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銀行的核心資本充足率與再融資 那一水的魚

http://xueqiu.com/2074020838/25451839
【入門帖】
1、銀行為什麼要再融資?
為了滿足監管紅線,最重要一條就是核心資本充足率(附加資本可以通過發債滿足)。如果不滿足監管紅線,則許多業務的開辦(主要是新增)會受限制。
2012年6月8日發佈的《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至2013年1月1日起執行。要求:第一層次為最低資本要求,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和資本充足率分別為5%、6%和8%;第二層次為儲備資本要求和逆週期資本要求,儲備資本要求為2.5%,逆週期資本要求為0-2.5%;第三層次為系統重要性銀行附加資本要求,為1%;第四層次為第二支柱資本要求。

簡單點說,就是一般銀行要求核心資本充足率8.5%,系統重要銀行9.5%,其中有1%可以通過其他工具補充(如:優先股,無期限長期債券等)。其餘的必須是紮紮實實的股東權益。2018年前達標,但很多銀行已經按達標的要求在要求自己了。

2、某銀行今年再融資了300億,明年業績就要大漲嗎?
且不論融資攤薄的因素。
當兩家銀行的資本都滿足監管,業績的增長可以說與再融資關係不大。如果某家銀行的資本低於監管要求,發展新業務受限制,那業績的增長肯定是要受影響的。
8.5%這條線,就好像汽車的油箱線,低於這條線,就告訴你要加油了。比如說某銀行核心資本充足率8%,低於監管紅線了,再融資後可達9.2%。那麼這家銀行的業績增長,與另一家核心資本充足率是8.7%的銀行,沒有任何本質上的優勢。
因為兩家銀行的各項業務,都不會受限。
再融資可以帶來一小部分的無息存款(實際是所有者權益)。

PS:很多人不理解,好似核心資本充足率一提高,立馬就能放出大把大把貸款。其實放貸首先要吸儲,而這一點是要看各銀行能力的,並不是洪水猛獸般一下子就能吸飽的。而其他(未融資)銀行即使核心資本充足率較低,仍然通過利潤的滾存在積累資本金。
而同業業務,雖然資金的敏感度較高,可以短期內積累大量的同業負債。但同業的本質資金的融通(流動性管理)。依靠同業賺錢那是少數人的生意,很少的一部分銀行在賺錢。
@深圳啊姚 @石留印

3、再融資時點很重要。
2PB以上的再融資,提高核心資本充足率(淨資產)多,但攤薄股份少。對於原股東是有利的。

配股原則上是自己吃自己鍋裡的肉,對老股東既沒有攤薄,也沒有增厚。但是不參與配股會面臨市值損失。
如果預期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銀行股能走好(估值2PB以上),那麼建議重點關注下核心資本充足率情況,在這期間(估值2PB以上)有融資預期的票,會在未來的賽跑中佔優勢。利潤增長跟銀行自身的能力有關,仍然與融資關聯不大。高價再融資只是提高了核心資本,相當於加油時加一升送一升。但是加滿油的汽車,會比半桶油的汽車跑得快嗎?有興趣的可以看看中信銀行上市以來的情況,核心資本充足率曾一度高達14%+,其利潤增長並未有何突出,只是當時上市融資的攤薄較小。
銀行 核心 資本 充足率 充足 與再 融資 一水 的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852

銀行資本充足率——數字的遊戲?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3086

雖然邊緣國家國債收益率已經大幅下滑,歐債危機已經因為德拉吉保護歐元的“誓言”而走出了最危險的階段。然而,當前歐元區經濟仍處於衰退中,2013年歐元區國家GDP平均下滑0.5%,銀行業對實體經濟的貸款規模仍在收縮,因此建立銀行聯盟,恢複歐洲銀行業的健康將是重新激活經濟的當務之急。 作為銀行聯盟的核心,歐元區將打造以歐洲央行為核心的單一監管體系,而今年的第一步關鍵舉措將是銀行資產質量審查(AQR),這將確定銀行的資本缺口。 在經歷08年金融危機以後,歐元區很多銀行都存在嚴重資本不足的問題,部分銀行還因此囤積風險資產,特別是高風險的主權債務。正是銀行自身資產質量和流動性條件的惡化,加劇了金融機構間和市場參與者對金融機構的不信任,並與主權債務的問題一起形成了惡性循環。 雖然歐元區之前就進行過類似的銀行壓力測試,但因為測試的標準過度寬松,寬松得甚至個別銀行剛通過了測試就爆發問題,所以公信力的缺失已經令壓力測試失敗了一次。因此,這次AQR的公信力和嚴肅性將是決定是否能讓歐洲銀行業恢複健康的關鍵。 鑒於銀行資本是否充足是基於一系列的前提假設並通過“科學”的統計原理計算得到的,所以AQR的公信力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歐洲央行使用多嚴格的背景假設和計算所需資本金的方法。根據美國經濟學家Viral Acharya和歐洲經濟學家Saccha Steffen對參與AQR的109家“重要”銀行進行按國別分類的研究顯示,基於不同計算資本金的指標下,歐元區各國銀行資本缺口差異巨大, 以下為研究中使用的四個指標: (1)一級核心資本充足率(Core Tier 1 ratio)是用一級核心資本除以風險加權資產(Risk-weighted assets—RWA);(2)賬面權益除以總資產(equity/assets);(3)有形權益/有形資產(tangible equity/tangible assets),即賬面權益減去無形資產再除以總資產減去無形資產;(4)國際財務報告準則一級杠桿率(IFRS Tier 1 LVG  ratio),即一級核心資本除以有形資產減去衍生品負債。 其中一級核心資本充足率過去一直是銀行監管方面的重要指標,但同時也備受詬病,因為其中涉及的風險加權資產存在很大的“可操控空間”。而且希臘主權債務的減記事件,無疑進一步否認了主權債務可以不耗費資本的合理性。新的巴塞爾III規則已經引入了更為客觀的杠桿率要求,因為總資產規模是難以“操控的”。 這次歐洲央行的AQR還是以一級核心資本充足率為基礎的,如下圖所示,對這四個指標賦予8%/3%/3%/3%的標準,在“無壓力情況下”計算得到的各國銀行資本缺口。 最典型的例子莫過於法國,法國銀行業擁有巨大的資產負債表,這次研究涉及的總資產規模高達7.137萬億歐元,而以8%的一級資本充足率作為標準法國銀行業不存在資本缺口,然而更客觀更“先進”的其它三項都顯示其存在巨大的資本缺口,缺口從94.7億歐元到324.91億歐元。 上面顯示的是“無壓力”的假設,在“有壓力”的假設下,也就是假設在一場嚴重的金融危機中銀行必須減記沒有撥備的全部不良貸款,同時把3%的標準上調到4%或7%,因為根據經濟學家Haldane2012年的研究顯示,4%的資本比率(對大型金融機構來說是7%)是在最近危機中防範銀行倒閉所必需的。 如下圖所示,在“有壓力”的情況下,歐元區各國銀行的資本缺口將進一步放大: 繼續以法國為例,得出的資本缺口將進一步放大,在4%的標準下最大將放大到783.09億歐元,在7%的標準下最大甚至放大到2853.65億歐元。要知道,歐元區永久性的救助基金ESM規模只有5000億歐元,而計劃可被用於直接救助銀行的只有600億歐元。 可見如何讓歐洲金融系統重拾信心,同時又不會令歐元區各國財政感到“尷尬”,將是歐洲央行在今年AQR中的艱難任務。
銀行 資本 充足率 充足 數字 遊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9587

