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短租春天來臨?螞蟻短租PK小豬短租

http://www.chuangyejia.com/archives/24430.html

  今年1月6日,原趕集網兩大高管王連濤和陳馳做了一件很戲劇性的事情:

作為趕集網螞蟻短租初創時的負責人,兩人在離開趕集網半年後,不僅創業推出了和老東家完全一樣的業務小豬短租,還在新年伊始就和對方搶跑融資的宣傳。

6日下午2點,趕集網宣佈將其螞蟻短租業務正式進行分拆,並宣稱螞蟻短租獨立獲得由優點資本、藍馳創投、紅杉資本共同投資的近千萬美元。

戲劇性的一面是,在趕集網對外宣佈消息的前2個小時,小豬短租提前宣佈自家也獲得千萬美元級別投資。螞蟻短租分拆融資的消息原計劃於1月7日下午公佈,最終趕集提前一天披露,但仍被小豬短租搶了先。

「融資金額相同,但未披露投資方,或有借助趕集東風來炒作的嫌疑。」有業內人士如此猜測。

姑且不論其是否炒作,事件背後卻揭示出,螞蟻短租和小豬短租之間的行業競爭趨於公開化:趕集網CEO、螞蟻短租董事長楊浩湧(微博)指出,獨立的短租平台沒戲;陳馳則隔空喊話:分拆後的螞蟻短租仍沒有獨立控制權,在團隊配備上仍顯單薄。

隨著雙方競爭的升溫,此前螞蟻短租人事動盪的內幕也浮出水面。

戰略分歧致螞蟻短租分裂

騰訊科技獨家獲悉,早在2012年4月,時任趕集網副總裁的陳馳等人就提議對螞蟻短租業務進行分拆,但未被通過。不過,當時螞蟻短租已經受到趕集網整體戰略的影響,這為最終趕集網爆發的人事震盪留下了隱患,也為此次最終獨立分拆做了鋪墊。

2011年年底螞蟻短租推出時,陳馳開啟了螞蟻短租業務,當時的王連濤還主要負責趕集的團購業務,到2012年初,受市場整體環境影響,趕集網將團購員工調整至螞蟻短租業務,共享雙方資源,王連濤和陳馳共同負責螞蟻短租。 但僅僅半年後的2012年6月,王連濤和陳馳一起從趕集網離職。螞蟻短租早期團隊有近150人,其中近100人的線下地推人員在2012年3月全部裁掉。到了去年6月份,螞蟻短租業務的產品、技術、運營團隊又走了近40人,流失率達到80%。據瞭解,螞蟻短租的運營人員多為此後進來的新人。

短租業務是2012年趕集網最核心的產品項目,為何在運營半年後團隊就遭瓦解?問題就在於內部在發展戰略上出現了分歧。其中,投入產出是矛盾的焦點。

速度在螞蟻短租初期成為壓倒性的任務。「一年內要覆蓋30-50個城市」陳馳回憶說,「當時上面說要速成,可以不用過多考慮成本。」事實上,趕集網曾號稱給予短租業務投入資金2000萬美元。楊浩湧也高調表示過,在短租業務投入上不封頂。

但很快楊就意識到問題:螞蟻短租業務當時投入太大,入不敷出。「用20元的成本換來10元的營收,投入產出比沒達到預期,我不認可,而且當時螞蟻短租的平台上還存在著合作商家作弊的行為,有些都是房東自己下的單。」

趕集此前做的團購業務沒能讓其賺到真金白銀,而螞蟻短租燒錢後又沒能迅速見效,這使楊浩湧失去了耐心。知情者稱,楊認為短租業務沒有物流、倉儲,不需要太多的地推隊伍,於是2012年3月份,螞蟻短租對團隊做出調整,近百人的地推隊伍解散。

但陳馳和王連濤並不認同這種做法。「這是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並非健康發展之策。」陳馳說,但當時的決策權不在他和螞蟻短租的團隊手中。

從這其中的過程可看出,趕集的螞蟻短租一開始是不計成本,後來又走到狂砍成本,而現在又開始分拆大做,楊浩湧的想法過於搖擺了嗎?對此,楊浩湧回應稱:「螞蟻短租一直都在大做,裁員絕非為了壓縮成本,當時團隊運營的效果沒達預期,必然要做出調整。」

無論事實真相如何,調整最終傷了螞蟻短租的士氣。陳馳透露,被趕集網裁掉的近百人的螞蟻短租地推人員,大部門是從團購業務轉過來的。「當時,趕集放棄團購業務,上面做出承諾,將這些團購骨幹保留下來。而這麼快就裁掉,我對兄弟們沒法交代。」這也成為王連濤和陳馳等員工大規模離職的一個因素。

雙方從此決裂。

短租暗戰

正如楊浩湧所說,趕集網一直想把螞蟻短租業務做大。很快,美團網創始團隊成員之一的翟光龍空降至螞蟻短租,完成了此次分拆及首輪獨立融資,並依託趕集網原有的流量和品牌優勢發力。

