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僵屍”公司來襲 超日違約是信貸危機起點?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9778

自從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擁有債務雙重股權的中國公司數量猛增,存在問題的也不僅僅是超日一家。這或許暗示:“超日債違約”是中國第一個公司債違約案例,但可能不會是最後一個。 關於超日違約事件,詳見華爾街見聞此前的介紹:“超日債”違約引發債市動蕩 十家公司取消或推遲發債計劃 所謂的債務雙重股權公司,指的是債務占股權比例超過200%的公司。 先來看一組數據,據彭博新聞社對4111家公司的統計數據顯示: 目前中國債務占股權比例超過200%的上市非金融公司數量已經增至256家,而2007年這一數字僅為163家,期間漲幅達到了57%。 在中國大陸和香港上市的非金融企業的總債務規模已經達到1.98萬億美元,2007年底這一數字僅有6070億美元。 大陸和香港上市的非金融公司中,約63家公司的債務占股權比例甚至超過了400%,而這些上市公司的平均債務占股權比例水平為73%。 其中351家的EBITDA(未計利息、稅項、折舊及攤銷前的利潤)與利息支出的比值為負,409家公司的該比值不足1%。 最近,上海超日太陽能科技公司宣布,“11 超日債”第二期利息8980萬難以全額兌付,只能支付400萬。今天超日公司副總裁劉鐵龍表示,現在公司仍無法償付這筆資金。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長夏斌表示,隨著當局逐漸結束過度寬松的貨幣政策,中國一些面臨現金短缺的“僵屍”企業將相繼發生違約。 美國銀行則表示,“超日事件”或許就是中國的“貝爾斯登”時刻,重燃投資者對於信貸風險的擔憂,就像2008年貝爾斯登接受救助的時候那樣。 穆迪評級中國合作方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的研究部副總經理張英傑(音)表示,“第一單違約發生之後,可能還會有更多違約案例出現。目前中國國內經濟增長放緩,全球範圍內流動性趨緊,今年到期的債券也增加,在融資壓力日益增大,所以可能還會有更多的違約案例。” 張英傑還表示,長期來看,投資者將更加謹慎,這些投資的風險也會通過回報率來反映出來,這對於利率和債券市場的而發展具有積極意義,過去回報率與風險之間扭曲的關系將得以修正。 中國相關部門已經開始對6萬億美元的影子銀行產業采取了一定的限制措施,並承認包括房地產在內的一些部門需要加以鞏固。今天新華社報道,央行顧問陳雨露表示,中國信托產品的違約風險在可控範圍內。 海通證券分析師李寧預計,今年可能還會有更多的在岸公司債違約,像超日一樣債券缺乏保障、信用風險升高的公司還有珠海中富、明星湖生物科技以及南寧糖業等。 標普評級大中華區主管Christopher Lee表示,“政府顯示出了更大的意願來讓借款人遵守市場規則。我們預計,由於信貸風險的顯現,未來銀行在放貸的時候‘歧視’現象會更明顯,銀行會更有選擇性的借貸。” 美銀駐香港策略師David Cui等表示,雖然超日債違約並不會立即引發國內流動性收緊,但是還是會產生一定的連鎖反應。美國的金融危機不也用了一年的時間來擴大影響力嗎?
僵屍 公司 來襲 超日 違約 信貸 危機 起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2308

為何說鐵礦石被卷入“僵屍經濟學”?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676

按照英國《金融時報》Lex專欄的說法,鐵礦石市場被卷入“僵屍經濟學”之中。

僵屍的最大麻煩在於它們的頑固。現實是,大型礦山為打敗高成本礦山而大量增產,才令供應增速超過需求增速,導致礦石價格進一步下跌;從理論上來說,全球礦業巨頭如果限產,頑固的、難以被徹底擊垮的高成本礦山就會增產,還將打壓價格。

源頭正是價格下跌。

今年以來,國際鐵礦石價格累計下挫41%。當前,發運到中國的現貨鐵礦石價格甚至跌至79美元/噸左右,為2009年9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圖:品位為62%的國際鐵礦石價格走勢

圖片1

在中國鋼鐵廠對鐵礦石的需求已經從歷史記錄高位降低之際,全球礦業巨頭不但沒有削減供應,反而想利用規模化增產壓縮成本,尋求利潤。他們打起了消耗戰。

包括力拓在內的國際鐵礦石供應巨頭都大幅擴產,從而達到降低成本的目的。今年上半年,澳大利亞最大的鐵礦石供應商力拓的發貨量同比增長了20%,創下該公司歷史最高記錄。據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消息,力拓、必和必拓和Fortescue打算將今年的產量增加1.7億噸,這相當於將去年的全球供應增加7%左右。若剔除中國的產量,那麽上述數據將為全球產量多貢獻11%。Anglo-American和淡水河谷也在尋求加大產出。

Eedgeye風險管理分析師Ben Ryan指出,這些大礦山的邊際生產成本要遠遠低於高成本的小礦山。凱投宏觀高級大宗商品分析師Caroline Bain本月初曾介紹,澳洲西北部Pilbara礦區的鐵礦石成本僅為20—25美元/噸。即使算上運費和礦區土地使用費,最終成本也為每噸50—60美元。對比之下,中國的平均生產成本則為每噸110美元左右。

Pilbara礦區是澳洲主要的鐵礦石產區,礦石品位高且為露天礦,力拓等巨頭均在此地開采礦石。

在礦石價格崩跌之際,消耗戰還是有一定成效的。據Caroline Bain介紹,中國、澳大利亞、伊朗、馬來西亞和墨西哥等地區的很多規模小、成本高的礦山已經被迫關閉。中國鐵礦石供應量占全球供應的45%左右。

然而,《金融時報》Lex專欄文章稱,這里存在一個與現存事實相反的、冷酷無情的邏輯:

若大型礦商表現克制,高成本礦商就會增產,結果還是會造成價格下跌——而必和必拓和力拓卻不能獲得單位成本下降的好處。

還有些市場參與者也在虎視眈眈。在西非,沒有礦山卻有鐵礦石貿易的全球大宗商品嘉能可在與資金吃緊的礦商談判時越來越強硬。這家公司甚至有可能自己接管這些礦山資產以賺取利潤。

然而,如果高成本的鐵礦石持續增加供應,且價格進一步下跌,那麽等待力拓和必和必拓的現金回報會越來越讓人覺得心驚肉跳。

這就是說,從理論角度,一旦大型礦山增產有限,原本奄奄一息的、甚至包括已停止開采的高成本礦山可能趁機增產,最終還是會令價格承壓。

上述停產的高成本礦山並非全部。國際礦業巨頭想憑借大量廉價礦石淘汰高成本對手,但來自中國的競爭對手將令他們感到失望。

盡管部分中國高成本礦山被迫關閉,但仍有一些中國大型礦山正試圖通過擴大規模壓低成本。路透社文章指出,隨著國家支持的大礦商擴產或者進行整合兼並,中國產量正在增加。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4年前八個月,中國鐵礦石產量同比增加8.5%,至創紀錄的9.86億噸。(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為何 鐵礦石 鐵礦 被卷 卷入 僵屍 經濟學 經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3300

成都物流公司員工舉報萬件“僵屍肉” 涉事凍庫已暫被查封 0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07-15/930387.html

“經過差不多一個月的觀察,我發現凍庫里有很多肉和新聞報道中的“僵屍肉”很相似。如果這些涉嫌走私、過期的牛肉、雞爪進入市場,我周圍的人都可能吃到,會對他們的身體造成損害。所以我才決定冒險舉報。”張華說,自己問過幾位拉貨的司機,他們都說是走私肉,沒有進口手續。張華說,部分肉制品是從廣西運來,具體從哪里進貨,銷往何處,他並不知情。

122255794.thumb_head

圖說(執法人員查封凍庫)

(原標題:內部員工舉報 凍庫里萬件“問題凍肉”涉嫌走私)

“經過清點,有上萬件肉類沒有符合規定的標識、進口肉制品無中文標簽、涉嫌走私,一部分肉類已經過期一年多,仍在封凍……”昨天下午5時許,經過數小時的清查盤點,郫縣市場監督管理局綜合執法大隊接到舉報,查獲了1萬余件、超過200噸的疑似走私肉。

因為凍庫的負責人無法提供貨品的關稅憑證、檢驗檢疫證明,涉事的凍庫已被暫時查封。

員工向商報舉報: 此地有大量“問題肉”

“我們公司凍庫內有上千噸‘僵屍’牛肉和雞爪,沒有合法的進貨手續……”昨日上午11時23分,一名自稱郫縣富源泓威物流有限公司員工的張華(化名)向成都商報舉報稱,自己所在的公司涉嫌存放未經檢驗檢疫的進口牛肉、雞爪等冷凍品,其中一部分已經開始變質、發臭。

“經過差不多一個月的觀察,我發現凍庫里有很多肉和新聞報道中的“僵屍肉”很相似。如果這些涉嫌走私、過期的牛肉、雞爪進入市場,我周圍的人都可能吃到,會對他們的身體造成損害。所以我才決定冒險舉報。”張華說,自己問過幾位拉貨的司機,他們都說是走私肉,沒有進口手續。張華說,部分肉制品是從廣西運來,具體從哪里進貨,銷往何處,他並不知情。

記者暗訪現場:

無中文標識肉類正入庫

昨天下午2時許,成都商報記者來到郫縣成都現代工業港北片區港富路238號附2號,這里是成都富源泓威物流有限公司的所在地。在廠區門外,就能看到白墻藍字的“富源凍庫”。凍庫門口,一輛大貨車正在卸貨入庫,搬運工人將一箱箱冷凍的牛肉搬進凍庫。肉制品箱體上沒有任何中文標識,只有大大的英文單詞:“FLORIDA BEEF INC。(美國佛羅里達牛肉公司)”。

現場還有一輛河南車牌的貨車前來裝貨,車上一位女性告訴記者,他們是富源凍庫的常客,基本上每周都會從這兒運牛肉、牛百葉等產品到河南。她說他們是跑運輸的,受一個老板雇傭,一個月要跑四五趟,與富源凍庫的人很熟。

攀談中,凍庫的一位庫管人員說富源凍庫歸屬於富源泓威物流公司,凍庫對外開放,貨主可以隨時把貨運過來封凍儲存,凍庫收取租金。

在凍庫門口的一張辦公桌上,記者看到一本簡要的進出貨記錄,在當天的記錄中,寫著“代姐,板筋”,疑似為件數的累加記錄,算起來有470多件。

執法人員清查

有牛肉超期1年多

昨日下午2時30分左右,郫縣市場監管局綜合執法大隊的工作人員驅車趕到凍庫門外。看到執法車輛駛近,原本正在搬運貨物的工作人員馬上四散逃奔。

富源凍庫使用面積1600平方米左右,開三扇大門。執法人員趕到時,凍庫搬運工沒來得及鎖門,兩扇門是敞開的。在查看了貨車上的牛肉制品後,一位執法人員告訴成都商報記者,正規的進口食品,外包裝上應該有中文標簽,會註明品類、產地、生產日期保質期等信息,車上的牛肉外包裝上沒有中文標簽,涉嫌走私肉制品。

進入凍庫,昏暗的燈光下黑壓壓地堆滿了冷凍肉制品,僅留下不寬敞的通道。工作人員從中開箱抽檢,發現貨物包括貼有產地巴西的牛肉、只有英文“AEB”的大腸以及產地標註為美國的雞翅、雞爪、火雞翅等常見食品。

從外包裝來看,該批貨物分為國外和國內兩類貨源。國外貨源仍然保留原有的包裝,貼有英文標識,註明種類、產地和重量;國內貨源用普通紙箱包裝,沒有任何相關標識,部分貨物包裝上有手寫的生產日期和保質期限。

記者看到,其中一件牛肉的生產日期為2013年1月,過期日期為2014年1月,明顯屬於過期產品。郫縣食品藥品安全監督管理局的工作人員介紹:“國家規定冷凍食品在凍庫的保存期限一般為9到12個月,最多不能超過18個月。”

查封凍庫

扣押200噸凍肉

整個下午的工作時間,郫縣市場監督管理局的6位執法人員都在清查凍庫,對凍庫內涉嫌走私和過期的凍貨進行登記。經過初步核查,涉嫌走私的肉制品總量達10000多件,約200噸。在清點完成後,一位工作人員感慨這是自己在郫縣遇到過的最大的涉嫌走私冷凍品的案件,“多得有點誇張,以前從來都不知道這兒還有個凍庫。”

昨天下午4時許,富源凍庫的總經理謝學成趕到了現場,據他陳述,這個凍庫是他去年接手過來的,平時都是下屬在負責具體事務,對於凍庫內肉類的相關證明,他表示自己無法提供,得等凍庫具體負責人包素芬回來,才清楚情況。但昨天下午,工作人員一直無法與包素芬取得聯系。

在無法出示相關有效證件的情況下,郫縣市場監管局的執法人員對凍庫進行了暫時查封,將涉嫌走私的肉類現場封存。

“我們已經對涉嫌走私和過期的冷凍品進行扣押,明天(7月15日)將繼續進行調查,請物流公司提供相關的手續,如果涉嫌刑事違法,我們會將本案移交公安。”郫縣市場監督管理局綜合執法大隊一位負責人說。

  • 成都商報
  • 李怡
  • 李秀明 王春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成都 物流 公司 員工 舉報 萬件 僵屍 屍肉 涉事 凍庫 已暫 暫被 查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571

新華社記者回應“僵屍肉假新聞” 三部門嚴打走私冷凍肉品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0599

7月8日,消防官兵和工作人員集中銷毀走私“僵屍肉”。 (新華社 徐雪/圖)

近日,關於“僵屍肉”新聞報道是否失實的爭論一直沸沸揚揚。7月12日淩晨,新華社記者李丹發微博長文回應“僵屍肉假新聞”事件。

李丹認為,質疑者洪廣玉不經深入調查就判斷新華社報道是“假新聞”有失輕率。

她解釋,自己采訪耗時一周,采訪了海關緝私局、公安等權威部門,面對面采訪多位當事人,為確保稿件真實客觀專業,初稿完成後還請相關部門對核心事實進行過兩次確認。出於采訪對象的要求和對消息來源的保護,新華社沒有在文章中點出采訪對象具體人名。

此前,據新京報消息,新華社記者李丹6月23日發布了題為《走私“僵屍肉”竄上餐桌,誰之過?》的報道。文中提到,“在6月的海關打擊凍肉走私的專項行動中,有80後緝私人員在廣西某口岸查處了一批比他年紀還大的70後凍肉。”