關於銀行資本充足率那點事 Mario

來源: http://xueqiu.com/7660842159/33007021

@北極 問我關於農行不幸被納入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對資本充足率要求會不會提高,詳細回複下。
先把Basel III和中國銀監會版的資本管理辦法對銀行資本充足率的資料翻譯成最淺顯易懂的表格:

對於國內的銀行,一般不用管Basel那套,人家Basel也管不著,只要遵守銀監會那些東東就夠了。如果不幸被列入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名單,那就得同時遵守兩套咯。
對於工、農、中這三家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屬於第1級重要性銀行,附加1%的資本要求在每一級資本上。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的底線從7.0%提高到8.0%。但是,國內的五大行已經是國內的系統重要性銀行,在銀監會那套規定里也要加1%的附加資本,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的底線是8.5%。所以同時遵守兩個的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底線還是8.5%,後面兩級的資本也一樣,沒有因為不幸被納入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而有什麽影響。當然,倒黴蛋還是有的,匯豐和JP摩根就要加2.5%的附加資本,好傷……
國內其他小行的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到2016年底都只要7.5%就OK了,所以現在急著要股權融資的行也不說啥了。
未來可能還會有另外的資本要求,如逆周期資本儲備和第二支柱要求,目前不用管。懷疑等到要出第二支柱的時候,Basel IV都要出來了。
最後啰嗦一句,面對越來越高的資本充足率要求,銀行該怎麽做?是老老實實要股東獻血?還是睡大覺少做風險資產?亦或是動歪腦筋搞監管套利”省“資本?作為股東,你喜歡哪種呢?
關於 銀行 資本 充足率 充足 那點 點事 Mario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257

未雨綢繆資本充足率 城商行排隊也要回A股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5/4617662.html

未雨綢繆資本充足率 城商行排隊也要回A股

一財網 張菲菲 2015-05-14 00:20:00

昨日,哈爾濱銀行(06138.HK)發布公告稱,建議發行不超過36.66億股A股,占擴大後總股本25%。按公司2014年止每股凈資產值2.69元人民幣,募集總額將不低於98.61億人民幣,募集凈額將全數用於補充資本金。

昨日,哈爾濱銀行(06138.HK)發布公告稱,建議發行不超過36.66億股A股,占擴大後總股本25%。按公司2014年止每股凈資產值2.69元人民幣,募集總額將不低於98.61億人民幣,募集凈額將全數用於補充資本金。

這是繼徽商銀行(03698.HK)本月6日在申請首次公開發行A股股票並上市,第二家上市城商行祭出回歸A股市場的信號。

重回A股 補充資本

既然已經H股上市成功,為什麽徽商銀行、哈爾濱銀行再次垂涎A股市場,主動來到主板市場長長的擬IPO銀行隊列之尾呢?

對此,哈爾濱銀行稱,募集資金在扣除相關發行費用後的凈額全部用於補充資本金,提高資本充足率。

H股上市企業,不得不要面對的現實是估值低,募集資本金有限。以哈爾濱銀行為例,該行在全球首次公開發售30.2358億股H股,並以每股2.9港元的發行價格實現超額認購,不計超額配股權,成功募集款項凈額約77.22億港元。

截止到2014年末,哈爾濱銀行資產規模3436.42億元,較2013年末增長6.7%。哈爾濱銀行銀行表示,進一步鞏固在小額信貸領域的領先地位,促進農村金融業務的全面發展,加快推進國際化業務拓展,預計本公司資產規模仍將穩健增長,對資本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資本充足率方面,《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自2013年1月 1日起的正式實施,對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提出了更好的要求。與此同時,宏觀經濟經濟下行,銀行資產質量承壓, 2014年財報顯示,報告期內,哈爾濱銀行不良貸款余額近14億元,不良貸款率1.13%,較上年提升0.28個百分點。為此,銀行加大撥備計提力度,占用了銀行資本。2014年末,哈爾濱銀行貸款減值損失29.16億元,較上年末增加4.90億元。

哈爾濱銀行稱,有必要通過A股上市進一步提高資本充足率,為可能的監管要求提供預留空間,增強本公司抗風險能力並為穩健經營和持續發展奠定基礎。

先去A股排隊

公告稱,A股發行對哈爾濱銀行股東結構的影響表現為,在最後實際可行日期,發行總量10995599553股,其中已發行內資股7972029553股,占該行已發行股份72.50%,H股3023570000股,占該行股份27.50%。緊隨A股發行完成後,發行總量14661599553股,其中已發行內資股占比變為54.37%,A股占比25%,H股占比變為20.63%.

“反正已經在H股上市了,也不著急,先去A股排隊。”接近徽商銀行人士這樣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該行進軍A股市場IPO的態度。眾所周之,要在國內主板上市,擬上市企業除了要滿足各項指標,在目前核準制的監管程序下,更需要等待的耐心。

2014年6月30日,包括江蘇銀行、上海銀行、盛京銀行、成都銀行、杭州銀行、貴陽銀行6家城商行,以及無錫農商行、張家港農商銀行、江陰農商銀行、常熟農商銀行、吳江農商銀行5家農商行等11家銀行在證監會發布了預披露的招股說明書。快一年過去了,僅有盛京銀行按捺不住上市的渴望,轉戰H股於去年底上市成功,其他擬在A股上市銀行仍然在漫長的IPO隊列之中。

相比於A股市場,中小銀行登陸H股實現上市之看夢則顯得更現實。目前已經有重慶銀行、哈爾濱銀行、徽商銀行、盛京銀行在2013年以來先後在H股掛牌。從2014年財報來看,這幾家城商行凈利潤增速較快提升,分別為21.4%、13.6%、15.2%、11.1%。

從資本充足率來看,上市後,這幾家資本狀況均得到顯著改觀。截至2014年末,哈爾濱銀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4.64%、13.94%、13.94%。徽商銀行資本充足率13.41%,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11.50%,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1.51%。盛京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和一級資本充足率均為11.04%,資本充足率12.65%。

回顧國有大行上市路徑,先完成股份制改造,掛牌H股,繼而登陸A市場,實現A+H股兩地上市,城商行能否循跡兩地上市?還有待觀察。

編輯:呂值渺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未雨 綢繆 資本 充足率 充足 商行 排隊 也要 要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5474

【銀行半年考(二)】資本充足率逼近紅線?靠同業“尋租”與“區域套利”躲開監管

在7月15日《第一財經日報》“銀行半年考”系列(一)報道中,A銀行遇到了存款數據需要“調劑”的問題,而B銀行的不良率過高,需要將不良資產“假出表”。

雖然監管在近兩年來先後下發“127號文”(《關於規範金融機構同業業務的通知》)、“56號文”(《關於規範金融資產管理公司不良資產收購業務的通知》)、“82號文”(《關於規範銀行業金融機構信貸資產收益權轉讓業務的通知》)等,約束了一些銀行原本處於灰色地帶的各種騰挪動作,但個別銀行也見招拆招,想出了“升級”的對策來躲避“升級”的監管。A、B兩家銀行調存款和調不良率的做法,正是某種“升級戰”。

除了這兩項敏感指標外,面對半年考,某城商行要解決的問題是該行資本充足率逼近監管紅線,他們曾經的“消額度”騰挪術是借由一個自己安排的外部主體,由此主體受讓信貸資產收益權,並利用外部通道不透明、監管難以追蹤等特性,不再對轉讓出去的信貸資產全額計提資本金。然而眼下,監管一紙“82號文”堵住了這一騰挪空間。

