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商譽與成長股的關系 (一) 巴黎


http://hk.myblog.yahoo.com/tonylaw-vaueinvesting/article?mid=2427


巴黎:

巴黎曾經提過,公司的作用是把有限的不同的生產資源,以最合適的比例調動,以便能有最高產量的貨品。但是有時同一個比例的生產組 合,在不同的公司,卻有著很大的差異,例如一個勤勞的工人操作兩部機器的產出,明顯較另一間公司的一個懶惰的工人操作兩部相同形號的機器有更多的質與量的 分別,這可能是150比100件的相差。

很多管理教科書都有解釋此中不同的原因,巴黎不再重複,我所關心的是資本家要做的工作是怎樣看待 兩間公司的分別,和應該付出多少購入產出高的企業才化算?

上述兩間公司的例子,明顯地兩者的有形資產都可能分別不大,不過那些有形資產的 產出和引致的入息,ROA(Return on Assets)就有顯著的分別,假如兩間企業都沒有負債,沒有由債務leverage引致的加倍入息,ROA將等同ROE(Return on Equity)。

以A與B企業為例,如果A企業每年的ROE是7%,B企業是15%,A企業的總資產將會在10年後番倍,而B企業只須要 5年就番一番。

Warren Buffett說,因為A企業需要更多的資產才能生產同B企業的產出水平,在通漲時期,前者將會需要更多的資金維持產出規模,令它在競爭中處於不利形勢。

以 下是三間企業的假設
                   市場   有形                            <---有形淨資產---->
企業  ROE P/B  淨資產 P/E  總市值  5年後 10年後 15年後 20年後
   A    7%   平價   $250  14.28    $250   350    490      690    970
   B   15%  2倍     $125  13.3     $250    250    500     1000   2000
   C   15% 2.5倍   $100  16.67   $250   200    400       800   1600

從上 述的數字顯示,一般人以P/E和P/B選股的選股方法,並不能做到真正資本家的想法,即使A 較 C 企業P/E更細,有形資產更大,但其市值卻是相同,而以長期持有角度看,C企業在15年後有形資產部份便跑勝A企業,而隨時間的過去,相差愈闊。因此可以 結論是買入ROE愈大的企業,愈有利。

很多投機人都喜愛以那是優質企業或以上道理,遮掩自已以高價購入股票,期望別人以更高價買入他的股 票的短線投機心理。其實一間真正的優質、高ROE的企業,必須經過嚴格的測度而非單以表面的數字、或只是基於空泛的預期。

巴黎早陣子在回 Blog友文時就以為美國銀行BAC多年來的ROE(Tangible)較富國高,P/B較低,而決定買入BAC而非WFC,後來經過一些Graham教 的反証盈利的方法,最後決定要轉回大部份的持股到WFC處。

資本家應該是理性和客觀,既然數字顯示自已錯了第一次(買入BAC),不更改 就會錯第二次,這就是非常愚蠢了,我並不是說現價買入BAC不是一個好的投資,而是我認為買入WFC會是更加吸引。我將在下回解釋自已的思考過程。


商譽 成長 股的 的關 關系 巴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429

商譽與成長股的關系(二) 巴黎


http://hk.myblog.yahoo.com/tonylaw-vaueinvesting/article?mid=2477


巴黎:

上回說到,ROE較大的企業,即使你以較高於它的帳面值買入,長期而言,它的升值會較另一支ROE細的企業大。但我們不應不理會實 際的問題,例如派息率,

                A           B         C
ROE      20%         5%    10%
帳值     100         400    200
股價     200         200    200
年慢收   20           20       20

A, B兩間企業,如果一樣把賺來的全派息,其實是沒有分別,閣下每年也能穫得20元,A,B兩間企業因沒有新資金,也不會增長,而在某程度來說,企業B可能還 較A更安全。但如果A企業全保留盈利再投資,那$20元產生的來年額外的盈利會是4元,而B企業只會是1元,這就引致A的增長較B為大,不過這只是理論, 在大多數的情況,企業人都會把保留的盈利花掉在他自已身上或肆意的擴張收購,落得慘淡下場,所以觀察過往的數字仍是最好的證據。

因此從這幾點可以導出,成長股必定是:
第 一:ROE較同業高;
第二:它派息後仍有較大部份的保留盈利;
第三:保留盈利的增長要有長時間的財報證明、受過考驗。

企 業的ROE如果比較同業高,可能因為它士氣高、管理良好、員工質數優良,但無論是那種原因,很難在數字上不被投資人發現,投資人一般都願意付出多一點買入 它,有時企業本身在收購同業時,也會以這種想法行事。

例如上面的C企業,如果它的10% ROE 是行業的標淮,行業又不派息,那理論上行業中會有人付出多於100帳值的一倍并購A企業,多出的一百元就是商譽了。

隨著時間的過去,這間 企業的有形資產部份和無形資產部份的上升,例如第二年便會是120元比100元,高於第一年的1比1,而它的ROE(有形部份)現在是 120 x 20% / (120+100) = 10.9%,又會高於同業標淮,而引致市場人再次調加它的商譽價值部份至120元,總Equity至$240元,即較C企業的220元高出20元的市值。 反之,如果A企業的ROE有形部份下跌低於原來的20%,它的商譽價值也應按同等比例下降。(Warren Buffett是這樣的認為)

因此企業的股本值包含的有形Equity和總Equity的比 例,長期而言應該是較隱定,否則,投資人應該去了解原因,是否因為沒有節制的并購或回購股票,即大量高價購入一些同業,做成 有形資產的下降,沖淡了企業的整體ROE回報。在知道原因後決定它的商譽的應有的價值和合理性,而調整以那個股價購入,才能達到安全的水平。

我 會在下回以實際的例子解說。

商譽 成長 股的 的關 關系 巴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538

商譽與成長股的關系(三) 巴黎

http://hk.myblog.yahoo.com/tonylaw-vaueinvesting/article?mid=2513
巴黎:

Graham在其Security Analysis一書內有說過處理Goodwill的方法,他說應把它分25年分攤,即假如Book Value是$30元一股,盈利是每股6元,你以55元買入,多出的25元Goodwill應每年在盈利中扣減1元,即每股盈利應是5元,P/E是10 倍,而非9.1倍。

巴黎認為這裡出現一個予盾,例如按Graham的說法,他是相信無型資產是可以像一個有型資產,例如機器,能制造收 入,同時,又會隨著時間而耗損,所以它應該像機器般入帳的方法處理。但是按上回所說,因為此間含高無型資產Goodwill的企業較行業的ROE標准高, 只要三、五年,那溢價的部份就能追到,情況一如龜兔賽跑,所不同是,這一次,兔仔是先讓跑,然後牠卻非睡覺,而是發力狂追,所讓的25個圈,在比賽未到三 分一已追回。(這亦是巴菲特和Graham對Goodwill的處理方法表面的不同)

如按Graham的攤分25年,那就默認每一間企業 的無型資產都能長久持續,但是,我們都知道,不同的機器生財資產,都有不同的生命週期,無型資產,亦應如是,沒有理由,把所有多出有型資產部份都劃一攤 分。可是,我們又會返回如何界定年期的問題,那麼,應如何處理我們買股票時常遇到多出資產值的溢價部份呢?

最好的方法是以實際例子說明, 以下是Wells Fargo Bank 2003年至2009的財務資料
 (billion)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1.Turnover                 64.2*     51.6   53.7     48      40.4     33.9    31.8
2.Profit before tax
  & extra                 11.7      3.3      11.6    12.6    11.5     10.8     9.5
3.Ne profit to
  Com Stock             8         2.4       8.1      8.4    7.7       7.          6.2

4.Com stock Equity 103.3    67.8     47.2     45.5    40.3   37.6     34.3
5.Total Assets        1244   1310      575       482    482    428      388

很多朋友都問我,價值投資入會表格內的Dupont Ratio的作用是什麼,現在我就以WFC的例子解釋,從上面數字,我們首先計到,WFC以股東的資金大幅借貸(5 除  4),加大了可控制的總資產。

即 每100元的股東資金,WFC可以控制的資產是(5除4):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A) 槓干比 1200(12倍) 1930 (19)   1220(12)  1060(10)  1200(12) 1140(11) 1130(11)

然 後,按這100元比例的資產令WFC產生的營業額是 (1除5)Return on Total Assets%):
B)ROA%       62 (5.1%) 72  (3.9%)  113(9.3%) 106(10%) 100(8.4) 90(7.9) 93(8.2%)

接著,因為每一元的營業額, 所賺的Profit Margin 引致的盈利是(2除1):
C)Profit Margin 11.3(18.2%) 4.6(6.4) 24.5(21.6) 27.9(26.3) 28.6(28.6) 28.6(31)27.7(29.8%)

最後,每一蚊的Profit,扣除稅金、優先股息,給干股東的利潤比例(3除 2),得出最後的數字就是Return On Equity:

D)EBTax/Net  7.2(68%) 3.3(72%) 16.9(69) 18.6(67) 19(66) 18.6(65) 18.1(65)。


    DuPont 公式是    :A X B X C X D =  Return on Equity

由此可知,相同ROE,包含Dupont Ratio內的因子不同,其風險也有所不同。例如,不斷增大A)總借貸槓干比加大總資產,能夠增加ROE為一例。

香港人有一句非常有意思 的說話:"不怕唔識貨,最怕貨比貨",事實是如果閣下能夠把所有企業作一個 Dupont Ratio 的A至 D的比較,那麼,你想做錯投資亦很困難,因為你已經掌握了企業的最重要財務重心。


巴黎在比較過美銀和富國銀行的Dupont Ratio後,決定了WFC好過BAC,下回再談。


*WFC備註內說在2010年全購了Prudential Finance,巴黎把大約之Minority Interest 按比例在2009年調整。(很多Blog友看了我的其它企業的數據分析,都常說不知我的數字來源,這裡說明我大多會調整當中的數字,Blog友可以參考 Security Analysis一書,Graham有教。
商譽 成長 股的 的關 關系 巴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723

商譽與成長股的關系(四)---完 巴黎

http://hk.myblog.yahoo.com/tonylaw-vaueinvesting/article?mid=2546

巴黎:

修正文:  12/June/2010




從上圖看來,以Balance Sheet資產值的IRR計,美銀的將會較富銀的中短期吸引,不過假如按Graham的ROI計數原則,因為Graham從不把低水的資產部份例為回報, 所以美銀的低水,在Graham看來,只有增加安全性,美銀的ROI和IRR並沒有很大的分別。
反觀,高ROE的企業,例如WFC,高溢價部份 Graham們都會把它長期分還,所以它的ROI和資產值IRR便相差很大:

                                        Gramham ROI             資產值IRR
                       第一年                16.6%                    -2%,
                       第十一年是        16.6%                    16%

由此可得出,資產值的作用在買股票時,可以是很重要和很不重要

1. 它的重要是,企業的每年盈利的基礎是必須建立在資產負債表淨值上而非空談;
2.它的不重要是,如果企業的ROE高,不應強迫買平水的資產淨值股 票,因為ROE大的企業的資產值會較另一間快速補回,使條件(1)發生作用。

所以投資人必須在兩者中尋找安全的平衡。

Warren Buffett的想法

Warren Buffett曾經說,市場會繼續長期給于高ROE企業溢價,因此他把市場無型的溢價也作ROI考慮,我把Warren Buffett的溢價部份一起加上,計算Warren Buffet的最後ROI回報可能如下:
                              18%ROE                                        可能                按購入價      
年度      期初淨值   盈利   期末淨值      市場溢價     股價    $28的總回報  ROI
1              23.3           4.19     27.49            28 %           35.2         26 %             26 % 
2              27.5           4.95     32.4               "                 41.5         48                 22
3             32.4           5.8        38.3               "                 49.           75                  20
4             38.3           6.9        45.2               "                 58          106                 20
5.            45.2           8.1        53.3               "                 68          144                 20
6.            53.3           9.6        62.9               "                 80.5        187                19
7.            62.9         11.3        74.2              "                  96           239                19
8.            74.2        13.4         87.5              "                112           300                19
9.            87.5        15.8        103.3             "                 132          372                19
10.        103.3        18.6        121.9            "                 156          457                 19
11.        122           21.9        143.8           "                  184           557                 19

按Warren 的想法,以USD28元高於每股資產淨值23元,購入ROE是18%的企業,居然可能穫得大於18%的ROI,這是否他長期尋找高、或有證據會高ROE企 業的原因呢?

Margin of Safety是投資神杯
雖然我這篇修正文和之前的數字有很大的分別,前文的很多原則,仍然不變,例如好的企業,股價 越跌,越吸引,其結果引致最後選WFC,仍是相差不大,或至少買入WFC仍是一個很吸引的投資,這就是Graham所強調的Margin of Safety的作用。

評估股票的標准Margin越大,回報越可能達到自已目標,例如PMI當天的資產值可能是18元、7元、8元或6元 和ROE是10%、11%、17%或7%對以0.6元的當日市價,也沒有很大引致投資決定不同的分別,買入它並持有就是最正確的投資之道,這不就是離開群 眾、市場,莫問牛熊,以Margin of Safety投資的最好例子嗎?









舊文:








富國銀行和美國銀行平均股本回報比較
上 述的圖表是巴黎以富國銀行和美國銀行過去多年平均Return on Equity,去引申未來的回報可能變化,其中兩者因溢價與折讓引致在年度0(現在)出現起步的分別,圖表是按Warren Buffett的"複利"方法,而非Graham 的平均方法。

按照Graham的方法,他會先把富國銀行WFC的溢價部份 (Goodwill)按20-25年分攤,例如28%的WFC溢價會是每年以1.4%(20年)在ROI中扣減,即投資人的Return on Investment會是18%-1.4%= 16.6%。但 Graham未有在扣減Goodwill後有關複利增長對長期回報影響再作文章。

如 果以這Graham簡單的計算法,另一間沒有溢價而ROE是16.6%的企業,和有28%溢價的WFC,其Return on Investment都是一樣16.6%,可是從上面的曲線,我們可看出,其長期投資回報兩者是有強烈的相差,尤其對一些高ROE而又現股價有高溢價的企 業。

不妨假設第11年企業能以帳面價變成全現金分發回股東作為辦別差異:

以Warren Buffett的複利對WFC的評價:


市 價       高水溢價%              在第11年變現後            IRR 平均年回報 
                                                      總回報
28元          28%                              490%                              17.5%
46.6         100%                              417%                              16.1%

以Graham的平均攤 分對WFC的評價:

28元        28%                                441%                              16.6%
46.6       100%                                284%                              13.0%   

股票投資最藝術的地方是
未 來的生意數字都可能不與當下的計數相同,所以總明的投資人應該是作最好的期望,同時又應作最壞的打算。

例如以100%溢價$46.6元購 入WFC ,上圖顯示要5年後,帳值才能回本,但是以接近30%溢價的28元買入,卻只需1.5年後,就能取回100%帳值,之後就是一條康莊大道,尤其是WFC的 過去成績,並不是一般靠大行吹捧那些IPO企業的預期數字,而是真實地長期受過嚴峻環境考驗而來。

另一方面,即使美國銀行BAC現價與帳 值有20%以上的折讓,圖表卻戲劇化地程現中長期投資角度與WFC的優異的分別,所以巴黎便下定決心轉部份持有的美銀到富國銀行。

價值優良的股票股價下跌,只會增加吸引,而非風險
最近看到黃 師傅說打算在跌市中清空股票,巴黎認為,如果股票的價值是優良,例如WFC,其股價下跌,只會令它更加吸引,而非風險增加,投資人只應買入,而非賣出,上 述的數據不是很有說服力嗎?(當然希望低買高賣,捉形勢的已經不是基礎證券分析的方法)。

假如硬要在跌市時做點東西,不如檢查組合內的一 部份的股票,是否"相對"地較另一些的股票吸引力較低,於此時轉換組合成份也是很合理和聰明的做法。


商譽 成長 股的 的關 關系 巴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828

商誉及其摊销:规则与现实 Barrons

http://blog.caing.com/article/13176/

 

BERKSHIREHATHAWAY INC.

