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资本外流探源

http://magazine.caixin.cn/2011-11-25/100331346.html

  短短两个月,中国外汇占款由月增2000多亿元逆转为负增长,引发市场对短期资本是否流出的强烈关注。

 

  央行最新数据,在10月贸易顺差环比微增、外商直接投资(FDI)平稳的情况下,外汇占款余额却比9月减少248.92亿元,近四年来首次负增长。“‘热钱’大幅流出中国”的看法随即盛行,与8月外汇占款猛涨时“短期资本流入中国避险”的观点大相径庭。

  近年来,外汇占款是中国流动性的最大来源,其负增长自然引发市场对流动性紧张的担忧。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预期由此升温,甚至有机构称“年底前准备金率随时都有下调可能”。

  不过,也有一些市场信号与此相悖。在外汇占款减少、银行因存款准备金缴存范围扩大需追缴准备金的同时,10月银行间市场利率却出现下行,显示流动性状况有所缓解。

  央行公布数据次日,市场传出浙江农信系统部分银行准备金率下调。但与市场预期不同,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并没有释放宽松的信号,除了发行150亿元 1年期央票,还进行了150亿元的28天正回购操作,继续资金净回笼。有分析认为,这说明外汇占款余额负增长可能并非资本流出所致,而是与2007年12 月类似,因金融机构的一些特别操作导致。

  与外汇占款波动相关,9月下旬,海外一年期人民币无本金交割远期(NDF)出现贬值预期,目前仍在升值与贬值之间波动。在外围动荡延续的背景下,如果短期资本确实开始流出,人民币汇率会呈现怎样的走势,国内宏观政策又应如何操作?

主因或非“热钱”流出

  10月中国金融机构外汇占款余额初步数近25.49万亿元,较9月末下降248.92亿元,这是自2008年1月以来,当月外汇占款余额首次出现负增长。

  此前,当月新增外汇占款经常动辄增加上千亿元。今年8月,外汇占款更一度大幅增加3769.4亿元,超出当月贸易顺差和外商直接投资(FDI) 之和达2096亿元。国泰君安证券宏观分析师汪进认为,扣除贸易顺差和FDI后,按外汇占款口径计算,10月“热钱”流出高达293亿美元,规模与 2008年四季度及2010年二季度相当。他认为,以美国恐慌指数VIX为代表的风险指数是影响中国“热钱”流动的重要因素。风险上升时期,资金将回流美 国,中国“热钱”显现流出风险。目前,美国风险指数仍在高位,中国“热钱”流出符合预期。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告诉财新《新世纪》,外汇占款负增长与近段时间国际资本看空、做空中国经济及人民币贬值预期有关。因对中国经济增长 “硬着陆”、地方债风险的担忧,国际资本可能正流向美元资产寻求避险,而人民币在海外市场的贬值预期使得一些投机资本逃离中国。

  建行高级研究员赵庆明则对财新《新世纪》记者称,外汇占款余额减少,不仅是“热钱”可能流出的因素,也与9月底以来人民币NDF报价出现逆转有关,导致居民更倾向于持有外汇和积极购汇。

  统计数据的走势也佐证了这个分析,9月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为260亿美元,环比降幅高达31.2%。央行数据也显示,10月金融机构外汇存款一改下半年来波动走低的趋势,当月增加70亿美元,创下年内新高。

  此外,一度被质疑推高外汇占款的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近期在一定程度上也出现拉低外汇占款的变化。三季度人民币结算收付比继续上升,从二季度的1∶2.9上升至1∶1.67,出口结算使用人民币占比的增加,意味着进入境内的美元减少,结汇产生的外汇占款下降。

  也有研究者质疑,从国内的流动性变化上看,资本流出或许并不严重。10月末金融机构外汇占款减少的同时,银行需要为保证金存款缴纳约2200亿元准备金。同期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注入890亿元,而流动性却并未过紧,银行间市场利率持续下行。

  瑞银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分析称,这也许由于政府存款流出国库并转为商业银行存款,或是由于资本外流并非如表现的那样严重。

  长期关注国际资本流动的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谢亚轩也对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如果资本真的持续流出,人民币汇率会有较大波动,银行间市场也会 出现资金紧张,但10月的外汇市场和银行间市场均不支持资本明显流出的结论。上次新增外汇占款负增长发生在2007年12月,是由中投公司注资导致的外汇 占款减少。这次也很有可能与类似操作有关。

  目前公布的只是金融机构外汇占款数据,而央行的外汇占款数据并未公布。谢亚轩说,“上次二者一度发生背离。”另外,外管局的10月代客结售汇数 据也尚未公布,要更全面的看统计数据,才能对全貌做出判断。“初步估计,10月外汇流入规模较此前会下降,但整体流出的可能性不大。”

政策扰动轻微

  对未来外汇占款的走势,赵庆明称,外汇占款的小幅走低可能持续一段时间,但未来还将回升。从长期来看,人民币仍有升值压力,在全球经济疲软环境下对国际资本具有吸引力;同时,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与资本和金融项下顺差还将持续,不可能突然发生逆转。

  谢亚轩也表示,未来一段时间,中国仍将保持贸易顺差。进入11月,海外NDF市场升值预期已经企稳,如果欧债危机继续恶化,短期资金流动会受影响,但规模不易测算。预计到明年一二月,外汇占款都处于低位,但持续恶化或流出是小概率事件。

  外汇占款近年已成为央行释放流动性的主要渠道。此次外汇占款余额负增长是否引发存款准备金率的下调,对此各方判断并不一致。

  国泰君安汪进认为,2008年9月“热钱”持续流出,央行在10月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而2010年4月“热钱”流出,导致当时存准率上调延后。目前“热钱”流出及货币政策重新宽松,意味着年底前准备金率随时有下调可能。

  鲁政委则认为,此次外汇占款规模只下降了200多亿元,与此前每月增加两三千亿元相比,“根本不算什么,不会对货币总投放量构成较大影响”。另外,外汇占款只是形成货币投放的因素之一,也应关注财政存款在年底集中支出,这对货币供应也可能构成压力。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财政性存款已达4.23万亿元。鲁政委预计,货币条件并不会因外汇占款减少而发生大的变化,年底前不会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年内仍是略微增加信贷额度、调整动态差别准备金率参数、减少公开市场回笼量为主的“微调”。

  央行的态度也是如此。数据公布后第二天,央行继续在公开市场上回笼资金,发行150亿元1年期央票的同时,还进行了150亿元的28天正回购操 作。同日,央行网站发布的新闻稿中,央行副行长胡晓炼称,“当前要继续坚持稳健货币政策的基调和取向,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巩固好宏观调控的成果”。

  谢亚轩称,央行通常会根据商业银行的超储率来判断银行资金状况,这一数据每日更新,结合央行近期的操作和对外汇占款走势的判断,全面调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性不大。

  与资本流动相关的另一个政策工具是人民币汇率。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1月19日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时称,9月下旬至11月初,海外无本金交割远期 外汇市场出现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这不是人为决定的,是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反映。“我们正在密切关注人民币汇率出现的新变化,并将继续按照主动性、渐进 性、可控性原则,稳步推进改革,增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的弹性。”

  进入11月,人民币对美元持续贬值。11月24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为6.3570,较11月4日的最高点贬值0.64%。汪进认为,在“热钱”流出的背景下,人民币的短期贬值或将持续。

  谢亚轩则认为,综合央行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的表述和高层表态,人民币汇率在未来一段时间进入平台波动期的可能性较大,升值幅度可能从此前的年均5%-6%降至3%左右。

  “要抓住这次机会,扩大人民币双向浮动。”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在国际资本净流出的时候,应该允许人民币贬 值。这样国内货币政策会更自如,应趁机在加息的同时降低存款准备金率。这种组合操作不仅不必再担心加息导致“热钱”流入,在外部流入资金减少时,国内信贷 投放的增加也会缓解社会总流动性。

  财新《新世纪》记者李雨谦对此文亦有贡献

資本 外流 探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610

資金外流,當心!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11-23/100464482.html
持續了近十年的人民幣對美元的升值預期已經在2011年底結束,外匯遠期市場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預期落入了貶值區間,並一直持續了三個季度。然而自10月起,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竟連續多日封於漲停,中國經濟恰在此時開始企穩,投資者不由得生疑:「熱錢」又回來了麼?

  資金回流東亞市場是比較確定的。9月以後,歐元對美元在此期間下跌了3%,亞洲貨幣(除日元外)對美元反而升值了2.7%,韓元對美元升值幅度更達到4%。美元對港幣匯率多次觸碰區間下限,香港金管局多次入場干預。離岸人民幣遠期匯率明顯回升。股票市場的相對表現印證了這一猜測,9月起,標普500的回報率開始明顯低於香港恆生指數。很明顯,投資組合資金正在從美國湧向東亞。

  如果資金流向香港,有沒有流入內地呢?宏觀上看,不但沒有流入,反而有流出跡象。今年前三個季度,國內私人部門大舉增持了外匯資產,淨結匯佔外匯收入的比例僅為40%,而2003年至2011年這一比例平均值為120%,最低的年份也在95%,境內外匯存款快速增長,且前三個季度有大量外匯收入留在境外,海關口徑的外貿順差超過外匯管理局口徑的貨物貿易項下銀行代客涉外淨收入1000億美元以上。2009年同期也出現過這樣的差距,不過那時幅度僅有500億美元左右。按照以往的經驗,當人民幣有升值預期時,海關口徑貿易順差往往低於外管局口徑貨物貿易項下銀行代客涉外淨收入,大量外匯選擇在貿易項下匯入結匯;而人民幣有貶值預期時,外匯收入往往滯留境外。10月,外匯貸款增長200億美元,貿易順差320億美元,而外匯存款僅增長了38億美元,可以估計10月外匯流出或滯留境外規模達到400億至500億美元。因此,內地與香港面臨的資本流動環境大相逕庭,面臨的不是資本流入,而是資金流出或滯留海外的環境。中國的對外金融淨資產已經從2011年6月末的1.99萬億美元跌至1.75萬億美元。

  既然資金大量流出,那麼為什麼國內即期外匯市場上,人民幣對美元卻是屢屢漲停?一般而言,外匯市場上人民幣走強意味著結匯需求較高,私人部門結匯意味著私人部門向商業銀行賣出外匯,商業銀行人民幣資金運用中外匯佔款增加,同時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上將形成外匯資產,商業銀行將不願持有的外匯賣給央行,商業銀行準備金賬戶中的基礎貨幣增加,同時在央行資產負債表上形成外匯資產。因此,一般而言,外匯佔款增加都會意味著商業銀行和央行的外匯資產增加,但9月的情況十分異常,外匯佔款增加了1300億元,而商業銀行的外匯資產竟下降了超過900億元,央行的外匯資產增加了僅有135億元。惟一合理的解釋是「私人部門將存放在境內銀行的外匯存款結匯,央行為了維持匯率穩定入市干預投放人民幣規模很小,僅135億元,大概有相當於300億元人民幣的外匯存量資金脫離境內。以此來看,人民幣的屢屢漲停並不意味著有大量資金結匯,主要是央行干預較少,單邊預期使得外匯市場缺乏流動性造成的。10月外匯佔款僅僅增加了216億元,從已經公佈的數據推算,商業銀行外匯資產還會繼續下降約1000億元。

  自去年下半年以來,私人部門還只是更多增持外匯資產,新取得的外匯收入出現了滯留境外的跡象,但並沒有把資金匯出境外,而9月以來,卻有如此明顯的資金流出,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最直接的原因是境內商業銀行下調了外幣存款利率,一方面推動了外匯存款結匯,一方面推動外匯存款流出。此外QEⅢ的推出使得資金重歸開放的東亞風險資產市場,外匯流出的動力進一步增強。如果這一趨勢持續,會給國內的流動性環境和資產價格構成壓力,需要密切關注。■


資金 外流 當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230

「賤價」入股璨圓 中國最大磊晶廠的盤算 三安光電敲響 台廠人才、專利外流警鐘

2012-11-26  TWM
 
 

 

中國第一大LED龍頭三安來了!十一月初三安入股台灣第二大LED磊晶廠璨圓,引起市場廣泛討論。

究竟三安圖的只是商業合作、還是另有打算?面對中資挖角人才偷學技術,台廠又該如何因應?

撰文‧楊卓翰、林宏文

場子內,氣氛歡騰。兩位科技業的董事長,一位是台灣璨圓的簡奉任,一位是中國的三安光電的林秀成,拿著股份認購協議書,在台上滿面笑容地握手拍照。場子外,卻驚聲四起。

十一月十二日,台灣發光二極體︵LED︶廠璨圓通過發行私募,引進中國LED巨頭三安光電,以不超過新台幣二十三億元,取得一九.九%的股權,成為璨圓最大法人股東。表面上,璨圓可以藉由三安進入中國照明市場,而三安可以藉由璨圓拿到三星、LG等日韓背光需求;但是,這樁交易卻暗藏玄機。

雖然金額不大,但這是台灣開放第三波中資來台的首次參股;更讓人關心的是,三安入股價格才十九.六元,低於淨值二成以上。從業界到媒體,大家都驚訝,台灣的LED產業真的是「慘業」,只值這個價錢?

