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茶葉不乾淨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4-27/100384917_all.html

 4月11日,環保組織「綠色和平」首次發佈報告批評中國茶葉質量,稱吳裕泰、天福茗茶等多個品牌18份茶葉樣本全部含有至少三種農藥殘留,其中12份含農業部禁止使用的農藥。

  4月24日,「綠色和平」針對全球知名茶葉品牌立頓再次發佈報告。立頓茶在中國的主要飲用對象為中青年上班族。報告稱,四份立頓袋茶樣品共含有17種不同的農藥殘留,包括農業部明令禁止使用的高毒農藥滅多威、硫丹等。

  「綠色和平」食品與農業項目主任王婧告訴財新記者,以上茶品中出現多種農藥殘留,證明其種植過程中使用了農藥,這會對環境以及茶農、消費者造成潛在危害。

  上述兩次公報,引發了網民關於「茶葉還能不能喝」的討論。「茶葉中農藥殘留可能影響男性生育能力和胎兒健康」的說法傳播甚多。一時間,「農藥茶葉」接棒「毒膠囊」,成為中國網民最新的火熱話題。

  就在公眾惶惑之時,眾多茶葉專家、食品專家發出冷靜的聲音,稱在茶葉中能檢出眾多農藥殘留,是業內誰都知道的事實。

  還有專家指出,「綠色和平」公佈的農藥殘留數據,事實上都低於國家允許檢出標準。換言之,這些被質疑的茶葉都是合法且合格的茶葉。

  不經意間,中國普通民眾此前普遍不知情的事實被揭開——擁有上千年茶葉種植史的中國,其茶葉在最近幾十年內早已不再純淨,被農藥全面入侵。

立頓茶風波

  「一個產品,只要檢出有農藥殘留就是有毒的?如果消費者接受了這個觀點,那食品企業就不用活了。」立頓母公司聯合利華北亞區副總裁曾錫文略顯激動地對財新記者說,「綠色和平」的指控不公平、不專業。

  「綠色和平」報告稱,他們於2012年3月在北京隨機購買四份立頓牌袋泡茶,品種分別為紅茶、綠茶、茉莉花茶和鐵觀音,最終在「具有國家資質的、獨立的第三方實驗室」裡進行了檢測。

  對此,曾錫文回應稱,「綠色和平」對具體檢測過程的描述語焉不詳,聯合利華方面無法認同檢測結果的準確性。「機構有沒有資質?用的什麼檢測方法?一次檢測的結果是否有效?」

  這並不是立頓茶第一次在中國遭受質疑。2011年11月,立頓鐵觀音被國家質檢總局檢出稀土項目超標。隨後,聯合利華立即進行了回收並加以整改。

  曾錫文表示,「綠色和平」並非官方監管機構,所指問題未涉及立頓違法違規,所以聯合利華不會因此對立頓在華產品進行調整。

  雖然無法確定「綠色和平」的檢測機構和方法,農業部茶葉質量監督檢驗測試中心常務副主任劉新對財新記者表示,從數據上看,「綠色和平」這兩次檢測出數據還是在標準範圍內的。

  「我注意到,這次『綠色和平』檢出的農藥殘留量單項最大值是3.9毫克/千克(註:日春牌鐵觀音)。我們每人每天飲茶的數量一般不會超過10克,而通過泡茶浸出的農藥殘留量就更小了。」劉新說。

  中國農業科學院茶葉研究所研究員阮建云也表示,中國的茶葉農殘標準經過嚴格的風險評估定出,相比較糧食、蔬菜等整體攝入的食物,茶葉對健康的威脅更小。「評定茶葉的時候會檢測總體的殘留,但實際上茶湯中的殘留才會進入到人體中。」

  阮建云認為,發現茶葉裡有農藥殘留並不可怕,關鍵是殘留量多少,是否超標。事實上,不僅茶葉,如果「綠色和平」用同樣方法去測糧食、蔬菜,都會發現農藥殘留。在現代規模農業中,相當數量農產品中有農藥殘留,其實是不可避免的。

農藥入侵茶葉

  雖然沒有證據證明來自茶葉的少量農藥殘留會對人體造成危害,但中國茶葉普遍存在多種農藥殘留的事實也足夠驚人。公眾關心的一個問題是,農藥是如何入侵中國茶葉的?

