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The Future of Newspaper:報業的地區模式

1 : GS(14)@2012-06-14 00:52:08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613/16421457
The Future of Newspaper 報業 地區 模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9861

The Future of Newspaper:程式員統治地球

1 : GS(14)@2012-07-18 23:33:18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718/16524471
The Future of Newspaper 程式 統治 地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340

The Future of Newspaper: The Daily

1 : GS(14)@2012-07-25 12:49:0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725/16544467
為拯救報紙,梅鐸( Murdoch)跟 Apple合作,推出 iPad報紙《 The Daily》,有人說是哈利波特報紙的翻版,有人說成是另一場資訊革命。一年之後,報道指《 The Daily》去年虧損接近3000萬美元。
去年初,梅鐸和 Apple高層 Eddy Cue聯手發表這份 iPad報紙:既有 News Corp的龐大資源和新聞團隊,獨家內容覆蓋國內國際新聞、財經、荷李活、體育、科技等熱門新聞類別,又有 Apple出手設計軟件,兩大「品牌」合作,噱頭十足,媒體瘋狂報道。
沿用日報模式成敗因
這份報紙定價進取:每周僅99美仙,每年39.99美元,一度被喻為報業希望。首年很快過去,《 The Daily》陸續登上其他渠道的貨架,例如 Android平板電腦,或以更低價每年19.99美元於 iPhone訂閱。然而,預期中的哈利波特魔法,明顯並沒有生效,這中間出了甚麼問題?
《 The Daily》有兩個特點:一是純粹服務 iPad用戶,二是沿用「日報」模式:一日一份,風雨不改,不會一天多份,也不會幾日一份。同集團兩份十九世紀報紙《 New York Post》和《 Wall Street Journal》,最早一份於210年前創辦,日報模式一直用到今天,這個生產流程沒有改變,但閱報習慣早已隨着數碼化變得翻天覆地。《 The Daily》情形就似在3D電影院播默片,沒有任何配音、配樂或與畫面協調,豈有不敗之理?
除了日報模式、渠道限制以外,高昂成本是輸錢的主要因素,《 The Daily》每年預算6000萬美元,主要是支付龐大的編採開支,問題是數碼平台的內容競爭遠比報紙激烈,消費者的習慣完全不同,昔日一張主要報紙競爭對手,可能是另外幾張大報,去到互聯網世界的長尾競爭對手無千無萬。 YouTube上最受歡迎的影片頻道,往往是低成本獨立製作,資源豐富的大製作反而沒有任何優勢。
Marissa Mayer新上任 Yahoo,別人問她:「究竟 Yahoo是甚麼?科技公司?媒體公司?還是內容公司?」我很喜歡 Mayer的答案,認為這是所有傳統媒體要效法的心法,她說:「這個問題問得不對。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為用戶提供有價值的、令人興奮、愉快的產品,吸引他們每天訪問雅虎網站。」
大家喜歡甚麼、是甚麼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知道用戶需要甚麼?
方己程
方己程
The Future of Newspaper Daily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488

The Future of Newspaper:手機廣告冇作為

1 : GS(14)@2012-08-01 10:42:54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801/16565009
智能手機大行其道,然而,手機廣告始終沒有大作為。沒有作為不代表沒有增長,相反手機廣告增長算高速:2011年是2009年的3倍,大約16億美元。
用戶最不願接收
然而,相比起其他行業,手機廣告業的收入,依然是「小朋友」:全球廣告業年收入4980億美元,手機廣告分到不足300分之1,即便是「夕陽」報業,收入也是手機廣告的129倍。若以同樣增長速度計算,去到2014年,預計手機廣告業還不過是30億美元左右。
《 The Guardian》專欄作家 Michael Wolff估計,向來在網站賺取4美元的廣告,在手機網頁上頂多能賺0.25美元。理由很簡單,原來的顯示式廣告,展示於一般個人電腦顯示器,或筆記簿電腦屏幕,尺寸至少11至13吋,到了3.5吋的 iPhone屏幕,根本無法找到同等的位置,這問題 Yahoo!也不懂如何解決,技術力不足的傳統媒體更是一籌莫展。
我個人認為,手機廣告一定不是出路。首先世上無人喜歡廣告。廣告的定義是硬塞,是綑綁,是用戶不情願接收的,只不過從前的屏幕大,討厭廣告的情緒,沒有明顯浮現出來。問題是,智能手機影響力始終很大,佔據我們注意力的時間,不下於電腦和電視,以這樣的影響力,何以沒法扶植出同等比例的廣告行業?
目前為止,在 Apple和 Samsung等生產商以外,手機資訊的世界,有兩個影響力最大的參與者: facebook和 Google。根據 Larry Page去年的預測, Google的手機廣告收入將會超過25億美元,若然屬實,豈不是單單一個 Google已高於整個手機廣告業的收入?那邊廂 facebook,數據顯示其網站展示廣告也收入不俗。
然而,兩者面對相同的問題:每點擊平均成本( Cost Per Click)不斷下跌—— Google點擊廣告價格按年下跌16%,箇中原因,是 Desktop轉 Mobile的大勢而成,前者收入正在不斷下跌,但仍未有人找到在 Mobile賺錢的合理模式。換句話講,不單止傳統報業有危機,連網站都有!
方己程
The Future of Newspaper 手機 廣告 作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639

