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劫貧濟富?廈門首富3年獲政府補助30億

http://www.chuangyejia.com/archives/26249.html

政府補貼蛋糕的分食者

部分上市公司嚴重依靠政府補貼輸血,中小企業通過各種途徑獲取補貼,市場衍生出「補貼掮客」

日前,上市公司重慶鋼鐵從重慶市政府獲得單筆15億補貼,此前4天從重慶長壽區政府獲得5億補貼。業績低迷的重慶鋼鐵因為大手筆的財政輸血,股價應聲大漲。引發輿論關注。

新京報記者統計發現,僅限於公開披露的補貼,2012年國內上市公司至少獲得989次來自各級政府的補貼,共計220億元。

而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在上市公司之外,還有數量更為龐大的各類中小企業通過種種途徑從政府獲取補貼。

市場上因此衍生出諸多代企業跑補貼的「補貼掮客」,政府補貼儼然已成一些人的致富之源。

地方政府為保上市公司殼資源,將補貼發放給經營不善的企業,容易造成資源錯配。而在信息更為隱蔽的非上市公司補貼中,腐敗和權力尋租也被認為廣泛存在。

「廈門首富」的補貼生意經

三安光電在過去的三年中,拿到了近30億元的政府補貼。該公司老闆為「廈門首富」林秀成,擁有11億美元資產。

在數百家上市公司中,三安光電是連續幾年登上補貼排行榜的民營企業。

這家公司的董事長林秀成,在2012年取代安踏體育董事局主席丁世忠,成為新科「廈門首富」。2012年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顯示,他的資產為11億美元。

公開資料顯示,2010年,三安光電累計收到政府補貼達7億多元,《證券市場週刊(微博)》在報導中稱其「獨領同行風騷」;2011年,三安光電拿到的政府補貼較上年翻了一番,達到18.29億元;在2012年,三安光電又拿到了不少於3億元的補貼。

三安光電的網站顯示,該公司的主要產品為LED外延片及芯片等,屬於LED產業鏈的上游。2008年借殼上市後,公司產能擴張的步伐依次延伸到天津、蕪湖、淮南、泉州等多個地區。

新京報記者統計發現,三安光電幾乎每到一地,都能以低廉的價格獲得土地,購買核心生產設備MOCVD(生產LED外延芯片的關鍵設備)也能獲得每台800萬到1000萬的補貼,地方政府拿出數億元,採購三安光電的產品——LED路燈。

如此大幅度的補貼優惠,與政府對LED產業的扶持有關。2009年,國家發改委出台《半導體照明節能產業發展意見》。同時,節能環保產業被定為「十二五」規劃的七大新興產業之一。在政策號召下,地方政府對LED行業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

同年,江蘇省揚州市政府推出了MOCVD補貼政策,企業每引進一台MOCVD機,給予財政補貼1000萬元。隨後,其他地方政府紛紛效仿。

據媒體報導,三安光電曾與安徽省蕪湖市政府達成協議,給予紅黃光MOCVD每台800萬元補貼,藍綠光MOCVD每台1000萬元補貼。2010年,蕪湖市宣佈採購三安光電設計並生產的大功率LED路燈,總額為6億元。

這些政府補貼,成為三安光電盈利的重要保障。

三安光電計入2010年淨利潤的政府補貼金額是2.5億元,佔到其當年4.19億淨利潤的約六成;2011年也有8.05億的政府補貼計入年報,而該公司當年的淨利潤也僅有9.36億元。

540家上市公司分享220億補貼

2012年上市公司至少獲得989次來自各級政府的補貼,這些補貼共計220億元,涉及超過540家上市公司。

政府補貼行為有多普遍?新京報對上市公司獲得補貼公告的統計顯示,僅限於公開披露的補貼,2012年上市公司至少獲得989次來自各級政府的補貼,這些補貼共計220億元。

與2011年上市公司全年1.9萬億元的利潤相比,補貼佔淨利潤規模的比例只有1.16%,但對於不少公司而言,其補貼的作用至關重要。

去年上市公司獲取的989次補貼,涉及超過540家上市公司。

這些補貼中,有195次補貼的來源是中央政府、國務院部委和央行,佔全部補貼的19.7%;從金額看,來自中央政府部委的補貼、央行貼息等總金額為40億元,佔18.2%。

其餘大部分補貼則來自各省級政府部門、市級政府、科技園區。其中發放補貼的最小行政單位是鎮政府。

比如明泰鋁業在2012年收到過其所在的河南省鞏義市回郭鎮政府支付的580萬元補貼,這一補貼的名目是表彰「出口創匯先進企業」。

海潤光伏則是另外一個典型例子,上至科技部補貼,下至鎮政府獎勵通吃。公告顯示,海潤光伏在去年先後獲得徐霞客鎮政府獎勵4800萬元,科技部補貼1.7億元,太倉國家級研發中心扶持資金8000萬元等。

從月度分佈看,有222單政府補貼是在去年12月份公告,105單在1月份公告,這兩個月是上市公司發佈補貼公告最集中的月份,這正是上市公司年報發佈前夕,補貼對部分上市公司利潤調節作用突出。

