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虧損百億燒到本業 面板夢一場空 八十四歲不拚了 許文龍放手奇美電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2012-5-28 TWM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 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 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 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 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 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 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 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 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 「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 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虧損 百億 億燒 燒到 本業 面板 夢一 一場 場空 八十 十四 四歲 歲不 不拚 拚了 文龍 放手 奇美 僵持 兩年 年多 多的 電兩 兩大 股東 爭執 大戲 終於 在許 家族 全面 退出 董事會 董事 畫下 句點 宣布 後的 的第 第三 三天 P1O^ 自家 Ϲ     J^   ` 02 h2O 2O 3O AO H3O BO CO EO FO 4O GO HO JO KO 5O LO MO x5O OO PO QO 7O 業的 景氣 蕭條 不到 87 電大 虧六 六四 四七 七億 億元 時任 長的 的廖 廖錦 錦祥 為了 銀行 聯貸 到耳 中風 他們 都很 清楚 貸案 實業 也會 會被 被拖 下水 光看 8O 股票 幾乎 質押 曉得 知情 人士 透露 即使 電與 但給 給許 壓力 未減 美電 累累 只好 進行 只要 資源 重疊 部分 整合 own cost down 員工 私下 h9O 虧錢 錢的 明明 電子 卻造 9O 也要 一起 對於 餘年 幸福 企業 來說 打從 海嘯 開始 確實 過去 年來 營運 費用 大幅 削減 以前 一年 營業 出一 一四 四八 八億 去年 縮減 到八 十六 總經理 趙令 令瑜 瑜上 上臺 臺後 得很 厲害 一切 還在 常軌 貼近 邊的 諱言 節省 支出 一頭 灰白 頭髮 面對 記者 追問 總是 秉持 低調 原則 一貫 笑容 離開 上下 知道 這位 做起 採購 人員 在他 眼皮 搞鬼 如果 年輕 三十 十歲 就跟 跟它 電的 越來越 越來 塑化 撐住 卻挺 不住 轉投 一再 擴大 甚至 大股 矛盾 還倒 倒打 巴掌 在群 群創 班底 進入 董事長 段行 行建 建把 財務 一手 提供 原料 可是 送去 居然 被打 打回 回票 這看 看在 在老 老奇 美人 大忌 或許 兩家 公司 關係 這種 態度 對此 發言人 發言 陳彥 任何 案都 都有 有其 程序 不會 不同 而有 差異 實在 無需 外界 不斷 放大鏡 放大 檢視 與鴻 鴻海 之間 裂痕 更大 決心 我很 今天 個三 可能 但我 已經 X6O 拉琴 心情 也不 不像 跟著 貸起 其他 的就 留給 段總 安排 陽很 明確 回答 然而 時光 移轉 不再 當年 所想 的百 億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41

炒家改瘋預售屋 倒打奢侈稅一把

2013-09-02  TCW
 
 

 

奢侈稅實施兩年,八月十九日,財政部長張盛和重申「只修不廢」原則。過去兩年,奢侈稅做為中央「打房」特效藥,雖確實對成屋市場有所衝擊,卻也讓投資客奔往「不課奢侈稅」的預售屋市場取暖,意外創造預售屋、土地市場的「經濟奇蹟」。

翻開初版奢侈稅的「官方成績單」,自二○一一年六月實施以來,二○一二年全國買賣移轉棟數跌至三十三萬棟以下,為SARS以來新低點,雙北市同樣達十年新低。

根據國泰房價指數、信義房價指數,近兩年新成屋、中古屋價格雖仍持續成長,但也出現趨緩態勢。以二○○九年至二○一一年與二○一一至二○一三年相較,全國新成屋房價漲幅從二五%縮減至一三%,中古屋也從三五%降至二七%。台北商業技術學院教授黃耀輝更明確指出:「沒有奢侈稅,可能多漲一○%!」

