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發電效率高陸地11%,日企也向它買電 它用一根管子 在海上「種」太陽能板

2016-04-11  TCW

一家做塑膠管生意的廠商,竟跟太陽能產業沾上邊?

還成為蔡英文當選總統後,產業之旅的第一站!

二月下旬的一個上午,屏東林邊大橋旁的蓄洪池中央,突然搭起一塊塊太陽能板,在南台灣豔陽的照射下,閃閃發亮。

「水上也可以蓋太陽能板?不會漏電?」現場圍觀的鄉民議論紛紛。

把廢魚塭變電廠

全球僅法、台兩家廠能做

這是台灣第一座浮動式太陽能系統。有了這套系統,便能克服土地限制,連廢棄魚塭都能變成太陽能電廠。

放眼全球,目前有能力蓋浮動式太陽能系統的業者只有兩家,一家來自法國,另一家,竟是名不見經傳的台灣廠商。

它,是旭東環保科技(簡稱旭東),讓太陽能板浮在林邊大橋蓄洪池上的支架,正是由它研發、製造,還把技術輸出到日本。「我們公司技術在國外是high tech(高科技),在台灣人家以為是nothing!」旭東董事長董基旭笑說。

旭東成立二十年,主要生產H D P E(高密度聚乙烯)管,常應用在大型建設上,外銷全球逾五十國,例如,台東海洋深層水流經的水管,或韓國杉浦大橋用的保護管套......,都是其產品。

看來很傳統的產業,會和太陽能產業沾上邊,源自於六年多前的八八風災。

董基旭回憶,風災過後,林邊災情慘重,前屏東縣縣長曹啟鴻找上他,討論「養水種電」的可能性,鼓勵民眾用廢棄魚塭搭建太陽能板,發電賣錢,協助地方產業轉型,不要再從事超抽地下水的養殖漁業。

但要在魚塭施工,得先克服環境問題。林邊居民花快兩個月做四次測試,還是失敗,正想放棄時,董基旭靈機一動,把耐震耐壓的HDPE管做成支架,讓太陽能板隨水面高低浮動,颱風來襲,也不會被風雨吹翻,施工更省力,改變過去太陽能板只能架在屋頂上發電的做法。

有20年海上經驗

懂水性,產品壽命達50年「有它的浮動型支架,這件事才實現,把不可能變可能。」也參與林邊建設的友達光電太陽能事業群協理林培弘說。

但,即便解決工程問題,卻因政策轉變,養水種電計畫喊停,工程也被迫停擺。直到日本三一一大地震後,因土地有限,急尋新太陽能發電方式,旭東機會才又出現。

旭東會被日本人看上,全因它比其他太陽能廠更懂水性。

跨足太陽能產業前,旭東主要產品之一,是養殖漁業用的箱網(見小辭典),外銷到巴西、丹麥等二十多個國家,也是全球第二大箱網製造商。這些箱網,也是由管子製成。

漁民把箱網架設在離岸數百公尺處,利用天然環境養魚,而旭東製造的箱網最大直徑接近一百公尺,跟一座足球場一樣大,如何在變化莫測的海上施工,正是最大挑戰。

「澳洲直徑六十公尺的箱

網,裡面養的魚價值新台幣六十億,只要破一個洞,一個億,兩個小時就沒有了,那整個系統都我們公司設計的,」「今天一座山在這,跟沒有山在,那個差很多,如果箱網設在兩座山中間的隘口前面,那更糟,風吹進來速度變快,如果原本每秒風速五十(公尺),吹下來變成六十五,(箱網)整個壞了了......。」董基旭說。

為建立口碑,旭東先在海上實驗,不管遇到多大風浪,都得確保箱網完好如初,才有客戶開始下單。接著,為拓展市場,在還沒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董基旭帶著一台相機,跑遍全球各大海域,曾在攝氏零下十六度時出海,一去就是半個月,逐一記錄氣溫、風向、水流海況,及海底地層深淺等,調整錨、管線架設的多寡與角度,避免影響箱網結構,造成漁民損失。

因此,二十年來,旭東練就看天吃飯本領,遠王漁業大國冰島,即便海上氣溫只有零下三十六度,都可以看見它的產品,使用期限更達五十年。

日蓋廠指定找它

英、韓與巴西等國搶跟進

「對我們來說,在海上施工就像大學,水庫可能高中,池子只有小學程度啦。」董基旭形容。曹啟鴻說,單純製造塑膠管不難,但旭東有豐富的海上經驗,可以針對各種惡劣環境,改變產品結構,「所以它才能通過日本人的考驗。」去年七月,旭東和日本昭和電器子公司合作,於奈良千源池架設的浮動式太陽能系統正式啟用,光前期討論,雙方花了一年半時間,還到專門檢測潛水艇的西日本流體實驗室做測試,並賣電給關西電力公司,保固時間是競爭對手法國廠商Cielet Terre的四倍。