在獲取補貼的公司中,除能源等領域的大公司外,多數以中小民營公司為主。

長期接觸中小企業主的中歐商學院教授芮萌說,中小企業主普遍有向政府靠攏的傾向,一方面是獲得稅收、環保支持,另一方面各種補貼都掌握在地方政府手中。

從2012年的情況看,獲得單筆補貼最大的是重慶鋼鐵,其最大的一筆補貼是重慶財政局發放的15億元的搬遷補貼。其他獲得單筆補貼較大的公司包括華菱鋼鐵、大唐發電、中天城投、*ST黃海、凌鋼股份、上海電力等。

怎麼說服政府給補貼

為三安光電進駐產業園,福建省泉州市安溪縣預計投入約40億元。其中有22億元是給企業的採購設備補貼。

在完成多地的產業佈局之後,三安光電已成為業內規模最大的LED外延片及芯片生產商。

2011年,林秀成的家鄉福建省泉州市號召在外經商的泉商回鄉投資,林秀成也在當地政府的邀請之列。當年10月,三安光電宣佈投資25億元,在泉州(湖頭)光電產業園建設三安光電藍寶石襯底項目。

泉州市安溪縣委宣傳部工作人員向新京報記者提供的一份《匯報材料》(以下簡稱《材料》)顯示,三安光電入駐產業園共有3個項目,各種配套投入預計需要40億元左右。

這份《材料》中寫道,「三安光電公司提出,作為公眾上市公司,為便於公司高層投資決策,各地的優惠政策要基本相當,經與三安公司反覆洽談,參照安徽等其他省市給予三安公司的優惠政策,縣政府擬盡力滿足三安公司提出的要求。」

40億元的政府投入包括3個方面:其一,用地征遷、基礎設施以及研發中心、孵化中心建設共需投入10億元;其二,參照蕪湖做法,對MOCVD和藍寶石襯底生產設備給予補貼,首期3個項目採購設備需補貼22億元;其三,配套共建項目建設投入,預計需8億元。

然而,以一個縣的財力,如何拿出40億元支持企業?對這份材料可行性進行了測算,稱項目建成後,10年內縣級主要收益可達75.51億元。假設投入40億元,全部以貸款方式取得,縣級收益可用於還貸,按照人民銀行基準利率測算,到第九年就可全部還清本息。

不僅如此,該項目的土地出讓金將以財政補貼的方式,全額獎勵給三安光電;建設期間建安方面的稅收縣級留成部分,也將全額返還;安溪縣還初步確定近4年內在市縣的市政工程中推廣應用三安公司LED產品,金額達6.5億元。

《材料》顯示,安溪縣做出這樣決定的原因是,該縣認為引進三安光電不僅只是引進了一家公司,更為關鍵的是引進了一個新興戰略產業。因此,「儘管項目的引進需要相關資金補貼和政策優惠,但從長遠效益來看,還是非常值得的。」

2012年1月,林秀成受邀在泉州「二次創業」千人大會上致辭。在發言中,他這樣介紹自己的營商心得:「每投入一個新的項目,進行一次新的創業,都要立足國家產業政策,以彌補當地產業空白為主要方向,這樣才能事半功倍」。

目前,三安光電在安溪縣的項目正在施工建設中。自2011年12月以來,三安光電多次公告收到財政補貼,其中,來自安溪縣財政局補貼有4億多元。

消息是拿補貼的「起跑線」

一位老闆說,「不少政策出台,我們都是臨時才知道,要求提交材料的時間又很緊。」所以,他認為「做政府關係,就是要第一時間瞭解這些信息」。

與三安光電不同,許多企業並沒有與政府「一對一」談判的能力,要想獲取補貼,就必須密切關注各種產業政策,並在政策出台的第一時間進行申請。

太陽能光伏產業是另一個有著大量財政補貼的產業。2009年國家啟動「金太陽工程」以來,累計補貼數百億元。僅2012年的第二批補貼,就有214個項目進入目錄,涉及企業上百家,補貼額可能達到150多億元。

劉綱是上海一家光伏投資公司的老闆,曾申請過「金太陽工程」、「光電建築一體化」等不同門類的補貼。他告訴記者,「金太陽工程」是國家的項目,申報的時候需要先報到省裡,再由省裡上報國家,「每一層在篩選項目的時候,都可能會被篩下去」。

據劉綱介紹,「金太陽」的通過率一般在20%左右,報5個項目往往只有1個通過。

回顧多次申請歷程,劉綱說,補貼的申請「既要有速度,又要有質量,競爭上非常激烈」。「不少政策出台,我們都是臨時才知道,要求提交材料的時間又很緊。」劉綱說,「做政府關係,就是要第一時間瞭解這些信息。」

以「金太陽工程」的補貼為例,申報時需要提交的材料有上百頁,包括經濟效益、環境效益等諸多方面,還要請有資質的單位,通常是設計院,來做可行性研究報告。

「從找項目,到提交報告,前後可能需要兩三個月的時間。但有時,你得知有補貼項目時,距離提交材料的時間只剩下一兩個星期。」劉綱說:「所以,要申請補貼,一定要提前知道,提前準備。」

