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能源狙擊手皮肯斯 麥博 Mak Blog


http://makblogg.wordpress.com/2009/12/23/%E8%83%BD%E6%BA%90%E7%8B%99%E6%93%8A%E6%89%8B%E7%9A%AE%E8%82%AF%E6%96%AF/


皮肯斯 (T. Boonie Pickens)  ,美國石油業的傳奇人物,是行內敵意收購的先行者。曾以狙擊手法,收購、擴張,建立美國”七姐妹”以外的最大油氣公司Mesa。後來收購先鋒石油一役,使公司陷入財困,被人反拖己法,逐出Mesa,當年他六十七歲,沒有倒下。

六十八歲,他二次創業,成立對沖基金BP Capital, 炒能源期貨,第一年投虧損95%,也沒有倒下。

看完他的自傳,有幾點得著,其實也暗合索羅斯的理論:
有先見是好事,不過要市場其他人都認同,才可轉化為利潤。 如果全世界都錯,你對,從市場的角度,等於是你錯,需要付出代價。像皮肯斯,九十年代初一直看好天然氣,當年墨西哥灣發現大型氣田,市場認為天然氣供應會大幅上升,於是看空,Boonie 是老行尊,知道氣田不可能很快投產,產量也不會高,所以一直做多。市場大部份人不及他專業,但他們加起來的錢卻比Boonie多,主導了價格,結果他被挾爆 擇善固執,需要有足夠的糧草才可做。 每天鍛練身體,維持良好的健康和意志,七十歲也可以二次創業。 對下屬要溝通、盡量信任
注:2008 年,油價暴跌,皮肯斯的基金最終損失85%,他仍沒有倒下。可見谷種之重要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554

陣中思 – 總結 麥博 Mak Blog


http://makblogg.wordpress.com/2010/02/21/%E9%99%A3%E4%B8%AD%E6%80%9D-%E7%B8%BD%E7%B5%90/


1)  大注不能錯,小注避免錯,雞仔注不落就冇錯
2) 要知道自己的 Optimized holding period
3) 了解自己的競爭優勢
4)  減少 Trading,才易賺得多
5) 學會面對Extreme market,更要學會在悶市中找尋回報。


回顧過去幾年的經驗,腦海總是閃過令孤沖破太極劍法的一幕。

是為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371

也談樓市 麥博 Mak Blog


http://makblogg.wordpress.com/2010/03/16/%E4%B9%9F%E8%AB%87%E6%A8%93%E5%B8%82/


先看看這個超簡單的 Model,5 為最高, 1為最低:

1997: 槓杆 (5), 樓價(5), Sentiment (5), 股市(5), 購買力(1), disaster (1), 外來錢(2), 經驗值(1), 供應(2) [樓盤供應尚足,回歸泡沫,樓股俱貴,人工年年升,購買力被高估,人人高槓杆運作,股、樓在極速上升下 爆破]

2003 SARS: 槓杆 (3), 樓價(1), Sentiment (1), 股市(1), 購買力(3), disaster(5), 外來錢(1), 經驗值(3),供應(4) [8萬5後樓盤供應 增,通縮壓力大,人工 年年跌,信心低迷,負資產,破產,無力用槓杆,SARS 引發恐慌,將樓市極速推至谷底]

2009 豬流感: 槓杆 (2), 樓價(4), Sentiment (1), 股市(1), 購買力(3), disaster(3), 外來錢(5), 經驗值(5),供應(1)  [97樓蟻解套,90年代供樓一群接近完成,現金流可供下代供樓, 人工已拾升軌,外來錢極速流入,供應極速減少,有了SARS 經驗,豬流感效應近乎零]

又睇下幾代人的不同思維:

1990-97年出身的60-70後:房奴已解套或供完,子女出身,購買力極速釋放

1997年出身的70後:如非過度槓杆,購買力應可保持。已有樓者,購買力上升,槓杆下降,即有SARS 重臨,亦不會輕易放盤,反而心思思想買多間。未有樓者等 SARS — 這樣一來,下一次SARS 出現。

未有樓的一群(90前)存款上升,等買樓, 已學SARS 經驗

未有樓的一群(90後):冇錢買樓,幾年內亦影響不到樓市。

外來錢: 主要是大陸錢,只會愈來愈多。(有人說買樓是最快捷的合法運錢途徑,想來亦然!)