上述城商行的王某說,他們開始尋求資本充足情況尚佳的同業進行合作,相當於讓同業拿出風險計提空間進行某種“尋租”;甚至,如果合作銀行在不同的監管區域,他們還可以進行“區域套利”,雙方都在一定程度上規避約束。

資本金不足是銀行業內不少機構存在的問題,一些銀行增資擴股、謀求上市正是為了“補血”。但如果資本補充暫時無望,則在做報表的應急關口,粉飾的辦法就是動分母:“消額度”騰挪術,亦即“假出表”掉一點風險資產。

被監管堵上的老路

王某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在監管收緊之前,資產“假出表”有兩個相對簡單的辦法。

第一個辦法,是典型的“影子銀行”套路,即銀行安排某外部主體暫時接盤,銀行進行信貸資產收益權轉讓,通過一定形式的擔保和兜底,基礎資金和風險其實暗中仍由銀行背負。“這實際是一種監管套利,我們可以節約資本金,還可以藏不良。”王某說。

但監管在今年4月的一紙“82號文”堵上了這個空子。根據“82號文”第二部分第一條:“出讓方銀行應當根據《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在信貸資產收益權轉讓後按照原信貸資產全額計提資本。”根據第二部分第二條:“出讓方銀行應當按照《企業會計準則》對信貸資產收益權轉讓業務進行會計核算和賬務處理。”可見,監管火眼金睛之下,借此招數節約資本金怕是行不通了。

招商證券大金融研究團隊分析稱,銀行信貸收益權轉讓可以做,但必須在監管眼皮底下做,同時不允許監管套利。

曾經管用的第二個辦法,是借用同業買入返售操作,同時再引入一個“過橋銀行”,把信貸資產倒騰轉變成同業資產。此前有存貸比考核時,這種做法還一度可以繞過75%的監管限定。

這樣為了粉飾報表而設計的同業業務,如果追究起底層資產的基礎性質的話,其實就是一筆信貸,但會計上卻可以被銀行計入同業投資,在監管收嚴前,同業業務占用了較少的風險資本,3個月內20%、3個月以上25%,而非表內信貸的100%。

但這個空子也被監管的一系列政策給堵上了。前有一行三會和外管局聯合發布的、被業內尊稱為“同業新規”的“127號文”,明文規定“金融機構開展買入返售(賣出回購)和同業投資業務,不得接受和提供任何直接或間接、顯性或隱性的第三方金融機構信用擔保”(這等於切斷了交易結構中的重要環節,使當通道的“接盤俠”機構風險難以控制),以及“金融機構同業投資應嚴格風險審查和資金投向合規性審查,按照‘實質重於形式’原則,根據所投資基礎資產的性質,準確計量風險並計提相應資本與撥備”;後有去年年中,銀監會加急下發關於《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實施情況調查評估的通知,再度要求按“實質重於形式”原則檢查非信貸資產和表外業務資本計提的準確性。

同業“尋租”與“地域套利”

政策升級後,銀行的對策也在升級。

王某所在的這家城商行(下稱“銀行甲”)今年做半年報時用了一個“初級辦法”,即尋求一家同業合作,基礎交易結構是:

第一步,銀行甲將實際需要發放給企業的貸款資金轉而先存入合作的同業機構銀行乙,乙開具同業存單給甲,對於同業存款,即便在監管收嚴後,甲的風險資本計提仍然僅為20%;

第二步,銀行乙獲得資金後,轉手再投給受安排而入局的通道方丙(比如券商資管),並受讓丙的資產收益權;

第三步,通道丙再將資金投給表面上的資產管理人丁,丁可以是某信托機構,而丁的實質也是一個由銀行組局進入的通道,資產真正的管理人和風險兜底人是銀行甲;

第四步,信托丁獲得資金後,發放貸款給本來該在銀行甲進行貸款的企業戊,甲由此也沒有對戊的表內貸款了,即資金兜兜轉轉,一筆銀行甲的貸款變成了借道資管通道的信托貸款;

第五步,實際需要兜底風險的是銀行甲,但名義上承擔了資管風險的是銀行乙,由此甲可給乙簽訂某種“抽屜協議”兜底函,銀行乙實際不承擔風險。

不過,王某也承認,這種“初級辦法”有兩個後患:其一是,這種設計仍未繞過“127號文”對隱性信用擔保的限制,只能靠交易鏈條長、擔保隱蔽來“晃點”監管,使其不易追蹤;其二是,合作方銀行甲受讓資產收益權即意味著名義上要承擔風險,因此在監管趨嚴的情況下,銀行甲可能要承擔100%風險計提。

對於第二點,乙某說,行業里也出現過計提空間“尋租”的情況,即在合作方銀行資產規模擴張緩慢、資本金較為充足的情況下,有風險計提空間替人出表風險資產,以此來獲取作為通道的“中收”利潤。

故事到這里還沒完,上述只是一個已被銀行甲拋棄的“初級辦法”。

銀行甲今年的“高級版”已經對上述方案打了一個“補丁”,即有意找了一家外省的合作方銀行乙。王某自稱這種做法是對監管的“地域套利”——因為不同省市的銀監局之間很少為了銀行調報表這樣的“小事”互通協調監管。

正是因此,銀行乙可向其所在地監管出示銀行甲開具的風險擔保函,證明其在此單資管業務中實則不承擔風險,因此免於風險計提;而銀行乙所在地監管即便有可能發現銀行甲的風險資產出表貓膩,但對甲並無屬地監管權限,一般情況下,似乎也不會那麽費力地協同甲所在地監管來對此進行追蹤。

“存單質押”不算“信用擔保”

有意思的是,在本報記者多方采訪中,另一家銀行的總行相關業務管理部門人士在了解了王某所說的做法後,提供了一個同時可繞“127號文”和“82號文”的“升級辦法”——對調銀行甲乙在交易結構中的位置,使乙成為出資方,甲即在名義和實際上都成了風險兜底方,乙銀行獲得同業存單後進行質押並通過抽屜協議解除。

第一步,銀行乙給甲同業存款,並獲得同業存單。甲銀行可另行安排,在其他交易中先行安排資金給銀行乙。

第二、三、四步同上,銀行甲組局券商的定向資管計劃和信托入場並放款給企業。

第五步,也是最巧妙的一步,銀行乙將甲銀行開具的同業存單質押給信托丁,再反手簽訂“抽屜協議”解除存單質押。這樣做的好處是,使銀行甲的投資有足額的同業存單質押,在名義上不承擔風險,因此逃避了100%的風險計提;而銀行乙做的存單質押“抽屜協議”立刻解除,因此不承擔信用風險,只承擔利率風險,也只需為同業投資做20%的風險計提。

這樣的做法“升級”之處是,交易結構中所提供的擔保方式系物權法項下的質押擔保,因而不是“信用擔保”,規避了“127號文”中對“信用擔保”的限制。

銀行 半年 資本 充足率 充足 逼近 紅線 同業 尋租 區域 套利 躲開 監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850

歐盟銀行業壓力測試:最古老銀行資本充足率竟為負值!

