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Plug and Play:矽谷“獨角獸”孵化器什麽樣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1/4740539.html

Plug and Play:矽谷“獨角獸”孵化器什麽樣

一財網 劉佳 2016-01-18 19:33:00

在SaeedAmidi看來,投資並不只是對創業者進行金錢上的幫助,而是要做資源對接。因此,PlugandPlay的特色在於打造一個一體化的創業生態系統。具體而言,包括風險投資、企業創新、創業支撐、導師輔導制、社交活動等五個方面。

加利福尼亞帕羅阿托大學街165號的一幢小樓,被稱作是矽谷“最幸運”的地方。

它曾是科技巨頭Google的第一個辦公場所,在Google搬走後,這里又成了Paypal的第一個辦公地點。

而曾經給Google、Paypal提供第一個辦公場地的“房東”,是來自伊朗的SaeedAmidi。在他旗下的辦公樓里,既走出過科技巨頭Google、Paypal,也有LendingClub、Dropbox等矽谷“獨角獸”。

SaeedAmidi在2006年創辦的PlugandPlay是矽谷著名的孵化加速器之一。在約1.8萬平方米的辦公大樓里,有上千家創業公司從這里孵化而出,辦公區和走廊上掛滿了孵化的團隊所在國國旗。或許因為《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來得有些早,而創業者們又往往習慣工作到深夜,記者看到辦公區域的創業者並不算多。PlugandPlay中國企業合作總監熊寵喬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現在這棟樓已經容納了360多家創業企業,年齡最小的創業者,是只有十幾歲的高中生。

伊朗人的“美國夢”

SaeedAmidi的經歷聽上去,是一個伊朗人的“美國夢”故事。

年輕時,“富二代”SaeedAmidi曾在美國留學,但伊朗的一場革命令他的家庭被沒收了家產,很快,SaeedAmidi舉家搬遷到了美國。

一開始,SaeedAmidi的創業和科技行業並沒有多少關系。從地毯、包裝業到瓶裝水,他曾在多個領域創業打拼。後來,又做起了矽谷的地產生意。

他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自己買的第一棟樓,是1988年花130萬美元在帕羅阿托(PaloAlto)買了一座辦公樓(165UniversityAvenue,PaloAlto),出租給不少企業。例如,全球著名的電腦周邊設備供應商羅技(Logitech)公司當年從歐洲進入美國,就租在這里。

1998年,SaeedAmidi在和不少年輕的創業者租客的交流中,意識到了自己對創業企業和高科技的興趣,並且投資一部分錢給當時租在他辦公樓的創業公司。

最早他曾投資了租在這里辦公的“Danger”。這是一家研發可上網智能手機的創業公司。它的CEO安迪·魯賓在離開Danger後成立了Android,被譽為“Android之父”,而Android則在2005年被Google收購。

在Danger搬走後,谷歌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Page)和謝爾蓋·布林(SergeyBrin)租下了這棟辦公樓,當時的谷歌員工數只有個位數,直到他們擴張到40多人後,才從這里搬走。

而SaeedAmidi也通過一家天使基金投資了谷歌,成了谷歌的第一輪投資人。

在積累了一定的金錢和人脈後,2006年,SaeedAmidi成立了孵化器PlugandPlay。

目前,PlugandPlay所篩選的創業者方向在物聯網、互聯網金融、健康醫療、材料&包裝、媒體&移動、零售、旅遊&住宿、雲服務&設施等8個領域展開。

PlugandPlay中國企業合作總監熊寵喬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每年PlugandPlay初審過的創業公司超過8000多家,最終選出160~200個項目進行孵化和加速。到目前為止,PlugandPlay已經為2000多家創業公司提供加速服務。

以熱門的金融&安全領域為例,PlugandPlay一個季度大約能收到1000多家相關領域創業公司的申請,在經過數據分析、雲服務安全、身份驗證等方面的分析後,入圍300家企業,再甄選40~50家,最終約20家進入PlugandPlay孵化器。

不過,PlugandPlay並不是選擇投資每一家進入PlugandPlay辦公的創業公司。

在投資項目上,PlugandPlay考察的除了是創意,還有執行力。通常每個項目投資額不超過50萬美元。孵化一家獨角獸需要幾年的時間,“任性”的背後,PlugandPlay所投資的資金全部來自公司自有資金,並不受時間限制。

搭建創業生態

在SaeedAmidi看來,投資並不只是對創業者進行金錢上的幫助,而是要做資源對接。因此,PlugandPlay的特色在於打造一個一體化的創業生態系統。具體而言,包括風險投資、企業創新、創業支撐、導師輔導制、社交活動等五個方面。

例如,PlugandPlay會為篩選出來的創業公司免費提供辦公空間,包括基本的辦公設施,網絡、會議室、數據中心等等。

“在我們腳下的就是數據中心,用來支持創業項目做基礎的數據集成。”在一間會議室里,熊寵喬對記者說。

除了免費提供創業場地外,PlugandPlay還定期為創業者舉辦活動和交流。PlugandPlay每年會舉辦超過100個活動,也就是每隔幾天就會有一次交流活動。

為了更好地幫助創業企業成長,PlugandPlay引入了導師輔導模式。這些導師有常駐導師和連續創業者,來為初創企業提供經驗支持,也有500強高管特別是CTO作為客座導師,給創業者提供最前沿的咨詢和技術建議。

在PlugandPlay的辦公區域里,記者看到,為了更加接近創業者,花旗銀行、德意誌銀行等多家公司都選擇派工作人員駐紮在這里,隨時和它們所投資的創業者交流,同時也在這里挖掘更多有潛力的投資對象。

PlugandPlay有時也會與YCombinator等其他孵化器共同投資一些創業項目。而SaeedAmidi所說的做資源對接,是PlugandPlay區別於不少其他孵化器的一大特點。

一名PlugandPlay內部人士曾把它總結為:PlugandPlay為創業者提供了零售和品牌、媒體移動、物聯網、互聯網金融等幾大圈層的行業單獨加速。在此基礎上,PlugandPlay做了一個企業合作會員平臺,將這幾類行業里的領軍企業幾乎全部收入囊中。這些企業包括如必勝客、P&G、東芝、三星、LendingClub等,以及中國的百度、TCL、聯想等公司。

“大企業內部創新往往動力不足,所以它們願意和PlugandPlay這樣的孵化器合作去尋找相應的創業項目。而在這個圈層和平臺上,行業內的領軍企業恰恰又充當了創業項目的潛在合作夥伴、潛在投資人和潛在客戶。”上述人士說。

熊寵喬舉了個例子,Prevedere是PlugandPlay在俄亥俄州發現的一家做大數據預測分析平臺公司,2014年時,PlugandPlay曾對它進行了5萬美元的種子輪投資,投前它達到了300萬美元的估值,而到了2015年Prevedere拿到了來自NorWestVentures領投的350萬美元,估值達到了1250萬美元。

在資源對接上,Prevedere和14家PlugandPlay的大企業會員簽訂了戰略協議。其中一家不願透露姓名的合作夥伴通過使用它的服務,為其在管理鋁產品的供應鏈上節約了900萬美元的支出。

這里同樣也有中國創業公司的身影。

一名阿里巴巴移動事業群的內部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UC的矽谷辦公室最早就是從這里起步的。“一張辦公桌,辦公區上插著中國國旗,一晃好幾年了。”

事實上,PlugandPlay也已經進入中國市場。熊寵喬告訴記者,PlugandPlay目前在北京、上海等多個城市設有孵化加速器辦公室,“現在我們正在努力尋找中國的下一個‘獨角獸’企業。”

編輯:彭海斌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2653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