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環在線:阮大法官撈多瓣做美亞獨董



2010-6-15  AD





 

繼上年俾中聯能 源(346)禮聘做高級顧問之後,港人熟識嘅退休大法官阮雲道(圖),噚日再獲美亞控股(1116)委任做獨立非執行董事兼審核委員會成員,一年可以收 15萬董事袍金,咁阿阮官要做啲乜?美亞話委任佢做獨董,「將為本公司經營和管理事務帶來積極作用」。

講完等如無講,睇得出,呢句嘢真係好 艱辛咁用個「肺」嚟寫!

李華華
 



中環 在線 大法官 大法 撈多 多瓣 瓣做 美亞 獨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112

藏毒脫罪離奇暴斃大法官獨家親述喪子痛

2010-6-17  NM





本週日是父親節,但身為前高等法 院大法官的阮雲道卻並不好受,因為他的次子阮家輝剛於本月六日晚,被發現離奇暴斃於窩打老道的住所內。

二○○○年七月,阮家輝因藏有兩粒 fing頭丸而被警方拘控,但最後律政司司長梁愛詩不予起訴,只須阮家輝以簽保及守行為了事。此消息爆出後,曾引起軒然大波,連部分司法界人士及立法會議 員,也加入斥責政府的做法儼如官官相衞的行為。

阮家輝自藏毒罪脫身後,便火速返回美國繼續其大學學業,並完成了碩士課程後返港,但據知其愛 好濫藥陋習始終不變。

到本月六日,更被發現離奇暴斃家中,本刊找到其父親阮雲道,他承認兒子死得突然,並黯然道出喪子之痛。

本 月初,窩打老道六十八號的龍翔大廈十樓的一個單位已傳出陣陣惡臭,十樓其餘三個單位的住客捱不住惡臭的滋擾,均已先後向管理署投訴及致電報警。

至 警員接報到單位拍門調查時,單位內一直未見有人應門,但其間仍聽到電視機聲浪。由於當日到場的警員只屬初步調查及未有入屋搜查令的許可,故在無人應門後, 唯有收隊及着大廈管理員聯絡單位業主到上址開門。

至本月六日,單位所屬業主,即前高等法院原訟庭大法官阮雲道與大兒子Patrick抵達上 址,雖然阮雲道已開啟了單位的鐵閘,但木門由於採用了新式的密碼鎖,故阮雲道也不得其門而入,阮唯有找鎖匠來強行爆開木門的密碼鎖。

死去多 日才發現

據鄰居張生表示,本月六日傍晚,他看見阮雲道與大兒子在單位門外等候鎖匠爆門時,兩人情緒愈來愈顯得煩躁不安,直至木門被爆破的一 刻,一股惡臭味即時從單位內湧出,並散布在走廊內,恐怖情景令他也不敢再八卦多看,立即掩鼻及關門。

不過約個多小時後,張生再從防盜眼望出 去,已見有警員到場調查,「初時都唔知乜事,只見警員出出入入,仲忙到凌晨至收隊。」當張生知道仵工從單位抬出一個大黑色膠袋時,才知上址的獨身男住客已 在家中暴斃了多日,難怪傳出陣陣惡臭。

一名知情的探員向本刊透露,當日警方從阮家輝屍體的死狀及現場環境判斷,覺得阮家輝的死因非比尋常。 由於現場大門及鐵閘已上鎖和屋內沒有打鬥痕跡,警方已首先排除是謀殺,但由於找不到遺書及自殺工具,所以也一併排除了自殺可能。該探員指出,阮家輝的屍體 被發現時,雖已發脹及開始腐爛,但仍見到他口角有白沫流出,因為其家人反映他生前無重大疾病,且卅一歲正值青壯之年,加上探員發現阮之前有過藏毒紀錄,故 現場警員曾經懷疑阮家輝致死原因或與服食過量毒品有關,不過最後結果要等驗屍報告才能確定。

否認兒子吸毒

上週六,記者在置富 花園找到一臉憔悴的阮雲道,他承認警方正在驗屍,目前仍未有報告給他,但當記者問阮家輝的致死原因是否涉及服食過量毒品時,他即面黑黑地強調兒子早已戒 毒,並估計說兒子是死於意外,至於是什麼意外事件,他一直未有說明,「我知佢成功戒除毒癮,佢性格樂觀,又有固定女友,應該無感情問題,而且現場都唔見有 遺書呀,警方同我講沒有可疑。」阮雲道其後漸漸平靜地說:「都已成事實,我都接受咗,所以心情平復好多。你哋係咪一定要報導?我唔係好想……驗屍報告我都 未收到,所以至今唔知死因喎。」阮雲道再次重申兒子並不是因為酒精中毒或為毒品所害,隨後便快步步入置富花園其中一座的大堂內。

本刊透過警 察公共關係科查詢,發言人表示警方已安排進行驗屍,驗屍結果暫未能確定死因,將再作進一步化驗。

未戒除毒癮

不過阮家輝生前一 名友人Ida卻向本刊爆料,指阮自○八年回港後,工作了一段短時間後便一直游手好閒,而他服食軟性毒品的惡習,也一直沒有改變,且毒癮像越來越深。

「佢 一向愛wet愛蒲,都成日蒲蘭桂坊,仲一早染晒頭髮添,卒之二○○○年賴咗嘢,好彩佢老豆係大法官,逃過一劫,唔使坐監外,仲可以大搖大擺返美國繼續學 業。」Ida指阮家輝回美國後,不但沒有痛定思痛而去戒掉濫用軟性毒品,反而有恃無恐繼續沉淪下去,「佢九歲就去咗美國寄宿留學,無父母响身邊,無王管當 然容易學壞啦。」Ida指一直自由自在的阮家輝,其走上自毀之路是她意料之內。「幾個月前已見佢消瘦好多,估唔到佢最後搞到咁……」

對於兒 子的頹廢生活,阮雲道其後接受本刊訪問時,卻有另一番解說:「係,佢九歲開始响美國寄宿留學,但我哋一直有保持書信及電話聯絡,感情一向好好,佢時不時都 叫我去美國陪佢,可惜我太忙行唔開……佢好孝順,上個月我仲見過佢,無乜異樣呀。」

阮雲道也否認兒子一直游手好閒,不過卻承認兒子未有全職 工作「佢早排有幫美國大學做研究,好似係IT嘢。」但當記者反問阮雲道,於文學院畢業的家輝,正在進行什麼IT的研究時,阮雲道再次表示不太清楚。

據 一些司法界中人透露,阮雲道其實一直渴望兩名兒子可繼承他的衣鉢及從事法律工作,但大兒子Patrick選擇了金融業,而次子家輝則是文學院碩士畢業,與 法律工作是風馬牛不相及,但亦被父親安排到好友清洪的律師樓任職暑期工,不過家輝始終對法律工作沒有興趣。「家輝曾想過入娛樂圈,呢樣嘢阮雲道唔係好贊 同,所以兩父子曾因此有過冷戰時期。」

律政司放生

最令阮雲道失望的,在二○○○年七月尾,當時廿一歲的阮家輝在中環美國銀行 中心Star East的士高內,被反毒品巡查行動的探員搜出他身上藏有兩粒fing頭丸,隨即被警方拘控。其後,阮雲道找來好友兼刑事案重炮手清洪大狀來幫兒子辯護, 並使出罕見的招數,主動去信向律政司求情,並以多個理由,如被告阮家輝年紀尚輕,所犯罪行並不嚴重及從來無犯罪紀錄等來要求律政司不提起訴。律政司高級助 理刑事檢控專員李定國,接到清洪的首封要求信件後,便拒絕了他的要求,並排期聆訊阮家輝,控罪是觸犯《危險藥物條例》,最高刑罰是可被判入獄三年及罰款十 萬元。

不過當清洪再發第二封信給律政司後,當時的刑事檢控專員,亦即接替阮雲道出任此職的江樂士取得梁愛詩同意後,便運用了酌情權,同意撤 銷阮家輝的藏毒罪名,以自簽二千元,守行為兩年及不留案底了事。

此結果一出,即引起軒然大波,連帶部分司法界人士及立法會議員也直斥律政司 所為與官官相衞無異。阮家輝成功脫罪後,便返回美國波士頓的沙福克(Suffolk)大學繼續其學業。

對於梁愛詩和江樂士當日放生兒子,而 可能間接令他不用接受強制性戒毒,這樣是否反而害了他,阮雲道語氣無奈地說:「當日件事係律政司決定,我唔會評論,不過佢返美國前,係有睇過精神科醫生, 確定佢戒咗毒後,至俾佢返美國o架,而佢亦都知錯。」

但當記者追問阮雲道是否確切了解家輝在美國留學的生活習慣時,阮則顧左右而言他。

據 認識他們兩父子的司法界人士透露,自○八年,阮家輝從美回港後,阮雲道就顯得相當頭痛,因阮家輝的神情一直表現得呆呆滯滯,即使與父親出席飲宴時,家輝的 表情也是呆若木雞,雖然阮雲道多番追問過兒子有否再吸毒,但家輝卻一直否認。「Peter(阮雲道)曾經向友好訴苦,話家輝响屋企都唔會聽電話,行為及神 情有點異常,曾勸佢返美國同媽媽居住,但家輝就喜歡响香港獨居,點知就真係出咗事。」

退而不休

司法界都知道,以阮曾任首位華 人刑事檢控專員及曾是接任律政司司長熱門人選的資歷,阮原可勝任至終審法院法官的職位,但因兒子藏毒案件拖累,二○○○年後,阮雲道的法官仕途一直未有寸 進,令一向事業心重的他頗受打擊。

阮於上年四月退休,雖然無官一身輕,但他亦出任監管下釋囚委員會和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兩個會的主 席,另外,還擔任上市公司中聯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高級顧問一職。

看來,沒有了月薪約廿萬餘元的大法官工作,一向人脈網絡廣闊的阮雲道也 可以在商界另闢天地。

當記者問及父母婚姻問題有無影響阮家輝時,阮雲道只說太太在美國居住,兩人並沒有離婚。而太太得悉次子逝世消息,已於 上週趕回港及協助處理家輝的身後事。最後記者問他,兒子身後事如何處理,「我哋係天主教徒,唔會搞打齋儀式,我諗佢已經上咗天堂。」

他說全 家人會在本週三下午兩點到富山殮房,待家輝遺體火化後,再送兒子最後一程到寶福山安葬。



藏毒 毒脫 脫罪 離奇 暴斃 大法官 大法 獨家 親述 述喪 喪子 子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177