官方扶植 三安近年擴產積極三安光電乃是中國官方扶植的LED巨人,近年擴產積極,今年大陸LED設備支出高達七.一九億美元,足足是台灣的兩倍;其中,三安所占支出就超過一半。不過,台灣最大的LED路燈廠商賀喜總經理林振鋒表示:「雖然三安的產量擴張速度驚人,但是業界都知道,他們的品質沒有台灣好。」LED一直都被視作「工藝型製造業」,光有機台不夠,還得靠工程師用經驗調整機台,才能提升良率品質。「台灣的技術雖然領先大陸,但是這個優勢不會持續太久。」林振鋒憂心。

事實上,三安為了追趕晶電,過去曾大舉挖角晶電的主管與工程師,好讓生產技術得以快速追上晶電。根據統計,台灣大約有二百位LED員工被挖角到大陸,其中三安從晶電挖角就超過一百位。

一名上游業界高層就說:「三安營收六成都是磊晶片,與璨圓極度重疊;入股璨圓又沒有控制權,能討到什麼好處?說可以藉台灣增加國際市場銷售,這是應付外界的說法。」他指出:「不少中資的目的,就是要台灣的技術與人才;以前是偷偷挖,現在是當你的大股東,公開派董事進來,正大光明的搶。」璨圓雖強調不會給三安技術專利授權,而法令也規定大陸入股企業不可指派經理人;但三安的狀況在業界聞名,台灣廠商大門敞開,不免令人擔憂。

「大陸科技產業和我們的差距越來越小,除了雄厚的資金外,重點還是人才開始趕上。」台大電機資訊學院院長郭斯彥擔憂,「三安現象」有可能從LED產業擴散到台灣其他科技業,「像IC設計這些靠大腦的,不是靠資本,人才是最關鍵的資產,若人才沒了,業績就沒了。」人才、專利 台資要築起金鐘罩人才的出走,也潛藏著專利流失的危機。中美晶董事長盧明光評論說:「三安參股,有機會取得中國市場,這是好機會;關鍵是璨圓如何築起人才和專利『金鐘罩』,不讓對手挖走。」每次談到對岸挖角,晶電董事長李秉傑都很痛心,台灣企業要到大陸去主張專利被侵權,中國的法院根本也不理;因此,晶電在擴充大陸市場版圖時,均採取去大陸設立合資廠的模式,而不以邀請大陸企業參股的方式,以確保技術及營運自主性。

台廠在國際專利訴訟上雖然總是吃虧,但購併老將盧明光提醒台灣企業,「專利授權一定要徹底,生產和研發裡的每一個環節都不能少;璨圓因為之前才和日本三井做了專利布局,這方面他們的觀念絕對不馬虎。」盧明光提醒,「除了LED,因歐美對中國太陽能『雙反』 (反傾銷、反補貼),未來大陸很有可能會在台灣設廠,增加台灣投資。」因此,中國資金來台投資太陽能的情況,一定會越來越多。面對中資來台投資科技業的趨勢,眾達法律事務所所長黃日燦指出:「現在全球經濟都不好,情況相對好的中國來台投資,也是理所當然;如果連大陸企業都不來,那反而大家要叫慘!」他呼籲大家應該以平常心來看待三安案。

隨著經濟部檢討第四階段中資來台鬆綁,未來面板、半導體等七大關鍵性產業,可能會取消「不具控制能力」限制,也就是拿掉中資持股須低於五○%的規定,只用專案審查方式把關。可以預見,台商在結合中資、搶進大陸市場的同時,如何保持人才及專利的獨立性,將成為台灣企業必修的重要課題。


賤價 入股 璨圓 中國 最大 磊晶 晶廠 廠的 盤算 三安 光電 敲響 臺廠 人才 專利 外流 警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269

阿里研究之:淘寶的站外流量生態 李妍

http://xueqiu.com/8689584849/30512472
作者:i美股資產管理/李妍

對於$阿里巴巴集團(BABA)$ 這種確定的不能再確定的標的,用戶量、交易規模、增長率、利潤率這些數據,你可以隨心組合,並和同類公司進行比較,但結論可能都指向一個 ---- BABA好強大。。。其實市場對於此類歷史數據的分析比較已經相當充分了,繼續重複的意義似乎不大,不如換一個角度,試著拆解阿里所搭建的一環又一環生態系統,深入理解阿里的商業模式和競爭力。

阿里集團2014財年總營收525億元人民幣;其中86%,即451億元,由中國本土電商業務貢獻,其餘為海外電商;再細分,當中94.5%即428億元,由淘寶、天貓、聚划算三大本土零售平台貢獻,其餘為本土批發平台AliExpress貢獻。很明顯,淘寶天貓聚划算三大平台是阿里的核心業務,為集團貢獻了超過81%的收入,不如,就從三大平台說起。

都說淘寶平台(包括淘寶、天貓、聚划算)做的是「賣白粉」的生意,流量推廣支撐起三大平台主要的收益,並且由於業務天然離交易近,讓這種流量推廣的模式越發高效。

直通車和鑽展是大家最為熟知的淘寶推廣模式,簡單來說,就是讓賣家出價競拍相對顯眼的展示位置,提升淘寶用戶點擊推廣商品的概率。這是淘寶的內部流量推廣生態,淘寶還通過聯盟的形式,整合了全網流量,搭建了站外流量生態,成為了百度聯盟之外的又一大聯盟體系。

作為一家巨無霸公司,招股書能給說透的實在有限,於是我花了幾天時間泡在阿里媽媽網站上,也請教了 @朱時雨 等前輩,發現一些比較有趣的現象。

查看原圖
為了鼓勵更多更優質的網站和個人加入聯盟體系,百度和阿里每年都會召開大會(百度聯盟大會、淘寶聯盟武林大會),公佈最近一年聯盟的成果及變化:

2011、2012、2013年,$百度(BIDU)$ 聯盟分成總額分別為,11.5億、19.2億、37億元人民幣,預計2014年70億;
2011、2012,淘寶聯盟分成分別為15億、30億,預計2013年分成將達50億;

兩大聯盟不僅極大程度上利用了這些站外流量為自己創造價值,而且是整個互聯網生態的重要組成,為大大小小的網站和個人創造共贏的機會。

淘寶聯盟的成員是誰,聯盟體系是什麼樣的?

淘寶聯盟養活了一大批大大小小的站長,是微博大號營銷的重點變現渠道,也是曾經美麗說蘑菇街商業模式所倚重的基礎,淘寶聯盟幾乎遍佈互聯網的每一個角落,大到門戶網站、視頻網站等主流媒體,小到個人博客、空間、聊天工具等,都是聯盟廣告頻繁展示的地方。它的具體形態主要是淘寶客和櫥窗展示:

1.淘寶客:
查看原圖
推廣途徑:微博、空間、論壇、貼吧、網站、聊天工具等;
操作方法:淘寶客獲得推廣代碼,交易成功後,獲得佣金;
收費模式:CPS,按成交收費;買家根據商品定價和毛利的不同,自由設定佣金率,比如3C佣金率通常較低,減肥保健類通常非常高;
分成比例:90%。賣家通過支付寶交易並確認收貨後,系統將自動將應付佣金,從賣家收入中扣除,並記入淘寶客預期收入賬戶,結算時間為每月20號,其中需要扣除佣金收入的10%作為技術服務費,結算後會進入賬戶餘額。

2.櫥窗推廣:
查看原圖
推廣途徑:門戶網站、視頻網站、垂直網站、微博右側和下放廣告等;
操作方法:相當於阿里媽媽向第三方網站批發流量(廣告位),以櫥窗的形式展示直通車等付費賣家的推廣商品,阿里媽媽會根據人群、行為等維度進行定向推廣,當然,本質上錢還是淘寶賣家出的;
收費模式:CPC為主,按點擊收費;
分成比例:根據第三方網站覆蓋用戶規模和流量質量的不同,和第三方協定差異化的定價策略,綜合分成比例尚不明。

查看原圖
上圖來自於阿里媽媽網站,展示了淘寶客和櫥窗推廣的前幾大聯盟成員的周收益情況:前十大淘寶客周收益都在百萬人民幣的量級, 櫥窗推廣前十大網站的周收益在幾十萬的規模,可以看出淘寶聯盟的變現效率之高。

那麼,這些賺錢的聯盟成員主要是哪些?我們目前可追溯的數據,只有2012年淘寶聯盟大會上,公司對外分享的一組,關於2012年淘寶聯盟不同類型媒體分成的歷史佔比情況:數據顯示,在2012年30億元分成金額中,廣大個人站長從阿里媽媽獲得的分成最多,近10億元,佔比31%;其次是蘑 菇街、美麗說等導購分享網站,佔比21%(近期遭遇阿里封殺,2014年開始自建電商平台);入口型媒體、垂直網站、門戶視頻、第三方代理分別佔比19%、15%、12%和2%。(歡迎補充近期數據)

聯盟體系對bidu、baba意味著什麼?

百度聯盟和淘寶聯盟構成了中國互聯網最大的兩個聯盟生態,它們不僅是廣告媒介,又是廣告代理。在這個生態系統中,百度和阿里的平台接入了互聯網大大小小的網站和個人站,通過匹配廣告主和用戶的需求,使網站運營主體和個人能夠方便的通過該體係獲得收益,作為代理商,百度和阿里從中抽取部分收益。

從公開數據看,兩大聯盟過去一年為聯盟成員創造了近四五十億的收益,並且每年都有不錯的增長,換個角度理解,百度和阿里在流量購買上花的錢越來越多,也體現了聯盟體系對量大巨頭所打造的重要性。那麼,站外流量為它們創造了多少價值?

查看原圖
對於百度,2013年百度的流量購買成本TAC 37億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增長91%,TAC佔營收比重逐年增大,2013年佔比11.6%,按照百度目前約40%的綜合分成比例計算,百度聯盟為百度貢獻了92.5億元人民幣,佔2013年百度營收319億元的29%,是一個不小的份額;(註:聯盟收入 record on gross basis)

阿里的情況略微複雜,並且阿里招股書並沒有給出這方面較充分的數據。2012、2013、2014財年(截至2014年3月31日)阿里本土零售業務(淘寶天貓聚划算)總營收156億、291億、451億元人民幣,按照公司在淘寶聯盟武林大會上給出的數字來算,流量獲取成本也有10%左右,但並不是淘寶聯盟收入全部按照gross的方式計入公司營收,櫥窗推廣收入record on gross basis,淘寶客佣金收入則record on net basis(10%),並且基本是沒有成本的,因此淘寶的流量獲取成本實際並沒有那麼高;這個比例究竟是多少,就不得而知了,因為我們不知道淘寶聯盟分成當中淘寶客和櫥窗推廣分別是多少。此外,由於不清楚櫥窗推廣和第三方網站的綜合分成比例是多少,因此,無法計算淘寶聯盟這個生態,為阿里的本土零售業務貢獻了多大比例的收入。

但我相信,淘寶聯盟對於阿里的價值的絕不侷限於分成,作為一家電商網站,無論產品形態千變萬化,本質上淘寶的終極目的仍然是將全網的流量更多的引入淘寶網(包括天貓聚划算)這個destination,讓更多的用戶來淘寶逛(點擊)、來消費(交易),客流越多、轉化率越高,對商家越有吸引力,從而淘寶從付費賣家身上賺取的CPC和交易佣金也就越多。這裡解釋下交易佣金,除了線上推廣費外,天貓、聚美上通過支付寶完成的交易,根據商品分類,賣家需要向平台支付0.3-5%的交易佣金,這部分收入佔阿里本土零售業務收入的高達28%。這就能理解,為什麼淘寶願意將90%的佣金分給淘寶客,一年分幾十個億給聯盟成員看上去沒任何顧慮,淘寶變現模式的變化多端令人佩服。



歡迎阿里媽媽們、淘寶聯盟們來批評、補充。[俏皮][俏皮]


阿里 研究 淘寶 的站 外流 生態 李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7632

中國管控資本外流影響幾何?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4854

中國正在加強對資金外流的管控,而全世界都會受到影響。

中國政府原則上不允許中國居民購買海外房地產和股票;且根據國家外匯管理局規定,個人結匯年度總額及售匯年度總額上限每人每年只有等值5萬美元。但華爾街日報報道,富人依然能將他們的資金轉移到海外。中國人已經成為美國等房地產市場上規模最大的國際買家,並助長了澳門賭場的繁榮。

資金外流有很多途徑,例如企業虛報進出口、個人使用地下錢莊等。還有一些存在爭議的辦法,比如中國銀行“優匯通”服務讓客戶向國外大筆轉移資金。而在博彩中心澳門,富豪們會依靠中介人在澳門借錢,回去之後再還。普通賭客則使用中國銀聯卡在賭場進行虛假的購買活動,套取大量現金。

