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繼i-Bank之後──好天唔收落雨柴(2008/11/11) 脫苦海

From

http://hk.myblog.yahoo.com/tokuhon_blog/article?mid=4317

以前寫過一篇消耗性行業,說明一些工作根本就無預人做成世,所以就會出比一般人多得多的薪酬。所謂「花無百日紅,人無千人好」,有機會搵Hyper Income,就要預左無得幾耐搵,呢位先生由1986搵到而家,算係咁。佢唔係積左咁多年,都唔可以咁。香港地大把人一個月搵十萬駛十一萬。

近年娛樂圈經常見到有人復出,最近電視機連吳君麗都見到,早上睇阿麻粵語長片見到佢,晚上食飯又見到,歲月在人身上的作用好驚人,可是點解要咁,似乎單單一句「技癢」不能令人滿意。起碼沒有人認為關淑儀唱歌係因為咁。

「朝九晚五,唔駛用腦」並不是可恥的工作,三更貧五富亦不屬光榮。個人選擇而矣。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1110&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1827552

這一浪不敢奢望翻身
金融老兵逃亡異鄉



【海嘯求存】故事見報的時候,主角已經被這場海嘯捲到老遠的北美洲了。87股災、 98金融風暴、03沙士瘟疫,經紀佬鄧立仁都安然度過,再來一股巨浪,金融戰場上廿多年的老兵,還是要棄械投降。這名經紀在金融海嘯下失業,前路跟股市一 樣,失去方向,最終選擇移民。逃亡,是為了求生。 記者:蔡元貴

鄧立仁1986年入行,當了廿年股票及外經紀,身經百戰。87股災、98金融風 暴、01科網泡沫爆破、03年沙士疫潮,統統撐得住:「98年我逃過一劫,個天好睇我。01年科網股爆破,因為銀行減息,對外市場影響不大,我又冇事。 03年沙士,我冇份工,於是同個仔過加拿大,但係好快就返番。」經紀鄧持有加拿大國籍,妻兒都在加國。

走唔出一個「貪」字

沙士疫潮過後的數年間,經濟逐漸復蘇,股海海風平浪靜,沒有人再理會暴風雨何時再來。經紀鄧說:「個市未跌之前,冇人諗到會有今日,一時又話奧運年,一時又話資金自由行、直通車,阿爺會睇住香港,個市唔會衰。」

處身金融海嘯的苦海深處,鄧立仁早就感受到風暴的山雨欲來。踏入今年初,幫襯銀行購買投資工具的客戶已明顯不及去年:「雷曼未爆,我班行家已經聞到味,整個銀行業sales都搵唔夠數,sales個個要石仔搵客,雷曼單不過係加速死亡。」

經紀鄧認同,海嘯前的投資市場,健康狀況已令人憂慮。近年投資產品越來越多,例如 雷曼兄弟迷你債券,又如衍生工具accumulator。他說,accumulator近年開始流行,去年炒風甚盛,因為很多人從中賺大錢。這種投資工具 本來是對產品,事實上卻是用作對的少,投機的多。直至今年大跌市,投資者才如夢初醒。

「產品本身冇錯,錯就錯在人貪勝不知輸,以為賺梗。所有投資失利故事都係一樣,萬變不離其宗,走唔出一個『貪』字。」經紀鄧說。

工作緊張常咬出血

9月中,大災難爆發了,經紀鄧不久即被辭退。他試圖再找工作,發覺巨浪下如何掙扎,結果都是徒然。有點沮喪有點化,經紀鄧決定離家出走,離開香港;好聽一點,是與加拿大的家人團聚。

被金融海嘯到遙遠的彼岸,鄧立仁不敢奢望可以翻身:「過去幾次大鑊,都翻到身。但係今次牽連太大,所有問題一環扣一環咁整個經濟,都唔知幾時先可以復蘇。就算一年之後復蘇,人已經唔記得你。」至於他的戰友,「有知難而退,自己起身,轉行求生;有就等緊日……被人炒日。」

CNN曾報道,美國不少老牌投資顧問丟了飯碗,一些甚至轉行由低做起。經紀鄧的反 應是豪氣加晦氣:「轉行做低技術勞工?我都有諗過,到加拿大之後,最理想工作會係乜?我覺得最好就係朝九晚五,唔使用腦,人工好低都冇所謂。不過老婆鬧 我,話就算係都唔好俾個仔知,費事到個仔冇晒上進心。」

