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如果想就業 就別學建築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1365

紐約聯儲最新發佈了一則報告,探討大學畢業生所面臨的一系列難題,其中也包括失業率的問題。美國當前畢業的大學生的失業率要高於所有畢業生的失業率,且這個趨勢還在走高,而其他幾類都在走低。

具體如下:

但是,就像紐約聯儲所指出的,並不是所有專業的畢業生都那麼倒霉。如果將調查樣本歸到13個不同的學科類別,並將時間區間設定在2009年到2011年,那麼你會發現,在美國最吃香的是健康相關的專業,失業率僅為3%,而就業最低的,則是建築專業,失業率達到8%,這可能與這幾年美國住房市場的低迷有關。

具體的專業就業情況從差到好依次為:建築、人文科學、社會科學、數學與計算機、商科、科學、通信、技術、農業與自然資源、工程、教育、酒店/休閒/旅遊管理以及健康相關專業。

(圖片來自QZ

如果把建築專業單獨拿出來看,情況可能更糟糕,2012年發佈的一份報告指出這個專業的失業率達到14%,高於其他任何一個專業,這可能因為這個這個行業的准入門檻較高,專業的建築師需要擁有高等學位才好就業。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就算拿到了高等學位也沒法獲得好的回報。

放到中國,這個排名可能要重新「洗牌」了。

如果 就業 就別 別學 建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8150

做時間管理 學曹操 別學諸葛亮

2014-02-17  TCW
 
 

 

這一夜,對和碩科技董事長童子賢來說,別具意義。

一月十九日,和碩集團尾牙席開六百五十桌,人氣沸騰。從三年前華碩、和碩分家,市場一片唱衰,到如今甩開對手坐穩電子二哥,營收即將破兆,童子賢喊出加薪,現場六千多位員工超high。

如今和碩站穩腳步,童子賢除了擔任誠品董事,也接下公共電視董事及電腦公會理事長。應本刊邀請,他首度披露其時間管理原則,這也是他能帶領和碩闖出一片天,並身兼多職的關鍵。以下是童子賢第一人稱敘述:

談時間分配:自己沒有樂在其中的事情排除掉,時間自然就出來了

電子業節奏快速,所以我們要做什麼事情、見什麼人,都講求「一次到位」,二十多年來我不交際應酬也不打小白球,因為在工作和生活之外,本來就沒有太多時間可以虛耗;有時間,就是要分配在重要的事情上面。

華碩成長初期,我的小孩還小,我會跟小孩說,爸爸最近要開發一個新東西,可能會好幾天睡在工廠裡。但產品開發衝刺完畢,我也會請個三天假,參與小孩重要的日子。對我來說,新產品衝刺或是參與女兒家長會,都是重要的事。

很多人抱怨沒時間,其實把花時間、但自己沒有樂在其中的事情排除掉,時間自然就出來了。對我來說,排除掉交際應酬、打小白球,工作外,家庭、閱讀或是參與一些公共事務都是很好、很重要的事情。

談團隊管理:領導者最重要是帶著團隊爬山,不是扛著他們爬山

華碩分家是很大的工程,又正好遇到金融海嘯,大家認為和碩切出來「穩死的」,很多同仁心情因此比較浮動。但這就像在山上,一場大霧來,眼看三個小時後就天黑,領隊難道要開始哭泣說「怎麼辦?」身為領隊是沒有腿軟及哭訴權利,不要要求別人同情你。

當時很多夥伴說,他的團隊走得很累,快走不下去了。結果我發現他們雖然很努力,卻走錯方向,但我沒辦法扛著他們一起走,只能要他們走下來,重新再來。

身為領導者,手上有資源,有責任指明方向。我認為在領導者的行事曆中,最重要的是「鼓舞士氣,明示方向,然後帶著團隊一起爬山」,而不是「唉聲嘆氣,方向混亂,然後背著團隊、扛著他們爬山」。

談角色平衡:和碩已穩定,我會參與一些活動,那是長期我對某種價值觀的關懷

過去兩年和碩轉型,我花比較多時間在和碩上面,現在和碩已穩定,我會關心及參與一些活動,那是長期我對於某種價值觀、人文現象的關懷。有些東西是觀念,不一定會花掉很多時間,以誠品來說,現在已上軌道,我幾乎都不會去開會了。

