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這次是漂下去,以前是『坐車』」 豬禍黃浦江

http://www.infzm.com/content/88979

萬頭死豬浮出黃浦江水面,沉在底下的,是上海周邊的水系污染、河道管理的政出多門、跨界污染的協調乏力。這都已是中國河流的舊病沉痾。

一開始是幾十頭,然後是幾百頭,當10164頭來自各地的死豬,從黃浦江上游的河道中被陸續撈出時,上海松江區泖港鎮居民頗感無奈。

這個偏處上海西南的小鎮,靠近松江自來水廠在斜塘港的取水口,正是上海四大水源地之一。「我們已經再不敢用江裡的水了。」當地村民說。為了保障沿河居民的用水,當地鎮政府不得不專門為村民運來了一星期的儲備用水。

死豬事件業已引發媒體的關注。死豬的大部分正被質疑來自上游的浙江嘉興市。

問題才剛浮出水面。亂象背後,上海周邊的水系污染、河道管理的政出多門、跨界污染的協調乏力,都已是舊病沉痾。


豬鄉前傳

「死豬最後都去了上海,區別是這次是漂下去,以前是『坐車』。」嘉興一名養豬戶指著死豬肚皮,告訴一位來自上海的記者。

直到最近兩年,河道里的死豬才漸漸增多。「過去死豬有人收,沒人會丟到河裡。」嘉興的多位養豬戶不約而同地提起一起轟動嘉興的收購死豬案。

涉及17名被告人的這樁案件,在嘉興家喻戶曉。在2012年11月的宣判中,領頭的3人被判無期徒刑。

這是個典型的豬鄉故事。鳳橋鎮三星村村民董國權等三人合夥開了一家非法屠宰場,開始了死豬收購生意。「他們收的價格很便宜,平均才每斤一元左右。」三星村一位養豬戶說,病死的小豬一般不到50斤,大的也不過百來斤。

但這並不妨礙董國權們的生意。嘉興中院的判決書認定,在短短兩年多時間,董國權等人收購、屠宰的死豬竟達到7.7萬餘頭,銷售金額達865萬餘元。這些死豬,大多來自於南湖區鳳橋鎮、新豐鎮等地。

「這批人被抓了以後,村裡就再沒人敢公開收死豬了。」在以供港豬聞名的新豐鎮竹林村,57歲的村民郭岳(化名)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但是,扔在河裡的死豬多了。在上海松江區,松江的環保人員告訴南方週末記者,這次事發,他們從松江事發水域溯源而上,一路巡查至嘉興平湖水泥廠上游,一路行來,途經航道幾乎處處可見死豬的蹤影。

在平湖的曹橋街道,一艘打撈船的工作人員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即使在打撈工作進行了一週後的3月17日,他們一艘小船一天還能打撈二十多頭。

「這兩年每年這個時候都要集中撈豬。」在嘉興新豐鎮竹林村,一位負責打撈的村民說。原本在河道中捕魚的漁民紛紛轉行,幹起「撈豬」工作。

這跟龐大的死豬數量有關。2011年浙江省環保系統的一份調研報告顯示,嘉興市生豬飼養量已達770多萬頭,若按一般2%-4%的死亡率估算,全年需處理的病死豬數量達15萬-30萬頭。「如隨意扔放,不僅會帶來大量細菌和病毒污染,還會造成2萬-3萬噸化學需氧量的排放。」

但死豬規範的無害化處理卻遲遲未能建立。包括新豐鎮竹林村村支書陳云華、曹橋街道副主任袁利強、元通街道副主任董躍忠在內的多位官員承認,直到2011年,嘉興市才開始大規模啟動死豬無害化處理池的建設。

但這顯然遠遠不夠。以南湖區新豐鎮養豬第一大村竹林村為例,陳云華介紹,到目前為止,村裡擁有的處理池不過7個,第8個正在建造。

根據多人介紹,一個處理池一般能處理三千到五千頭死豬。而根據嘉興日報此前的報導,在竹林村,僅今年頭兩個月,死豬數量就已達到1.84萬餘頭。其處理能力無疑捉襟見肘。「處理不掉的豬,就只能田間地頭河道,隨便扔。」村民們說。