歐盟銀行業壓力測試結果出爐。測試開始之初,51家銀行的平均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3.2% ,考慮進了所有的資本要求。測試結束時,上述比率降至9.4%,下降了380個基點。

測試結果出爐 最古老銀行資本充足率僅為-2.44%

本次壓力測試設定的情景包括:未來三年歐盟經濟產出較基線水平低7.1%,利息收入下降20%。 測試結果顯示,近日因不良債務問題而備受矚目的全球最古老的銀行、意大利第三大銀行——西雅那銀行,其核心資本充足率僅為-2.44%。

愛爾蘭的Allied Irish Banks也未達到上述標準,其核心資本充足率僅為4.31%。

值得註意的是,德意誌銀行核心資本充足率為7.8%, 列於表現最弱的12家銀行之內,顯著低於本次測試結果的平均水平。 德意誌銀行表示,將在2018年底達到至少12.5%的核心資本充足率。

德意誌銀行的市值目前僅為巔峰時期的8%,158億美元。德意誌銀行已經做出裁員,收縮業務等眾多措施,然而德銀的問題仍然沒有減輕,在6月的美聯儲銀行業壓力測試上,德銀是僅有的兩家沒通過壓力測試的;本周三(7月27日),德意誌銀行發布的二季度財務報告顯示,該行第二季度凈利潤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98%至2000萬歐元;其業務總收入下降了20%,至74億歐元。

系統性問題需關註 歐洲金融業面臨挑戰

據金融時報報道,壓力測試前夕,意大利政府宣布,計劃通過籌資購買剝離西雅那銀行100億歐元的壞賬,並重新證券化發售,同時西雅那銀行將重新增發50億歐元來充盈資金。路透社稱,西雅那銀行出售不良資產事宜已獲歐央行批準。但是,這項主要依靠政府托底的對策對於西雅那銀行500億歐元的不良債務來說,並不能解決實質性問題。

巴克萊銀行CEO對此指出,歐洲銀行業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目前,歐洲主要的12家銀行市值已平均縮水近50%,這不利於銀行業的健康發展,更將危及歐洲的宏觀經濟。

我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今日演講中評論稱:“意大利的第三大銀行西雅那銀行面臨資本充足率不足,亟需進行融資,亟需增加應對危機挑戰的能力的問題。金融市場方面把5.5%核心資本的充足率作為通過措施的基本前提,-2.44%同 5.5%的基本要求存在著很大的差距。而且西雅那銀行同歐洲的一些大的金融機構,包括德意誌銀行有非常多的交叉金融業務。德意誌和德國的商業銀行,這兩家非常具有系統性影響的銀行,在本次測試中同樣表現較弱。歐洲金融業的狀況通過壓力測試暴露出的問題,亟需加以解決。 ”

歐盟 銀行 壓力 測試 古老 資本 充足率 充足 竟為 負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822

前海人壽2016年凈利41億 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提升至112%

前海人壽發布2016年年報顯示,公司去年業務收入436.75億,其中保險業務收入220億,凈利潤40.99億。公司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56.45%(監管要求50%以上),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112.9%(監管要求100%以上)。

年報顯示,公司目前的投資資產涉及市場風險的資產主要為權益類資產、歸為交易類及可供出售類的債券及投資性不動產。壓力測試顯示,權益類資產和不動產市場價格變動對公司投資收益和償付能力影響較大。

以2016年4季度末償付能力充足率為基準,進行上證指數變動的壓力測試。按照上證指數下跌20%、30%兩種情形,測試結果顯示,極端情況下的市場價格變化將引起權益類資產市值的較大波動,進而將對公司整體投資收益率和償付能力充足率造成較大沖擊。

以2016年4季度末償付能力充足率為基準,進行房地產價格變動的壓力測試。按照投資性房地產(不含基礎設施債權計劃和自用性不動產)價格下跌10%、20%、30%三種情形進行壓力測試,結果顯示當房地產價格下跌幅度較大時,將對公司整體投資收益率及償付能力充足率造成一定影響。

公告稱,2016年,公司從制度完善、內控評估、風險排查、指標監控、損失事件管理、系統升級等多個方面持續開展操作風險管理以及操作風險體系優化工作,不斷提升公司操作風險管理能力。期間,公司因受監管行政處罰,發生重大操作風險損失事件兩件,均為內部流程管理問題導致的監管罰沒,相關責任部門已對處罰涉及的問題進行整改與完善。

公司表示,將持續推進操作風險管理體系完善和優化,以進一步提升操作風險管理能力作為目標。

一是持續完善操作風險管理工具應用。在積極開展操作風險日常管理工作的同時,切實全面運用並完善操作風險損失事件管理、操作風險與控制自我評估、操作風險關鍵指標體系等管理工具。

二是強化操作風險問題整改。根據操作風險日常管理中發現的問題,公司將認真梳理形成問題整改清單,並通過新升級的全面風險管理系統形成整改任務下發至各責任部門,借助系統的整改提醒與定期跟蹤功能,進一步推動操作風險問題整改的效率。同時,公司風險管理部門將加強問題整改反饋管理,增進與責任部門的溝通交流,在責任部門整改過程中提供及時的專業的風控建議與意見,保證有效整改完善公司業務管理工作中的薄弱環節。

前海 人壽 2016 41 綜合 償付 能力 充足率 充足 提升 112%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7305

中法人壽靠股東借款“續命” 償付能力充足率連降六季至-2776.16%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11-02/1158343.html

日前,中法人壽公開披露了最新償付能力報告。內容顯示,與二季度相比,中法人壽的核心、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再降933.1個百分點至-2776.16%,延續了該組數據此前多個季度不達標的情形。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不完全統計,在已發布三季度償付能力報告的70余家人身險公司中,中法人壽的償付能力充足率更是排名墊底。

對於這種償付能力持續不足的情況,中法人壽方面解釋稱,因資本金長期未得到補充,在以風險為導向的償付能力評估體系下,其經營費用支出導致實際資本持續下降,公司總體的償付能力低於監管要求水平。

另外,消耗殆盡的資本金還令中法人壽陷入流動性枯竭的困境。據悉,為應對流動性危機,中法人壽陸續采取了協調股東借款、管理層降薪、削減非必要支出等應急措施暫緩風險暴露。中法人壽在最新的償付能力報告中透露:“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公司已向股東借款1.05億元,日常運營均靠股東借款維持。”

每經實習記者 胡楊 每經記者 宋戈 每經編輯 畢陸名

償付能力充足率再降

最新的償付能力報告顯示,中法人壽核心、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均為-2776.16%,較第二季度的-1843.06%環比下降了933.1個百分點,公司2017年第二季度風險綜合評級結果為D級。

公開資料顯示,中法人壽償付能力不足的時間並不長。就在去年一季度,該公司的核心、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還有578.23%,處在很高的水平。然而,當時的中法人壽已經開始出現凈現金流由正轉負的情況,去年一季度的償付能力報告顯示,其凈現金流為-9915.04萬元,較前一季度環比減少了195.26%。

受此影響,中法人壽的償付能力充足率開始下滑。自去年二季度起,該公司的核心、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分別為185.38%、-128.35%、-140.31和-277.08%。到今年二季度,中法人壽的償付能力大幅下降了1565.98個百分點至-1843.06%。而據中法人壽介紹,2016年9月末以來,由於償付能力不足,該公司暫停了新業務開展,根據2016年四季度的償付能力報告,中法人壽在該季度未取得任何保險業務收入。

而如今,中法人壽再一次面臨同樣的考驗,三季度數據顯示,中法人壽的保險業務收入為0元。《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註意到,目前,中法人壽的官網只掛出中法京鴻舞兩全保險(萬能型)、中法鴻鑫三號年金保險(萬能型)及中法鴻鑫一號年金保險這三款產品,上架時間均在2015年。