目前,除了日本計畫興建全球最大的水上電廠,由於浮動式太陽能系統的發電效率比陸上太陽能電廠,還高一一%,英國、韓國,以及巴西等新興國家也正跟進中。

旭東從一根管子出發,先前進養魚的箱網市場,而後者的對手是以養殖鮭魚的挪威公司為主。現在,進入浮動太陽能系統市場,法商對手位於歐洲,其綠能產業環境更成熟,分工更精細,唯有旭東,是一路土法煉鋼,才走到今日。

這家位於屏東的公司,很小、很傳統產業,但是,它卻證明了,只要技術夠,你有多敢嘗試,跨界的可能就有多廣、有多大。

撰文者康育萍

發電 效率 陸地 11 日企 企也 也向 向它 它買 買電 它用 一根 管子 海上 太陽能 太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2427

市場也向中國女排致敬!挑選奧運代言人堪比“風投”

時隔12年後,中國女排再奪奧運會冠軍,新女排精神讓國人振奮。而贊助中國女排的光明乳業(600597.SH)成為直接受益者。

受益於女排奪冠的光環效應,光明乳業產品一度脫銷。“昨天(北京時間8月21日,女排在里約奪冠),我們的一些產品在京東都賣脫銷了,後來急忙補貨才滿足需求。” 面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光明乳業公關總監賁敏不無自豪地說道。

8月22日早盤,光明乳業一度觸及漲停,尾盤收漲4.36%。分析人士認為,半年報出爐在即,漲停未必指向企業的實際業績,或許更多的是市場出於向中國女排致敬。

代言人營銷爭奪戰

在本次里約奧運會的代言人營銷爭奪上,遊泳隊成為大熱門,蒙牛乳業(02319.HK)簽下金牌專業戶中國遊泳隊,伊利股份(600887.SH)則簽下風頭最勁的遊泳運動員寧澤濤,這甚至導致了寧澤濤和國家遊泳中心產生齟齬。光明乳業則在今年1月與中國女排簽下了3年的合同,成為其“官方戰略合作夥伴”。

中國遊泳隊在近幾年一直是金牌大戶,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上,中國遊泳隊取得了5金2銀3銅的成績,而在被認為是奧運會熱身的2015年喀山遊泳世錦賽上,中國遊泳隊又拿下5金1銀7銅的好成績。隊中孫楊、寧澤濤等明星運動員十分搶眼,在國內外擁有大量粉絲。

此前在外界看來,光明乳業簽約中國女排則冒了一定的風險。2010年之後中國女排的成績逐漸跌入谷底;2012年倫敦奧運會無緣四強,甚至輸給了日本隊。雖然在“鐵榔頭”郎平的帶領下,中國女排2015年取得亞錦賽和女排世界杯的冠軍,但隊伍比較年輕,大部分隊員都是首次參加奧運會,存在不確定性。

之所以選擇女排,光明乳業稱是被國人引以為傲的“女排精神”所吸引。在今年1月12日與女排的簽約儀式上,光明乳業總裁朱航明表示,中國女排堅忍不拔的毅力、堅持到底的精神,也是光明乳業所追求的。

賁敏向本報記者表示,由於戰略合作涉及到企業、排協、排聯等多方,具體細節並不方便透露。“選擇女排肯定是綜合考量的結果,但有一點可以明確,就是看中女排拼搏精神跟我們的企業文化有很高的契合度。”賁敏說:“當時女排在征戰奧運會之前並不被看好,我們仍然選擇與女排合作,也說明了我們在選擇合作方的時候並沒有那麽功利,考慮更多的是契合度。”

中國品牌研究院專家朱丹蓬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光明的選擇也許是“歪打正著”。在奧運軍團中,中國遊泳隊的“網紅”最多、“顏值”最高,同時競技成績也相對比較保險,更符合體育營銷品牌代言人的特點。他認為,光明可能未必不想選中國遊泳隊,但伊利、蒙牛在體育營銷方面走得更早,經驗更豐富。

不過,正是這一選擇,讓光明成為這一輪代言人營銷的“大贏家”。

在本屆奧運會上,遊泳隊的成績難言驚喜,最終只收獲了1金2銀3銅,寧澤濤表現平平。中國女排雖然小組賽跌跌撞撞,但此後越戰越勇,力克巴西、荷蘭、塞爾維亞等強敵,最終登頂。