 

伯克希尔·哈撒韦有限公司

Goodwill and its  Amortization: The Rules and The Realities
商誉及其摊销:规则与现实
 

   

This appendix deals only with economic and accounting Goodwill – not the goodwill of everyday usage. For example, a business may be well liked, even loved, by most of its customers but possess no economic goodwill. (AT&T, before the breakup, was generally well thought of, but possessed not a dime of economic Goodwill.) And, regrettably, a business may be disliked by its customers but possess substantial, and growing, economic Goodwill. So, just for the moment, forget emotions and focus only on economics and accounting.
 

 

这篇附录探讨的只是经济和会计商誉,而不是日常所说的声誉。比如,一个公司可能被大多数客户喜欢,甚至热爱,但是却不具有任何经济商誉。(AT&T在分拆前总的来说声誉很好,但没有一分钱的经济商誉。)遗憾的是,一个公司可能被其客户所不喜欢,但却具有大量,而且不断增长的经济商誉。所以,就目前而言,让我们先忘掉感情,只关注于经济和会计。
 

 

When a business is purchased, accounting principles require that the purchase price first be assigned to the fair value of the identifiable assets that are acquired. Frequently the sum of the fair values put on the assets (after the deduction of liabilities) is less than the total purchase price of the business. In that case, the difference is assigned to an asset account entitled "excess of cost over equity in net assets acquired". To avoid constant repetition of this mouthful, we will substitute "Goodwill".
 

 

当一个公司被并购时,会计准则要求并购价格首先分配给所并购的可确认资产的公 允价值。资产的公允价值总和(经过扣除负债后)经常是少于公司的并购总价格。在这种情况,这两者的差异就被分配到一个资产帐户,称为“超出并购的净资产权 益的额外成本”。为了避免不断的重复这一很长的说法,我们将用“商誉”来替代之。
 

 

Accounting Goodwill arising from businesses purchased before November 1970 has a special standing. Except under rare circumstances, it can remain an asset on the balance sheet as long as the business bought is retained. That means no amortization charges to gradually extinguish that asset need be made against earnings.
 

 

在1970年11月前购买公司所产生的商誉有不同的处理。除非在极少的情况下,只要仍然持有所购买的公司,商誉就可以存在于资产负债表上。这意味着不需针对盈利核算摊销费用而逐渐削减这项资产。
 

 

The case is different, however, with purchases made from November 1970 on. When these create Goodwill, it must be amortized over not more than 40 years through charges – of equal amount in every year –to the earnings account. Since 40 years is the maximum period allowed, 40 years is what managements (including us) usually elect. This annual charge to earnings is not allowed as a tax deduction and, thus, has an effect on after-tax income that is roughly double that of most other expenses.
 

 

但是1970年以后的并购就不同了。当并购产生商誉,这些商誉必须在不超过40年的时间里进行摊销。每年以相等的摊销费用减少利润帐户。由于40年是所允许的最长时间,这也是管理层(包括我们自己)通常选用的。这项减少利润的年度费用不允许被用来抵扣税,所以具有一般费用大约两倍的税后收入影响。
 

 

That’show accounting Goodwill works. To see how it differs from economic reality, let’s look at an example close at hand. We’ll round some figures, and greatly oversimplify, to make the example easier to follow. We’ll also mention some implications for investors and managers.
 

 

这就是会计商誉的做法。为了揭示这与经济商誉实际情况的不同,让我们看一个手头的例子。我们将近似一些数字,并极大的简化,以让这个例子容易理解。我们还将提及一些对投资者和经理人的影响。
 

 

 

Blue Chip Stamps bought See’s early in 1972 for $25 million, at which time See’s had about $8 million of net tangible assets. (Throughout this discussion, accounts receivable will be classified as tangible assets, a definition proper for business analysis.) This level of tangible assets was adequate to conduct the business without use of debt, except for short periods seasonally. See’s was earning about$2 million after tax at the time, and such earnings seemed conservatively representative of future earning power in constant 1972 dollars.    

 

Blue Chip Stamps于1972年初以2500万美元购买了喜诗糖果。当时,喜诗有大约8百万的净有形资产。(在整个讨论中,应收帐款将被归于有形资产,这个定义对商业分析是适合的。)这个水平的有形资产,除了季节性的短时期,当时足够不用债务而运营业务。喜诗当时的税后盈利是2百万美元,这似乎保守的代表了以1972年美元计的未来盈利能力。    

 

Thus our first lesson: businesses logically are worth far more than net tangible assets when they can be expected to produce earnings on such assets considerably in excess of market rates of return. The capitalized value of this excess return is economic Goodwill.    

 

因此,我们学到的第一课:当净有形资产能产生远超过市场水平的回报率时,公司价值从逻辑上讲,远超过净有形资产。这一超出市场回报的价值被资本化就变成了经济商誉。    

 

In 1972 (and now) relatively few businesses could be expected to consistently earn the 25% after tax on net tangible assets that was earned by See’s – doing it, furthermore, with conservative accounting and no financial leverage. It was not the fair market value of the inventories, receivables or fixed assets that produced the premium rates of return. Rather it was a combination of intangible assets, particularly a pervasive favorable reputation with consumers based upon countless pleasant experiences they have had with both product and personnel.    

 

在1972年(和现在)相对来说只有很少的公司能像喜诗那样稳定的获得25%的 税后净有形资产回报率。而且这种回报率还是建立在保守的会计方式和没有财务杠杆的情况下。并不是公允市场价值的库存,应收款,或者固定资产,产生了这种非 凡的回报率。正好相反,是无形资产的组合,尤其是在消费者中良好的声誉产生了这一切。这种良好的声誉是建立在消费者对其产品以及公司员工无数愉快的体验之 上。    

 

Such a reputation creates a consumer franchise that allows the value of the product to the purchaser, rather than its production cost, to be the major determinant of selling price. Consumer franchises are a prime source of economic Goodwill. Other sources include governmental franchises not subject to profit regulation, such as television stations, and an enduring position as the low cost producer in anindustry.    

 

这种声誉创造出了一个消费者特许经营权。这让产品对购买者的价值,而不是产品的生产成本,成为了决定销售价格的主要决定性因素。消费者特许经营权是经济商誉的主要来源。其他的来源包括无盈利管制的政府特许经营权,如电视台和在一个行业的低成本生产者的持久地位。    

 

Let’s return to the accounting in the See’s example. Blue Chip’s purchase of See’s at $17 million over net tangible assets required that a Goodwill account of this amount be established as an asset on Blue Chip’s books and that $425,000 be charged to income annually for 40 years to amortize that asset. By 1983, after 11 years of such charges, the $17 million had been reduced to about $12.5 million. Berkshire, meanwhile, owned 60% of Blue Chip and, therefore, also 60% of See’s. This ownership meant that Berkshire’s balance sheet reflected 60% of See’s Goodwill, or about $7.5 million.    

 

让我们回到喜诗这个例子的会计处理。BlueChip对喜诗的并购超出了净有形资产1700万美元。这就要求在BlueChip的资产负债表上设立同等额度的商誉帐户,并在40年的时间里,每年把这项资产摊销42.5万美元的费用,随之减少利润。到了1983年,经过了11年这样的摊销,这1700万已经被减少到了1250万。伯克希尔,与此同时,拥有60%的BlueChip,所以也就是60%的喜诗。这一所有权意味着伯克希尔的资产负债表反映了60%的喜诗的商誉,即750万美元。    

 

In 1983 Berkshire acquired the rest of Blue Chip in a merger that required purchase accounting as contrasted to the “pooling” treatment allowed for some mergers. Under purchase accounting, the“fair value” of the shares we gave to (or “paid”) Blue Chip holders had to be spread over the net assets acquired from Blue Chip. This “fair value” was measured, as it almost always is when public companies use their shares to make acquisitions, by the market value of the shares given up.    

 

1983年伯克希尔并购了BlueChip余下的股份。这一合并要求使用并购会计处理,而不是一些合并所允许的“合并”会计处理。在并购会计处理下,我们给(或“支付”)Blue Chip的股份的“公允价值”必须在我们从BlueChip获得的净资产上分摊。这一“公允价值”的多少,当上市公司用股票进行并购时总是用所放弃的市场价值来衡量。    

 

The assets “purchased” consisted of 40% of everything owned by Blue Chip (as noted, Berkshire already owned the other 60%). What Berkshire “paid” was more than the net identifiable assets we received by $51.7 million, and was assigned to two pieces of Goodwill: $28.4 million to See’s and $23.3 million to Buffalo Evening News.    

 

“并购”的资产包括了Blue Chip所拥有的所有东西的40%(如上所示,伯克希尔一直拥有余下的60%)。当伯克希尔“支付”的超过了我们收到的5170万美元可确认净资产,这一超出的部分被分配到两部分商誉:2840万美元在喜诗,以及2330万美元在Buffalo Evening News。    

 

After the merger, therefore, Berkshire was left with a Goodwill asset for See’s that had two components: the $7.5 million remaining from the 1971 purchase, and $28.4 million newly created by the 40% “purchased” in 1983. Our amortization charge now will be about $1.0 million for the next 28 years, and $.7 million for the following 12 years, 2002 through 2013.    

 

所以在并购后,伯克希尔有了喜诗的商誉,具有两部分:从1971年并购所剩下的750万美元,以及1983年的40%“并购”所新创造的2840万美元。我们在未来28年的摊销费用将是每年1百万美元,之后的12年也就是2002到2013年是每年70万美元。    

 

In other words, different purchase dates and prices have given us vastly different asset values and amortization charges for two pieces of the same asset. (We repeat our usual disclaimer: we have no better accounting system to suggest. The problems to be dealt with are mind boggling and require arbitrary rules.)    

 

换句话说,不同的并购日期和价格,让我们对同样一个资产有了两个非常不同的价值和摊销费用。(我们重复我们的免责声明:我们没有更好的会计系统可以建议。必须被解决的大量问题令人难以想象,因此必须有硬性的规则。)    

 

But what are the economic realities? One reality is that the amortization charges that have been deducted as costs in the earnings statement each year since acquisition of See’s were not true economic costs. We know that because See’s last year earned $13 million after taxes on about $20 million of net tangible assets – a performance indicating the existence of economic Goodwill far larger than the total original cost of our accounting Goodwill. In other words, whilea ccounting Goodwill regularly decreased from the moment of purchase, economic Goodwill increased in irregular but very substantial fashion.    

 

但是,经济现实是什么?一个实际情况是,从喜诗并购后每年从利润表中作为成本扣除的摊销费用并不是真正的经济成本。我们知道喜诗去年在2000万美元的净有形资产之上,挣了1300万美元的税后利润。这一业绩表明现存的经济商誉远高于最初总的商誉会计成本。换句话说,虽然会计商誉从并购那一刻就有规律的定期减少,但经济商誉却以不规律但却非常重大的方式增加。    

 

Another reality is that annual amortization charges in the future will not correspond to economic costs. It is possible, of course, that See’s economic Goodwill will disappear. But it won’t shrink in even decrements or anything remotely resembling them. What is more likely is that the Goodwill will increase– in current, if not in constant, dollars – because of inflation.    

 

另一个现实是,未来的年度摊销费用将无法符合经济成本。当然,喜诗的经济商誉也可能消失。但商誉不会稳定的消耗,或者以类似稳定的方式消耗。最有可能的是,商誉将会增加。由于通胀的作用,商誉将会以目前的美元价值,而不是以不变美元价值计增加   

 

That probability exists because true economic Goodwill tends to rise in nominal value proportionally with inflation. To illustrate how this works, let’s contrast a See’s kind of business with a more mundane business. When we purchased See’s in 1972, it will be recalled, it was earning about $2 million on $8 million of net tangible assets. Let us assume that our hypothetical mundane business then had $2 million of earnings also, but needed $18 million in net tangible assets for normal operations. Earning only 11% on required tangible assets, that mundane business would possess little or no economic Goodwill.    

 

这一可能性的存在是因为真实的经济商誉倾向于随通胀在名义价值上成比例增加。为了说明这是如何运作的,让我们把喜诗这样的业务和一个更普通的业务做一个对比。1972年,当初我们并购喜诗时,它在8百万美元净有形资产之上的盈利是2百万美元。让我们假定我们假设的普通业务也有2百万美元的盈利,但却需要1800万美元的净有形资产来维持正常运营。在必须的有形资产之上只获得11%的回报,这个普通的业务具有很少,或者没有经济商誉。    

 

A business like that, therefore, might well have sold for the value of its net tangible assets, or for $18 million. In contrast, we paid $25 million for See’s, even though it had no more in earnings and less than half as much in “honest-to-God” assets. Could less really have been more, as our purchase price implied? The answer is “yes”– even if both businesses were expected to have flat unit volume – as long as you anticipated, as we did in 1972, a world of continuous inflation.    

 

这样一个业务,完全有可能因其净有形资产而以1800万美元卖出。与之相反,我们支付了2500万美元购买了喜诗,即使它没有更多的盈利,而且只有前面普通业务不到一半的实打实的资产。难道少既是多,就像我们的并购价格所暗示的那样?答案是“对”。即便两个业务都预期有停滞的业务量,只要你预计到了一个持续通胀的世界,正如我们在1972年预计的那样,这个答案就是“对”。    

 

To understand why, imagine the effect that a doubling of the price level would subsequently have on the two businesses. Both would need to double their nominal earnings to $4 million to keep themselves even with inflation. This would seem to be no great trick: just sell the same number of units at double earlier prices and, assuming profit margins remain unchanged, profits also must double.    

 

要理解为什么,想象物价水平翻倍之后对这两个业务的影响。这两者都需要把名义盈利翻倍到4百万美元才能赶得上通胀。这似乎不需要太多的手段:只要卖同样多的数量,把价格翻倍就行了,假设利润率不变,盈利一定翻倍。    

 

But, crucially, to bring that about, both businesses probably would have to double their nominal investment in net tangible assets, since that is the kind of economic requirement that inflation usually imposes on businesses, both good and bad. A doubling of dollar sales meansc orrespondingly more dollars must be employed immediately in receivables and inventories. Dollars employed in fixed assets will respond more slowly to inflation, but probably just as surely. And all of this inflation-required investment will produce no improvement in rate of return. The motivation for this investment is the survival of the business, not the prosperity of the owner.    

 

但是关键的是,为了达到这一点,两者恐怕都必须把正常的净有形资产投资翻倍。 因为这就是通胀常常强加于商业的经济要求,有好处也有坏处。以美元计的销售额翻倍意味着更多的钱必须马上被用在应收款和库存。固定资产所用的钱对通胀会有 较慢的反应,但肯定会有反应。而且,所有这些通胀要求的投资将无法改善回报率。这种投资的原因在于维持业务的生存,而不是拥有者利益的增长。    

 

Remember, however, that See’s had net tangible assets of only $8 million. So it would only have had to commit an additional $8 million to finance the capital needs imposed by inflation. The mundane business, meanwhile, had a burden over twice as large – a need for $18 million of additional capital.    

 

记住,喜诗只有8百万美元的净有形资产。所以,它只需要投入额外的8百万美元来支持通胀所强加的资本需求。而普通的业务,则有着两倍的负担,需要1800万美元的额外资本。    

 

After the dust had settled, the mundane business, now earning $4 million annually, might still be worth the value of its tangible assets, or $36 million. That means its owners would have gained only a dollar of nominal value for every new dollar invested. (This is the same dollar-for-dollar result they would have achieved if they had added money to a savings account.)    