投資銀行藍橡資本(North Square Blue Oak)駐北京主管Oliver Barron表示,政府似乎有意願收緊。中國商人希望將資金匯出境外,而政府註意到了資金外流現象,正采取應對措施。

博彩業最先感知寒意

中國加強資本外流的控制令澳門博彩業資本最先感受到寒意。7月份澳門博彩行業收入連續第二個月下滑,同比下降3.6%。

美高梅中國(MGM China)首席執行官Grant Bowie表示,中國加強對資本外流的控制代表了政策的重大調整,這使得中國大陸遊客到澳門更加慎重。

新華社報道,針對多家媒體報道的澳門賭博和資金外逃中隱現銀聯卡身影,中國銀聯在3月份表示,其支付網絡加強了對境外非法套現的審查。將多方聯合加大打擊銀行卡洗錢等違法行為。

華爾街見聞網站曾有文章提到,許多人在澳門賭場里,通過使用銀聯卡進行虛假奢侈品交易獲取現金。此後澳門金管局限制在賭場內的珠寶和其他奢侈品店使用銀聯卡。

華爾街日報援引為賭場提供顧問服務的IGamiX執行合夥人Ben Lee稱,那些可以用銀聯卡買珠寶的銷售點出現在賭場里面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推動賭場業務發展。因此清除這些銷售點,對業務增長會有不利影響。

全球房地產業受影響最大

受中國實施控制資金外流影響最大的將是全球房地產業。中國買家提振了悉尼、渥太華、倫敦等地房產市場。從這些地方的房價來看,這些買家匯往境外的資金遠遠超過了外管局規定的一年5萬美元限制。

不過房地產投資者青睞的一個資金轉移服務——中國銀行的“優匯通”業務可能被關閉。當局還在努力和美國監管機構達成一項協議,迫使美國的銀行披露其中國儲戶的資產詳情。

華爾街見聞網站此前有文章提到,中國國內大行已暫停一個中國央行批準的人民幣跨境轉帳試點項目。暫停時間正是在中國央行調查中國銀行“優匯通”業務涉嫌洗錢後。

而資金外流管控措施給一些在海外開發項目的中資房地產開發商構成負面影響。

碧桂園嘗試將馬來西亞金海灣(Danga Bay)的濱水區項目的1萬套住宅中的部分出售給大陸買家。該公司在2013年年報中表示,金水灣的首個國際項目取得了巨大成功,簽約銷售額達到人民幣70億元。但華爾街日報援引知情人士稱,今年碧桂園遭遇了大量解除購房合同的現象,而且主要來自中國客戶。


中國 管控 資本 外流 影響 幾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986

俄羅斯政府:2014年資本外流規模或達1200億美元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524

20140722putin

在烏克蘭危機的作用下,今年俄羅斯經濟最重大的一個主題就是資本外流。據國際文傳電訊社報道,俄羅斯經濟部認為,2014年資本外流規模或將達到1200億美元,差不多占俄羅斯GDP的10%。

今年7月,俄羅斯央行將關鍵利率上調50個基點至8%。這一舉措也被視作是前段時間烏克蘭局勢緊張、美歐擴大制裁後,俄羅斯應對大規模資本外流的措施。

華爾街見聞網站曾介紹,7月9日俄羅斯央行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截至當時為止,已有450億美元逃離俄羅斯,這幾乎達到了俄羅斯4%的GDP。

然而,今年5月份,歐洲央行無意中透露出來的數據更為驚人,歐洲央行表示,烏克蘭危機爆發以來,俄羅斯實際的資本外流規模估計已經達到2220億美元,比俄羅斯自己承認的數字高出4倍,這顯示美歐對俄制裁已經對其經濟產生了嚴重的沖擊。

與此同時,普京居高不下的國內支持率令人驚訝。據蓋洛普民調顯示,普京目前支持率高於80%。然而,外逃的資金似乎不能夠側面證實普京在國內的高支持率:今年上半年外逃的資金已經達到了2013年全年的金額。如果民眾真正支持普京,資金理應不會大量外逃。

很少有人將支持率與資本外逃聯系在一起,但他們卻是普京主義的核心。普京給予普通俄羅斯人穩定的生活和大量的政治宣傳,然而,俄羅斯富豪卻被允許將資產轉移至海外。

普京一直被和重建俄羅斯聯系在一起。然而事實上,自他2000年就任以來,大量資本外逃,而腐敗則蔓延至俄羅斯各個角落。而普京對此並未加以制約。因為如果他采取行動,就意味著失去俄羅斯精英階級的支持。而精英階級的資源和渠道幫助了普京獲得成功。

此前華爾街見聞曾介紹,受歐美制裁和資本外流的壓力,普京政府開始越來越多的向中國伸出橄欖枝,計劃取消以往對中國投資的非正式限制,以刺激俄羅斯經濟。普京希望將中國資金引入房地產、基礎設施和天然氣資源中。

當然,中國並非在所有領域都將獲得準入,俄羅斯將在黃金、鉑金、鉆石和高科技項目中設置“投資紅線”。

 
俄羅斯 政府 2014 年資 外流 規模 或達 1200 美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879

【金磚記事】南非遭遇雙殺:美聯儲令資本外流 商品大跌扼殺複蘇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830

一方面是大宗商品價格大跌,另一方面美聯儲可能加息令資本撤離新興市場,令南非債券收益率遭遇過去八個月最糟水平,且前景不容樂觀。

根據約翰內斯堡股票交易所指數顯示,本幣債務價格在九月出現年內首次下跌,跌幅達6.1%,是彭博社追蹤的31個發展中國家中繼巴西之後跌幅最大的。

在大量對於美聯儲或準備加快提高利率步伐的猜測下,外國投資者在九月成為南非債券連續三個月的凈賣出方,給蘭特(南非貨幣單位)施加了巨大壓力,期間兌美元匯率下跌了5%,包括鉑和金在內的大宗商品價格下滑對出口及經濟增長前景產生負面影響。

Nedbank集團首席策略研究員Mohammed Nalla 9月26日在約翰內斯堡接受的電話采訪中評論道:“南非既是一個新興市場同時也是大宗商品的出口國,可謂禍不單行。收益歸根到底取決於蘭特的走勢,且長期來看蘭特仍具有進一步貶值的空間。”

較高的利率水平

由於南非原材料最大的進口國——中國的需求萎縮,南非經常賬戶赤字可能由於出口下滑而進一步擴大,導致蘭特進一步貶值,其帶來的負面影響可能超過由相對較高的利率所帶來的好處。根據政府提供的數據,中國在2013年占南非總出口的14%。

根據一份針對彭博社分析師的調查顯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經濟在今年可能實現7.3%的增長,和中國政府的目標增長率7.5%相比是近二十年來的最低增速。

收益率優勢

上周彭博社大宗商品指數(BCOM)下滑至五年低點,意味著大宗商品對南非貨幣的支撐越來越小,導致蘭特在9月25日下跌至八個月的最低點。根據Nedbank首席研究員Nalla所述,約翰內斯堡當地時間下午1點29分蘭特兌美元下跌0.6%至11.2955,且在未來若幹月內可能進一步下跌至11.6的水平。

JSE提供的數據顯示,由於持續貶值的蘭特將侵蝕投資收益,南非債務的外國投資者在繼八月拋售21億蘭特債券後,九月又繼續拋售了41億蘭特(約合3.65億美元)的債券。2016年12月到期的以蘭特計價的債券收益率上漲了8個基點(0.08%)至今天8.32%的的水平,和上月比上漲34個基點。

Du Plessis評論道:“較高的聯邦利率會降低蘭特相對美元的收益優勢,從而進一步導致投資者拋售南非債務。”

南非央行在9月18日維持其基準利率在5.75%水平不變以支撐疲弱的經濟。目前美國銀行間隔夜拆借利率處在0-0.25%的區間內。

美國利率可能上升的前景,正打壓巴西和香港的貨幣。根據彭博社的追蹤顯示,中國的人民幣是24個新興市場貨幣中唯一一個兌美元匯率上漲的貨幣。

Nalla評論道:“對於南非來說,大宗商品無疑是個重要因素。”

(實習生 丁博 編譯)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金磚 記事 南非 遭遇 雙殺 美聯儲 美聯 資本 外流 商品 大跌 扼殺 複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3666

外管局:外儲下降因美元升值,資本外流風險不大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9760

a41f726a4b0615b2b1e105

今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的新聞發布會,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介紹了2014年前三季度外匯收支數據,並接受大家的提問。

管濤指出,中國三季度外匯儲備下降是因為美元升值,中國資本外流並非是很大風險。中國外匯儲備下降反映國際收支趨向平衡,符合國家宏觀調控目標。隨著央行幹預減少,外匯儲備增長放緩是新常態。國際收支平衡為中國貨幣政策操作提供空間。

管濤表示, 中國央行正在逐漸停止在外匯市場上的幹預。市場參與者仍傾向持有外匯。 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將是新常態。 

中國第三季外匯儲備余額意外回落1000億美元,為九個季度來首次減少。上周公布的央行數據顯示,9月末外匯儲備余額為3.89萬億美元,較二季度末的3.99萬億美元回落1000億美元。上一次外匯儲備季度環比上減少是在2012年6月末。

管濤對此解釋稱,“今年三季度,美元指數上升7.7%。我國外匯儲備里面,除了美元資產以外,還有其他一些非美元資產,需要折算成美元對外公布,美元升值就會導致非美元資產在折算成美元時金額減少。但這些折算造成的余額變化只是賬面的估值變化,並不是實際的損失,也不會有實際的跨境資金流動。因此,賬面的估值變動和實際的損益並不是一回事。而且現在我國外匯儲備規模已經達到三、四萬億美元,未來國際市場上主要貨幣匯率波動可能還會造成外匯儲備余額變動,但影響比較有限,主要貨幣匯率是有漲有跌的,對於這種波動的影響不必過度解讀。”

隨後有記者問道,今年三季度以來,我國進出口順差屢創新高,人民幣匯率總體升值,但是銀行的結售匯順差持續走低,有些月份甚至出現逆差,是否意味著我國當前面臨資本大量外逃的風險?

管濤指出,三季度人民幣匯率有所回升,貿易順差較大,但是外匯市場上卻出現少量的供不應求。這種外匯市場供求關系的變化,是3月份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新成果的進一步顯現。今年2月中旬,特別是3月17日擴大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雙向浮動區間以來,人民幣匯率呈現了明顯的雙向波動,有漲有跌,改變了過去的單邊走勢,這在一定程度上引導了市場,使得市場主體調整了外匯交易策略,企業購匯意願普遍增強,結匯動機有所減弱。雖然最近幾個月人民幣匯率有所回升,但是在國內外經濟金融環境錯綜複雜的情況下,企業對前期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還是記憶深刻的,所以總體上仍然延續了增加外匯存款、減少外匯貸款和對外負債的財務調整。

管濤在會上還提到,當前我國外匯收支狀況主要呈現以下特點:

第一,跨境資金總體保持凈流入態勢。前三季度,剔除匯率因素影響(下同),銀行結匯同比增長4%,售匯增長4%,結售匯順差增長3%;銀行代客涉外收入同比增長14%,對外付款增長19%,涉外收付款順差下降52%。

第二,市場主體結匯動機減弱而購匯意願增強。衡量企業和個人結匯意願的銀行代客結匯占涉外外匯收入的比重(即結匯率)總體下降,由一季度的77%降至二季度的68%,三季度為69%;衡量購匯動機的銀行代客售匯占涉外外匯支付的比重(即售匯率)呈上升態勢,由一季度61%升至二季度69%,三季度為70%。

第三,外匯供求在震蕩中趨向基本平衡。從銀行結售匯數據看,一季度順差1592億美元,二季度降至順差290億美元,三季度轉為逆差160億美元。從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看,一季度順差455億美元,二季度和三季度分別為順差407億美元和逆差200億美元。

第四,銀行遠期結售匯由大幅順差轉為基本平衡。前5個月,遠期結售匯簽約連續順差,但月均順差規模由1至2月的240億美元降至3至5月的17億美元。隨後的6至9月份,遠期結售匯順差和逆差交替出現,但絕對規模均不大,月均逆差6億美元。

第五,外匯市場逐漸趨向自主性平衡。剔除遠期結售匯履約後,1至2月份,未到期遠期凈結匯余額累計增加152億美元,3至9月份連續7個月回調,累計下調506億美元,推動了銀行增持外匯頭寸。反映零售市場外匯供求狀況的銀行即遠期結售匯差額(即銀行結售匯差額與未到期遠期凈結匯余額變動合計),一季度為順差1649億美元,二季度降至25億美元,三季度轉為逆差305億美元。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外管局 外儲 下降 美元 升值 資本 外流 風險 不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6190