對此,7月9日晚,“食品安全資深記者”洪廣玉發文質疑“僵屍肉”報道是假新聞,認為“僵屍肉”並不存在。文中稱,並對“僵屍肉”新聞中涉及到的相關部門進行再次采訪核實,采訪結果表明“沒有任何官方發布過查獲所謂封存三四十年的肉”。

一下子,“僵屍肉”真假之爭在網絡上引發激烈討論。

兩人爭論的焦點在於何為“僵屍肉”。洪廣玉將“僵屍肉”定義為“特指封存幾十年的肉”,而李丹卻認為,除了“封存幾十年的肉”外,過期幾年的冷凍肉品也不能排除在外。

李丹微博回應稱,“僵屍肉”並非媒體的“發明”,雖說不乏標簽化意味,但它卻是老百姓對過期變質凍肉的形象說法。食用過期變質凍肉的確對身體健康有害,在這一點上是毫無疑義的。文章還列舉海關總署數據,稱截至今年6月23日全國海關共立案偵辦凍品走私犯罪案件141起,查證走私凍品42萬噸。

對此,食品專家表示,“僵屍肉”是新詞,目前未明確冷凍多少年的肉可以稱為“僵屍肉”。

從公開報道來看,查獲冷凍多年肉類的事件時有發生。今年2月,廣西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韋波接受媒體專訪,談及走私問題時他提到,“主要是跨境牛肉、冷凍雞爪等肉類。這些牛肉,不少冷凍多年,甚至數十年。”

此外,12日,國家食藥監總局聯合海關總署、公安部等三部門發布通告稱,今年以來海關總署會同有關部門在全國部署開展打擊冷凍肉品走私專項行動,打掉了多個走私團夥。在今年查獲的走私冷凍肉品中,有的查獲時生產日期已達四五年之久,對所有查獲的走私冷凍肉品,海關均依法予以銷毀。

7月13日,在國新辦發布會上被問到“僵屍肉”話題後,中國海關總署新聞發言人黃頌平回應稱“問題超綱”,但黃表示,海關作為國家進出境監督管理機關,對凍肉走私一直保持高壓嚴打態勢。

值得註意的是,上述通知最後也提到“媒體是食品安全社會共治的重要力量,監管部門支持媒體監督。媒體報道食品安全事件要切實做到真實、公正”。

新華社 新華 記者 回應 僵屍 屍肉 肉假 新聞 部門 嚴打 走私 冷凍 肉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632

【中國發展高層論壇】野村控股古賀信行:中國處置僵屍企業如何吸取日本教訓?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3/4763949.html

【中國發展高層論壇】野村控股古賀信行:中國處置僵屍企業如何吸取日本教訓?

一財網 張菲菲 2016-03-19 12:55:00

一下子處置大規模的僵屍企業是不現實的,要對未來有發展前景的企業逐步地分階段解決,處置僵屍企業勢必帶來金融問題,僅靠民間金融機構市場化手段是不夠的,還需要政府投入一部分的公共資金,才能解決銀行的壞賬問題

3月19日,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6年經濟峰會上,在主題為“去產能和去杠桿:邁過結構調整之檻”分論壇上,野村控股株式會社會長古賀信行結合日本去產能和去杠桿進行了經驗風險。

古賀信行表示,日本在20世紀90年代,當時日本經濟增長大幅下降,企業面臨極大的負擔,日本當時面臨著產能過剩、債務過剩和就業過剩三大問題,日本政府將原因歸結為經濟的周期性變化,推出了財政的刺激措施,在公共基礎設施開展了大規模建設,並對名存實亡的僵屍企業進行救助,造成日本企業在去產能和去杠桿方面停滯不前,讓僵屍企業繼續存在下去代價非常高昂,銀行不良貸款繼續增長,且一些健康企業與僵屍企業競爭,以至於生產效率被拖累。

古賀信行表示,直到2001年起日本政府正視僵屍企業,將前期的財政政策刺激改為結構性改革,對銀行不良債權進行處理,建立了產業再生機構,對有經營資源但負債累累的企業進行扶持,這些企業開始恢複盈利,業績逐漸好轉依,但這主要依賴於債權人對企業免除債務,削減企業人員來實現業績的好轉,但這種好轉不具有長遠解決的能力,企業為了長遠發展削減成本,日本價格戰越來越激烈,工資下降引發了通貨緊縮。

古賀信行表示,處置僵屍企業是一個困難的問題,產能過剩行業存在很多僵屍企業,一下子處置大規模的僵屍企業是不現實的,要對未來有發展前景的企業逐步地分階段解決,處置僵屍企業勢必帶來金融問題,僅靠民間金融機構市場化手段是不夠的,還需要政府投入一部分的公共資金,才能解決銀行的壞賬問題

對於中國從日本經歷吸取經驗教訓,古賀信行表示,第一,過剩產能這些因素是由結構性問題造成,而不是經濟周期性造成,需要供給側改革采取措施;第二,市場資源隨著需求的變化迅速重新分配,要讓僵屍企業退出;第三,為了企業重生更為關鍵出路是加快自主研發,相信通過必要的結構性改革,在經歷了短期的調整中國經濟可以繼續保持穩定的增長。

對於去產能過程中政府的作用,古賀信行表示,在去產能過程中,不僅是企業需要走出去,政府在其中也要發揮非常好的基礎作用,為企業提供排頭兵和先遣隊的支持,協助加快企業產能實現海外轉移,政府大有可為。

編輯:蘇蔓薏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中國 發展 高層 論壇 野村 控股 古賀 信行 處置 僵屍 企業 如何 吸取 日本 教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9694

【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工業與信息化部副部長馮飛:處置僵屍企業要更多兼並重組 少破產清算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3/4763945.html

【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工業與信息化部副部長馮飛:處置僵屍企業要更多兼並重組 少破產清算

一財網 張菲菲 2016-03-19 12:39:00

一直以來產能過剩是一個常態,在日本、歐洲和美國等國家都曾出現過,中國20世紀90年代有三次比較嚴重的產能過剩,對中國經濟影響非常大的隱患

3月19日,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6年經濟峰會上,在主題為“去產能和去杠桿:邁過結構調整之檻”分論壇上,工業與信息化部副部長馮飛表示,一直以來產能過剩是一個常態,在日本、歐洲和美國等國家都曾出現過,中國20世紀90年代有三次比較嚴重的產能過剩,對中國經濟影響非常大的隱患。

在馮飛看來,這其中既有共性原因也有個性原因。共性原因表現是日本和美國產能過剩出現時期在經濟高增長時期,疊加外部巨大的危機,中國產能過剩也是經歷了前幾階段的高增長,疊加了全球性金融危機,使得內外需求萎縮;此外,政府對經濟的調控職能,對企業和產業直接幹預太多,也是造成產能過剩的問題原因。個性原因表現為市場機制的發育不足,由於市場機制和公司治理結構發育不健全,導致企業決策不正確,市場機制缺陷和信息的不對稱。

為此,馮飛指出,在治理產能過剩需要標本兼治,既要去產能同時著眼於長效機制的建立。將政府和市場兩種作用兩種機制結合起來,很多問題都是由單一機制轉型升級而來的。

具體而言,馮飛指出,要通過三個途徑來化解產能問題:第一是發揮市場的矯正作用,通過市場機制的公平和優勝劣汰機制,讓不具有競爭力的產能出清,第二是監管調控,通過環保能效安全等五個標準加速產能退出,加大執法力度,第三是政府兜底,保證職工安置和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對於處置僵屍企業的人員安置問題,馮飛表示,處置僵屍企業的風險之一是人員安置,不可避免是企業職工的下崗,中央政府設置了1000億元專項獎勵資金,可以通過轉崗、地方政府提供安置崗位等方式解決就業問題。

在處置僵屍企業方面,馮飛強調,更多是強調兼並重組,少破產清算,最重要的是實行一企一策,一地一策,一業一策,涉及地方經濟轉型,特大型僵屍企業要有特定的解決辦法,確保去產能過剩不出現大規模的下崗潮。

對於僵屍企業的資產問題,馮飛表示,資產是最難處理的,實現債轉股不良資產的剝離中國政府進行了實踐,在上一輪不良資產處置過程中在四大國有銀行成立了資產管理公司,這一輪資產處置問題的複雜性比上一輪更複雜,原因是資金來源更加複雜。

對這一輪僵屍企業的資產處置,馮飛表示,第一,要更加關註用市場化的辦法處置資產,在資產處置過程中還是要考慮要債轉股的方式,發揮金融機構自主性,第二是實施不良資產的剝離,第三是利用法律手段破產手段,甚至清算方式解決。

編輯:蘇蔓薏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中國 發展 高層 論壇 工業 信息化 信息 部副 部長 馮飛 處置 僵屍 企業 更多 兼並 重組 破產 清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9696

【方舟評論】去產能就是要淘汰僵屍企業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5920

有個段子說,全世界鋼鐵產量排名,中國第一,河北第二,唐山第三。這是實情。後來,鋼鐵要去產能了,河北也是首當其沖。根據2016年河北省政府工作報告,“十二五”期間,河北省累計壓減煉鐵產能3391萬噸、煉鋼4106萬噸。

鋼鐵去產能仍是進行時。2016年2月國務院印發《關於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提出:從2016年開始,在近年來淘汰落後鋼鐵產能的基礎上,用5年時間再壓減粗鋼產能1億-1.5億噸;嚴禁新增產能,對違法違規建設的,要嚴肅問責。2016年河北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2016年河北省再壓減煉鐵產能1000萬噸、煉鋼800萬噸;到“十三五”末鋼鐵產能將控制在2億噸左右。

看起來,鋼鐵去產能一點也不難。政府一聲令下,任務層層分解,指標層層下壓,令行禁止,手到病除。但官方統計數據顯示,去產能極為艱難。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5年中國粗鋼產量80383萬噸,同比下降2.3%;生鐵產量69141萬噸,同比下降3.5%;鋼材產量112350萬噸,同比增長0.6%。根據河北省冶金行業協會數據,2015年河北省冶金企業累計生產粗鋼18833萬噸、生鐵17383.3萬噸、鋼材25245.3萬噸,同比分別增長1.3%、2.6%和5.5%!去產能難於上青天,甚至產量越去越多,怪哉。

照理說,一個企業產品賣不動,生產越多虧損越多,那明智的企業家會轉型、會關張,員工也會另謀生路。就是企業想硬扛,銀行與資本市場未必願意為其輸血。企業家不會跟自己的錢過不去,賭短期內市場回暖而支撐一段時間是有可能的,但讓自己的血一直嘩嘩流下去則絕不可能。長期虧損的企業結業,不就是市場選擇機制在起作用、在去產能嗎?

再加入一點博弈論。如果一個行業全行業產能過剩,供過於求,價格被壓制到部分產能的生產成本之下,那短期內會出現“囚徒困境”:要是別人退出,我堅守,將來價格回升,我就活下來了;要是別人堅守,我也堅守,那我也不虧,就比誰的氣長、生命值高了。可見,如果預期短期內價格回升,堅守是有可能暫時成為最優策略的。比誰的氣長、生命值高,比的就是誰更能適應市場需求及時調整產品結構、誰的生產成本更低。決策遲緩、不能緊跟市場、生產成本高企的企業將首先支撐不下去而出局,去產能要去的是這樣的落後產能。

必須說明,衡量先進產能與落後產能的唯一標準,絕非技術,而是效率。高技術的產能,如果產品賣不動,照樣是該淘汰的落後產能;低技術的產能,如果產品大行於市,照樣是該保留的先進產能。在一個行業中,誰更能適應市場需求,誰能及時決策調整產品結構,誰的生產成本更低,誰就是先進產能。先進產能就是效率高的產能。

總之,一個行業全行業產能過剩,在市場選擇機制下是不可能長期存在的,成本高、效率低的落後產能將被逐次淘汰出局。如果一個行業長期全行業產能過剩,落後產能/僵屍企業無法出清,那一定有什麽妨礙了市場起作用。例如,對一些地方政府來說,它們有強烈的動機給本地國企與大型民企輸血補氣續命,以保住稅源,令上述“囚徒困境”的存在長期化。

在這個意義上,鋼鐵去產能,確實需要上級政府甚至中央政府出手,用更強有力的“看得見的手”來把地方政府“看得見的手”拉回來,讓“看不見的手”起作用。

日前,河北省國資委主任王昌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在這個過程中,最大的挑戰在於,對企業而言誰也不願意被去產能。”哪些企業不願意被去產能?盈利的企業、生產成本低的企業當然不願意,這些屬於先進產能,當然不需要去產能。有政府輸血補氣續命的國企與部分民企也不願意,有別人的血為自己續命,何樂不為?

所以,鋼鐵去產能,靠向地方政府壓指標的方式未必合理,一是完全有可能把有效率的先進產能淘汰了,而把經營政商關系能力強過經營企業的落後產能/僵屍企業保留了,二是有可能落入一邊淘汰產能,一邊增加產能,最後總產能還在增加的怪圈。

2016年3月12日《華夏時報》報道《省長對話鋼企:我都替你們著急》講了一個故事。在3月8日河北代表團小組會議上,河北天柱鋼鐵集團董事長孟蘭芝發言稱“過去的一年,雖然鋼鐵產業形勢低迷,但是企業還能夠保持盈利,而且利潤還不小。”她的企業現有5500人,年產360萬噸,2015年稅後盈利2.8億元。在她看來,企業之所以能夠盈利,因為民企的決策快,“不失時機”。

但國企河北鋼鐵集團原董事長王義芳認為成本因素更重要:河北鋼鐵的人均工資、財務費用等在國企中只能算中等水平,即便如此,一噸鋼也要300元的人工成本,而民企這一塊不超過50元;財務成本方面,國企一噸鋼200多元,民企45元,加在一起就相差了400-500元。同樣的售價,民企是持平不賺錢,國企就得虧損。

河北天柱鋼鐵集團能盈利,應該兼有決策快與成本低的因素。既然能盈利,那就不是落後產能。去產能的手段與目的,都應該是讓市場“看不見的手”起作用。這樣的先進產能有權也必須生存下來。

方舟 評論 產能 就是 淘汰 僵屍 企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256

河南速達如何變成“僵屍車企” 政府全力扶持,變相民間集資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6614

速達股份大門外停放的速達電動汽車。(南方周末記者 黃金萍/圖)

 

河南速達電動汽車一度被視為河南三門峽市工業轉型升級的希望。五年過去,雖然有政府不遺余力的扶持,甚至涉嫌民間集資,但速達電動汽車還是難產。

這個案例說明,一個城市的工業升級轉型,還是要依托市場的自發選擇,政府用公共資金去試錯,結果可能是全民利益受損。

“占著茅坑不拉屎,這騙子公司早該倒閉了。”2016年4月初,河南速達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速達電動汽車”)總部所在的三門峽陜州風景區,聽到南方周末記者問起速達電動汽車,小賣部的老板娘絲毫沒有掩飾其不屑。

開建5年的生產基地上長起了荒草,試制成功5年後的電動車還是沒能實現量產。原本不為人知的速達電動汽車,原本地方政府的“寵兒”,在2016年3月末因為被媒體指為“僵屍企業”而出了名。

速達電動汽車宣傳部長徐為民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公司不便回應此事,“咱不爭辯,低頭做事。”

速達電動汽車被指“五年沒造出一輛車”,但其官網上不斷發出簽約、交車的消息,投資人遍布各地,手拿這家公司的高息借款合同。速達電動汽車到底出了什麽事?