「病死豬亂扔的現象在我市五縣(市)兩區都不同程度存在著。」嘉興市的一份報告承認。

以嘉興最新統計的730萬頭生豬、3%的正常死亡率計算,即使不出現疫情,要正常處理的死豬,無疑也是個龐大數字。而順著水路縱橫、河濱交錯的江南河網而下,這些來歷不明的死豬,也成為黃浦江飲用水源的禍患。

擋不住的跨界污染

「死豬的問題以往還不嚴重。養殖污染更令人頭痛。」平湖市環保局副局長王玉冰說。位於上海上游的平湖市與上海金山區接壤,威脅河網水質的正是來自上游南湖、海鹽等地的養豬業污染。

「嘉興污染治理的重中之重,就是畜禽養殖的治理。」此前,浙江省環保廳副巡視員許履中在考察嘉興時說。豬糞、沼液加上到處亂扔的死豬屍體,清麗秀美的江南水鄉,現在正散發著陣陣豬臭。

「13萬多戶農民養了700多萬頭豬,一頭豬每天的排泄物相當於6到7個成人的排泄量。」嘉興市環保局副局長余鴻偉舉例說。

「政府現在已經開始控量,希望我們轉行轉產。」陳云華說。為了減少產量,2011年嘉興市出台了規定,竹林全村已被劃入禁、限養區。「計劃到2015年,全市生豬存欄總量從750萬頭控制在200萬頭左右。」而禁養的範圍,則「包括省級河道兩側各200米範圍、區級河道兩側各100米範圍」。

這正是針對日漸惡化的水質。嘉興市環保系統知情人說,即使採取措施,但2012年浙江省環保廳對全省跨行政區域河流交接斷面水質進行評價時,點名批評六地,嘉興市和嘉興市區就佔據了兩席——二者的水質均是劣五類。

這是黃浦江來自上游地區的污染威脅。全國人大代表、華東師範大學教授陳振樓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來自黃浦江上游的農藥化肥等污染源,一直威脅下游水質安全。

夏天,在黃浦江打撈水葫蘆早已成了人們熟悉的一景。上海市甚至一度建立了水葫蘆打撈辦。

作為依賴過境水源生存的城市,為了保護水源地,上海市政府可謂絞盡腦汁。「為了保護黃浦江,上海市很早就制定了《上海市黃浦江上游水源保護條例》,在國內可算第一家。」陳振樓說。

2010年《上海市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頒佈實施,上海確定了青草沙、黃浦江上游、陳行、崇明東風西沙等4個長期保留的水源地。同時又建立生態補償機制。

但對於上海市外的上游污染,上海市卻一直缺乏有效的辦法。按照《上海市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上海應該建立與太湖流域、長江流域有關省市的飲用水水源保護協調合作機制。「跨界的水源地保護,需要水源地周邊省市聯動監管,建立聯防聯控的機制。光靠上海一個地方推動,喊破喉嚨也沒用。」陳振樓說。

王玉冰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在上海世博會期間,他們曾和上海金山區建立了一個聯動機制,約定每半年開一次聯席會議,有需要再臨時聯動。但在此次死豬事件中,這一機制有無發揮作用,王玉冰則拒絕明確回答:「我們一直在保持溝通。」

「雖然大家都有共同意願,有一定作用,但只是軟約束力。如果想讓機制更好發揮作用,需要更實一些,聯繫得更密切一些。」他補充說。


河道管理,政出多門

「嘉興的河網實在太複雜了,很難做到完全監控。」平湖市水利局副局長任偉良說,僅以平湖為例,在其境內,就有3458條河道,總長度超過2256公里。

事實上,平湖的河道整治早已啟動。從2007年開始,平湖在6年時間分兩次啟動了水環境綜合保持整治計劃。「我們設立了河道保潔所,到2009年,就已實現除航道外的全面覆蓋。」