供應:愈來愈少,即使地價政策改變也要四五年後才能反應到樓市上

可見:

1) 本地人有了SARS 經驗,即使再來一次 SARS, 樓價也未必大跌

2) 雖然很多人仍買不到樓 (90年代末也是這樣),存款卻在上升中,外來錢愈來愈多,準買家數目在上升。

3) 低槓杆環境,買家有力持貨,樓價無法暴跌

結論…

理性看,只要現在供得起,收入穩定,應該要買樓的,舊一點也無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714

也談黃金與歐羅 麥博 Mak Blog


http://makblogg.wordpress.com/2010/05/14/%E9%BB%83%E9%87%91%E6%AD%90%E7%BE%85%E8%83%A1%E4%BA%82%E5%90%B9/#comments


定義:

熊市:好消息當壞消息,壞消息是壞消息
牛市:壞消息當好消息,好消息是好消息
轉角:所有人往同一方向走,則市況將會向另一方向走

觀察:


歐洲的QE
看好: liquidity將無限量供應 看淡: 連這一招都出了,還有其他可用的招數嗎? 市場只升一天,典型熊市反應
推想1:歐元創新低的原因:
歐豬債持有人,必然大手向ECB沽 PIIGS 債券 套出來的歐羅,會買歐洲的資產嗎?我不確定,但: 歐洲走Fiscal tightenting, 幾個中小國重傷,不利經濟復甦,股是跌了,但經濟深層問題未解決,亦未必會升。 ECB 吸納大量死亡債券,Balance sheet 變得難睇,國債的吸引力亦減 評級機構只會不停Downgrade。 所以,假如我是歐債持有人,沽貨套現所得的歐羅,應該會馬上換成美元或其他別國貨幣,或者黃金/樓等實物資產,又或者回流自己國 家買股票。 穩定歐債市的代價,就是歐羅繼續貶值,所以歐羅創新低非常合理。 看看往後幾個月的歐洲樓價走向,就知推斷有冇錯。
推想2)  黃金續創新高
看好黃金是市場上比較主流的意見,但很多人不信,信而不行者,更多 即是未到轉角市 即是要繼續升 今次因為是破雙頂,應該會快而急
好戲要來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537

英國石油 – 今次不死,必有後福 麥博 Mak Blog


http://makblogg.wordpress.com/2010/06/03/%E8%8B%B1%E5%9C%8B%E7%9F%B3%E6%B2%B9-%E4%BB%8A%E6%AC%A1%E4%B8%8D%E6%AD%BB%EF%BC%8C%E5%BF%85%E6%9C%89%E5%BE%8C%E7%A6%8F/


沒有必賺的股票。投資,講的是機率,贏面和輸面的比較。

從出事到現在不過35日,BP 已跌掉超過 600億美元的市值,營運者Transocean 也跌了一半。

因為今次漏油,真的大鑊,估計的漏油量,是十多年前 埃索運油船的幾倍到十幾倍。BP 不許其他科學家到出事地點測量,這多少有點穩瞞真相的意味。

奧巴馬也怒了:上兩個月才說要開放美國的離岸鑽探,你BP整鑊咁杰既…我點推呢條新政?所有蘇州屎清潔費、你來埋單吧! 還有,就是,我要睇下你地有冇犯刑事!

BP 的暴跌,反映市場覺得佢呢次係 unlimited liability,有機會一鋪清袋。但美國油佬勢力強大,說客如雲,華府鬆章的機會不低,一如當年埃索石油,賠款由50億講到25億,條數拖近10年…

或許你會說,埃索是美國公司,而BP 是英國公司,不應厚待。不過,唔講唔知,好像JP Morgan才是 BP 的大股東….