說史130813傑弗遜傳(26) 蔡斯大法官彈劾案 掌門天地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3/08/13/%E8%AA%AA%E5%8F%B2130813%E5%82%91%E5%BC%97%E9%81%9C%E5%82%B326-%E8%94%A1%E6%96%AF%E5%A4%A7%E6%B3%95%E5%AE%98%E5%BD%88%E5%8A%BE%E6%A1%88/

說史130813
傑弗遜傳(26) 蔡斯大法官彈劾案
朝日執筆

〈美國簡史番外篇〉: 天才傑弗遜和他的對手們(十三) 蔡斯大法官彈劾案Justice Chase is Put on Trial

前文再續,書接上一回。上回講到,美國向法國購買了路易斯安那後,傑弗遜為了有效控制新領土,派遣由 劉易斯和克拉克帶領的「探索軍團」遠征西部,尋找通往大陸西端太平洋的內陸航道。 二人不負總統所托,成功將美國國旗插在太平洋的岸邊,並帶回了大量有用的資訊和情報。
另外,為了避免總統大選再出現如1796和1800的困局,傑弗遜倡議修改憲法,改變總統競選的投票方式。 從此,基本上確保了總統和副總統,都是來自同一黨派的「拍檔」。 安排定當,傑弗遜和民主共和黨,現在可以全心備戰1804的總統和國會選舉了。

傑弗遜毫無懸念地獲黨內一致推舉為總統候選人,競逐連任。不過,副總統人選方面,卻出現了一點狀況。按道理,伯爾作為現任副總統,應該獲得優先提名,以競逐來屆的副總統。不過,當時伯爾為了逃避殺人罪的指控,一直不敢返回紐約老家,當然也不能出席紐約州民主共和黨的黨代表大會。就這樣,他喪失了獲得副總統提名的機會。
民主共和黨人認為,為了顯示南北相容,副總統的人選還是應該來自紐約。 最後,他們找到了一個極有份量的紐約政壇大老,首任紐約州長 克林頓George Clinton,他曾擔任七屆州長職務。(其實本屆參選副總統的民主共和黨人還有另外五個,不過就沒有人「膽敢」與傑弗遜競逐「第一男主角」。)

至於聯邦黨,他們仍是推舉 平克尼Charles.C.Pinckney為總統候選人。他已是第三次競逐總統了。他是競選拍檔則是來自紐約的 魯夫斯.金Rufus King。

與以往相比,這屆總統大選的氣氛可謂相當冷淡,候選人也沒有到各處演說或拉票。 似乎無論共和黨抑或聯邦黨,都認為這次選舉的結果,其實早已是未卜先知,不可改變的了。

他們的想法不無道理。雖然這未必是傑弗遜一人之功,但他在第一個總統任期內,實在有太多足以讓人稱道的政績。 共和黨人宣傳傑弗遜在過去四年,領導美國實現了諸多的「奇蹟」。 聯邦黨當政多年,一直不斷地加稅;傑弗遜一出任,就削減了大量的稅種和稅率。 聯邦黨好大喜功,「先使未來錢」,他們讓政府背負了數以百萬計的債務;傑弗遜任內清還了不少聯邦的負債,但卻沒有發行過一元的債券。 傑弗遜不費一兵一卒,獲得了密西西比河和整個路易斯安那,令南方的「西進派」重農主義者喜出望外;他為了維護美國的「尊嚴」(和商業利益),派兵征討地中海的柏柏海盜,也讓他贏得不少北方「海外派」重商主義者的支持。「路易斯安那購地案」表面上似乎讓聯邦背負了巨債,但這「負債」背後,卻是由價值龐大的「資產」所支持的。 可以想像,只要把土地分割拍賣,價值遠不止付給法國的一千二百萬。 的黎波里之戰中,狄卡德中尉帶領「無畏號」上的戰友,進行了美軍史上的第一次登陸作戰。雖然未至於「一仗功成」,但其英武之舉,令國際社會對新生的美國刮目相看,在國內大大鼓舞了美國人的自信,同時讓傑弗遜政府的民望大升。(參見第八集)
共和黨人所宣揚的一切,都是不爭的事實,聯邦黨人當然無從辯駁。

1804年總統選舉共有176名選舉人,勝選門檻是89張選舉人票。選前的氣氛是如此的一面倒,聯邦黨和平克尼已不敢幻想有任何勝出的機會。他們只希望可以保存一點顏面,守住北方的陣地。他們盤算著應該還可以保住大約40票,可是選舉結果卻讓他們目瞪口呆—-傑弗遜竟然得到超過九成的162張選舉人票!聯邦黨的平克尼只有可憐的14票,連8%也不到!這也許是除了華盛頓兩次「全票當選」以外,總統選舉史上最大的差異!

選舉結果表明,即使是在聯邦黨人根據地的東北地區,也有不少人投票支持傑弗遜。北方州的選舉人票分配,多數採取「勝者全拿」式;而南方州則不少採用「比例分配制」。 聯邦黨向來就是憑藉這種「優勢」,在他們佔優的北方「橫掃」大量選舉人票,而在南方也不至於「顆粒無收」。1796年的大選中,阿當斯正是憑南方的「倒戈」三票,而得以險勝傑弗遜。(參見第五集)
不過在這次的選舉中,聯邦黨之所以遭到如此的「慘敗」,正是因為這種之前讓他們佔盡便宜的「南北差異」。因為傑弗遜上任後,在各方面的施政都表現得公正無私。他既重農,也重商;既保護西南農業利益,也為東北的工商業家出頭。他為人謙卑實幹,處事不偏不倚,贏得東北工商業界的好感。不少新英格蘭人甚至認為,傑弗遜對他們的保護,比聯邦黨還要好!因此,傑弗遜在東北不少州的公眾投票中,都能些微票數擊敗平克尼,而全取該州的選舉人票。這就是為什麼傑弗遜雖然在公眾投票總數上,只得到大約七成的選票,但卻可以取得超過九成的選舉人票了。

聯邦黨對總統選舉本來就已經不存奢望,只不過他們在國會選舉中,也同樣是一敗塗地。 1800年傑弗遜初次當選總統時,聯邦黨雖然相較再前一次的國會選舉,已損失了不少議席,但仍能在參眾兩院中分別佔據45%和36%。 不過,經過1804年國會選舉後,聯邦黨在參議院34個席位中只佔7個,大約是20%;142個眾議員中,也只剩下25個聯邦黨人,更是連20%也不到了!

將軍一去,大樹飄零!漢密爾頓將軍去世後,聯邦黨已沒有一個有足夠魅力的領袖,帶領黨員走出低谷了。聯邦黨此刻已是暮氣沉沉,苟延殘喘。 不過,聯邦黨人儘管在行政和立法控制權的爭奪戰中,皆以慘敗告終,但他們卻不甘心就此退出舞臺。 因為,他們手上還有最後一張牌—-司法系統。聯邦法院大法官,以至各級法院法官的位置,仍由聯邦黨人所把持。

華盛頓任命法官,已有相當的「聯邦傾向」。 阿當斯任期結束前,更是策略性地委任大量聯邦黨籍的法官。 聯邦法官是終身職的,並不會因政權易手而「下崗」。聯邦黨籍的法官大都反對傑弗遜,有些法官甚至把法庭作為戰場,在審訊期間或判詞之內,對(民主共和黨控制的)議會的立法,以及傑弗遜政府的行政措施,冷嘲熱諷,甚至惡言攻擊。其中一個最賣力與傑弗遜唱對台戲的,就是資深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蔡斯Samuel Chase。

蔡斯大法官出生於馬裡蘭州,政治資歷非常深厚。早於1762年,當傑弗遜還是黃髮垂髫,「著緊開襠褲」之時,他已經當選馬里蘭殖民地議會議員,此後二十年一直擔任此職。1765年,他參與組織了著名的「自由之子Sons of Liberty」會社,並成為重要領袖,積極投入反抗印花稅法等運動之中。
1774年革命浪潮風起雲湧,大陸議會在馬里蘭首府安 那波利斯Annapolis召開,蔡斯被推選為馬里蘭代表參加會議。大會決議選出五人小組起草《獨立宣言》。後來《獨立宣言》定稿後,蔡斯也是簽署者之一。單是上面的一段履歷,已足以說明蔡斯是當之無愧的「老愛國」、「老革命」。

1778年,蔡斯被漢密爾頓揭發,利用身為大陸議會議員的身份,獲取政策的內幕資訊,意圖壟斷麵粉市場。證據不算很確鑿,但也足夠讓蔡斯名譽受損。人言可畏,蔡斯最後黯然退出國家議會的舞臺,返回馬里蘭繼續當州議員和律師。
1796年,華盛頓總統在卸任前,委任他為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同年,上任不久的蔡斯大法官在「希爾頓訴美國案Hylton v. United States – 3 U.S. 171」中,秉承聯邦主義,認為國家簽訂的條約比各州訂立的法令優先。在1798年的「卡爾達訴布爾案Calder v. Bull – 3 U.S. 386」中,蔡斯為「正當程式Due Process」作出定義。1803年,他參與審訊著名的「馬伯利訴麥迪遜案」,並在馬歇爾大法官的判詞中聯署。

蔡斯是一個相當保守的聯邦黨人,他對民主共和黨的主張極度反感。在蔡斯的眼中,人也許生而平等,但基於各人的不同「性質」,每個人並不應該擁有同等的權利。**** 若無產的文盲與受過教育的資產階級,享有同等的投票權,將會衍生民粹主義,導致暴民政治。其時禮崩樂壞,道德淪亡,國家將進入失序狀態—-「法國大革命」就是最好的例子!

除此以外,他本人對在「費城會議」中制訂出來的《美國憲法》並不認同,當《憲法》草案交到馬里蘭州議會時,他就投了反對票。 儘管如此,當蔡斯被任命為最高法院大法官時,他還是按照規定宣誓效忠國家和《憲法》!