但「小而散」的養殖方式增大了管理難度。平湖市曹橋街道副主任袁利強抱怨說,在他治下的村莊,實行的大多是房前屋後的養殖方式,點多而分散。「有時真的難以完全管控到位」。

不過七級(指可通行50噸重船隻)以上的航道,由於屬港航部門管理,並不在日常保潔的覆蓋範圍內。「不過我們現在正準備調整,航道保潔,以後將交由交通局負責。」任偉良說。

河道管理政出多門的現狀也正在反思之中。任偉良說,在過去,河道管理的部門有港航、城管、水利、環保等部門,「水上的管理人員,有時眼睜睜看著陸上的拋擲物,也無可奈何。」平湖市正醞釀將條線的管理改為統一的分片負責制。同時為瞭解決跨界協調問題,嘉興市水利局在新豐、鳳橋、曹橋三個分屬不同縣區的街道,建立了河道協調機制,界河分段,確保河道全覆蓋。

但這種努力無法形成與上海的互動。復旦大學流域污染控制研究中心主任鄭正說,按照現在的監管模式,上下游間容易出現盲區。上海市對上游水域無力監管,「既沒有執法依據,也沒有處罰標準」。

「很多跨流域的污染現在一出現,首先就是推諉。」鄭正說,最後就往往變成一筆糊塗賬。「建立分級的倒推溯源機制就能解決此問題。」鄭正接著說,在河流界面全天候的實時監控下,「只要發現上游過來,就是上游地方政府的責任。至於是哪一個機構,哪一個系統,你自己查去。」

「這樣的機制不應再像10年前嘉興、蘇州兩地的糾紛一樣,要鬧到械鬥邊緣、驚動中央才建立。」陳振樓說,事實上,像太湖流域管理局之類的機構,本可承擔協調的功能,但遺憾的是,「它現在更多是在發揮水資源調配的作用,對於水污染治理,目前並未有太多涉及。」

而此時,作為傳統的水源地——黃浦江上游的水質早已嚴重惡化。「早在2004年,黃浦江上游其他支流水質就已經是V類或劣於V類。」一位參加過2004年重點流域水污染防治現場會的官員回憶說。

身處水源要位的泖港鎮,看起來是如此脆弱。2013年1月10日,就在死豬事件發生的兩月前,一艘散裝化學品船違規作業導致部分化學品洩入河道,迫使附近的水廠不得不緊急選擇停水。

為了轉移風險,上海市不得不將眼光投向黃浦江以外。「從黃浦江上游的水源地,到長江口建青草沙等水庫,上海正是為了轉移越來越缺乏保障的飲用水風險。」陳振樓說,但長江口同樣不安全,開放式的長江口水源地,其水質變化依然面臨多重威脅。

也正因此,上海甚至已經開始考慮海水淡化等手段。而最新的動向則是向位於浙江的千島湖借水,「每年借取超過20億立方米的原水」。


這次 是漂 下去 以前 坐車 豬禍 黃浦江 黃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823

坐車難 漁_夫

來源: http://xueqiu.com/5774757064/36474774
在人一輩子中,你會發現自己買過很多很牛的股票,但你抓住,然後讓你獲得很高收益的估計會是寥寥無幾。俗話說上車容易下車難,而在股票投資過程中,好像不是這樣,上車容易下車也容易但坐車就很難難得我們最後可能都比不過那種不會下車的老太太。
 
         究其原因,大部分人投資根本就不是為了坐車,而是為了下車,從剛開始坐車就一直想著下車,然後我們會發現每一站都會有人下車,無論車到哪裡,總有那一幫子人想著下車。有些人說見好就收, 賺點買菜錢就夠了;有些人說已經回本了趕緊跑吧;有些人說已經賺了50%了,等跌下來再上車;有些人說天氣太糟糕了,還是不坐車為好。反正理由總總,心理總在嘲笑那些傻乎乎坐車的人傻逼。好不容易賺到錢也不知道去變現。
    
