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另類」甲骨文

http://www.21cbh.com/HTML/2012-3-16/3NMDQ1XzQxMDI3NQ.html

大環境的風向已然變了,這艘巨輪準備如何應對?

拉里·埃裡森還是那套行頭:灰黑色西裝、圓口立領套頭T恤、黑色皮鞋,看似低調,實則全是極其講究的高級定製成衣——一如喬布斯總是刻意留給公眾一種輕鬆隨意的極客范兒,埃裡森在外人面前的形象也經年不變——那是一種一切盡在掌握的逼人霸氣,而且毫不掩飾。

台 下有近萬人在注視著他,這是2011年10月初的舊金山莫斯康尼會議中心,甲骨文全球大會(Oracle Open World)現場,這屆大會有4.5 萬位註冊觀眾參加,參會人數創造了歷史新高。迄今為止,Oracle Open World仍然保持著全球信息技術領域最大會議規模的傲人記錄。根據親臨 現場的舊金山市華裔市長李孟賢(Edwin Lee)的說法,該會議對舊金山GDP的貢獻至少超過1億美元。

場面宏大,極盡張揚,這完全 符合埃裡森的性格特點。1944年出生的他仍然自信滿滿地親自給觀眾做技術演示,直到需要操作終端設備,他從兜裡掏出一副老花鏡,跟拍他的高清攝像機將那 兩個略有些變形的鏡片細節誇張地投射在背景牆上,所有人馬上意識到:已經年過6旬的埃裡森已經不年輕了。

英雄遲暮,但豪情仍在。在埃裡森宣佈了甲骨文一連串的重大產品發佈和升級計劃,尤其是,重點突出了決定全面擁抱云且推出一攬子云計算解決方案的消息之後,他聽到了台下如雷的掌聲和山一樣的歡呼聲。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他甚至有些陶醉,嘴角上掛著得意的微笑。

誰改變了拉里·埃裡森

埃 裡森並非聽不出這掌聲和歡呼聲中所夾雜的些許複雜意味,只不過,他選擇了根本就不去分辨。因為就在2008年的同一個地方,埃裡森曾這樣評價過云計算: 「有趣的是,云計算概念已經被我們扭曲了,現在的云計算概念幾乎囊括了我們要做的一切。你甚至找不到一家不宣稱自己是做云計算的公司。計算機行業是唯一一 個比女性時裝界還要追逐概念和潮流的行業云計算對我們頂多就是個廣告概念。這就是我對云計算的看法。」

如果你從不認識埃裡森,你或許會對此言論感到震驚,但只要你知道他,那麼你就不會覺得奇怪,因為起碼在IT業界、在硅谷,埃裡森這個名字幾乎就是傲慢、狂妄、叛逆、玩世不恭等等詞彙的同義詞。

毫 無疑問的是,埃裡森的成功顯而易見。他在1977年創建的甲骨文公司幾乎早就成為了數據庫的代名詞,目前已是全球最大的企業級軟件供應商,該公司的產品也 出現在了幾乎所有全球財富500強公司的採購列表中,在多個細分領域稱雄多年;自多年前至今,他一直穩居「硅谷首富」的位置

無 論從哪個方面看,埃裡森都像是這個商業世界裡的「異類」,就如同他屢屢口無遮攔地貶損競爭對手一樣,他的很多決定一方面可以說是性情使然,果斷甚至決絕, 但攻擊他的人卻會說,那完全是在意氣用事。一位在埃裡森身邊工作多年的甲骨文員工曾這樣說:「其他人對他而言,只有兩種人:朋友和敵人。」

2010年8月,埃裡森的好朋友馬克·赫德被迫辭去惠普CEO一職,埃裡森當即公開宣稱惠普董事會此舉是「該公司歷史上最愚蠢的決定」,並且僅僅在1個月之後,就說服赫德加盟甲骨文擔任聯席總裁,絲毫也不去理會兩家公司微妙的競合關係。

埃 裡森的狂妄自7年前甲骨文歷時18個月,用103億美元的代價強行收購仁科(PeopleSoft)開始,在2年前以74億美元收購Sun為標誌而到達巔 峰。在那一時間段內,甲骨文在企業級市場內掀起了一股收購狂潮,Siebel、BEA等等一批代表性公司都被紛紛收編。8年多以來,埃裡森前後共花了近 500億美元來進行版圖擴展,對於甲骨文所處的生態環境在水平和垂直兩個維度上大力拓展。