我很初步的計算,現價已反映 BP 賠款會超過500億,即是目前市值的四成多。有XOM 的前車,BP一定打官司儘量拖延。我好相信,就算要罰,呢筆錢,都會好耐之後先要付。

況且,會否罰咁多,也是未知,假如罰少左,即是 surprise,利好。現價的BP 應該是主要大型石油股內最平的三隻之一了,比 XOM 還要平10-25%

假如壞消息出齊,知道賠款的上限,不明朗因素消矢,佢會係一個值得收購的對像。北京的大爺們,恐怕已在摩拳擦掌了。

目前,最大的風險有三:

1) 出事油井到八月都未搞掂 – 這將是BP 和全球的大災難 (這個機會存在,所以價格才大幅遍低)
2) BP 往後比政府排擠,難以中標 (油氣資產負增長)
3) 油價跌 (呢樣我暫時係未有view)


假如一切如BP 盤算的話,則漏油事件的風險已過度反映。現價的 BP 已抵買。

至於 Transocean.. 一家經驗和技術如此豐富的offshore operator,點都值錢過2883 買果間Rig Opertor 多多聲,策略價值甚至比BP 更高。

這兩隻股票,假如再出現單日插10-20%的情況,值得投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936

BP 的兩手準備 麥博 Mak Blog


http://makblogg.wordpress.com/2010/07/09/bp-%E7%9A%84%E5%85%A9%E6%89%8B%E6%BA%96%E5%82%99/


我雖然是BP大好友,但在操作上,有必要做兩手準備。

是川銀藏當年炒金礦/銅股,所恃的是多年來苦學的礦業/地質知識。即是, knowing the ‘WHAT’.

關於BP漏油事件,最大的風險, 其實是地質風險,目前有兩種說法:1) GOM 海床已千瘡百孔,目前發現有少量石油滲漏。 2) 該井下有一巨型甲烷氣源,壓力巨大,有可能會噴發上水面,導致海嘯,咁就一切玩完。

而必須承認,我沒有足夠能力,判斷這一類尖端的地理訊息/理論,是否合理,以及發生的慨率。而一旦真的發生,手上的股票可能全變廢紙。

因此,有必要為手上的BP股票,買保險。

要減低這類風險,用黑天鵝方法最好。

我會將部份股票,變成 long OTM call (賺少d), 另在BP股價上升時,累積 OTM put(封 底), 還有一部份,用 hedged short ITM call 賺 premium(賺少d, 減低下跌風險)。

另外,就是記住,這個trade不應太貪心。BP 的海嘯價是$40, 到此水平,我會考慮take profit 甚至清倉。

—————————————————————————————————–

消息方面:

BP 準備更換封在井頂的鋼蓋,新蓋的設計更好,可以引導絕大部份的漏油入管,這樣一來,就算…就算兩個救亡井 Fail, 都冇咁大鑊。

傳聞BP 正物色中東投資者,增資擴股迎危機。如果我是投資者,此刻我最關心的,一定是救亡井能否成功。

反正,入股也差不了那幾十天的時間,但成功與否的風險系數差幾億倍。風險回報無法量度。

所以,我覺得救亡井的成功,是入股的先決條件,兩件事即是一件事。因為如果失敗,因為 liability 無法決定,要賣股也一定是低價,就算簽了約也有可能反口唔買。

如果真有大款在救亡成功前入股,證明佢覺得個井應該搞得掂,而市場一定會有人”附和”其看法。

那就是脫身賺錢的大好機會了。

Fingers crossed~






故人/往事 – 我做 IT的日子(二) 麥博 Mak Blog

http://makblogg.wordpress.com/2010/10/18/%E6%95%85%E4%BA%BA%E5%BE%80%E4%BA%8B-%E6%88%91%E5%81%9A-it%E7%9A%84%E6%97%A5%E5%AD%90%E4%BA%8C/

(三)

我加入 Project A 的時候,剛好第一期開工不久。當時的 Team Head, 見我普通話講得不錯,就請了,作為中港溝通的橋樑。

就這樣,我親手協助了 I.T 業北移。

Project A 是公司在香港的第一張大單,為了打響頭炮,不惜工本從星加坡總部空降了十二、三人,負責 architecture & Framework, 項目管理, 以及下一線的模塊主管。加上本地羌30多人(高峰期好像更多,記不清了),和十個內地同事一起工作。

看見這個陣容,我直覺告訴我:他們人太多了,可能多了1/3 。

因為,寫軟件是食腦行業,最緊要Quality。人多,生產力理應上升,但在軟件業,則可能是下跌,因為多左機會出poor quality work (e.g. 跟唔足 Spec, Compile error, 自我創造 requirement 等等等等) , 要執手尾,拖慢進度。

人多的另一個壞處,就是,別人不易察覺你冇乜野做,就算知,也不知向誰彙報,就算你走開一日半日,都冇乜所謂 ,點知你係咪約滿呢?