        上車時就想著下車的人,總常常會盯著每一個交易機會不放,以圖實現自己期望的交易價值最大化。他們願意反反覆覆上下車買票,視乎買票的錢都是小本錢,無所謂。但打印一下自己賣盤前,很多人可能會發現自己一輩子都在為券商打工,而且幹活還很勤勞。但似乎忘了一點,你為某趟旅程已經交了N次車票了。

       交易導向的投資方式,永遠都會在乎市場的跌宕起伏,股市的冷暖,在乎大家對股市的態度。人就是這樣,在乎越多,失去的可能也就越多。因為在乎的東西失去了才會有感覺,而不要在乎那麼多的時候,你會發現即使失去了,也沒有那麼恐怖。

        漲與跌,很可能就是坐車途中那一段上坡與下坡的路。這些路可能與平常路不一樣,但真的沒必要為了暫時的漲跌就上車下車的。因為如果真的是一段很好的旅程,何必那麼在乎那段路的顛簸呢?


        能夠欣賞到美景的人,總是那種會坐車的人,這種人上車時選擇坐哪趟車很在乎。很破的車不會坐,司機技術很差的也不會坐,前面道路危險重重的也不會坐,會在坐車前充分估計各種可能發生的不利條件,然後去權衡值不值得坐車。而不是坐車過程中去想著出一點小事就會做出反應,這種沒有經過大腦而直接的條件反射,機會不可能是偉大的決定。永遠記得頻繁做出投資決策的人的投資決策,通常會是平庸的投資決策。我想投資的效果也最終來看會是一半。

       因為大部分人其實都是在乎眼前的,我的小夥伴曾經告訴我養孩子很重要的是需要培養孩子不要自顧眼前利益的能力,感覺深以為然。只要能用未來折現的眼光去看待現在的複雜事物,幾乎成了成為偉大成為有成就的必要途徑。大家都在乎眼前的時候,如果我們也在乎眼前,即使我們可能做得更好,也是會因為群體效應讓我們自己最終沒有與大眾很大的區別。

       細想一下,上車其實不是為了下車,而是為了達到某個目的地,下車只是到達目的地那一瞬間的行為。錯誤地理解上車是為了下車,買股票是為了賣股票,就容易迷失方向。我們真正買股票是為了讓買入的對象實現價值增值,價值增值有兩種,一個是價值回歸,另一個就是因為企業經營好價值增長了。這才是投資應該要堅持的目的地,而不是以價格為判斷標準,隨便上下車。那種認為買為了賣,買為了讓股票漲的人通常對投資的真諦理解不是那麼深刻,而自己又是不懂真正價值判斷標準的人。正如球友說的車翻過一次,車毀人亡後死裡逃生的,才能學會選擇對的車坐在上面。明白了這些,下車與賣股票問題就不是想像中的那麼重要了,更重要的是理解價值的問題。

       老天其實很公平,在股市裡給你無數次可以上車與坐車的機會,但總不免有人抱怨沒好車,沒值得坐的車。
這些人根本就沒有好好靜下心來思考什麼車值得做,什麼車不值得做,選擇太多了反而最後選擇不來。同樣資金量的大小根本就不是你需要頻繁上下車的理由,相反我更覺得資金量比較小的人學習怎麼坐車更為重要,只有這樣你才可能上對一趟車,上對一趟車並一直坐著很可能是一次改變你一生的機會,把它當成人生的一個重要旅程看待,時刻告誡自己抓住抓好應該抓的機會。投資的旅程是孤獨的,坐自己的車吧,靜靜享受路邊的風景,不要急著上車,同樣也不要急著下車,更美的風景在前面。


坐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1698

【今日笑一笑】黑狗坐車唔願唞 吹水唔停口

1 : GS(14)@2016-05-08 01:56:11

外國有一頭黑狗坐主人的車出外玩,表現得非常興奮。牠不願安坐後座休息,反而不斷發出高頻聲響,好像是想和主人談話似的。主人見到這頭喋喋不休的傻狗,不禁笑過不停。
YouTube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505/19599001
今日 笑一 一笑 黑狗 坐車 唔願 吹水 水唔 唔停 停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9854