那麼,在3年前還對云計算不屑一顧的埃裡森,為什麼也縱身跳進了「時尚行業」。

企業級「蘋果」

從 外部環境的變化看,驅動埃裡森進行改變的最大原因在於,這個時代呼喚軟硬一體化的創新——蘋果在消費市場上的走紅,從側面證明了這一點。以前CIO們優先 考慮的是最好、最穩定的服務器、數據庫、中間件、操作系統等等,並針對自己公司的業務特點構建信息系統,而現在,風向變了。

在各個計算結構層次中的技術逐漸都在標準化的前提下趨於穩定和豐富之後,各家基礎設施提供商的差異性越來越小,保障環節的優劣區隔越來越不明顯,而基於其上的數據,反而成了各大公司的首選項和核心競爭優勢的驅動力。

經 過多年收購,埃裡森已經基本完成了甲骨文在水平和垂直兩個維度上的整合,成為企業級軟件市場上一個非常獨特的「異類」——在硬件設備越來越難有充足利潤的 時代中,這家公司反而擁有從服務器、存儲、數據庫、中間件、操作系統、虛擬機環境到各類企業級管理軟件等等全方位的產品集合。如此漫長而又覆蓋廣泛的產品 家族,構成了甲骨文核心競爭優勢的基礎。

很多分析師在當年甲骨文收購Sun之後,都樂意將其比作企業級市場的蘋果。的確,埃裡森和喬布斯這兩人在骨子裡的某些東西驚人地相似,比如他們都很「壞」又很傲慢,他們對自己的產品都有「潔癖」,他們都對公司有絕對的控制權和主導性

而 從內部說,馬克·赫德的到來成為推動改變發生的關鍵一子。在2010年,全球經濟正在從2008年的金融風暴中緩慢復甦,整個IT業依然被緊縮的財政政策 陰影籠罩。而剛離開惠普的赫德本就是成本控制的高手,以低調務實的做事風格和高效的執行力著稱,這正好與埃裡森的個人性格形成互補。同時,赫德與埃裡森私 交甚密,這對近乎「一言堂」的甲骨文而言實在是個重大利好。

在赫德的優化下,甲骨文對Sun各項業務的整合體現出了很高的效率,尤其是基 於原來Sun的服務器針對甲骨文的數據庫產品以及管理軟件做了很多針對性的軟硬件調優處理,跑出了許多令業界讚歎的運行速度數據,「太陽照常升起」成了甲 骨文公司上下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口頭禪。這些無疑都讓甲骨文的解決方案加分不少。在截至2011年5月底的甲骨文2011財年,其全年總收入356億美 元,淨利潤85億美元,同比分別增長33%和39%。

按照赫德在那個時間點的解釋,甲骨文正在做4件事:「同類最佳、垂直集成以實現顯著 的差別化、開發行業解決方案並以最適合客戶的交付方式提供所有功能。」而到了去年年底,在埃裡森高調發佈了甲骨文的全面云計劃之後,赫德對媒體說:「在 2012財年的上半年,我們增加了超過1700名銷售專業人員。」「到下一個財年,我們將擁有自己的完整銷售團隊,以服務於來自云的技術用戶。一切都會被 云集成。我們認為,云是一個交付架構,對某些客戶來說,它將是選擇之一。」

除了云之外,赫德推動的另一個變化,是他潛移默化地影響了甲骨 文的公司形象。比如,他上任不到1年,就在去年7月訪問了中國,他對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市場表現出了甲骨文公司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重視。對於這一點,目前擔 任甲骨文公司高級副總裁及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的盧汝文感觸頗深。在盧汝文看來,他現在不僅有比之前更多的自主權,同時也可以更大膽地規劃未來三五年的事 情,比如在中國的十幾個城市中開設公司實體以開展更深入的本地化服務,以及配合中國「十二五」規劃提出幾大重點解決方案:綠色製造業、金融改革等等。

新叢林法則

不 管埃裡森願不願意,他和他的甲骨文已然身處云時代之中。全球軟件產業正在面臨一波強勁的創新壓力,其傳統的「大者恆大」生存法則已經悄然被云計算改寫。用 戶越來越關心他們手裡的數據如何為自己的核心業務創造更高價值,而越來越不關心這些數據放在哪裡、放在什麼品牌的機器裡、用什麼類型的軟件平台管理著。甲 骨文必須要做的,是不斷快速提升其產品的用戶黏性,而且手裡要有籌碼,也就是串接起其後端產品的核心鏈條。

