正向增長的資源,那時候我們就開始
從北京市場突圍,從住宅市場突圍,轉型做商業持有,做旅遊地產。
主持人:這兩個利潤哪個高?
黃怒波:短期來看,現今來說是住宅市場比較快,但是不要忘了,中國經濟是處於一個快速增長期,土地是越來越少,越來越珍貴,所以它的價值會越來越高
的,所以從長期來看物業持有是抗風險最好辦法,增值時間最長,最多的一個辦法,這是一個短期和長期來看。再一個,城市消費水平越提高,人們對精神消費的需
求,就是度假的需求越高,這個要看未來的十年,所以我們想在這兒持有做旅遊地產。
做度假地產,旅遊地產我自己最近算了一個帳嚇一跳,我們現在同時在建的項目大概有20個,規模將近130萬到140平米的在建規模。一個五星級酒店
按照5萬平米去算,我們將近有30個五星級飯店,而且現在都是在建,今年已經有開業的了,明年陸續在完成,我算了五年內,中坤勢必在中國度假產業,或者旅
遊地產是龍頭企業。所以最近說,看來我們當初從住宅市場退出來,到商業持有,到旅遊地產持有這是正確的。
主持人:中國有一句俗話「成王敗寇」,現在黃怒波是挺過來的,有沒有想過當時如果挺不過來,資金鏈斷了怎麼辦?
黃怒波:為什麼能挺?因為他是商業地產和旅遊地產都是持有的,可快,可慢。慢一點,無非政府罵你,老百姓罵你,但是不能怎麼樣。住宅市場是不行的,
一旦你開工預售了,你要是不如期完工那是災難性的後果,所以選擇物業持有,抗風險的能力它是另外一種體現。真正做企業的人就明白了,我不能只靠暴利,我需
要一個長期的忍耐,長期的企業運營的過程,這就叫挺。主持人:中坤是不是在融资上有别人没有独到的办法,可以度过持有资金链的紧张?

黄怒波:我觉得还是融资上没有投机取巧,第一,不要跟风投做,那是吃毒药,我叫饮鸩解渴。第二,还是要让人相信你在做项目,你真的把钱投在项目上,不要把钱挪做他用,那个资金链就真的出问题了。第三,你要有与各方协调的能力,比如跟施工单位协调,跟政府协调,跟银行也要协调,这个能力非常非常重要。最关键的,各方信任你,他觉得这个家伙不是骗子,不会明天把钱卷跑了。咱们过去不断出现把钱卷跑了,这个非常非常重要,让人信任的办法。第一,把真实情况如实告诉人家。第二,老老实实把钱都投在你的项目上,这是很难做到的,大部分开发商是很难做到这一条的。

主持人:再说说中国旅游市场,旅游地产的潜力你觉得未来有多大?

黄怒波:非常大,现在很多大企业都开始宣布进入到旅游地产市场,比如说万达在做,做的很大。

主持人:说说中坤上市的计划,我们看到各方面的报道也都不一样,刚开始说要上市,后来又延期了,你心里的规划到底是怎么样的?

黄怒波:最早上市也是好多人忽悠我,我其实对这个不太懂。但是后来发现不对,我既然做长期持有型的企业,第一,上市指标很难达到,他要求每年的增长。但我一开始达不到它。第二,我既然要达到那个增长率的时候,我干嘛上市?它度过危险期,像大钟寺现在干嘛上市?它年年租金会涨的,这就是说我不需要资金。开个玩笑,一个好企业,优秀的企业他不需要上市募集资金。



谈房地产调控:可能面临灾难



主持人:到目前为止您觉得地产调控的效果到底怎么样?

黄怒波:起码把房价控制住了,上升过快趋势稳住了。就是最后土地供应问题制度没有解决掉。那么这些东西没有解决之前,房价会处于僵持阶段,一方面你不掉下来,这次政府调控决心力度很大,一定不能小看,房价想大量的下降不太可能,稳步的上升是有可能的,但不是一个暴涨,这是有可能的。

主持人:就是土地的供给供求关系能不能解决,我们可不可以说总结一下您的结论,当这个问题没有彻底解决的时候,房价总有按不住反弹的哪一天。

黄怒波:是这样,如果真正问题没有解决,到了后年因为某种政治因素,又把调控措施都取消掉了,那是灾难。

主持人:什么样的灾难?

黄怒波:房地产市场疯狂的报复性反弹,原来叫报复性,我还叫疯狂报复性反弹,上涨的你可能不可想象。

主持人:那种情况出现概率有多大?

黄怒波:80%。因为有一个前提,它不解决土地供应的问题就什么都甭谈。

主持人:在根上来讲房地产问题是土地制度改变的问题,您觉得这个问题有可能会改变吗?什么时候会改变?

黄怒波:某种意义上都是在探讨,对农村宅基地开放的问题,对小产权问题都在探讨。我认为最可能突破是这个方面突破,你看到没有很多城市开始变相开始取消农村宅基地,强迫农民上楼进城,这个有一个大问题,农村的土地还是政府又拿到手里。

主持人:可以什么时候政府不过那一道手续?

黄怒波:它应该比如说有一天走到农村的土地可以自由入市,不经过政府。十年以内这个会有试点。
黃怒 怒波 跟風 投做 做是 是吃 毒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361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