坐車夜訪欖球賽懶鎮定麥明詩經子彈路 趴低防襲

1 : GS(14)@2016-08-14 14:29:21

■麥明詩前晚到Deodoro採訪欖球賽事,坐車時怕遇襲而全程伏在座椅上。互聯網圖片



里約奧運舉行得如火如荼,但區內治安備受質疑,槍擊案及幫派暴力嚴重,連日來都有奧運代表團遇上失竊事件,想不到連「十優港姐」麥明詩都遭殃!前日麥明詩在奧運節目中透露被人偷錢,她房間內有五分一的財物不翼而飛,約四位數港元,幸護照及貴重物品都跟身。雖然他們大部份時間都留在選手村,但有時候為採訪其他賽事都要搵命博,據悉麥明詩與體育組拍檔及一班幕後人員前晚又再遇驚險事。


擔心有危險

麥明詩前晚與製作隊要採訪夜間舉行的欖球賽事,他們由傳媒中心坐巴士去Deodoro,而途經地方就是上周二有傳媒車遇槍擊事件的同一路線。當日載着記者的巴士途經貧民窟附近時,突然有兩發用石頭製成的子彈射穿車窗玻璃,所以麥明詩等人都好擔心有生命危險,全程車所有人都伏在座椅上,不敢坐直,因為相信車身鐵皮位置較能承受子彈射擊。



■一輛傳媒巴士上周二途經貧民窟時遇襲,車窗碎片散落一地。資料圖片

■麥明詩下榻的房間離奇被偷錢,她要問其他人借即食麵醫肚。


失竊當擋災

昨日麥明詩在Instagram貼上採訪欖球場上的相片,留言:「同香港好有緣嘅運動項目:七人欖球!BTW七人欖球係今屆新加嘅項目,場面好熱鬧。」雖然笑容滿面,但其實好驚,她昨日以短訊回覆謂:「少少啦,不過呢啲嘢整定,做人冇得擔心咁多。」問到家人是否很擔心?她直說:「擔心呀,不過我大部份時間都喺場館入面,係安全嘅。」對於失竊事件,她仍樂觀面對,指有買保險及已報警處理,當是破財擋災,幸好獲拍檔陳恩能(丹尼爾)請食大餐「定驚」。採訪:嵐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814/19735237
坐車 夜訪 欖球賽 欖球 鎮定 麥明 詩經 子彈 趴低 低防 防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5789

「鬥牛士」變質坐車掟石虐殺牛隻撞到嘔血

1 : GS(14)@2016-10-15 12:11:43

鬥牛是西班牙人一項引似為傲的傳統運動,但在部份地區卻開始變質,成為一種虐待殘殺動物取樂的行為。參加者駕車、電單車或騎馬追趕包圍牛隻,用車撞傷牠們、掟石然後用矛刺死牠們。反對虐待動物黨(PACMA)拍下5個類似的虐牛活動,參加者騎馬或電單,亦有駕著越野車,在田野上、道路中追逐及包圍牛隻,用斗篷戲弄牠們,然後殺死。眾人又迫牛隻與汽車「搏鬥」,把牛隻撞得遍體鱗傷,鮮血沾在車子上。人們則站在車上保持安全距離,用石及物件掟牛、刺牛,直至牛隻無法站立,倒地不起。
PACMA主席巴奎奴(Silvia Barquero)指,單單在瓜達拉哈拉省便有逾百個這類虐牛活動。「參加者公然違反法律,很多人在喝酒,但根據西班牙法律,任何人在酒精或藥物影響下,不准參加奔牛節。執法人員通常在場,但都不理會。」愛護動物組織發言人批評這種行為「難以置信、震驚及噁心」,「有些人認為越殘忍,便代表越有男子氣慨。」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015/19801742
鬥牛士 鬥牛 變質 坐車 掟石 虐殺 牛隻 隻撞 撞到 嘔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2122