在傑弗遜的第一屆任期內,蔡斯經常藉故在審訊和判詞中,宣示他的政治理念,這些言論有很多顯然與《憲法》的精神是背道而馳的。更有甚者,他有時更會直接表達對《憲法》內容的質疑。 除此以外,他還會不時在法庭之內大派sense,對共和黨議會的立法和傑弗遜政府的施政「說三道四」。隨著大選的臨近,蔡斯派出sense的數量和密度也顯著增加。

傑弗遜當然不能容忍蔡斯這種行為。 傑弗遜向來就認為,基於主權在民,人民才是國家一切權力的依皈。 法官作為一個缺乏民意基礎,非民選的終身職官員,充其量只應擔當「技術性」的工作,將由人民授權成立的國會,所制訂的「理想」法律,適用於「現實」案件。超出這條界線,已是越權!儘管在「馬伯利訴麥迪遜案」中,馬歇爾和蔡斯等大法官,為最高法院「竊取」了「司法審查權」和「釋憲權」,但傑弗遜對此仍勉強能接受(或基於現實而不得不接受)。(參見第九集)不過前提是,司法部門這種強大的權力,只能在「審理具體案件遇到困難時」,被動地行使。最重要的是,司法部門既已獲得「三分之一的權力」,就不應該試圖繼續擴張,染指行政立法的範疇了。

蔡斯現在竟然逾越界線,在司法機構之內,肆意對立法和行政部門指手劃腳,實在是對另外兩權的「粗暴干涉」,對「三權分立」原則的「公然踐踏」!更為嚴重的是,祭師竟然在祭禮上質疑神祇的權威,這是何等的大罪!作為最高法院,這個司法聖殿上的幾位「最高祭師」之一的大法官,竟然也不尊重《憲法》,在審訊中公開藐視《憲法》,質疑《憲法》,反對《憲法》!若這種「褻瀆」的行為也不被追究的話,《憲法》作為「國之根本」的尊嚴,豈非蕩然無存?傑弗遜堅信,合眾國的人民一定會要求代表他們的國會,對此種攻擊憲法的行為,採取必要的行動。

根據《憲法》第一章第三款:「所有彈劾案Impeachment,只有參議院有權審理!」而彈劾案的啟動權,則在眾議院。***
傑弗遜授意他的黨友,在共和黨更為佔優的眾議院內發動攻勢。 在傑弗遜第一屆總統任期的最後幾個月,國會眾議院展開討論,有議員提出不具約束力的「不信任動議」,主張應撤銷蔡斯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職務。幾經擾攘,眾議院通過就有關指控,成立一個「調查委員會」,搜集和整理證據,以決定是否對蔡斯大法官作出彈劾。

調查委員會經過一番努力,終於整理出一份「調查報告」。報告引述各項不同來源的證據,列舉了蔡斯大法官的種種「不當言行」。 委員會在報告的結論中認定,蔡斯身為大法官「行為失當」證據確鑿,建議參議院對其作出彈劾。報告得到眾議院全體過半數通過,決議送交參議院。
蔡斯成為美國二百多年歷史上,唯一被彈劾的最高法院大法官!

(小啟:上集開首曾提到五十元美鈔上的頭像是漢密爾頓,這是錯誤的。 在十元美鈔上的才是漢密爾頓,特此更正。 至於五十美元上的人物頭像,應該是南北戰爭的北軍總司令格蘭將軍Ulysses.S..Grant,他後來成為美國第十八任總統。 為史者過分隨心,疏於查證,憑記憶信手老屈,罪莫大焉。 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說史 130813 傑弗遜 傑弗 26 蔡斯 大法官 大法 彈劾 掌門 天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3636

化解僵局 許宗力主張《兩岸協定締結條例》前大法官:先立法 再重審服貿

2014-04-14  TWM
 
 

 

太陽花學運「先立法、再審查」訴求獲各界共鳴,對此議題,《今週刊》特別專訪前大法官許宗力,他認為,兩岸監督機制立法的確具有迫切性;本文為許宗力談話的口述整理。

口述‧許宗力 整理‧何欣潔兩岸《服貿協議》讓兩岸經濟更緊密綁在一起,因經濟規模懸殊,台灣經濟終有一天會逐步被磁吸、納入中國經濟的洪流,最終結果是實質統一,又或者因中國併吞台灣的政治野心,最終結果其實是政治統一。屆時,台灣,不管是現在依附在中華民國這個名字,或大家所熟悉、感到親切的台灣這個名詞,將不再具「國家性」,中國頂多就是賞給你比香港多一點點自主性的特區地位;也或許根本不對你施恩,反而採取專政制度。

以上是不是杞人憂天?或者現狀根本只是溫水煮青蛙?馬政府胸有成竹地保證,已經做過國家安全影響評估,認為《服貿協議》還未觸到底線,政府也備有十八套劇本因應,國家安全確保無虞。我們很願意相信政府真的做過國安評估,真的擁有確保國家安全存在的十八套劇本。但政府迄今所作所為,很難令我安心。看了支持服貿懶人包、政府說帖,至少國安方面沒能說服我。

這次學運喚起更多人對服貿的認識,喚起大家憂患意識,我認為是最大貢獻。但結果如何,還是悲觀。如果只是回到「張慶忠三十秒」前的狀態,在委員會逐條審查、逐條表決,只要總統堅持服貿絕不能改、絕不能退,黨紀伺候下,表決結果顯而易見。這時你又能怎樣呢?少數服從多數,這就是民主,誰叫善良、溫和、保守的多數台灣人選出這個政府、選出這個國會?既然是多數人的選擇,少數人只能奉陪。是不是太遲了,一切已定?

我相信絕大多數國民,不分藍綠,都可以同意,跟一個對我們有併吞野心的國家簽《服貿協議》,絕不可能與跟美國、日本或新加坡、紐西蘭簽《服貿協議》相提並論,這種與虎狼談生意的經貿協定,絕對值得我們以一種更謹慎的特別程序來處理,這也是我個人與幾位法學界同事推《兩岸協定締結條例》草案,建議將陷於爭議的《服貿協議》暫予擱置,待相關監督法制建立再續行處理的原因。

強摘的果子不甜,引發那麼大疑慮的協議若強渡關山,徒引發更多紛爭。

若以新法架構下更審慎、嚴謹的程序處理,即使最後還是通過一個對台灣不利的協議,至少我們還能對得起自己。

化解 僵局 許宗 宗力 主張 兩岸 協定 締結 條例 大法官 大法 立法 重審 服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6526

通姦除罪釋憲 大法官別再糊弄 台灣對婚姻不忠刑罰落後日本、新加坡



2015-09-28  TWM

八月苗栗地院法官陳文貴向大法官會議提釋憲,希望廢除《刑法》通姦罪,在相隔十五年之後,台灣再度出現通姦除罪化釋憲案,是否有翻轉機會,各界拭目以待。

時隔十五年,台灣再度有法官針對《刑法》通姦罪,向大法官會議提出釋憲。

他是苗栗地方法院法官陳文貴,因承辦案件時,認為通姦罪有違憲疑義,決定暫停審理,今年八月提起釋憲,重啟社會對通姦除罪化的省思。

婚外性行為除罪化已成全球趨勢,韓國憲法法院二月宣告《刑法》通姦罪違憲的判決,但台灣仍和印度、菲律賓以及伊斯蘭教國家並列,把對婚姻不忠視為刑事犯罪。

已於九月調至司法院的陳文貴,在地院承辦一起妨害婚姻案件,該案夫妻結縭二十一年但關係惡劣,已分居十多年,太太直到今年申請戶籍謄本,才發現家裡多了兩 個孩子,是丈夫和越南籍員工外遇所生,遂提出告訴。陳文貴認為,若夫妻長期分居,其中一方僅能訴請離婚,也不能強制執行,但一人若違反忠誠義務、外遇發生 性行為,法律卻祭出刑罰的制裁手段,《刑法》使得個人的性自主權被完全剝奪。

夫妻情感糾紛

不該以國家權力介入處罰

「我去年就寫文章評論大法官釋憲,今年遇到韓國將通姦除罪化,自己又遇到這個特殊案件,覺得是個契機。」陳文貴說,《刑法》通姦罪自一九二八年制定至今, 規定「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但社會觀念已有很大轉變,而個人性自主決定權屬於《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權利,通姦罪已 構成違憲。

「雖然成功機會不高,但我樂見有人再提釋憲。」政大法律系副教授葉啟洲在二○○○年擔任法官時,覺得通姦罪無從保護婚姻,反而成為女性之間報復的工具,於 是提起釋憲,卻被打回票。他觀察,現任大法官的態度仍偏保守,台灣社會的認知也沒有太大進步,但仍是一個重啟討論的契機。

台北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官曉薇研究指出,通姦罪已變相地懲罰女性。她根據○三至一二年間各地方法院判決分析,通姦被判有罪者,男性一六四七人,遠比女性一 九四五人少,但其他犯罪類型,男性被判有罪者,比女性多五.八倍。而依法務部○八年至一二年資料分析,對丈夫的撤告率高達五一.九%、對妻子的撤告率四 三%、對女性第三者撤告率更僅三一.七%。

通姦除罪化的步伐,台灣走得緩慢,大法官是否能夠跟上時代潮流,做出翻轉性的見解,值得關注。

撰文 / 賴若函


通姦 除罪 罪釋 釋憲 大法官 大法 別再 糊弄 臺灣 灣對 婚姻 不忠 刑罰 落後 日本 新加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2902

美大法官辭世如何引起政壇漣漪?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2/4749156.html

美大法官辭世如何引起政壇漣漪?

一財網 方向明 2016-02-14 15:54:00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之一、79歲的安東寧·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當地時間13日在得克薩斯州一處度假農場逝世。由於斯卡利亞在9名大法官中扮演堅定的保守派角色,他的離開當即引發了一系列討論。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之一,79歲的安東寧·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當地時間13日在得克薩斯州一處度假農場逝世。

由於斯卡利亞在9名大法官中扮演堅定的保守派角色,他的離開當即引發了一系列討論,其中之一就是偏向自由派的美國總統奧巴馬是否應該立即提名繼任者。

奧巴馬在當晚的講話中稱,斯卡利亞是最高法院里“最重要的法官和思想家之一”,也是當今“最卓越的法律界人物之一”。

奧巴馬或提名自由派繼任者

斯卡利亞去世後,美國政壇大佬們紛紛發聲表示遺憾和崇敬。同時,包括總統候選人以及民主、共和兩黨領導人則為奧巴馬是應該立即提名繼任者還是交給下一任政府展開了激辯。奧巴馬表示,將在“規定時間”里提名繼任者。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通過審理爭議案件詮釋法律、創制規則,甚至有權通過案例裁定各州法律是否違憲。因此,最高法院里9名終身大法官的構成以及他們各自的意識形態和司法理念,將通過爭議案件的裁決直接影響美國社會在各種事務上的導向,畢竟美國社會的主要矛盾還是意識形態分歧。

從對一些諸如種族隔離、槍支管控、墮胎、言論自由甚至死刑案件的判決上,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可以分為自由派,保守派和中間派三類。在上世紀50到70年代間,持自由派理念的大法官在9人種占多數,因此自由派一直掌握主動。但是此後,保守派在和自由派的交替抗衡中大有高歌猛進之勢,自由派們寄望於奧巴馬能給保守派“剎剎車”。

斯卡利亞逝世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陣容中,有5人是由共和黨總統任命的,另外4名則由當時的民主黨任命。因此,多年來大法官基本保持在5:4的陣容,意識形態趨向保守。而斯卡利亞的離去將會使最高法院出現4:4的格局。當時在關於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判決中,斯卡利亞與另外3名大法官一道,站在反對意見這邊,最終以4:5的結果未能如願。