從業務規劃佈局上看,甲骨文近 10年來的種種部署,很像IBM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的戰略轉型,不同的是,IBM選擇了諮詢服務這個切入口來帶動其後端的硬件及軟件產品的銷售, 無疑,這是IBM手中的最大籌碼。類比蘋果這家同樣的集成化公司,蘋果手中的王牌是其iTunes和App Store,是由於這兩大平台的存在,帶動了 蘋果各類終端產品的銷售。

最近兩年來,如埃裡森在先前所規劃的那樣,甲骨文陸續實現了在每個層次都做到最優,同時也開始有了更為清晰的全 局觀和整體戰略,並且在軟硬一體化方面努力凸顯著自己的差異性優勢。而更進一步的選擇,就是義無反顧地全面、徹底地擁抱云計算——發佈以甲骨文的公有云 (Oracle Public Cloud)服務為代表的9大云服務產品平台,這將是決定甲骨文未來命運的關鍵一步。

其實,對於早就在為 別人打造云平台的甲骨文而言,它顯然有著足夠豐富的經驗。目前在云計算領域內的兩個典型應用代表,蘋果和亞馬遜公司的所有後台基礎架構,全部都是用甲骨文 的產品實現的。即便是早就公開與整個軟件業為敵的Salesforce公司,其大多數立足業界的云服務目前也均依託於甲骨文的硬件、數據庫和中間件之上。

瞧,多麼戲劇性的場面。從某種角度看,這樣的場景也正是微軟、甲骨文、SAP等一些老牌軟件巨頭們的縮影。他們有一個共同點:慣性太大、動作太慢。

一 向蔑視權威的埃裡森曾對如何避免犯錯這樣解釋:「我一向懷疑所謂『傳統的智慧』,這種思考方式在企業經營上非常有價值,比如,即使每個人都說那是對的,可 是事實並非如此,那就成為我們進入市場的絕好機會.因為你將成為第一個有機會做不同事情的人,同時佔據市場先機。可是,如何避免自己犯錯誤呢?很簡單,就 是勤奮加思考,不斷嘗試,和一大群聰明人一起討論。」

對於云計算,埃裡森曾在多年前就有機會成為「第一個做不同事情的人」。靠在線售賣 CRM服務的Salesforce和在線售賣數據庫產品的NetSuite目前都算得上是云計算領域內的老牌明星了,兩家公司均已上市。巧的 是,Salesforce的創始人馬克·貝尼奧夫和NetSuite的創始人埃文·戈德堡都是甲骨文的前員工、埃裡森昔日的老部下,埃裡森甚至還是這兩家 公司的早期投資者之一。

數據顯示,自2012年2月24日向前追溯3年,在這個區間內,甲骨文的股價增長了80.1%,稍好於標準普爾 500指數78.6%的增幅,而同期Salesforce公司的股價飆升了411.2%,NetSuite則漲了452.1% ,即便是並非以公有云服務 為主營業務的亞馬遜,也有181.2%的出色表現。儘管Salesforce和NetSuite的市值目前(截至2012年2月24日)只有區區197億 美元和34.2億美元,遠無法和甲骨文1470億美元的市值相提並論,而且兩家公司在2012年1月31日分別結束的2012財年和2011財年都出現了 淨虧損,但資本市場總是喜新厭舊,尤其對於以創新為根本驅動力的信息技術領域。

好在埃裡森是位「識時務者」。即便作為後來者,一向行事果斷決絕的他依然有能力把命運控制在自己手裡。手握大筆現金的埃裡森正在用他擅長的收購來迎擊那些比甲骨文小得多的云計算公司在SaaS(軟件即服務)領域的圍攻。

2011 年10月,甲骨文宣佈收購在線客戶服務提供商RightNow。今年年初,甲骨文又斥資19億美元,迅速將在線HR管理服務提供商Taleo收至麾下,這 筆收購有雙重考慮,一是為了應對另一家風頭正勁且即將上市的同類云計算公司Workday的衝擊,同時也是對SAP稍早前以34億美元收購在線HR管理服 務提供商SuccessFactors的回應。

隨著一筆筆在云計算領域內的技術投資陸續整合到甲骨文目前已經發佈的9大云服務產品家族中,埃裡森會不會在云的領域複製「大者恆大」生存法則?

 


另類 甲骨文 甲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94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