“老李,來三門峽幹吧”

速達電動汽車的工商註冊地址,在三門峽市經濟開發區東區(山前、山後村),員工們稱之為“山上”,而位於三門峽陜州風景區太陽路1號的三門峽速達交通節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速達科技),被稱為“集團”或者“總部”。

集團大門口右邊的墻壁上掛著12塊牌匾,其中9塊金底黑字豎長條形並列的牌匾尤其醒目,上面寫著國家純電動轎車院士工作站、河南省博士後研發基地、國家高新技術企業、中國十大應用新技術企業、河南省技術創新示範企業等等。

集團處在三門峽陜州風景區內,那里有個天鵝湖濕地公園,每年冬天,成群結隊的白天鵝、黑天鵝及各種候鳥,從西伯利亞飛到此地過冬,三門峽因此又被稱作“天鵝城”。

尋根溯源,速達電動汽車也是從外地飛來三門峽的。

2011年1月21日,時任三門峽市市長的楊樹平做客河南省政府門戶網站“兩會會客廳”,講到了他和速達電動汽車董事長李複活認識的經歷——

2008年5月,楊樹平正在位於陜州風景區的大鵬酒店開一個工業會議,偶遇陜西人李複活在此宣傳他的發動機增氧調壓節能產品,於是鼓勵他在三門峽生產,專門騰出一個地方給他搞研發。

李複活在一檔電視節目中也確認了這段經歷,他稱會議後楊樹平把他們追到賓館,詳細了解產品的性能,最後說,“老李,來三門峽幹吧。”

李複活表示,自己做節油器產品二十年無人問津,楊樹平這樣追過來,讓他十分感動。

李複活1959年6月出生於陜西渭南,今年57歲。楊樹平曾稱李是西安交大博士、曹秉剛的學生,新三板《三門峽速達交通節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開轉讓說明書》則稱,李複活2012年9月畢業於日本近畿大學控制系統專業、獲在職博士研究生學歷。

在這份轉讓說明書中,提到李複活曾經任職過的東方實業貿易公司駐外辦事處、西北工貿公司、原野置業集團三家企業,南方周末記者在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以相應關鍵詞查詢,他們要麽已經吊銷,要麽在公司註冊時間上無法與李的任職時間匹配,要麽公司續存,卻無法確認李複活這樣一位曾經的職員。

與楊樹平、李複活口徑不一致的地方是,前述轉讓說明書稱李複活自2006年5月起就擔任速達科技執行董事、總經理,比兩人之前說的2008年提前了兩年。

不管怎樣,李複活確實在三門峽開始生產發動機增氧調壓節能裝置,並獲得了一系列政策支持。

2008年11月,年產600萬套發動機增氧調壓節能裝置項目獲得國家發改委審批的中央預算內資金支持;2010年3月,該技術入選河南省先進適用節能技術推廣目錄(第一批);2010年12月,該技術被評為河南省科技進步二等獎;2011年3月,河南省工信廳通知在全省範圍內鼓勵推廣本技術產品,隨後三門峽市八局委聯合下文並出臺財政補貼政策全市推廣。

前述轉讓說明書上的財務數據顯示,速達科技在2014年的發動機增氧調壓節能裝置的營收僅為6004萬元,毛利率卻達到驚人的86.92%。

李複活隨後將眼光投向了電動汽車,請來西安交通大學的電動汽車專家曹秉剛教授及其團隊,於2010年4月29日成立了三門峽速達節能新能源科技研究院,2010年9月9日成立了河南速達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三門峽市的電動汽車就此起步。

從股權關系來看,截至2016年4月14日,李複活仍是速達電動汽車的第一大股東,而速達科技也持有速達電動汽車33.42%的股權。

河南速達電動汽車成立之初,法定代表人是曹秉剛。至今,在公司官網的介紹中,仍然如此。科研出身的曹秉剛,是速達電動汽車技術領先的“金字招牌”。

曹秉剛出生於1953年10月,今年63歲,曾任西安交通大學機械工程學院院長,2001年起至今擔任西安交通大學電動汽車研究開發中心主任,教授、博導。2004年5月,曹秉剛被評為西安交通大學2004年度“我最喜愛的交大導師”。曾經上過曹秉剛課程的學生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曹是一位好老師,在學生中頗受歡迎。

2004年4月1日,曹秉剛參與投資創辦了西安交大科技園博源電動車技術有限責任公司。2009年6月,曹秉剛團隊成立蘇州秉立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曹秉剛任法定代表人。速達電動汽車,應該算是曹秉剛的第三次“創業”。

速達科技2015年年報稱,曹秉剛擔任三門峽速達節能新能源科技研究院院長,速達電動汽車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報告期內,公司核心技術團隊較為穩定,未發生變化。然而,工商資料顯示,2015年6月3日,法定代表人由曹秉剛變更為李複活。

曹秉剛以身體不適為由,拒絕了南方周末記者的采訪請求。

速達電動汽車員工蘇立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曹秉剛確實身體欠佳,已經很少在公司露面,目前主要由其學生鄒忠月領銜技術工作。

南方周末記者從校方獲知,鄒忠月是西安交通大學的全日制博士研究生,2009年9月入學,導師為曹秉剛,2015年8月結業,尚未能獲得博士學位。

南方周末記者未能聯系上速達科技董事會秘書、李複活的女兒李紅宇,速達科技工作人員稱其臨盆待產中,“公司領導未就接下來的工作做出安排”。李複活也未回應南方周末記者采訪請求。

速達電動車生產基地外墻上的標語。(南方周末記者 黃金萍/圖)

轉戰電動車

三門峽市位於河南、山西、陜西三省交界處,乘坐高鐵前往河南洛陽、山西運城僅半小時車程,前往河南鄭州、陜西西安約1小時。這是一個資源型城市,號稱“一拳握四寶”,四寶分別是蘋果、黃金、鋁、煤炭。

電動汽車,一度被看作是三門峽市工業轉型升級的希望,不惜“舉全市之力”托舉,也受到了河南省政府的重視。

2010年11月頒布的《河南省電動汽車產業發展規劃》提出,“三門峽速達公司電動汽車再生制動能量回收控制器和控制系統性能處於國際先進水平”,“到2015年形成純電動微型和中級轎車10萬輛生產能力”。

公開資料顯示,速達電動汽車位於三門峽經濟開發區東部山前、山後村的生產基地,第一期工程征地826畝,涉及兩村農戶304戶,拆搬並新建一所學校。

作為速達電動汽車生產興建的一項重要輔助工程,2011年2月-6月,三門峽市交通運輸局用不到4個月時間主持修建完成速達電動汽車物流專用線,比原計劃提前了20天。

這條路全長2.426公里。據《三門峽日報》報道,這不是簡單的修路,同時還要面對拆遷和補償工作,總投資2300萬元。

2011年2月10日,《三門峽市電動汽車產業發展實施意見(暫行)》稱,要重點培育速達科技生產純電動微型和中級轎車,到2015年形成年產10萬輛的規模。

按照規劃,速達電動汽車項目用地一共3500畝(一期826畝),擬投資總額為50億元,達產後預計年產值356億,利稅70億;建成後還可以整合一批關聯企業入駐,間接實現產值800億以上,利稅150億以上,吸納產業工人2萬人左右。

據《河南日報》報道,2012年4月21日,河南省第一輛自主研發的純電動轎車在三門峽速達交通集團誕生。這款世界上首次利用車輛震動能量回收進行再發電的純電動汽車,是該公司在經過近20年的研究、試制、測試的基礎上,由116人的產品開發團隊耗資8900萬元、歷時14個月不懈努力的結晶,具有完全獨立自主知識產權。

各種榮譽、獎章不斷地砸到了速達電動汽車和李複活的頭上。

2012年12月26日,在河南省電動汽車產業聯盟第九次會議上,速達電動汽車被評為河南省“2012年度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及創新工程先進單位”,此後陸續集齊了速達股份大門口的12張牌匾。

李複活先後獲得“2012年河南省五一勞動獎章”、“2012年度中國企業創新優秀人物”,同年當選為三門峽市政協常委、河南省人大代表,2014年獲河南省勞動模範,2015年獲第四屆河南省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等稱號。

當然,這些榮譽也不是白得的,需要真金白銀的投入。三門峽市國土局公示的土地出讓結果顯示,2011年3月17日,河南省速達電動汽車有限公司獲得省道S314北470277.8平方米(約705畝)工業用地,總成交價格為7910萬元。這個數字約等於速達科技全年營業收入的總和。

《三門峽市電動汽車產業發展實施意見(暫行)》稱,要鼓勵創投資金進入電動汽車領域。支持骨幹企業通過上市融資、合資等方式,多渠道籌集資金。積極引進外資投入電動汽車產業發展,鼓勵民間資本、社會資源等參與電動汽車產業發展。充分發揮市擔保體系的作用,提供融資擔保支持,促進電動汽車產業快速健康發展。

“等有了資質,就一馬平川了”

看來三門峽政府有些多慮了。

速達電動汽車官網新聞稱,2013年8月22日上午,來自山西、陜西、甘肅、青海、寧夏、廣東、雲南、湖南、貴州等地的十多家經銷商與速達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舉行簽約儀式,9家客戶簽訂汽車銷售數量10萬輛,金額達170億元。到當日為止,將於2014年出廠的純電動轎車已被全部訂購。

位於廣東佛山的中盟達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作為經銷商代表之一參加了這一簽約儀式,並在一個月之後,率包括佛山市招商中心主任、佛山順德區副區長在內的中盟達考察團參觀了速達電動汽車生產車間及基地。

兩個月後,據《佛山日報》報道,2013年11月中旬,新能源企業速達交通集團落戶張槎,成立佛山綠動力服務中心,是首家進駐佛山國家火炬創新創業園的新能源高科技純電動汽車企業,計劃投資近4億元在佛山建純電動汽車生產基地。

2014年2月、3月,中盟達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先後舉辦了3場速達新能源汽車的項目說明會,並邀請速達交通集團的曹博總監介紹速達電動汽車情況,招募來自佛山、東莞、中山、江門、珠海、湛江、南寧等地分公司的代表。

隨後,合作夥伴們沒有了下文。中盟達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股東之一李凱,先是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速達電動汽車與其尚有資金糾紛,隨後又表示不清楚具體情況。

2016年4月5日,南方周末記者致電速達電動汽車的貴州經銷商,貴州同興會新能源汽車銷售有限公司,這家成立於2014年7月的經銷商,是速達電動汽車新的銷售夥伴。

一位接電話的工作人員稱,由於速達電動汽車的生產資質還在申請中,目前其銷售的是野馬C31電動汽車,主要面向政府部門,但可以為個人提供試乘試駕。工廠小車間生產、工人不夠熟練、生產跟不上。

四川野馬汽車公關部門人士向南方周末記者確認,目前野馬新能源汽車主推SUV款的E70,C31項目已暫停,並未量產。

而前述工作人員還稱,河南的經銷商——河南速通新能源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已經開始面向個人銷售了。

南方周末記者隨後發現,速通新能源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網站無法訪問,此前公布的電話號碼已經是空號,工商登記的號碼無法接通,也沒有在114查號臺登記電話號碼。

奇怪的是,速達電動車官網新聞稱,2016年2月4日,速達電動汽車舉行了交車儀式,客戶為河南速通新能源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宋澤厚。

來自河南周口市的王先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速達電動汽車在全國多個省市的代理商,並非真正賣車,而是涉嫌非法集資。

這些代理商多數都是當地人,在家,或者租一個鋪面辦公,不斷約人喝茶聊天。

王先本人是集資受害人之一。2013年上半年,他隨當地代理商一起到速達電動汽車公司看廠房、土地,也到了太陽路總部。一個叫做張超義的經理出來給大家講公司現狀和前景,然後勸大家買公司原始股或者借款。

當時代理商給了王先兩個選擇,第一種是買原始股,按一年兩分給利息,等上市後就不給利息,分給股權;第二種是借款,4分利息。

2014年3月,王先投了二十多萬元作為借款。借款合同上寫著,“現集團公司為促進電動汽車盡快投產上市,特委托三門峽速達交通礦業有限公司在平等、誠信的基礎上,向內部員工預借部分資金用於電動汽車項目的建設”。合同上蓋的是三門峽速達交通礦業有限公司財務專用章。

一開始,王先每月按時能拿到利息,從2014年10月開始,利息沒了。找到代理商,對方不斷拖,然後放利好消息,讓再等幾個月。被逼到沒辦法,代理商說只是沒有資質,“等有了資質,就一馬平川了”。2015年初,部分借款人跟代理一起去速達總部討說法,但沒有結果。

2014年底,速達高息融資客戶一起組建了速達集資QQ群,目前群里有兩百多名成員,主要來自河南。

也有部分借款人提起了司法訴訟,南方周末記者獲得的7份不同個人向三門峽速達交通礦業有限公司催還借款的法院判決書來看,借款從2013年5月就已經開始了。

這些借款合同有一個共同特點,是合同約定的借款金額,大於實際借款金額,而每月歸還的利息金額又是按照借款合同進行。王先表示,當時這麽做是為了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規避民間借貸利率不得超過同期銀行貸款利率4倍的規定。

三門峽速達交通礦業有限公司,註冊成立日期為2008年4月29日,法定代表人寧誌剛。2014年10月15日,三門峽速達交通礦業有限公司,與自然人寧誌剛、張超義出資成立了河南綠源電動汽車租賃有限公司,經營電動汽車租賃及銷售。