最高法院是美國政治體系的一部分,其核心中樞的提名和確認自然少不了一番暗藏玄機的政治博弈。根據《紐約時報》的統計,從提名到確認,曾經最快的紀錄也要3周,而兩三個月也並不罕見。

斯卡利亞1986年受時任總統里根提名成為第一位坐上大法官位子的意大利裔美國人,就任以來被普遍認為是目前最高法院中最重要的保守派而一直被自由派視為勁敵。如今,這些自由派將會不遺余力地施壓奧巴馬在其任期結束之前將一名自由派人士送上大法官席位,接替斯卡利亞,防止最高法院繼續右傾。

共和黨能否推遲提名

奧巴馬認為,及時提名繼任者“事關民主”,他的表態是“計劃在規定時間里履行憲法職責提名繼任者”,而參議院還有很多時間可以“對這個人選進行聽證和投票”。

除了需要得到總統提名,大法官還要通過參議院投票確認,在目前共和黨占據參議院多數的情況下,被提名人在參議院的命運還將掌握在共和黨人的手中。被提名的人選在參議院中除需要獲得來自民主黨的46張贊成票外,還要至少獲得14名共和黨參議員的支持。

在奧巴馬的任期內曾經提名過兩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包括2009年提名的索尼婭·索托馬約爾( Sonia Sotomayor)和2010年提名的埃琳娜·卡根(Elena Kagan)。不過,前兩次的提名決定較為簡單,因為都是為了補充自由派大法官的空缺。但令人捏一把汗的是,奧巴馬在提名索托馬約爾和卡根的時候,僅分別從共和黨人手中要到了9張和4張票。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共和黨人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在一份聲明中稱,大選之前將不會確認斯卡利亞的繼任者。

“美國人民需要對選擇他們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擁有發言權。因此,在新總統選出來之前,這個席位空缺不應該被填補。”麥康奈爾表示。

參議院民主黨領袖里德(Harry M. Reid)則隨即發聲反對上述意見,認為“在美國近代歷史上,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職位空缺一年是史無前例的”。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萊希(Patrick Leahy)也認為,總統和參議院都應該立即著手提名大法官,因為“美國人民需要一個功能健全的最高法院”。

任內辭世並不常見

可以確定的是,斯卡利亞的突然去世將令很多保守派議題在最高法院中前途未蔔。例如,墮胎,平權法案,宗教權利,總統在移民和驅逐問題上擁有的權力等。

《華盛頓郵報》分析,可能被提名人選包括,曾在小布什和奧巴馬任期內在副司法部長辦公室任職的哥倫比亞特區聯邦巡回上訴法院法官斯里瓦尼桑(Sri Srinivasan),司法部長林奇(Loretta E. Lynch),副司法部長小韋里麗(Donald B. Verrilli Jr.),國土安全部部長約翰遜(Jeh Johnson)和前司法部長霍爾德(Eric Holder)等。

86年開始任職的斯卡利亞在目前9名大法官中任期最長,在其之後,還有安東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和布雷耶(Stephen Breyer)四人任職超過20年。

大法官在任期間去世的情況並不常見,2005年,81歲的時任首席大法官倫奎斯特(William Rehnquist)病逝,一度令當時的最高法院失衡;再往前推,上一個在任期內去世的大法官是1954年辭世的羅伯特·傑克遜(Robert H.Jackson)。

美國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享有終身制,除非受到國會彈劾,否則不得予以免職。此外,年滿70歲並任職10年以上或者年滿65歲並任職15年以上的大法官,可主動提出退休申請。2014年底,當時81歲大法官金斯伯格接受了心臟支架手術,同樣牽動了政治家們的神經。

編輯:繆琦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大法官 大法 辭世 如何 引起 政壇 漣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5486

奧巴馬將提名誰來補缺九人大法官?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3/4761103.html

奧巴馬將提名誰來補缺九人大法官?

一財網 方向明 2016-03-13 19:53:00

據美媒報道,奧巴馬將在當地時間14日,從目前的3為候選人中做出最終宣布。

在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2月13日因心臟病發辭世之後,美國司法中樞最高法院的九人大法官格局產生了一個空缺。總統奧巴馬的任務就是物色補缺人選。目前的候選名單已經縮小範圍至三個人,他們很可能已經或正在接受奧巴馬的“面試”。

這三個候選人是:斯里·斯里尼瓦桑(Sri Srinivasan)、梅里克·加蘭(Merrick Garland)和保羅·沃特福德(Paul Watford)。三者的共同點在於,都是美國司法界當之無愧的“老兵”。

據美媒報道,奧巴馬將在當地時間14日做出最終宣布,因此,他還有時間把人選範圍最後一次縮小。

美國最高法院

斯里尼瓦桑:討好亞裔?

來自哥倫比亞特區上訴法院的斯里尼瓦桑今年49歲,祖籍印度,但從小在美國堪薩斯長大。在小布什政府和奧巴馬政府的司法部均工作過,還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女性大法官桑德拉·戴·奧康納(Sandra Day O'Connor)當過法官助理。

堪薩斯大學法學教授麥卡利斯特(Stephen McAllister)認為:“如果要挑斯里尼瓦桑的毛病,那最多就是他既不夠保守派也不夠自由派的中立態度,而在智力、文書和法律綜合能力上,他幾乎無可挑剔。”

2013年,斯里尼瓦桑由奧巴馬任命進入哥倫比亞特區上訴法院,當時在參議院以零票反對通過任命。

曾經有代表自由派利益的組織在斯里尼瓦桑被任命進入上訴法院時提出批評,主要針對的是其在美邁斯律師事務所(O’Melveny & Myers LLP)工作時曾幫助安然公司CEO傑弗里·斯基林(Jeffrey Skilling)向最高法院成功提起上訴,以及為埃克森美孚和力拓礦業涉及人權的起訴案中為其辯護。

有評論稱,斯里尼瓦桑曾經捍衛公司利益的表現令他不太可能成為一個自由派衛士,但很有可能的是,他會像自己曾經的上司——大法官奧康納一樣,成為最高法院的一張搖擺票。

如果他最終進入了最高法院,那麽將是有史以來第一位印度裔大法官,也是半個多世紀以來第一位外國裔大法官。此外,他也將避開自己經手的兩起上訴,一件是對奧巴馬政府關於氣候變化的計劃發起的挑戰,另一件則是有關網絡中立性的案子。

另有評論認為,目前在美國聯邦上訴法院一級也只有4名亞裔法官,如果奧巴馬提名了斯里尼瓦桑,將有利於民主黨在11月拿到更多亞裔,尤其是來自南亞和太平洋島國的選民手中的選票。

加蘭:年齡或成障礙

和斯里尼瓦桑一樣,63歲的加蘭也來自於哥倫比亞特區上訴法院。20年前,參議院的76張贊成票(總票數100張)把他送進哥倫比亞特區上訴法院。2013年,加蘭當上了上訴法院的首席法官,被認為是目前最富經驗的溫和自由派司法人士。

加蘭的嶽父曾是紐約最高法院的法官,還曾當過羅斯福和杜魯門的特別法律顧問。2010年,大法官約翰·斯蒂芬斯(John Paul Stevens)宣布退休時,加蘭就被認為是奧巴馬力推的提名者。

媒體評論認為,加蘭中間派的作風將能夠取悅共和黨人,而且他的履歷和最高法院現任的其他法官也不相上下。而且,作為哥倫比亞特區上訴法院的首席法官,加蘭離大法官幾乎只有一步之遙。

當年參議院的76張贊成票中,有32張來自於共和黨參議員,而其中7人現在仍在參議院內。不過,加蘭是否能夠成功獲得提名也存在變數,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的年齡,目前的大法官大多都是在50多歲進入最高法院。除了年紀最大的金斯伯格,她獲得確認的時候已經60歲。而且,與另外兩位潛在候選人比較,身為一個猶太人的加蘭在種族多樣化上並沒有優勢,因為現任的八名大法官中有5名天主教徒和3名猶太人。

沃特福德:第三位非裔大法官?

第三位奧巴馬可能面談的大法官候選人沃特福德今年48歲。2012年以參議院的61張贊成票被確認為第九上訴法院法官,此前曾在1995年~1996年當過大法官金斯伯格的書記員,還曾加盟過私人律所,也曾當過檢察官。如果獲得奧巴馬任命,沃特福德將成為最高法院史上第3位非裔大法官。

沃特福德是一名中間派法官,第九上訴法院的法律學者赫爾曼(Arthur Hellman)認為,比起制定法律,沃特福德對調解糾紛更感興趣。“他不為名利,他做的一切都是因為他覺得這份工作需要他這麽做。”

在2014年的帕特爾告洛杉磯市(City of Los Angeles v. Patel)一案中,洛杉磯市的一條律例授權警方在沒有得到經營者同意或者沒有持搜查令的情況下對酒店和汽車旅館的住宿登記進行突擊檢查。沃特福德認為洛杉磯此舉違反了美國憲法第四修正案,最終洛杉磯敗訴。第二年,最高法院也維持了判決。

參議院將受阻

白宮發言人恩內斯特上周表示,按照以往慣例,總統會對大法官候選人進行一番面試,但是對具體流程安排,白宮並未說明。

但是,即便奧巴馬提名了候選人,恐怕也會在獲取參議院確認時面臨一路坎坷,因為此前共和黨表示,將不會在參議院對任何奧巴馬提名的候選人做確認聽證(confirmation hearing),原因很簡單,這是由民主黨總統提名的候選人,而共和黨希望,若共和黨能在11月的總統大選中勝出,那麽將由一名共和黨總統來提名大法官候選人。如果按照這個進度,那麽九人大法官的唯一空缺得等到2017年1月才能得以填補。

持保守派立場、信奉原旨主義的斯卡利亞的去世令最高法院自上世紀90年代保持至今的五名保守派對陣四名自由派的抗衡之勢被打破,意識形態出現4:4的平衡,而奧巴馬的任命將有機會在幾十年里第一次把最高法院的司法軌道扳到自由派的軌道上。

此前,被外界認為最有可能成為繼任者的大法官候選人阿達爾韋托·喬丹(Adalberto Jordan)宣布自己由於“個人和家庭原因”放棄被提名的機會。稍早,美國司法部長洛蕾塔·林奇(Loretta Lynch)也表示自己將專註於司法部任期內的工作。