 

尘埃落定之后,这个普通的业务,现在每年盈利4百万美元,可能仍然价值相当于其有形资产价值,即3600万美元。这意味着所有者投资的每一个美元,只产生了一个美元的名义价值增加。(这与他们把钱加到存款帐户中一样,都是一美元对一美元。)    

 

See’s, however, also earning $4 million, might be worth $50 million if valued (as it logically would be) on the same basis as it was at the time of our purchase. So it would have gained $25 million in nominal value while the owners were putting up only $8 million in additional capital – over $3 of nominal value gained for each $1 invested.    

 

喜诗同样也盈利4百万美元,用我们购买时同样的估值方法评估(逻辑上应该如此)可能价值5000万美元。所以喜诗获得了2500万美元的名义价值增加,而所有者仅仅投入了8百万美元的额外资本,这相当于每投入1美元获得超过3美元的名义价值。    

 

Remember, even so, that the owners of the See’s kind of business were forced by inflation to ante up $8 million in additional capital just to stay even in real profits. Any unleveraged business that requires some net tangible assets to operate (and almost all do) is hurt by inflation. Businesses needing little in the way of tangible assets simply are hurt the least.    

 

记住,即使是这样,喜诗的拥有者也由于通胀被迫付出8百万美元的额外资本,这也才仅仅是维持真实利润。任何不用杠杆而且需要一些净有形资产来运营(几乎所有的业务都是如此)的业务都会被通胀伤害。只需要很少有形资产的业务只不过受的伤害最少。    

 

And that fact, of course, has been hard for many people to grasp. For years the traditional wisdom – long on tradition, short on wisdom –held that inflation protection was best provided by businesses laden with natural resources, plants and machinery, or other tangible assets (“In Goods We Trust”). It doesn’t work that way. Asset-heavy businesses generally earn low rates of return – rates that often barely provide enough capital to fund the inflationary needs of the existing business, with nothing left over for real growth, for distribution to owners, or for acquisition of new businesses.    

 

然而这个事实,当然一直很难被许多人领悟。多年以来,传统智慧,(长于传统, 短于智慧)认为充满天然资源,工厂,机器和其他有形资产(“我们信赖的商品”)的业务能够提供最好的通胀保护。其实根本不是这样。重资产的业务通常获得低 回报率,低到仅能提供足够的资本来满足现存业务的通胀下需求,而根本无法剩下任何东西来支持真正的增长,分配股息给所有者,或者并购新的业务。    

 

In contrast, a disproportionate number of the great business fortunes built up during the inflationary years arose from ownership of operations that combined intangibles of lasting value with relatively minor requirements for tangible assets. In such cases earnings have bounded upward in nominal dollars, and these dollars have been largely available for the acquisition of additional businesses. This phenomenon has been particularly evident in the communications business. That business has required little in the way of tangible investment – yet its franchises have endured. During inflation, Goodwill is the gift that keeps giving.    

 

与之相反,不成比例的大量商业财富在通胀时期积累起来。这些财富是通过拥有一 些业务运营而实现的,这些运营结合了具有持久价值的无形资产与相对很少的有形资产需求。在这些例子里,名义盈利大幅增加,这些资金可以用来并购其他的业 务。这种现象在通讯行业尤为明显。这一行业仅需要很少的有形资产投资,但是却能保持特许经营权。在通胀时期,商誉是不断奉献的礼物。    

 

But that statement applies, naturally, only to true economic Goodwill. Spurious accounting Goodwill – and there is plenty of it around –is another matter. When an overexcited management purchases a business at a silly price, the same accounting niceties described earlier are observed. Because it can’t go anywhere else, the silliness ends up in the Goodwill account. Considering the lack of managerial discipline that created the account, under such circumstances it might better be labeled “No-Will”. Whatever the term, the 40-year ritual typically is observed and the adrenalin so capitalized remains on the books as an “asset” just as if the acquisition had been a sensible one.    

 

但是这一论断自然只适用于真正的经济商誉。欺骗性的会计商誉(有很多这样的例 子)是另外一码事。当一个过度兴奋的管理层用愚蠢的高价购买一个业务时,前面描述的同样的会计细节也能被观察到。因为它无处可去,愚蠢的买价最终留在商誉 帐户。考虑到由于缺乏管理纪律而创造的这样一个帐户,在这种情况下,应该称之为“无誉”。无论期限,通常可以观察到40年的仪式性摊销。管理层追求刺激的肾上腺素被资本化保留在帐面上作为一项“资产”,就好像这个并购是一个明智的举动。    

 

If you cling to any belief that accounting treatment of Goodwill is the best measure of economic reality, I suggest one final item to ponder.    

 

如果你坚持相信对商誉的会计处理是衡量经济现实的最佳方式,我建议你思考最后一个例子。    

 

Assume a company with $20 per share of net worth, all tangible assets. Further assume the company has internally developed some magnificent consumer franchise, or that it was fortunate enough to obtain some important television stations by original FCC grant. Therefore, it earns a great deal on tangible assets, say $5 per share, or 25%.    

 

假设一个公司有每股20美元的净资产,全部是有形资产。进一步假设公司内部发展了一个绝妙的消费者特许经营权,或者这个公司足够幸运,获得了一些重要的FCC最初授予的电视台许可。所以,这个公司于有形资产上盈利丰厚,比如每股5美元,或者25%的回报。    

 

With such economics, it might sell for $100 per share or more, and it might well also bring that price in a negotiated sale of the entire business.    

 

有这样的经济状况,这支公司的股票可能卖价每股100美元或更高。而且还有可能在一个谈判卖出整个业务中获得如此的价格。    

 

Assume an investor buys the stock at $100 per share, paying in effect $80 per share for Goodwill (just as would a corporate purchaser buying the whole company). Should the investor impute a $2 per share amortization charge annually ($80 divided by 40 years) to calculate“true” earnings per share? And, if so, should the new “true” earnings of $3 per share cause him to rethink his purchase price?    

 

假设一个投资者支付了每股100美元购买股票,实际上是用每股80美元支付了商誉(正如一个企业并购整个公司时那样)。这个投资者是否应该每年拿出2美元的摊销费用,用于计算“真实”每股盈利?如果是这样,新的3美元“真实”盈利是否应该促使他重新思考购买价格?    

 

We believe managers and investors alike should view intangible assets from two perspectives:    

我们相信经理人和投资者应该从两个视角看待无形资产:   1. In analysis of operating results – that is, in evaluating the underlying economics of a business unit – amortization charges    should be ignored. What a business can be expected to earn on    unleveraged net tangible assets, excluding any charges against    earnings for amortization of Goodwill, is the best guide to the    economic attractiveness of the operation. It is also the best guide to the current value of the operation’s economic Goodwill.      

在分析运营结果,也就是评估一个业务单元的内在经济状况时,摊销费用应该被忽略。一个业务预期在净有形资产上所能获得的利润,除去任何商誉的摊销费用,才是衡量业务运营在经济上是否有吸引力的最佳指导。这也是衡量业务运营的经济商誉的当前价值的最佳指导。    

2.

In evaluating the wisdom of business acquisitions, amortization charges should be ignored also. They should be deducted neither from earnings nor from the cost of the business. This means forever viewing purchased Goodwill at its full cost, before any    amortization. Furthermore, cost should be defined as including the full intrinsic business value – not just the recorded accounting  value – of all consideration given, irrespective of market prices of the securities involved at the time of merger and irrespective of whether pooling treatment was allowed. For example, what we truly paid in the Blue Chip merger for 40% of the Goodwill of See’s and the News was considerably more than the $51.7 million entered on our books. This disparity exists because the market value of the Berkshire shares given up in the merger was less than their intrinsic business value, which is the value that defines the true cost to us.

           

  在 评估商业并购是否明智时,摊销费用也应被忽略。摊销费用既不应该从业务的盈利中减去,也不应该从业务的成本中扣除。这意味着永远视所购买的商誉为在任何摊 销之前的全部成本。更重要的是,并购成本应该被定义为,包含所支付代价的全部内在商业价值,而不仅是其记录的会计价值,不论合并当时所涉及的证券的市场价 格,也不管是否允许用合并会计处理。比如,我们在合并Blue Chip 40%的喜诗和Buffalo Evening News的商誉时,真正支付的代价远超过我们记录在账面上的5170万美元。这种不一致的存在是由于在合并时,伯克希尔股票的市场价值低于其内在商业价值,对我们来说这才是决定真实成本的价值。  

 

 

 

Operations that appear to be winners based upon perspective (1) may pale when viewed from perspective (2). A good business is not always a good purchase – although it’s a good place to look for one.    

 

从视角(1)看似乎是赢家的业务运营,有可能从视角(2)看却黯然失色。一个好的业务不一定是一个好的并购对象,虽然好业务是寻找好并购的地方。    

 

We will try to acquire businesses that have excellent operating economics measured by (1) and that provide reasonable returns measured by (2). Accounting consequences will be totally ignored.    

 

我们将寻求并购那些用(1)衡量是优秀的运营状况,而且用(2)衡量能产生合理回报的业务。会计后果将完全被忽略。    

 

At yearend 1983, net Goodwill on our accounting books totaled $62 million, consisting of the $79 million you see stated on the asset side of our balance sheet, and $17 million of negative Goodwill that is offset against the carrying value of our interest in Mutual Savings and Loan.    

 

在1983年底,在我们会计帐面上的净商誉是6200万美元,包括7900万美元标明在资产负债表的资产一侧,以及1700万美元负的商誉以冲销我们持有的Mutual Savings and Loan的权益价值。    

 

We believe net economic Goodwill far exceeds the $62 million accounting number.    
我们相信净经济商誉远超过这6200万美元的会计数字。   (1983年给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的信附录)


商譽 及其 攤銷 規則 現實 Barrons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27

質疑「中國建材150億元的商譽資產空洞」 天地俠影

http://xueqiu.com/8601813520/21990450
負債纍纍的中國建材(3323.HK)正要回歸A股,意圖再融資150億元!這是典型的、可恥的、徹頭徹尾的圈錢行為。

央企,就能一攬獨大嗎?

股市,應該是人民大眾的股市!

寫下面的文章的時候,當時香櫞正在質疑恆大地產。

難得清靜。
一整天的功夫,閱讀恆大地產(3333.HK)和中國建材(3323.HK)這兩家在港上市的中國企業2011年報。
中國建材的年報,已經讀過好幾遍了,這次又有新發現。
中國建材主要包括水泥產業以及北新建材(000768)和中國玻纖(600176)這兩家內陸上市公司。
根據中國建材2012年一季報,中國建材總資產為1723億元,總負債為1341億元,淨資產為382億元,扣除少數股東權益105億元,歸屬上市母公司所有者的權益不到277億元。
其中,資產部分包括112億元的存貨,103億元的無形資產和152億元的商譽。2011年年報中的商譽為149億元,但是147.6億元是歸屬水泥產業名下。
商 譽,本質上就是企業收購時對收購企業淨資產的溢價部分。中國建材的水泥產業,這些年規模飛速發展,但是幾乎全部是靠收購完成的。因此,這147.6億元的 商譽,按2012年一季報看大概150億元,全部是中國建材水泥產業的收購溢價,當然也就是全部歸上市母公司所有,與少數股東權益無關。
根據海螺水泥2012年的一季報,海螺水泥當前的無形資產價值為45.6億元,商譽僅0.7969億元,這是海螺水泥對分宜、貴陽、貴定、遵義、四合、眾喜、六礦這7家企業的部分股權收購溢價總和!出手夠狠!
商譽,在公司實際經營中是個無用的東西,商譽的存在,只是為了平衡公司資產負債表的需要。商譽,也只能在收購企業未來的超凡盈利中才能體現其價值。
由此看,中國建材當前真正的資產負債表,扣除150億元的商譽,其總資產為1573億元,總負債為1341億元,淨資產為232億元,扣除少數股東權益105億元,歸屬上市母公司所有者的「真實淨資產」僅為127億元!
我理解的中國建材,其真實的資產負債率應該為85.25%,公司當前的負債為公司淨資產的5.78倍,為上市股東淨資產的10.56倍!
如果拋去112億元的存貨和103億元的無形資產,中國建材現在絕對處在嚴重「資不抵債」的狀態!
當前,中國建材一年的債務利息支出就接近50億元,今後一年將有567億元的短期銀行借貸要到期償還,今年一季度公司淨利潤僅有6個億。如果水泥行業持續低迷,中國建材債務危機全面爆發,將不可避免!
香港市場,對待上市企業的債務危機,應該比國內A股市場,要嚴肅許多。我不知道,國內的銀行家們將做何想?
2011年,中國建材號稱新增產能6000萬噸,實際新增銷量3000萬噸。全年,中國建材新增商譽50億元,也就是說,對應這3000萬噸的新增銷量,中國建材付出的相對淨資產的收購溢價為50億元。
去年同期,海螺水泥收購水泥產能超過1000萬噸,但是所付商譽僅為6357萬元。
在 中國建材103億元的無形資產中,土地使用權價值為79億元,記在公司預付租賃款資產名下;而在海螺水泥45.6億元的無形資產中,土地使用權價值僅為 26.7億元。二者數目相差巨大!由此可見,中國建材在企業收購的過程中,被收購方的土地使用權資產有明顯被高估的嫌疑。
我個人認為,中國建材在利用國家資本大肆收購、救贖民間投資的過程中,應該存在著大量的收購黑洞、利益輸送、假公濟私,以及財務報表作假摻水的可能。中國建材屬下的西安院和合肥院,問題好像也不小。
中國建材,不會再走運!
質疑 中國 建材 150 億元 元的 商譽 資產 空洞 天地 俠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930

263五億元收購iTalkGlobal:難掩商譽減值隱憂

http://capital.cyzone.cn/article/235052/

11月2日,二六三(002467,收盤價10.90元)發佈公告稱,公司的重大資產重組方案獲證監會批准,公司擬以8000萬美元購買 iTalkGlobal 66.67%的股權以及與之相關的其他三家公司股權。相比iTalkGlobal2011年底經審計的淨資產,本次收購價溢價將高達23倍。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二六三完成對iTalkGlobal的收購後,公司合併財務報表將形成4.5億元左右的商譽。一位知名會計師指出,如果被收購資產無法達到預計的業績和效益,巨額商譽減值或對公司業績造成較大的殺傷力。二六三顯然也將面臨這樣的風險。

斥資5億購網絡電話公司

二六三11月2日發佈的重大資產購買報告書稱,公司擬通過全資子公司北京二六三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現金800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5.06億元),購買iTalkHoldingsLLC。持有的iTalkGlobal66.67%的股權(除公司持有的iTalkGlobal33.33%股權以外的剩餘全部股權)以及DTMI、iTalkBBCanada和iTalkBBAustralia100%的股權。本次交易的資金來源為首次公開發行超募資金中尚未使用的資金4.2億元,不足部分以公司自有資金支付。

本次收購中 ,iTalkGlobal 66.67%的股權為最核心的資產,收購價格為7999.7萬美元;而DTMI、iTalkBBCanada和iTalkBBAustralia是為了達成本次交易於2012年初組建的新公司,這3家公司本次的收購價格均為其設立的成本費用1000美元/家。

值得注意的是,收購報告書顯示,截至2011年12月31日,iTalkGlobal經審計的賬面淨資產為人民幣3292.88萬元,本次評估結果較賬面值淨資產溢價2299%。

公告顯示,iTalkGlobal是一家面向海外華人和其他亞裔族群,以網絡電話業務為基礎的互聯網綜合服務提供商。主要為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加坡的華裔家庭用戶提供網絡電話服務(iTalkBB)。截至2012年6月30日,iTalkGlobal擁有超過21萬個穩定用戶,並保持年均20%以上的增長率,iTalkBB已成為北美華裔市場最具影響力的網絡電話品牌。而近年來,iTalkGlobal也在IPTV(網絡電視)代理業務上有所涉及。

公告稱,在海外華人市場中,iTalkGlobal的核心產品iTalkBB具備明顯的價格優勢。iTalkBB在美國的主推產品全球包月計劃套餐價格24.99美元/月;競爭對手VonageBB和AT&TBB的包月套餐價格同樣為24.99美元/月,但國際長途另外計費;Verizon包月套餐價格為49.99美元/月,國際長途也需另外計費。

在業務區域的拓展上,iTalkBB首先選取華人較為集中的國家和地區開展業務,然後逐步向其他國家和地區擴展。目前業務已拓展至北美、澳大利亞、加拿大、新加坡及其他少數國家和地區。

根據iTalkGlobal原始財務報表,2012年1~9月,iTalkGlobal共實現淨利潤649.74萬美元(約合人民幣 4107.01萬元),佔其2012年預測淨利潤1000萬美元的66.55%。根據大華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報告顯示,iTalkGlobal在2012 年1~6月期間實現淨利潤為2361.75萬元,佔2012年預測淨利潤的42.15%。

對於收購標的iTalkGlobal,方正證券分析師王輝透露,該公司起初主要致力於提供VoIP業務,近年來公司亦開始往綜合虛擬電信運營商的路子走,為用戶提供綜合的互聯網服務,目前業務已涵蓋固話語音、移動語音和電視業務。二六三收購iTalkGlobal,在品牌、用戶、業務和業績等四方面將帶來有益補充,一旦我國放開民資進入基礎電信服務領域,公司定將佔據先發優勢。

但一位TMT行業研究員則表達了不同的看法。他表示,iTalkGlobal目前的主要業務VoIP用戶數量僅有20多萬人,且主要面對北美華裔,市場小眾,未來發展空間可能比較有限。

部分原始股東4年賺600倍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收購報告書透露,就在2008年9月24日,二六三曾對iTalkGlobal投資750萬美元,獲得了其600 萬股A類優先股,佔其總股本的33.33%,公司同時還獲得在三年內按相同估值水平增持iTalkGlobal股份到50%的認股權。據此計算,當時公司對iTalkGlobal的估值為2250萬美元。

據此次收購評估報告測算,二六三對iTalkGlobal的估值達到12538萬美元,這一數值較公司2008年初次參股時的估值增加了4倍以上。市場難免揣測,為何公司沒有選擇在3年內按相同估值水平增持iTalkGlobal股份到50%的認股權,卻選擇在4年之後以更高的估值進行收購?