至於公共電視,從我當選公視董事之後,公視的董事會我每次都與會,我們有幾位董事還額外撥出時間,協助主管單位做組織改造,公視是過去半年來,我花比較多時間的地方。

經過這段時間的努力,過去一直困擾公視的派遣問題,我們利用了兩、三個月時間,縝密的與派遣人員約談後,去年底已經把派遣工納編,今年我們對公視的期許是營運上軌道。

談領導統御:諸葛亮會食少事繁,因為事必躬親;曹操充分授權,才有辦法做其他事

一個人在三十歲、四十歲、五十歲做的事情是不一樣的,如果到了五十歲還在做四十歲的事情,四十歲還在做三十歲的事情,那一定是他一直回頭去管,很多事想要插手,才會這樣子。

就像和碩員工現在已從剛分家時的四千多人,成長到五千多人,雖然每天我還是花最多時間在企業經營上,但現在我已不是每天做產品的人了,不需要樣樣事情親力親為。

英特爾前總裁安迪.葛洛夫(Andy Grove)曾經用「每個經理人都應該養好自己的猴子,而不是把猴子拋給我」,說明團隊每個成員都應有其責任感。

就像我們拔河時,若只有領導人在用力拔河,而其他人一邊涼快去,這個領導人一天就算有四十八小時,就算有兩倍的力氣,他的時間、力氣永遠都不夠用。

以三國時代為例,諸葛亮每每為了國事「食少事繁」,曹操掌控中國半壁江山,統領百萬大軍,卻有建安七子留下很多精彩作品,甚至他自己還可以「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顯然諸葛亮會食少事繁,就是因為事必躬親,曹操是充分授權,才有辦法做其他的事。就管理上來講,或許曹操才是比較好的管理者。

時間 管理 學曹 曹操 別學 諸葛亮 諸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289

別學中國「講關係」

2016-01-11  TWM

實踐「講關係」的社會,不僅不可能存在法治,還會造成不公平競爭;台灣如果對「關係人利益」沒有統一標準,很難達到公民社會。

我們嘲笑中國處處「講關係」,大事小事,有關係的就沒關係,沒關係的就有關係;在一個大家都理解、包容、實踐「講關係」的社會中,法治永遠不可能。

許多人把「講關係」和「人情」混為一談。「人情」是將心比心的狀態,而「講關係」是「我們是利益共同體」的狀態。

「講關係」的社會禍害,就是不公平競爭,從公平市場交易的原理來說,所有的「講關係」,都可能是一種內線交易;全世界的公司法都把「關係人交易」視為可能的「內線交易」,不是沒有道理的。

平民日常生活中,講講關係也就罷了;但台灣公務體系內處處講關係,代誌就大條了。小至在鄉公所安插親人,大至立委和院長喬官司;上至軍宅改建獲得內線消息,下至房地產家族先獲土地重劃資訊。

這些都是因「關係」而來的內線交易;政府公務體系乃國之重器,奈何不以等同於上市公司股票內線交易的嚴謹法條規範?社會公眾奈何以選邊站的態度予以包容?

台灣人民是矛盾的,心中住著兩套標準,法治禁不起這種折騰。立法院有議事規則,但「搓圓仔」依然是台灣的基本舞步,「搓圓仔」的最高境界稱作「公道」。達到這種境界,不單是某幾個人的錯,也是全體投票人的錯。

新政府、新立法院將被選出。如果經過十六年,社會還沒有自省能力,不懂得對「關係人利益」必須統一標準,那麼只能說,台灣還沒有轉大人的能力。已經是新世代的年輕人,如果還選邊寬容可疑的關係人交易,那麼你就已經是老世代,等著被下一個新世代革命。

最近讀到一篇中國學者所寫的文章,痛斥當前中國「公共利益部門化,部門利益合法化,最後是合法利益個人化」,可以說是完整總結了政府公務體系內的腐敗機制。

請注意,其中有「合法化」三個字。

台灣社會,距離「去中國化」還遠著呢。能否形成公民社會,才是台灣的生死所在,而公民社會的基本條件之一,就是在「關係人利益」上有一套統一的價值標準。標準低,也可以,總還有進步空間,但雙重標準是沒有進步空間的。

撰文 / 范 疇

別學 中國 關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123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