而據中法人壽客服人員介紹,由於公司產品結構調整的原因,這僅有的三款產品也已經停售。“因為暫未接到通知,具體何時能恢複銷售,您可以繼續保持關註。”今年以來,中法人壽累計實現的保險業務收入也只有18.06萬元。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年內向股東借款1.05億

從最新的數據來看,中法人壽最近一次的風險綜合評級結果為D級,加上-2776.16%的核心、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若依照《保險公司償付能力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中的“險企償付能力達標必須同時滿足: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不低於50%、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不低於100%、風險綜合評級達標標準為B類以上”,中法人壽顯然無法達標。

對此,中法人壽方面解釋稱:“因公司資本金長期未得到補充,在以風險為導向的償付能力評估體系下,公司經營費用支出導致實際資本持續下降,公司總體償付能力低於監管要求水平。”

除此之外,《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註意到,公開資料顯示,中法人壽的註冊資本為2億元,與如今資本金動輒數十億元的不少壽險公司相比的確較少。因此,去年底,中法人壽醞釀通過約13億元的增資擴股來渡過難關,但遲遲沒能得到保監會的批準。

等不來增資批複,中法人壽只得向股東借款來維持日常經營。中法人壽方面透露:“為應對流動性危機,公司努力協調股東借款,已采取管理層降薪,削減非必要支出等多項應急措施暫緩風險暴露,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公司已向股東借款1.05億元。”

中法人壽最新的關聯交易分類合並信息披露季度報告顯示,今年三季度,其分三次向持股50%的大股東鴻商產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進行借款,借款金額分別是0.18億元、0.17億元、0.19億元,當季關聯交易金額合計達到0.54億元。而其余的借款則是同一股東於今年4月及5月陸續向中法人壽提供的。公開資料顯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中法人壽的凈資產為-4672.94萬元。

另據中法人壽介紹,該公司面臨的主要風險還包括人員不足。具體來說,因目前償付能力不足,經營費用管控,導致人員流失,招聘困難,存在部分關鍵崗位人員配備不足,無法保證履職的風險。《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註意到,中法人壽官網共列出多達60條的招聘信息,前述客服人員對此確認道:“這些職位都開放招聘,如果有興趣可以聯系頁面中顯示的相關工作人員。”

中法 人壽 股東 借款 續命 償付 能力 充足率 充足 連降 六季 季至 2776.16%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8671

流動性枯竭 中法人壽償付能力充足率跌至-2776.16%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11-02/1158171.html

近期,中法人壽披露的償付能力報告顯示,2017年第三季度,中法人壽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為-2776.16%,延續此前多個季度不達標狀態。從經營指標來看,今年第三季度,中法人壽保險業務收入為0元,凈利潤為-2040萬元,凈資產為-4673萬元。

中法人壽表示,“公司自2005年成立以來,資本金從未得到過補充,因持續虧損,資本金已消耗殆盡,現金流持續凈流出,公司自2017年4月即出現流動性枯竭情形。同時,由於因目前公司償付能力不足,經營費用管控,導致人員流失,招聘困難,存在部分關鍵崗位人員配備不足,無法保證履職的風險。”

償付能力下滑933個百分點

日前,中法人壽發布第三季度償付能力報告,其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均為-2776.16%,較第二季度的-1843.06%的環比下降了933.1個百分點,二季度風險綜合評級結果維持D級。

《證券日報》記者註意到,中法人壽第三季度保險業務收入為0元,上一次出現保險業務收入為0元的狀況,還是在2016年第四季度。

此前,中法人壽曾因上半年保險業務收入只有18萬元引發業界關註,今年一季度,中法人壽的保險業務收入也僅有1.5萬元。

2016年9月末以來,中法人壽由於償付能力不足,暫停了新業務開展。中法人壽官網顯示,公司目前僅有中法京鴻舞兩全保險(萬能型)、中法鴻鑫三號年金保險(萬能型)、中法鴻鑫一號年金保險三款產品,在線購買的產品只有中法京鴻舞兩全保險(萬能型)。

中法人壽表示,公司目前面臨的主要風險有三點:一是償付能力不足,因公司資本金長期未得到補充,在以風險為導向的償付能力評估體系下,公司經營費用支出導致實際資本持續下降,公司總體償付能力低於監管要求水平;二是流動性不足,公司自2005年成立以來,資本金從未得到過補充,因持續虧損,資本金已消耗殆盡,現金流持續凈流出,公司自2017年4月即出現流動性枯竭情形;三是人員不足,因目前公司償付能力不足,經營費用管控,導致人員流失,招聘困難,存在部分關鍵崗位人員配備不足,無法保證履職的風險。

中法人壽官網顯示,相關人員招聘信息達到60多條,信息發布時間統一停留在2016年6月18日,招聘信息中不乏產品精算部總經理、培訓部總經理、個人業務部總經理等核心管理崗位。

年內向股東借款1.05億元

根據中法人壽第三季度償付能力報告顯示,公司年度累計虧損6109.33萬元,7-9月份,公司凈利潤為-2040.19萬元。第二季度償付能力報告顯示,中法人壽二季度末凈利潤也為-2040.19萬元。不過,第二季度中法人壽的保險業務收入為16.53萬元。

實際上,今年四月份,中法人壽已經出現了流動性枯竭危機。為應對流動性危機,中法人壽努力協調股東借款,已采取管理層降薪,削減非必要支出等多項應急措施暫緩風險暴露,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已向股東借款1.05億元,日常運營均靠股東借款維持。

《證券日報》記者查閱中法人壽第三季度關聯交易信息披露報告得知,第三季度,中法人壽分三次向大股東鴻商產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簡稱鴻商控股)進行借款。

中法人壽三季度第一次借款交易日期為2017年7月,借款金額0.18億元;第二次借款交易日期為2017年8月,借款金額0.17億元;第三次借款交易日期為2017年9月,借款金額0.19億元。關聯交易合計金額0.54億元人民幣。

此外,今年4月份,為渡過流動性枯竭的困境,中法人壽分兩次向大股東鴻商控股借款0.14億元、0.20億元,5月份向東鴻控股借款0.19億元。

增資申請等待監管批複

要解決償付能力危機、流動性危機,增資是有效手段之一。中法人壽目前已經有一份增資申請等待保監會批複。

今年8月14日,中法人壽在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披露了公司關於變更註冊資本及股東有關情況的兩則公告。公告顯示,中法人壽擬新增註冊資本13.0005億元。

目前,中法人壽的股東結構為鴻商控股持股50%、北京人濟九鼎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人濟九鼎)和法國國家人壽保險公司(下稱法國人壽)各持有25%股權。

《證券日報》記者發現,若此次增資獲得保監會批複,則股權結構將會出現以下變化:一是此次增資引進新股東廣西長久汽車投資有限公司、寧德時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中長久汽車擬出資4.29億元,持股比例28.57%,躍居中法人壽第二大股東。另外,寧德時代出資2.99億元,持股比例19.9%。二是根據《股權管理辦法》規定,保險公司單一股東持股上限不得超過33.33%,此次增資擴股,大股東鴻商控股擬出資3.99億元,持股比例將由50%稀釋至33.3%的監管紅線,頂格持股。三是中法人壽創始股東法國人壽不參與此次增資方案,股權將由25%最終稀釋至3.33%。