自2015年8月25日起,漯河市郾城區人民法院將他們的股權凍結,直至2017年8月24日。

從股東結構上看,這家公司和速達電動汽車沒有任何關系。但工商資料顯示,2015年4月30日,三門峽速達交通礦業有限公司的經營場所,從原來的三門峽市崤山路西段速達公司1號-6號樓(也就是速達總部),變更為三門峽風景區人工湖北風景區管理處東二層小樓。

由於此前有借款人圍堵總部,2016年春節過後,三門峽速達交通礦業有限公司搬離速達總部,保安熟練地告知來訪者,寶輪寺塔拐左、一條小道進去。

入股公司曾卷入傳銷案件

速達電動汽車位於山前、山後村的生產基地,至今只有一棟成型的四層的辦公樓,其余建築還只搭起主體框架,工地上長起了雜草。至今仍只能在試制車間而非工業化生產車間生產。

公司缺錢,蘇立在2015年下半年明顯感覺到這一點。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正常情況下,速達電動車公司會在每個月25日發上個月工資,2015年下半年,拖欠了三個月的工資直到年底才發。為此,大約有30多人離職。技術部門在2015年下半年召集了幾家供應商開會,本來是想一起解決系統協調性問題,結果意外地變成了供應商湊到一起要債。

李複活曾試圖在資本市場融資。2010年9月6日,三門峽速達交通節能科技有限公司舉行啟動公司首發上市儀式,與中介機構正式簽約,力爭在創業板上市。直到2015年8月28日,三門峽速達交通節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才在新三板掛牌,采用協議轉讓方式交易,流動性很小。

速達科技之後,速達電動車也啟動了新三板掛牌計劃,增資擴股。一家由利派(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發起的《河南速達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壹期)》於2015年8月31日成立,存續期為18個月,計劃在新三板掛牌後合適時機退出。

該公司以商業機密為由,未透露這只基金的具體數額。

2015年2月,速達電動汽車承辦的2015三門峽春節電視文藝晚會,以“速達之春·美麗天鵝城”為主題。但是,速達電動車自己似乎並沒有迎來春天。

當年8月11日,李複活將其持有的13,433.6萬元速達電動汽車股權出質。速達電動汽車在2016年2月24日引入了一家新的股東——北京中奧伍福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伍福公司)。

工商資料顯示,伍福公司註冊成立於2012年07月13日,與一個叫做“金健康”的涉嫌非法傳銷的組織有密切關聯。

據《黑龍江日報》報道,2014年6月,哈市阿城區警方得到線索,打掉了包括“金健康”在內的三個傳銷組織,嫌疑人的講課筆記,成為這起傳銷案件的重要證據。

該組織打著“金健康營養自助工程”的旗號賣保健品。2014年8月7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營養與食品安全所發布聲明稱與之毫無關聯。

伍福網已經刪掉了大部分關於金健康的內容,但是仍然可以見到新聞快照:2015年2月2日至4日,為期3天的金健康營養自助工程全國高級領導人峰會在北京舉行。

伍福公司的股東之一、法定代表人為宋自甫,“金健康”的運營主體、北京金創康科技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之一、法定代表人則是宋運甫。

但據中國體育報業總社訴北京金創康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侵犯著作權糾紛等一審民事調解書(2008)海民初字第12033號,北京金創康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宋自甫。

由此來看,宋自甫和宋運甫是否為同一人?伍福公司未回應南方周末記者的采訪請求。

技術世界領先?

客觀地說,速達電動汽車並非“五年沒有造出一輛車”。

早在2010年9月12日,速達公司電動汽車就舉行了樣車運行暨整車裝配線開工儀式。當天,20輛電動汽車樣車駛向三門峽街頭。

2011年4月21日,速達公司宣告第一輛自主研發的純電動汽車下線。5個月後,三門峽市正式啟動了速達純電動轎車出租示範運營。

三門峽出租車司機老李說起速達就來氣,他對南方周末記者介紹,“本來出租車8年到期要報廢了,市里硬是給延後了一年,讓我們等速達電動車出來,結果它就一直出不來,最後還是換了汽油車。”

在集團大門口左側,倒是經常停著兩輛白色速達電動汽車,司機稱主要用於接送公司內部員工外出辦事。

速達電動車的主要用戶是三門峽市政府下屬的部門,蘇立介紹,目前還有十多輛車在跑,速達電動汽車公司還專門為這些車配置了售後維修人員,目前車還沒有出過大問題。

最早一代速達電動汽車是在鈴木天語車身內搭載電力系統,公開資料顯示,2013年,上海沿鋒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受委托設計了速達SD01、SA01兩款車型。

速達電動車官網顯示,目前速達電動車有兩款車型,銀色三廂、藍色兩廂。速達三廂款車型,曾出現在2014年四川野馬汽車的展臺上,不過是冠以野馬C31的標識。

野馬汽車新能源汽車分公司總經理毛俊剛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野馬C31是與河南速達電動車產品合作,未來將由野馬汽車自行組裝生產,遲遲未能量產是因為產品還有待改進、提升,預計在2017年上市。

李複活在多個場合稱,速達電動汽車有三項核心技術具備世界領先,第一是能量回收系統,第二是內置式永磁同步電機,第三是電池能源管理系統。

南方周末記者在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檢索發現,自2011年1月至今,以“河南速達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為申請人的專利一共127個,其中發明專利39個,實用新型專利82個,外觀設計專利6個。

在含金量最高的發明專利中,處於專利權維持狀態的僅有3個(分別為:一種用於電池主動均衡的開關系統,電動汽車用動力電池組一致性在線監測裝置及方法,電動汽車轉向用自動閃光警示燈),逾期視撤失效5個,駁回失效2個,逾期視撤、等恢複1個,其余28個還在申請流程中。

徐為民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目前速達電動汽車的當務之急是盡快拿到工信部生產資質。

蘇立覺得公司下一步最大的問題還是錢,他說自己還沒有拿到2016年2月的工資。

(應被訪者要求,蘇立、王先為化名。)

河南 速達 如何 變成 僵屍 屍車 車企 政府 全力 扶持 變相 民間 集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3462

新能源車產業園“大躍進” 地方政府借機盤活僵屍產能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1106.html

日前,貴州省貴陽市貴安新區管委會與五龍集團簽訂項目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雙方將在當地打造一個集純電動汽車整車及核心零部件協同發展的新能源汽車生態產業園。產業園預計總投資50億元,將於2017年年底建成,建成後年產新能源車將有望達到15萬輛。按照官方消息,在項目達產後,整車企業年產值300億元以上,加上帶動的汽車相關配套產業,將形成千億級的汽車產業生態園區。

在政策綠燈和千億補貼的助推下,地方新能源汽車投資熱情不斷高漲。和君咨詢汽車分析師張海濱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近兩年來,各地政府興建汽車產業園的熱情高漲,在傳統制造業不景氣的背景之下,被國家助推的新興產業比如新能源汽車產業成為各地政府鼓勵投資的重要方向。第一財經記者粗略統計,僅2014年下半年的時間,全國各地建立的新能源汽車產業園就已經達到十數個,這些產業園項目投資數額都非常驚人,動輒達到十幾億甚至是幾十上百億。

這不禁讓業內人士擔憂,遍地開花的新能源汽車產業園項目,其最終能走向市場化的有多少?在目前新能源汽車依然需要政府補貼和政策刺激的大背景下,我們真的需要那麽多新能源汽車產業園嗎?這樣的觀點,北京理工大學副校長、電動車輛國家工程實驗室主任孫逢春就曾通過媒體對外表示過,他認為:目前國內的新能源生產企業呈現出“散、小、低”的特點,我們並不需要那麽多的新能源生產企業,自然也不需要那麽多的汽車產業園。

借新能源盤活現有“僵屍”產能

“有不少政府之所以願意去推新能源,其實是為了把當地原有的汽車產能和資源給盤活。”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在此之前,我國有各類車輛生產企業1300多家,在這1000多家企業中,有一批企業多年來處於停產或半停產狀態,產量極少甚至沒有產量。為淘汰落後產能,加快行業的兼並重組,2012年7月工信部下發《關於建立汽車行業退出機制的通知》(下稱《通知》),表示將對上述企業進行整頓,如果整頓後依然無法達到考核標準,將暫停其《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將其勸退。

《通知》發布後不久,工信部下發了《特別公示車輛生產企業(第1批)》的公告,有48家企業被“黃牌”警告。這其中主要是客車以及專用車和改裝車生產企業,其中就包括杭州長江客車廠、雲南美的客車制造有限公司以及貴州客車制造廠。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在被工信部“黃牌”警示後,從自2014年10月起,貴州貴安新區就開始在全國範圍內積極尋找合作夥伴,多次往返諸如北京、武漢、重慶、上海等國內汽車發達城市進行考察調研,希望盤活現有資源,而最終選擇與五龍集團牽手,在本次項目合作中,新區開發投資公司與五龍集團簽署了《貴州客車制造廠有限公司增資擴股協議》。貴安新區負責這一項目的內部人士告訴記者,與五龍的合作是當地希望引入五龍的核心技術,作為貴州發展汽車產業的基礎。在他看來,發展新能源是企業在被“公示”之後,積極自救的一個表現。不過,協議雙方拒絕進一步透露雙方增資和股權占比的具體情況。

在與整車企業合作敲定後,為便於配套,地方政府必然要拉紅線,帶動零部件企業的落戶,因此,產業園區的規劃和建設也在情理之中。

這樣的案例並不止貴州一地,在此之前,五龍集團曾經牽手雲南美的客車制造廠打造了五龍在雲南的新能源生產基地,隨後又兼並重組了同樣瀕於被勸退的杭州長江客車廠,成立了長江汽車,主要生產新能源商、乘用車型,由此帶動當地對新能源產業鏈的大規模投入。

補貼要導致產能過剩隱憂?

“現在很多地方都在搞產業園,特別是一些城市的高新區。‘十三五’規劃中,新能源都是重點發展的方向。”張海濱告訴記者。第一財經記者粗略統計,僅2014年下半年,全國各地建立的新能源汽車產業園就已經達到十數個,這些產業園項目投資數額都非常驚人,動輒達到十幾億甚至是幾十上百億。而在2015年,這一勢頭進一步加速,新能源產業園出現遍地開花的情況。

“政策鼓勵,地方政府都認為新能源是未來的趨勢,再加上政府本身就有產業支持資金,與其鼓勵傳統產業,當然不如鼓勵新興行業。”張海濱認為。

而造成各地都熱衷新能源產業投入的背後還有一大重要原因在於,按照目前國家政策,進入新能源試點應用和推廣的城市,都有一定的考核要求,達不到會有一定的懲罰措施。而按照此前國家公布的截止到2015年8月份全國39個城市新能源汽車推廣的情況,有16個城市和地區達標率不足20%。隨後,國家調整了考核的方式,2016年國家公布的考核計劃中采取獎懲並行的方式,在規定政府和公共用車中新能源的替換比例之外,每增加多少輛車獎勵多少金額,最高獎勵達到2億元。這在很大程度上推動了地方政府鼓勵當地新能源投資的熱情。

“因為新能源推廣補貼中,地方補貼的部分是需要地方財政出資,而在此背景下,地方政府當然更願意補貼本地企業。”比亞迪汽車的一名內部人士曾經對第一財經記者抱怨道,在此之前,比亞迪的新能源汽車試圖進入別的市場,很多地方政府就要求其必須在本地建廠,因為這樣不僅可以帶動就業,也能拉動當地產業鏈的體系配套。

在胡蘿蔔+大棒的雙重政策下,不難理解為何各地都在大躍進般地進行投入,但其中的產能過剩隱憂也在發酵。川財證券的一位分析師認為:在目前的情況下,新能源汽車根本無法實現市場化,而各地的投入和產出,最終的消費流向更多的依然是公交、物流以及專用車領域,基本上都屬於當地投入、當地消化。

而這種“內循環”的方式其實已經暴露出一定的問題,比如之前被媒體曝光的新能源騙補問題,以及各種質量問題等。在此背景下,如何用一種更加理性和市場化的態度對新能源產業進行投資,也成為企業和各地需要慎重考慮的問題。

新能源 產業園 產業 大躍進 大躍 地方 政府 借機 盤活 僵屍 產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6036

吳曉靈談僵屍企業退出後人員安置辦法:擴大中央財政債務、劃撥國企股權以充實社保基金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9646.html

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對於企業發展來說至關重要。但目前的問題是,大量僵屍企業退出渠道不暢,占用了社會資源。

“之所以有很多的企業難以退出,特別是國有企業難以退出,最重要的問題就是人的問題。”6月18~19日舉行的2016北大匯豐金融論壇上,央行前副行長、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院長吳曉靈表示,為了解決企業退出後人員安置的問題,要用擴大中央財政債務和劃撥國有企業股權的方法,充實社會保險基金,完善社會政策托底工作。

吳曉靈表示,中國經濟的杠桿率在全球處於中等水平,非金融企業杠桿率較高,政府和居民還有增加杠桿的余地,為促進企業活力,有必要調整杠桿。

吳曉靈進一步解釋說,非金融企業債務率比較高,杠桿率比較高,這是與我國以間接金融為主的金融體系有關系的,因為中國的資本市場不發達,企業融資主要是靠銀行信貸融資。

那麽怎麽調杠桿結果呢?吳曉靈表示,可以用政府加杠桿為優勝劣汰的市場運行機制創造條件,為企業降低社會保障負擔。如何建立優勝劣汰的市場運行機制?首先用安全、環境、技術、質量等標準限制淘汰高汙染、高消耗的企業,然後還要用公平競爭和財務可持續的財經紀律,讓善於控制成本的企業在市場競爭中勝出。

但現在面臨的最大問題是企業市場退出渠道不暢,優勝劣汰機制難以建立,許多僵屍企業占用了大量的社會資源,降低了社會資源使用的效率。

對此,吳曉靈表示,讓這些低效率的企業從市場退出有兩大問題,第一是資產和債務如何處理;第二是人員如何安排。在債務重組和資產處置時,應秉承市場的原則,讓買賣雙方自由定價。同時,在銀行債務處理問題方面,應該盡快廢止貸款通則,把銀行債務重組的處置權、主動權交給銀行股東。

由於社會保障機制不健全,人員的安置成為低效率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難以退出市場的障礙。吳曉靈提出,要用擴大中央財政債務的方法和劃撥國有企業股權的方法,充實社會保險基金,完善社會政策托底工作。