朱丹蓬認為,一直以來,體育營銷代言人的選擇就存在風險,體育競技類項目本身就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運動員表現有起伏,這給企業帶來的效果會完全不同,劉翔就是證明。從競技成績和運動員個人角度來看,競技成績的分量顯然更重,個人魅力只是代言人的一部分,競技成績則代表了更多,也更被看重。

有公開資料顯示,企業知名度的提升成本較高。但借助大型體育賽事,投入同樣的廣告費,效果可以提升10%。

體育營銷專家張慶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通過體育營銷,提升企業知名度,提高認知度,與消費者之間建立持久和深度的聯系,這是體育營銷的核心優勢。

借勢提升業績

事實上,針對此次奧運會營銷,國內乳企都投入不小,但到底投入幾何、效果如何,伊利和蒙牛均婉拒了記者的追問。營銷費用一直是乳業的支出“大頭”。據2015年年報,伊利銷售費用為133億元,同比增長31.6%,原因是“市場競爭激烈,本期投入的廣告、導購理貨等營銷費用增長所致”。而蒙牛在2015年的廣告及宣傳費用,也達到了41億元。光明乳業的銷售費用也高達53億元。

據了解,一般企業在選擇代言人時都要做詳細的評估,包括營銷文案等,也會做好兩手準備。盡管如此,賽果依然會讓企業措手不及。

在奧運會小組賽上,中國女排的表現就曾令光明乳業“擔驚受怕”。中國女排輸掉第一場小組賽之後,或許就打亂了光明乳業的宣傳安排。通過搜索網站,記者依然可以看到《由光明乳業贊助的中國女排在里約奧運首戰失利》等報道。

蒙牛乳業公關總監紀小東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蒙牛與中國體育的合作由來已久,並受益良多。此次蒙牛與國家遊泳隊的合作,是一項為期5年的深度戰略合作,“我們對目前的合作效果表示滿意,也對未來的成果充滿信心”。

朱丹蓬告訴本報記者,即使代言人成績不盡如人意,企業也並非一無所獲。目前體育營銷的方式正在從單純的品牌營銷轉入事件、熱點、網紅、直播營銷等方面,遊泳隊的成績未必理想,但從營銷角度來說,收獲了傅園慧等新網紅,預計的目標也基本達到。不過對於光明而言,收獲可能更多。

代言人選擇是品牌給予大眾的第一印象,但企業經營最終還需業績說話。朱丹蓬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光明乳業在去年換帥之後,市場表現更為積極,實施了一連串的體育、娛樂營銷策略。借此機會,或許光明乳業會有一個新開始。

除了與女排合作,光明還選擇了中國臺灣的明星團體“五月天”,人氣演員胡歌、王凱等作為光明產品代言人……一系列動作的背後都指向了一點:光明乳業要讓品牌更年輕化。

2015年,由於大單品“莫斯利安”被指面對同類產品,渠道滲透不力而增長乏力,導致光明業績滑坡,當年營業收入194億元,較上年下滑6.18%,凈利潤減少27%。到今年一季度,光明乳業下滑趨勢已減緩,營業收入環比降幅收窄,為1.59%,凈利潤1.18億元,增長22.55%。

興業證券研究員陳嵩昆認為,女排奪冠會產生巨大而持續的社會影響和商業價值,因此有望拉動光明乳業下半年收入端顯著改善。

朱航明表示:“就全球範圍來看,乳業的市場競爭目前可以用異常殘酷來形容。在拼品質的同時,借勢營銷也顯得格外重要。當然,在升級品牌形象的背後還有很關鍵的一點:面對國內乳業宣傳基調單一,缺乏差異化的現實,光明乳業試圖率先走出這個盲區,借助體育、娛樂等文體產業開啟快樂營銷,對外打造一種全新基調和格局,對內調整經營理念。”

賁敏透露:“光明今年5月在上海舉辦新聞發布會,郎平在百忙中特意前一天晚上從北京飛到上海,第二天中午參加完活動,飯都沒怎麽吃就匆匆回去了。這也說明了郎平對我們的肯定與支持。”

接受完記者的采訪,賁敏說自己正準備飛北京。“明天(8月23日)晚上我要代表光明乳業去為女排接機,我們還計劃給女排姑娘們開個慶功會。”她說,光明乳業與女排的合作有3年時間,公司正考慮後續在哪些方面做具體合作的展開。

 

 

市場 也向 中國 女排 致敬 挑選 奧運 代言人 代言 堪比 風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48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