此次增資擴股方案若能順利被保監會批複,中法人壽的註冊資本將增至15.0005億元。按《保險法》規定,保險公司註冊資本大於5億元才能進行全國性保險業務,中法人壽界時可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保險業務。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表達了對中法人壽此次增資能否順利落地的擔憂,現在監管層對於保險公司股東資質審核趨嚴,能否獲批還不好說。

值得註意的是,包括此次增資方案在內,自2016年11月起,中法人壽一共向保監會遞交了三個版本的增資方案,到目前為止均未得到保監會的批複。

需要特別註意的是,《保險公司償付能力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第三十五條規定,對於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為負或實際資本連續兩個季度低於5000萬元的保險公司,中國保監會可以采取接管、申請破產以及中國保監會認為必要的其他措施。

 

流動性 流動 枯竭 中法 人壽 償付 能力 充足率 充足 跌至 2776.16%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8672

流動性枯竭 中法人壽償付能力充足率跌至-2776.16%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11-02/1158171.html

近期,中法人壽披露的償付能力報告顯示,2017年第三季度,中法人壽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為-2776.16%,延續此前多個季度不達標狀態。從經營指標來看,今年第三季度,中法人壽保險業務收入為0元,凈利潤為-2040萬元,凈資產為-4673萬元。

中法人壽表示,“公司自2005年成立以來,資本金從未得到過補充,因持續虧損,資本金已消耗殆盡,現金流持續凈流出,公司自2017年4月即出現流動性枯竭情形。同時,由於因目前公司償付能力不足,經營費用管控,導致人員流失,招聘困難,存在部分關鍵崗位人員配備不足,無法保證履職的風險。”

償付能力下滑933個百分點

日前,中法人壽發布第三季度償付能力報告,其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均為-2776.16%,較第二季度的-1843.06%的環比下降了933.1個百分點,二季度風險綜合評級結果維持D級。

《證券日報》記者註意到,中法人壽第三季度保險業務收入為0元,上一次出現保險業務收入為0元的狀況,還是在2016年第四季度。

此前,中法人壽曾因上半年保險業務收入只有18萬元引發業界關註,今年一季度,中法人壽的保險業務收入也僅有1.5萬元。

2016年9月末以來,中法人壽由於償付能力不足,暫停了新業務開展。中法人壽官網顯示,公司目前僅有中法京鴻舞兩全保險(萬能型)、中法鴻鑫三號年金保險(萬能型)、中法鴻鑫一號年金保險三款產品,在線購買的產品只有中法京鴻舞兩全保險(萬能型)。

中法人壽表示,公司目前面臨的主要風險有三點:一是償付能力不足,因公司資本金長期未得到補充,在以風險為導向的償付能力評估體系下,公司經營費用支出導致實際資本持續下降,公司總體償付能力低於監管要求水平;二是流動性不足,公司自2005年成立以來,資本金從未得到過補充,因持續虧損,資本金已消耗殆盡,現金流持續凈流出,公司自2017年4月即出現流動性枯竭情形;三是人員不足,因目前公司償付能力不足,經營費用管控,導致人員流失,招聘困難,存在部分關鍵崗位人員配備不足,無法保證履職的風險。

中法人壽官網顯示,相關人員招聘信息達到60多條,信息發布時間統一停留在2016年6月18日,招聘信息中不乏產品精算部總經理、培訓部總經理、個人業務部總經理等核心管理崗位。

年內向股東借款1.05億元

根據中法人壽第三季度償付能力報告顯示,公司年度累計虧損6109.33萬元,7-9月份,公司凈利潤為-2040.19萬元。第二季度償付能力報告顯示,中法人壽二季度末凈利潤也為-2040.19萬元。不過,第二季度中法人壽的保險業務收入為16.53萬元。

實際上,今年四月份,中法人壽已經出現了流動性枯竭危機。為應對流動性危機,中法人壽努力協調股東借款,已采取管理層降薪,削減非必要支出等多項應急措施暫緩風險暴露,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已向股東借款1.05億元,日常運營均靠股東借款維持。

《證券日報》記者查閱中法人壽第三季度關聯交易信息披露報告得知,第三季度,中法人壽分三次向大股東鴻商產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簡稱鴻商控股)進行借款。

中法人壽三季度第一次借款交易日期為2017年7月,借款金額0.18億元;第二次借款交易日期為2017年8月,借款金額0.17億元;第三次借款交易日期為2017年9月,借款金額0.19億元。關聯交易合計金額0.54億元人民幣。

此外,今年4月份,為渡過流動性枯竭的困境,中法人壽分兩次向大股東鴻商控股借款0.14億元、0.20億元,5月份向東鴻控股借款0.19億元。

增資申請等待監管批複

要解決償付能力危機、流動性危機,增資是有效手段之一。中法人壽目前已經有一份增資申請等待保監會批複。

今年8月14日,中法人壽在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披露了公司關於變更註冊資本及股東有關情況的兩則公告。公告顯示,中法人壽擬新增註冊資本13.0005億元。

目前,中法人壽的股東結構為鴻商控股持股50%、北京人濟九鼎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人濟九鼎)和法國國家人壽保險公司(下稱法國人壽)各持有25%股權。

《證券日報》記者發現,若此次增資獲得保監會批複,則股權結構將會出現以下變化:一是此次增資引進新股東廣西長久汽車投資有限公司、寧德時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中長久汽車擬出資4.29億元,持股比例28.57%,躍居中法人壽第二大股東。另外,寧德時代出資2.99億元,持股比例19.9%。二是根據《股權管理辦法》規定,保險公司單一股東持股上限不得超過33.33%,此次增資擴股,大股東鴻商控股擬出資3.99億元,持股比例將由50%稀釋至33.3%的監管紅線,頂格持股。三是中法人壽創始股東法國人壽不參與此次增資方案,股權將由25%最終稀釋至3.33%。

此次增資擴股方案若能順利被保監會批複,中法人壽的註冊資本將增至15.0005億元。按《保險法》規定,保險公司註冊資本大於5億元才能進行全國性保險業務,中法人壽界時可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保險業務。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表達了對中法人壽此次增資能否順利落地的擔憂,現在監管層對於保險公司股東資質審核趨嚴,能否獲批還不好說。

值得註意的是,包括此次增資方案在內,自2016年11月起,中法人壽一共向保監會遞交了三個版本的增資方案,到目前為止均未得到保監會的批複。

需要特別註意的是,《保險公司償付能力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第三十五條規定,對於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為負或實際資本連續兩個季度低於5000萬元的保險公司,中國保監會可以采取接管、申請破產以及中國保監會認為必要的其他措施。

 

流動性 流動 枯竭 中法 人壽 償付 能力 充足率 充足 跌至 2776.16%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8673

IPO觀察|城商行接連過會,長沙銀行資本充足率低於平均值

5月29日,長沙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長沙銀行”)順利通過發審委的審核,就在一周前,鄭州銀行率先過會,成為今年首家過會銀行。另外,一同上會的北京中視電傳傳媒廣告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視電傳”)被否,而在上會前一天,證監會也發出公告稱,鑒於祝小蘭委員回避,決定由黃少軍委員審核中視電傳。

回顧今年IPO的發審會,已有5家證券公司順利過會,中信建投也於上周五拿到了上市批文。值得註意的是,目前排隊的名單中仍包括了證券公司、銀行以及期貨公司等金融機構,這些在排隊的金融機構占總體排隊企業的7.3%。