法官出身的內華達州州長、共和黨人布萊恩·桑多瓦(Brian Sandoval)也在得知自己也是潛在人選後,明確向白宮表示自己對大法官一職不感興趣。

斯卡利亞去世後,包括總統候選人以及民主、共和兩黨領導人為奧巴馬是否應該立即提名繼任者或是交給下一任政府展開了激辯。奧巴馬此前表示,將在“規定時間”里提名繼任者。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通過審理爭議案件詮釋法律、創制規則,甚至有權通過案例裁定各州法律是否違憲。因此,最高法院里9名終身大法官的構成以及他們各自的意識形態和司法理念,將通過爭議案件的裁決直接影響美國社會在各種事務上的導向。

從對一些諸如種族隔離、槍支管控、墮胎,甚至死刑案件的判決上,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可以分為自由派、保守派和中間派。在上世紀50~70年代間,持自由派理念的大法官在9人中占多數,因此自由派一直掌握主動,但是此後,保守派在和自由派的交替抗衡中大有高歌猛進之勢,自由派寄望於奧巴馬能給保守派“剎剎車”。

編輯:潘寅茹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奧巴馬 奧巴 提名 誰來 補缺 九人 大法官 大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835

特朗普“新政”100天|特朗普任命大法官“真人秀”

特朗普曾經是電視真人秀的明星。他也正在把總統工作演繹成一場真人秀。和往屆總統總在工作時間發布政府官員提名公告不同,他在當地時間周二晚上8點,電視黃金時間段公布大法官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的提名,並在電視上現場直播。

特朗普公布大法官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的提名

提前任命大法官

這次任命還有個不同尋常的地方:特朗普甚至要求兩名最有潛力的候選人,戈薩奇和托馬斯·哈迪曼(Thomas Hardiman),同時來華盛頓參加這一提名的公布以及慶祝會,增加了事件的戲劇性。

“我是守信的人,我做我說過的事。這些是美國人已經尋求很久的事”特朗普說,“我信守對美國人民的承諾,提名戈薩奇為大法官。”

特朗普宣布提名後,戈薩奇上臺發表感言。今年49歲的科羅拉多人戈薩奇是美國第十巡回法院的法官,於2006年由喬治·布什任命。他曾是最高法院法官拜倫·懷特(Byron White)和安東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的書記官員。在兩名候選人中,他顯然有光輝的履歷:哥倫比亞大學本科,哈佛法律學位,並獲牛津大學馬歇爾獎學金。美國法律保守派認為他是已故大法官安東尼·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當仁不讓的繼承人。

戈薩奇強烈地支持第二修正案保障人民擁槍的權利,而且對墮胎權利很不友好。

當然,就在前一天,特朗普粗暴地解雇司法部代理部長,所以,立刻有許多媒體質疑特朗普對大法官的認定都帶有個人色彩,也就是聽他話的就是“好”。 有媒體認為,美國司法獨立,萬一到時候大法官稍有不聽他的話,他會很“郁悶”。

特朗普曾說,他將在本周四宣布他的大法官提名人,但在周末輿論反對他簽發的移民行政命令後,特朗普宣布提前將在星期二晚上公布他的選擇。這一舉動似乎有轉移輿論焦點之嫌。畢竟,任命保守的法學家擔任最高法院大法官,還是能讓他的支持者“點贊”的。

民主黨反對不足為奇

在參議院里,民主黨還在作最後的掙紮。財政委員會的民主黨人設法阻止特朗普提名的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和衛生與人類服務部長湯姆·普萊斯(Tom Price)當選。他們選擇拒絕參加投票。

民主黨的這一做法還是起源於特朗普在前一天突然解雇代理總檢察長,使美國的首都陷入震蕩。民主黨雖然不能在共和黨控制多數席位的參議員里,最終對特朗普提名結果起不到什麽決定性的作用,但有點“料”讓媒體快樂一下總是可以的。

俄勒岡參議員羅恩·威登(Ron Wyden)說,欽姆和普萊斯在提名聽證會上作了虛假陳述。在對被提名人作出判決之前,需要更多的信息。

“我們已經明確表示,我們需要更多的信息。” 威登說。

密歇根州民主黨參議員德比·斯塔貝諾(Debbie Stabenow)指責提名人沒有對委員會誠實。

“真相很重要。” 斯塔貝諾說,“這並沒有在這里發生。”

共和黨人當然對民主黨的做法“表示失望”。但不要忘記,共和黨長期阻撓奧巴馬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將近12個月,相較而言,民主黨人的做法並沒有什麽奇怪的。

另外,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在當天上午舉行的聽證會上,民主黨人將總檢察長提名人、參議員傑夫·賽辛斯(Jeff Sessions)描繪為支持特朗普的極端主義法律專家。而共和黨則將他描繪成一個睿智的律師和一個能嚴格執行法律的檢察官。民主黨還稱,他和特朗普關系太近了。

加利福尼亞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最高民主黨參議員迪安娜·費恩斯坦問道:“我們可以得出結論說,這個被提名人​​將是獨立的嗎?”

顯然,民主黨已經將特朗普解雇代理總檢察長稱為“星期一晚上大屠殺”,因為特朗普認為代理總檢察長耶茨(Yates)拒絕在法庭上辯護移民令。

不過,司法委員會主席愛荷華州參議員查爾斯·格拉斯利在開幕式上也說了,自從共和黨人占多數以來,賽辛斯通過議會表決沒有任何懸念。

在本月的賽辛斯提名聽證會上,民主黨人一再質疑他是否會傾向於特朗普的政見。賽辛斯一再表示,他將能夠對總統說“不”,不會“只是總統的橡皮圖章”。他還說,他沒有參與起草有爭議的有關移民的行政命令。

特朗普 特朗 新政 100 任命 大法官 大法 真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141

大法官提名人批評特朗普侮辱司法 民主黨怪他不夠強硬

美國總統特朗普親自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終於也忍不住了,借參議員之口對特朗普表示批評,認為特朗普侮辱司法制度的做法令聯邦法院“泄氣”。

戈薩奇的回應源於特朗普在當地時間7日早上對聯邦第九巡回上訴法院前一晚就是否暫停禁止移民進入美國的行政令的聽證結果表示不滿。他認為法院的做法是“可恥”(disgraceful)的,法官考慮更多的是政治而非遵守法律。

此前,特朗普就在推特上把裁定拒絕執行移民禁令的華盛頓西區聯邦法院法官詹姆斯·羅巴特(James Robart)稱為“所謂法官”(So-called judge),令輿論一片嘩然,這在把司法公正視為不可撼動權威的美國,精英階層顯然難以接受這種對司法公正的挑戰。

特朗普親自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

民主黨參議員布盧門撒爾(Richard Blumenthal)稱,戈薩奇在和他的談話中,同意總統的用詞的確踩了紅線。

本文開頭提到的戈薩奇的表態正是由布盧門撒爾在一次采訪中透露的。

在和戈薩奇的談話中,布盧門撒爾提到了特朗普對司法系統的“謾罵和侮辱”,戈薩奇對布盧門撒爾說,特朗普這樣的表態“令人沮喪”也“令人泄氣”。

參議院負責審議戈薩奇提名的團隊發言人確認了布盧門撒爾的話,稱戈薩奇的確使用了這兩個詞。

但是,參議院少數黨主席舒默認為,戈薩奇這樣借參議員的嘴來批評總統的做法,還遠遠不夠強硬。

1月27日,特朗普發布行政令,限制來自敘利亞、伊拉克、伊朗、蘇丹、索馬里、也門和利比亞這7個主要穆斯林國家的公民進入美國,要求來自該多個國家的難民在120天內被禁止入境美國,該多個國家的普通公民在90天內被禁止入境美國。

行政令很快遭到來自法院的挑戰。3日,羅巴特作出裁決,在全美範圍內暫停實施特朗普頒布的限制難民等群體入境的行政令。於是,美國司法部就此向聯邦第九巡回上訴法院提出上訴,要求立即恢複禁令。

在向聯邦第九巡回上訴法院提交更多法律文件之後,上述法院已經舉行了聽證會,要求雙方各自通過電話進行半小時的陳述。上訴法院本周將會對此案做出判決,決定是否維持羅巴特法官的暫停判決。

1月31日,特朗普提名49歲的戈薩奇為最高法院大法官,以替代大法官斯卡利亞去世後留下的九人大法官中的空缺。特朗普把戈薩奇稱為“擁有高超的智慧、無可比擬的法學教育背景,忠誠於憲法,在獲得參議院批準後,將成為最高法院優秀的大法官。

大法官 大法 提名人 提名 批評 特朗普 特朗 侮辱 司法 民主黨 民主 怪他 不夠 強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953

美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聽證成笑話大會

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選戈薩奇(Neil Gorsuch)當地時間周二(3月21日)在國會接受聽證。然而,現場一度有點“失控”。

這並不是指參議員們和戈薩奇之間進行的針鋒相對的拷問和被拷問,而是在本應被認為是嚴肅和沈悶的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會上,不止一位參議員和戈薩奇大講笑話,戈薩奇還一度被參議員逗得前仰後合。

戈薩奇(左)與特朗普

當天的聽證會持續了將近10個小時,有幾位參議員似乎商量好要拿戈薩奇“開涮”。

先是北卡州共和黨參議員提勒斯(Thom Tillis)問了一個“他認為很重要”的問題:戈薩奇能不能向公眾澄清一下他的姓Gorsuch到底如何發音?

在得到戈薩奇親自澄清後,提勒斯大聲宣布:“全體聽眾們,正確的讀法應該是Gor-SUCH,重音在SUCH上。”這話引來戈薩奇和觀眾們一陣笑聲。

接下來的一位參議員則更誇張。也許是覺得自己不講這個笑話就對不起妻子,內布拉斯加州共和黨參議員塞斯(Ben Sasse)說,有一件關於最高法院提名人的“私事”,是美國民眾極其關心的。“我太太剛給我發了一條短信,她肯定不會料到我會把這條短信公開。她說,戈薩奇怎麽能堅持坐這麽長時間而不去小便?” 這話再度引來全場參議員和聽眾們的大笑,戈薩奇更是笑得幾乎要仰到椅背後面去。

塞斯說,戈薩奇已經堅持了5個小時原地不動地接受聽證提問。當天總共大約10個小時的聽證會,戈薩奇有兩次加起來總共40分鐘的休息時間,包括休息和午飯。

戈薩奇的聽證會將在周三繼續進行。

有了塞斯參議員拿妻子短信開玩笑的先例,亞利桑那州共和黨參議員弗里克(Jeff Flake)決定搬出自己的小兒子。“我想替我兒子問一個問題:你是寧願和100只鴨子大小的馬打架,還是和一只馬大小的鴨子打架?”