吳曉靈說,由於社會保障制度統籌層次比較低,現在提出要實現省級統籌,最終實現全國統籌,但很多省並沒有實現真正的省級統籌,很多地區面臨養老保險和失業保險的巨大缺口。特別是在資源枯竭地區的企業,其退出面臨養老金、失業保險入不敷出的問題。針對這種狀況,要盡快實現養老金、失業保險全國統籌,用劃撥國有企業股權和中央財政舉債的方式彌補資金缺口。

她表示,一些破產企業的職工不離開企業,是因為當地社保基因無法給足企業該給職工的錢,為了彌補這個缺口,可以把國有資產的一部分,包括國有股權劃歸給社保基金,這是有根據的。

吳曉靈進一步解釋說,過去在計劃經濟時期,企業所有利潤都上交給了財政,並沒有給企業留下養老的錢。但這些利潤上交後,其實都變成了國有股權。那麽現在企業職工他要養老了,過去沒有量化到個人的社會保障的錢,其實還是應該劃給企業。但是即使這樣,第一有量的差距,第二也有能不能馬上變現的問題。因為如果全部變現也會有問題,有一些流動性的缺口,應該用中央財政舉債的方法來加以彌補。

吳曉靈還提出,在彌補了資金缺口的同時,要延長企業和個人繳費的年限,並降低養老金和失業保險的費率。

她說,現在養老金繳費15年就可以享受退休養老金。國外基本上要繳費30年到40年,只要你參加工作,就應該繳費,用你參加工作的繳費來支付你以後退休的生活費用。如果中國延長了年限,提高了統籌層次,應該能降低整體的養老金和失業保險的繳費費率,這也符合當前降成本的宗旨。

吳曉靈 談僵 僵屍 企業 退出 人員 安置 辦法 擴大 中央 財政 債務 劃撥 國企 股權 充實 社保 基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901

【記者觀察】銀行出清“僵屍企業”的溫州探索樣本

當前全國“僵屍企業”出清迫在眉睫,銀行不良貸款回收成為老大難問題。作為許多大型“僵屍企業“的最大債權人,銀行資產質量在今年上半年已經承受巨大壓力。根據銀監會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以來,大型商業銀行業不良率已上升至1.72%,股份制銀行業上升至1.61%。

面對“僵屍企業”欠下大量不良貸款,作為最大債權人的銀行一般有兩種選擇,一是通過法律訴訟申請執行保全回收不良貸款;另一種則是走法院破產清算程序,在破產和解、破產清算、以及破產重整中三選一。

記者在溫州調研發現,對於無抵押貸款走破產程序的話,清償率明顯高於普通訴訟程序,其中又以破產重整清償率最高。隨著“僵屍企業與其跑路,不如申請破產保護”的觀念逐漸深入人心,金額在一個億以上的企業債權,銀行已經逐漸接受通過破產清償或破產重整的方式回收不良貸款。數據顯示,2015年該市已清理企業債權債務166.79億,化解不良資產80.21億元。

破產重整清償率更高

在溫州,中城建設集團公司(中城建)曾是當地一家龍頭企業,由於種種原因去年面臨資金鏈斷裂瀕臨倒閉風險。根據當時參與中城建破產重整的溫州甌海法院法官鄭拓回憶,當時中城建債務規模總計17億,除了1個億有抵押債權,16億普通債權中銀行債權占絕大多數,僅當地建設銀行一家就有3個億的未抵押貸款。

債務人申請破產後,溫州甌海法院對中城建破產清算與破產重整的清償率進行了預估,結果分別為,重整後債權人清償率在5.45%,破產出清債權人清償率負0.03%。也就是對於建設銀行而言,3億多的無抵押貸款最終還能追回一千多萬。

但如果對企業進行破產清算, -0.03%的清償率對於銀行而言不但企業錢不夠還,還差一部分錢。“走破產清算的話,銀行就沒有任何財產可以分配了。” 鄭拓說。

那麽,如果銀行拒絕企業申請破產,希望直接通過普通法院訴訟執行,清償率也很低,主要原因是執行不下去。鄭拓介紹,在溫州當地,“僵屍企業”債務額在一個億以上的,銀行都比較願意企業申請破產程序。因為當債務額度達到一個億以上時,說明企業經營存在不規範、內部管理混亂、矛盾錯綜複雜等諸多問題。如果僅是訴訟執行,單單靠法院執行法官根本無法操作。

以中城建為例,當時該企業所有的財產都已經被各個法院查封了,管理人可以用於執行的財產只有幾百萬,鄭拓預測,如果法院執行,對於銀行的清償率幾乎為零。

那麽破產重整清償率何以有5.45%,兩個億的可供執行財產從何而來?

鄭拓介紹說,如果破產重整,在重整計劃之前,法院可以對公司股權進行預拍賣,當時中城建股權溢價拍賣了五千八百萬,多出來的部分相應增加到清償率中,所以最終的清償率為5.45%。這還包括5千多萬的處置拍賣權,以及各個法院查封的賬目,公司的應收賬款,以及銀行保證金抵扣的款項等。

據了解,中城建於去年經過破產重整後煥然一新,使得該市唯一的建設集團500強特級資質得以保存。此外,公司的員工也避免了丟飯碗的風險。現任中城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汪一新對本報記者表示,中城建的500強特級資質需要長時間的信譽積累和市場認可,這次破產重整給了他絕好的投資機會。

按照法律程序對瀕臨倒閉的企業進行破產重整,雖然過程曲折,結果卻讓很可能是一條讓包括企業、銀行、以及整個利益鏈條上的各相關方均受益的最佳選擇。

仍面臨金融債權之難

事實上,從破產處理的實踐來看,如何平衡債權人和債務人關系是破產程序中一對繞不開的主要矛盾。

“企業擔一點,銀行讓一點,政府幫一點,司法快一點。”這是溫州市政府相關負責人向記者介紹當地以破產程序去產能、出清“僵屍企業”的心得體會。但事實上,希望企業破產過程中“銀行讓一點”並非易事。

據了解,破產重整程序中涉及債權人表決的事項不少,其中最重要的重整計劃草案需要債權人進行分組表決,銀行債權人通常都是最大債權人,卻由於各種原因很少投同意票。“實踐中法院對強制批準程序的適用特別謹慎,因此重整計劃表決通過難的問題仍普遍存在,影響了破產工作的順利推進。” 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徐建新對記者表示。

銀行人士指出,在企業破產案件處理過程中,金融債權受償率不高。破產程序是對破產企業所有債權人進行公平授償。破產財產需優先支付破產費用、企業職工債權、社保稅款等各種費用以後,才對涉有抵押的擔保股東貸款進行授償,並且是按照債權比例進行分配的。另外,一旦進入破產程序,已經采取保全措施要予以解除。執行措施要終止,這對已經申請訴訟保全,並查封凍結的有效資產的銀行非常不利,銀行缺乏解除付償申請的動力,這是第一點困難。

銀行現在不願意走破產程序的第二個原因,在鄭拓看來是擔心破產審理期限太久影響不良處置。如果銀行訴訟,法院啟動執行程序,銀行可能沒有錢分到,核銷可能會速度快一些。溫州法院相關負責人指出,目前困擾銀行的第二點因素在於,按照貸款通則的規定,豁免貸款的權利歸國務院,所以如果說銀行同意重整,債權要核銷的話,這個債就是豁免掉了,這時地方銀行無權決定,需要層層上報到總行進行審批。

但記者了解到,在一些省、市的特殊情況是,各地對於銀行不良率核銷也有額度限制,單憑有法院執行裁定書,一些不良也核銷不了,溫州法院目前希望通過破產裁定書從第二個渠道核銷不良。

此外,溫州法院相關負責人認為,普通程序起訴了以後,也不一定意味著時間的節省。假如被告不服,上訴就是二審,二審如果遇到事實不清,還要發回重審,那個程序走起來可能時間更長。但是破產是一裁終局,破產案件不存在上訴問題,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可能它的財產處置速度還會更快。

目前溫州法院正在努力縮短破產程序所需要的時間。相關負責人表示,大部分案件還是要七八個月, 問題複雜的案需要兩三年。

企業一旦進入破產程序後,所有銀行訴訟都不能再立案。“因為破產原因是客觀的,不受當事人意誌左右。”鄭拓說。這使得銀行擔心債務人通過申請破產逃債。“有的企業‘假破產’,想拖延時間,假破產真逃債。有些企業動用了各種手段,以資不抵債為由向法院申請破產,借此拖延債務清償時間。這樣因為破產立案以後,企業就把利息暫停了。”銀行人士指出。

記者 觀察 銀行 出清 僵屍 企業 溫州 探索 樣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2814

櫃臺交易立竿見影 *欣泰成交大幅縮水真要變“僵屍”了!

一次荒誕的漲停,並沒有改變*欣泰(300372.SZ)要退市的事實。喧囂過後,退市股又一次被死死地釘在了跌停板。

隨後深交所指出,交易數據統計來看上午推動股價短期內較大幅度上漲的主要因素是個人投資者追買所致。

深交所表示,將盡最大可能,強化風險提示工作。一是嚴密監控交易,加強盤中交易風險提示。二是督促會員做好客戶風險提示工作。三是督促上市公司繼續強化披露風險。四是繼續通過官方微信、微博、官網、上市公司、會員等多種渠道,采取多種方式揭示風險,希望投資者能充分知悉風險。

繼交易所的提醒後,本報也了解到,多家券商今日向投資者發出重要提示,告示投資者必須要到櫃臺簽署相關協議後才能在櫃臺委托買入。

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致電廣發客服咨詢購買*欣泰,被告之從7月28日起必須到櫃臺簽署相關協議才能自助買入。

相比廣發簽署協議後能夠自助買入的要求,中信和國信的規定都更為嚴格。在中信、國信等券商給投資者發的提醒函中,明確告知*欣泰將被深交所按規定作出暫停上市的安排,而暫停上市後不能恢複上市。

中信證券表示:“為了充分履行投資者教育義務,進一步警示交易風險,保護投資者權益,擬買入*欣泰的投資者須到我公司分支結構現場接受特別風險提示,臨櫃簽署《特別風險提示函》後方可以櫃臺方式進行委托買入。”

國信證券同樣給出與中信證券幾乎一樣的提示:臨櫃簽署《特別風險提示函》後方可以櫃臺方式進行委托買入。

下一步,深交所將密切監控有關“*欣泰”的各類異常交易行為,不斷加大實時盯盤、電話警示、書面警示等一線監管措施力度,精準鎖定異常交易賬戶,嚴格執行遞進式監管措施。

27日的龍虎榜數據顯示,當日上榜的買入和賣出席位均為營業部席位,買入前五席位合計買入8127.75萬元,賣出前五席位合計賣出3143.98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華泰證券有三家營業部上榜,其中知名遊資大本營華泰深圳益田路榮超商務中心買入1126萬;另外方正證券寧波解放北路證券營業部買入838萬元。

另外,對未能落實投資者適當性管理和客戶交易行為管理責任的會員,深交所將按照《會員管理規則》的規定采取相應的自律監管或紀律處分措施,並視情況上報證監會。

截至7月28日收盤,*欣泰封死跌停,報收4.53元∕股,跌幅9.94%。當日成交為3465.9萬元,較前一日的2.27億大幅減少。

中信證券北京一家營業部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早上發的通知,從今天開始買欣泰的話必須要到櫃臺來。因為它要退市了,現在嚴控這種炒作交易,並且提示風險。現在買的話必須要到櫃臺來。”

櫃臺 交易 立竿 竿見 見影 欣泰 成交 大幅 縮水 真要 要變 僵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538

中國工業部門僵屍企業全貌:政企“合謀”是主要病因

“僵屍企業”長什麽樣?有多少家?之前一直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從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簡稱人大國發院)獲悉,目前全國工業部門中僵屍企業數量約占工業企業總數的7.51%。按企業規模所作的不完全統計,大型、中型和小型企業中僵屍企業數量分別約1萬家、5萬家和13萬家。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當前經濟改革和宏觀調控的重要戰略和主要抓手。供給側改革的關鍵,就是加快淘汰僵屍企業。

地方政府和企業之間的政企合謀導致大量僵屍企業出現。圖為一家已經關閉的大型鋼鐵廠。攝影/章軻

什麽樣的企業算僵屍企業?

人大國發院是全國首批25家國家高端智庫試點單位之一,該院反腐敗與新政治經濟學研究中心日前發布了《中國僵屍企業研究報告——現狀、原因和對策》,這是國內第一份全面研究僵屍企業的報告。

報告根據1998-2013年中國工業企業數據庫(包含大約80萬家企業和360萬個觀測值)和1998-2015年上市公司數據庫,測算了中國工業部門的僵屍企業比例。中國工業企業數據庫覆蓋了中國工業企業銷售額的90%,因此更能反映出中國僵屍企業的實際情況。使用的數據覆蓋了1998-2004年、2009年至今這兩次較大規模的產能過剩現象,既能反應現狀,又能與上一次危機做出對比。

人大國發院副院長、經濟學院教授聶輝華介紹,研究人員首先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麽樣的企業算僵屍企業”?