一點安慰,是終於可以每天跟太太兒子吃早餐看電視,可以放下廿年來繃緊的肌肉:「買賣外匯生活好忙,個市氣氛會令人好緊張。我自從做經紀之後,成日咬,覺咬到條出血,呢個月冇做,先至咬少。」記者沒有問,如果可以選擇,經紀鄧,你寧願繼續咬還是拿單程機票告退?
i-Bank 之後 好天 唔收 收落 落雨 雨柴 2008 11 苦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65

明天一家會好天 李偉才

1 : GS(14)@2016-03-16 15:44:12

2016-03-09 EW
這個初春,香港人感受到二百年一遇的深寒,市民爭相登上大帽山觀冰,但前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李偉才眼中,這不是值得興奮的事,反而感到無比心寒,發表一篇《全球暖化下的深寒》,闡釋超級寒流是全球暖化的警號。李偉才是香港第一代天氣先生,與林超英、梁榮武合稱「天文台三子」,近年致力喚起港人關注溫室效應。大半生醉心研究變幻莫測的氣候,他的人生同樣陰晴難定,五年前遇喪女之痛,他的小宇宙更泛起極端天氣,時而深寒,時而熾熱。

做研究的人只信科學不信鬼神,他亦如是,所以宗教對他毫無心靈慰藉作用,甚麼女兒死後得永生、往天國……通通不入耳,眼前只有絕望真相,惟有藉寫信給亡女抒發鬱結,逐分逐寸撫平傷痕,他苦笑說:「人沒有不生存的權利,如果選擇活下去,就要好好活下去。」天要下雨,人力改變不了現實,惟有改變心態迎接明天。

訪問當日,李偉才正忙於執拾行李,準備與太太展開一個月的拉丁美洲之旅。訪問在他的「玩具房」進行,四道牆填滿數千張藍光影碟、唱片、文史哲科幻書籍,牆角置了兩台大喇叭,這兒是他的天文發燒友小天地,也是科幻學會聚會的地方。

從室內擺設及收藏可知李偉才在學術,以至業餘興趣涉獵甚廣,碧瑤灣寓所飯廳牆壁懸掛了李偉才仰慕的名人藝術畫像:甘地、愛因斯坦、曼德拉、約翰連濃、昂山素姬、冼樸。

在芸芸電影碟之中,這位天文氣象專家看得最多的不是《星戰》或紀錄片,而是講述反專制暴政的 V for Vendetta︵V煞電影︶。看了十多次,對白瑯瑯上口,最有共鳴的是:「人民不應害怕政府,政府才應該害怕人民」、「藝術家用謊言來揭示真相,而政治家則以事實來掩鄙言」、「在這個面具之下的不單是血肉之軀,而是一個意念,而意念是刀槍不入的」。

專制暴政以溫水煮蛙,蛙死而不自知,現代社會過度膨脹的消費主義,亦猶如溫水煮蛙,放任人類的貪婪慾念,觸發生態危機。李偉才去年成立「350香港」關注全球暖化,帶頭籌劃香港的「全球氣候大遊行」,向巴黎峰會各國領袖施壓,左中右都有代表支持,遊行人數六百多人,他坦言失望:「我希望有上千人,在香港,叫人因氣候出來行係難啲。」

反洗腦

前年在大學教通識課程,講世界深層矛盾根源,第一堂就講David Graeber 《債的歷史》,李偉才對着幾十個學生,劈頭第一句說:「金融就是債!」嚇得主修金融的學生雞飛狗走,「主流經濟學將佢地洗腦,我就反洗腦。金融在他們心目中係glamourous,我嘗試解釋,但第二堂已經唔嚟。」

要在「我消費故我在」 的香港,推動低碳生活、減消費加奢侈品稅,難免困難重重。試問誰有能力說服天天去街市買餸的師奶「向膠袋說不」? 在拜金者面前說「搵錢目的在還債」?

殘酷真相

李偉才小時候已沉迷科學,兒時家住灣仔,當年沒有高樓大廈和光污染,市區夜空澄明,看到滿天星宿。年少時曾因星圖方向,寫信給天文台查詢,後來收到詳細的回信,才知道天文台管的是大氣以內的事。

「細個成日要爹哋媽咪講故仔,科學結合聽故仔,就係科幻。」中三讀克拉克《童年的終結》,講述外星人來地球協助人類進化,外星人壽命長,看着人類一代代衰老死去,十分無奈;最後,外星人完成任務,返回外太空,讀到這裡,十多歲的他不自控地流淚。

李偉才血液裏天生充滿感性與理性的基因,感性的他愛聽科幻故事,但理性的他卻堅信科學,「信UFO本身字面上有矛盾……外星人存在的可能性係大過無,但以現時證據,不能有任何結論,滿足唔到科學論證的要求。」

