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全新DGC時代踩著PGC和UGC屍體而來,BAT+頭條將迎新一輪內容大戰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407/162451.shtml

全新DGC時代踩著PGC和UGC屍體而來,BAT+頭條將迎新一輪內容大戰
刺猬公社刺猬公社

全新DGC時代踩著PGC和UGC屍體而來,BAT+頭條將迎新一輪內容大戰

傳媒、市場調查公司、版權等概念即將被重新定義。

本文由刺猬公社(微信ID:ciweigongshe)授權i黑馬發布,作者水當當。

格拉斯在《鐵皮鼓》里有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表達:“我們要去的地方,一般很有規律,並且令人愉快。”

但生活中與確定預期相伴的往往是意料之外。你無法選擇歷史,但歷史會在不經意之間選擇你。“有大需要時來,始能成大事業”,歷史的牛鼻繩往往牽在勢能高者手中。

上周五(3月31日)收市之後,權威消息披露,新一輪紅旗插中了冀中腹地——雄安。

一個原本供應了北京六成鹹鴨蛋的老區,突然被宣布將變為一個麒麟之所在。節後一開盤,30多只雄安概念股齊刷刷無量漲停,帶動大盤重拾漲勢,順利收出了一個老鴨頭。

11

除了股市、房市,利益格局重新洗牌布局。在傳播領域,受益者自然有騰訊,朋友圈和微信群活躍度大增,但還不止如此。

雄安新聞里的一股DGC清流

受益者其實還有阿里旗下的高德地圖。後者宣布,雄安新區設立之後,雄縣出行關註熱度增長1807%。

此新聞雖堙沒在眾生炒房的喧囂之中,但媒體從業者卻不能不關註這一條簡訊。

這雖然不是傳媒跨越PGC(專業生產內容,Professional Generated Content)和UGC(用戶生產內容,UserGenerated Content)進入DGC(數據生產內容,Data Generated Content)時代的肇始,但確是DGC類資訊再一次刷出了存在感。

突發熱點事件發生之後,傳統的PGC類媒體依然會手工特派專業記者采寫三真實類資訊:事實真實(專業詞叫“永遠無限逼近”)、邏輯真實(專業詞叫“立場”)、情緒真實(專業詞叫“導向”)的新聞資訊。

這些資訊在官方已披露的幹貨事實之下,雖然無法形成新的“斷言”,仍然在以極強的專業主義精神不斷進行“渲染”和“重複”,所有采訪皆靠人肉來完成。

22

而以UGC+算法匹配為主的平臺,除了分發PGC內容以外,大量產自“民間高手”,基於“情緒真實”而反映了“事實真實”的段子、網文,足不出戶便可誕生,生產成本最小,傳播量不可小覷,但其只是披了一層熱點資訊的假殼,本質上依然屬於草根娛樂產業的一部分。

例如,前幾日被刷屏的一個段子:

33

新的傳媒形態則屬於第三種——DGC。與UGC相反的是,這是一種基於“事實真實”,反映“邏輯真實”和“情緒真實”的一種媒體形態。

與PGC和UGC不同的是,這樣的新聞產生自大數據。高德並未有一個員工在前方生產資訊,但所有驅車前往雄安地區使用高德導航的的“新人”,均參與到了信息的采集當中。從披露的制圖來看,目前高德只展示了初步訊息。

44

理論上講,當你所掌握的數據足夠真實和豐富,DGC所產生的內容就足夠準確。

事實上,DGC最近一次大發神威是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這一事件中。

不管最終美國主流PGC媒體多麽力挺希拉里,但中國浙江金華一家橡膠工藝美術廠老板,在5月份接受《天下網商》的采訪中已表示,特朗普的面具訂單已超過50萬張,遙遙領先希拉里。他大膽預測特朗普將是最後贏家,並主動加大了特朗普的面具生產。

美國社交媒體和阿里速賣通的搜索數據對金華橡膠廠老板的“斷言”,也起到了旁證的作用。

再往遠處溯源,2008年2月,馬雲在員工大會上宣布“冬天來了,我們需要準備過冬”。六個月後,美國房利美和房地美股價暴跌,金融危機開始。基於阿里巴巴外貿平臺上國際買賣雙方交易數據的“鏡射”,馬雲提前6個月判斷了這一趨勢的到來。

彼時,大數據還只能在大趨勢研判上給予佐證,但隨著又一個十年過去,在線數據的實時性、顆粒度與往昔又不可同日而語。

在線數據的商業顛覆機會

未來三十年被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判斷為“互聯網與傳統產業高度結合的三十年”,而數據作為一種“新能源”,具備兩種新特性:非自然界誕生和越用越多。

阿里巴巴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王堅,在新出版的《在線》一書中,於上述判斷的立論基礎之上“補了一刀”,將數據分為“在線”和“不在線”。他認為,數據不在乎有多“大”,真正有意思的是——數據變得實時在線了。