聶輝華說,按照維基百科的解釋,僵屍企業是指這樣一些負債企業,它們雖然可以產生現金流,但是扣除運營成本和固定成本之後,最多只能支付貸款利息,而無力償還貸款本金。換言之,這樣的僵屍企業本來應該死亡,但是依賴政府補貼或銀行貸款勉強維持生存,並且無法恢複活力。

20世紀90年代日本經濟在資產價格泡沫破滅之後,陷入了衰退狀態,出現了“失去的十年”。學術界普遍認為,主要原因就是日本有大量的僵屍企業,占用了大量無效率的銀行貸款,甚至擠出了優秀的企業,出現了逆向淘汰。

2015年12月9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首次對“僵屍企業”提出了具體的清理標準,即要對持續虧損3年以上且不符合結構調整方向的企業采取資產重組、產權轉讓、關閉破產等方式予以“出清”。

“因此,僵屍企業的官方標準定義為:如果一家企業連續三年利潤為負,則將這家企業識別為僵屍企業。”聶輝華說,識別僵屍企業的官方標準一方面比較貼近於人們對僵屍企業的認識,因此比較直觀;另一方面也比較簡單,因此在實踐中易於操作。

“但是,官方標準也存在著一些問題。”聶輝華分析說,首先,有些新興行業中的成長型企業在成立最初幾年都很難實現盈利,因此使用官方標準會把一些運轉狀況良好且發展潛力較大的企業錯誤識別為僵屍企業。

例如,美國亞馬遜公司自創立之後曾連續20年虧損,直至2015年才實現盈利;中國最大的物流企業之一京東自2011年以來至今仍是虧損。“在我國證券市場中連續三年經營虧損的上市公司必須進行退市預警,因此許多上市公司通過操縱利潤避免退市。如果使用官方標準識別僵屍企業,這類企業將成為漏網之魚。”

聶輝華介紹,人大國發院報告提出了新的識別僵屍企業的方法。如果一個企業在當年和前一年都被FN-CHK方法識別為僵屍企業(即企業獲得的貸款利息率低於正常的市場最低利息率),那麽該企業在當年就是僵屍企業。

聶輝華認為,相對於官方標準和學界流行的CHK標準,這一方法能夠較好地減少僵屍企業識別過程中的“漏網之魚”,又可以減少“誤傷”。

工業部門僵屍企業全貌

上述報告描述了中國工業部門僵屍企業的全貌:

分規模僵屍企業統計圖

分年份來看,2000-2013年,中國工業部門的僵屍企業比例最高時(2000年)大約為30%,此後呈下降趨勢,並在2004年之後保持穩定。2005-2013年的工業部門僵屍企業比例大約為7.51%。這說明中國僵屍企業的問題是在逐漸緩解的。

分行業來看,利用2013年中國上市公司數據,人大課題組發現,僵屍企業比例最高的五個行業是:鋼鐵(51.43%)、房地產(44.53%)、建築裝飾(31.76%)、商業貿易(28.89%)和綜合類(21.95%);僵屍企業比例最低的五個行業是:銀行(0.00%)、傳媒(4.12%)、非銀金融(4.65%)、計算機(5.23%)和休閑服務(5.88%)。

中國各地僵屍企業數量

中國各地僵屍企業比例

分地區來看,經濟發展水平較高的東部南部地區僵屍企業比例比較低,而經濟發展水平較低的西南、西北和東北地區僵屍企業比例較高。

分所有制來看,國有和集體企業中僵屍企業的比例最高,民營企業和港澳臺及外商企業中僵屍企業的比例相近,且遠低於國有和集體企業中僵屍企業的比例。

分規模來看,大型企業和中型企業的僵屍企業比例最高,但由於基數比較小,大部分僵屍企業還是小型企業。

分年齡來看,隨著企業年齡的增長,僵屍企業的比例越來越高。成立1-5年的企業中,只有約3%的企業是僵屍企業;而在成立超過三十年的“老”企業中,約有23%的企業都是僵屍企業。

聶輝華介紹,研究人員分析了導致僵屍企業的五個主要原因:

地方政府和企業之間的政企合謀。為了政績和維穩,地方政府不斷給瀕臨破產的僵屍企業進行各種形式的“輸血”,或者給非僵屍企業施加就業壓力和產量擴張壓力,然後再通過補貼和貸款來維持其局面。這使得本來不是僵屍的企業變成了“僵屍”、已經是“僵屍”的企業更加難以清理。如果一個企業獲得了更多補貼、或者冗員更多、或者是國企,那麽成為僵屍企業的概率就更高。

地方政府之間和國企之間的惡性競爭。一旦國家將某個行業列入重點扶持範圍,地方政府就一擁而上支持這個行業的發展,造成重複建設、產能過剩。在該行業出現大量僵屍企業之後,地方政府又紛紛提供優惠政策和補貼來支持當地企業,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的“扶持”來“擠垮”其他地區的企業。許多政府部門出臺政策鼓勵企業兼並、“以大吃小”,甚至在行業救助時直接規定只救助一定數量的大企業,這直接造成了企業間“競相做大”的囚徒困境。

四萬億投資與僵屍企業比例

大規模刺激的後遺癥。2008年11月,為了應對國際金融危機給我國經濟帶來的壓力,中國政府推出了投資總量約四萬億的經濟刺激計劃。然而,四萬億投資計劃在一些行業引起了過度投資、盲目擴張,埋下了產生僵屍企業的隱患。

外部需求沖擊。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世界主要經濟體增長放緩、需求減少,使得出口依賴型行業和企業在短時間內受到了巨大的沖擊,訂單不足、商品滯銷、資金周轉困難、投資方撤資,許多原本發展良好的企業紛紛陷入困境,甚至淪為僵屍企業。

銀行的信貸歧視。2008年以後,國有和集體企業的利潤率在波動中下降,但負債率卻逐年增高;與此同時,民營企業利潤率一直比較穩定,但負債率卻有所下降。也就是說,2008年經濟危機之後,雖然國有和集體企業盈利能力有所下降,但卻更容易獲得貸款;雖然民營企業盈利能力非常穩定,但卻更難獲得貸款。

減少僵屍企業用什麽“良藥”?

研究發現,國有企業、規模大的企業、年齡大的企業更容易成為僵屍企業,並且煤炭、鋼鐵、玻璃、水泥等重點行業有更多的僵屍企業。

聶輝華說,導致僵屍企業出現的主要原因,既有歷史的因素,也有體制和機制的因素,還有外部需求沖擊,錯綜複雜。因此,要清理僵屍企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中國產業轉型升級,實現中國經濟長期穩定增長,就必須對癥下藥,而且只有下猛藥才能治沈屙。

“減少僵屍企業首先要減少政府對企業的幹預,尤其是慎用產業政策。”聶輝華說。

上述報告說,在正常的市場經濟中,一個企業如果多年資不抵債、長期虧損,必然被激烈的市場競爭所淘汰。因此,正常的、完善的市場經濟體制下,僵屍企業根本不會出現。僵屍企業之所以存在,一定是因為市場機制的運行受到了幹擾。而主要的幹擾,當然是來自政府或者金融機構等強大的部門。

報告認為,地方政府要減少對企業運行的幹預,不要利用行政力量去推動企業兼並重組,不要給轄區內企業施加超出其負擔能力的就業壓力和財稅壓力,不要給缺乏效率、生存無望的僵屍企業提供各種補貼和迫使銀行發放貸款。

對於中央政府和部委來說,要謹慎使用產業政策。以扶持新興、幼稚、戰略性產業為目的的產業政策,一定程度上為這些行業的企業提供了一層保護傘,使這些行業的企業減少了面臨的市場壓力,也使得這樣企業的發展偏離了市場的軌道,可能導致它們盲目生產、盲目做大,最終可能變成僵屍企業。

而且,通過各類補貼實行的產業政策,如果缺乏透明、公開的程序,很容易留下尋租空間。報告說,當前,新能源汽車、機器人產業的騙取補貼行為比較普遍,必須引起足夠重視。

聶輝華說,應完善國資委對國企的考核指標,全面理解“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警惕最後的結果是國企光是“做大”而沒有真正“做強”和“做優”。如果國企一味做大,必然陷入產能擴張的囚徒困境,必然導致更多產能過剩,從而產生更多僵屍企業。

同時,報告建議強化銀行的預算硬化。從日本僵屍企業的情況來看,銀行的預算約束軟化是僵屍企業產生的重要土壤。應加強對銀行體系的監管,減少地方政府對轄區內銀行的行政幹預,通過制定相關的法律法規,確保銀行體系的相對獨立性。同時多渠道化解過剩產能,鼓勵企業兼並重組和改制分流,加快建立和完善社會保障網。

聶輝華說,目前來看,比較嚴重的行業有大約20%的過剩產能,有大約10%的僵屍企業,總體情況尚在可控之中。可以考慮將過剩的鋼鐵、水泥、玻璃等用於貧困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由中央政府或者幫扶的地方政府通過發行債券代為支付。

報告還認為,加快國企改革步伐關鍵是明確國企定位。進一步對國企進行分類改革,明確哪類國企要承擔政治和社會功能,哪類國企是純粹的市場化企業。對於前者,限制數量,當做特殊企業來對待;對於後者,加強市場化考核,鼓勵做強做優。

中國 工業 部門 僵屍 企業 全貌 政企 合謀 主要 病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610

19萬家僵屍企業待出清 市場希望慎用產業政策

去產能作為供給側改革“三去一降一補”五大任務之首,其進展直接關系到改革的成效,因此備受關註。然而從發改委近日公布的2016年上半年去產能情況來看,與預期尚有較大差距,同時,關於去產能政策的頻頻發布,也印證了去產能之難。

去產能最重要的手段無疑是“出清”僵屍企業。近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推動中央企業結構調整與重組的指導意見》,在重點工作中明確提出清理退出一批央企。要求從大力化解過剩產能,加大清理長期虧損、扭虧無望企業和低效無效資產力度,下大力氣退出一批不具有發展優勢的非主營業務三方面入手清理退出相關央企。而根據一份統計報告,目前市場上僵屍企業數量共有19萬家之多。

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錦對《第一財經日報》稱,這里所說的“清理退出一批”,主要是指以鋼鐵、煤炭行業為重點,大力壓縮過剩產能,加快淘汰落後產能。

去產能舉步維艱

隨著上半年的過去,發改委也逐步披露了去產能階段性的成果。

發改委披露的數據顯示,上半年,全國鋼鐵去產能1300多萬噸,完成今年目標任務的30%左右;煤炭行業全國共退出產能7227萬噸,為全年目標的29%;進展均不甚理想。而7月28日發改委發布的上半年鋼鐵行業運行情況,則更體現了去產能步伐之緩。數據顯示,上半年全國粗鋼產量39956萬噸,同比僅下降1.1%,降幅同比收窄0.2個百分點;鋼材產量55992萬噸,增長1.1%,增速同比回落0.9個百分點。

各地去產能實際動作緩慢與年初爭相公布巨額去產能宏大計劃形成鮮明對比。截至6月底,全國17個地區和有關中央企業已全面啟動煤礦關閉退出工作,這意味著還有近一半省份尚未啟動這一工作。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日前在全國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和脫困發展會上表示,少部分地區具體實施工作才剛起步,完成全年去產能任務艱巨,時間緊迫。

7月27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表示,在產能過剩領域新上項目、新增產能或淘汰產能死灰複燃的,國務院有關部門要派出調查組深入了解、嚴肅追責。多措並舉,確保完成今年化解過剩粗鋼產能4500萬噸左右、煤炭產能2.5億噸以上的硬目標。

李錦告訴記者,目前鋼鐵、煤炭行業的去產能確實面臨著阻力和困境,來自企業、銀行與地方政府聯動的阻力很大。在某些地方,鋼鐵、煤炭行業是地方經濟發展的支柱產業,去產能會對GDP、就業、地方政府財政收入等各方面造成消極影響。而且急劇去產能有可能帶來大規模失業,不利於社會穩定與發展,所以地方政府對去產能存在顧慮。

李錦認為,企業自身的意願不足,僵屍企業存在“僵而不死”的尋租空間,還寄希望於市場價格反彈或政府的救助措施,思想上還沒有深刻認同去產能的發展理念。此外,企業債務問題也是產能過剩、無法快速出清的原因之一,近期東北特鋼違約事件就是一個鮮活的例子。對銀行來說,產能過剩的企業貸款占比也較高,去產能料將造成不良貸款增加。

數據顯示,中國大型鋼企2015年平均資產負債率為70.06%,債務總規模達3.27萬億元人民幣。如果債務問題無法解決,且不能控制金融風險,鋼鐵去產能計劃就無法順利進行。

萬博新經濟研究院院長助理劉哲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時稱,煤炭、鋼鐵行業去產能面臨兩個問題:一是如何轉型,二是要素如何轉移。轉型就是要給硬財富附加軟價值,不再盯住微薄的低端供給毛利。在轉型的過程中,土地、勞動、資金等要素都要通過市場化的手段進行轉移。在這個過程中可能會出現債券違約等信用風險,譬如東北特鋼事件。如果東北特鋼不能通過市場化債務重組,獲取時間窗口,引進增量資金、加強企業經營管理等方式,改善企業的經營現狀,那麽可能會造成企業破產和工人下崗等局面。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國企研究室主任項安波則認為,去產能下一步的工作重點,一是中央財政已設立了千億級的鋼鐵煤炭行業去產能獎補資金,要發揮好其化解過剩產能、員工安置等方面的作用;二是要積極穩妥推進寶鋼、武鋼兩大鋼鐵央企的重組整合;三是發揮新成立的央企煤炭資產管理平臺公司(國源)在去產能和促發展方面的作用。

重點出清僵屍企業

出清僵屍企業,無疑是去產能最艱巨也最重要的任務。

7月28日,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發布報告稱,目前全國工業部門中僵屍企業數量約占工業企業總數的7.51%。按企業規模所作的不完全統計,大型、中型和小型企業中僵屍企業數量分別約1萬家、5萬家和13萬家。

2015年12月9日,李克強首次對“僵屍企業”提出了具體的清理標準,即要對持續虧損3年以上且不符合結構調整方向的企業采取資產重組、產權轉讓、關閉破產等方式予以“出清”。“因此,僵屍企業的官方標準定義為:如果一家企業連續三年利潤為負,則將這家企業識別為僵屍企業。”中國人民大學教授聶輝華稱,識別僵屍企業的官方標準一方面比較貼近於人們對僵屍企業的認識,因此比較直觀;另一方面也比較簡單,因此在實踐中易於操作。

分行業來看,利用2013年中國上市公司數據,報告稱,僵屍企業比例最高的五個行業是:鋼鐵(51.43%)、房地產(44.53%)、建築裝飾(31.76%)、商業貿易(28.89%)和綜合類(21.95%)。同時,國有企業、規模大的企業、年齡大的企業更容易成為僵屍企業,並且煤炭、鋼鐵、玻璃、水泥等重點行業有更多的僵屍企業。

聶輝華稱,導致僵屍企業出現的主要原因,既有歷史的因素,也有體制和機制的因素,還有外部需求沖擊,錯綜複雜。因此,要清理僵屍企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中國產業轉型升級,實現中國經濟長期穩定增長,就必須對癥下藥,而且只有下猛藥才能治沈屙。“減少僵屍企業首先要減少政府對企業的幹預,尤其是慎用產業政策。”

劉哲則認為,對於僵屍企業,政府要遵循兩個原則:不拋棄,不溺愛。在面對供給老化企業時,政府一方面不能通過行政手段強制其關閉或破產,另一方面也不能“力挺”僵屍企業,影響生產要素向新供給轉移。政府應該做市場機制的建設者,促進市場在要素轉移中發揮主導作用。同時,重視社會政策的“托底”作用,做好社會保障和再就業培訓等。