The Future of Newspaper:倫奧與數據挖掘

1 : GS(14)@2012-08-08 14:52:2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808/16584583
倫奧、李慧詩、強國網民,這段時間,奧運成了全球話題。
英國人處理奧運的文明,全球讚不絕口,但剛好相反, On the Internet, Nobody Knows You're a Dog,強國網民對外人自己人喊打喊殺,微博上的圍攻接二連三,在成千上萬的奧運新聞裏頭,可謂呈現了強國獨特的醜態。
奧運的資訊,我少部份看電視直播,但有時晚上太累,很多奧運資訊還是靠 facebook。李慧詩從進入決賽,到零的突破,都是 facebook通知我,跟新聞網站或即時新聞無關。直接看電視的人很多,我可以不用看,李慧詩衝線幾秒內, facebook的新聞牆已給祝賀文章和照片「洗版」,夠快,夠新,望住網友們的恭喜留言也夠過癮,翌日實在沒有再讀報紙的需要。
BBC巧用數據 添吸引力
facebook和 Google是我接收資訊的主要渠道,我好久不讀報紙,奧運期間,倒是 BBC有個好玩網頁,吸引我眼球,並馬上推薦給 facebook其他老友——「你的體格跟哪位運動員最似?」 BBC整理和輸入了所有運動員的身高和體重數據,現加上其他資料,如參加項目、國籍、對手、個人最佳紀錄等,讓網站用戶輸入自己的身高和體重,然後系統會告訴跟你體格最接近有哪些運動員,吸引你再詳細看有關運動員的比賽資訊。
BBC這種處理資料的手法,很明顯不是傳統的新聞,它更像一個網頁小遊戲,用戶透過有趣的方式,對倫敦奧運和個別運動員了解更深,這比起大部份新聞網站,開一個所謂的「奧運」特輯,把體育新聞放在一起便收工,至少肯嘗試用 IT把內容做好一點。以上這種操作,如果能更進一步,基於數據加以預測,便是 Data Mining,即通過現有數據分析,預測未來的結果,這套功夫,固然可以套用在體育活動,例如有美國博客以過去20年數據,預測今年男子100米冠軍的成績為9.68秒,結果保特跑出了9.63奪金,誤差少於1%算是不錯。
在學院以外,媒體其實擁有大量數據,問題是每天的流水作業,有用數據用完即棄,沒有加以整理,也不懂如何運用,似這般浪費,豈不是入寶山而空手回?
方己程
The Future of Newspaper 倫奧 奧與 數據 挖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804

The Future of Newspaper: HuffPo搞電視

1 : GS(14)@2012-08-15 18:47:5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815/16604852
講起 Webcast,這個怪字不知是出自誰人手筆?拆成二字,是互聯網+廣播的意思,問題是,在互聯網做廣播,沒有用盡互聯網的優勢。
廣播是甚麼?是同一款式的內容,透過某條渠道,同時發佈給不同的用戶,經過收音機接收,叫聲音廣播,經過電視機,叫電視廣播,諸如此類。在技術上,電視和收音機做到的,互聯網豈有做不到之理。
多年以來,傳統上「即時廣播」模式,從來沒有在互聯網真正成功過,最接近的例子,要數 Twitter和 facebook的動態消息,但動態消息實際上卻不是真正的廣播,而是基於用戶的社交圖譜( Social Graph),推薦和發送個人化的訊息。
編輯例會直播出街
內容可以個人化,接收內容的時間,也可以個人化。事實證明,作為網上最受歡迎的內容平台, YouTube最成功是不受時間限制的內容;至於現場直播、限時出現的服務( YouTube Live),相信大部份人連它的存在也不知道。問題是如果連 YouTube都推不動 Webcast內容,誰敢說自己可以?
Huffington Post最近開始搞互聯網電視,學習對象是24小時不停播放的有線電視新聞,取名 HPSN( Huffington Post Streaming Network),對手彷彿一下子由 NYT變成 CNN,創辦人 Arianna Huffington的信心究竟從何而來?
據 Forbes報導,這個新電視項目的想法,是希望善用 HuffPo的編輯部人才,將每天的例行編輯會議,在互聯網直播出街(根據個人經驗,這些內容會有不少精采內容),更讓網民透過 Google+Hangouts軟件直接跟編輯室交流,把網民意見融入成節目的一部份,再加上其他網民可以利用社交媒體在網站留言。換言之,跟 Huffington Post的互聯網報紙模式相似:營運成本有限。對有 AOL做後盾的 HuffPo而言,這種立於不敗之地的嘗試,不妨多做。
有人可能會問,嘗試若成功,其他報紙難道就不可以照辦煮碗嗎?答案是可以,但不易,傳統報紙敢把明天新聞在互聯網預先披露嗎?
方己程
方己程
The Future of Newspaper HuffPo 電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010

