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小明去拜年

1 : GS(14)@2011-01-19 22:22:30

勁歌獻給你
2 : GS(14)@2011-01-19 22:22:50

http://realforum.zkiz.com/thread.php?tid=11300
其他新聞
3 : GS(14)@2011-02-03 17:33:47

MV
4 : GS(14)@2011-02-06 20:58:24

2011-1-19 HT

小明阿爸韋然 作兒歌樂悠悠   

  小明,曾經是七、八十後那本英文教科書裏的 Siu Ming,跟 Ming Fai 是好朋友;「小明小明小小明」也是孩子互相擊掌的遊戲。

  不過,近日一首《小明上廣州》以廣東話入詞,配以 Rap talk,以及李家仁醫生的演繹,旋即令歌曲在短短 3 星期內,在 YouTube 有超過 40 萬人次點擊。

  創作小明的,正是韋然,他迄今已創作了超過 300 多首廣東兒歌,更多是英文兒歌,為傳統童謠寫下重要的一章。

  原來,小明一直擔當被欺負的角色。「唔好嘅嘢一定歸小明,叻,一定無佢份……不過,小明係乖嘅小朋友!這是每個人心中的形象。」只要 google 小明,所有笑話、爛 gag 的主角都是他。小明「阿爸」韋然接下來會繼續以小明做主角,創作一系列兒歌。

  小明人在廣州,唔做河蟹又撑廣東話,韋然強調純粹兒歌一首。「每人心目中都有其解釋。我完全沒有隱藏政治密碼,也沒有維權成分。」他肯定的說,兒歌要起着教化作用,從歌詞帶給人善意。他希望小朋友重視親情。「好像問媽媽買甚麼給親友,做人唔好虛偽……平常你同小朋友講,一定唔睬你,透過歌曲會易於接受,唔 hard sell。」

承傳兒歌文化

  說起兒歌,這代的小人兒上 playgroup 唱的都是英語兒歌。廣東兒歌不知從何時失落於一角,偶爾,還有媽媽跟孩子玩「點蟲蟲、蟲蟲飛」—— 這首兒歌也出自韋然手筆。他於七、八十年代,從採風和資料搜集,將廣東歌謠整理、分類為「逗兒乖乖與催眠曲類」、「兒童遊戲類」、「民間生活小唱類」、「生活風俗類」、「叫賣小唱」、「市集及勞工小唱」等。將當中的歌詞加以剪裁,並譜上新調以達雅俗共賞,使兒歌文化承傳下來,最為人熟悉的有《氹氹轉》、《排排坐》、《搖到外婆橋》等。

  「隨着時代轉變,兒歌的定義已跟昔日不同。」他指出,廣東童謠是兒童在遊戲時,所唸的押韻句子,好像「何家公雞何家猜」,「木頭公仔唔准郁、唔准笑、唔准呱呱叫」;而兒歌則是饒富民間色彩的歌謠,很口語化,可以是昔日母親哄兒入睡時的呢喃歌調,似歌非歌,如「雞公仔、尾彎彎、做人新抱甚艱難」、「噯姑乖,噯大阿姑乖嫁後街」等等。

  10 年前,他寫過《小明坐火車》,概念源自廣東童謠「小明小明小小明」,屬遊戲時伴着說的順口溜;今回的上廣州,則從童謠擷取靈感:「阿哥行路上廣州,阿妹挽瓶賣桐油」。「那是民末清初的百姓生活,還有鬥卒子。」韋然補充。

遊戲啟發靈感

  每一代的兒童都有屬於自己的童謠。韋然說,大抵從孩子間的「接龍」遊戲而來,具押韻特色,也反映出當代兒童的玩意。「我最近都聽過『Hello Kitty 喂喂喂,打錯電話搭錯綫』或是『握握手,做過好朋友,我做皇帝你做狗』,純粹覺得好玩,可算是小朋友的惡搞文化。」

  不過,當中亦有不少字眼粗鄙,更涉及色情成分,卻也在孩子堆中廣泛流傳。「排排坐」有一句是「坐爛個屎忽唔好賴我」,他譜成兒歌後,便將「屎忽」潤飾為「 I Pan 」(即椅的靠背)。

  在澳門回歸 10 周年紀念文藝晚會中,有合唱團挑選了他的《椰子夾酸薑》和《何家小雞何家猜》兩首廣東童謠兒歌,在胡錦濤等領導人前獻唱,令他很開心。

  廣東童謠,歌詞老嫗能解,然而,淺顯的文字亦為人誤解,好像《何家小雞何家猜》。「何家,是哪一家的意思,再請誰去估,是哪家的雞。現在,很多人以為是姓氏,自己改姓陳姓甚麼……」聽兒歌,也是學好中文之道。而活潑的調子、純樸的內容,更能幫助兒童培養良好的性情。
5 : greatsoup38(830)@2012-01-22 18:20:13

頂頂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638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