長髮女鬼坐車尾?高速公路詭異一幕泰嚇人

1 : GS(14)@2016-11-20 23:51:59

泰國不時傳出鬼故事,曼谷近日一條繁忙公路上亦出現詭異畫面,攝影記者卡特庫(Powarit Katkul)拍到一名長髮女子坐在一輛行駛中的汽車車尾,飄逸如無重量,不少迷信網民以為是靈體,原來只是虛驚一場。卡特庫說事發於周日傍晚,他的朋友正駕車在惠恭王區的公路上行駛,卡特庫坐在旁邊。從他拍攝的片段可見,在昏暗燈光下,隔離線的紅色汽車車尾隱約有一名女子坐在車尾箱上,她黑髮披肩面目模糊,即使汽車正在行駛,她仍坐得穩如泰山。不過當兩車駛近後,女子的輪廓就清晰起來,她穿着間條上衣,五官也看得清楚,她一度望向鏡頭,又張開雙臂作大叫狀。後來紅色私家車停下,女子下車憤怒地拍打私家車車門。卡特庫說當時他問朋友「你看到我看到的事嗎?」,並把情況拍攝下來,片段其後轉交警方。警方發現有關車牌已經吊銷,本來屬於一間的士公司,警方正尋找車主。英國《太陽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119/19839043
長髮 女鬼 坐車 高速 公路 詭異 一幕 嚇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6249

【動畫】阿仔載朋友笑住傾七旬母要坐車尾箱

1 : GS(14)@2017-03-03 00:54:32

日前,河南鄭州一部黑色克萊斯頓私家車打開的車尾箱,坐着一名七旬老婦。有網民寫道:「五個人坐克萊斯頓,車內坐着穿着體面的四個人,唯獨坐不下老母親一個人,車裏四個人笑的那麼心,老母親一個人坐在後備箱被風吹的睜不開眼,你們是甚麼心理,良心何在!」車主劉先生解釋,當時要送一名客人,距離家中只有幾百米遠,開車也只需幾分鐘,當時母親固執地說要坐車尾箱,還指車開慢點沒事。他說:「我想着讓老母親在飯店等一會兒,我再拐回來接住她。沒想到老母親說,來回跑兩趟太折騰,也太費油。看着後備箱空間大,也沒多遠,說可以將就坐一下。讓路上開慢點就行。」劉先生說,母親雖然年紀大,但身子骨都很硬朗。網民指事發地位於中牟縣順發路與泰安街交叉口,照片是路人所拍,在當地微信熱傳,不少網民紛紛譴貴這種行為。劉先生得知事件鬧大後,內心也十分慚愧,怪自己當時向母親「妥協」,表示以後一定注意安全,多加照顧老人。梨視頻/《鄭州晚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301/19943895
動畫 阿仔 仔載 朋友 笑住 住傾 七旬 母要 坐車 尾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7286

【馮仁昭四圍超】關淑怡警署報到 返酒店坐車走

1 : GS(14)@2017-03-24 17:08:02

■連日來留喺酒店嘅關淑怡,噚日現身出發去差館報到。





關淑怡(Shirley)上周四喺大嶼山愉景灣一間酒店餐廳大吵大鬧,其間除咗有肢體碰撞,仲有人出言恐嚇:「信唔信我拎把刀斬你。」警方接報到場調查,案件初步被列為刑事恐嚇及普通襲擊,Shirley涉案被捕,交由大嶼山警區刑事調查隊第二隊跟進。
Shirley連日來都留喺愉景灣嘅酒店,直到噚日下午終於現身,有兩個保安同兩男一女,傍住佢一齊行出酒店。Shirley戴黑超、着住黑皮褸,踩住斗零踭,好型咁雙手插袋行去坐接駁小巴出發,記者問佢係咪搬走、去警署報到,佢全冇反應。