針對上述問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通過電話聯繫了二六三公司,但公司證券部工作人員表示並不瞭解情況,而公司董秘劉江濤以及證代李波也尚在開會中。

由於無法獲悉二六三方面的觀點,記者就上述疑問諮詢了一位就職於某國際知名會計師事務所的註冊會計師,該會計師在仔細查閱了二六三發佈的評估報告後表示,二六三對iTalkGlobal用了收益法和市場法兩個方法分別進行估值,收益法是根據自身預測數據測算,而市場法是根據 「8×8」、「Comcast」、「Vonage」三家同行業上市公司的股價和外部市盈率/市銷率的數據進行橫向對比,從數據來源來說是相互獨立的。估值結果顯示,用這兩種方法測算的評估價值相差不大,說明該報告應該是比較合理的,除非在數據的採集上同時出錯,否則一般不會導致結果偏差。

這位會計師還指出,該報告寫得較為嚴謹,找不出存在較大漏洞的地方,但對未來的預測數據存在一定的主觀因素,其選擇對比數據的全面性與合理性還有待考證。此外,這份估值報告評估基準日為2011年12月31日,雖然尚未超過一年的有效期,但距收購已歷時超過10個月,市場情況如發生改變,將無法及時在評估報告中體現出來。

引人注目的是,在本次交易中,獲益最大的一方非iTalkGlobal的原始股東莫屬。收購報告書顯示,iTalkGlobal成立於2003 年,包括WilliamA.Burge、JieZhao、施也林、欒浩等多位原始股東以0.1美元/股的價格投資入股。隨後,iTalkGlobal經歷了多次增發、股權轉讓。截至本次收購前,共有17名自然人通過iTalkHoldings持有iTalkGlobal的1200萬股股份,佔其總股本的 66.67%。

由於iTalkGlobal曾於2007年進行了股票拆分,將之前的每一股拆分為10股,因此施也林、欒浩等原始股東的每股成本被攤薄至約 0.01美元/股,而本次二六三收購這1200萬股的價格為8000萬美元,約合6.67美元/股。據此計算,施也林、欒浩等幾名原始股東將在本次交易中獲得超過600倍的收益。

利潤補償難掩商譽減值隱憂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起巨額收購案中,資產轉讓方對標的資產做出了利潤補償承諾。

交易雙方約定,iTalkGlobal收購價款分兩期支付。交割日支付收購價款的70%,若2012年前三季度經審計淨利潤達到700萬美元,支付收購價款餘下的30%。若2012年度淨利潤未達到1000萬美元,實現的淨利潤與1000萬美元的差額將最終返還給二六三。

此外,iTalkGlobal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李小龍也與二六三簽署了《利潤預測補償協議》,承諾標的資產2012年度、2013年度、 2014年度實現的淨利潤將不低於1000萬美元、1300萬美元和1500萬美元,並將對2013年度、2014年度實現淨利潤不足利潤預測部分做出現金補償。補償金額為2013年和2014年累計淨利潤實現數與預測部分差額的66.67%。補償金額將在2014年年度報告出具後的20日內一次性支付。

較為可觀的業績承諾以及利潤補償,似乎表明收購iTalkGlobal是一項「穩賺不賠」的生意。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二六三對iTalkGlobal的收購完成後,公司合併財務報表將形成4.5億元左右的商譽,而這一巨額商譽恐是此次交易最大的潛藏風險。

知名會計師馬靖昊在接受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指出,對於這種溢價極高的收購所帶來的商譽,往往會給收購方帶來較大的減值風險。商譽是指能在未來期間為企業經營帶來現金流入或超額利潤的潛在經濟價值,而如果被收購的資產無法達到預計的業績和效益,即便是受讓方做出了利潤補償承諾,看上去可以在一段時間內彌補未能實現的可觀利潤,但其可能帶來的商譽減值或對公司業績造成較大的殺傷力。

綜合二六三招股書及歷年年報,公司2007~2011年的淨利潤分別為6741萬元、6916萬元、7013萬元、6925萬元和7125萬元,穩定在7000萬元上下,本次收購將形成的4.5億元商譽是公司五年來年均利潤的6倍以上。

擬進軍網絡電視市場

就在二六三收購iTalkGlobal獲批四天後,公司再度拋出一項收購計劃,而這次收購的標的竟還是一家淨資產尚為負的公司。

二六三11月6日公告,擬以5338萬元收購北京首都在線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首都在線)70.23%股權並對其完成100%控股。首都在線2012年1~5月營收為528.31萬元,淨利潤為虧損432.12萬元。截至評估基準日2012年5月31日,首都在線淨資產為-159.59萬元,但其股東全部權益評估價卻高達7600萬元。

收購首都在線同樣也有利潤補償承諾。公告顯示,交易對方承諾,首都在線2012年11月、12月合計虧損不超過536萬元、2013年全年虧損不超過1277萬元、2014年全年稅後利潤不低於2118萬元,如果未能實現承諾利潤,差額部分將由轉讓方向首都在線用現金補足。

公告顯示,首都在線原從事開屏傳媒業務,積累了大量客戶並以互聯網營銷廣告為主要收入來源。2011年7月起,首都在線轉型主要從事面向北美地區的IPTV(網絡電視)業務,與iTalkGlobal建立了合作關係,並已構建了領先的IPTV運營平台與豐富的內容合作渠道,發展了3萬多北美家庭用戶。

二六三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正在整體併購iTalkGlobal的背景下,把IPTV業務作為iTalkGlobal未來的核心業務之一,迎合三網融合的趨勢,充分發揮協同效應,以帶來新的業務與盈利增長機會。由於網絡技術用戶群與iTalkGlobal用戶群較為一致,因此通過在 iTalkGlobal用戶中推廣IPTV業務,既可以增加iTalkGlobal用戶的粘性,同時也帶來額外的增值服務收益,形成協同效應。

對於二六三上述業務規劃,前述TMT行業研究員指出,由於我國寬帶網絡的大力建設,近年來網絡電視在國內發展很快。但二六三目前收購的兩公司的 IPTV業務主要面對海外華人市場,尤其是北美地區的華裔。「目前對這塊細分市場的情況尚不太瞭解,但是網絡高清視頻技術發展速度很快,尤其是在美國。比如,一旦蘋果公司推出新一代的AppleTV,那麼很可能導致二六三現有用戶出現大量流失。」該TMT行業研究員表示。


263 五億 億元 收購 iTalkGlobal 難掩 商譽 減值 隱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9699

從衣錦還鄉到商譽掃地黑心油風暴 崩解頂新五千億食品國?

2013-11-11  TWM
 
 

 

披著衣錦還鄉的綵帶,過去四年,頂新魏家四兄弟的良好形象在台灣被高高舉起,但不過兩、三天光景,頂新集團的商譽被重重摔下!這一次,頂新能從食安風暴中安然走出來嗎?

這一次,頂新摔得很重!一場混油風暴,讓成立五十五年、市值高達五千億元的頂新集團,商譽岌岌可危。

從爆出「頂新製油」也向大統長基購買含有銅葉綠素的食用油開始,整整四十八小時之後,頂新油品董事長魏應充才在官網上,以錄影方式說明,「有關媒體報導,他(大統)賣給頂新製油的油,有含銅葉綠素,我們聽了之後,非常訝異跟吃驚……,我們特別致歉。」將近六十小時之後,才與弟弟魏應行共同現身鞠躬道歉。但頂新集團所屬轄下的味全油品,已經帶給消費者無比的不安,辛苦建立的商譽,就在街頭婆婆媽媽對油品恐懼的耳語中,迅速崩壞。

截至目前為止,除了味全在台灣委託頂新代工的二十一項油品全部下架之外,味全賣到廈門的油品,也比照台灣下架;但市場人士研判,一時之間,頂新集團的傷害恐怕還難止血,例如有媒體直擊到日前才在台北一○一大樓美食街風光開幕的「德克士炸雞」,也是使用該屏東廠出產的油品。此外,在中國市場高達二千家通路的德克士炸雞,以及威震江湖的「康師傅泡麵」所內含的油包,是否因此受到影響,將是頂新集團在此風暴的「最高警戒」,這顆深水炸彈的爆炸力,還在密切觀察中。

鮭魚返鄉成佳話

四年來貢獻鄉里不遺餘力

事實上,距離頂新魏家四兄弟風光從中國返台,媒體開始以「衣錦還鄉」、「鮭魚返鄉」形容魏家,至今不到四年;這四年之間,魏家始終努力維護形象,包括魏家四兄弟夫妻共八人,一起站上第二代喜宴的舞台,營造「兄弟團結」的形象,深植人心。

私底下,魏家人也確實認真投入宗教公益,例如魏家老三魏應充,也是這次在官網上鞠躬道歉的頂新油品董事長,幾乎每個周末都可以在花蓮的慈濟活動上,看到他們夫妻共同出力的身影;而老二魏應交也長期全力護持中台禪寺。

此外,四兄弟也不吝惜回饋鄉里,本刊在混油事件爆發後走訪彰化永靖,鄉裡有一座意善寺,他們每年固定捐助香油錢,寺中於前年新修的太子宮,魏家四兄弟共同具名捐款三百萬元。永靖鄉長李詩焱與魏應州是同學,對於魏家對地方的貢獻頗為肯定;但這次一摔跤,恐怕過去再多再好的形象,都要毀於一旦了!

但在此之前,從一九八八年赴中國發展起算,魏家四兄弟前後花費二十五年時間、胼手胝足創立的「康師傅帝國」(在香港掛牌上市的康師傅控股,市值高達新台幣五千億元),幾乎可用「傳奇」二字形容。

說是「傳奇」,是因為魏家的發跡並不順遂,但自從一包「康師傅紅燒牛肉麵」攻進中國人心之後,集團茁壯的速度,又快速到令人難以置信。

魏家第一步踏上中國,是一九八八年,但在八八年之前,魏家究竟在台灣如何發展?根據頂新集團在官網上的說法是,一九五八年,四兄弟的父親魏和德在彰化縣永靖鄉創立了「鼎新製油工廠」,後來更名為「頂新製油」,以生產食用的植物油為主;到八○年魏家父親過世,便由大哥魏應州帶領三位弟弟繼承家業,直到八八年赴中國發展,才迅速壯大。

彰化小油行起家

赴中發展失利 靠泡麵翻身但實際上,未赴中國發展之前的魏家,僅止於彰化小鎮上的一家小油行,在台灣的規模可能連中小企業都還談不上,因此也未受到外界與媒體特別的注意,到底當時魏家發生什麼變故?為何突然要舉家離開台灣?至今說法不一。

《今周刊》採訪多位彰化地區的耆老,雖然沒有人能以肯定的語氣證實,但多位長者都說:「一九七九年在台灣爆發米糠油中毒事件,似乎與後來赴中國發展的頂新家族成員有關。」而網路上類似的耳語更多,其中有多篇文章寫道:「在台灣釀成米糠油汙染事件的就是『頂新集團』。」儘管耳語在網路上不斷流傳,但都未見頂新集團鄭重否認;而本刊求證味全公司,公關協理陳文敏表示,「這麼久的事情了,詳細情形我不知道。」這雖然已經是三十四年前的往事,但對許多受害人的身心而言,卻是一輩子難以走出的傷痛!