全球資本格局重大變化:歐洲資本開始大外流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9987

對於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而言,壓低歐元以刺激經濟和遏制通縮的代價就是創紀錄的資金外逃。

在截至8月底的六個月中,歐元區及海外投資者從歐元區固定收益資產中撤出了總計1877億歐元(2380億美元)資金,創下了1999年歐元誕生以來的撤資最高紀錄。而去年至今年年初時歐元區資本還呈現強力流入狀態。

大規模的撤資反過來使歐元兌九種主要發達市場對手貨幣的匯率(Bloomberg Correlation-Weighted Indexes )今年下跌了2.8%,創出了2010年末歐元區債務危機爆發以來的最大跌幅。

德意誌銀行分析師George Saravelos在本月早些時候指出我們將看到歐元區歷史上最大的資本流出,因全球經濟失衡,伴隨著歐元走弱,長端收益率下滑及全球收益率曲線平坦化,以及正有大量資金將逃離至優良新興市場資產:

歐洲經常帳盈余可以達到4000億美元/年,超過中國在上個十年的水平,如果繼續擴大下去,將成為全球金融市場歷史上最大的盈余,大量盈余意味著歐洲將成為21世紀最大的資本輸出地,歐洲將主導接下來幾年的全球資本流動方向。

預計接下來幾年將看到歐洲大量購買外國資產。歐洲央行在其中扮演關鍵角色:壓低真實收益率,創造歐元區內資產短缺的情況,迫使歐洲投資者在海外尋找收益。

“海外和區內投資者需求一樣不景氣,看上去未來這些都會是推動歐元走低的重要因素,”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高級全球外匯策略師Phyllis Papadavid 在10月21日接受電話采訪時說。”在G10貨幣中,歐元的表現會身處最差之列。”

雖然德拉吉承認有必要使歐元貶值以遏制通貨緊縮並提振歐元區的出口競爭力,但是分析師們警告稱,如果資金外流勢頭太盛,那會削弱歐元區的經濟。歐洲央行本月加強了刺激力度,開始購買資產擔保債券(ABS)並於昨日宣布,在新計劃施行第一周,它買入了17億歐元(22億美元)的擔保債券。

瑞穗銀行(Mizuho Bank Ltd)駐倫敦對沖基金銷售主管Neil Jones昨日在電話中說到:“人應該對其所希望得到的謹慎點。這時候,歐元走弱有好處,但是如果資金外流繼續,這就會成為一個問題。”

德拉吉在扭轉經濟上面臨障礙。上個月歐元區通脹率為0.3%,與歐洲央行略低於2%的通脹率目標還離得很遠。昨日(10月27日)德國經濟智庫IFO公布的德國商業信心指數連續第六個月下滑,經濟衰退幽靈困擾著歐洲最大經濟體。

德拉吉通過如減息之類的政策,使歐元區脫離債務危機,這些政策有助於將德國和西班牙等國的主權債券收益率降至歷史低位。他通過將歐洲央行資產負債表擴大1萬億歐元的計劃,以及向把資金存放在央行的銀行收費,來鼓勵投資者投資外國資產。

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 .)的外匯研究主管Jens Nordvig 10月23日在紐約通過電話說道:“歐元區內投資者的資金外流‘已經變得相當強勁了’,同時歐元區外的投資者減持歐元區國債。這兩種情況的結果都導致了歐元的賣盤。”

據10月16的一份研究報告,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比其它大多數機構更看跌歐元,該行預計到2015年底,歐元兌美元將跌至1.18。接受彭博調查的經濟學家預期中值為跌至1.20。

根據歐洲央行數據,可以獲得數據的最近一個月——8月,歐元區內資金經理購買的海外資產以及海外投資者減持歐元區國債的總金額達491億歐元,是自4月來最多的一月。根據歐洲央行國際收支平衡表的數據,至8月底的六個月總金額達創紀錄的1877億歐元。

法國興業銀行(Generale SA )駐倫敦策略師Alvin T. Tan昨日說道:“歐洲目前的情況不僅僅是經濟增長放緩,更重要的是,持續的通脹下降壓力。歐元貶值肯定會有所幫助。”Alvin T. Tan預測在未來2到3年歐元兌美元將跌向1.15。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全球 資本 格局 重大 變化 歐洲 開始 外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6964

中國的風險:陷入通縮與衰退 資本加速外流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1721

BA-BG615_qap_12_DV_20141204164110(圖片來自巴倫周刊)

美奇金投資咨詢公司(J Capital Research)創始人Anne Stevenson-Yang(中文名:楊思安)近日接受巴倫周刊采訪時表示中國通縮風險正在加速累積,很可能會由通縮引發衰退。

她指出,中國外流資本正在增加,企業也在利用虛假貿易和其他手段擺脫國家的資本管制,猖獗的資本外流可能會導致中國外儲大幅下降。

她還表示,流動性似乎越來越成為中國的一個問題。過去幾年中,中國企業舉了1.5萬億美元的外債,其中很多都是短期的債務。一旦違約潮開始蔓延,中國將難以掩蓋債務問題,債務危機可能爆發。如果銀行壞賬演變為超出監管者能夠控制的信貸危機以及市場信心無法恢複,中國經濟可能會面臨硬著陸。

以下節選部分為她對中國經濟的看法:

中國經濟存在著大問題。過度依賴出口和投資拉動的經濟增長模型不再奏效。

毫無疑問,從教育、基本的醫療到住所、安全的城市,中國經濟在過去的幾十年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自2008年開始,中國為了應對全球大蕭條而采取了錯誤的投資政策,造成了工業產能過剩和基建設施的閑置。例如,沒有多少航班的機場,無處不在的高速公路和沒有賽事的體育館。如果中國面臨著壞賬的沖擊,而為了償還債務又進一步導致信貸出現不健康的增長。中國央行近期的降息也難以解決這個問題,因為這不會讓家庭收入出現較大增長。

巴倫周刊:你認為情況將變多糟?

我自2011年末就十分看空中國,不過在政府的刺激下,中國經濟仍然實現了平穩的增長。根據我們的計算,自今年6月以來,中央政府以直接或間接的方式實施了超過4000億美元的刺激措施,同時放寬了房貸限制。然而,每一個刺激措施在刺激經濟上的有效性似乎越來越弱。

因此,中國很可能會進入通縮引發的衰退。通縮風險正在加速累積,可能需要一定時間顯現。投資者已對中國房地產市場失去信心。算上上下遊產業鏈,房地產構成了中國GDP的20%。就業和收入都會受到影響。如果銀行壞賬演變為超出監管者能夠控制的信貸危機以及市場信心無法恢複,中國經濟可能會面臨硬著陸。

巴倫周刊:中國經濟出現問題的其他跡象?

一個大問題是部分中國富人的資本外流正在增長,企業也在利用虛假貿易和其他手段擺脫國家的資本管制。當前,這一趨勢被流入中國的熱錢所掩蓋。這些熱錢流入是為了通過中國的高息套利,當然還有分享中國強勁的外國直接投資和貿易順差帶來的好處。

但是一些奇怪的事情正在發生。三季度中國外匯儲備下降1000億美元至3.89萬億美元。外國奢侈品在華銷量止步不前。很顯然,許多中國富人正在減持國內資產,將錢轉移至境外。如果可以選擇要悉尼的一幢房子還是深圳郊區的一套公寓,中國人的選擇是顯而易見的。

基於中國財富是如此地集中,猖獗的資本外流可能會導致中國外儲大幅下降。

巴倫周刊:市場關於中國房地產泡沫破裂的預期,你有何看法?

盡管似乎比較緩慢,但這正在發生。今年樓市銷量持續下滑。

中國的家庭住房市場真的很詭異。許多中國人把房子視為投機賺錢的工具而非居所。實際上,中國約有500萬套房子是空置的。業主不會把它們租出去,因為二手房的價格會大打折扣。

中國城鎮化的結果是,造就了大量的空樓和鬼城。然而,城市中卻又充斥著數以百萬計的買不起住房的外來務工人員。

巴倫周刊:中國房價大幅下滑的影響是什麽?

剛才已經討論過了房地產占中國GDP的比重。 此外,中國的銀行系統和影子銀行在房地產市場有著大量的金融資產。中國的主要企業都在參與房地產市場投機。試想一下,如果可以在住房市場投機,誰還會去建造船廠?

中國家庭的過半資產以房產形式存在。地方政府收入的35%來自土地出讓金和房產轉讓稅,房價下跌意味著前路坎坷。人們開始意識到房價不會永遠漲下去,拋壓開始聚集。

巴倫周刊:傳統觀點認為中國擁有多層防護體系,可以抵禦經濟衰退和任何債務危機,對此你怎麽看?

我不這樣認為。以我們討論過的3.9萬億美元外儲為例。很多人認為這一巨額的外儲可以糾正任何金融問題。但是,外儲只在捍衛人民幣時才有用,而且流動性也比許多人認為的要差。正如我們指出的,資本外流將令中國外儲急劇縮水。

有意思的是,流動性似乎越來越成為中國的一個問題。過去幾年中,中國企業舉了1.5萬億美元的外債,而以前是沒有的。其中很多都是短期的債務。一旦違約潮開始蔓延,中國將難以掩蓋外國投資者也置身其中的債務問題。至此,中國債務危機可能爆發。

中國似乎從來不核銷壞賬。2000年以來,為了讓國有銀行上市而剝離出去的不良貸款至今仍躺在資產管理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上。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中國 風險 陷入 通縮 衰退 資本 加速 外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2722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人民幣走貶引發資本外流隱憂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2428

本文作者華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俞平康團隊,授權華爾街見聞發布,亦發表於微信號“華泰宏觀研究

受油價暴跌及地緣政治影響近期俄羅斯盧布出現暴跌,部分新興市場經濟體的貨幣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貶值,市場對於國際匯市、尤其是中國將會受到何種影響產生了興趣;另一方面,美國在10月末已經宣布退出QE政策,雖然在未來一段時間將維持低利率水平,但加息周期將逐漸展開,近期人民幣則出現了加速貶值的跡象,而美國三季度GDP終值達到5%的歷史高點,我們認為有必要對人民幣匯率闡述一些看法。

我們的總體看法:

人民幣匯率在今年以來的雙向波動性顯著增強,進入12月份,人民幣有加速貶值的跡象,前三周人民幣即期匯率貶值1.13%,而如果從10月30日聯儲議息會議宣布退出QE算起人民幣已經貶值1.77%,近期我們又看到了銀行結售匯差額的走低,暗示居民的結匯意願顯著下降,人民幣短期內貶值壓力有所加大。若在保持國際資本的流動性的前提下,目前貨幣政策的獨立性(面對經濟下行壓力的寬松需求)與維持匯率穩定(寬松政策暫時收斂需求)存在了矛盾,也就是蒙代爾弗萊明不可能三角描述的局面,匯率的走勢也顯得撲朔迷離。

中美利率周期差異化是影響人民幣匯率走勢的根本。在未來的匯率走勢中,中國降息美國加息的利率周期產生的差異將是影響匯率走勢的核心因素,所以類似降息降準等政策的可能性必須結合匯率來分析。甚至在美國並 未實質性加息、而中國未進一步寬松的情況下,僅僅依靠利率的預期就會對匯率產生影響,但是能影響利率預期的因素較多,基本面數據、外匯市場幹預、資產價格 泡沫均是影響因素。而國內房地產、資本市場資產價格泡沫或將加劇資本外流的趨勢,需要嚴格控制。

較高的貿易順差可能從新的路徑上加劇匯率的貶值預期。在轉型期,我們認為匯率對於基本面的變化更為敏感,其背後則是對於不同經濟體利率預期的不同,既然在中長期內基本面差異決定了中美利率周期差異,而利率周期 差異決定利率政策將走向不同的方向,那麽建立在此基礎上的反應基本面狀況的外貿數據對於利率周期不斷印證的可能性就更高,會加劇利率預期差的形成。外需強內虛弱而導致的貿易順差反而可能加劇本幣的貶值預期,而非通常的升值預期。

匯率判斷:因此配合央行今年以來對於人民幣匯率幹預態度的變化。超短期內,待匯率及資本市場暴漲局面穩定後,寬松政策會配合一季度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局面而出現,匯率 屆時存在貶值壓力;短中期內,央行將保持匯率雙向波動性,由於中美利率周期的差異性,人民幣貶值的區間要大於升值的區間,匯率將在6.1到6.3之間波動,但長期貶值趨勢不會形成,央行的幹預行為不會缺失。

人民幣匯率在今年以來的雙向波動性顯著增強,年初先是延續了一直以來的升值通道,在進入二季度則出現了一波迅速的貶值行情並引起了市場的廣泛關註,中間我們也觀察到央行在外匯市場中幹預的跡象;而後人民幣再次進入升值通道,並在美聯儲退出QE後進入貶值通道;進入12月份,人民幣有加速貶值的跡象,前三周人民幣即期匯率貶值1.13%,而如果從10月30日聯儲議息會議宣布退出QE算起人民幣已經貶值1.77%,從9月份以來我們又看到了銀行結售匯差額的持續走低,暗示居民的結匯意願顯著下降,人民幣短期內貶值壓力有所加大。

匯率的走貶形成了資本外流的隱憂,主要是因為從國際資本流動角度來看目前國內的流動性結構已經發生改變,體現兩個特點:

增量數據上:外匯占款的增長已經面臨拐點,中美利率周期分化已經開始引導外匯占款總量負增長,外匯占款對於流動性造成的沖擊由危機後的正向轉為負向,開始制約流動性增長。在此條件下,面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條件,流動性缺口有對沖的必要,寬松政策有跟進的必要。

存量數據上:危 機後對外貿易受外部需求放緩和內部勞動力成本擴張影響已經有顯著下滑,外匯占款在早些年依靠外貿盈余增長的基礎被資本流入所取代,資本流入在危機後加快主 要是由於資金避險和人民幣升值,因此存量“熱錢”仍形成隱憂。此時若人民幣匯率加速貶值勢必帶來資本外流隱憂,從這一點上來看,寬松政策似乎又有收斂的必 要。

所以從理論到實際,若在保持國際資本的流動性的前提下,目前貨幣政策的獨立性(面對經濟下行壓力有寬松的需要)與維持匯率穩定(貨幣進一步寬松政策需要暫時收斂)存在了矛盾,也就是蒙代爾弗萊明不可能三角描述的局面。

面對11月份經濟數據繼續走弱以及銀行間市場“錢荒”再起的局面,央行在近期的貨幣政策操作中並沒有如市場預期的降準,而是采用了SLO及部分續作MLF的方式,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抑制前期股票市場出現的暴漲暴跌情況,另外一方面則是考慮到近期匯率走貶,進一步寬松可能加劇匯率貶值,甚至迅速形成短期內的貶值趨勢。

那麽人民幣匯率將會如何演繹?