類似的問題在其他行業也存在。

2012年,皇明太陽能質疑競爭對手日出東方偽造檢測報告騙補貼,也與申請時間有關。

2012年6月1日,發改委、財政部、工信部公告對太陽能熱水器進行補貼,要求企業在6月4日投標,後延遲至6月6日。最終第一批共計20家太陽能企業入圍目錄,共計產品型號371個,其中僅日出東方一家就有160個產品型號入圍,因此受到皇明太陽能的質疑。

地方補貼隨意性強

在2012年經披露的公告中,至少有14宗補貼沒有明確依據。

從補貼的名目看,有正規依據可查的包括節能補貼、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補貼、智能製造專項補貼、金天陽示範工程補貼等,這些補貼主要是為了促進新興產業如新能源、節能減排、智能裝備製造等領域的發展而設立。

地方政府提供補貼時的隨意性比較大,名目繁多。

比如*ST川化,由於暫停上市在即,其所在地的成都市青白江區政府在去年12月份向其發放了6060萬元補貼,使得該公司免於暫停上市。

公告內描述的原因是,作為化工企業的「*ST川化為該區節能減排、環境保護和城鄉綜合治理做出了大量工作……」

而另一家ST企業ST宜紙獲得4000萬補貼的公告,則連因何種原因獲得補貼都未披露。

所有補貼中,對ST類公司的補貼最為隨意,不算2013年公告的2012年補貼情況,僅在2012年經披露的公告中,至少有14宗補貼是沒有明確依據,而以市政府會議紀要、財政局發文等形式下發的補貼。

業內人士認為,不少地方政府意圖保住上市公司殼資源,將補貼發放給經營不善的企業,容易造成資源錯配。

補貼「掮客」

一些第三方機構對政府的要求比較熟悉,可幫企業「包裝」,甚至幫忙「跑腿溝通」。

在賀舟艦看來,對他這類沒有上市的小企業,地方政府不會主動給錢補貼。但是地方政府依舊有各類名目繁多的補貼項目。

賀舟艦是寧波一家物流公司的CEO。

「此時就要想辦法去爭。否則這些補貼多是給了那些與相關政府部門官員有利益關係的人。」賀舟艦說。

「補貼掮客」應運而生。

記者調查發現,目前社會上已逐漸形成了一些幫助企業申請補貼的第三方機構。

賀舟艦的公司搭建了一個「國際物流電子商務系統」,為一些中小型的物流公司提供信息技術支持。在獨自經營幾年後,今年年初,有朋友告訴他,他的公司其實有機會申請一些政府補貼,這讓賀舟艦有些心動。

但補貼要如何申請,需要準備哪些材料,與哪些部門溝通,這些他都沒有接觸過,在朋友的介紹之下,他結識了一位杭州的老闆——孫利。在朋友口中,孫利是補貼申請方面的專家,曾成功為多家企業申請到政府補貼。

接觸了幾次之後,賀舟艦決定把公司申請財政補貼的事交給孫利來辦:「他可以幫我寫材料,跑關係,如果補貼下不來也不收錢。」

孫利告訴新京報記者,在寧波,每年的財政收入已突破千億元,政府每年都會按一定比例拿出財政收入的一部分投入到科技產業上,這一個盤子有大約20億元,這筆資金分到區縣,再到各個企業,不少企業都能拿到十幾萬到幾十萬不等的補貼。

「我們做的比較多的是一些自然科學基金,或是中小企業創新基金的申請。我們主要是能幫企業寫材料。」據孫利介紹,一個可行性報告都需要幾十頁,包括創新點、專利、檢測報告、銷售訂單等方方面面。孫利說,他的公司對政府的要求比較熟悉,可以幫企業進行「包裝」,有時也會幫忙「跑腿溝通」。

補貼申請的難易程度,也與企業所屬的行業有關。「如果你做的是高新技術、電子信息、生物醫藥、軟件、新能源等等這些,就比較容易申請到,但如果是做貿易,幾乎不大可能拿到補貼。」孫利說。

新京報記者還發現,在網上還有名為「中國政策補貼網」的網站,號稱也能扮演此類「補貼掮客」的角色。

這家網站上蒐集了中央各部委和各地方政府的各種補貼政策。要想查閱這些政策明細,需要交納一萬元會費,成為網站的會員。網站的客服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一旦成為會員,工作人員會根據企業情況,幫企業量身定製補貼申請方案,指導申報各項資金補貼。

「你要小心,這種網站可能是騙局。」孫利說,如果說對某個地域、某個行業的政策比較熟悉,那還有可能,如果是全國各地的補貼都能申請,這樣的情況很少見。

「我經常接到北京打來的電話,說是某個國家部委下面的什麼機構,有的還說可以幫忙申請資金,十個有九個是騙局。」孫利說。

劫貧 貧濟 濟富 廈門 首富 年獲 政府 補助 3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324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