當時位在彰化溪湖鎮上的「彰化油脂公司」,因為生產米糠油的過程中受到多氯聯苯的汙染,使許多人食用之後,皮膚出現大面積的膿包,長期身體器官也受到嚴重的傷害;後來法律判決彰化油脂負責人陳存頂等三人須賠償一億多元的罰金與相關刑責,在當時雖然算是天文數字的賠償,但據了解,被告在漫長的法律訴訟中都已脫產,因此受害人根本沒得到半毛錢賠償。

這次事件是台灣食用油史上,首次爆發嚴重的中毒事件,受害者高達兩千多人,多數受害者都集中在彰化縣福興鄉、鹿港與台中地區;但如今已經是橫跨兩岸食品第一大廠的頂新集團,究竟在三十四年前的舊案中扮演什麼角色,令人好奇。

其後,魏家就舉家赴中國發展,一開始還是連番受挫,先是推出叫好不叫座的清香油,因為價位太高不被市場接受;緊接著又推出蛋捲商品,還是失利;最後是魏家老四魏應行有一次在火車上肚子餓,泡了一碗方便麵食用,沒想到香味引來整節車廂乘客的注意, 才讓魏家決定投入資金製造「康師傅方便麵」。從此之後,一炮而紅,也奠定頂新集團在中國食品市場難以撼動的地位。

當時在彰化地區還有一則傳言,由於魏家在中國發展一開始並不順利,四兄弟不斷在市場上找尋資金,除了因此引進日本三洋集團的參股之外,彰化地方上也有一位金主情義相挺,願意不斷注資。幾年之後,頂新終於苦盡甘來,第一次發放股利,這位金主拿著所配發的股利,就足以在永靖鄉上蓋起第一高樓,也在地方上傳為佳話。

危機處理不及格

拿出墾荒精神 才能挽回商譽儘管在中國市場發光發熱,但魏家兄弟始終抱著有朝一日,能夠返鄉光宗耀祖的心願,根據中國媒體報導,魏應交曾在中國受訪時表示,「我懂事之後,台灣各種事業已經各有山頭,食品有統一和味全……,可是我深信,我比別人年輕,我會努力。」因此,當數年之後,魏家的羽翼日益豐滿,剛好一九九八年台灣味全公司爆發經營權之爭,魏家就在市場主力幫忙下,成功拿下味全公司經營權,也等於拿下當時魏應交口中的「台灣食品業山頭」。

二○○九年之後,魏家資金更是大舉回台,包括如今在宏盛帝寶,四兄弟分別買下三到四戶、總計十四戶的豪宅,成為台灣房地產多頭市場的最大贏家之一;與當時的成本價格相比,魏家四兄弟光在帝寶的房產上就淨賺將近四十億元。此外,在一○一金融大樓的股權、雙北精華地段的土地標售上,也都屢有斬獲。

而魏家兄弟每回出現在媒體上,也展現一如頂新集團的企業理念:「誠信、樸實、創新」,給予外界誠懇實在的優良印象。但這一次,這一跤,摔得七葷八素,頂新集團第一時間的危機處理不及格不說,未來,要如何把流失的商譽,一如當年在中國市場墾荒一樣,從頭建立起來,最嚴峻的考驗才剛開始。

頂新集團

業務:食品製銷

旗下品牌:康師傅、味全等2012年營收:新台幣3600億元

集團歷史:

1958年 鼎新製油工廠成立

1988年 進軍中國

1992年 康師傅泡麵問世

1998年 購併味全

2000年 取得全家便利商店在中國的經營權2009年 成為101大樓最大民股股東頂新魏家財富逾2000億股票市值約1392億元 單位:新台幣

上市公司

● 康師傅控股市值5058.4億元魏家持股25%,市值1264.6億元

● 味全市值260億元

魏家持股35.24%,市值91.6億元

未上市公司

● 頂巧控股股本20.88億元魏家持股88%,市值18.37億元● 台北101金融大樓股本47億元魏家持股37%,市值17.39億元

房地產市值共692億元

台灣豪宅

● 宏盛帝寶14戶,58億元● 渥然居1戶,0.8億元● 敦南苑1戶,3億元● 頂禾園9戶,33.8億元

中國投資

● 上海南京西路1788號商場,約50億元● 上海虹橋吳中路企業總部,約126億元

台灣投資

● 台北市臨沂街「頂禾園」預售案,37.5億元● 新燕三重廠,300億元● 台北市大直「長虹旗艦」大樓● 台北市長春路「素直」建案,18億元*● 華票大樓,46.3億元*● 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市民大道口土地,11.4億元*● 台北市中山北路11戶透天厝,7.5億元*

註:*為頂新投資金額

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

整理:梁任瑋、蔡曜蓮

撰文‧劉俞青

從衣 衣錦 還鄉 商譽 掃地 黑心 風暴 崩解 頂新 五千 千億 食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1417

商譽真的存在嗎? 艾薩 Isaac Sofaer

2014-05-29  NM
 
 

 

在上期專欄,我指出管理層可用不同方法來高估或低估公司的核心盈利,這次我要探討商譽和無形資產的會計方法,這些東西甚為複雜,核數師也避之則吉。商譽可被用作「造數」

對於無形資產、商譽和商標的價值,會計上的處理一般留給董事會去決定,因為監管機構很難訂立法例去計算。商譽的出現,是在一間公司以高於賬面價值,收購其他資產。這是對公司的聲譽、客戶關係、品牌和商標等的主觀價值,因此在收購時或隨時間推移後,都很難對其價值進行量化,通常要把它們攤銷。在這個年代,每個行業的競爭都異常激烈。有幾多間公司可以誠實地說,他們有一些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優秀產品,所以具有無限的價值?實際並不多,尤其是那些淨利潤僅得2%的公司,例如利豐(494)和聯想(992)等。不是說這些公司過去幾年在銷售和利潤上沒有良好的表現,不過,當競爭愈演愈烈,昨天能成功不代表今天也行。我見過不少品牌可以消失於一夜之間。那公司怎樣計算自己的商譽?他們有針對自己業務的性質,合理地計算每年因獲利而產生的費用嗎?如果收購公司時,其銷售和利潤已全被計算在收購價內,商譽成本的公平份額必須按時間及保守地去攤銷嗎?試想想,如果大多數的董事可以選擇公佈$100或$130的利潤,他們會選擇哪一個?大多數會選擇較高那個。所以,如果董事有權決定商譽的計算方法,他們肯定傾向使用對公司更有利的會計方法,這是人之常情。

長期攤銷商譽不合理

如果商譽對一間公司的資產或股東權益佔比很小,那不論怎樣估值都影響不大。不過,對於聯想和利豐而言,商譽分別佔他們股東權益的95%和150%,所以商譽在這兩家公司十分重要,需要對此公平地估值,並扣除部分利潤,以彌補商譽隨時間而出現的減值。即使如微軟、星巴克、蘋果公司和谷歌等優秀公司,它們的吸引力亦因為競爭激烈而隨時間減少。利豐選擇分開35年攤銷商譽和無形資產,因為董事採用了「相對值」來處理。聯想從$33億美元的無形資產取得$1.45億元的收入,因此分開23年攤銷。我不相信23年或35年是公平的年期。我不知應否把商譽在短期內攤銷,但我的看法是,沒有公司會以漫長的年期來攤銷這些資產,包括全球最大的蘋果公司。商譽是可以消失的!祝君好運!艾薩ijsofaer@gmail.com

艾薩 Isaac Sofaer

商譽 真的 存在 艾薩 Isaac Sofaer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0718

盈進集團(1386)撇減商譽好賣盤 冰凍之手

來源: http://icyhand.blogspot.hk/2014/06/1386.html

收市價:0.37
市盈率:-
息率:-
每股資產淨值:0.73
溢價/(折讓)(49%)

集團在中、港及臺經營Walker Shop等連鎖店,銷售休閒鞋及運動鞋等產品,現時擁有的品牌包括AcupunctureArtemisCouber.GForleriaOXOXTru-Nari、及Walaci。集團於20076月上市,上市價高達3.86元!

集團上市之後8個月,創辦人兼主席及行政總裁洪文藝先生突然辭世,享年45歲,並遺下一盤擴張中的業務予妻子陳美雙和員工打理。除了創辦主席英年早逝,令人婉惜的還有集團之業務多年來並無進展。

截至20143月底之年度,集團之營業額13億元,減少6%,虧損2.28億元,擴大1.5倍。每股虧損36.5仙,不派股息。整體毛利率下降7.1個百分點,至本期之52.5%

集團經營合共40間自營店(3間位於中國及37間位於香港)、797間特許銷售點(778間位於中國、3間位於香港及16間位於臺灣) 158間位於中國之特許經營店舖。集團經營不善,在此不詳細描述。不過本期大動作撇減無形資產3547萬元(461萬元),又為存貨撥備9245萬元(3.2億元),故令虧損大幅增加。

雖然大力整頓資產負債表,集團的現金水平並無受影響。於年結日,集團之現金及現金等值項目微增至1.07億元,而銀行借貸不多。

建議及早賣盤賣殼

從表面看,集團的產品毛利率不低,連年虧損原因是銷情未夠理想。當初上市集資逾6億元,初時擁有現金結餘高達4.5億元,連年虧損之後現時餘下1億元,恐怕「坐食山崩」,不如及早賣盤賣殼,對大小股東均有利。

集團現時之市值2.2億元,遠低於殼價4億元,而集團是一家有業務、有品牌的實體,現時之股東資金仍達4.6億元,假如出售予有能力幫助集團扭虧為盈的強者,集團的價值將可得以體現。

溫馨提示


筆者持有上述股票,惟亦可能隨時沽售,不會事前發出知會。各位跟進前務必自行作出研究,亦宜按個人需要訂出止蝕策略。
盈進 集團 1386 撇減 商譽 好賣 賣盤 冰凍 之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5602

自媒體追求“10萬+”的背後:言論自由與商譽保護需兩全

近日,京東成為又一家因自媒體侵權糾紛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索賠的企業。2015年以來,王健林、阿里巴巴、杭州娃哈哈等多家企業或個人向法院起訴自媒體侵權。自媒體和企業商譽的正面碰撞和摩擦正在加劇。

為何自媒體侵權案件愈發頻繁?互聯網環境下自媒體侵害商譽權如何認定?在司法實踐中,電子證據如何保存,企業侵權的損害程度如何界定?在保護表達自由、鼓勵並規範自媒體發展的同時,如何保護企業的合法權益?

這些問題,無一例外地擺在了司法部門、監管部門、企業和自媒體從業者的面前。

自媒體侵權案件為何頻發?

在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近日舉辦了題為“網絡時代自媒體侵害商譽權法律適用問題”研討會上,北京市網信辦法規處副處長張愛國認為,一些網絡從業者,通過在網上發布謠言信息對相關的人員造成了侵權,但他從中獲得了社會關註,並從衍生出的利益鏈中受益。

為什麽自媒體侵權案件越來越多?張愛國分析,當前的網紅經濟與眼球經濟導致這一模式下“網紅”只追求關註度,追求出名,關註的背後就有風投。

從王健林訴北京韓商互聯貿易有限公司一案看,王健林訴稱:2015年11月12日,被告在其公眾微信號“頂尖企業家思維”刊登《王健林:淘寶不死,中國不富,活了電商,死了實體,日本孫正義坐收漁翁之利(薦讀)》一文,冒用原告名義惡意誹謗、誣蔑淘寶網及網購電商。而這篇文章短短3天時間閱讀量就突破10萬,點贊數近萬,廣泛傳播。

張愛國認為,互聯網行業的競爭過大,加之沒有相應的門檻以及條件,導致競爭無序,一些從業者放任了自己的底線。

從另一方面看,自媒體主體的多樣性以及侵權行為的便利性,也是導致自媒體侵權事件頻發原因之一。此外,由於互聯網的無地域性,商譽侵權行為的取證困難,當前的法律救濟環境也不利於個體維權。

立法應明確判斷商譽損失的基本標準

目前自媒體侵權的爭議在法院層面主要體現為侵害企業的商標權、名譽權、名稱權,包括虛假宣傳、不正當競爭等方面。

北京市三中院民六庭庭長周荊表示,技術問題成為案件審理的難點,包括電子證據、其後臺信息如何來保存。此外,對企業商譽損失的確定,在立法上應該建立判斷的基本標準。但目前法官只能根據侵害手法、具體方式、侵害的後果進行大致判斷。

周荊介紹,對於這類案件的處理,法官的理念是一方面要尊重媒體的言論自由,但同時也要保護企業的合法的權益,從而達到兩者的平衡。

具體而言,自媒體侵權案件中有三方主體:一是侵權信息的生產者,二是涉及到侵權信息的發布平臺,三是侵權信息所涉及的利益受損的企業。

商譽案件中通常是分為兩類糾紛:以信息制作者為被告的案件,即直接侵權;以非信息制造者的信息發布平臺為被告的間接侵權。

直接侵權案件通常適用《侵權責任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周荊分析,其認定標準上分四點:需認定實施商譽侵權行為的主體是自媒體,自媒體自身或是員工的職務行為均可;其次,企業的商譽受損,通常涉及到企業產品現狀、經營狀態、履約能力等受到貶損,這是法官在進行損失裁量時所考慮的具體因素;其三是涉及到違法結果跟企業商譽損害結果的因果關系;第四自媒體要有主觀過錯,而且對於新聞媒體主觀過錯在審判中不能一概而論,要按照過錯程度區別對待。一方面尊重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同時也要考慮保護經濟主體的合法權利。

間接侵權方面,目前法律沒有規定信息服務平臺要承擔事先審查責任,而且平臺也沒有能力對海量信息逐一核實,因此只要是平臺履行通知刪除義務,通常來講就不再承擔責任。而例外的情況是,若網絡平臺對信息發布並不是中立態度,而是積極參與,不再是簡單地提供網絡空間服務,這一情況下平臺也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探索自媒體平臺的分類管理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劉莘認為,表達自由、言論自由,本身是一項很高尚的權利,但是這項權利在行使過程中由於濫用或者不負責任就會造成侵權。商譽侵權,尤其自媒體商譽侵權,這實際上是言論自由和侵權的兩邊對立。

“探討的是如何劃一道比較清晰的線,既不傷害言論自由,又讓商譽得到比較好的保護。”劉莘建議,規制侵權,行政法可以大有作為:第一,在立法方面,增加一些行政執法的規定,賦予某些行政主管機關采取處罰或者是強制措施這樣一些手段來制止商譽侵權;第二,確定行政執法主體;其三,擴展責任主體的行政責任。

如何維護企業的合法商譽?

張愛國認為,首先要加強對自媒體以及平臺的管理,要探索對自媒體平臺分類的管理,也就是根據內容和對象可能要采取不同的管理尺度和管理的要求。“同時,一定要加強平臺責任,現有平臺在新用戶進入時都有協議,但更多的是一種形式,平臺一定要加強管理,甚至通過協議解除的方式實現對違規用戶的懲戒,”

張愛國還建議,行業要建立信用機制,對於失信的自媒體公號及其從業人員要采取更嚴厲的信用懲戒措施。最終。還是要通過宣傳以及法治環境的營造,形成不做惡的社會道德環境以及樸實的價值觀。

媒體 追求 10 背後 言論 自由 商譽 保護 兩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8391

二六三4年前大幅溢價收購美國公司 如今計提4億商譽業績大變臉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2-21/1078114.html

每經記者 張斯 王晶 每經編輯 盧祥勇

近年來上市公司並購井噴,並購過程中支付的超出並購對象資產賬面凈值部分記為商譽,其本質是未來能給企業帶來超額收益的經濟價值,但若並購對象業績變臉或經營出現問題,這些巨額商譽不得不面臨減值問題。

大額商譽減值直接吞噬企業經營利潤,拖累上市公司發展,眼下引起市場極度關註,而更讓投資者著急的是上市公司對商譽減值原因“語焉不詳”,但監管層已經等不及了。近日,在證監會對31份政協提案的答複中,由並購重組引發的“商譽”以及“商譽減值”被放到了空前重要的地位。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對TMT公司並購的梳理發現,在TMT上市公司中,此類“商譽”案例也是層出不窮,其中二六三(002467.SZ)就是典型的一例。早在2012年,在二六三利用大額“商譽”高溢價對外收購資產時,包括《每日經濟新聞》在內的媒體就質疑這樣的“商譽”可能在今後產生問題。

4年後,一語成讖,二六三計提4億商譽損失,公司出現虧損。對此,記者采訪公司時,公司董秘辦人士表示即將出公告解釋。

●因商譽減值業績大變臉

二六三是一家運用互聯網技術和轉售方式為企業和個人提供虛擬運營通信服務的新型通信服務商,根據其發布的2016年三季報,公司預計2016年全年虧損37413萬元~40359萬元。而2015年,公司凈利潤為5892萬元。

對於由2015年盈利變為2016年虧損,二六三解釋主要原因為:其一,2016年初完成對展動科技收購後,展動科技實際盈利情況超過原預期,按照會計準則規定將或有對價的增加額1.49億元計入當期損益;其二,根據公司業務發展情況,經本公司初步測算,預計“翰平事業部”和“VoIP業務及IPTV業務”兩項商譽將發生商譽減值合計約4億元。對於為何計提商譽減值,二六三公告並未詳細透露。

兩項高達約4億元的商譽減值,不僅將其盈利全部“吃光”,而且還造成了巨大的虧損窟窿,這也是公司自2010年上市以來首次出現虧損。

對於為何對上述兩項商譽進行減值,《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本周一致電二六三,公司董秘辦人士表示,“我們這個月或者下個月會發公告,看公告解釋吧。”

那麽,什麽是並購重組產生的商譽和商譽減值呢?簡單地說,如一家上市公司通過發行股份(定向增發)或現金收購某一標的資產,通常采用溢價方式,假定該標的資產賬面凈值1億元,上市公司以4億元即溢價300%收購,那溢價部分即3億元便構成商譽。商譽一旦確認,應當在每年年終進行減值測試。有減值跡象的,應該對其計提減值準備。