這種互聯網與傳統產業的結合,遲早也會刮至文化傳媒領域。事實上這一天已經悄然來臨。傳媒、市場調查公司、版權等概念即將被重新定義。

在阿里巴巴旗下淘寶大學3月舉辦的數據特訓營上,王堅博士提到,Hulu與YouTube的區別其實不是有沒有版權的區別,而是拿離線內容做來源,還是在線內容做來源的區別。這種離線產生的社會價值和影響力一定會大打折扣。

這種在線和離線的折扣有多大?不妨再舉個例子。

雄安概念股崛起之時,哪些是被股民和大戶機構認同的真正雄安概念股,哪些是被大資金“試盤”拉出的假陽線,相信除了離線時觀看交易龍虎榜以外,東方財富、同花順、大智慧搜索框里的大數據都價值不菲。這個領域里的DGC內容,未來有望在這些掌握大數據的平臺方產生。

而傳統的證券類媒體在這個領域里則暫時看不到有新的機會。

國有PGC媒體的新機遇

未來,國有PGC傳媒機構的機會在哪里?

除了體制上和激勵機制上能夠有所創新以外,數據最豐富的正是政府和國有機構。可以想見,傳統PGC媒體中新的“改革先鋒”已經不太可能在內容創新、PGC報道模式創新等領域里誕生。

如果有,也一定是個“DGC英雄”。就看誰能夠率先與國有機構和政府合作,在協同數據方完成在線化過程中,第一次基於在線數據,生產出“事實真實”的民生和服務類實用資訊,財經類資訊,甚至娛樂資訊。

事實上這樣的改革先鋒苗頭業已看到。剝離傳統媒體業務的浙報傳媒在“大數據交換中心”的項目中或許就存在著這樣的機會。

尼爾森艾瑞們的危機

不僅僅是媒體。

可以想見,尼爾森、艾瑞除了存在的品牌價值之外,這些原本基於離線數據分析的市場調查公司的商業邏輯根基,在互聯網巨頭們的快速叠代和沖擊下,正在面臨著重塑,其傳統優勢不複存在。

相信巨頭們現今真正依靠和相信的,反而是自身所掌握和擁有的在線數據。上述市場調研公司,往往更多的價值來自於與他們進行的報告“合作”,僅僅存在品牌背書的優勢。

被改變、叠代和重塑的固然還有一長串的名單。但互聯網巨頭們,誰又不是身處叠代與反叠代之中?

BAT+頭條將迎DGC四國大戰

PGC時代,互聯網企業享盡了傳統媒體的內容紅利。騰訊依靠高頻客戶端的彈框超越三大門戶,百度基於主動搜索行為習慣,壟斷了巨大的流量入口進行內容的分發。

在UGC+算法時代,誕生了新貴今日頭條,不僅完勝百度,也打得目前的老大騰訊踉蹌,後者對今日頭條投資未果之後,懟了大量資源,上線天天快報以制衡之。

阿里則通過收購的UC瀏覽器進行了戰略跟隨。在這期間,你也能看到知乎等UGC時代的曇花。

在這場競爭中,今日頭條拿走的恰恰是百度的用戶份額和騰訊的廣告份額。李彥宏2月給內部員工的一封長信中,指出內容分發、連接服務、金融創新和人工智能是百度的四個“新時代”,這是李首次將內容分發被放在首位,高於去年高喊的人工智能。

他直言:“內容分發是我們的核心,我們之所以能夠存在,我們之所以很多業務能夠做的起來,是因為我們有內容分發這樣一個堅強的大盤,這個道理大家一定要明白。”

道理明白雖晚,卻已很難做到“天塌不驚”。除了人事頻繁更叠的人工智能看上去還有一些優勢以外,內容分發,遭遇強敵今日頭條,連接服務早已是騰訊的天下,金融創新由於自身商業生態當中缺乏用戶賬戶體系和深度適配場景,並無確定性抓手。

今日頭條輕輕的那麽一個“下拉”動作為什麽會對百度形成這麽大的叠代效應?因為用戶從主動到被動的行為邏輯發生了本質變化。

以往用戶前往谷歌和百度搜索框時,往往知道自己需要檢索的是什麽樣的內容,而去今日頭條“下拉”時,用戶其實是基於算法的一種被動信息接受。後者的黏性和頻率大幅度高於前者的用戶行為邏輯。

而當後者數據積累和用戶黏性到達一定程度之時,今日頭條只要在上邊也加一個主動搜索框。試想一下,“貼吧”之後鮮有創新的百度的未來會在哪里?

其實,微博也必須直面頭條的競爭。今日頭條上的大V號流量往往高於微博上同名大V號的流量。因為前者是基於內容的分發邏輯,後者依然是基於粉絲關註的展示邏輯。雖然後者目前商業價值更大,但前者的前期分發效率更高。

對百度、騰訊、阿里來說,DGC時代在資訊領域里的新一輪競爭已經悄然展開。這一次,誰會更有機會?還會不會有新的強人和強人所創立的巨頭誕生?

BAT+內容大戰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541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