弗里克所提的這個問題是一個搞笑類社交網站的“網紅”題目,經常由粉絲們向自己崇拜的明星提出。

“你可以轉告你的兒子,我很少被問到無語的時候,但這個問題難倒我了。”戈薩奇眨了眨眼睛笑著回答。

弗里克參議員又追問了一個更搞笑的問題:“我哥哥剛才發短信讓我問你,你鍛煉的時候,法官法袍下面是否穿著運動短褲和跨欄背心。”

戈薩奇出聲地笑了笑之後回答,他決定使用“美國憲法第五條修正案”,即無論是在警察局、法庭還是在國會聽證會上,任何人都有權保持沈默,拒絕提供可能被用來控告自己的證據。

除了當天的多場笑話之外,一直以文筆出眾著稱的戈薩奇也多次在現場妙語連珠。

“當我成為法官時,他們給予的是木棰,而不是橡皮圖章。”戈薩奇表示,一名好法官不會成為政治人士,或讓政治影響他或她的決定。

有民主黨參議員提出了一些具體判例來考驗戈薩奇。他們詢問,在多大程度上能相信戈薩奇不會只代表大公司,或會支持普通民眾。戈薩奇對此回答稱:“一個法官必須確保每個人,不管貧窮或富有,不管強大或柔弱,都得到法律的同等保護。”

最高 法院 大法官 大法 提名 聽證 笑話 大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353

全球頭條丨美國威脅對敘利亞動武 美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陷入僵局

——CNBC——

【美國考慮對敘利亞“動武”】周四美國政府暗示考慮將敘利亞總統阿薩德趕下臺,此前白宮曾指責敘利亞政府應對發生在該國北部伊德利蔔的疑似化學武器襲擊負責。特朗普在啟程前往海湖莊園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前對媒體表示,發生在敘利亞的襲擊是反人類的,阿薩德就在那里,我猜就是他下令實施的,因此應該發生一些事情了(顛覆政權)。美國國務卿蒂勒森隨後表示,阿薩德所作所為證明他不配領導敘利亞人民,並呼籲俄羅斯認真考慮對阿薩德政權的支持。蒂勒森暗示推翻阿薩德政權的國際行動準備工作已經開始。據NBC報道,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周四晚些時候將向特朗普匯報相關軍事選項,包括對敘利亞空軍實施打擊,定點清除化學武器襲擊嫌疑人等。

——金融時報——

【聯合利華公布業務重組計劃】聯合利華周四公布了其宏偉的業務重組計劃。自2月1430億美元收購卡夫亨氏公司以失敗告終後,集團在首席執行官保羅·波爾曼的領導下開始對公司業務進行重新戰略評估和調整。根據計劃,公司將擁有145年歷史的品牌黃油等塗抹醬產品業務剝離,涉及Country Crock、 Flora及Stork等知名品牌。分析師預計,這項年產值32億美元的業務估值在75億-85億美元之間。為了增加股東收益,公司將剩余的兩個食品業務部門合並,並通過更高的股息及股票回購計劃增加股東收益,聯合利華今年將啟動價值50億歐元的股票回購計劃,將股息提高12%。近期多家公司正在重新考慮食品業務,利潔時本周一宣布考慮出售其暢銷芥末醬品牌,而達能在上周也將其有機酸奶品牌擺上了貨架。

——BBC——

【英國與歐盟試圖“緩解”脫歐談判緊張氣氛】在英國正式開啟脫歐談判前,英國首相特雷莎·梅與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周四進行了兩小時會面。雙方同意以“積極”的態度面對隨後的談判,在直布羅陀問題上則避免緊張態勢的出現。圖斯克此前曾多次警告脫歐談判可能不時會出現“火花”。特雷莎·梅強調,在脫歐問題上,英國希望離開歐盟後能繼續保持與歐洲的特殊夥伴關系,尋找建設性的解決方法。在直布羅陀地位問題上,英國將為直布羅陀尋求最佳的脫歐協議。直布羅陀是英國殖民地,不過西班牙從未放棄收複直布羅陀的要求,西班牙此次要求在歐盟脫歐談判方針中加入“英國脫歐後,影響到直布羅陀的決定必須得到西班牙議會的批準。”,引發了英國強烈不滿。

——華爾街日報——

【被質疑公正性 美國會情報委員會主席退出對俄調查】美國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努涅斯周四宣布暫時退出有關俄羅斯介入美國大選及特朗普團隊與俄羅斯方面關聯的調查。在國會道德辦公室完成被努涅斯稱為“錯誤並帶有政治目的”的調查前,相關工作將由三位共和黨議員完成,而努涅斯將繼續保留職位並完成委員會其他工作職責。上周努涅斯宣布有信息可以證明奧巴馬執政末期美國情報機構“偶然監聽”過特朗普及其競選團隊成員,並在沒有與委員會其他成員討論情況下向特朗普報告。美國會參眾兩院的民主黨領導人隨後以質疑其是否能夠在調查中保持公正、中立為由要求撤換其職務,並上訴國會道德辦公室。

——Reuters——

【忍無可忍 參院共和黨啟動“核選項”力保特朗普大法官提名】 由於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選戈薩奇( Neil Gorsuch)在民主黨阻撓下無法獲得足夠贊成票獲得任命,參議院共和黨決定選擇“核選項(nuclear option)”,通過改變規則使戈薩奇僅需簡單多數即可過關。雖然在國會100個席位中,共和黨占據52席擁有多數席位,但這不足以確保戈薩奇獲得任命。民主黨此前已明確表示將采取“程序性阻撓議事” (filibuster)策略去阻止批準提名所需進行的參議院全院最後表決,這就要求共和黨必須獲得60票以上的“超級多數”的支持才能通過相關決議。最終在周四的表決中,55票贊成45票反對的結果讓共和黨人“鎩羽而歸”。但這一舉動將改變參議院的根本性質,廢除美國歷史上參議院一直允許少數黨擁有阻擋或推遲多數黨意願的傳統。

——Bloomberg——

【捷克克朗與歐元脫鉤 瑞郎巨震一幕未上演】捷克央行今日宣布取消兌歐元的貨幣上限,捷克延續了三年半的抗通縮貨幣政策走向終結。消息公布後,捷克克朗迅速走高,歐元/捷克克朗自2013年11月以來首次跌破27的水平。截至周四布拉格當地時間下午4點,歐元/捷克克朗下跌1.6%,報26.62。相對而言捷克克朗的波動並不劇烈,2015年瑞士央行突然宣布取消歐元/瑞郎上限,瑞郎一度上漲41%。受此消息影響,東歐主要貨幣走強,波蘭茲羅提/歐元和匈牙利福林/歐元分別上漲0.2%。目前市場普遍預計,歐元/捷克克朗將在25-28之間運行。過去四年捷克央行已經買入478億歐元來平抑捷克克朗的走勢。

全球 頭條 美國 威脅 敘利亞 動武 最高 法院 大法官 大法 任命 陷入 僵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633

墮胎、控槍和宗教:美新任大法官將令判決趨向保守

經過數周內多次激辯和政治博弈,美國總統特朗普終於迎來了久違的勝利——由自己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終於得到確認,空缺一年多的最高法院第九席得以填補。

戈薩奇是誰

戈薩奇的非公開宣誓儀式將於10日在最高法院舉行,由首席大法官羅伯茨主持,從此他將正式成為第113位在最高法院任職的大法官,填補2016年2月安東尼·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大法官去世後空出的席位。

今年49歲的戈薩奇此前是科羅拉多州的一名上訴法院法官。從他成千上萬的判例中不難看出,戈薩奇是一個徹底的保守派,被外界視為斯卡利亞保守派意識形態的繼承者。

在他的一本關於安樂死的書中,戈薩奇表達了自己對於斯卡利亞的崇敬之情,稱斯卡利亞的離世讓他忍不住落淚。作為最高法院此前最重要的保守派,斯卡利亞曾公開對把法學和立法分離開來的做法表示支持,而戈薩奇對此同樣大加贊賞,此外,和斯卡利亞一樣,戈薩奇的寫作風格同樣樸實無華、直截了當。

戈薩奇(Neil Gorsuch)

在外界看來,特朗普“重新任命一名大法官以重建9人團隊”的命令其實就是找到第二個斯卡利亞。

特朗普在競選時就表示,當選後將會任命一名反墮胎並贊成槍支持有的法官。顯然,保守的戈薩奇在這兩方面均滿足要求。

他在上述關於安樂死的書中寫到:“故意結束生命就是在宣稱,生命的價值僅僅只是為了達到其他目的而具有的短暫的工具性作用……而所有人類的生命本身就具有其內在的價值。任何以個人之力剝奪人類生命的企圖都是錯誤的。”

在一個槍支重犯的聽證會上,戈薩奇也發表了關於司法克制這一哲學命題的看法:“國會本有可能寫出與現在的法律完全不同的法規,並且只要它願意,現在也同樣可以做到。但是根據法律秩序,法庭的職責就是要依據現行的法律進行裁決,而不是根據國會過去或者將來可能會改寫的法律。”

已逝的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

敏感問題待投票

根據白宮發表的聲明,從4月13日開始,戈薩奇就將與最高法院的另外8名大法官一起開始新一輪案件的審閱,決定要聽證的案子,並就不少敏感問題進行決定性投票。

備選的案子都涉及到美國現代生活中最敏感的話題,包括公共場合能否攜帶槍支,商業往來中能否基於宗教原因歧視同性夫妻,以及共和黨的大多數人可否不按比例剝奪窮人和少數人的投票權,從而在全州範圍內實行投票限制等問題。

4月底,戈薩奇將作為大法官開始參加他經手的第一個案子的聽證會。專家認為,這一案件可能會重新劃定教會和政府之間的分界線。除此之外,戈薩奇還將參與裁決新政府一些頗受爭議且在法律上紛繁複雜的問題,例如特朗普計劃禁止敘利亞難民及部分中東國家遊客進入美國的計劃。這些禁令在全美各地的法庭中都面臨多重挑戰,極有可能被提交到最高法庭進行裁決。

觀察人士普遍認為,戈薩奇的加入,將使最高法院的裁決向保守。在斯卡利亞去世之前,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中保守派以5:4占據多數。但自斯卡利亞去世後,對於一些涉及到如選舉權、工會及移民問題的如試金石一樣的案子,最終都以4:4的平分票數把最高法院分成兩派,最終維持下級法院的判定結果。

然而,戈薩奇對於司法相對克制,而大法官在未來案件中的判決也存在不確定性,這些因素使一些分析師認為戈薩奇在某些問題上可能與特朗普發生分歧,比如特朗普此前簽署的旅行禁令。顯然,對特朗普政府來說,頗為重要的是要避免重蹈覆轍,切忌像之前的老布什一樣,任命了一個替民主黨自由派投票的大法官大衛·蘇特(David Souter)。