另一方面,經濟差,也有同事為了保住飯碗,拖慢交貨(!?!!),這又影響進度。造成人手不足的假像。

因為大家都係打份Contract, 今日唔知聽日事,二級SA要保位,當然要講到自己好多野做,絕不輕易炒人,所以,頹人才可以一直 Free ride 下去。

坡佬主管人生路不熟,亦唔敢炒人,於是,條Team 愈來愈大,但感覺上人手永遠不足,因為生產力沒有明顯增加。

When your cost is all labour and you over-hire, you’re half dead.

 



故人/往事 – 我做IT的日子(四) 麥博 Mak Blog

http://makblogg.wordpress.com/2010/11/13/%E6%95%85%E4%BA%BA%E5%BE%80%E4%BA%8B-%E6%88%91%E5%81%9Ait%E7%9A%84%E6%97%A5%E5%AD%90%E5%9B%9B/

(五)

上回講到, User Requirement Change 同 New Request的多寡,決定了項目能否準時完工收錢,是一個項目最關鍵同難搞的地方。作為項目經理,最重要的能力,就是控制User的期望值,儘量減低用戶的新需求。

然而,User文明的一面,常常是放工後才表現出來,我們無福消受。 User 的本質善變,部門的本質是溝通不足,互相推委,Requirement  天天改,Project 日日 delay。一年完成的project, 可以做3年,錢冇得加,反而遲交仲要罰錢。 S.I 果是天下最難撈的行業。

遇著捉細節的 User, 更慘。

講番Project B吧。

Project A 的項目經理雖然能幹,可是,公司要打響頭炮,不能得罪第一個客,於是選擇做Yes Man,注定將大船使入地獄!

客戶的代表用家(即係負責測試的同事,而不是最終用家),非常挑剔,應該說,他們當中有一位同事A君,非常挑剔,非常Outspoken,佢上司也傾向接受他的提議。

A君是一位典型的完美主義者,做事快手有幹勁,非常為東家著想,於是,他找出了很多比原先設計更好的方案,包括流程(page flow)、介面等。

(六) 以快打快,累極而亡

在測試期間,我最高峰期一天接他30多個bug report, 當中一半, 是介面上的問題,約1/5,是功能改動的建議,其他是Bugs。

通常,一批Bugs 來了,我條Team修改,Turnaround大慨是 2-4天,最初,為了爭取表現,我一直想將Turnaround 的時間縮短,希望客戶了解我們做事的效率,到後來,試過即日Fix好再比A君 試。

我最記得有一次,我拉捺不住,將我們改好的Bug List,輕輕向A君桌面擲去。結果他不但不怒,反而是即日下午試完,再將File 輕輕向我桌面擲去!

Shit,完來佢要同我鬥快!我改得愈快,他挑的問題就愈多愈快。我乃野了!對付這種人,其實應該不要太快,因為他是客戶佔上風,你寫Program需要大量時間,同佢鬥快,肯定佔下風。當時年少氣盛,沒讀懂莊子,不知道生有涯的大道理。

今天回望,總結八個字,就是:以快打快,累極而亡!

乃野的,還有另一樣。

當時由於客戶濫發Bug List,驚動了上頭,我老頂於是同客戶傾掂數,給幾天時間,客戶試,但不入Bug List, 而我們答應以更快的速度修改,結果…Bug List 一樣雪花般飄來,我們只是做得更累。

其實,在客戶的立場,跟本無需要比面你…佢對你愈刻薄,其實可能愈容易升職!

如果對家的同事,是合約制或項目制員工,更大鑊,因為項目拖愈久,他們的飯碗就愈穩,這樣的客戶一般表現為油條,喜歡打太極,要對付呢挺人,一定要越級同佢大佬講數。

但我當時未去到呢個級數呢,所以結果只能每天930-930地工作了。

結果,Project A 的 第一期,比原定時間遲了足足 6個月才完成。

如果公司要靠 Milestone Payment 開飯,早就執笠了!