中美利率周期差異化是影響匯率走勢的根本

人民幣短期內的貶值周期基本上是在10月份聯儲宣布退出QE的決定後開始,雖然聯儲宣布將在較長一段時期內維持利率在一個比較低的水平,且市場一致預期大概在明年年中聯儲會逐漸開始加息周期。但由於聯儲十分註重預期的引導,因此實質性的加息過程可以認為在聯儲退出QE後就展開了。其後的國際市場發生了很多的變化,標誌性的事件或數據大概如下:

美元指數的暴漲、大宗商品價格的下跌(原油暴跌)、通縮風險下歐洲和日本進一步的寬松、美國GDP超預期以及盧布和部分新興市場經濟體貨幣的貶值。

倒著看這個事情,這一連串反應的根源就是美國經濟和美元的走強,那麽這會如何影響中國,總的判斷是目前美國經濟走強、美元走強對中國的影響是有的,但是不至 於對中國這樣的新興市場經濟體產生較大沖擊,理由就在於:一是我們的產業結構和增長結構相對多樣化,不會像俄羅斯和委內瑞拉那樣過分依賴能源的出口來維持 經濟的增長;二是我們的增長相對日本和歐洲還處在一個偏強的地位。因此單純面對目前的這些可能引起資本外流的因素,還不至於對中國產生較大沖擊,主要是這些因素的作用還不夠直接。

真正對中國影響比較大的,可能還是利率周期的差異化特征逐漸顯現的時候,所以判斷聯儲何時加息遠沒有緊盯加息預期重要。在前面也看到了在國際金融危機後資本賬戶的迅速積累,跟外貿順差帶來的國民財富不同,這些錢是極容易流走的,並且在中美兩國利率逐漸接近的時候會流動的更快。我們在11月21日已經看到了降息帶來的影響,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迅速做出了反應出現大跌,也可能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至今我們也沒看到市場一直在期待的降準出現。

 

在 未來的匯率走勢中,中國降息美國加息的利率周期產生的差異將是影響匯率走勢的核心因素,所以類似降息降準等政策的可能性必須結合匯率來分析,而其他的短期 因素勢必都是在這個大的趨勢之下的。甚至在美國並未實質性加息、而中國未進一步寬松的情況下,僅僅依靠利率的預期就會對匯率產生影響,但是能影響利率預期 的因素則實在太多了。這兩天我們又看到了美國三季度GDP終值,大超市場預期的5%!雖然這不直接作用於利率,但是市場迅速出現了聯儲加息會提前的預期,這種影響對於匯率走勢都開始變得十分重要。

此外,在利率周期差異化的過程中,央行的態度十分重要。由 於無法直接觀測到央行在外匯市場的操作,而匯率的中間價是由央行根據商業銀行報價進行賦權後給出,因此可以被看做對於市場匯率的指導。在歷史上來看中間價 的指導的主要作用在於平滑匯率的波動,尤其是防止套利套息交易中出現的極端的做多或做空本幣的行為。但在一些情況下也暗示了央行對於匯率的態度。

目前央行幹預的總體思路在於增強人民幣匯率的雙向波動性, 所以在今年態度並不像以往那樣一味的打壓升值預期,也出現了主動引導升值的情況,畢竟依靠低匯率支撐出口從而帶動經濟增長的邏輯已經行不通了,比如說最近 的操作,就通過中間價引導即期匯率的變化,背後的原因可能需要和人民幣國際化的戰略相聯系,在日元和歐元走貶的條件下,人民幣確實迎來了難得的國際化契 機。但最終即期匯率還是站上了6.2的位置,但說明市場對匯率的決定力量在加強。

央行今年以來對於匯率的升貶態度出現了反複,但政策的根源在於兩條:一是退出“常態化”的幹預,二是增強人民幣匯率的雙向波動性。而後央行對匯率的幹預和退出交替進行:在二季度經濟出現企穩的條件下匯率卻出現了大幅貶值,這里面有一部分引導匯率雙向波動的意思,也有一部分是打擊虛假貿易的原因;而後9月和10月份結售匯走低的條件下,央行通過中間價引導人民幣升值,這與當前的做法很一致;在10月後人民幣重回升值通道後,央行卻突然撤出了主動幹預,結售匯走低再次將人民幣拉回貶值區間……就是在這幹預的反反複複之中,我們看到了一個波動的人民幣匯率,那麽在未來的政策操作上,盡可能保持匯率的波動性可能是央行最想看到的結果。

除 了利率預期和央行態度外,資產價格泡沫是影響資本外流的又一因素。這最直接體現在房地產市場的下行,今年以來銷售和投資下行雙雙下行,而前些年由於信托及 銀行理財產品剛性兌付的特性,部分外部資金對此很青睞,因此若考慮到隱含在各類房地產信托產品中的資金,擠壓地產泡沫勢必導致開發投資資金和金融產品中相 關資金的撤出。

股票和債券市場方面,雖然年末股票和債券市場出現了下行,但今年股債整體上還是經歷了一輪牛市,我們可以看看債券市場收益率的走勢,從危機後,中美國債收益率利差止升企穩的態勢很明顯,若涵蓋人民幣貶值預期後,該合成指數可能在將來出現下行的動力。股票市場則從7月 份開始顯著上漲,貨幣堰塞湖困境導致實體經濟難以獲得資金支持,金融體系被動加杠桿,股票價格與經濟的背離越高,越有泡沫破滅的風險,滬港通開通至今交易 慘淡,即使在前期金融股大漲的時候,外資仍然出現資金的凈流出,這種擔憂或正體現了對於股票泡沫的擔憂。因此股指越高,可能資本外流的壓力也越大。

因此綜合各方面信息來看,在利率周期分化的大背景之下,利率預期的形成、資產價格泡沫將顯著影響匯率走勢,進而影響國際資本流動,資本流出存在壓力。

貿易順差通過新路徑影響息差預期

在利率周期分化的根基影響下,值得一提的,短期內貿易順差可能也在通過新的途徑引導利率預期,從而影響匯率的走勢。

今年的外貿格局呈現的是“外強內弱”的特點,因此從5月份以來,屢創新高的衰退型順差的特征就很明顯,貿易差額7月份和8月份均逼近500億美元,11月份更是達到545億美元的歷史第一高位。我們認為短期內對外貿易數據可能對匯率產生一定的影響,但僅僅單方面看出口增速或進口增速並不能厘清利率差預期的變化方向,貿易差額是反映短期內息差預期的更直接指標。

傳統經濟學給我們一種思維定勢,就是貿易差額的迅速增長必然帶來人民幣升值的預期。前些年也確實是這樣,在前些年的貿易擴張時期強制結售匯的安排及外來政治壓力在推動人民幣升值的過程中立下了“汗馬功勞”。但在轉型期,我們認為匯率對於基本面的變化更為敏感,其背後則是對於不同經濟體利率預期的不同,既然在中長期內基本面差異決定了中美利率周期差異,而利率政策將走向不同的方向,那麽外貿數據在此基礎上,對利率預期進行不斷印證的可能性就更高。

具體來看更高的貿易差額反應的是更高的出口增速和更低的進口增速,而由於在短期貿易中,匯率對貿易格局的影響並不顯著,因此貿易差額更多反應的是經濟體外部 和內部的需求差,這就會形成隱含的利率預期。從近幾個月的數據來看就是美國需求旺盛因此存在加息的預期,而中國相應的有降息的預期,那麽中美息差就有縮小 的預期存在,這就會在短期內形成一個人民幣貶值的預期擾動。

更高的貿易順差當然也可能帶來人民幣升值的預期,這一點可能與前面利率預期的作用方向相反。但在轉型期更多的是政治因素,因為我們可能已經看到了結售匯的下滑,那麽“貿易差額增長——強制結售匯——人民幣需求走高”這樣的路徑就不是那麽暢通了,中間環節出現了松動。

而從政治層面來講貿易順差主要是通過貿易保護主義的相關政策來給人民幣升值施壓,包括關稅和反傾銷調查等方面的政策我們在前些年看到了很多。但我們需要區分衰退型順差的成因——就是內需並不旺盛,因此在美國經濟穩步複蘇的背景下,政治上對於匯率的施壓並不是影響匯率預期的主導因素,相比較而言,息差預期是更重要的因素。

我們強調雖然短期對外貿易數據並不穩定,但針對相對高頻的外匯交易而言還是有顯著影響的,尤其是在經濟的基本面趨勢相對確定的條件下,例如我們目前面對的國內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加大而美國經濟的穩健複蘇的這種趨勢的背離就很明確,因此建立在趨勢上的貿易數據的波動就會加劇息差預期這種效應,從12月8日外貿數據公布以來,人民幣貶值有所加速,至今尚未停止,因此按照我們對於轉型期匯率分析中外貿數據作用的框架,貿易差額的作用機理也許真的不再像以前那樣了。

政策應堅持由內而外的梳理

一 開始提到了中國目前的貨幣政策面臨的困境,在這一點上我們得像俄羅斯學習一些經驗。要學的並不是俄羅斯面對盧布暴跌在維持匯率穩定方面而做出的不懈努力, 而是要根據國內及國外經濟環境在貨幣政策獨立性、維持匯率穩定以及資本流動性管制方面制定政策的優先級。從目前兩國的經濟和貨幣的差異來看,主要存在以下 事實:

中國經濟增速處於下臺階的變化中 VS 俄羅斯經濟始終增長緩慢

中國的匯率或處於均衡水平 VS 俄羅斯匯率處於劇烈貶值趨勢中

因此我們在蒙代爾弗萊明不可能三角下給予政策如下的優先級:

首先一點,不到萬不得已,限制資本流動都不會是一個好選擇。因為這會給境外投資者形成一個資本騙局的印象,早年投入到經濟體中的投資無法撤出,這直接損失的是國家信譽,因此我們至今沒有看到普京政府采取這一極端措施,俄羅斯為了維護匯率平穩,甚至不惜將將利率維持到近20%的高位。同樣的,對中國而言,資本賬戶逐漸開放是大趨勢,限制資本流動怎麽都說不通。

其次,對於目前的中國而言,需要強調經濟增速處於下臺階這一事實是一個動態的過程,然而俄羅斯長期的低增長則是一個水平值,一個靜態的過程。目前國內經濟缺 乏合理的就業數據,近幾個月的物價數據也暗示通縮壓力有所增強,經濟處於變化的過程這一事實使得經濟本身就蘊含著巨大的風險,因此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具有優先級。

最後,維持匯率穩定,或者說雙向波動性既是鞏固匯改成果的要求,也是目前抓住機會實現人民幣國際化的要求,即使容許一定程度的貶值區間,央行最終會根據國內 外經濟運行的具體情況,或通過幹預引導人民幣匯率的區間波動,這一政策目標不可能放棄。此外,現存外匯儲備雖然不能對貶值形成完全對沖,但依然是人民幣幣 值穩定的保障。

因此結合國內外經濟形勢以及央行今年以來對於人民幣匯率幹預態度的變化,我們可以對與未來的匯率走勢做一個判斷:

• 在超短期內,例如1個 月,目前匯率加速貶值的現狀和資本市場暴漲的行情可能還需要央行在近期繼續收斂全面寬松政策,例如降準。這兩天股票市場已經出現了調整的跡象,未來趨勢還 需要驗證。而人民幣匯率還處在貶值通道中,國內外經濟數據的刺激還需要時間消化,在匯率快速貶值的趨勢穩定後,或可期待寬松政策的出現,而結合我們的判 斷,一季度也將是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時期,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具有優先級。

• 在短中期內,例如半年,人民幣貶值的區間要大於升值的區間,理由已經說了,中美利率周期的差異是根本性影響,經濟數據刺激利率預期的改變將會加劇或減弱這種效應,由於目前人民幣雙向波動的特征較明顯,人民幣匯率或處於均衡水平中,因此粗略估計人民幣匯率將於6.1到6.3的區間內波動。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一波 未平 又起 人民幣 人民 走貶 引發 資本 外流 隱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4957

余永定:中國資本外流實際上已經相當嚴重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2667

受到油價暴跌以及西方制裁的影響,俄羅斯遭遇盧布危機,對此,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原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余永定認為,俄羅斯過早放棄資本管制也是導致危機發生的一個因素。

他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采訪時稱,俄羅斯經驗再次告訴我們,在資本項目開放問題上必須持謹慎態度。

余永定提到,中國資本外流實際上已經相當嚴重,中國對資本流動的管制主要是對短期跨境資本的限制。“倒逼”並非全無道理,但完全放開的不確定性太大,中國的國內條件和國外環境決定了不應該冒如此之大的風險。

要想加速資本項目自由化?可以,那就請先加速國內產權制度、經濟體制和金融體系改革。難道這些改革必須以資本項目完全自由化為前提條件嗎?當然不是。那麽,為了中國的經濟安全,資本項目的完全自由化就應該作為中國市場化改革的最後一步。

在提到關於明年中國經濟的展望時,余永定在采訪中說,2015年中國經濟可能進一步下滑,但是,只要政策得當,保證7%的底線應該是沒有大問題的。

至於貨幣政策基調,他認為2015年央行的貨幣政策會有所放松。但除非經濟出現跌破“底線”的危險,央行不大可能實行非常寬松的貨幣政策。股市紅火、實體萎靡意味著大量資金隱藏在金融體系中伺機而動,但卻拒絕進入實體經濟。此時,僅靠貨幣政策並不能解決支持經濟增長的問題,而根本藥方在於市場化改革。

采訪全文點擊這里查看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永定 中國 資本 外流 實際上 實際 已經 相當 嚴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5594

高盛:中國近兩萬億收支誤差或反映資本隱秘外流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3063

高盛(Goldman Sachs)認為,中國國際收支平衡表中誤差項數字的不斷擴大可能反映了資本正在秘密出逃,中國央行或期望人民幣匯率未來趨向穩定以阻止這一勢頭的蔓延。

凈誤差與遺漏(Net Errors and Omission)是國際收支平衡表中人為設立的項目,其作用在於抵消統計誤差,使國際收支達到帳面上的平衡。因根據複式記賬原理,國際收支平衡表中的借貸雙方應相互平衡,兩者之差應該等於零。

彭博援引高盛分析師MK Tang及Maggie Wei在本周二(1月13日)的報告中指出,中國國際收支平衡表中該項數字自2010年起逆差累計已達3000億美元以上(近兩萬億人民幣),包括今年三季度創下的負630億美元的歷史極值。而2014年也正是2005年匯率改革以來人民幣首次出現年度貶值。

急劇膨脹的中國國際收支“凈誤差與遺漏”引起了人們對中國資本外流問題的關註。事實上,該項目自90年代以後就一直保持為負數。

“因部分資金流出無法被政府統計,所以持續加速的流出可能顯示出對金融穩定性的擔憂已具象化,”MK Tang和Maggie Wei在報告中寫到。

中科院的報告曾指出,中國資本外流主要手段包括通過商品貿易中進口高報與出口低報、貿易信貸中提前付匯與延遲收匯 、還有金融詐騙、金融犯罪、攜款潛逃等。

當然,資本外流的理由是多種多樣的,例如由於美國經濟的整體向好,美元漸為堅挺,去年美元指數漲逾10%,國際資本從新興市場流出動力增強成為主流趨勢。

不過相比起“凈誤差與遺漏”的逆差已存在20多年,中國國際收支平衡表中的資本和金融項目自去年二季度以來才剛開始出現逆差。國家外管局數據顯示,2014年第二季度,資本和金融項目逆差162億美元,其中,直接投資凈流入393億美元,證券投資凈流入146億美元,其他投資凈流出695億美元。

2014年第三季度,資本和金融項目逆差90億美元,其中,直接投資凈流入445億美元,證券投資凈流入235億美元,其他投資凈流出772億美元。

資本流出最直接的表現之一便是本幣貶值。過去一年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了2.67%,為2005年來首次年度貶值。截止北京時間本周二12:21,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報6.2017元,上日收報6.2036元。今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為6.1195元,上日中間價為6.1233元。

因投資者對人民幣的信心漸弱將加速資本流出,中國的金融風險也將增大,所以高盛認為,中國央行有理由努力穩定人民幣匯率。

一財網援引蘇格蘭皇家銀行本周一的報告預計,2015年可能會繼續看到凈資本流出。但由於出口正常增長,進口疲軟,而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引起中國貿易條件改善,估計在2015年中國的經常帳盈余將上升至3800億美元。因此,該行認為凈資本流出不足以在長期範圍內對人民幣造成持有的貶值壓力。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高盛 中國 兩萬 收支 誤差 反映 資本 隱秘 外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7355

外儲連續兩季度下滑 是因為資本外流嗎?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3221

中國外儲連續連續兩個季度下滑,除受正常匯率波動的影響,有分析師擔憂與資本外流有關。

央行昨天數據顯示,四季度外匯儲備規模減少500億美元,截止12月底,國家外匯儲備余額為3.84萬億美元。而在9月末,國家外匯儲備余額為3.89萬億美元。

這已是中國外匯儲備連續第二個月下降,去年三季度,中國外儲較二季度減少1000億美元。二季度末為3.99萬億美元。

據路透,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金融分析師鄂永健提到,因為美元升值,外儲中非美元貨幣折算美元價值下降可能是原因之一。

三季度外儲下降時,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也表示,中國外儲下降為國際匯率波動所致,不必過度解讀。

國家外匯管理局總經濟師黃國波近期曾撰文稱:“我國的外匯儲備目前已經分散到30多種貨幣,包括歐元、日元、韓元、英鎊、澳元等等”。美元升值,就會導致這些非美元資產在折算成美元時金額減少,即以美元計價的外儲貶值了,在一定程度上消減了外匯儲備的美元計價余額。

東莞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陳龍認為,外匯儲備的下降在預期之中,但是較前季度下降500億美元的規模仍屬意外。去年四季度接近1500億美元的外匯順差,再加上減少的5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說明當季資金外流規模接近2000億美元。由此可見,在美元收縮、資金回流美國的大背景下,整體資金外流的趨勢在加強,未來的外生流動性沖擊不容樂觀。

不過,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李建軍認為,外儲連續減少,美元匯率升值是一個原因,還有就是結匯減少,美元到了企業手里,但企業因為美元升值沒有結匯,沒有變成外匯儲備。雖然貿易順差還是很大,但是企業沒有結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預期美元升值,加上人民幣可能少許貶值或者不升值帶來的影響更大,但不是資本外逃,現在離資本外逃還有段距離。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外儲 連續 季度 下滑 因為 資本 外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7697

外管局解釋資本外流:企業和個人沒有恐慌性地囤積外匯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3451

銀行結售匯數據顯示,2014年下半年,我國外匯零售市場累計凈流出資金625億美元。外管局官員稱,目前的流出是預期內的,符合宏觀調控和改革的方向。企業和個人並沒有出現恐慌性地囤積外匯。

外管局今日公布數據顯示,2014年12月,銀行結匯11401億元人民幣(等值1862億美元),售匯11972億元人民幣(等值1955億美元),結售匯逆差571億元人民幣(等值93億美元)。自此,銀行結售匯已經連續五個月出現逆差,引發市場對資本外流的擔憂。

今年,下半年我國銀行結售匯數據出現明顯的趨勢逆轉。一季度順差1592億美元,二季度降至290億美元,三季度轉為逆差160億美元,四季度擴大為465億美元。

對此,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今日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表示:“去年二季度開始,我們註意到貿易順差不斷擴大,銀行結售匯下半年又變為逆差,我們稱之為貿易順差和外匯供求關系的背離。預計四季度還會呈現經常項目順差,資本項目逆差的態勢”。

管濤認為跨境資金流出的主要受三方面因素影響:

一是2014年3月份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浮動幅度進一步擴大,匯率雙向波動逐漸深入人心,人民幣匯率預期分化,促使企業采取了增加外匯存款、減少外匯貸款的財務操作

二是2014年世界經濟整體呈現一種不平衡的緩慢複蘇,美聯儲逐步退出量化寬松貨幣政策,美元匯率全面走強。國際資本大量回流美國,而許多新興市場出現了資本外流、本幣貶值的壓力,這對中國也產生了一定影響。

三是中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以後,市場越來越關註我國經濟運行狀況,以及其中可能蘊含的一些風險和問題,市場情緒處於較大波動期,加之人民幣匯率已經趨於均衡合理水平並被市場廣泛接受和認可,激發了境內市場主體資產負債幣種結構的調整

如何評估目前的跨境資金流出壓力?中國證券網援引管濤評論稱,目前的流出是預期內的,符合宏觀調控和改革的方向。人民幣匯率改革後,央行逐步退出外匯市場的常態化幹預。企業增加了外匯存款,外匯存款減去外匯貸款的部分,被銀行用於對外投資了,市場持幣主體進一步多元化。

管濤稱,目前的調整是適度的、可承受的,沒有改變外匯總體上供大於求的局面,外匯儲備還是有所增長,市場流動性很充足,企業和個人並沒有出現恐慌性地囤積外匯,最後兩個月的外匯缺口收斂到100億美元左右。

華爾街見聞此前曾提到,高盛認為,中國國際收支平衡表中誤差項數字的不斷擴大可能反映了資本正在秘密出逃。

此外,中國外匯儲備連續兩個季度減少,也引發了市場對於中國資本外流的擔憂。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外管局 解釋 資本 外流 企業 個人 沒有 恐慌性 恐慌 囤積 外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8719

中國遭遇1998年以來最大規模資本外流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3907

隨著企業海外投資的增長,中國去年四季度資本賬戶錄得至少是1998年以來的最大規模赤字。

外管局今天公布的數據顯示,當季中國資本和金融項目逆差達到912億美元,經常項目順差收窄至611億美元。

2014年四季度,我國經常項目順差3751億元人民幣,資本和金融項目(含凈誤差與遺漏)逆差5595億元人民幣,國際儲備資產減少1844億元人民幣。

按美元計價,2014年四季度,我國經常項目順差611億美元,其中,按照國際收支統計口徑計算,貨物貿易順差1693億美元,服務貿易逆差733億美元,收益逆差244億美元,經常轉移逆差104億美元。資本和金融項目逆差912億美元,其中,直接投資凈流入610億美元。國際儲備資產減少300億美元,其中,外匯儲備資產(不含匯率、價格等非交易價值變動影響,下同)減少293億美元,特別提款權及在基金組織的儲備頭寸減少7億美元。

瑞穗證券亞洲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在接受彭博采訪時稱,這意味著中國經濟結構出現了轉變,人民幣貶值預期顯現,這推動了資本的外流。

民生證券認為,資本和金融項目逆差擴大的原因有二:

1,消極的一面是金融危機後國內企業或個人通過虛假貿易或對外負債借入了低息美元流動性,人民幣資產吸引力下降和美元強勢相結合導致這部分美元流動性外流,從近期人民幣貶值也印證近期資本外流有一定壓力;

2,積極的一面是中國正積極加快資本輸出,為企業“走出去”提供長期外匯支持,未來或將外匯儲備用於抵補“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基建投資上的資金缺口,以緩解國內產能過剩和國際收支雙順差的壓力。

外管局報告原文點這里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中國 遭遇 1998 以來 最大 規模 資本 外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0434

中國資本外流創紀錄 央行無意降息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3949

082918846790

市場顯示,隨著上季度資本外流高達910億美元,中國央行不會加入全球降息潮。

一年期利率互換成本(付出固定利率,收回7天期回購利率)上周上漲16個基點,創下兩個月來最大單周漲幅。北京時間上周三10:50,一年期互換成本升至3.36%。而因監管機構限制兩融,上證綜指上周下跌4.2%,創下一年多來最大單周跌幅。

華爾街見聞網站此前提到,隨著企業海外投資的增長,中國去年四季度資本賬戶錄得歷史最大規模逆差。外管局公布的數據顯示,當季中國資本和金融項目逆差達到912億美元,經常項目順差收窄至611億美元。