在聽證會上,戈薩奇也被直接問到這一問題,但他一如既往地拒絕評論:“在案件真正呈交到最高法院之前,我將不會對任何有關於我今後會如何進行裁決的話題做表態。”

(實習生毛愛佳對本文亦有貢獻)

墮胎 、控 控槍 槍和 宗教 新任 大法官 大法 將令 判決 趨向 保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797

戈薩奇宣誓就職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

當地時間周一,尼爾·戈薩奇宣誓就任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戈薩奇的首場宣誓儀式於10日在最高法院舉行,由首席大法官羅伯茨主持,第二場宣誓儀式由提名他的特朗普總統主持,從此他將正式成為第113位在最高法院任職的大法官,填補2016年2月安東尼·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大法官去世後空出的席位。

上周五,戈薩奇以54對45票獲得通過。今年49歲的戈薩奇此前是科羅拉多州的一名上訴法院法官。

參議院曾於去年否決了前總統奧巴馬所提名的候選人當選最高院大法官。民主黨人擔心戈薩奇在對待企業違法上會過於手軟,助長腐敗在政壇和商界的擴散。

薩奇 宣誓 就職 美國 最高 法院 大法官 大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892

一波波案件壓來,但WTO大法官真的要不夠用了

世界貿易組織(WTO)上訴機構拉美籍大法官拉米雷斯-赫爾南德斯在任期結束時臨別寄語恐一語成讖:WTO真的面臨“窒息而死”的風險。

第一財經記者從權威渠道獲悉,在8月27日WTO的爭端解決機制例會上,美國再次明確表態,不會批準一位上訴機構大法官的連任申請,這意味著WTO爭端解決機制中的中樞——上訴機構將從今年10月起,面臨著僅剩下3名大法官和堆積如山的上訴案件的窘境。

WTO具有三大功能,即談判功能、政策審議和爭端解決機制。目前談判功能實際上停滯;政策審議就是撰寫報告,仍在運行,而目前WTO體系中最具有實質意義的就是爭端解決機制。

一位日內瓦官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美國在此次會議上發表了一篇長篇聲明,指出目前WTO爭端解決機制出現的嚴重系統性問題。

第一財經記者拿到了這份長達22頁的聲明,在其中美國以大量舉例形式指出了對WTO爭端解決機制下上訴機構的四項核心不滿原因,其中最重要的原因為美方認為上訴機構中的法官們在解釋WTO法律的過程中越界,審查有關成員國內法含義,此舉濫用了WTO法中並未賦予它們的權力。

面對美國想要讓WTO癱瘓的這一做法,歐盟決定出手幹涉。歐盟即將在下月提出WTO改革建議,並認為這一改革建議會充當“試金石”的角色:如美國真的是希望改革WTO,而不是希望拖垮WTO,就會對此建議有積極回應。

美對WTO上訴機構過於積極長期不滿

這是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駐WTO團隊首次在爭端解決機制例會上,以長篇幅敘述其對WTO爭端解決機制以及其上訴機構的不滿之情,且每段論點皆配有大量案例實證。

WTO上訴機構常設七位法官,韓國籍法官金鉉宗、歐洲籍法官範登博斯(Van den Bossche)以及拉米雷斯-赫爾南德斯的任期均在2017年結束,且後兩人均為第二任期,無法連任。

目前由於美方在程序方面的阻撓,上訴機構一直無法開啟法官“納新”工作,這導致上訴機構正式法官僅剩四人,即便如此,這四人其中的一位大法官斯旺森(Shree Baboo Chekitan Servansing)的任期即將在今年9月30日結束,若無法連任,WTO將面臨中樞機構——上訴機構瀕臨癱瘓的局面。而截至8月,美國已經連續11月阻撓WTO啟動新法官任命的甄選程序。

在此次的長篇論述中,美方指出四項不滿理由。最為關鍵的,美方認為上訴機構法官“逾越”權力,將WTO法律闡釋得超出了條約所預見的範圍。

實際上,這也是美方對上訴機構長期不滿的原因,即認為上訴機構在司法上的表現太過積極,且曾通過多個部門進行投訴,認為上訴機構並未對上訴案件中提到的問題發表意見,並且在沒有聽取成員意見的情況下就設置法規,在貿易救濟調查方面沒有給予WTO成員足夠的尊重。

而在此前USTR代表萊特希澤主持編寫的一份有關美國《2018年度貿易政策》的報告中,則直接用“激進主義分子”來形容上訴機構的法官們。

這份報告指出,WTO並不是美方此前預期中的那樣,成為各成員方制定新的和更好規則談判場合,實際上,有時WTO被爭端解決機制所控制,在那里激進分子一樣的“法官們”設法將他們自己的政策建議強加給會員國。

一位日內瓦貿易官員指出,在會議上美國表示,2015年以來,美方一直在對上訴機構無視WTO成員共同商定的規則的情況表示擔憂,且對上訴機構向成員們增添從未同意過的附加義務表示憂慮。

同時,該機構還發布有利於不公平貿易行為且違背公眾利益的反傾銷和反補貼行為裁決,發布不必需的咨詢意見並不斷無視90天裁決的期限規定。

為此,美方認定上訴機構的侵權行為破壞了制度,損害了WTO所有成員的利益。這位日內瓦貿易官員指出,為此美方在會議上表示,美國決定不支持斯旺森連任,並表示這不是對任何個人的拒絕,而是在基於對制度濫用的長期關切之下做出的決定。

只剩下3個大法官該怎麽“辦案”

第一財經記者從前述日內瓦貿易官員方面獲悉,此次墨西哥再次代表67個WTO成員要求“盡快開啟WTO上訴機構成員甄選程序”,以填補目前三位大法官空缺,並要求在30天內提交候選人名單,在60天內啟動甄選委員會推薦過程。

不僅不支持斯旺森的連任,美國在此次會議上還繼續否決了開啟其他新法官甄選程序的建議,並指出在美方提出的系統性問題解決以前,都不會同意開啟上述甄選程序。

這樣的前景令人擔憂:上訴機構中3名法官是該機構在理論上能夠得以運行的最低標準,按照規定,上訴機構處理每個案件至少需要3名法官,而實際上由於貿易案件所發生的區域同法官來自的國家之間存在敏感度,因此在實際案件中存在著需要回避的情況,目前除斯旺森之外,剩下的三名上訴機構法官分別來自美國、中國和印度。

與此同時,一方面WTO中樞即將面臨運轉不靈的局面,一方面一波波案件又向WTO壓來,在WTO爭端解決機制已然僅剩下4個大法官的情況下,僅在7月16日,因歐盟、加拿大、墨西哥、土耳其等國對美鋼鋁關稅實施關稅報複,美國就一口氣告了五個WTO成員。

據第一財經記者統計,截至8月份,今年WTO已經收到了30個磋商申請,而根據WTO給出的數據,2017年WTO共受理了17起案件,2016年為16起,2015年和2014年分別為13起和14起,即2018年截至8月WTO收到的案件數量已經是以往爭端的近兩倍或兩倍多。

對此,歐盟及其成員國感到無法再坐視不管。歐盟官員表示,將在下月正式提出改革方案,而美方是否認真對待該改革建議,將表明美方是否真心希望改革WTO,還是另有所圖。

“肯定是要揭穿(美國的)虛張聲勢,”歐洲議會貿易委員會主席朗格(Bernd Lange)對此表示,“9月歐盟將正式向WTO提出建議,啟動 (改革)進程,並檢驗誰真正願意進行改革工作。那些經常發表批評意見的人也要對改革做出承諾:這說的就是美國。”

此前,在7月25日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訪美後,美歐在共同聲明中表示,雙方建立高級別工作組,討論WTO改革問題。

而在會談中,歐盟拿出了三項建議,即改革WTO爭端解決機制、更新WTO規則以面對21世紀的挑戰以及改善組織的日常工作(在談判中推動開放的諸邊主義談判方式)。

(實習記者林然對本文亦有貢獻)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黃賓

一波 案件 壓來 WTO 大法官 大法 真的 要不 夠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838

最高院大法官猝逝掀美兩黨角力共和黨阻奧巴馬提名新法官

1 : GS(14)@2016-02-15 18:03:23

美國最高法院內資歷最深的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突然逝世,終年79歲。他留下的空缺旋即引爆了政治炸彈,社交媒體上的悼文,很快便被共和民主兩黨就繼任人爭拗洗版。民主黨奧巴馬總統表明會履行憲政責任提名新大法官,但控制參議院的共和黨憂最高法院天秤會向自由派傾斜,主張提名權應交下任總統,勢阻提名。


斯卡利亞周六早上在德州一個牧場出席私人聚會,被發現在房間死亡,當局未有透露死因,據報是在夢中與世長辭。自1986年獲列根總統提名,斯卡利亞坐鎮最高法院長達30年,是保守派大法官代表人物。雖然右傾,斯卡利亞卻跟自由派大法官相處融洽,民主黨對他也敬重有加,奧巴馬總統的悼文中讚揚他「對國家有傑出貢獻」,又指示聯邦機關下半旗致哀。曾在2000年關鍵判決中助共和黨的喬治布殊入主白宮,喬治布殊對斯卡利亞的離世表示哀悼,稱讚他是「傑出人物」;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克魯茲甚至盛讚斯卡利亞是「美國英雄」。




共和黨指提名應留給新總統

正因斯卡利亞生前德高望重,要在政治最撕裂的選舉年中,找一位各方都接受的繼任人,幾乎是無可能。原本,最高法院9名終身任命的大法官中,保守派佔多數的5席;如今斯卡利亞離世,自由派便跟保守派形成4比4的勢力平衡。假如較溫和的保守派大法官肯尼迪在某些爭議案件離隊,保守派甚至會處於弱勢。如今奧巴馬迅速表態會「在適當時候」提名繼任人,尋求任內安插多一名自由派法官的意圖相當明顯,但提名需要參議院確認;不難想像,參議院中佔多數的共和黨會全力阻撓。參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與多名共和黨總統參選人,都表明提名要留給下任總統。麥康奈爾說:「美國人民對於下一位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選,應有權發聲,所以空缺應等到有新總統時才填補。」參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稱,總統選舉年不通過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過去80年是「標準做法」。