  學者認為,中國茶葉中農藥殘留的進入,有一個非常複雜的過程。

  從上世紀50年代起,中國開始在茶園中大量使用農藥,主要為高毒、高殘留的六六六和滴滴涕。自60年代中期起,中國開始重視茶葉中農藥殘留。有 關部門提出,應以高效低毒農藥代替高殘留和劇毒農藥。1983年1月,中國全面停止生產六六六和滴滴涕。但目前用在茶葉上的常用農藥,仍有三十多種。

  學者還指出,直接噴施之外,水體、土壤、空氣等介質,也都可能將農藥殘留帶到茶葉中。

  劉新舉例說,當森林發生病蟲害時,林業部門大規模噴灑農藥也可能會影響到茶園。此次「綠色和平」檢到的滅多威、硫丹,雖於2011年被禁用,但茶園歷史上可能用過這些藥,土壤中還沒降解,所以新茶仍能檢出。

  在施藥操作層面,中國分散的茶葉種植也給農藥殘留管理帶來難度。貴州省農科院茶葉研究所的劉紅梅等人,曾於近年在貴州湄潭縣等幾個產茶地區的茶 園和農藥市場開展調查,發現茶農缺乏農藥專業知識,在農藥選擇、施藥時機和方法上多有欠缺,這是造成當地茶葉農藥殘留的主要原因。

中外雙重標準

  在檢出違禁農藥之外,「綠色和平」還質疑立頓的雙重標準問題。

  王婧表示,立頓在華產品雖符合中國要求,但並不滿足歐盟要求。例如,在鐵觀音袋泡茶中,「綠色和平」檢出農藥鄰苯基苯酚、吡蟲啉和啶蟲脒殘留濃度分別為每千克0.27毫克、0.69毫克和0.88毫克,而歐盟標準分別為每千克0.1毫克、0.05毫克和0.1毫克。

  「也就是說,這種產品拿到歐洲去是不合格的。」王婧說,「立頓在農藥殘留方面有雙重標準,這對於中國的消費者是不負責的。」

  對於中外雙重標準問題,曾錫文不予承認。但他強調:「立頓的產品在全球100多個國家有銷售,各國標準不一,但我們都會達到當地標準。」

  近年在食品領域,多家跨國公司的食品,被環保組織或普通公眾發現存在中外雙重標準現象。例如嬰兒奶粉領域,即普遍存在此現象。有專家指出,洋品牌入鄉隨俗降低標準,無非因為低標準產品的成本更低。

  王婧認為,中國對茶葉農藥殘留的標準過低,這需要進一步改善。「有些標準已經過時了,例如劇毒滅多威,中國的規定標準是3毫克/千克,而歐盟的標準是0.1毫克/千克。」

  中國茶葉是否應該以歐洲標準要求自己?劉新對此持不同意見,他表示,目前用在茶葉上常用農藥不過30多種,中國目前有21項針對茶葉中農藥殘留和重金屬含量的標準,加上行業、地方等更嚴格的標準,共有約27項。「應該說這些年的標準發展還是很快的。」

  劉新認為,歐盟在中國加入WTO之後,大幅度調整茶葉進口的農藥殘留標準,這對中國有些太過於苛刻,幾乎已成為一種技術壁壘。阮建云認為,歐盟國家幾乎沒有自己的茶園,制定苛刻的茶葉標準,對其沒有利益上的影響。

  2012年初,中國輸歐四批次茶葉產品被歐盟成員國通報。這些產品包括茉莉花茶、鐵觀音、綠茶和烏龍茶,其中啶蟲脒、滅多威、毒死蜱等農藥,超出歐盟成員國的法定限量標準。隨後這些產品被扣押或銷毀。

  不過,國際貿易的新形勢,以及公眾對茶葉農藥殘留量的關注,正在促使中國收緊相關標準。僅在2010年和2011年,中國制訂及修訂的農藥殘留限量標準就達2319項。

  提升中國茶葉質量,當從繼續嚴限農藥殘留始。


茶葉 乾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15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