波士頓咨詢公司(BCG)發布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專題報告指出,未來2~3年,煤炭、鋼鐵、水泥等幾個主要產能過剩行業需要安置的人員約200萬~230萬人,主要集中在西北、華北和東北地區。但由於目前社會保障和福利制度更加完善,如失業保險體系和城鎮最低生活保障等,本次員工安置大潮在國家層面整體可控。

19 萬家 僵屍 企業 出清 市場 希望 慎用 產業 政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764

學者:東北振興要敢於讓僵屍企業死掉

東北要振興,必須敢於對僵屍企業動刀。“對於造成大量國有資產流失的僵屍企業,要拔掉輸液管,撤掉呼吸機,敢於讓僵屍企業死掉,東北振興才有希望”。

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教授、中國東北振興研究院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常修澤在20日舉行的2016東北振興論壇上表達了上述觀點。

僵屍企業,指那些沒有辦法繼續經營、應該破產但又沒有破產的企業。這些企業以吸食銀行貸款和政府資金勉強存在。中國目前對於僵屍企業尚無確切的統計數據,但僵屍企業的存在缺失已成為吞噬中國經濟活力的一個重要因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8月12日發布了有關中國經濟的年審報告,督促中國消減對國有企業的補貼和淘汰債務過剩的僵屍企業。

據了解,東北三省盡管僵屍企業數量不多,但是體量比較大,涉及員工數量較多,面臨的出清任務更加艱巨。

常修澤認為,所謂僵屍企業,其實更確切的名字應該是“僵噬企業”。“如果它真是屍體倒也是民族大幸了,關鍵它還不是屍體,它是作為一個活體在蠶食國家資產,造成了上千億甚至上萬億元的國有資產流失。”

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原董事長傅成玉也表達對僵屍企業蠶食國有資產的擔憂。他說,每一個僵屍企業背後都是巨大的國有資產流失。這個問題應該引起足夠重視。要解決和預防僵屍企業現象,關鍵是要做好國有企業內部運營機制市場化改革。這個問題非常緊迫,但是目前還沒有針對性的解決方案。

“如果沒有徹底有效的國企內部運營機制市場化改革,新的產能過剩、新的僵屍企業還會不斷出現的。”傅成玉說。

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副會長周放生在調研中發現,東北三省的僵屍企業造成了巨大的國有資產融化性流失。更危險的是,由於這種流失是隱形的,並沒有引起足夠的警覺。

“僵屍企業該破產的就讓它破產,否則越救越虧。”周放生說。

敢於讓僵屍企業死掉的同時,需要做好企業人員的保護和安置工作。常修澤認為要用“產權人本共進論”處理僵屍企業問題,采取“保人不保企”、“淘企不淘人”的方針,多渠道實現僵屍企業員工再就業,並解決好員工的社會保障問題。

此外,常修澤還強調,振興東北不要再提“做大國企(比重)”,對國企要改變“腫而美”的傳統錯誤觀念,瘦身健體,增強活力,同時,將民營企業做大做強,為東北經濟註入活力。

學者 東北 振興 敢於 讓僵 僵屍 企業 死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378

人人都想成為Papi醬,為什麽最後都變成“僵屍號”?

來源: http://www.iheima.com/top/2016/0822/158289.shtml

人人都想成為Papi醬,為什麽最後都變成“僵屍號”?
南七道 南七道

人人都想成為Papi醬,為什麽最後都變成“僵屍號”?

2016年,越來越多知名傳統媒體人進入短視頻創業。從4月開始,幾乎每月都有人離職創業。

本文授權轉載自南七道(ID:nanqidao)。

短視頻領域又融資了。

美妝垂直領域的小紅唇完成6385萬美元融資,把我們的視線又拉回到此。從2015年4月上線至今,小紅唇已經完成4輪融資。投資方涉及藍馳創投、雙湖資本、光速創投、LG家族基金、紀源資本等多家機構。

粗略統計,2016年,短視頻領域融資多於20起。這些都從側面反映了短視頻正在爆發已經是顯而易見的事實了。

當然,這和移動互聯網下的整個大環境有關。用一個公式可以看得更直觀:

視頻生產門檻降低+人們可選視頻內容增加+視頻生產有利可圖=短視頻創業風口。

數據可以佐證。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第3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15年12月,中國手機視頻用戶規模為4.05億,短視頻用戶數占3.24億,而且用戶規模還在高速增長。

可以肯定:短視頻內容及創業者還會繼續增多,這個領域競爭會更激烈。

不過,這帶來一個疑問:在內容創業的數量達到一定爆發值後,該如何掌握“流量分發權”?為什麽這麽多短視頻創業者,唯獨Papi醬能爆火?大致做出預測:“內容為王”將轉向“平臺/分發為王”。

受挫

你想要搞清楚短視頻行業發展,要先來看看整個視頻行業的情況。我們知道,視頻行業主要是兩個方向,一個是長視頻,比如電視劇、電影、綜藝等大IP,一個是短視頻、直播。

1

回看中國視頻行業,它一定程度上借鑒了美國的模式。

2005年,YouTube的UGC(用戶生成內容)視頻分享模式走紅,成立第二年便被Google以16.5億美元的高價收購。優酷土豆、六間房等中國早期視頻網站也模仿這個模式。不過當時,這種模式雖有巨大流量卻沒有能與流量匹配的商業價值。

兩年後,美國Hulu網站成立,為用戶提供正版長視頻服務,網絡廣告為主要盈利模式,以僅占YouTube 1/20的流量,實現盈利。

之後,愛奇藝、酷6等采用Hulu模式的網站加入進來,同時樂視網等早期采用正版長視頻模式的網站知名度不斷提高。

而最初采用視頻分享模式的視頻網站也向Hulu模式轉型,比如優酷,改走“UGC+Hulu”路線,拿出高額資金購買影視長劇版權。傳統互聯網門戶,如搜狐高清、騰訊視頻也相繼進入該領域。

這個時期,正版長視頻模式成為視頻網站的主流模式。

但是,在競爭不斷激烈的情況下,對於視頻網站而言,長視頻的用戶增長以及用戶粘性始終是個難以解決的問題。於是,有了視頻網站對“獨播”的爭奪,因為他們永遠都需要砸錢購買各種獨家版權。

這也導致了他們活的越來越不容易。因為版權成本極大,如果沒有強大的資金實力和持久的營運能力,視頻網站很容易被拖垮。

比如,酷6就宣布不會再購買長視頻,而轉型為社區化視頻網站:社區化、UGC、短視頻是三個方向。

你知道,就像電影里演的那樣,經過各種爭鬥、結盟和暗度陳倉,最終只有最強的那方可以存活。

這個時期,沒有移動互聯網的推動,短視頻還沒有發展起來,而以長視頻為主的視頻網站形成了“BAT+搜狐+樂視”的競爭格局。

2

出線

2012年,移動互聯網在全球爆發,“一個人+一臺手機”就可以生產出吸引人的視頻內容。

這是一個重要拐點,讓大家把目光又向UGC為主的短視頻靠攏。

首先,背後的推動力是智能手機的普及,以及技術的升級換代。手機端1080p的高清視頻錄制很常見,剪輯甚至特效APP已經足夠流行。

其次,移動互聯網是碎片化的信息時代,提供了消費場景。

第三,視頻采、剪、發布類應用的普及化,短視頻生產門檻降低。基於社交網絡,用戶生產的視頻內容可以迅速流行。

所以,2013年開始,短視頻領域迎來第一波創業高潮。新浪微博戰略投資秒拍,騰訊開始著手做微視…… 視頻網站們又重新拾起移動UGC,希望通過短視頻做用戶,長視頻做收入,來互相補充。

3

可惜,這樣的繁榮在一年多後發生了第一次洗牌。因為想要引導用戶UGC內容並培育出真正的產品情感,沒有積累很難完成。

2015年3月,騰訊旗下短視頻產品微視被並入騰訊視頻,默默離場。短視頻行業逐漸形成以美拍、秒拍為主,包括GIF快手等其他玩家在內的競爭局面。

此後,短視頻行業一直未能出現穩定的格局,而且競爭越來越激烈。

來自Talkingdata《2015移動視頻應用行業報告》顯示,短視頻在所有移動視頻應用中,用戶數增長幅度最大,同比增長401.3%。

某種程度上,短視頻第一波浪潮離不開微博和微信的推動,而第二波增長浪潮則由直播帶動。

作為2016年第一個紅遍大江南北的網紅Papi醬,你一定在朋友圈刷到過她,以“一個集才華與美貌於一體的女子”結尾的吐槽視頻而聞名,有“東北話+臺灣話”“男性生存法則”、“微信有時候真讓我崩潰”等一系列短視頻。

Papi醬的出現,給短視頻行業引爆出更多影響力。

2016年,越來越多知名傳統媒體人進入短視頻創業。從4月開始,幾乎每月都有人離職創業。

4

 2016年,內容創業的短視頻項目不斷獲得投資。

5

2016年,在短視頻產業上遊環節--短視頻分發平臺,也有多個項目獲得投資,包括今日頭條、騰訊企鵝媒體平臺、阿里UC訂閱號等重量級玩家也都進入,在這些平臺上,自媒體上傳的內容將不再只是文字,而是包括視頻、音頻和直播等內容。他們都是流量分發平臺,都想成為“視頻類的今日頭條。”

6

總結發現,“資本寒冬”又來了,但短視頻領域還是收獲了不少投資。

難題

我們也同時發現,這麽多融資成功案例,爆火的只有Papi醬,為什麽?

這還得從傳統視頻門戶時代說起。

10年前發展起來的國內主流的視頻網站,它們一直以來的工作模式都是:需要找專業機構,投入大量時間、資源,並遵循一定的行業傳統和規則來完成內容的生產,整個生產模式是“中心化”的,電視劇、電影、綜藝節目無不如此。

這導致它們的分發模式也是“中心化”的,因為它們本質上是有專業門檻的娛樂產業,滿足的是人類的精神需求。所以,這一類視頻的分發,都必然是依靠人來分發,靠人工編輯進行內容推薦。

“中心化”必然導致的後果是,流量大都去了頭部視頻內容(通常有巨大傳播性、占據媒體頭部要害位置的內容),只有最紅最熱的內容才能占據顯要位置,導致整個視頻網站的大多數視頻都處於僵屍狀態。

無論是各大平臺爭搶的電視劇版權,還是“太子妃”、“屌絲男士”這樣的自制劇,都可以看到頭部視頻內容和人工分配機制的“情投意合”。

對視頻網站來說,Papi醬就是這樣的頭部資源,這由流量分發機制決定。

但是,對創作者而言,大量優質視頻得不到分發,對用戶而言,要尋找感興趣的視頻,獲取信息,需要花費大量搜索成本。

而且,在短視頻時代,信息類視頻具有流動、碎片化、海量的特點,因而必然存在長尾分發的問題,這都是傳統視頻門戶解決不了的問題。

出路

那麽,解決流量分發最適合的模式是什麽?

我們先來看,短視頻時代,你需要解決什麽問題:第一,篩選海量產生的UGC視頻內容;第二,保證將用戶需要的視頻內容推薦到用戶終端。

很顯然,社交分發和機器分發是兩種有效的解決方式。

社交分發就是以Twitter、Facebook等平臺為代表,通過用戶的社交網絡,讓用戶自主進行篩選和互相推薦。微信、微博、秒拍等也屬於這一類代表。

但是,社交分發面臨著兩個挑戰:用戶濫用分發權力的問題,比如在一些社交平臺上,營銷內容泛濫,而平臺難以反制;信息量過大導致過濾失效,比如,每個人關註的圈子外擴至二度、三度時,社交信息流也就沒法看了。

另外一種方式,機器算法分發的代表,譬如YouTube的搜索算法、頭條視頻依托的推薦算法分發。

YouTube自從被谷歌收購後,一直就利用谷歌的算法優勢,通過分析用戶的瀏覽量、觀看記錄、停留時間等進行視頻推薦。2013年,因為YouTube出色的個性化視頻推薦和背後的推薦算法系統,谷歌獲“技術與工程艾美獎”。今日頭條的分發模式也一直是去中心化的機器算法分發,決定內容流量大小的是內容質量。

事實上,通過YouTube或者今日頭條算法的精準分發讓那些長尾小眾內容變得更有價值。

7

比如,在頭條視頻上有一個原創公號“紙模大觸”,每期的內容就是教大家用紙張做一些非常有創意的模型,比如維京人的頭盔,或者金屬複古風的戰斧,而一組制作一個發射紙質子彈的狙擊步槍的視頻播放量近百萬。

再比如,在福布斯發布的2015年YouTube自頻道收入排行榜可以看到,在收入方面與“Papi醬”等量的絕非少數。

8

可以預判:機器算法的長期優勢是決定性的。當然,另一種可能,機器算法分發加入社交功能,而社交分發引入算法機制,走向融合。

papi醬 僵屍號 內容創業 爆發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人人 都想 成為 Papi 為什麼 最後 變成 僵屍 屍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450

黃益平:僵屍企業能不能退出是當前經濟關鍵問題

從去年10月開始,M1、M2剪刀差不斷擴大。M1的增長速度遠超過M2增速,很多投資者都願意持有短期流動性而非長期流動性,對於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眾說紛紜。

日前,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在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深圳年會上對M1、M2剪刀差做了三種理論上的可能性的解釋,即收益率曲線倒掛,對金融體系不信任或者預示某個領域資產價格將大漲,但他表示到底是哪一種可能解釋造成目前的狀況,需要進一步討論。

同時,黃益平表示,目前中國經濟的最大挑戰還是新舊產業更替問題。一部分是讓沒有競爭力的企業快速、平穩退出,同時鼓勵和支持新興產業形成。現在能看到的是,新興產業已經在形成、發展,但還不足夠大。更大的一個問題是,舊的產業退出不平穩、不快速,而且有很多所謂的僵屍企業,僵屍企業使得非僵屍企業的融資成本增加、投資率下降。

三種可能原因

黃益平對M1、M2做了解釋,M1通常指狹義貨幣,一般來說就是“現金+活期存款”,M2是廣義貨幣,就是“現金+定期存款或其他”。黃益平表示,M1增速大幅超過M2,大家都說不確定是不是該投資,現在的問題是,為什麽大家都持有短期的流動性,而不持有長期的流動性,這不能簡單的用現在形勢不好,大家不想投資來解釋。