空缺懸空 最高法院淪跛腳鴨

但如「等埋大選」,斯卡利亞留下的空缺要懸空最少11個月,這樣的話,最高法院未來一年隨時會淪為跛腳鴨,無法在重大事項作出終極判決,因為缺少了斯卡利亞關鍵一票,在多項爭議性極大的社會問題,例如正候審的墮胎、奧巴馬醫改、減排和放寬無證移民逗留等案件,陷入4:4僵局的可能性頗大,屆時最高法院的意見沒有約束力,將被迫維持下級法院的裁決。民主黨參院領袖里德表示,最高法院大法官空缺懸空近一年「史無前例」,是「可恥地放棄參院一大最重要憲法責任」。不過,共和黨人立心阻撓,有議員助理甚至直指,奧巴馬成功任命大法官的機會「少於零」。美聯社/法新社/路透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215/19491764
最高 大法官 大法 猝逝 逝掀 掀美 美兩 兩黨 角力 共和黨 共和 奧巴馬 奧巴 提名 新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978

中間派獲提名高院大法官奧巴馬促參院確認人選 共和黨難輕言阻撓

1 : GS(14)@2016-03-18 23:55:47

■加蘭(中)獲提名出任高院大法官,發表感言,總統奧巴馬和副總統拜登(左)鼓掌歡迎。美聯社



美國聯邦法院保守派「台柱」斯卡利亞逝世一個月後,總統奧巴馬終為接替人選揭盅,並為控制參議院的共和黨人出了一道難題。奧巴馬提名廣受左右兩派尊重的中間派法官加蘭(Merrick Garland)出任高院大法官,令堅持「等埋大選」全面抵制提名的共和黨陣營,出現動搖。


斯卡利亞上月逝世後,共和黨人怕奧巴馬趁機任命自由派法官,打破高院其餘八名大法官自由派保守派各佔一半的平衡,聲稱要等大選後出了新總統才任命,並揚言將抵制奧巴馬提名的任何人選,絕不會讓參院確認提名。



加蘭︰一生最大榮幸

奧巴馬前天在白宮玫瑰園宣佈人選時,指現任哥倫比亞特區聯邦上訴法院首席法官的加蘭,是「認真的人和模範法官」,不偏不倚且是「美國公認最精明的法律頭腦之一」,參院如不確認對他的提名,甚至連聽證會也不開,是「前所未有」的,並指「總統不會在任期最近一年停工,參議員也不應這樣」。加蘭發言時提及祖父母為避東歐迫害猶太人來美、自己家境一般,指得到提名是他「一生最大榮幸」,並指美國一大特點是「相信法院可撇開偏見和黨派之見,達到公義」,說時一度激動哽咽。民主黨參議員克羅布徹認為,加蘭在這兩極化年代想堅守司法獨立,提名能否獲確認前景未明,或令他份外感觸。奧巴馬這次沒提名亞裔或黑人女性創歷史,而是提名白人男性,而且不是徹頭徹尾的自由派法官,令一些自由派人士大失所望,但白宮官員指奧巴馬挑選一個法律履歷無可挑剔的人選,是要暴露共和黨人阻撓純粹政治掛帥,並指奧巴馬之前兩次提名高院大法官,其實都有考慮加蘭,但認為他可得共和黨人廣泛支持,留下這張牌待參院控制權易手時出。


■麥康奈爾(中)堅持高院大法官要由下任總統提名。美聯社

參院多數黨領袖堅持「三不」

奧巴馬特別提到,民調顯示2/3美國人認為參院至少要為大法官人選舉行聽證會。白宮和自由派團體裏應外合,向面臨改選的共和黨參議員施壓,如徵集數百名法律學者和律師向議員發游說信,並展開示威、電視廣告和社交網攻勢。共和黨參院領袖麥康奈爾前天重申要下任總統任命大法官,指無論加蘭資格如何,都不表決、不辦聽證會、不跟他禮節性會面。但其他共和黨議員的「三不」立場沒那麼堅定,參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和至少五名共和黨參議員都願見加蘭,部份議員更指如民主黨的希拉莉勝出11月大選,他們願在選後的「跛腳鴨會期」處理加蘭的提名,以免希拉莉提名更自由派人選。美聯社/路透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318/19534479
中間派 中間 提名 高院 大法官 大法 奧巴馬 奧巴 參院 確認 人選 共和黨 共和 難輕 輕言 阻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8347

特朗普揀大法官清一色白人

1 : GS(14)@2016-05-21 18:29:38

美國總統參選人特朗普尚未正式取得共和黨提名,前天就公佈11名他擬委任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名單,而且清一色是保守派白人。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亞2月離世後空缺仍未補上,加上其餘8名大法官中將有人退休,新任美國總統將要任命數位大法官。特朗普的名單有8男3女,全是保守派白人,其中信奉天主教的聯邦法官普賴爾,形容過墮胎合法化是「憲法歷史上最可憎的部份」。特朗普此舉明顯是要討好共和黨保守派系;他前晚亦於紐約拜見共和黨籍前國務卿基辛格,冀對方支持他的外交政策,爭取黨友支持。另外,聯邦選舉委員會公開特朗普提交的財務紀錄,可見過去17個月他的企業王國生意額增加1.9億美元(14.82億港元),收入達5.57億美元(43.4億港元)。美聯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520/19620042
特朗普 特朗 大法官 大法 清一色 白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824

保守派戈薩奇 獲提名大法官料遭民主黨拉布阻撓

1 : GS(14)@2017-02-03 03:10:07

■戈薩奇(左)獲特朗普提名為最高法院大法官,但料確認過程會受到民主黨阻撓。 美聯社



美國最高法院九個大法官席位其中一席,因保守派猛將斯卡利亞猝逝而懸空接近一年後,總統特朗普前晚宣佈提名上訴法院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補缺;假如提名獲通過,最高法院將重回「5比4」保守派佔多數的狀態。惟當前美國政治黨派分歧嚴重,民主黨料會以「拉布」阻撓確認提名。



白宮前晚舉行電視直播的儀式,隆重宣佈對戈薩奇的提名。特朗普讚揚他「具備出眾的法律技能,聰穎的頭腦,驚人的自律,獲得各黨派支持」,履歷「極盡完美」,是擔此重任不二人選。戈薩奇回應說,獲提名深感榮幸,若當上大法官,「將盡我所能做我們偉大國家憲法的忠實僕從」。他指法官職責是「引用而非改寫人民代表的立法成果」,「對自己每個判決都滿意的法官,多半是個糟糕的法官,因他追求的是自己想要的、而非法律所要求的結果」。


年僅49歲 25年來最年輕

擔任聯邦第十巡迴上訴法院法官10年的戈薩奇,年僅49歲,假如提名獲通過,會是逾1/4世紀以來,最年輕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他跟斯卡利亞一樣擁護「原旨主義」,主張嚴格詮釋憲法、不經現代角度過濾。預計他會在規管商界、跨性別權益、宗教自由及槍械管制等重大議題有重要影響力。在特朗普作出宣佈後,有反對者在最高法院外示威。提名如此正統人選,是特朗普對福音派和保守派的競選承諾。共和黨人對戈薩奇讚譽有加,參議院多數派領袖麥康奈爾指他「長期忠實引用法律和憲法」,並提到2006年參議院口頭表決一致通過戈薩奇出任上訴法院法官。惟今次戈薩奇恐無法再「贏得不同黨派支持」。按程序,戈薩奇要出席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會,獲得支持後再由全院表決。理論上他只要獲得參議院100議席中51人支持,提名即可通過。但民主黨並未忘記共和黨施「拖字訣」,令前總統奧巴馬去年3月提名的中間派法官加蘭無法獲確認,參院民主黨議員早明言會以眼還眼,料會利用「拉布」規則,要結束拉布就須有60票支持才可通過。這意味控制52席的共和黨,要爭取8個民主黨或多數跟隨民主黨陣線的獨立議員支持。戈薩奇的堅定保守立場亦無法減輕民主黨人疑忌。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指戈薩奇得證明自己「屬法律界主流」、且會「奮力捍衞憲法免被行政部門濫用」才會獲支持。眾議院少數派領袖佩洛西亦痛斥戈薩奇「仇視女性權利」,更警告說,讓戈薩奇加入最高法院,後果將是「嚴重不過」。不過亦有自由派讚戈薩奇處事公正。


結束兩派僵持一年局面

其實最高法院自1991年以來一直是5對4保守派壓倒開明派的構成格局,戈薩奇加入只是結束過去一年兩派僵持的局面,重歸保守派大多數;目前8位大法官有3位猶太人和5位天主教徒,戈薩奇倘加入,將是唯一基督教新教徒。法新社/美聯社/路透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202/19915555
保守派 保守 薩奇 提名 大法官 大法 料遭 民主黨 民主 拉布 阻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5084

大法官任命終身制為判決一錘定音

1 : GS(14)@2017-02-03 03:10:10

【話你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於1789年成立,根據憲法由9名大法官組成,以簡單多數表決方式為判決一錘定音。大法官任命全部為終身制,往往一做就數十年,因此人選舉足輕重。


平均任職15年

正由於大法官是終身制,除了自行辭職、年屆70歲要求退休或逝世,只有在被裁定叛國、貪污等嚴重罪名,才能通過美國國會罷免他們,而迄今沒有大法官被罷免。美國歷史中大法官平均任職15年,每兩年左右美國總統就須再提名一名大法官,目前最年長的是83歲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圖),在任期最久的則是由前總統列根提名的79歲肯尼迪,至今已任職30年。最高法院在墮胎、同性婚姻、種族歧視和死刑等具爭議案件上,對解釋憲法擁有最終話語權。若大法官人數因上述原因僅餘8人,最終表決以4比4打和,則會維持較低法院的原判。法新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202/19915566
大法官 大法 任命 終身制 終身 判決 一錘 定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5088

特促改議事規則剪布確認大法官任命

1 : GS(14)@2017-02-05 10:39:28

特朗普提名保守派法官戈薩奇(圖)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民主黨揚言「拉布」阻撓。特朗普鼓勵參議院黨友動用「核選項」(nuclear option),單方面修改議事規則應對,令僅須簡單多數即可「剪布」,並確認任命。國會目前若要終止辯論,須60票絕大多數支持,但共和黨在參議院只佔52席。特朗普前日就對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表示:「要是最後陷入僵局,我會說『如果可以,用核選項吧』。」麥康奈爾未有表態是否支持,但表示會盡一切方法讓任命通過。


非常手段深化兩黨矛盾

所謂「核選項」,即多數黨單方面修改議事規則,把結束辯論具爭議性議案的門檻降至51票簡單多數制。民主黨2013年用過這招,但由於這是非常手段,容易深化兩黨矛盾。尤其是最高法院大法官位置相當敏感,按美國政治傳統,議員應先取得共識而非強來。共和黨近日已顯示這種傾向。參院財務委員會的共和黨員在民主黨員抵制下,罕有地暫時廢除要有至少1名民主黨員在場的規例,強行以14比0票數通過衞生與公共服務部長和財政部長任命,稍後交全體參議員表決。美聯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203/19916286
特促 促改 議事 規則 剪布 確認 大法官 大法 任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526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