北京的一名券商投行部經理對記者表示,預計今年下半年將迎來更多的金融機構上市。

湖南省將迎來首家上市銀行

長沙銀行緊隨鄭州銀行腳步,成功過會,預備登陸A股市場。但不同的是,長沙銀行的目標上市地為上證所主板。

長沙銀行本次預計發行不超過10億股,意料之中,長沙銀行的募集資金也將全部用於補充核心資本,由中信證券擔任長沙銀行的保薦機構。

值得註意的是,長沙銀行是湖南省首家區域性股份制商業銀行,也是湖南最大的地方法人金融機構。根據長沙銀行招股書顯示,長沙銀行不存在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截至2017年9月底,長沙市財政局以擁有長沙銀行的21.4%的股份,是長沙銀行第一大股東。而發審委也針對這個問題進行了詢問,發審委稱“發行人認為公司無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要求長沙銀行說明其認定無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的依據是否充分,是否符合實際情況。

業績方面,根據長沙銀行2017年的年報顯示,長沙銀行2017年的營業收入為人民幣121.28億元,同期凈利潤為人民幣39.85億元,營收和凈利潤相比2016年均增長20%以上。

盡管營收和凈利潤的成績不錯,但長沙銀行的應收款項投資余額較大且持續增長,主要為理財產品、資產管理計劃及信托計劃三類投資。發審委對該行理財產品是否形成了資金池,以及發行人能否真正掌握資金的投向等提出問詢。

值得註意的是,發審委詢問的問題中,有一項為統計數據不真實。發審委稱,“對照銀行業監管規定,發行人對流動性風險比例等監管指標複核後發現,系統取數規則及統計口徑存在偏差,年報披露的流動性風險比例及流動性覆蓋率不真實。”

長沙銀行資本充足率低於均值

根據長沙銀行2017年年報顯示,該行去年資產總額達到4581.99 億元,同比增長22.28%。實現利潤總額48億元,增長17.09%。不良貸款率為1.25%,同比略有上升。

具體而言,截至 2017 年年末,長沙銀行不良貸款190,871.45萬元,較年初的141,226.63萬元增加49,644.82萬元,不良率為1.24%,較年初增加0.05個百分點。與近期銀保監會公布的全國城商行平均不良率1.53%相比,長沙銀行不良率仍保持相對低位。

撥備覆蓋率方面,去年長沙銀行撥備覆蓋率為256.31%,遠高於城商行撥備平均值213.54%達42.77個百分點。反映盈利能力的指標顯示,長沙銀行去年資產利潤率 0.93%,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18.25%,同比提升了1.25個百分點。

長沙銀行稱,該行基本形成了以公司業務為主體,以大零售、大資管為兩翼,以網絡金融為一尾,聯動發展、協同推進的格局。其中,零售貸款余額達到405.32億元,增長65.72%,零售貸款規模占比提高6.33個百分點。

資本充足率方面,長沙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達8.70%,一級資本充足率8.72%,資本充足率11.74%,相比上一年度分別提高了0.14、0.16和0.18個百分點。 資本充足率低於一季度全國城商行資本充足率均值12.76%,相差1.02個百分點。

長沙銀行在其招股說明書中指出,首次公開發行有助於該行提高資本充足率,對保持資金流動性、促進各項業務發展、提高盈利能力和抗風險水平、滿足監管要求等方面,都具有重大意義。

IPO 觀察 商行 接連 過會 長沙 銀行 資本 充足率 充足 低於 平均值 平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5040

去年末保險業償付能力充足率遠高達標線,三家險企償付能力不達標

2017年是償二代正式實施的第二年。償二代實施以來,償付能力指標運行平穩。6月4日,銀保監會發布關於2017年度保險業償付能力監管工作情況的通報(以下簡稱“通報”)。

據《通報》數據顯示,2017年末,行業169家保險公司的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為251%,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為240%,顯著高於100%和50%的達標線;實際資本3.3萬億元,較年初增加4390億元;最低資本1.3萬億元,較年初增加2075億元;綜合償付能力溢額2萬億元,較年初增加2315億元。

銀保監會表示,2017年保險業償付能力充足穩定,行業風險總體可控,防範和化解風險的能力得到提升,經驗不斷積累,守住了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償付能力充足率顯著高於達標線

以償付能力監管為核心加強風險研判與防控、深入推動償二代全面落地實施、持續改進償付能力監管制度、積極開展償二代國際交流與合作是原保監會2017年保險業償付能力監管主要工作內容。

去年4月11日償二代二期工程啟動,同年9月,原保監會發布《保險公司償付能力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計劃用三年左右的時間,圍繞完善監管規則、健全運行機制、加強監管合作三大任務開展26項具體工作,實現償二代全面升級。

從行業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指標來看,2016年第1季度至2017年第1季度,該指標由277%下降至255%,平均每季度下降5.5個百分點;原保監會“1+4”系列文件出臺後,2017年第2季度至第4季度,該指標由255%下降至251%,平均每季度下降1.4個百分點,降幅明顯收窄。

在償二代監管體系下,銀保監會根據保險公司的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以及對難以量化風險的評價結果對保險公司進行綜合評級,並將其分為A、B、C、D四類,A為風險最低,D為風險最高。

根據2017年的風險綜合評級結果顯示,A 類公司的占比逐漸提升,從第1季度的55%上升至第4季度的63%;B類公司的占比逐漸下降,從第1季度的42%下降至第4季度的35%;C類和D類公司由第1季度的5家下降至第4季度的3家。

目前,保險公司已經在中國保險行業協會官網披露了2018年第一季度的償付能力報告。根據第一財經記者梳理,上市四大險企償付能力接近,均超過200%。

其中,在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方面,中國人壽2018年Q1的數據分別為270.82%、270.86%,2017年Q4則為277.61%、277.65%;太平洋人壽2018年Q1的兩項數據均為255%,2017年Q4則為245%;平安人壽2018年Q1的數據分別為226.56%、233.76%,2017年Q4則為226.47%、234.13%;新華人壽2018年Q1的數據為272.48%、277.93%,2017年Q4則為275.93%、281.67%。

根據償二代的監管指標標準,只有當保險公司同時符合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達標標準為50%、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達標標準為100%、風險綜合評級達標標準為B類以上,三個指標同時達標的為償付能力達標公司;任意一項指標不達標的,為償付能力不達標公司。

根據保險行業協會官網披露的2018年Q1各險企償付能力報告顯示,2017年第四季度共有三家險企的風險綜合評級為B類以下,分為珠江人壽(C類)、新光海航(D類)、中法人壽(D類)。

其中,在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方面,珠江人壽2018年Q1的數據為88.42%、87.97%,2017年Q4則為101.94%、102.46%;新光海航2018年Q1的數據均為-4.2754%,2017年Q4均為-4.5628%;中法人壽2018年Q1的數據均為-5226.32%,2017年Q4均為-4035.94%,償付能力均不達標。

打好銀保業金融風險攻堅戰

當前,保險業正處於防範化解風險攻堅期、多年積累深層次矛盾釋放期和保險業發展模式轉型陣痛期的“三期疊加”階段,各類風險相互交織,風險形勢仍然複雜嚴峻。

在此背景下,銀保監會指出,目前保險業的風險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一是少數問題公司風險突出公,激進擴張,違法違規經營,野蠻生長,成為風險積聚的多發區;二是部分公司償付能力下行壓力較大。