黃益平介紹了三種理論上的可能性。他表示,第一種,為什麽短期的流動性直線上升,長期的流動性反而沒有出現明顯增長?有可能是收益率曲線倒掛,或者是持平了,也就是說在銀行持有長期存款或者短期存款,回報上沒什麽差別。但是客觀來說,現在並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

第二種理論上的原因,很多國家出現短期內短期流動性增加的原因是對金融體系不信任了,就是不願長期把錢放在金融部門,寧願自己拿著短期,或者可以隨時流動,這是值得特別擔憂的現象。

第三種,是過去發生過的,經濟不是很好,投資也沒有太多地方投,但是有人賺了錢準備幹一票大的,這個指標的出現也意味著有一些資產價格要大漲了。“到底是不是這樣的情況,我也不知道。”黃益平說。

拋開M1、M2剪刀差的原因分析,黃益平認為,在現實的問題中,更值得擔心的是企業杠桿率的“國進民退”。

他解釋說,國企和民企在2009年以前杠桿率的波動大概是同幅度的,但是2009年以後出現了明顯分化。如果把國企和非國企的一些財務生產率的指標做一個比較,平均來說國企都不如民企,相對來說績效比較差的企業的杠桿率在明顯上升,效率比較好的企業在去杠桿,這種狀況比總的杠桿率更令人擔憂。

僵屍企業使得非僵屍企業融資成本增加

對於出現企業杠桿率“國進民退”的原因,黃益平表示,其中一種解釋,可能是經濟政策不確定導致了分化。經濟政策或者經濟形勢不確定的時候,正常的企業會變得保守,會延遲投資和雇用的決策,所以杠桿率可能不會快速上升甚至下降。但是如果有一批軟預算約束的企業,或者受到政府擔保的企業,其實不太關心有沒有不確定性,只要能借到錢,就會繼續借。所以在2009年以後出現杠桿率的分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政府對不同的企業存在不對稱的擔保。在這個基礎上,政策不確定性一上升,兩類企業對政策不確定性的反應不一樣,導致出現了這樣的情況。

最後,黃益平表示,無論增長減速也好,投資下降也好,杠桿率上升或者總體投資不好,今天碰到的最大挑戰還是做一個新舊產業更替。一部分是讓沒有競爭力的企業快速、平穩退出,同時鼓勵和支持新興產業形成。

黃益平說,現在看到的是新興產業已經在形成、已經在發展,但是還不足夠大。但是現在更大的一個問題是,舊的產業退出不平穩、不快速,而且是有很多所謂的僵屍企業。僵屍企業,是市場條件下本來應該退出了,但由於某種原因,政府或者銀行,或者其他機構繼續給他支持,沒有退出。

黃益平表示,為什麽投資率下降了,為什麽杠桿率這麽高,沒有去杠桿,其實很多問題都在這兒,僵屍企業的存在使得非僵屍企業的融資成本增加、投資率下降,它不但降低資源平均的利用效率,更重要的是對非僵屍企業、對新興產業、對民營經濟有極大的傷害。

“今天碰到的一個最大的問題,經濟結構改革所有的問題,歸根到底就是僵屍企業能不能退出。能不能做,我覺得現在還需要很多觀察。”黃益平說。

黃益 益平 僵屍 企業 不能 退出 當前 經濟 關鍵 問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535

山東:僵屍企業處置情況將與省管企業領導薪酬掛鉤

光想著盈利不行,還得想著處理好僵屍企業。這是山東省國資委對省管企業領導提出的要求。

日前,山東省國資委出臺《關於促進省管企業經濟平穩運行的通知》,要求“要把虧損和僵屍企業治理成效與企業盈利同等看待、同等重視。”

《通知》中說,各企業要按照省國資委確定的目標,對所屬虧損企業“一企一策”地制定年度減虧控虧具體工作方案,明確路徑、措施、方法,綜合采取債務重組、業務整合、冗員分流、強化管理等措施,將減虧控虧目標、措施分解落實到人,作為績效考核與獎懲任免的重要依據,確保2016年省管企業及所屬企業虧損面和虧損額同比下降30%。

僵死企業對山東省管企業的盈利狀況影響巨大。數據表明,2015年,山東省管企業實現利潤172億元,其中盈利企業的盈利額556億元,但虧損企業的虧損額達到379億元,相當於2/3的利潤被“吃掉”。

根據山東省國資委的相關材料,山東正在“一企一策”進行“治虧去屍”工作。

截至6月底,第一批擬在2016年出清的125戶僵屍企業中,已經完成或者接近完成處置的有49戶,7戶正在轉讓,3戶完成破產立項,其余66戶正在進行清產核資。

山東省國資委明確,3年內將完成321戶省管企業的清理退出。下一步,要研究制定省管企業僵屍企業處置考核辦法,將今年省管企業處置僵屍企業的情況列入考核目標體系,加大考核分值,制定特殊獎勵措施,與企業領導班子的薪酬及評先樹優掛鉤。

處理僵屍企業,山東也面臨著一些亟待解決的難題。日前,山東省國資委主任張新文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總結出3個方面的難題。

首先是來自銀行金融系統的難題。張新文說,目前的做法是,企業可以破產,銀行作為債權人卻不可以有損失,這不公平,也不合理。按照市場經濟規律,債權人、債務人是平等的,有了風險和損失,銀行也應該承擔相應的責任。應該發展混合所有制及股權、債權、風險投資等多種融資方式,改變由銀行主導、間接融資一家獨大的金融模式。

其次是法院。依法破產是處置僵屍企業的重要途徑,但由於各級法院受理標準不一,部分法院出於社會穩定考慮,加上費時費力,不願受理破產案件,積極性不高,導致立案難度加大。

還有,國企要破產,過去的欠賬要交,相當於人之將死,還要逼其拿出買骨灰盒的錢,直接導致了“死不起”現象。企業的社會職能,比如學校、醫院,以及供水、供暖、供電、物業等移交地方,地方接收起來往往不積極,推動起來很慢、很難。

山東 僵屍 企業 處置 情況 將與 與省 省管 領導 薪酬 掛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550

山東能源集團出清“僵屍企業”:3年壓減4萬多人

即使在煤炭行業最景氣的時期,山東能源淄礦集團第一大礦埠村煤礦仍然不賺錢。

原因很簡單,開采成本高。經過多年開采,煤層已經變得很薄,根本不適合大型機械化開采。這里噸煤的用人數量是先進礦井的兩倍,每年僅僅抽排礦井的地下水,就需要付出4000萬元以上的代價。

這樣的礦井還要保留嗎?2015年,埠村煤礦關閉了第一對礦井,當年實現減虧5000萬元,今年6月關閉最後一對礦井,可以減虧6000萬元。 這個有60年歷史的煤礦企業不再挖煤。

埠村煤礦於2015年註冊成立山東新升實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將埠村園區的國有資產和股權逐步納入新公司,承接園區管委會的監管職能,搭建起擁有自主投資決策權的集團化發展平臺。 當年,山東新升實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實現了盈利。 隨著礦井關閉和企業轉型,這家企業在冊職工從2007年的6366人,降至目前的3332人。

山東是國企大省,僵屍企業也主要集中在國企方面。煤炭、鋼鐵又是山東國企的大頭,也是僵屍企業的大頭。

山東能源集團是山東省政府於2011年在整合了除兗礦集團之外的6家省屬煤炭企業之後組建的,但這個集團的特點是新集團、老企業。

根據山東能源集團的一份內部材料,“作為一個老企業,資產質量差,老礦小礦多,冗余人員多,歷史包袱重,特別是屬於落後產能的礦多。”也正是因為山東能源集團的病竈很清楚,所以下起刀來位置也很明確,就是關井、減人。

山東能源集團現在有各層級企業588戶,被認定的僵屍企業有146戶,占到總量的近四分之一。這些企業給山東能源集團帶來巨大的負擔。按照國家政策標準山東能源集團擬退出的礦井共有65對,涉及產能4369萬噸,產量占到集團總產量的三分之一左右。這些礦井,不但不產能利潤,還大量吞噬了集團的利潤。

山東能源集團相關人士透露,山東能源集團承擔僵屍企業離退休人員統籌外及企業辦社會的費用就有28.7億元。

山東能源集團現在對僵屍企業采取的是“三退兩清”政策:堅決退出不符合國家產業政策方向的產業;退出沒有市場空間的產業,堅決退出無利潤且占用著各類財務費用的落後產業;堅決清理低效無效的股權投資,回籠資金,提升股權投資效能;堅決清理各類無效占用,減少占用損失。

按照山東能源集團的計劃,2016年處置僵屍企業44戶、2017年處置97戶、2018年力爭全面完成僵屍企業處置工作。

2016年,山東能源集團將退出礦井20對,壓縮產能903萬噸,分流人員安置人員15772人;2017年,擬退出礦井15對,壓縮產能666萬噸,安置分流人員13378人;2018年,擬退出礦井11對,壓縮產能822萬噸;分流安置人員10892人;2019年,擬退出礦井4對,壓縮產能766萬噸,分流安置人員12287人;2020年,擬退出礦井12對,壓縮產能1135萬噸,分流安置人員28220人。

今年上半年,山東能源集團已經停產、停建17對礦井,壓縮產能773萬噸,涉及人員9073人,獲得中央獎補資金58463萬元。

從上述計劃可以看出,從今年開始,山東能源集團在2020年前將分流安置壓減8萬多人。

在過去的3年中,山東能源集團已經分流安置人員4.24萬人,用工數量較山東能源集團成立之初的2012年下降了17.5%,減少年人均成本35億元,降幅為15.2%。

這些人員去了哪里呢?山東能源集團的相關材料中介紹,主要有5個渠道。

一是外部開發,有序轉移。截至目前,山東能源集團的外省從業人員已經達到2.7萬人,這為省內關停礦井的人員安置提供了廣闊空間。

二是勞務輸出,分流安置。就是走出去托管礦井,承攬工程,吸納富裕人員。截至目前,山東能源集團已經托管礦井23對,分流安置人員6988人。

三是依法依規,清理清退。2015年清理非在冊員工6197人。

四是及時退養,自然減員。截至2015年底,山東能源集團共有5555人內退,等於騰出了一個大型衰老煤礦的人員分流空間。

五是自謀生路,走向市場。鼓勵人員富裕的礦企員工自主創業。截至目前,山東能源集團下屬的新礦集團自主創業2822人,肥礦集團自主(退崗)創業人員1264人。

山東 能源 集團 出清 僵屍 企業 壓減 多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551

“僵屍企業”退出加速:破產審判庭將成為新路徑

在解決產能過剩問題過程中,中方將通過繼續建立專門的破產審判庭、不斷完善破產管理人制度以及運用信息化手段等方式推進破產法的實施。

上述表述,是中美領導人在G20峰會期間會晤所取得的成果之一,其中也透露了關於中國“去產能”的重要信息。

當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在去庫存、去產能的過程中出現了大量僵屍企業需要退市,這一背景之下,破產審判改革得以加速。

6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在中級人民法院設立清算與破產審判庭的工作方案》(下稱《方案》)出臺。

《方案》要求,直轄市應當至少明確一個中級法院設立清算與破產審判庭(下稱“破產庭”),省會城市、副省級城市的中院應當設立清算與破產審判庭。

同時,根據各地經濟發展水平、僵屍企業處置工作的實際需求、破產案件審判工作情況,《方案》對清算與破產審判庭的設立規劃了“兩步走”路徑:

首先,在北京、上海、天津、重慶四個直轄市的一個中級人民法院以及河北、吉林、江蘇、浙江、安徽、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四川等11個省的省會城市和副省級市中級人民法院設立清算與破產審判庭,於2016年7月底前完成;

第二,其余省(區)省會城市和副省級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6年12月底前完成清算與破產審判庭設立工作。

這意味著,到今年年底,所有直轄市、省會城市和副省級城市的中級法院將全部設立清算與破產審判庭。

在人員方面,《方案》要求:法官原則上從本院或者下級法院具有公司強制清算與企業破產案件及相關案件審判經驗的優秀法官中選任產生。一般按照1:1:1的比例為法官配備法官助理和書記員。且所需人員編制在現有編制內調劑解決。

除了審理公司強制清算與企業破產案件外,《方案》還要求破產庭負責破產管理人的管理、培訓等。

而在這一《方案》出臺之前,廣東省廣州、深圳、佛山、茂名四家中院被確定為全國第一批破產審判方式改革試點單位。在強制清算程序向破產程序的轉化及銜接、構建破產管理人考核和監管保障體系、小額破產案件快審程序、破產案件績效考核、債權人會議表決機制等方面開展改革。

8月8日,全國首家高級法院破產審判庭(執行裁判庭)在廣東省高級人民高院揭牌。

從此前的司法實踐來看,過去中國大多數資不抵債的企業在退出市場多不會選擇破產程序,而是通過非司法途徑。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教授、破產法與企業重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撰文時指出:從數據分析來看,我國適用破產程序案件的數量不足美國的0.2%,西歐國家的1.16%。同時,我國2014年每千家公司進入破產程序的數量僅為0.11戶,顯著低於西歐平均70戶的數量。此外,美國2013年的個人破產案件占全部破產案件的30%以上。

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負責人就設立清算與破產審判庭答記者問時表示:2007年企業破產法實施後,全國各級法院審理的各類破產案件結案數量呈明顯下滑趨勢。近幾年來,隨著《破產法》相關司法解釋的相繼出臺,以及探索破產審判方式改革試點法院等工作的推動,破產案件數量有所上升。

2015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依法為實施市場化破產程序創造條件,加快破產案件審理;2016年2月,中央政法工作會議提出,加強企業破產案件審理、依法處理僵屍企業。

伴隨各項改革推進,破產案件的數據正在發生變化。一位破產法學者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數量不多,但這一數字已經開始上升。”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的數據顯示,2016年第一季度全國法院受理破產案件1028件,比去年同期增加52.5%。

盡管如此,目前破產案件數量與全國已吊銷、無營業公司的數量並不匹配。與發達經濟體相比,我國破產案件數量也明顯偏低。

可以比較的一組數據是,記者此前從國家工商總局獲得的數據顯示,由於清理了部分“僵屍企業”,今年上半年,全國註、吊銷企業達87.82萬家,是上年同期的2.11倍。

不難預見,伴隨全國中院破產審判庭的陸續設立與去產能的深入推進,未來破產審判改革將大大加速。

僵屍 企業 退出 加速 破產 審判庭 審判 成為 新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372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