“並購中的溢價必然是會產生商譽的,不是他們想這麽做,而是你要溢價,就會產生商譽。”前海知行資本副總裁郭少周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表示,因為現在行業就是這麽做的,自己人先收購個小公司,或者自己折騰某個業務,這個過程甚至利用上市公司的資源,或者直接輸血,做到一定程度直接賣給上市公司,其中的道道不方便多說了。

“從理論上來說,商譽是可以調節利潤的,但是一般情況下不多,如果調節利潤,主要是因為並購的時候不太慎重。”長城證券收購兼並部總經理尹中余向記者表示。

因此,部分上市公司此前公開披露的商譽數額存在一定水分,後來商譽減值的實際情況可能比披露的情況更嚴重。

●4年前就提出風險

據了解,“翰平事業部”和“VoIP業務及IPTV業務”正是來自於二六三的對外收購,而且二六三在收購上述兩項資產時就提示了商譽減值的風險。

2012年3月,二六三發布了《關於使用部分超募資金及變更虛擬呼叫中心募投項目資金投向用於收購上海翰平網絡技術有限公司100%股權的公告》,公司擬以總價7365萬元收購上海翰平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彼時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2年1月31日,翰平網絡的凈資產為1305.68萬元。二六三表示,通過收購翰平網絡,公司快速切入IPVPN業務領域。

而一年後,即2013年3月,二六三發布公告稱,將所持翰平網絡100%股權轉讓給上海二六三通信有限公司,將翰平網絡業務逐步並入上海二六三通信使其成為其中一個事業部經營,即翰平事業部,同時董事會授權公司經營管理層適時註銷翰平網絡。

據二六三公布的定期報告,上海二六三網絡科技有限公司2014年凈利潤為1668.13萬元,2015年為895.29萬元,2016年上半年為-561.1萬元。

對於收購翰平網絡,二六三表示,本次收購交易的成本大於交易中取得翰平公司可辨認凈資產公允價值的差額將被記入商譽。二六三公司將根據《企業會計準則》中關於資產減值的規定,在交易後的每個年度財務報告日,對因收購翰平公司形成的商譽進行減值測試。如果翰平公司未來盈利能力明顯下降,在采取現金流折現法進行減值測試時,不排除出現商譽減值損失、從而影響二六三公司凈利潤的可能性。

收購了翰平網絡後,2012年11月,二六三發布公告稱,公司的重大資產重組方案獲證監會批準,公司擬以8000萬美元購買iTalk Global66.67%的股權以及DTMI、iTalkBB Canada和iTalkBB Australia100%的股權。相比iTalk Global2011年底經審計的凈資產,本次收購價溢價將高達23倍。

彼時,二六三表示,iTalk Global是海外華人群體中品牌知名度最高、用戶數量最多的VoIP(即語音通信服務)運營商。此次收購“有利於在國內允許民營資本從事VoIP運營服務的情況下率先取得VoIP運營牌照;第二,有利於未來公司產品和服務在國內中小企業用戶市場和海外華人用戶市場更好地融合。”

值得註意的是,在這起巨額收購案中,資產轉讓方對標的資產做出了利潤補償承諾。iTalk Global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李小龍也與二六三簽署了《利潤預測補償協議》,承諾標的資產2012年度、2013年度、2014年度實現的凈利潤將不低於100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6324.9萬元)、130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8222.37萬元)和150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9487.35萬元),並將對2013年度、2014年度實現凈利潤不足利潤預測部分做出現金補償。補償金額為2013年和2014年累計凈利潤實現數與預測部分差額的66.67%。補償金額將在2014年年度報告出具後的20日內一次性支付。

較為可觀的業績承諾以及利潤補償,似乎表明收購iTalk Global是一項“穩賺不賠”的生意。但二六三對iTalk Global的收購完成後,本次交易構成非同一控制下的企業合並,交易完成後公司合並報表將形成人民幣4.5億元左右的商譽,若未來目標公司經營業績出現大幅下滑,這一巨額商譽恐是此次交易最大的潛藏風險。

據二六三的定期報告,主要產品為VoIP、IPTV的北京二六三網絡科技有限公司2014年凈利潤約1.19億元,2015年凈利潤為5660萬元,2016年上半年凈利潤為2036.6萬元。

早在2012年公司重大資產重組方案獲證監會批準時,知名會計師馬靖昊就曾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指出,對於這種溢價極高的收購所帶來的商譽,往往會給收購方帶來較大的減值風險。商譽是指能在未來期間為企業經營帶來現金流入或超額利潤的潛在經濟價值,而如果被收購的資產無法達到預計的業績和效益,即便是受讓方做出了利潤補償承諾,看上去可以在一段時間內彌補未能實現的可觀利潤,但其可能帶來的商譽減值或對公司業績造成潛在隱患。

“非理性的高價並購其實最後還是需要企業接下來來繼續買單的。”郭少周表示,“你的商譽還是要進行攤銷的,計提減值準備的,最終還是要影響企業的當期損益。”

●商譽減值殺傷力巨大

商譽減值風險存在隱憂就像埋在地下的地雷,二六三並非個案,隨著地雷的不斷增加,此類上市公司的行為已經引起了監管層的關註。

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三季度,滬深兩市有1653家上市公司,共計產生商譽達到9260億元(平均一家5.6億元)。而2015年年報兩市上市公司產生的商譽金額尚為6487億元,不到一年時間,兩市上市公司商譽金額增長已超過40%。

據統計,截至目前已有20多家上市公司的2016年業績預虧報告在“虧損原因”一欄提及商譽減值,包括天馬精華、華測檢測、科融環境、中青寶、寶馨科技、雙良節能、濮耐股份等。

2017年2月8日,證監會在對政協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四次會議《關於加強對並購重組商譽有關審核及披露的監管的提案》(第0456號(財稅金融類057號)提案)的回複中直言,近年來,上市公司向其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或者其控制的關聯人之外的特定對象購買資產的並購行為日益增多,標的資產的估值增值率也逐年攀升,導致上市公司商譽不斷提高。

證監會稱,將以信息披露為中心,充分披露估值合理性及相關風險,規定重大資產重組應充分披露采用不同估值方法的基本情況、不同估值方法結果的差異及原因、最終確定估值結論的理由。同時,加大審核力度,形成監管威懾;強化業績補償監管,引導市場估值回歸。

證監會強調,將重點關註上市公司相關會計處理是否符合企業會計準則規定,是否存在濫用會計政策、會計差錯更正或會計估計變更等情形,尤其關註應收賬款、存貨、商譽大幅計提減值準備的情形等,並要求中介機構對業績真實性和會計處理合規性進行專項核查。

近期備受關註的山東墨龍業績變臉,也涉及到商譽減值。依據山東墨龍2月3日發布的業績預告,公司預計將會出現4.8億元~6.3億元的虧損。公司給出了對存貨、應收款項、商譽等相關資產計提減值準備的明細及金額。按照數據,公司2016年計提的各類資產減值對凈利潤的影響金額約為2億元。

值得註意的是,伴隨著此前A股的並購重組潮,上市公司大量高估值高議價收購,致使公司商譽規模快速累積。一般情況下公司都希望收購時商譽越小越好,但是近年來卻越推越高。對於這背後的原因,業內認為或與過去幾年很多上市公司為了追逐市場熱點、炒概念、做高股價,不惜高溢價收購有關,才導致了商譽越推越高。

“商譽的大小不取決於公司,而是取決於購買企業投資成本超過被合並企業凈資產公允價值的差額。”尹中余表示,“賣方(標的公司)不願意賣的情況下,你要是想買就必須出高價,高價就會產生商譽。”

另一方面,商譽占公司凈資產的比重越大,商譽大幅減值對上市公司利潤的影響就越大。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92家上市公司商譽占凈資產的比重超過50%,其中11家超過100%。

同時,這種高溢價並購熱門題材的多為中小創公司。據公開數據顯示,中小板企業2015年商譽減值數額較上年增加1.35倍,低於創業板的7.65倍和主板的1.7倍;商譽原值增長方面,2015年中小板企業商譽增長1.51倍,位列第一位,高於創業板的1.50倍和主板的0.74倍。顯然,對於中小板企業,盈利能力受限,上億元的商譽背在身上,承諾的業績高增長最終成了泡影,對資本市場的殺傷力巨大。

從板塊及行業分布來看,在新經濟和轉型經濟環境下,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休閑服務、傳媒、計算機、醫藥生物這四個行業商譽凈值總額占凈資產總額的比例分別為25.44%、23.38%、17.88%、12.19%。而鋼鐵、銀行、交運等傳統周期類行業的相對商譽一直保持在較低水平,如鋼鐵行業占比僅有0.01%。

尹中余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近期計提商譽減值的公司特別多,這是此前並購高峰導致的後遺癥顯現出來。商譽就像定時炸彈,隨時可能減值,所以會對資本市場造成傷害。假如公司的商譽減值違背了以前做出的承諾,或者上市公司負有責任等情況發生時,商譽減值可能會受到監管處理。

二六 六三 年前 大幅 溢價 收購 美國 公司 如今 計提 商譽 業績 變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6956

掌趣科技高管套現30億集體離場,留下56億商譽地雷!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307/161712.shtml

掌趣科技高管套現30億集體離場,留下56億商譽地雷!
市值風雲 市值風雲

掌趣科技高管套現30億集體離場,留下56億商譽地雷!

曲終,人散;最後一個走的,買單。

本文由市值風雲(微信ID: yurii-says)授權i黑馬發布,作者小鷗。

如果一家公司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是下圖醬式的,大概不管是股東還是董監高都喜笑顏開吧?市值風雲的小編雖然沒有股票但也看著樂呵啊。

a78befd4a563ba37679907076bb09e8b

c25ae4ff17b5206a15f7868b46e831ba

根據公開信息,這家公司上市六年,派現雖然算不上大手筆,但幾乎每年也都進行利潤分配,表現還是蠻不錯滴。

沒錯,它就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爆胎一枝梨花壓海棠的A股遊戲翹楚,掌趣科技(300315,SZ)。

c15e5e84e0a8c82394690b7db6af4f9a

關於減持的美麗傳說

1

可即便掌趣科業績如此突出、活是這麽的好,但似乎並沒有打動自己控股股東的心,老板看起來是且戰且退啊。

一般說來,公司上市了,控股股東以及其他創始人賣點股票換點軟妹幣改善改善生活也是對自己的一種獎勵,也算符合情理,可從掌趣科技的實際控制人葉穎濤、姚文斌等套現的金額來看好像並不是為了改善生活。

2016年,掌趣科技經歷了四次減持潮,公司8位股東27次減持,共減持2.76億股,套現金額為29.85億元。這其中包括姚文斌、葉穎濤、董事宋海波、副董事長鄧攀、總經理胡斌、董秘李好勝。

現在除了董秘,其他各位領導都已經辭職了:

 ee05c2e51d7eac1d09d97f3370b78324

先來看看公司實際控制人姚文斌先生,姚先生在2016年共進行了6次減持,套現金額約12.73億。姚文斌先生在賣得只剩限售股之後,於2016年8月2日辭去董事長之位。

再來看看上市時的另一實際控制人(後與姚解除一致行動協議)葉穎濤同學,葉同學表現也“不俗”,合計套現約6.58億。其中最大的一筆減持發生在2015年的5月,也就是首發原始股剛解禁的時候,葉穎濤同學把能流通的部分全賣了。目前葉同學同樣不在上市公司擔任任何職務。

2017年2月28日,公司披露2016年度業績快報,凈利潤51931萬元,同比增長10.40%。

雖然說公司的業績表現不錯,按照2016年的5.2億的凈利潤計算,29.75億的套現金額還是生生卷走了上市公司近6年的利潤!

公司業績一直表現不錯,可為什麽就是留不住核心股東和管理層的呢?

我們稍微不厚道的揣測一下,應該沒有任何人會比公司的實控人和高管再了解公司的真實情況和真實業績了吧?

“並購刀”

2

作為移動運營商起家的掌趣科技於2012年5月上市,雖然是一家遊戲開發業務為主的公司,但是從上市前掌趣科技就是“並購重組”的專家。

2008年7月收購增值服務提供商北京華娛聚友;

2008年7月收購有《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的北京豐尚佳誠;

2009年9月收購廣州好運及九號科技;

2009年12月收購遊戲開發商大連臥龍;

2010年9月收購互聯網頁面遊戲開發運營商北京富姆樂。

從2009年到2011年,短短的兩年時間,掌趣科技的營業收入就由5889.61萬元增長至1.84億元,年複合增長率達到了76.6% ;凈利潤就由1372.44萬元 增至5568.67萬元,年複合增長率達到了101.41%。

在上市之後,有了上市公司平臺,掌趣延續了外延並購的手法,超募資金也都用來收購了。

掌趣科技在2013年到2015年陸續完成收購先鋒網絡、玩蟹科技、上遊信息以及天馬時空等企業。總資產規模從2012年末的9.14億元上升至2016年三季度末的102.06億元,凈資產也從8.82億上升至84.05億。

56b8e5ceb8908b6312456805712ee121

關於商譽的傳統套路

3

話說,掌趣科技自2013年以來的並購案例,都有較高的業績對賭額和動輒十幾倍的增值率。

33fc79c654db03aed35e9d44462f843e

高溢價收購帶來的問題就是大額的商譽,截止2016年的三季報,掌趣科技的商譽總額高達56億元,占總資產比例54%,占凈資產比例66%。

從近期各種業績黑天鵝來看,商譽已經成為上市公司的大坑,只是不知道掌趣科技能否憑借一身本領,抵擋地心引力?

2014年,掌趣收購的玩蟹科技、上遊信息未完成當期業績承諾。

2015年,玩蟹科技、上遊信息和先鋒網絡均未完成當期業績承諾。

公司在近日的業績快報中稱,上遊信息2016年的業績同樣可能無法達標。

根據2014年收購上遊信息70%股權時所做的業績對賭,交易對方承諾上遊信息2016年實現凈利潤1.9億元;2015年掌趣科技收購剩余30%的股權時,交易對方承諾2016年凈利潤1.34億元。

雖然目前整體來看,商譽問題還沒有表現出極大的風險,但根據監管的趨勢和最近頻頻被關註並爆雷的商譽亂相,掌趣到底會不會踩雷,還是個未知數哦。

不過看到已經紛紛辭職的各位高管瀟灑的身影,大家心里會不會有點忐忑呢?

