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分莊


畢竟,薑越是老越辣,即使電能擺明你想建立期望,越破壞你期望,一個仙都唔派。

有幸,霍建寧呢塊老薑壓陣,原本理應群情激憤的股東大會,偶爾竟能惹來滿堂大笑。

分析員形容,霍老薑為首電能策略頗簡單,拒絕分莊,但用齊齊食大茶飯作為補賠,赫斯基僅為前菜,兩大Main course排隊列陣,你等唔等先?

按公佈,電能預告手頭現金炮製為三份大餐:
頭盤:赫斯基管道資產,
兩大主菜,其中澳洲新南威爾洲電網項目呼之慾出,
餘下一項預告跟袋鼠餐份量十足,反而更值得憧憬。

未計可發行的債務,長建,電能手頭淨現金最少有近六百億收購,惟長建僅佔11億港元左右。

於是打從合併失敗,市場揣測,霍老薑會先向大少派高息,繼而令大少有更多現金牽頭收購,現在反過看,大少收購牽頭角色,明顯由霍老薑所取代,君不見,赫斯基資產已屬好例子。

市場某程度上早就排除電能派「肥雞息」之可能性,但二、至五元象徵應酬式派息亦謝絕,電能股價之跌,乃「發皮氣」態氣。

黃師博也許說法中肯,淨現金全數派發,潛在超過廿蚊,開心之前反過來問:呢廿蚊,由電能管回報高,抑或閣下?

以長和系內數口之精盡,低資金成本,博高回報項目從來拍案叫絕,難怪,分析界亦強調,「兩年都等到,唔爭在等多兩個月」!!

長建,電能充斥當年和黃影子,充斥併購壯大概念,風水輪流轉,昔日猶如超級私募基金的長和,要由不離不散分析員包裝為高自由現金流收益率概能,簡單而言,某程度上長和被公用股化,長建、電能則和黃上身!

歐盟否決英國大計,關鍵不在於交易本身,而是云云長和核心業務中,最有增長實力的項目,收購狀大卻不成,難怪大摩形容為永不實現的協同效益。

歐盟裁決,西報評論認為是當地政策重大改變,皆因簡單將四變二,三變二,界定為有違競爭,實在過份粗率,更甚是,增加競爭,及增加行業投資兩者,從來未能證明有正面關係。

教科書話,競爭有利消費者,但單單以香港市場做例子,家居上網、手機月費、收費電費,價格越市場越多競爭,而越為上升。

李氏王國要向歐盟抗辯,一於用香港作為呈堂證據啦!!
分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5723

湯文亮﹕國泰蝕錢 只因不懂分莊閒

1 : GS(14)@2017-08-18 07:45:48

【明報專訊】國泰航空(0293)派成績表,一般評論員都認為國泰應該有錢賺,但因為輸了燃油對冲,在國泰公布業績後,大多數專家都跌眼鏡,國泰並不是由虧轉盈,而是蝕得仲多,由預測蝕5億變蝕20億元,這個出人意表的結果是因為國泰以往所輸的燃油對冲是有數得計,結果是蝕了5億元,一般的分析員都可以輕易計算出來,多蝕的15億是因為正常的收入少了,或者燃油對冲輸多了,又或者兩者兼而有之。

燃油對冲其實是賭局

假設正常收入不變,若果國泰不是輸了燃油對冲,是賺了12億元,但燃油對冲輸了32億元,結果由盈轉虧,有很多人不明白,國泰裏面有咁多精算師,點可能輸咁多錢,這個問題簡單來答,做幾多燃油對冲都改變不了國泰是「閒家」的身分,對手自然是莊家,閒輸畀莊,正常過唔正常,國泰輸是因為不知道所謂的燃油對冲其實也是一個賭局,一樣分莊閒,對冲只不過是一個令人失去警覺性的名字。

如內地廠商賭人幣輸給投行

在2015年8月,人民幣急貶,那些買了人民幣累計期權的人就損失慘重,不過,一般市民沒有遭到重大損失,那些在國內設廠,經常要使用人民幣的廠商就損失慘重,他們自認非常了解人民幣,認為就算人民幣下跌都只是微調,最多是一兩個月冇息收,長遠來說,人民幣必升,買了累計期權就好似收租咁收。結果是人民幣急跌之後,那些人不但沒有息收,而且還要賣樓,不少廠商的損失是以億元,以至10億元計算。

他們事後自怨自艾,話如果唔熟悉國內市場,唔熟悉人民幣,就唔會買人民幣累計期權,真的是愈熟悉,輸得愈甘;其實不是,無論那些廠商有幾熟悉人民幣,所買的人民幣累計期權有多大,都改變不了他們是閒家身分,開盤的投行自然是莊家,閒輸畀莊,正常過唔正常,廠商們毋須自怨自艾,要怪就只能夠怪自己莊閒不分。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湯文亮 敢說亮話]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9390&issue=20170818
湯文 文亮 國泰 蝕錢 只因 因不 不懂 懂分 分莊 莊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11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