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黑天鵝思想(二): 「田豐效應」 名人堂

http://investhof.blogspot.hk/2013/04/blog-post_168.html
上集講到,「黑天鵝思想」之父,「獨孤求敗」塔雷伯(N. N. Taleb),在投行打工時,曾經跟過一個叫Jean-Patrice的法國上司。Jean-Patrice視「甚麼武林規矩,門派教條,全是放他媽的狗臭屁!」,在公司中備受排擠。但塔雷伯對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全因Jean-Patrice是風險管理大師,打防守的意識奇高,九一一事件發生幾年前,已逼塔雷伯做定應急計劃,如果有飛機撞入投行所在的大樓時,如何調動倉位。

追憶往事,塔氏銘心謝曰: 「就是他,教曉了我,必定要搵出能導致輸爆廠的隱藏風險 (Hetaught me to look for the invisible risks of blown up in any portfolio) 。」可惜,Jean-Patrice雖符諸葛亮「將苑」云: 「夫國之大務,莫先於戒備」之大道,卻被公司投閒置散

***************

「黑天鵝」事件,如金融海嘯日本福島核電廠爆炸,之所以防不勝防,其中一個原因,是自己戲稱為「田豐效應」所作祟。

田豐是三國時代,「敗家王」袁紹的謀臣。話說曹操破徐州,將劉備兵團一鋪清袋,關公投降,劉備由老闆降級為夥計,投靠袁紹。袁紹興兵,硬攻曹操,田豐苦諫曰: 「前操攻徐州,許都空虛,不及此時進兵;今徐州已破,操兵方銳,未可輕敵。不如以久持之,待其有隙而後可動也」。袁紹不理,豐再諫曰: :「若不聽臣良言,出師不利。」袁紹大怒,將田豐押送下獄。

袁紹出兵官渡,田豐從獄中上書諫曰:「今且宜靜守以待天時,不可妄興大兵,恐有不利。」袁紹當然怒不可遏,欲斬田豐:「田豐慢我軍心,吾回日必斬之」。後來官渡之戰,冀州兵團兵敗如山倒,袁紹走佬之際,「於帳中聞遠遠有哭聲,遂私往聽之。卻是敗軍相聚,訴說喪兄失弟,棄伴亡親之苦,各各搥胸大哭;皆曰:若聽田豐之言,我等怎遭此禍!袁紹「為人外寬內忌」,面子大過天,唔通返總壇同田豐say sorry? 田豐對這位「四世三公」的敗家仔脾氣,瞭如指掌,當獄吏讚田豐: 「果然給你看中,主公必定重用你(袁將軍大敗而回,君必見重矣)! 田豐笑答: 「可以買定棺材! 」問曰: 「何解? 」答曰: :「袁將軍外寬而內忌,不念忠誠。若勝而喜,猶能赦我;今戰敗則羞,吾不望生矣。」

轉頭袁紹使者已到,要賜死田豐,這位一代謀臣,選擇自刎於獄中。

甚麼叫做「田豐效應」?思前想後,最全面的定義,就是「凡提出與任何決策者想像、推算、預期不符的可能性、對策、缺失,都有(頗大機會)會招來橫禍。」即是決策者話要向東走,只要作為旁觀者的你,提出暫緩、取消向東走的方案,甚至只是指出世上仲有南、西、北不同方向,都會(頗大機會)自身受到傷害。

例如公司擺春茗,阿頂頭腦發熱,要喺半島擺三百圍。不論你提出任何異議,包括「無筆直」、「有無咁多人嚟?」、「可唔可以喺酒樓搞?」,甚至是物理上改變不到的現實,「半島個場,最多十幾圍,係裝唔落三百圍」,阿頂一概不理「我唔X理你,你同我搞X掂佢!」只有你提出如何依循「死路」走下去,或者錦上添花整色整水,「頂爺,請問駛唔駛攞層凱旋門,出嚟做抽獎獎品?」,方肯跟你討論下去。

在上位者,取態如此,所謂秀才遇著「King」,有理說不清,只會出現下列四種情況之一:   


 即是不論對錯,只要一開聲,便然沒好下場。如此一來,一是明哲保身不發一言,一是冒死相諫,然後如「食神」中星爺的馬仔,被一腳踢落花園道。

***************
Jean-Patrice就是「田豐效應」的樣板。投行老闆,性格例必自信滿溢,對於一己決策,永無懷疑。加上利之所至,假如年內盈利豐厚,人人花紅落袋,大杯酒,大塊肉,就算真的知道交易系統,隱含一鋪清袋的風險,很難捨得將口中之肉,乖乖的放回碟中。Jean-Patrice思考的重點,在於長玩長有,代價是放棄部分的短線利益,實在是阻人發達。「飛機撞入大樓,你無病呀? 持有多些現金,咁咪賺少咗囉! 買PUT對沖,咪次次變廢紙。一年賺少幾個(百分)點,啲兄弟每人唔見幾多花紅,唔好傻啦。」你現在明為什麼Jean-Patrice永被公司投閒置散就算能「預見」九一一又如何?