11月21日,中國央行降息後,人民幣下跌達2%,而中國股市上漲30%。中國1月制造業兩年來首次收縮。彭博新聞社調查顯示,經濟學家預計中國央行一季度將維持貸款利率在5.6%不變。上月,彭博1個月前的類似調查顯示,經濟學家預計一季度貸款利率為5.35%。

光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徐高向彭博新聞社表示:

銀行間市場流動性正在收緊,但是中國央行可能不會在近期降息。人民幣的貶值壓力將是央行所需要考慮的。

今年,7天回購利率平均為4.01%,高於去年四季度3.57%的水平。中國央行上月使用逆回購工具,向市場投放流動性。當時央行7天期逆回購操作中標利率3.85%,28天期中標利率為4.8%,接近市場水平,顯示出央行不打算大幅降低融資成本。

招商證券駐上海分析師孫斌斌向彭博新聞社表示:

從逆回購利率來看,中國央行並沒有釋放出寬松的信號,因人民幣正面臨貶值壓力。人民幣的貶值壓力越強,該貨幣在國際市場上的吸引力就越差。這與政府人民幣國際化的戰略不符。

渣打銀行預計,中國今年將在全球新設10家人民幣清算行。在過去6個月,人民幣的清算網絡已經覆蓋了悉尼、多倫多、盧森堡和曼谷。12月,人民幣取代加元成為全球第五大支付貨幣,這為今年IMF將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開了好頭。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中國 資本 外流 創紀錄 央行 無意 降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0594

外管局管濤:資本外流早有“蛛絲馬跡” 市場是在自己嚇自己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169

1-140Z91GH0E5

外管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近日撰文稱(僅代表其個人觀點),我國發生的資本外流早有“蛛絲馬跡”,現在的市場反應其實是後知後覺、自己嚇自己。出現資本外流並非意料之外,而是預期中有序的、適度的調整,各方必須從思想和措施上深刻認識並積極適應跨境資金流動和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的新常態。

2014年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由上年的偏流入轉為偏流出壓力,主要原因:新興市場普遍承壓的國際大背景,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是國內主動因和人民幣匯率波動性增加是重要催化劑。

在經常項目收支趨向基本平衡、人民幣匯率趨於均衡合理水平的情況下,影響跨境資金流動和人民幣匯率走勢的因素日趨複雜化、多樣化。當前的貿易順差與外匯儲備增長相背離、本外幣利差與套利資本流向相背離,以及之前的人民幣匯率有升值壓力卻無升值預期等現象,均顯示我國外匯市場運行機制正在發生深刻變化,外匯市場已經步入既可能變好、也可能變差的多重均衡狀態。非交易、非流量尤其是市場預期因素的影響作用加大,人民幣匯率的資產價格屬性進一步凸顯。

我國國際收支運行正在加速從大額順差、單邊升值的“舊常態”轉向一順一逆、雙向波動的“新常態”。這是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的必然產物,符合國家宏觀調控和改革開放的大方向,是中國經濟金融加速融入全球化的大勢所趨。

以下是管濤刊在上海證券報上的全文

日前,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布了2014年第四季度及全年的國際收支初步數據。有關數據顯示,第四季度,我國經常項目順差611億美元,資本項目逆差(含凈誤差和遺漏)912億美元,儲備資產減少300億美元,其中外匯儲備資產減少293億美元;全年,經常項目順差2138億美元,資本項目逆差(含凈誤差和遺漏)960億美元,儲備資產增加1178億美元,其中外匯儲備資產增加1188億美元。

數據發布後,市場驚呼:中國遭遇了史上季度和年度最大規模資本外流!這甚至加重了當前金融市場彌漫著的悲觀情緒。然而,我國發生的資本外流早有“蛛絲馬跡”,現在的市場反應其實是後知後覺、自己嚇自己。出現資本外流並非意料之外,而是預期中有序的、適度的調整,各方必須從思想和措施上深刻認識並積極適應跨境資金流動和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的新常態。

諸多指標早已顯示我國出現資本外流且流出壓力逐漸加大

境內外匯市場供求關系已逐漸發生逆轉。2014年第一季度,反映零售市場外匯供求關系的即遠期結售匯差額(剔除遠期結售匯履約重複計算的影響後,即“即期結售匯差額+未到期遠期結售匯差額變動額”)為順差1649億美元,第二季度順差降至僅有25億美元,第三季度轉為逆差305億美元,第四季度逆差進一步增至513億美元,較上季增長了68%。全年,即遠期結售匯順差856億美元,較上年減少了74%。

進出口順差擴大不反映為外匯儲備增加。2014年第二、三季度,海關統計的外貿進出口順差合計達2144億美元,同比增長69%,而同期國際收支口徑的外匯儲備資產(剔除了匯率和資產價格變動的估值影響)僅增加了224億美元,同比少增85%,其中第三季度外匯儲備資產實際減少了4.3億美元。相應的,第二、三季度,在經常項目順差分別為734億美元和722億美元的情況下,資本項目連續兩個季度凈流出,分別為162億美元和90億美元。第四季度,海關統計的進出口順差1262億美元,與第三季度水平大體相當,同比增長39%,而外匯市場卻持續供不應求,且供求缺口環比還擴大了68%。因此,當季出現資本項目逆差增加、儲備資產下降更多也就不足為怪了。這也符合“貿易順差越大、資本流出越多”,或者說“經常項目順差、資本項目逆差”的國際收支平衡規律。

央行外匯占款和外匯儲備余額變動也早現端倪。2014年末,央行外匯占款余額27.1萬億元,較上年末新增6411億元,增幅較上年減少了77%。其中,第一季度增加7879億元,第二至四季度連續負增長,分別減少了18億元、113億元和1334億元,這與各季外匯儲備資產的變動趨勢大體一致。2104年末,央行公布的外匯儲備余額38430億美元,較上年末新增217億美元,增幅較上年回落了96%,也反映了全年外匯儲備資產較上年少增73%的基本事實。從季度數據看,第一、二季度外匯儲備余額分別增加1268億美元和451億美元,第三、四季度分別減少1055億美元和447億美元。第四季度,之所以在外匯儲備資產降幅由上季4.3億美元增至293億美元的情況下,外匯儲備余額的減幅反而收窄,主要是因為當季美元匯率升值勢頭較三季度有所減緩,而其他資產價格的漲幅增大,正負影響相抵後,估值效應對外匯儲備余額的推低作用有所減小。

多因素促使我國跨境資金流動承受持續的偏流出壓力

分析2014年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由上年的偏流入轉為偏流出壓力,主要有以下幾方面的原因:

第一,新興市場普遍承壓是國際大背景。2014年世界經濟整體呈現一種不平衡的緩慢複蘇,美聯儲逐步退出量化寬松貨幣政策,美元匯率全面走強,全年美元指數上升了12%。在這種情況下,國際資本大量回流美國,而許多新興市場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資本外流、本幣貶值的壓力。

第二,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是國內主動因。當前中國經濟正處於“三期”疊加的調整時期,市場越來越關註國內經濟運行狀況,以及其中可能蘊含的風險和問題,對中國經濟和人民幣資產風險重新評估,市場情緒處於較大波動期。在人民幣匯率已趨於均衡合理水平的背景下,市場匯率預期分化,激發了市場主體資產負債幣種結構的調整,逆轉了前期“資產本幣化、負債外幣化”的財務運作。

第三,人民幣匯率波動性增加是重要催化劑。隨著2014年3月17日以後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雙向浮動區間進一步擴大,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逐漸深入人心,甚至當三季度人民幣匯率企穩回升時,國內企業也沒有恢複年初的單邊套利交易。企業結匯意願減弱、購匯動機增強,並采取了增加外匯存款、減少外匯貸款的財務操作。2014年全年,衡量結匯意願的銀行代客結匯占涉外外匯收入的比重(即結匯率)平均為71%,比上年回落了1個百分點,衡量購匯動機的銀行代客售匯占涉外外匯支付的比重(即售匯率)平均為69%,比上年上升了6個百分點;年底,境內外匯貸款與境內外匯存款之比較年初下降了26個百分點。由於人民幣匯率長期單邊升值且波動率較低,前些年市場積累了大量的美元空頭。現在因內外部市場環境變化,企業開始啟動回補美元空頭的財務操作,這種“鐘擺效應”短期內有可能抵消外貿進出口的順差。

進入2015年,境內外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繼續偏弱。境內交易價CNY持續在中間價的貶值方向,1月底以來CNY甚至多個交易日觸及或接近跌停位。境外交易價CNH相對於CNY也持續偏弱且差價擴大,1月份日均差價99個基點,較上月增加74%。分析其原因,其實仍是導致2014年我國跨境資金偏流出壓力的前述內外部偏空因素在繼續發揮作用:從國際看,外部世界仍不太平,瑞郎與歐元突然脫鉤、歐版量化寬松超出預期、多國央行降息紛至沓來、貨幣戰爭風雨欲來、美元指數繼續反彈……從國內看,去年12月份和今年1月份主要經濟數據繼續偏弱、貨幣政策松動預期使得降低利差交易吸引力、趨於合理均衡和雙向波動背景下的人民幣匯率預期進一步分化,等等。

當前我國跨境資金流出屬於預期中的有序、適度的調整

“藏匯於民”和“債務去杠桿化”是去年二季度以來資本項目逆差的主要原因。2014年第二季度,經常項目與直接投資差額之和為1127億美元,較上季增長86%,但非直接投資資本流動(即證券投資與其他投資差額之和)由上季凈流入401億美元轉為凈流出549億美元,減少950億美元,基本可以解釋同期儲備資產較上季少增1032億美元。具體來看:證券投資凈流入146億美元;其他投資由上季凈流入轉為凈流出695億美元,其中資產方凈流出1176億美元,負債方仍為凈流入483億美元。資產方的凈流出反映了第二季度外匯存款增加652億美元,而外匯貸款下降23億美元,銀行將當期外匯貸存差675億美元存放或拆放境外,可見,“藏匯於民”是導致第二季度其他投資凈流出的主要原因。第三季度,經常項目與直接投資差額之和為1167億美元,較上季增長4%,但非直接投資資本流動凈流出537億美元,環比少流出12億美元,低於同期儲備資產較上季少增224億美元的水平。具體來看:證券投資仍為凈流入235億美元;其他投資凈流出772億美元,環比增長11%,其中資產方凈流出656億美元,負債方由第二季度的凈流入轉為凈流出116億美元。資產方的凈流出顯示“藏匯於民”仍是導致非直接投資資本凈流出的重要原因。負債方逆轉則主要反映了第三季度進口貿易融資余額減少365億美元,而第一、二季度分別為增加241億美元和187億美元,因此負債去美元化是第三季度非直接投資資本凈流出的又一重要原因。當然,從5月份境內外匯貸款開始逐月下降,也可以說國內早已啟動了債務去杠桿化進程。

這種調整符合調控和改革方向。隨著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市場化改革的推進,央行逐步淡出常態式外匯市場幹預,“貿易順差、資本流出”的格局必然會更加常態化,這有利於改善央行貨幣政策調控空間。銀行的外匯存款增加,但境內外匯貸款減少,說明外匯存款大部分被銀行用於境外投資,使得外匯由過去央行集中持有變成了市場分散持有,是“藏匯於民”的過程。國內企業在前期借了大量美元債務後,現在加速償還,有利於降低整個社會的杠桿率,也有利於減少貨幣錯配。

目前的調整是適度的、可承受的。雖然2014年下半年出現了一定的跨境資金流出壓力,但沒有改變全年外匯供大於求、外匯儲備增加的基本格局。而且,市場保持了平穩運行,企業用匯需求有保障,外匯市場流動性充足,企業包括個人並沒有出現恐慌性的囤積外匯,年底最後兩個月份的外匯供求缺口由前兩個月的兩三百億美元收斂到百億美元左右。另外,人民幣對美元雙邊匯率雖有所走低,但對主要貿易夥伴貨幣匯率總體繼續偏強,2014年國際清算銀行編制的人民幣名義和實際有效匯率指數均創歷史新高,全年分別升值了6.4%和6.2%,2005年匯改以來累計分別升值了40.5%和51.0%,人民幣依然保持強勢。盡管進入2015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繼續走勢偏弱,但市場尚未形成一致的、明顯的人民幣貶值預期。人民幣匯率處於雙向波動的新常態而非趨勢性貶值,仍是大部分市場人士的基本共識。