■返到酒店冇耐,關淑怡又坐車離開。

逗留5分鐘

大約15分鐘後,Shirley抵達大嶼山區總部暨大嶼山北分區警署,現場再有記者追問佢係咪財困、有冇同曾志偉聯絡、囝囝健康等問題,佢都一概唔回應。之後佢聽到傳媒再問係咪覺得報道失實,先至對鏡頭微笑一下,然後行入差館。直至傍晚約6點,有警察同傳媒講Shirley已經喺警署後門離開,冇幾耐Shirley坐的士返到酒店,入咗去僅5分鐘就坐愉景灣車離開,見佢刻意彎低身,似乎唔想俾人見到,有傳佢已經搬離酒店。撰文:馮仁昭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324/19967833
馮仁 仁昭 四圍 關淑 淑怡 警署 報到 酒店 坐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8648

【飲食籽】老父坐車檔旁 為兒「合法」擺檔

1 : GS(14)@2017-04-10 23:36:32

由於政府規定小販牌不可由親人繼承,為讓祁哥繼續「合法」擺檔,他年紀老邁的爸爸只好每天坐在檔口旁邊。



【飲食籽:識飲惜食】「要兩個缽仔糕吖唔該!」耳邊傳來一把稚氣童聲,看着車檔小販將熱騰騰的缽仔糕用兩支竹籤串起,小朋友開心地接過,放下十元八塊便跳跳紮轉身離去。可惜,小販牌不可由親人繼承。



經常行過大埔墟火車站的話,或者你會留意到,這裏有個專賣懷舊零食的小販檔,缽仔糕、糖葱餅、糯米糍,全部都幾元就有交易,最特別的是,檔口除了有兩公婆看檔之外,還有一位老伯伯長期坐在旁邊。「個個都要幫手,誰有空就誰幫手。」小販檔檔主祁哥邊忙着找續邊說。原來老伯伯是祁哥爸爸,以前這架小販車由他一手打理,但他今年已經83歲,再沒能力擺檔,政府又規定小販牌不可以由阿仔繼承,他就惟有日日都坐在檔口旁邊,讓祁哥可以。「正常就我看檔,老人家就盡量讓他休息吧。」祁哥望了一眼坐在旁邊地爸爸續說:「個個持牌人都七八十歲,過多幾年又會剩下多少個?這個社會的特色、傳統不會再有,到時所有東西都會銷聲匿迹。」若果真的有一天再見不到祁哥爸爸,意味着這架小販車很可能都會變成回憶,幫襯了多年的老街坊亦再吃不到那樣好味、有味道的懷舊零食,「如果真的做不到也沒辦法,現在最主要是老人家幫到手,如果他幫不到手,政府又不發牌給我們,那我們想做也做不了。」這架車甚至已變成大埔街坊的老朋友。有人幫襯了沒有十年,也有七八年;有人幫襯了五六年,說若果經常見到這個位置空了的話會很傷心,會想起以前這裏有架車是賣小食的。其實祁哥在這裏擺檔廿年,每日下晝三點,做到夜晚賣清食物才收檔,每個月休兩三日息,有時甚至一日不休,這樣辛苦都是為了一份滿足感。「食物要保持新鮮,不新鮮,客人吃完不會開心。每日都要新鮮,所以每日都要賣清光,客人開心,我自己又開心!」但祁哥就企硬,就算他日不可再擺檔,都不會入舖,「你這些十元八塊,上舖頭賣,又怎樣交租?交租要錢的!」在這個買甚麼都貴的年代,還有流動小販肯風雨不改,賣這些平靚正傳統零食,老套都要說句,應該好好珍惜。



缽仔糕(熱)每個$5

缽仔糕、綠茶糕 每個$3.5

糖葱餅每件$7


糯米糍一盒4粒$18

黃甄記叮叮糖 每包$6

飛機欖每粒$3

流動小販車大埔墟火車站外



記者:黃子卓攝影:劉永發、鄧鴻欣編輯:梁浩維美術:孔文彬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410/19983060
飲食 老父 坐車 檔旁 為兒 合法 擺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999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