從事天文氣象,他相信數據、邏輯,理性先決,但抹煞妄想空間,眼前只有殘酷真相,有時是極致痛苦。二○一一年,李偉才的愛女李天蔚考入中文大學物理系,未料開學前參加完迎新營後,從家中露台躍下身亡,原因至今仍然是個謎。

李偉才眼中,人死後不會輪迴,也沒有天國,平行時空沒有科學根據。身邊很多朋友出於善意,遊說他信教及聽道,他免為其難聽了兩次, 完全聽不入耳,「話我傲慢都好,佢講的都超越唔到我Form 4的水平,當年已經思考過反駁過晒啦!」

一字一淚

一次他去會展聽林以諾講道,「嘩,捱得幾辛苦呀,完全係為身邊的朋友,同老婆捱住去。仲有占美(森美)與小儀,又係完全唔過電。佢地就覺得正到不得了,其實係大腦構造唔同!」

眼濕濕的他,突然激動起來,「講真阿女走時唔係教徒,按照教義佢一定落了地獄。 如果我信咗,上咗天堂,咪以後見唔到阿女?根本完全非理性。」

在好友力勸下,李偉才開始寫信給天蔚,或許這是理性的人在有限的選擇中,他所接受而有效的療癒方式。他一字一淚寫信,哭完輪到太太哭,兩人輪流哭輪流安慰。他在給女兒的信中寫過:「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再不懂得為妳哭。」

這些年,他慶幸自己還懂哭,起碼證明他仍未被殘酷現實麻木了情感,「有時有啲嘢,幾難面對都要面對,你實在只有兩個選擇,一係跟埋佢走,一係活下去。第一個選擇係無意義,如果選擇活下去,就要好好活下去。理性話我知,我要活下去,但感情做唔做得到,就好難講。」他聲線愈壓愈低沉。自小活在理性與感性之間,李偉才認為無抵觸,「人為萬物之靈,正正因為有高等的思維和高等的感情。」女兒的離世,對人生觀有無影響?「我就唔覺。」憶起天蔚,他聲線再次顫抖說,「如果爹哋因為你的離世,徹底改變自己原本的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你會睇唔起爹哋。我呢種感覺好強。如果改變,證明之前好渣、無基礎。」

問題人生

愛因斯坦說過,從過去中學習,活在當下,對將來抱有希望,重要的是,不要停止發問。寫過科幻,寫過世界深層次矛盾,寫過全球暖化題材,建基於數據,李偉才的世界觀是偏向悲觀的。「我相信未到二○五○年,人類文明會崩潰,人類唔會滅絕,但會大倒退,返回野蠻時代。但我鼓勵人生仔,如果唔生,即係未打先輸。」

十年前,他會對身邊的朋友說「及時行樂」,近年,他改了口風「死馬當活馬醫」,他解釋:「君子正冠而死。」死,要死得有尊嚴。科學的極致是哲學,對李偉才來說,人生的意義是追尋快樂,幫助其他人得到快樂。人生就是分享,分享知識的喜悅,與身邊的人分享一個日落。他臉露孩子氣說:「Well, it's fun! 人的職責除了生存,就是問問題,找出一切我們不知道的答案。」

天性好奇的他,與太太結伴到拉丁南洲,全程不帶電腦,不查電郵;旅遊之餘,順道了解當地社會狀況,展開浪漫的田野考察之旅。

我個口太大

與李偉才談天是愉快的事,說話爽直,又喜歡談電影。不過心直口快不留餘地,很容易得罪人。原本與地球之友一起搞氣候遊行,因一句口號發生拗撬,最後不歡而散,事情還上了報,「我本性好大缺陷,個口太大!」

火頭蔓延至文化界,為香港書獎前後擔任過四次評審,最近一次討論彭志銘的《香港粵語頂硬上》應否入選。「出席的評審傾向剔走,覺得不太學術,論述沒系統,太通俗,所以價值唔高。」他憶述起來雙眼發光,「嘩,我在席上撐,舌戰群儒,我話我哋係揀香港書獎,唔係諾貝爾獎,我哋揀書要反映香港的文化面貌、讀者關注的書,卒之入圍。」

做過太空館助理館長、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以他的學歷、知識、才幹和視野,能力不止擔任副手。記者問:「咁直,不怕得罪人?」李偉才意會到記者的意思:「一定係啦,事業上都唔係咁順利。我又唔介意,有乜所謂高峰?身邊同事有做過台長,有做過副台長,就算我當年唔走,做得好,都係天文台台長退休啫。即係林超英,而家我同林超英講嘅嘢,無分別喎。講真,人對你的尊重,都係睇你的實力啫!」
明天 一家 好天 李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819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