The Future of Newspaper: 傳媒也可搞教育

1 : GS(14)@2012-08-22 21:08:34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822/16625193
做一門生意,搞一家球會,重點是讓團隊充份發揮,否則是浪費。
傳媒這門生意,基本上是內容加渠道,是資訊的收集、整理和傳遞,這個生產流程的背後,其實一直囤積了大量的數據和資料,若有效善用,可以開拓一個新的收入來源。
由今年開始,美國約有50萬名學童,開始有機會接觸電子教科書。這些電子教科書,跟傳統的最大分別,是製作上多影片、有小遊戲、直駁互聯網,又可下載電子教材。換言之,十足十 iPad上的教育類別的 Apps,教育機構需要大量電子內容,其中不少範疇,媒體企業可以作出貢獻,藉著電子化,涉足教育這個產業。
FT新聞可寫筆記
教育電子化這個趨勢,第一個得益者是 Discovery。原因是學校對 Discovery內容有信心,認為可以提升學生的「使用經驗」。 Discovery涉足電子教育順理成章,因為他們已有面向教育機構的服務,在去年, Discovery推出自己的電子教科書品牌 Techbook,大規模進入電子教育市場。
NBC是另一家涉足教育的媒體,雖然規模較小, NBC將影片內容建成資料庫,推出專為教育用途而設的 NBC Learn,內容覆蓋學術研究、科學、金融、行銷、心理學、經濟、歷史等不同領域,目前有超過5000所美國學術機構使用。
在眾多參與教育的媒體,報業的代表是 FT。他們旗下的 MBA Newslines,就像 Amazon Kindle的註釋功能,讓使用者(主要是商科學生)瀏覽新聞的同時學習:可以在新聞留下自己的筆記,可以瀏覽教授留下的筆記,也可以將筆記分享開去。
傳統的教科教材市場,價值約70億美元,電子教育給媒體帶來機會,來自於科技稍為開放了電子教材的,讓電子媒體、報業、教育機構、科技公司、互聯網公司甚至 Startup都可以直接進入這個行業,結論是:競爭很大。
電子化教育是趨勢,但我認為沒有10年,不會有翻天覆地的轉變,始終路途遙遠,報業可以嘗試涉足,可以開拓一點新收入,但不要抱太大期望。
方己程
方己程
The Future of Newspaper 傳媒 也可 可搞 教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164

The Future of Newspaper: 港女500事件的啟示

1 : GS(14)@2012-11-15 00:59:51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1114/18066449
看「港女500事件」,想起當年的《蘋果日報》網聞版,原來不經不覺已經四年。
一位結婚在即的港女,在自己facebook公開留言,表示出席其婚宴「做人情」,如果只做500元,就乾脆不要出席好了,原因是她不是「開善堂」,更說「免得造成你又生活艱難,我又覺不爽」。
後來,港女又留言補充,自己的婚宴是酒店自助餐,因此不能接受500元人情,強調自己不是為錢,只是不希望別人無錢又要赴宴,又謂如果有人對她的言論不滿,可以將她在facebook上刪除。
傳媒乃民眾生活一面鏡
港女的facebook朋友及其他網民對言論反感,有關的fb截圖、做人情的討論,隨即傳遍各大型討論區,百花齊放,在反感以外,可以看得出來,香港人對於「做人情」很有共鳴。《蘋果日報》見全城熱議,馬上順勢報道,並刊出「人情指南」,「港女500事件」宣告正式推上報。雖然《蘋果日報》網聞版已不存在,但其精神,其實已經融入《蘋果日報》骨髓,並以全新方式展現出來。
近期讀黎智英專欄,他在「傳媒之一」寫道:「傳媒是反映民眾生活的一面鏡子,是屬於民間的傳播事業……鏡會反映出甚麼畫面,那是民眾的選擇。」
我很喜歡鏡子的比喻,而在「港女500事件」中,網上討論區這面鏡子,要比報紙快;而fb這面鏡子,又要比討論區更快,甚至可以說,當事人的fb,不正正就是反映她自己最真實一面的鏡子?
鏡子照出甚麼影像,由當事人自己選擇,照出來的神形,我個人認為,很真實、很傳神,這是最有意思的地方。
黎智英認為,傳媒是反映人們生活的一面鏡子,而且人們是望着傳媒這一面生活的鏡子,來扮演自己在現實世界的角色。
我想起fb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幫助世人表達自己,換言之,fb讓每個人都變成一塊小鏡子,同時,又提供一個大舞台,讓大家說想說的話,做自己生活的主角。
鏡子的責任,是真實反映世界,而不是粉飾太平,但時代不同了,我們今天要捍衞的,是確保網上的言論自由,社交媒體平台不為國家機器服務、審查或過濾自由的言論和資訊。
方己程
2 : 肥B(18468)@2012-11-15 15:05:38