在業內觀察人士看來,當前趕集網的分類信息業務發展平平,而團購業務也被放棄,這或許迫使趕集再講一個短租的新故事。 對此,楊浩湧沒有正面回應,不過他表示,螞蟻短租分拆出來為其提供了一個未來IPO的機會,潛力甚至超過趕集起家的分類信息業務。

「螞蟻短租如果在公司內部作為一個事業部運營,會受到趕集網整個戰略的影響。分拆後的螞蟻短租,組織結構更清晰,並能得到資本等更多第三方的營養,對團隊的發展機會也更大。」在楊浩湧看來,分拆對當前的螞蟻短租極為有利。

而幾乎與此同時,2012年8月,王連濤和陳馳共同創業推出小豬短租業務。另起爐灶的小豬短租,因為沒法像螞蟻短租那樣背靠趕集網,有足夠的流量導入,其採取借助第三方開放平台策略,並放棄此前運營螞蟻短租時「貼錢獲取用戶」和跑馬圈地的策略。

目前,小豬短租與58同城、淘寶旅行、住哪網等建立了合作關係,並把經營重點放在微型的小房東上,甚至有一些夫妻或類似於淘寶小店一樣的小團隊,讓他們去盤活一些閒置的資源。而其用戶人群主要瞄準求職的學生、陪護人員,房源主要集中在高校和醫院附近。

在具體業務上,因為個人房東聚集形成的是大量非標準化的供給和服務,小豬短租會配上即時通信工具(IM),提高用戶的轉化率和忠誠度。

陳馳近日宣稱,目前,通過眾多第三方和自己平台所產生的訂單量已經與螞蟻短租持平。而據螞蟻短租CEO翟光龍透露,近3個月來,螞蟻短租訂單增長率達到15-25%,總體訂單數已達到近30萬間夜,收入近300萬元。

「短租業務本身是個非常好的發展方向,我們最先積累了運營的經驗和人才,自己創業又有著獨立判斷權和決策權,可大展拳腳。」對於未來,陳馳躊躇滿志。

10億美元商機還是虛假繁榮

不管經歷動盪之後的螞蟻短租,還是新生力量小豬短租,從業者們似乎都對在線短租的明天十分樂觀。

其商業邏輯是:線下存在著大量閒置房源,短租業務恰可為房東和租客提供在線溝通和交易的平台,把線下閒置房源結合線上,形成O2O模式,從中獲取佣金的分成。楊浩湧多次公開宣稱,這一領域將孕育出一個十億美金市值的公司。在線短租鼻祖美國的Airbnb 在2012年9月獲得1億美元融資,估值達30億美元。這無疑又給從業者們打了一劑強心針。

目前,整個在線短租行業,分為三大類:一是獨立的創業型網站;二是依附原有業務相關的互聯網公司;三是傳統房屋中介推出的短租網站。除了螞蟻短租、小豬短租外,搜房網旗下游天下、鏈家地產旗下自如友家、愛日租等已經切入,趕集網的老對手58同城也通過與小豬短租的戰略合作間接入局。

但一位研究過該領域的創業者則對此唱衰。在他看來,如何保證房源的真實性,確保線下用戶良好體驗是在線短租發展的命門,具體而言,束縛瓶頸有二:

從客戶來考慮,房源不足,安全難以保障,而且所謂的高性價遭遇酒店團購業務的衝擊,用戶的消費習慣短期內難以養成;從房主來看,短租客源不穩定,成交量少,回報率不足。有人提議平台可以考慮和賓館合作,房源、安全、客座率都可以化解,但客戶又會直接電話聯繫酒店,繞過短租平台本身。

「美國短租業務發展較好,是因為其本身信任機制較好。此外,海外用戶很早就有家庭式旅館及換房出遊等習慣。」而在國內,這樣的基礎並不普遍。

上述人士說:「這一模式只是看起來很美,短期內在中國難以形成像美國一樣的繁榮。短租網站雖宣稱好幾萬個房源,但真正出租率較低,數據上也存在著許多虛假的水分。」

「我在短租平台上看到了很便宜的房源,但總認為不安全,不靠譜,不乾淨,不舒適。溝通起來也費勁,我情願花稍微貴點錢去找酒店或者賓館。」論壇上,眾多用戶的心聲折射出這一模式短期內仍難被國內大量用戶所接受。

未來,究竟誰能在這一模式上勝出,取決於該平台對房源方和租客房的服務能力,如安全、糾紛解決方案、空置期控制能力和評價體系等。

不過,陳馳仍對這個行業的前景充滿信心。他認為,國內短租業務才剛剛起步,需要4-5年的探索運營,其中,探索出一條適合中國本土的套路至關重要。

短租 春天 來臨 螞蟻 PK 小豬 豬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49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