據悉,2017年共有7家公司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一直處於100%至150%的關註區域。部分公司的操作風險、戰略風險、聲譽風險和流動性風險等風險高位運行,風險綜合評級處於持續下降階段。

同時,部分公司存在償付能力數據不實問題。償付能力數據真實性檢查發現,部分公司存在資產不實、準備金不實、資本不實、風險綜合評級基礎數據不實和信息披露數據不實等問題。

另外,部分公司還存在公司治理失效問題。例如,有的公司陷入公司治理僵局,償付能力長期不達標;有的公司股權關系不透明、股東行為不合規;有的公司董事會、管理層矛盾激化,引起媒體關註。

銀保監會表示,2018年將會穩中求進,從嚴監管,切實做好保險業償付能力監管工作。首先,打好銀行業和保險業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2018年是打好三年攻堅戰的第一年,要重點消除病癥,做好問題公司的風險處置工作,打擊違法違規行為,遏制突出風險點,防止單體風險和局部風險疊加擴散。

其次,大力推進償二代二期工程建設。按照“同時啟動、急用先行、三年完工”的總體思路,同時啟動償二代二期工程全部建設項目。對於重要和緊急的項目優先推進,成熟一個,發布一個,實施一個。2018年,著力推進《保險公司償付能力管理規定》等的修訂工作,計劃完工完善監管規則類項目6個、健全執行機制類項目2個、專題研究類項目3個。

三是不斷加強償付能力風險分析監測。研究建立多維、立體的償付能力風險分析監測體系,升級改造償二代監管信息系統,完善數據采集、校驗和分析模塊,不斷提高行業償付能力、風險情況分析的質量和效率,持續增強識別、監測、防範和化解風險的能力。

四是進一步健全償二代執行機制。完成償付能力數據真實性檢查,對檢查中發現的問題,加大查處力度,對造假公司采取嚴厲措施。整合監管資源,建立常態化的償付能力數據真實性檢查制度。持續推進償付能力風險管理要求與評估(SARMRA)和風險綜合評級(IRR)工作。

五是繼續積極推進償二代國際交流與合作。據悉,去年5月原保監會與原香港保險業監理處簽署《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保險業監督關於開展償付能力監管制度等效評估工作的框架協議》。隨後,雙方多次共同召開工作會議和專題研討會,研討監管等效的配套機制和相關優惠政策。

銀保監會表示,將深化與香港的等效評估工作,推進我國償二代與歐盟償付能力Ⅱ的等效評估,加強償付能力監管的國際合作,繼續積極主動參與國際保險監管規則制定工作。

去年末 去年 保險業 保險 償付 能力 充足率 充足 高達 標線 三家 險企 達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5313

中行上半年凈賺1156億,資本充足率微降

8月28日,中行發布的上半年業績報告顯示,該行實現凈利潤1155.75億元,同比增長4.55%。

資產質量方面,6月末,中行不良貸款余額1633.04億元,不良貸款率1.43%,較去年末的1.45%下降了0.02個百分點。

撥備覆蓋率小幅上升,從去年末的159.18%上升至164.79%,上升了5.61個百分點;撥貸比由2.77%上升至2.81%,上升了0.04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與撥貸比的“雙升”扭轉了去年末的雙降態勢,去年末中行年報顯示,該行撥備覆蓋率為159.18%,同比下降3.64個百分點;撥貸比2.77%,同比下降0.1個百分點。

今年上半年,中行凈息差小幅改善,從去年末的1.18%上升至1.16%,微升了0.02個百分點。此外,平均總資產回報(ROA)與凈資產收益率(ROE)“一升一降”,ROA為1.16%,小幅下降0.02個百分點;ROE為15.29%,小幅上升0.09個百分點。

值得註意的是,上半年中行資本充足率三大指標均出現小幅下降。其中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從去年末的11.15%下降至10.99%,下降了0.16個百分點;一級資本充足率從12.02%下降至11.82%,下降了0.2個百分點;資本充足率從14.19%下降至13.78%,下降了0.41個百分點。

中行在海外業務上繼續發力,截至6月末,海外機構分布在55個國家和地區,其中包括23個“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和地區。海外機構資產總額達8412億美元,在集團資產總額中所占比重為25.7%。

就在發布上半年業績報告的同晚,中行發布公告,宣布自8月27日起,劉連舸就任該行行長。銀保監會現已核準劉連舸的任職資格。劉連舸到任後,中行將形成“一正三副”的管理格局:行長劉連舸,三位副行長分別是張青松、劉強、林景臻。

公開資料顯示,現年57歲的劉連舸,此前在央行系統內有16年的工作經歷。自1987年進入央行辦公廳,此後又在外事局、國際金融組織司任職;1996年~1999年任中國駐亞洲開發銀行(菲律賓馬尼拉)副執行董事;1999年重回央行,歷任央行駐歐洲代表處(英國倫敦)首席代表、國際司副司長、人民銀行福州中心支行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福建省分局局長、反洗錢局(保衛局)局長。

2007年,劉連舸出任中國進出口銀行副行長,2015年7月至2018年6月擔任中國進出口銀行副董事長、行長。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林潔琛

中行 上半年 上半 1156 資本 充足率 充足 微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794

農行上半年凈利增6.7%,千億定增後資本充足率高於大行均值

8月28日,農業銀行發布的2018年上半年報顯示,上半年農業銀行實現凈利潤1159.76 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73.06億元,增長6.7%。

上半年農業銀行資產質量進一步好轉。不良貸款率從1.81%下降至1.62%,下降了0.19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從去年末的208.37%大升至248.40%,上升了40個百分點。撥貸比也小幅上升,從去年末的3.77%上升至4.03%,上升0.26個百分點。關註類貸款余額3552.66 億元,較上年末增加44.51億元;關註類貸款占比3.10%,較上年末下降0.17個百分點。

盈利能力指標有升有降。其中息差進一步好轉,從2.24%升至2.35%,上升了0.11個百分點。平均總資產回報率與上年末持平,為1.08%。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小幅下降,從去年末的16.74%下降至16.72%。

農業銀行在中報中稱,凈利息收益率和凈利差上升主要原因是該行加強貸款定價管理,貸款平均收益率有所提升。另外受到市場流動性趨緊等因素影響,非重組類債券和存拆放同業收益率上升。

今年3月,農業銀行1000億元定增預案靴子落地。此次業績中報顯示,農行資本充足率三大指標進一步夯實。其中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由上年末的10.63%上升至11.19%,上升了0.56個百分點;一級資本充足率由去年末的11.26%上升至11.79%,上升了0.63個百分點;資本充足率由去年末的13.74%上升至14.77%,上升了1.03個百分點。

由於農行IPO時間相對晚,且2010年其他三大行進行配股融資時農行沒有參與,所以一直以來農行相對其他三大行存在一定資本缺口。但截至2018年上半年,農行資本充足率三大指標已經高於二季度銀行業平均水平,資本充足率一項也比二季度大行14.73%的均值高0.04個百分點。

值得註意的是,截至報告期末,農行個人住房貸款余額34009億元,較上年末增加2675.19億元,增長8.5%,主要由於積極貫徹國家房地產調控政策,支持居民合理購房需求。個人消費類貸款1503.63億元,較上年末增長9.3%,主要由於農行積極推動零售轉型,“網捷貸”、個人自動質押貸款等中短線線上消費貸款增長較快。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林潔琛

農行 上半年 上半 利增 6.7% 千億 億定 定增 增後 資本 充足率 充足 高於 大行 均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79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