凈誤差與遺漏為負不等於非法資本外流。從2009年開始,我國國際收支平衡表中的“凈誤差和遺漏”就一直為負值,到2014年第三季度累計為3463億美元,其中僅2014年第三季度就達到負的632億美元。但這不代表當前我國出現了較為嚴重的非法資本外逃,主要理由是:第一,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我國“凈誤差和遺漏”凈額占貨物貿易進出口總額的比重一直為2%左右,遠低於國際認可的合理標準,顯示我國國際收支平衡表的質量是可信的。2014年三季度該項占比是5.6%,但前三季度的占比只有2.4%。美國剛公布的2014年二季度國際收支平衡表數據顯示,其凈誤差和遺漏額是正的940億美元,占同期貨物貿易進出口總額的+9%,2012年一季度該比例是-15%。第二,不論是隱性還是顯性的資本外流,在目前央行已經逐步淡出外匯市場常態幹預的情形下,“貿易順差、資本流出”是必然的市場結果,“經常項目順差、資本項目逆差”本身也屬於一種合意的國際收支平衡結構。第三,需要密切關註違法違規的跨境資金流動,但不能過分或過度解讀“凈誤差和遺漏”的經濟含義。比如去年三季度凈誤差遺漏的負值,從統計上來講,既有可能是低估了對外資本的輸出,也有可能是高估了經常項目順差,不能簡單地歸為資本流動的原因。如果采用合理的、穩定的方法,能夠估算出上述兩種可能性對應的具體規模,也應該歸入國際收支平衡表的相應交易項目。例如,國際收支平衡表的貨物貿易進出口與海關口徑進出口統計的差異之一,就是平衡表會將海關查處到的進出口走私貨物量記入貨物貿易項下。所以,統計就是統計,只是對經濟活動的客觀反映,不能和資本流動管理問題混為一談。第四,境內外匯存款下降也不一定是非法資本外流。去年9月份以來,我國境內出現了外匯存款與貸款的同步下降。據了解,以前因為境內外匯流動性緊張,外匯存款利率較高,一些國內企業采取了在“境內高存、境外低借”,套取境內外利差的財務策略。但隨著去年二季度以來外匯存款增加,境內外匯流動性改善,銀行自7月份起紛紛調低了外匯存款利率,境內外利差大幅收斂,前述套利交易策略的吸引力急劇下降,以致年底出現了外匯存貸款的雙降。

更加積極地適應跨境資金流動和人民幣匯率運行新常態

首先,認清跨境資金流動和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的新形勢。在經常項目收支趨向基本平衡、人民幣匯率趨於均衡合理水平的情況下,影響跨境資金流動和人民幣匯率走勢的因素日趨複雜化、多樣化。當前的貿易順差與外匯儲備增長相背離、本外幣利差與套利資本流向相背離,以及之前的人民幣匯率有升值壓力卻無升值預期等現象,均顯示我國外匯市場運行機制正在發生深刻變化,外匯市場已經步入既可能變好、也可能變差的多重均衡狀態。非交易、非流量尤其是市場預期因素的影響作用加大,人民幣匯率的資產價格屬性進一步凸顯。受國內國際的諸多不確定、不穩定因素的影響,市場預期的多空轉換頻繁,必將導致我國經常性地出現跨境資金流動有進有出、人民幣匯率有漲有跌的雙向振蕩。

其次,順應跨境資金流動和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的新變化。國際收支運行步入新常態,本身也是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的必然產物,符合國家宏觀調控和改革開放的大方向,是中國經濟金融加速融入全球化的大勢所趨。對於未來可能越來越頻繁的雙向波動,各方必須增強容忍度,培養處變不驚的市場定力,而不要自亂陣腳。鑒於跨境資金流動和人民幣匯率走勢的影響因素日益複雜化、多樣化,必須改變以往過於簡單化的分析框架,而應該結合多因素進行綜合分析,以做出總體判斷。尤其要註意運用辯證的方法,動態監測分析多空因素的相互轉換。加快推進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逐步減少外匯市場常態幹預是既定的改革方向。這要求相關分析研判工作,要逐漸減少政策色彩,而更著重市場因素。否則,一廂情願地自設錯誤前提,結論和判斷就有可能失之毫厘差以千里。

第三,管理跨境資金流動和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的新風險。新年開局已經顯示,2015年於我國來講必然是不平靜的一年。大波動、超預期,仍是後量化寬松時代不可忽視的尾部風險。我國國際收支運行正在加速從大額順差、單邊升值的“舊常態”轉向一順一逆、雙向波動的“新常態”。對此,境內市場各方在思想和措施上都要有充足的準備。“君子不立危墻之下”。市場主體要控制好對外風險敞口,基於主業實際經營需要對外適度舉債。此外,政府部門要加強對跨境資金流動流動的雙向監測預警,做好相關應對預案,加快培育和發展外匯市場,不斷提高政策和數據透明度。

(作者系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成員。本文僅為個人觀點,不代表作者所在單位的意見)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外管局 管濤 資本 外流 早有 蛛絲 馬跡 市場 是在 自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1710

高盛:今年中國每季度將降準50-75個基點 資本外流將持續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233

高盛經濟學家日前發布報告預計,今年中國將以多次下調存款準備金率(降準)保持資本外流時期銀行間流動性的穩定,降準速度為每季度50-75個基點。若需提供約人民幣2.5萬億元流動性,全年降準約要達到2-2.5個百分點。

去年第四季度,中國資本凈流出910億美元,遠超第二和第三季度的510億美元和720億美元。上述高盛報告認為,伴隨著在岸人民幣匯率下跌和國家外儲減少,中國第四季度的貨幣流動形勢明顯不同,凈流出形勢類似於2012年第二季度。當時投資者撤資是因為對中國經濟增長前景的擔憂加劇。

上述報告指出,第四季度資本凈流出未必體現了人民幣需求疲弱。如果中國居民繼續增持國外資產,國外投資者繼續減持離岸人民幣資產,這種大規模的資本流出現象還將持續。

本月4日,中國央行公布了2012年5月18日以來的首次全面降準。央行研究局局長陸磊次日接受新華社采訪時表示,本月央行降準“只是根據金融體系流動性狀況和經濟情況進行延續性操作”,不能理解為通道型降準,“更不能理解為是強刺激的開始“。未來貨幣政策根據經濟運行指標,按松緊適度的原則操作。

而高盛認為,本月的降準只是中國央行寬松的開始。在中國央行降準次日,華爾街見聞文章提到,高盛預計,未來中國政府可能公布更多的寬松措施,包括可能第二季度進一步降準、本季度結束前可能降息、可能允許人民幣中間價貶值和擴大人民幣波動區間。該文章援引高盛報告內容稱:

央行已經表現出全面降準的意願,我們預計這一工具還會被使用,盡管下一次出現可能會隔一段時間(可能是在二季度),如果政府想要沖銷資本外流對國內流動性的影響的話,需要每個季度下降50到75個基點。

上周華爾街見聞文章提到,麥格理證券也認為,中國的降準之路才剛剛開始。麥格理的中國首席經濟學家Larry Hu在中國央行宣布降準後寫道:

未來五年,我們相信中國至少還有20次降準,存款準備金率會下調至10%以下,相較於其他國家仍然太高,許多國家都是0。

上周另一華爾街見聞文章援引彭博報道的觀點稱,中國央行貨幣寬松“彈藥”充裕。即使本月降準,中國大型金融機構的存款準備金率仍高達19.5%。中國的一年貸款利率為5.6%,遠未達到美聯儲、日本銀行和歐洲央行不得不祭出QE的零下限水平。

該文章提到,多家華爾街機構預計中國央行今年還會采取降準或降息的寬松措施:野村預計央行二季度會降準50個基點和降息25個基點;德銀認為預計二季度會降準50個基點,3月和二季度一次以上降息;澳新銀行預計今年有兩次均下調50個基點的降準。

彭博下圖可見中國存款準備金率的變化:

存款準備金率,中國人民銀行,降準,貨幣寬松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高盛 今年 中國 季度 將降 降準 50 75 基點 資本 外流 持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056

外管局:銀行結售匯連續六個月逆差 凸顯資本外流壓力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393

外匯

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1月,銀行結匯9923億元人民幣(等值1620億美元),售匯10427億元人民幣(等值1702億美元),結售匯逆差504億元人民幣(等值82億美元)。這已經是銀行結售匯第六個月呈現逆差,但規模小於12月份的571億人民幣。

華爾街見聞的網站曾提到,外管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稱,銀行結售匯逆差和其他諸多指標早已顯示我國出現資本外流且流出壓力逐漸加大:

境內外匯市場供求關系已逐漸發生逆轉。2014年第一季度,反映零售市場外匯供求關系的即遠期結售匯差額(剔除遠期結售匯履約重複計算的影響後,即“即期結售匯差額+未到期遠期結售匯差額變動額”)為順差1649億美元,第二季度順差降至僅有25億美元,第三季度轉為逆差305億美元,第四季度逆差進一步增至513億美元,較上季增長了68%。全年,即遠期結售匯順差856億美元,較上年減少了74%。

進出口順差擴大不反映為外匯儲備增加。2014年第二、三季度,海關統計的外貿進出口順差合計達2144億美元,同比增長69%,而同期國際收支口徑的外匯儲備資產(剔除了匯率和資產價格變動的估值影響)僅增加了224億美元,同比少增85%,其中第三季度外匯儲備資產實際減少了4.3億美元。相應的,第二、三季度,在經常項目順差分別為734億美元和722億美元的情況下,資本項目連續兩個季度凈流出,分別為162億美元和90億美元。第四季度,海關統計的進出口順差1262億美元,與第三季度水平大體相當,同比增長39%,而外匯市場卻持續供不應求,且供求缺口環比還擴大了68%。因此,當季出現資本項目逆差增加、儲備資產下降更多也就不足為怪了。這也符合“貿易順差越大、資本流出越多”,或者說“經常項目順差、資本項目逆差”的國際收支平衡規律。

央行外匯占款和外匯儲備余額變動也早現端倪。2014年末,央行外匯占款余額27.1萬億元,較上年末新增6411億元,增幅較上年減少了77%。其中,第一季度增加7879億元,第二至四季度連續負增長,分別減少了18億元、113億元和1334億元,這與各季外匯儲備資產的變動趨勢大體一致。2104年末,央行公布的外匯儲備余額38430億美元,較上年末新增217億美元,增幅較上年回落了96%,也反映了全年外匯儲備資產較上年少增73%的基本事實。從季度數據看,第一、二季度外匯儲備余額分別增加1268億美元和451億美元,第三、四季度分別減少1055億美元和447億美元。第四季度,之所以在外匯儲備資產降幅由上季4.3億美元增至293億美元的情況下,外匯儲備余額的減幅反而收窄,主要是因為當季美元匯率升值勢頭較三季度有所減緩,而其他資產價格的漲幅增大,正負影響相抵後,估值效應對外匯儲備余額的推低作用有所減小。

除了近期頻繁的逆回購操作向市場釋放流動性,本月4日晚,央行宣布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

財經網援引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兼首席策略師洪灝稱,降準只是為了緩沖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下降所帶來的影響:

降準後市場情緒高漲將會是短暫的;降準背後含義更多是是對儲備資產的管理,而非大幅度寬松:在市場漫長地等待之後,央行終於下調了存款準備金率。此前央行發表了一系列關於維持“穩健”的貨幣政策等充滿了克制的言論,並釋放了不願意大幅放寬貨幣政策的信號。降準後,海外中國市場無論是利率產品還是股票都大幅走強,但是隨著交易到尾盤時卻回吐了部分漲幅。許多市場人士認為降準的時間點是個意外的驚喜,我們並不能茍同。昨天,中國最新的的經常性賬目、資本賬目和金融賬目數據顯示,中國自2014年3季度起一直出現資本外流的情況(不能等同於資本外逃)。同時,央行的外匯儲備也開始下降。在近二十年的歷史上,中國曾出現過三個降準周期:1997年底至1998年、2008年底和2012年上半年。在每個降準周期均伴隨著資本外流的現象(圖表1,紅色長方形標示)。一個國家的經常項目和資本/金融賬目之間必須平衡,除非該國央行通過建立外匯儲備幹預外匯市場。中國一直是個“雙順差”的國家。央行一直在回籠外匯並壓抑人民幣的匯率,同時積累外匯儲備,並利用存準率鎖定過剩的流動性。中國4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大約對應的是120萬億元廣義貨幣供應的20%(存準率)。鑒於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下降,央行再沒有必要把存準率維持於20%(全世界最高的水平)。可以理解的是,在上述的情況下,2015年將有更多類似性質的降準。但這種降準只是為了對沖資本外流和外匯儲備的下降,而不應被視為大幅度寬松。

根據外管局,銀行代客結匯9145億元人民幣,售匯9859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714億元人民幣;銀行自身結匯778億元人民幣,售匯568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順差210億元人民幣。

同期,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1215億元人民幣,遠期售匯簽約1575億元人民幣,遠期凈售匯359億元人民幣。截至本月末,遠期累計未到期結匯8356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售匯7870億元人民幣,未到期凈結匯486億元人民幣。

2015年1月,境內銀行代客涉外收入18415億元人民幣(等值3006億美元),對外付款16165億元人民幣(等值2683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順差2250億元人民幣(等值367億美元)。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外管局 銀行 結售匯 連續 六個 個月 逆差 凸顯 資本 外流 壓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57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