所謂別人貪婪我畏懼,聰明的人早就在市場瘋狂的時候看到了風險,開始悄悄地撤退。這話不僅適僅用於二級市場。

惟願我們的敬愛的讀者們,在我們文章的長期熏陶下,能夠先知先覺如大股東、實控人、大機構一樣,在“舞會”瘋狂之時瀟灑抽身,不再望著繁華後的一地雞毛嘆息。

曲終,人散;最後一個走的,買單。

遊戲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掌趣 科技 高管 套現 30 集體 離場 留下 56 商譽 地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9121

股轉年報問詢函第三波  盯緊關聯交易商譽減值

4月21日晚間,股轉發布今年第三波對新三板企業2016年年報的問詢函,距離年報披露截止日還剩下大約一周,但股轉已對合計20家新三板企業年報進行了問詢函,監管密集程度超過去年。

本次股轉發出的發出的8封問詢函涉及一家創新層企業聚寶網絡(430014.OC)和7家基礎層企業,包括宇翊通訊(839919.OC)、南湖國旅(838920.OC)、嘉銀金科(832031.OC)等。

新三板創新層企業聚寶網絡2016年由盈轉虧,虧損額高達1.16億元,凈利同比下降近7倍。對此,公司解釋稱是由於快遞櫃項目成本費用增加, 以及商譽減值的計提。

據悉,2016年2月,聚寶網絡以1億元的金額100%控股合並南京魔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當月公司合並成本為約7200多萬元,形成合並商譽7821萬元左右,2016年度對控股合並魔格信息形成的商譽減值損失近3000萬元,報告內商譽減值損失金額占合並商譽的比例為38.25%。

股轉審查後要求聚寶網絡說明計提商譽減值的原因,以及快遞櫃業務開展情況與魔格信息評估報告中預測數據的差異情況。同時量化說明2017年快遞櫃業務的經營計劃和報告期內你公司快遞櫃的投放數量、投放時間、投放區域等情況,單個快遞櫃的平均月流水、相關費用,快遞櫃業務人員數量及薪酬。

新三板類金融企業嘉銀金科也收到了股轉的問詢函,根據嘉銀金科2016年年報披露的經營數據,嘉銀金科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6.66億元,其中99.11%的收入來自公司的“你我貸”平臺。

股轉要求嘉銀金科補充披露“你我貸”平臺2016年的經營數據,披露內容包括但不限於註冊用戶數量、產品數量、借款總額與平均借款金額、平均借款期限、平均借款利率、平臺交易集中度等。

據悉,在“你我貸”平臺信息展示中,嘉銀金科提供了智能投標服務如嘉財寶等系列產品,並適用本金保障計劃。

股轉要求嘉銀金科結合產品條款、本金保障計劃條款、產品投向和收益模式說明是否涉及自行發售理財等金融產品募集資金等禁止性行為。

此外,股轉對嘉銀金科的經營合規性也發出了質疑。股轉要求嘉銀金科對照銀監會令[2016]1號《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第十條中關於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不得從事或者接受委托從事活動的相關規定,說明報告期內公司是否存在第十條中列出的禁止性行為。

去年1月,股轉公司緊急叫停了類金融企業的掛牌和融資,截至目前尚未出臺相關整改規則。去年年底以來,已經有佳和小貸、融興擔保、信匯金融等至少6家類金融企業摘牌。

除了上述問題,股轉在問詢函中對企業的經營持續性、關聯交易、應收帳款以及無形資產等問題也都表示了關註。並要求相關公司做出書面說明,在5月2日前將有關說明材料報送股轉業務部,同時抄送主辦券商,如公司披露內容存在錯誤,則需及時更正。

(第一財經實習生王天然對本文亦有貢獻)

 

股轉 年報 問詢 函第 三波 盯緊 關聯 交易 商譽 減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302

平倉危機“逼停”勤上股份 並購商譽減值風險難消

跨界轉型和外延並購,已被諸多A股公司視為重要的發展邏輯。尤其是在原有主業下滑、行業景氣度下降之時,持續跨界並購頻頻造就資本新貴。但伴隨豪賭跨界並購進入業績兌現期,資金端、資產端部分隱患和風險開始逐一暴露。

勤上股份(更名前為“勤上光電)4月26日起已緊急停牌,主要是由於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關聯人部分質押股票接近平倉線。數據顯示,上述股東幾乎將所持公司股份全質押。公司方面表示,相關股東將通過籌資、追加保證金或質押物等方式,降低融資風險和穩定公司股權。

造成此次股權質押平倉危機的導火索,是由於一起外延並購終止而帶來的股價下跌。據不完全統計,自勤上股份去年從LED主業擴展至教育行業後,已公布了七筆資產收購。但就在本月,被視為轉型起點的並購的龍文教育未完成當年業績承諾,被計提大額商譽減值;直接拖累勤上股份去年巨虧4.27億元。根據業績承諾,龍文教育在未來兩年內完成數億元利潤額的承諾;而這背後,還高企著超過15億元商譽規模。跨界豪賭這把雙刃劍,或已讓勤上股份開始作痛。

股權質押拉響平倉警報

A股再次上演了大股東質押股份逼近平倉的驚險一幕。勤上光電4月25日晚發布公告,因控股股東東莞勤上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勤上集團”)、實際控制人李旭亮及其關聯人李淑賢部分質押的公司股票已接近平倉線,公司股票自4月26日起停牌。

附:勤上集團、李旭亮、李淑賢股份質押的基本情況

 

公告披露的數據顯示,勤上集團目前持有上市公司2.55億股股票,占公司總股本的16.79%;其中,用於質押融資的股票為2.53億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99.03%。李旭亮和李淑賢分別持有公司股票8818.34萬股、7054.67萬股,分別占公司總股本的5.81%、4.65%。目前二人將所持股份全部質押。

究竟是有多少筆、多大規模的質押股權逼近平倉線?第一財經就該問題向勤上股份方面求證,截至發稿公司相關負責人並為予以回複。根據披露的股權質押時間和對應股價來測算,若勤上股份繼續交易並再遭遇跌停,或有1.5億股將觸發平倉。

有券商內部人士介紹,目前中小板公司的流通股質押率多為0.4至0.5,限售股質押率多為0.3。在警戒線和平倉線設置上,多家券商人士的指標略有差異,平倉線多設置為130%或140%,限售股平倉線為160%;警戒線多設定為150%。質押股權的基準股價,一般在當天收盤價、20日均價中選擇低值。

勤上集團在2016年10月27日質押2.5億股,當天收盤價格、前20日均價分別為10.6元/股、9.88元/股。選其中的低值、以五折質押率測算,該筆股權的質押價格為4.94元/股;則觸發警戒線、平倉線(假定為140%)的股價分別為7.41元/股、6.92元/股。

李旭亮和李淑賢的股權質押合計後1.59億股,均質押於去年12月2日。當天收盤價和20日均價分別為10.38元/股、11元/股,以上述同樣假定條件測算,前述股權質押價格為5.19元/股,則警戒線、平倉線的觸發點分別為7.79元/股、7.27元/股。

在宣布終止此前推進的一起股權收購後,勤上股份在今年4月25日複牌,當天遭遇跌停並收於8.14元/股,當晚公司宣布次日起開始停牌。經測算,若下一交易日繼續跌停,股價將跌至7.33元/股,李旭亮和李淑賢的1.5億元質押股權或最先觸發平倉線。

在去年12月12日時,李旭亮和李淑賢的高比例質押就曾引起過深交所關註,下發問詢函要求公司披露融資用途,並核查是否有平倉風險。而勤上股份彼時回複稱,李旭亮和李淑賢的質押融資資金主要用於日常資金需求和對外投資,並稱質押股份總體上不存在被平倉的風險。未來若出現股價大幅下跌的情形,將采取追加保證金、提前回購等方式,確保其持有公司股份的穩定性。

值得註意的是,按照上述質押股價的測算,若均采用五折質押率,勤上集團、李旭亮和李淑賢的合計質押融資額超過20億元;即便以更為謹慎的三折質押率推算,上述股東的質押融資額也超過12億元。

而在昨晚公告中,勤上股份稱勤上集團和實際控制人及關聯人將采取籌措資金、追加保證金或追加質押物等措施,來降低融資風險、保持公司股權的穩定性。截至目前,公司亦沒有回複第一財經對於籌資渠道和此前融資具體用途的采訪問題。

豪賭跨界轉型反陷巨虧

引發此次股權質押危機的導火索,是由於4月25日當天的跌停,而導致跌停的原因則勤上股份幾日前宣布高達投資及其投資的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的收購遭對方喊停。

勤上股份在今年2月6日停牌,籌劃股權收購事宜。4月24日發布公告稱,擬收購高達投資及其投資的成都七中實驗學校,但截止目前交易對方並未配合公司簽署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框架協議,並在4月21日發來《終止協議》討論稿,表示將與公司終止《收購及投資意向書》和終止《補充協議》相關協議。

據不完全統計,這是自勤上股份去年從LED主業擴展至教育行業後,公布的第七筆資產收購。轉型起點是去年以20億元作價並購龍文教育。此後,勤上股份宣布以7700萬元認繳英倫教育新增註冊資本和收購5%股權。並以1100萬元收購5%股權;擬收購柳州小紅帽教育投資咨詢股權和旗下幼兒園股權;通過香港的全資子公司以現金形式,收購愛迪教育100%股權。進入今年,勤上股份還公告與凹凸教育、思齊教育簽署了《增資/收購備忘錄》,擬以現金對其增資或收購部分股權。

然而,一面是勢頭迅猛的教育行業轉型擴張,一面卻是不斷暴露的並購隱患。龍文教育未完成2016年承諾業績,並計提超過4億元的商譽減值準備,拖累勤上股份當年業績巨虧。

勤上股份在今年2月公布的業績快報中稱,預計全年業盈利4787萬元、同比增長130.74%。但在正式披露的2016年年報中,公司凈利潤巨虧4.27億元,同比下降2161%。其中,龍文教育因去年原計劃培訓收費和新開教學點均未達到原預計標準,當年實際業績較並購時承諾完成率僅有66%,計提商譽減值4.2億元,進而造成年報中凈利潤的大幅虧損。

大額商譽計提的隱患,早在並購之初就有苗頭。查閱此前交易方案的評估報告,龍文教育截至2015年8月的總資產賬面價值為3.1億元,總負債賬面價值為3.76億元,實為“資不抵債”。評估報告中,歸母所有者權益賬面價值為-0.66億元,按收益法評估全部權益價值為20.14億元,增值率3152%。最終,龍文教育交易作價定為20億元。而從去年年報中披露的商譽原值來看,龍文教育原商譽高達19.95億元,交易作價幾乎全部計入其中。

在2016年年報計提後,並購背後的商譽減值風險並沒有消除。目前,龍文教育還剩余超過15億元的商譽。而在此前交易方案中,交易對方承諾龍文教育2015年至2018年累計實現稅後凈利潤不低於人民幣5.64億元。公告顯示,龍文教育2015年、2016年凈利潤分別為8725.39萬元、6733.36萬元。若要實現業績承諾,龍文教育在未來兩年的業績增速壓力較大。

根據交易方案要求,業績承諾是在承諾期滿後對做合計核算。而目前,收購龍文教育尚處於業績承諾期內。值得註意的是,根據龍文教育股權收購的支付方式設計,勤上股份向龍文教育實際控制人楊勇支付現金5億元;剩余15億元對價則由勤上光電以發行股份的方式、向包括楊勇在內的9名交易對方支付。而在今年1月17日,楊勇違反業績承諾補償協議中的約定,違規將所持有的3000萬股質進行質押融資。以當天9.92元收盤價、限售股多采用的三折質押率測算,融資額近9000萬元。截至目前,勤上股份並未披露與楊勇違規質押的溝通和解決結果。

平倉 危機 逼停 勤上 股份 並購 商譽 減值 風險 難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960

廣告費過億、商譽不計提“莆田系”華韓整形被問詢

近日,全國股轉公司對新三板創新層企業華韓整形(43033.OC)發布年報問詢函,華韓整形過億元的廣告費用、商譽問題、 SCI 論文的數量記載存在矛盾等問題被監管者問詢。

根據公開資料,華韓整形主營業務是通過下屬醫院提供整形美容醫療服務,銷售渠道主要通過線上與線下廣告以及銷售人員展開。2013年11月,華韓整形登陸新三板,同年扭虧為盈。2017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6.33億元,同比增長16%,歸母凈利潤2910萬元,同比增長22%,毛利率達53%。

據悉,華韓整形創始人林國良是莆系醫療代表人物,是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發起人之一,任執行會長、總團團長。

2013年10月底華韓整形的公開轉讓說明書顯示,當時林國良直接持有公司42.73%股權,通過南京瑞泉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間接控制華韓整形14.82%股權,合計57.55%,系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並任董事長。不過掛牌新三板後,林國良逐漸淡出華韓整形經營。

作為民營醫療體系,在口碑、市場份額方面相較於公立醫院,華韓整形顯然不占據優勢,尤其是其主打的整形美容瞄準中高端消費群體,並不面向醫保用戶,公司對廣告的依賴性較高。

2017年,公司銷售費用達1.69億元,其中廣告及業務宣傳費就有1.17億元,占本年銷售費用的近70%。記者發現,在華韓整形的銷售費用中,廣告及業務宣傳費一直占主流,2011年-2016年,該項費用分別為2500萬元、4284萬元、6334萬元、6658萬元、1.12億元億元。

對此,股轉要求華韓整形說明公司是否有相應的內部控制和審批制度、流程及支付方式,並分析廣告及業務宣傳費與收入的匹配性。

華韓整形表示, 隨著整形美容手術的接受度提高,行業潛在規模擴大,現有的醫療美容機構的廣告投放都在持續加強,不過國家也在不斷加強對整形美容行業的醫院資質、從業人員資質、廣告宣傳規範等方面進行指導和監管。

但目前來看,記者發現廣告費用仍然是華韓整形難以割舍的成本,在華韓整形目前仍未完成的1億元募資中,有3921萬元計劃用於下屬醫院品牌推廣投入。據悉,2017年11月,華韓整形發布金額為1億元的募資計劃,如今,據華韓整形原定繳款截止日已過去近4個月,公司仍未有關於該次融資的新進展披露。

華韓整形也是在今年首次被股轉公司問詢商譽問題的企業,股轉要求公司說明收購長沙華韓形成的商譽是否應計提減值準備。

據悉,2015年華韓整形收購了長沙華韓 51%的股權,形成452萬元商譽,但自收購後一直未對該項商譽計提減值。2017年,公司繼續收購長沙華韓19%股權,累計持股達到70%。而收購後,長沙華韓似乎經營的並不好,甚至已經資不抵債。截至2017年末,長沙華韓的凈資產-3098萬元,2017年虧損2029萬元。

此外公司還面臨經營場所不穩定的風險,而經營場所的穩定性在醫院的設立和經營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截至目前,公司下屬醫院的經營場所均系租賃取得,若下屬醫院目前 租賃經營場所在租賃期滿後不能續租或租賃期內因出租方原因致使醫院搬遷及停業,公司將面臨經營場所搬遷風險。

對於經營場所的產權問題,股轉也表示了關註。據悉,股轉發現公司 2017 年末在建工程金額為 940萬元,來自控股子公司華韓奇致辦公樓的裝修工程,這一工程造成公司搬遷新址房租成本增加,管理費用增長 ,但公司 2016 年末、 2017 年末固定資產賬面上未顯示有房屋建築物。

股轉要求,公司說明目前華韓奇致營業辦公的房產是自有產權還是經營性租賃,以及裝修工程計入在建工程的合理性。

作為一家醫療企業,公司司對下屬醫院發表的 SCI 論文的數量的記載存在矛盾的現象,股轉因此要求公司核實數據的準確性。

廣告費 廣告 過億 億、 商譽 計提 莆田 華韓 整形 問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3184

安信首席策略陳果:2018年商譽減值問題將改善

今年以來創業板一轉去年的頹勢,迎來上漲態勢。5月25日在華安基金“創藍籌與資產配置高端峰會”上,安信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陳果表示,他看好創業板上的新經濟板塊,尤其是計算機、傳媒、通信、醫療、電子等行業。

wind顯示,2017年全年創業板整體跌幅達18%、中小板跌幅僅為2.98%,上證綜指上漲 9.85%。2018年以來市場風向與此前形成鮮明對比,截至5月25日創業板漲幅達0.88%,同期中小板、上證A股下跌,跌幅分別達4.85%、4.46%。

陳果說,新經濟行業具有配置的吸引力。在過去以傳媒、通信、電子、計算機為主的TMT板塊曾被爆炒,因包含並購預期,這一板塊歷史上估值曾達到100倍,但現在創業板的整體估值並不算高。與此同時,新經濟行業2017年的業績也成向好的態勢。

此外,當前市場較為擔心的是創業板,尤其是創業板中TMT行業的商譽減值的問題。但陳果認為,2018年這一問題將明顯改善。所謂商譽減值 一般認為,一旦收購時超額支付或者被收購公司後期未達到業績承諾或者承諾期後發生業績變臉,都可能導致並購企業發生商業減值。但在具體實務過程中,商譽減值的影響因素更加複雜和多變。“商譽減值是一個很主觀的測算。”陳果說。

過去商譽減值一直是創業板上市公司不可回避的話題。陳果說,自2012年開始創業板並購重組進入高速增長階段,尤其是在2014年並購重組制度改革之後,外延並購在2014、2015年達到了峰值。2012-2017年創業板商譽不斷增長,目前占凈資產比重為19.21%。 創業板2017年商譽減值損失達到頂峰121.89億元,占凈利潤比重為14.04%。

今年以來,關於2017年年報上交所和深交所持續重點聚焦重組高估值、高商譽、高業績承諾的“三高”問題。wind資訊顯示, A股尚存1.3萬億元商譽,傳媒、計算機、通信等行業是商譽減值的重災區。根據陳果的分析,傳媒行業2017年度商譽減值損失占比最高。具體來看,傳媒行業商譽減值損失主要來自於聯建光電(5.58億元)、天龍集團(4.96億元)、富春股份(3.93億元)、掌趣科技(2.08億元)。

在陳果看來,2018年創業板商譽減值仍存在一定風險,但較2017大概率將明顯環比改善。主要是基於2017年商譽減值較為徹底,2018年減值壓力大概率將下降。隨著創業板2017年商譽減值損失達到頂峰,明顯超過歷史平均水平(2%-3%)。剔除堅瑞沃能後,創業板商譽減值占凈利潤比重下滑至8.14%,但較2015、2016年仍顯著偏高。因此,創業板商譽減值問題已在2017年集中體現,2018年減值壓力大概率將下降。

與此同時,創業板盈利後周期性帶動並購標的業績將提升。從創業板業績來看,2018第一季度、2017第四季度、2017第一季度和2017年年度的歸母凈利潤增速分別是28.75%、-71.59%、9.12%和-16.50%,說明盈利後周期性已經呈現。因此,後周期的推動下,並購標的的業績也將持續提升。

此外,2018年至今創業板並購數量和金額同比回落,當前2018年的業績承諾規模較2017年依然偏低。2016-2018年業績承諾個數分別為574、640、673,承諾凈利潤規模分別為315.19億元、443.20億元、379.00億元,較2017年業績承諾規模下滑。

安信 首席 策略 陳果 2018 商譽 減值 問題 改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779

中報眼 | 主營10年首虧商譽壓頂,阜興系陰影難去華聞傳媒如何破局?