奢侈稅肥了誰?預售屋推案量,十年最高

量縮、價小漲,奢侈稅似乎真讓房市綁手綁腳,但真相真是如此?若將眼光移至預售屋市場,你會驚覺,成屋與預售屋一冷一熱,宛如兩個世界。

根據《住展雜誌》統計,當買賣移轉棟數觸底時,今年三二九檔期的北台灣預售屋總推案量竟直逼三千億元,站上十年新高。

在案量集中的桃園、淡海、五股以及林口等地,「潛銷八成」「秒殺完銷」等宣傳用語不斷,更不時傳出紅單交易,亂象四起。

紅單,指建案在未取得建照、無法開案簽約時,建商或代銷業者針對VIP客戶(多半為投資客),搶先以略低於正式推案的價格進行「潛銷」,收取少許訂金之後,給予對方得以證明其預購資格的「購屋預約單」。待取得建照、得以合法買賣後再補足訂金、正式簽約,藉此製造「先搶先贏」的氛圍。

奢侈稅堵到誰?小投資客棄成屋,照炒房

一旦實際開案後,建商或代銷通常會以較高的開價販售給一般民眾,讓配合的投資客得以獲利脫手,也藉此培養忠誠客群,常被視為墊高開價的做法。若建商或代銷允許紅單,許多投資客還會利用轉手紅單賺取差價。

專業投資客、《我在房市賺一億》作者月風(本名李杰)說,一張紅單平均行情約五至十萬,最低一萬五千元可取得,轉手一次賺二、三十萬元,一個案子可轉三、四次,最短不到兩週就可獲利出場,桃園青埔更有單靠紅單就賺百萬案例。

預售屋市場熱到發燙、紅單滿天飛,原因,不能不「歸功」於奢侈稅。

「奢侈稅不打預售屋,讓投資客全部往預售屋市場跑;預售屋轉賣還可課所得稅,紅單轉手根本無法可管!」淡江大學產業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孟翰說,紅單就像號碼牌,充其量只是種權益憑證,全以現金交易,因此政府頂多只能對建商的「偷賣」行為開罰,卻無法追蹤紅單轉手時的獲益、課不到稅。

月風分析,奢侈稅的兩年持有年限,對口袋深的大投資客來說不痛不癢,卻逼使財力不夠雄厚的小投資客必須放棄成屋、另闢生財管道,「紅單就是『錢不夠也想玩』的產物,比預售屋成本更低、獲利更快!」

「這就是在賭『誰是最後一隻老鼠』的遊戲,受害的常是新投資客,或無辜的自住客。」他透露,除了代銷透過名單進行潛銷,國內還有無數房產投資團隊會主動接觸業者、洽談合作方式(如以「團購」方式批房、取得折扣);就他對這些團體的了解,全台起碼超過四千人投入紅單市場。

但是,正因紅單只是權益憑證,缺乏法律效力,建商一旦認為行情好轉,可直接以高價賣出,也可能退回訂金,翻臉不認紅單;或當買氣不足、紅單多殺多時,投資客找不到下線接手,又不想簽約,則可能同時放棄訂金與預購權,「這樣建商就等於回到原點、根本沒賣出去,對雙方來說,紅單都是高風險的玩法。」月風說。

奢侈稅讓預售屋大熱,間接「受惠」的,還有土地市場。

奢侈稅紅了誰?建商砸錢搶地,地王頻出籠

第一太平戴維斯統計,二○一二年起,全台連六季土地交易量突破三百億元,逼近奢侈稅前的表現,尤以高雄、台中最為亮眼。高雄美術館周邊土地,一年間大漲四倍,台中七期土地單價也因北部建商南下搶地,頻頻出現新地王,都是在奢侈稅實施後的新現象。

「游資流向預售屋,反應快的建商自然要趕快找土地推案,也連帶讓土地變得珍稀、拉升地價。」世邦魏理仕台灣分公司董事總經理林俊銘說。

過去,奢侈稅的豁免條款,為熱錢創造出口,讓台灣房地產業在一個奢侈稅下,變成兩個世界;未來,財政部明言仍傾向預售屋排除在課稅範圍外,如此一來,可能讓過去兩年的「怪象」更加惡化。

奢侈稅原是防止短期炒作,但卻因此將資金推向紅單等「極短期」炒作市場,也許也是奢侈稅檯面下另類的成績單。

投資客海撈預售屋財—購屋預約單(紅單)交易流程

炒家 改瘋 預售 倒打 奢侈 一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89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