Jean-Patrice當然不是「田豐效應」的唯一受害者,日本版的主角,叫做和村幸得。日本地震海嘯核洩漏那年,讀過一篇報導,講眾多縣巿不幸沒頂,獨一小縣倖免於難:



岩手八千罹難 普代無一傷亡 44年前執意築堤 日村長救三千命(日本《讀賣新聞》)


在日本東北部上月11 日發生的強震及引發的海嘯中,岩手縣有8000 多人遇難或失蹤,但北部普代村卻沒有一名人員傷亡,也是唯一一個沒有人員傷亡的地方。這都歸功於該村44 年前的一名村長,他在當年築造了高達15.5 的防潮堤和水閘,從而拯救了3000 多名村民的性命。

位於三陸海岸的普代村雖然在3 11 日發生了高約13 的海嘯,但是由於這裡有防潮堤和水閘的防護,整個村子的人都安全存活了下來。防潮堤建造於1967 年,水閘則於1984年完工,這兩項工程分別投入了5800萬日圓(約535 萬港幣)和35 億日圓(約3 億港幣)的縣預算。在設計建造防潮堤當時,這筆預算曾被指責「太高了」,因為這比有「萬里長城」之稱的岩手縣宮古市的10 防潮堤還要高出很多。

不過,村長卻堅持將防潮堤的高度建設超過15 ,因為在明治時代曾發生過15 的大海嘯。事實上,在1896 年和1933 年的兩次大海嘯中,該地區曾有439 人遇難。因此,村長不顧周邊人指責其「浪費預算」,堅持把15以上的防潮堤和水閘建設方案執行了下來。

今次的海嘯證明已故的村長堅持以史為鑑、執意建造「高達15 以上的防潮堤」是正確的。強震引發的巨大海嘯吞沒了以海草養殖為主業的普代村村前的港口設施,並湧向了村莊。但海嘯最終沒能越過村前設置的高15.5 、長155 的防潮大堤。

據瞭解,截至4 3 日,普代村除了有一名在防潮堤外面失蹤的村民之外,並無人員死亡。相反,在防潮堤僅有10 高的宮古市,卻因為海嘯的入侵而導致數百人死亡或失蹤。普代村現任村長、70 歲的深渡宏說: 「已故的和村村長用他阻擋海嘯的一片赤誠之心拯救了村民。」

此外,在宮古市姉吉地區的12 家住戶也託先祖的福,在海嘯中得以存活了下來。在1896 年和1933 年的兩次大海嘯中,該地區的大部分居民遇難,倖存的居民們在海拔60 的地方立下「別在低於此處的地方安家」的碑石,還刻下了「高處生活帶來子孫安樂,多防備帶來災難的大海嘯」的句子。後輩人在先祖的警告下,始終選擇比碑石海拔高的地方安家落戶。因此,在上月的海嘯警報響起時,身在港口的居民們迅速趕回家中躲避。

[原日本報導連結]


 
圖: 和村幸得


希望這位和村先生,在生時,不會是鬱鬱寡歡。未發生海嘯時,這位有遠見的村長,就身處上表被強力恥笑、羞辱」的那一格。每次出街,「永遠都不會來臨的大津波」的評語,多必定是如影隨形。事後居民當然感激縣長,但多謝說話,可以留番拜山先講,因縣長早已辭世,無緣見證自身成果。所謂「防範黑天鵝於未然」思想,仿如藝術家的人生,都是鬱鬱而終的通行證。

有人為魯賓尼(NourielRoubini)立銅像嗎? 有沒有人寫信給他,跟他說,多謝你,一直警告我們金融體系將會崩潰? 根據塔雷伯的親身經驗,死亡恐嚇粗口電郵就大X把。

*************

塔雷伯在也「黑天鵝」有類似的概嘆

九一一事件之後,很多人心中都有疑問,究竟慘劇是否可以避免?劫機撞樓,並不算天方夜譚,以寫實見稱的軍事小說作家Tom Clancy,筆下早已出現過,絕非如火星人襲地球般科幻。

要避免慘劇,方法眾多,而且在事後已然實施:駕駛艙加裝堅實大門,雷劈不開;乘客行李驗屍咁驗,指甲挫都唔俾帶,部份機場,過關連鞋都要剝埋。又或者安排空中特警,諸如此類。

但為何這些永遠只能事後才做,而非事前?試想一家航空公司或機場的安全主管,無事無幹交出上列建議,會得出甚麼反應?「你知唔知每隻機加度咁嘅門,要洗多幾多錢?隻機重咗,又要燒多幾多油?」「咁樣搜法,下次阿水嚟我哋國家旅行?」

更有甚者,就算建議受採納,如果生效,即是劫機不再發生。管理層的想法,不會是「做足準備,防微杜漸,真好!」;一定是「根本就無咁嘅風險,搵錢嚟燒!阿邊個邊個,你下個月唔駛返嘞!」實際上保衛萬民的無名英雄,下場必然是鬱鬱而終。

*************

上面幾千字,想說明的道理就是:黑天鵝事件,周不時都有,一旦中招,例必重傷。但防備(或減低傷害)之法,都是違反直覺和傳統智慧(almost all greatideas concerning random outcomes are against conventional sapience),若非刻意練習,例必瓜多過菜。而由於「田豐效應」的關係,就算旁人有本事看得出你的為人處事交易方法,都是贏糖輸廠格局,甚至會一鋪清袋,長線(極有機會)會被負面黑天鵝所傷在極大部分情形下,旁人為免招來橫禍、遭人問候,多會選擇明哲保身不發一言。至於願意出聲的,亦多無好下場。社會文化對於提倡做足準備,防微杜漸防範黑天鵝的智者 ,多是異常刻薄嚴酷
「咁學黑天鵝思想來幹嗎?」其實明白了,能學會無常世界自保之法,甚至提升炒賣功力。多點耐性看下去,慢慢就會明點解。


[本文與戰友道奇共同撰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926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