談勝略 麥博 Mak Blog

http://makblogg.wordpress.com/2011/01/31/%E8%AB%87%E5%8B%9D%E7%95%A5/

說一點往事。

小弟中學同學強人林立,幾乎每一科都有專家(次次考90幾分那種),要逐一贏過他們,超難(坦白說是不可能)。但要考得好名次,還是有方法,那就是,攻人之弱。

自己讀理科,理科強的人,語文大都一般,自己語文則相對強,於是苦煲中英文,睇書做 past paper都用一倍時間,終殺出一條血路,整體成績一直保持在一個較高的水平。

他們敗在沒有補好自己的短板,所以就算其他科目比我強橫,整體成績亦比我差。

如果你沒有一項超級強橫的技能,打整體戰才是王道。

———————————————————————————————-

人生亦一樣。做人要兼顧很多事,吃飯睡覺,職場主客,親子,男女,上下屬關係,危機管理,應變能力,工作上的專業能力,做決定的能力能,統統都可以看成是考試的科目。

假如你只是一樣做得好,人生不會太如意,但如果樣樣都過得去,那一定相當如意。

反之,如果其中一樣處理不好,則有可能拖跨自己 — 強人出事,多數出在短板,而不在自己強項。

中華英雄的無敵,就是死在自己親生子手上。何解?親緣處理不好也。

———————————————————————————————

美國的成功,則告訴我們:成功的要訣,就是在贏了比賽後繼續不停跑,不止跑,還不停發明新的跑鞋,甚至是飛翼,將對手越拋越遠。

美國的方法,是強化自己的強項,再設立大小門檻,將對手拋離。

———————————————————————————————

那麼,成功到底是要補短板,還是力谷好長板?

我的想法是,要有一定的長板(工作能力也好,人緣也好,親緣也好),這是美式打法。

其餘所有的範籌,尤其自己最弱的環,就算改不好,也儘量不要犯大錯,否則走出個張飛,長板也會喝破的。

能守此二道,人生,大慨就暢順了。

[回米:悟空的矛盾]

米:

多謝回應

不過其實這已是前幾年自己所想的問題,現在只是把它記下來。

基本上我的答案與你差不多,以分數來說較清楚:短處,改不了也要盡力把短處做到「合格」;長處當然亦同時要把它更加發揮,包括加强自己又或找更適合的場地(人可做的改善不離其二:改變外部環境or改變自己)

能同時改短增長當然好,然精力不夠時,我也會先補短...誠如你所說,除非你的長處獨步天下,否則短處必已把你拖垮

唯一想補充的有三(嘿,我成日記住你既「三點論」)
1.長處vs短處,乃因時因地而會改,更甚者,其實長處有時乃是短處,反之亦然;
2.長處發揮到某一階段,亦通常有其極限;
3.先弄清你的目標是甚麼,才能斷定甚麼是長處。



又講Google 麥博 Mak Blog

http://makblogg.wordpress.com/2011/01/27/%E5%8F%88%E8%AC%9Bgoogle/

見Traffic 好左,又係時候講下悶野。

Google CEO  Eric Schmidt 榮休,讓番個位比創辦人 Larry。最關鍵的,是”我放心下去了”,那句說話。

事緣 Google 創業要上市的時候,兩位創辦人不過廿五、六歲,而且從未踏出社會,不懂商業社會的運作原則。而且是典型的 Tech Geek, 對技術的鑽研和追求,達走火入魔的地步,卻沒有生意的頭腦。所以,上市前入股的 PE Fund 想替他們找個 CEO, 費了極大的精力。

Eric 也是因為有極強的 Technical Background,才有辦法與Gooogle兩位創辦人溝通,成功執掌當時是網界最強最有希望的 Startup  公司。

據史書(!?) 記載,包括 search advertising等賺錢元素,都是 Eric 同佢手下團隊的 Idea。

了解了這個背境,就知道Eric 這句說話有多重要了。

但係,Eric 到底是否是客套話,更加重要。

所以,股價升一浸就套囉,無他,Larry做生意的能力,還有待考驗。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