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分析師解讀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匯總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68023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於今日閉幕,會議提出,中國經濟運行存在下行壓力,2014年改革任務重大而艱巨,將繼續實施積極財政政策和穩健貨幣政策。會議同時提出了明年六大經濟任務。 對此民生證券研究院副院長、首席宏觀研究員管清友認為: 1,本次會議歷時4天,史上最長,2011年是3天,去年僅2天。足見其份量。 2,堅持穩中求進的總基調,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與12月4號政治局會議定的基調吻合。 3,保持國內生產總值合理增長,預計“合理”的含義是7.5%,與我們之前《明年經濟增長目標7.5%的五個理由》一文預測的一致,但我個人仍然建議定7%。 4,把糧食安全放在第一大任務,史無前例---切實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必須實施以我為主、立足國內、確保產能、適度進口、科技支撐的國家糧食安全戰略。要依靠自己保口糧,集中國內資源保重點,做到谷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 5,明年去產能仍然是最值得關註的結構性機會,優勝劣汰---大力調整產業結構。要著力抓好化解產能過剩和實施創新驅動發展。堅定不移化解產能過剩,不折不扣執行好中央化解產能過剩的決策部署。 6,首次把控制債務風險單列,未雨綢繆---著力防控債務風險。要把控制和化解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作為經濟工作的重要任務。加強源頭規範,把地方政府性債務分門別類納入全口徑預算管理,嚴格政府舉債程序。明確責任落實,省區市政府要對本地區地方政府性債務負責任。 7,房地產調控將從需求管理轉向供給管理,放開高端,保障低端---努力解決好住房問題,加大廉租住房、公共租賃住房等保障性住房建設和供給,做好棚戶區改造。 8,中日韓自貿區或有突破,中美BIT談判將加快,ODI加速增長---加快推進自貿區談判,穩步推進投資協定談判。營造穩定、透明、公平的投資環境,切實保護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加強對走出去的宏觀指導和服務,簡化對外投資審批程序。 9,開放重點轉向中西部,中亞和東盟兩條線同時推進---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10,地方和各部委的“點”式改革加速落地,“面”式改革逐步推進--要區分情況、分類推進,對方向明、見效快的改革,屬於地方和部門可以授權操作的改革,明年和近期就可以加快推進。對涉及面廣、需要中央決策的改革,要加快研究提出改革方案,制定具體改革策略。 易居房地產研究院副院長楊紅旭表示: 2011年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2012年堅持調控不動搖,促使房價合理回歸。2012年召開會議提出:2013年繼續堅持房地產調控政策不動搖。2013年召開的會議只提住房保障:努力解決好住房問題,加大廉租住房、公共租賃住房等保障性住房建設和供給,做好棚戶區改造。沒提房地產調控,也算是一大進步! 申銀萬國首席宏觀分析師李慧勇: 無論明年目標定多少,以穩為主是核心,目標、政策不會有大的調整。之前市場有擔心財政政策是否會由積極改成穩健,但結果並沒有,而且突出還是要保持一定的經濟增長速度,所以還是維持我們對明年GDP增長7.5%的預測,CPI在3%,M2保持在13%左右,信貸9.5萬億。 預計明年以新型城鎮化為龍頭,推動內需。改革任務有很多,利率和匯率市場改革是首當其沖的,但也可能會帶來無風險利率上升,社會融資成本高企,不計後果的借債等問題,市場化之前首先要化解地方債務風險,此次會議把化解風險提上更重要的議事日程。 首創證券研究所副所長王劍輝: 除了中國經濟存在下行壓力和著力防範債務風險這兩點之外,其他的表述跟之前的口徑沒有明顯變化,這意味著不確定因素消除了,對市場應該是中性偏利好。 但地方債務的表述對市場有一定的利空影響。因為這意味著地方政府融資將受到限制,未來地方政府擴張投資的能力將受到不同程度的制約。 這次特別提到了社會融資規模的合理增長,這意味著最高層強調的是各種渠道的融資,包括直接融資。我們認為這是相對偏好的表述,隨著IPO重啟,各種金融創新產品的推出,都將增加直接融資的規模。這或意味著明年將控制銀行貸款規模,但直接融資額將增長。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魯政委: 我同意中國目前的確面臨經濟下行的壓力,看不到明年經濟增長的動力在哪里。比如說三駕馬車中投資可能明年面臨下行的風險,第一你要管理地方債務,不能讓它繼續膨脹,那政府的投資就很難增加;第二個房地產,現在各地又開始限購了,也會成為一個問題;現在披露的鐵路投資也沒有比上一年增加。即便是出口消費都不變,也意味著經濟面臨下行的壓力。 明年的政策還是沿襲今年的模式,我估計明年還是區間調控,就是保證經濟增速不低於目標水平,同時通脹不高於目標水平,然後在這個基礎上來推改革。改革核心當然還是簡政放權,但還有三個具體目標需要推進:基本公共服務體系建設,新型城鎮化和土地確權。 (關於明年將實施積極財政政策和穩健貨幣政策)我想怎麽說不是重要的。今年我們也是穩健貨幣政策,但實際上是偏緊的,像現在中國債務收益率,已經和“豬”(指“歐洲四豬”國家,即葡萄牙、意大利、希臘、西班牙四國)差不多了。積極的財政政策,積極嗎?今年的財政存款余額是最近四年里最大的一年,也表明我們的財政也很難是積極的。所以我認為之所以提法沒有調,是為了穩定預期。提法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怎麽操作。 安信證券宏觀分析師 尤宏業: 之前市場有傳言要降低過高的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但是正式文件中並沒有體現。目前看到的表述並沒有特別的亮點,還都和之前的表述差不多。
分析師 分析 解讀 中央 經濟 工作 會議 匯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481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