講得幾動聽.....

讀者要乜, 我提供乜, 投其所好的MARKET-ORIENTED, 唔關我事架, 我REFLECT ACTUAL姐, 呢D係我地的「責任」

但係咪漏左「客觀」同「全面」咁反映真實世界呢?

===================================

近期讀黎智英專欄,他在「傳媒之一」寫道:「傳媒是反映民眾生活的一面鏡子,是屬於民間的傳播事業……鏡會反映出甚麼畫面,那是民眾的選擇。」

黎智英認為,傳媒是反映人們生活的一面鏡子,而且人們是望着傳媒這一面生活的鏡子,來扮演自己在現實世界的角色。

鏡子的責任,是真實反映世界,而不是粉飾太平,但時代不同了,我們今天要捍衞的,是確保網上的言論自由,社交媒體平台不為國家機器服務、審查或過濾自由的言論和資訊。
The Future of Newspaper 港女 500 事件 啟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957

The Future of Newspaper: WhatsApp商業模式 方己程

1 : GS(14)@2013-01-31 01:12:1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130/18150869
我們都知道互聯網正在改變媒體,一般人開始感覺到改變,也許是在地鐵車廂和街上看了一個又一個「低頭族」出現,最常見到的Apps,不外乎WhatsApp和facebook。有了智能手機和互聯網,世界真正做到天涯若比鄰。
其實facebook和WhatsApp是媒體,甚至智能手機本身都是媒體,因為人們生活模式的改變,尋常人主要接收重要訊息的工具,不管是來自家人、朋友、同事、股市或新聞消息,手機往往是第一個接收工具。現在誰要是失去了手機,都會頓時渾身不自在,像缺少了甚麼似的。
若說媒體的商業模式,不外乎兩種:向用戶收錢,或者向廣告商收錢。
面向廣告商的媒體,像facebook和Google般大的巨無霸,尤其是Google,所賺的錢,足夠用來提供各式各樣不同的免費網上服務。Google在十幾年間迅速發展為全世界最成功的科技企業,facebook也是近年冒起最快的新勢力,最近宣佈的新服務Graph Search,明顯投向廣告商懷抱,決心踏入Google獨霸的搜尋廣告市場爭生意。誰可以說他們選的模式是錯?
專注質素 換取用戶支持
互聯網發達,獲取資訊方便,亦養成了一種習慣免費的現象,這現象在亞洲程度特別深。第二種商業模式,主張提供優質內容或服務,然後直接向用戶收錢,這模式要跟網上的免費風氣抗衡,實行難度高,但也不是沒有例子。
近日WhatsApp傳出在Android平台正式收費的消息,亞洲地區的用戶反應特別厲害,在軟件的官方留言版狂轟。其實收費只是不到每年1美元,縱使有人可能會轉用其他服務,但預計仍有不少用戶付費支持。WhatsApp向來開宗明義不主張廣告模式,原因是WhatsApp規模遠遜於Google和facebook,基本上就是一班工程師,他們不認識廣告行業,也沒有資源和興趣去認識,乾脆專注於產品質素,明知有競爭對手提供同類的免費服務,反之以「冇廣告」和更好的用戶經驗,換取用戶的支持直接付費使用。
與此同時,《New York Times》(NYT)在網站築起收費牆(paywalls)的試驗似乎頗成功,其實NYT推行收費牆的原因之一,是自知其品牌和定位,肩膀上包袱太多,難以適應簡單速食的網上閱讀文化,索性推行收費牆是冇辦法中的辦法,誰知錯有錯著,帶來的收入,增長速度快過廣告的跌幅,算是誤打誤撞之中殺出一條血路。
方己程
The Future of Newspaper WhatsApp 商業 模式 方己 己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25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