“阜興系”事發後,朱一棟跑路,華聞傳媒猶如覆巢之下的危卵,股價崩塌連受追問,牽出更多的懸疑。

8月11日,華聞傳媒發布2018年中報,繼續帶來“壞消息”。中報顯示,華聞傳媒上半年營業收入14.37億元,同比減少2.47%,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0.82億元,同比減少77.23%。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虧損1.02億元,同比下滑175.99%。

這是華聞傳媒近10年來主營業務首度虧損,受累於傳媒行業轉型壓力,公司營收水平、業務毛利均有所下滑。而多年來醉心並購,也讓華聞傳媒近30億商譽壓頂。邦富軟件、精視文化和漫友文化等收購子公司均已業績變臉,陷入虧損。

比起主營困局,華聞傳媒更著急擺脫“阜興系”危機的影響。朱一棟跑路後,“阜興系”關聯公司興順文化迅速將股權轉手和平財富,孫景龍入局,至今價格未明。7月6日複牌至今,華聞傳媒股價已累計下跌近六成,華聞傳媒大股東國廣資產股權質押及信托持股均已全面爆倉,合計已被平倉約3346萬股。對“阜興系”避之不及的華聞傳媒,也在最新的回複交易所監管關註的公告中,暴露出與前者更多的隱秘關聯。

主營首虧

2017年營收創下歷史新低之後,華聞傳媒的主營狀況並未好轉,2018年上半年陷入10年來主業的首虧。

與上年同期相比,除信息技術服務費這項業務之外,華聞傳媒的前五大業務毛利率較上年同期均有下滑。

傳播文化業務是華聞傳媒的最大支柱,上半年實現營收11.47億元,同比下滑1.63個百分點;毛利率28.30%,同比下降了16.01個百分點。這一業務中,大頭的收入來自於華聞傳媒時報傳媒所代理的《證券時報》商業廣告、財經信息的咨詢策劃、設計制作與代理發布等經營業務的獨家經營權。

但因傳統媒體行業整體上轉型時期,時報傳媒業務面臨下滑趨勢。另外,隨著2018年上半年,證券信息披露業務政策改革深化,原有信息披露價格體系受到較大沖擊。“時報傳媒經營成本持續攀升,加上新股發行減速導致新項目銳減,常年信息披露實施降價政策,時報傳媒面臨較大 的經營壓力。”華聞傳媒稱。

數據顯示,時報傳媒2018年上半年實現合並歸屬母凈利潤為5282.66萬元,同比減少63.41%,主要系本期信息披露收入下降,基金服務費成本增加所致。

華聞傳媒第二大子公司華商傳媒與時報傳媒業務類似,獨家代理經營《華商報》等媒體的廣告、 發行、印刷與紙張采購業務。但2018年上半年,盡管總資產、凈資產遠超時報傳媒,但盈利能力不佳。

華聞傳媒的第二大業務——數字內容服務上半年處於增收不增利的境地。2.09億元的營收比上年同期增加150.35%,但營業成本同比大幅增長308%,造成業務毛利僅17.64%,同比減少31.82個百分點。

“主要是子公司掌視億通本期流量經營業務規模擴大,營業收入及營業成本相應增加所致。”華聞傳媒在中報中稱,掌視億通致力於運營商移動視頻業務,2017年開始涉足流量境遇業務,雙業務主線的模式已經初步形成。

在華聞傳媒五大業務中,中期營收下滑最大的是網絡與信息安全服務業務,僅實現營收347萬元,同比減少了76.58%,毛利率下滑達105.67個百分點。“主要是子公司邦富軟件輿情業務競爭激烈、業務單一,使得本期營業收入減少所致。”華聞傳媒這樣解釋。

商譽“地雷陣”

商譽減值是華聞傳媒的另一潛在風險。

近五年來,華聞傳媒並購不斷,雖得以借此增厚利潤,但隨之而來的還有賬面數十億的商譽及巨額的減值風險。截至2018年6月30日,華聞傳媒賬面商譽已高達29.92億元,相比2013年年底的6.12億元,增幅近4倍。

在中報中,華聞傳媒近30億元的商譽來自華商數碼、長春華銳營銷、華聞影視等14家公司,其中掌視億通、邦富軟件、澄懷科技、精視文化、漫友文化商譽均在億元級別,分別高達10.92億元、5.93億元、5.73億元、3.55億元及2.04億元。而除澄懷科技系2013年收購外,剩下四家公司均是華聞傳媒於2014年高溢價收入囊中。

2014年5月,華聞傳媒發行1.35億股同時支付現金9.56億元,作價27.99億元購入掌視億通和邦富軟件100%股權、精視文化60%股權及漫友文化85.61%股權。在最初2014年-2016年的業績承諾期內,這四家公司均有驚無險完成業績承諾,但此後便開始業績變臉。

2017年,掌視億通、邦富軟件、精視文化和漫友文化的凈利潤分別為8370萬元、631萬元、846萬元和-1051萬元,同比分別下降43.62%、93.32%、91.58%和18631.39%。

到2018年上半年,這些項目業績變臉進一步加劇。除掌視億通僅收獲凈利潤1602萬元外,澄懷科技、邦富軟件、精視文化和漫友文化均陷入虧損,虧損分別約906萬元、786萬元、289萬元及279萬元。

業績未達預期,商譽減值地雷引爆。在2017年年報中,華聞傳媒對邦富軟件、精視文化、漫友文化等4家公司新增減值準備6.89億元,期末減值余額增至8.69億元,其中邦富軟件計提5.93億元、漫友軟件計提2.04億元合計減值商譽6.87億元,對於商譽高達10.93億元的掌視億通卻未進行任何計提。2018年上半年,華聞傳媒並未進行任何計提,商譽減值余額依然為8.69億元。

有專業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分析稱,華聞傳媒上半年參控股的14家公司,有8家形成虧損,存在減值風險。

不過,華聞傳媒並未因此停止擴張,目前正在推進收購車音智能60%股權,交易對價高達16.68億元。

剪不斷的“阜興系”關聯

在華聞傳媒的中報中,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已經發生變更,與“阜興系”存在千絲萬縷關聯的興順文化已被和平財富實控人——孫景龍替代。雖然表面上公司控制權已與興順文化“切割”,華聞傳媒的股價卻仍未逃離大幅下跌的命運,最終致使大股東國廣資產全面爆倉。

此前,阜興集團實際控制人朱一棟被曝失聯後,“阜興系”債務危機波及關聯上市公司,華聞傳媒股價接連大跌,7月6日複牌至8月10日,股價累計下跌近六成,市值蒸發逾57億元。而股價下跌的直接後果就是國廣資產爆倉,股權遭“收割”。

在遭到強平之前,國廣資產共持有華聞傳媒30752.72萬股,占後者總股本的15.37%。其中,直接持有的比例僅有8.41個百分點,剩余均由信托產品“代持”。通過“四川信托有限公司-四川信托•星光5號單一資金信托”(下稱“星光5號”)持有7850.63萬股,“渤海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永盈1號單一資金信托”(下稱“永盈1號”)持有公司股份6078.17萬股。

在這之中,星光5號穿透後,認購星光5號的卻是另一結構化信托產品——景誠嘉佑十八號,該產品由國廣資產作為劣後委托人,浦發銀行天津分行作為優先委托人,資產總額9億元人民幣,劣後優先認購份額為1:2。

而國廣資產直接持有的1.68億股幾乎全部質押給了中信建投和天風證券。自7月6日複牌大跌至7月18日,這部分質押股已全部跌破平倉線,占國廣資產直接持股比例的99.79%。“阜興系”危機爆發後,中信建投已經對1.01億股迅速申請了司法凍結,7月26日,中信證券則已平倉賣出華聞傳媒股票443.90萬股。

信托爆倉更為嚴重,第一財經記者梳理發現,自7月23日至7月30日,永盈1號的受托人渤海證券已進行了5次被動減持,共計減持華聞傳媒約2902萬股。也就是說,在“阜興系”危機發酵以來,和平財富迅速入主華聞傳媒又迅速遭遇了股票被“收割”的噩耗。孫景龍為何選擇在此時入主華聞傳媒,其中原因外界不得而知,但可以明確的是,華聞傳媒的爆倉風險遠未結束。

此前,華聞傳媒董秘辦人士曾對第一財經稱,在轉讓了國廣控股的股權後,興順文化不再持有公司任何股票,他強調,此前朱金玲確為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但公司與“阜興系”不存在關聯。不過,在交易所的最新問詢後,答案卻並非如此。

7月30日,深交所就和平財富的權益變動、持有華聞傳媒的資管計劃與“阜興系”的關聯等問題向華聞傳媒展開問詢。其中一個核心問題是關於華聞傳媒的前股東名冊中的三只資管產品,分別是:前海開源基金-渤海信托·煦沁聚和1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前海開源基金-浦發銀行-前海開源聚和資產管理計劃、前海開源基金-浦發銀行-前海開源鯤鵬資產管理計劃。深交所要求華聞傳媒披露,這三大產品的出資方名稱、出資方資金來源,並說明是否與“阜興系”存在關聯、是否與朱金玲存在關聯。

華聞傳媒披露顯示,這三只產品共持有華聞傳媒1.62億股,占其總股份的8.11%,總資金合計21.9億元,其中常州煦沁投資中心出資7.3億元,浦發銀行廣州分行理財資金出資達到14.6億元。而這三只資管計劃的普通級委托人、直接或間接劣後方均為常州煦沁投資中心(有限合夥)(下稱“常州煦沁”),常州煦沁為有限合夥企業,普通合夥人為朱明華,有限合夥人為徐禎華,朱、徐二人各出資4000萬元和1.6億元。

華聞傳媒在回複中強調,前海開源基金基於必要的客戶信息了解和調查以及以上已經掌握的事實,無法判斷資管計劃的出資方是否與“阜興系”存在關聯、是否與朱金玲存在關聯關系。

不過,天眼查的信息顯示,徐禎華作為法人代表的公司多達13家,作為股東的公司更多達20家。其中,就有“阜興系”跑路私募意隆財富在杭州、沈陽、深圳等地分公司,徐禎華均出任法人代表。此外,徐禎華也是阜興集團控股屬子公司上海阜仕教育科技公司高管。而徐、朱二人,還同為上海奇阜投資等多個“阜興系”私募的股東。

除此之外,第一財經此前的報道也指出,興順文化與朱金玲或許並未與華聞傳媒完全脫離,例如興順文化仍然與國廣資產的另一位股東永繁投資(持股41.97%)存在若隱若現的關系,兩家公司註冊與介入華聞傳媒的時間點幾乎相同,共用同一個郵箱,且註冊電話僅有一位數字之差。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黃向東

中報 主營 10 年首 首虧 商譽 壓頂 阜興 興系 陰影 難去 華聞 傳媒 如何 破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194

為保商譽 苦主和藏硬食損失

1 : GS(14)@2016-07-12 08:13:34

【本報訊】BEECRAZY結業,商家為「止蝕」都即時停收有關團購券,但「和藏」餐廳老闆彭sir竟然寧願「硬食」40萬元損失,都讓300多個客人使用團購券,「只要有良心,行住正路去做生意,唔好理搵多搵少,一定有得繼續生存落去」。從事飲食業28年的彭sir表示,知道BEECRAZY結業時整個人不知所措,「一開始係先處理手頭上300幾個客同埋餐廳商譽,我覺得自己商譽比其他任何嘢重要,處理咗300幾人booking後,再有600多人打電話嚟」。彭sir表示,當日收到消息後5小時後就決定繼續讓客人用團購券。「當時先要知道自己蝕幾多,計過數認為金額可以接受先去做,我哋一個小商家都做到,一間大企業又點會做唔到,問題係想唔想去做」。



料獲賠償機會渺茫

有行家笑彭sir「戇居」,但亦有不少人認為他今次完美解決了一次公關災難。他認為,自發性去做一樣嘢好易得到人認同,「本身餐廳冇乜知名度,如果唔係咁處理,我損失將會更大」。第一,熟客未必會再回來;第二,影響客人對餐廳的印象;第三,餐廳7年的聲譽將一夜之間自我毀掉。平復過後,彭sir表示一定會追討損失,現時任何途徑都試過,但都只可以等消息。對於能否追回,他認為機會十分渺茫,「有策劃去做嘅嘢又點樣去追?我哋呢啲小商家又點樣去追呢?」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0712/19691045
為保 商譽 苦主 和藏 藏硬 硬食 損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3363

東芝:商譽減值料大增

1 : GS(14)@2016-12-28 07:52:43

【明報專訊】日本東芝昨日發出公告指,其控制的西屋電氣就去年12月份完成收購的美國核電營造及服務商CB & I Stone & Webster(下稱CB & I)交易方面,估計可能需要作商譽減值數十億美元,比當初估計的商譽減值大增。消息一出,頓時震散東芝的股價,昨日單日插水11.6%,收報391.6日圓。

料達數十億美元 股價即插12%

根據東芝當初的估算,在完成收購CB & I後產生的商譽價值約8700萬美元,但是最終的商譽價值,則有待2016年底確定。不過隨着接近年底,該集團發現,前述商譽估值有機會達到數千億日圓或相當於數十億美元,若然作商譽減值,將對東芝的財務數據構成負面影響。是次商譽估值變化,源於西屋預期完成位於美國的第三代核電AP1000核電項目超支,最終影響到新收購業務的資產價值,並且在三季度進行減值測試時構成影響,屆時需要就全部或部分商譽減值。

預期項目超支 或需全部減值

自福島事件後,市場上越來越多核電企業,改為採用第三代核電設備技術,當中包括AP1000,原因AP1000具有雙廻路設計,比目前市面大量的第二代核電設備營運上較為安全。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1057&issue=20161228
東芝 商譽 減值 大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025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